温家宝签署国务院令废止屠宰税暂行条例等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1:34:58

所有目击市民都表示,这个物体绝对不是飞机。一位反应很快的市民周先生马上用数码相机拍下这一幕,从照片上看,这个物体外形很像传说中的飞碟。有市民怀疑是某些企业租用的广告用飞艇,但又有市民反驳,称该物体在飞行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发出声音,不像飞艇在飞行中螺旋桨等推进设备会发出噪音。该物体的飞行速度也要比飞艇速度快很多。

大约6分钟后,飞行物已到了天河北路附近,随后又转向了东南方向继续飞行。“即使飞出很远,它的光芒也非常耀眼。”

两表兄弟找来一小姐,开车到巴南区准备在车上嫖娼,被巡逻的民警和协勤发现。两兄弟拒绝民警检查,开车撞开挡在车前的民警,将一名协勤拖出10余米后逃离。民警紧追3公里,终将肇事车挡获。昨日,童晓林、张建波两兄弟被警方刑拘。

昨日凌晨2时许,巴南区道角派出所民警和协勤4人巡逻至辖区龙洲湾一带,发现未完工的公路不远处停着一辆富康轿车。民警遂上前准备例行检查。

走到车前,用手电一照,发现驾驶室坐着一男子神色慌张;后排座一男一女正穿衣服,慌乱中把衣服都穿反了。怀疑他们在车上嫖娼,几名协勤分站到左右两边车门,民警要求几人下车接受检查。

僵持了几分钟,坐在驾驶室的男子摇下车窗,同时发动汽车。协勤余昌伟将手伸进车窗,准备拔车钥匙。

看到协勤伸手,坐在后排的男子大喊:“跑!撞开!”驾驶室男子一听,脚踩油门,撞向挡在车前的民警金启云,冲了出去。

金警官一闪身,还是被车保险杠撞伤左膝盖。此时,余昌伟的手还抓着司机的左胳膊。由于车速很快,一眨眼,车冲出数米,撞上一块大石头,一声巨响,左前轮撞爆。车依然摇晃着向前冲,冲到10余米时,司机突然发现是条断头路,立即猛打方向盘,准备转向逃跑。余昌伟被惯性甩下来,在地上滚了两圈。余称,当时感觉在空中翻了个圈,倒地时还不觉得痛。他说,他曾入伍,1998年在抗洪抢险中荣立三等功,虽身体素质较好,这一摔还是造成腰背部肌腱受伤。

甩下余昌伟后,车往鱼洞方向逃。民警和协勤开着警车追了出去。约3公里后,到了独龙加油站,前面已没路,富康只得停下。民警发现几人把车窗关得死死的。民警猛敲车窗,3人只得下车。

两男子交待,他们叫童晓林、张建波,是表兄弟,九龙坡区西彭人。童晓林在市内某工地帮一包工头开大车,昨晚把老板的富康开出来,在鱼洞酒足饭饱后,找来坐台小姐小玲,把车开到隐蔽处准备嫖娼。

记者卧底跟随的假警察把抓嫖罚款的70%上缴给他的上线——一名真警察,但这只是冰山一角。记者调查发现,仅在同一刑警队里假警察就不止一伙儿,而刑警队的门口却挂着保定市十佳责任区刑警队的奖状。在暴利的驱使下,一家消防器材经销店卖起了假警服,轻易买到警服、警号的假警察们把嫖客带到刑警队里“办案”,使嫖客更加相信真的“栽了”。

11月7日,星期一,这一天是张强上缴最近一段时间罚款的日子。张强称,他的固定“上线”是北市区东关刑警队刑警于晓健,在东关刑警队门口的公示栏里,就在该刑警队队长刘永宏的照片正下方,记者找到了于晓健的照片。早上9点左右记者跟随张强一伙来到东关刑警队,此时于晓健并不在单位,张强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让他回来算账,把罚款交给他。

10几分钟后,于晓健打电话通知张强,自己已经到了二楼。随即记者与张强道别一楼的“同行”,上了2楼。还是那间审讯过陈西的民警宿舍,于晓健背朝门坐在椅子上,张强把记者介绍给他,握手后于晓健很快对记者消除了戒心并与张强进入了正题。记者留意到,二人共算了三笔账,张强也三次向于晓健上缴了总计3000多元。其中包括以前抓获的重庆陈某等人的罚款。

于晓健把3000多元钱叠好放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寒暄了几句后离开了民警宿舍。随后张强告诉记者,他抓嫖所获罚款和于晓健三七开,张强得三,于晓健得七。

11月7日早上,张强在等候于晓健的过程中,和记者来到了东关刑警队一楼东侧的一间办公室里。开门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小伙子,一见是张强赶紧热情地把他和记者请进屋,坐定后张强把记者以其小弟的身份介绍给了开门的小伙子,但事后张强告诉记者,他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和屋内的另一个中年男子是另一伙“帮忙的”,他们一般不打听“同行”的真实姓名。

攀谈间记者仔细打量了这个“帮忙的”,身高在1.75米左右,身着睡衣睡裤,肤白偏瘦,瓜子脸。他告诉记者,前一天晚上抓了一个“老嫖”,很晚才完事,然后就睡在这间屋子里的床上,早上起来还没有洗脸呢。

张强和小伙子看起来很熟悉,并对对方很尊重,他们谈论的内容一直没有离开过抓“老嫖”、罚款、交钱等话题。不一会儿记者加入了他们的谈话,很快小伙子对记者没有了戒心,记者试图打听这伙“帮忙的”最近的生意情况,小伙子毫不忌讳地说:“10月31日到11月4日,5天时间我抓了15个‘老嫖’。”得意之余他又感叹,这两天的“生意”不景气。

在与张强等人共处的几天里,记者反复出入东关刑警队数次,记者也曾在此碰见了另外一伙“帮忙的”把嫖客带进刑警队关进一楼的铁栅栏里,为首的是个20出头的年轻人,身高在1.70米左右,开了一辆没有牌照的银灰色面包车。但张强告诉记者东关刑警队内到底有几伙“帮忙的”他也不知道,由于他们一般不打听“同行”的姓名,只知道都是“帮忙的”就行了。

在亲历了几次抓嫖过程后,记者留意到一个细节,从被抓的陈西、卓韦到赵前进,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嫖客被带进刑警队,在“审讯”过程中,总有一个留着小平头的男子要进来看看问问,记录被抓者的姓名和最后的罚款金额。有时甚至深夜已经入睡,也要爬起来,穿着内衣来记录。而每次张强带人进来的时候也都趁人不备偷偷塞给他50元钱。记者注意到,大家都叫他“权贺(音)”,而记者在一楼的公示栏里并没有找到权贺的照片和资料,他到底是何许人呢?

张强的一席话让记者茅塞顿开,权贺是刑警队队长的“心腹”,并不是警察,队长把他找来住在刑警队里,让他记录这些“帮忙的”每天抓嫖的数量以及罚款的金额,目的是防止那些“帮忙的”“切钱”。而每次张强给权贺的50元钱,是想买通他不要到队长那儿“胡说”,适当照顾照顾。

尽管有专人负责记录抓嫖的人数和罚款的数额,张强还是能够轻松地“切钱”。在抓获陈西的时候,陈西身上的700元现金被张强扣了,对权贺说只罚了500元;在抓获赵前进时,张强也拿走了他钱包里的1000多元现金,这些权贺都不知道,而陈西和赵前进也“哑巴吃黄连”,不敢提起。

从假警察抓嫖到向真警察上缴罚款,整个过程都是围绕一个“钱”字展开的。“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初掏钱的是被抓的“老嫖”,最后获利的是与之有关的各方,只是利益分配多少的问题。记者也总结出了这样一条资金流向链:老嫖身上带的现金和能够交纳得出的罚款,通过假警察这道中间环节,分别分配给了真警察、负责记录的权贺、被假警察抓获后又放掉的卖淫女以及跟班的小兄弟。在这过程中,假警察获利30%的罚款和“老嫖”身上的现金;真警察获利70%的罚款;权贺获得50元的好处费;小姐获得100元的劳务费,小跟班获得100-400元不等。另外如果遇到“老嫖”交纳罚款后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的话,那么假警察则会“慷慨解囊”,数量的多少将视情况而定。

那么到底有多少老嫖被抓,真假警察分别从中获利多少呢?记者了解到,张强是从2003年8月开始正式摇身变为假警察的,并开始大肆抓嫖罚款。张强告诉记者,在已经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自己已经记不清到底抓过多少老嫖,罚了多少款,上缴给真警察多少钱。“有时候一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刚关进去一个,马上接到电话,又有一个上钩的,最多一天抓了10来个。也有不好的时候,夏天最热和冬天最冷的时候,客人很少,一两天抓不了一个。不管怎么样,这两年多我亲自抓了800个左右,平均一天抓一个还多。至于给真警察上缴多少,由于并不是每个老嫖都能够罚出5000元,所以每年至少50万吧。”

张强的跟班小力是从2004年10月份开始跟随张强的,他告诉记者,在过去的13个月时间里,他跟随张强抓过的老嫖有三四百人,平均一天抓一个多。跟班的小光是张强新收的小弟,才“入行”10几天,他也表示平均一天一个没问题。尽管记者无从证实张强等人所说真实与否,按从记者在短短24小时内就有三次抓嫖经历来看,东关刑警队的“生意兴隆”便可见一斑了。

“虽然我们是假警察,但我们要时刻以真警察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这是张强教导跟班的小力和小光时经常强调的一句话。张强等人从来不喝酒、不吸烟、不赌博、不说脏话、不打骂嫖客。

在被抓的嫖客眼中,张强一伙是真警察,但他们自己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称自己是“帮忙的”。其实他们既不是真警察也不是警方请来的联防队员,因为联防队员是拿工资的,可他们从来没拿过;另外联防队员是没有执法权的,可他们却每天都穿着假警服、拿着假警官证在自己开设的发廊里抓嫖“执法”。

女中学生通过上网聊天终于找到了自己心中所谓的长得很帅的“白马王子”,随后2人相约见面,首次与网友见面后便献身于对方,谁知当晚女孩便被对方连夜拐卖到了綦江的偏远山区为人妻,在借机脱逃被抓回毒打后,该女孩便施计借机洗澡趟过粪坑后逃脱。目前,南岸警方已介入调查。

昨日上午10时许,一中年女子带着一女孩来到南岸警方报案称,16岁的女儿张红(化名)被人拐卖到了綦江,前日才从对方手中逃出来。

据了解,16岁的张红是南岸某中学高一学生,平时酷爱上网聊天。11月初,张红突然产生了一个要在网上“钓”到自己心中“白马王子”的念头。一天,张红在南岸步行街网吧上网时认识了一个化名叫“要你爱死我”的网友,当日通过视频聊天张很快被对方的甜言蜜语所迷惑,在对方浪漫攻势下,张开始为心中的“白马王子”茶饭不思。

随后10天,张天天与“男友”上网聊天,2人并约定18日这个周末的晚上到南坪宏声广场见面。

11月18日下午6时许,张红见到了心爱的“要你爱死我”。对方高大英俊的外表及言语谈吐不凡深深的吸引了张红,当晚张便在步行街附近一私人旅馆“献身”于对方。

事后,“要你爱死我”才告诉张红,他叫陈令,老家在綦江一偏远山区,自己在第一次与她聊天后便深深地爱上了她。陈说,在15日时,他就把从网上了解到张红的情况,向远在綦江的父母做了介绍,自己的父母很想马上见到张红。

当晚11时30分,在陈令的游说下,张红同意连夜和他一起回綦江见未来的公婆,陈随即叫了一“朋友”的长安车连夜开回老家。

19日凌晨7时许,张红迷迷糊糊感觉来到了綦江一偏远山区的农家,由于感觉疲惫,她也没怎么在意。当日中午12时,醒来的张红发现陈令和他开车的朋友已经不见踪影。在她的追问下,农家主人才告诉她,陈令已将张红以8000元卖给他儿子做媳妇了。张听后当即晕了过去。

下午16时许,张红趁老农到后山取柴火的机会从后门溜走,由于不熟地况没跑多远便被老农捉了回去,惨遭了一顿毒打。

由于张红的逃跑引起了老农全家的格外警惕。19日晚,老农把张和儿子安排到最里边的一间房。20日凌晨2时许,被老农儿子蹂躏过后的张红借口要去茅厕洗个澡。2时30分左右,张红端着“丈夫”为自己烧好的热水走进茅厕。

这时,她发现茅厕另一端墙角有一个40厘米见方的粪坑通向外面时,她没多想毅然潜入粪坑内。张红趟过淹没大腿的冰冷粪坑后,从茅厕另一端的小口子跑了出来。顾不得寒冷和羞涩的她,穿着内衣奋力朝山下狂跑。

张红在漆黑的山路上跑了近3个小时,精疲力竭的她终于在山村里看到了一户农家。张红敲开了农家的房门。热心的农妇问清张红原因后,立即为她换上衣服。当农妇准备领她去报警时,张红害怕对自己名声不好,坚决不肯报警。当日农妇将张红送到了南岸四公里张的家中。

得知女儿3天来的整个遭遇,张红的父母商量了一晚后,便向警方报了案。记者邱旭

本报讯(记者张志刚通讯员秦晓铭)11月20日傍晚6时30分许,一名涉嫌猥亵儿童的网上逃犯在太原火车站售票厅被民警抓获。

20日傍晚6时30分许,太原火车站派出所民警赵臣在太原火车站售票厅巡逻时,发现一名20多岁的小伙子形迹可疑,便对其进行盘问、查验。原来,这个小伙子叫韩建光,是上网的在逃犯。韩建光是定襄县季庄乡季庄村人,现年29岁。刘英(化名)、王莉花(化名)、于红(化名)3个小女孩指控:今年2月13日下午,5岁的刘英、6岁的王莉花和8岁的于红,购买完东西一起回家途经定襄县电影院时,被在此看工地的韩建光诱骗到建筑工地的空楼内。韩建光对这3名小女孩的生殖器进行揣摸和亲吮。后当地警方以涉嫌猥亵儿童,将韩建光上网通缉。

本报讯(东亚记者高振琦摄影周德功)昨日,长春市某大学一栋研究生楼内的公告栏上有则性保健品广告吸引了众多学子,广告称面对校内推销性产品,还征集校内学生代理商。

14时许,长春市某大学一栋研究生楼内,公告栏里粘满了各种与学习有关的广告,右下角一张“性福就是幸福”性保健品广告吸引了多名学子的关注,广告上不但推销产品,还征集校内学生代理商。一名研一的女生说:“这样的广告明目张胆地贴在这里,影响不好吧?”有人接话说:“大学生都可以结婚了,这样的广告有什么不好的?多正常啊!”其他正在观看广告的学生也纷纷赞同此观点。

拨通广告上的电话,传来一男子的声音。记者表示对广告上的内容很感兴趣,男子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了产品,他说他是本校大三学生,也是给别人代理,感觉学校比较大,所以想找个合作伙伴。白天刚在校园内各寝室楼和超市等处都粘贴了广告,暂时主要卖安全套,因为好多学生不好意思出去买这种东西,对方还称他卖的安全套都是没有任何厂家的,比较便宜,卖时可以因人出价。要买性药比较难弄,但如果有同学一定要买,可以提前预约。

研究生楼内的值班老师说:“学校有规定,公告栏里要粘贴与学习有关的东西,东西都是学生自己贴的,我们定期也检查,这样的广告可能也是刚粘贴上不久,我们一定会立刻清理掉这样的广告。”对其他有此类广告出现的寝室楼,也会马上清理,并表示会加强管理,杜绝这种“另类招贴”。

11月21日,河南襄城县紫云镇胡家寨80岁的村民胡金鹏在村庄附近的紫云山上发现一株特大何首乌。

据测量,该株何首乌长75厘米、宽20厘米、高25厘米,净重2·75千克。这株何首乌色泽红中透亮,充实饱满,肉质血红,形状凹凸不平,属何首乌中的珍品。

何首乌属蓼科多年生草质藤本植物,以其肥大的块根入药,有益气血、黑须发、悦颜色、延年益寿之功效。据《本草纲目》载:“何首乌真仙草也。五十年者如拳大;一百年者如碗大;一百五十年者如盆大;二百年者如斗栲栳(作者注:一种竹编容器)大;三百年者如三斗栲栳大。”据此推断,这株何首乌属罕见的特大个体,估计在百年以上。

时报讯(记者杨绍滨)“妻子”草坪上产婴,拾荒汉依然在不远处昏睡。昨日上午10时许,这名在广州市桂花岗某皮具城门前产下一名死婴的拾荒女坐在寒风中,用手捂住不断流血的身体,嘴唇直打哆嗦,身体非常虚弱。皮具城保安见状急忙叫醒拾荒汉,路过的市民唐先生拨120求助并协助将产妇抬上车,一名热心女子当场捐出数千元现金,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急救车迅速赶到。据医生介绍,男婴出生前就已经胎死腹中,产妇病情稳定无大碍,缝合伤口后观察几个小时就可以出院。

据目击者介绍,昨日上午9时50分左右,一名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走到皮具城门前草坪的一棵大树下,神色非常痛苦。孕妇走了十几米后,来到草坪靠近路边的位置,几分钟后,她产下一名男性死婴。

由于疼痛和寒风,产妇嘴唇直打哆嗦,脸色非常难看。她用微弱的声音喊头晕,并说自己没有吃饭。几分钟后,一男子走到产妇身边,用被子包住产妇和男婴,向围观者讨钱。记者10时50分赶到时,目击者说产妇和男婴已经被送往医院。

据介绍,就在该妇女生产的时候,她的“丈夫”还在一旁的草坪上昏睡,皮具城的保安急忙将其叫醒,男子直奔产婴现场。男子请求周围的人们提供帮助。这时,人群中出现一名妙龄女子,她从自己的包中掏出一叠现金递给男子,多名目击者表示,数额估计有千余元。女子捐钱后马上离开现场,并没有留下姓名和联系方法。

记者在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住院部6楼找到了拾荒汉,当时他正守候在产房门外。据介绍,他叫周朝明,四川人,今年33岁,因为没有钱,一直没有结婚;周朝明表示对自己的“妻子”了解甚少,只知道她叫陈建英(音),今年27岁,原是贵州人,此前曾有一个儿子。

周朝明介绍说,去年4月,一直以帮助别人挑东西为生的他在重庆某地街头结识了捡矿泉水瓶的陈建英,两人成了相好,从此两人都以捡破烂为生。周朝明表示他们没有结婚证,也没有身份证。

据医生介绍,他们赶到现场后,为防止产妇感染,立即对产妇和婴儿进行消毒。医生表示他们到达时发现婴儿脸部有伤痕、颈部有青痕,产妇也证明近几日都没有胎动,婴儿出生时也没有啼哭声,因此可以判断婴儿在母体内就已经死亡,但具体死因不明确。医生表示,产妇目前并无大碍,观察一段时间就可出院。

2005年11月16日,这是所有普通一天的链接,平静缓慢地带动了所有日子的推移。然而,就在2005年11月16日这一天,一起罪恶正在发生:中午12时32分,兰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报,位于城关区大教梁省委家属院内发生一起入室伤害案……

城关分局大教梁派出所迅速出动民警赶往案发现场,发现受害人因伤势过重、已经死亡,死者系甘肃省政协常委、省政协文史资料与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原甘肃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甘肃日报社长石星光。

接报后,甘肃省公安厅副厅长、兰州市公安局局长姚远立即命令市局刑侦支队、技侦支队、城关分局有关人员赶往现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和科技处的有关人员,闻讯相继赶到。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周永康、副部长白景富、张新枫、省委书记苏荣、副书记陈学亨、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洛桑·灵智多杰,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陈宝生、市委副书记哈全玉、市政法委书记周兴福等领导相继通过电传、电话,做出指示或批示。

正在外地调研工作的省公安厅厅长赵聚忠指示:姚远、李宗锋副厅长迅速赶赴现场,亲临一线指挥破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