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竞购对手发通牒 要求美泰赔偿巨额违约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8:38:13

两名罪犯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自从不幸发生后,巧巧的下身就经常流血不止,后来还开始流脓,而且下腹疼痛,她经常疼得整晚整晚地呻吟,根本睡不着觉。2004年年底,父母带她到紫云县医院检查,经诊断后才知道她染上了性病。

陈花说,她家还有一个哥哥,但两年前出门打工后一直没有音信。全家5口人只有不足1亩田和4亩多土,每年的粮食都不够吃,家里每年都要借粮食吃,每年总是收了粮食后又还人,不够吃了再去借,全家人大多数时间根本吃不起米饭,只能以难以下咽的荞粮伴着玉米为主食。为了治妹妹的病,父母将牛、猪都卖了,就连家里的口粮也卖了给她治病,但就是不见好转。家里已花去了近2万元钱,到处欠着亲戚朋友们的债,父母再已无能为力。

陈花目前在安顺市一家发廊当洗头妹,发廊管吃住,每月下来她有400余元的收入。但自从妹妹患病这两年来,她除了买些日用品,其余的钱都全部汇回了家。陈说,尽管自己打工很苦,但每天都能吃上米饭和有油水的菜,这比家里的生活好多了。因家里的情况一天不如一天,父母再也拿不出钱给妹妹买药吃,在家里呆下去只有等死,今年在家过完春节后,她便将妹妹带到安顺,想一边打工一边想办法为妹妹治疗。

妹妹在她打工的发廊住了一个星期后,因为怕妹妹的病影响宿舍内的姐妹,她便在安顺火车站附近找到了一间廉价出租屋,将自己仅有的一床被子和一床毛毯带到这里,算是她与妹妹暂时的家。

就这样,陈花白天打工,晚上回到屋子照料妹妹。妹妹来到安顺的这一个多月时间里,她已经瘦了好几斤。

因为没有钱,她无法带妹妹去医院看病。下班早或是休息时,她便独自一人来到街头,专找那些摆地摊的土医生,趁没人的时候,她才涨红着脸鼓足勇气上前,对土医生说她有一个朋友患了性病,能不能治?“包治百病”的土医生便给她开了中药,一番讨价还价后,她总要被收去几元钱或是十几元钱,然后她拎着药如获至宝般回到屋子给妹妹煎。她说,妹妹已经吃了好几服药,而且她也换了几个土医生抓的药,但还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前几天,妹妹大流血,把她吓住了,没有办法的她只好到药店买来云南白药给妹妹服下,好在现在已经稳定。

妹妹的不幸被发廊内的姐妹们得知后,大家都非常同情,发廊还专门组织姐妹们为陈巧巧捐了一次款,大家你5元、我10元,共捐了近400元钱,而且一有时间,一些姐妹还要陪同陈花去出租屋看望妹妹。这些都让陈花非常感动。

陈花说,目前她的身体还能支撑下去,只要妹妹的病好起来,她就是累倒了也值,但这一个多月来,吃了这么多药,妹妹的病情却总不见好转,这让她感到有些慌乱,她不知道妹妹的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扛多久……作者:徐荣锋

在半个月前,可能谁也想不到“迪斯尼”会成为沪市的热点题材,并且在推动股指上行方面起到重要作用。

不过,虽然目前的盘面显示“迪斯尼”题材正在不断升温,但是坦率地说,投资者,特别是机构投资者对它的认同度是不高的。且不说所谓的“迪斯尼”题材现在并没有真正落实,即便落实了恐怕也未必有很多上市公司会直接受益,更何况“迪斯尼”的建设将是旷日持久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个题材的现实性远远不如2010年世博会题材。而有意思的是,现在炒世博会题材的人却并不多。从资金流向来看,主要是短线资金在大举进入“迪斯尼”题材股。

沪市大盘在摸高1308点以后出现回落,大盘连续多日表现疲软。在这过程中,除了中国石化等少数品种以外,多数大盘蓝筹股明显下跌。从中可以看出,包括机构投资者在内的部分资金,的确有明显的退出动作。最近有报道说在这段时间中基金抛售400亿元资产,尽管没有说得太具体,但也提示出市场资金流向的调整。在这种情况下,指望原有的大盘蓝筹股很快就能够再度启动,重新成为市场热点,恐怕是不现实的。这样一来,即便后来股指触底反弹,可大盘还是出现了缩量窄幅整理的行情,这是市场缺乏题材的必然表现。

但是,“迪斯尼”题材的出现,改变了这个局面,虽然入市的主要是短线资金,但这些资金对题材的及时把握能力还是相当强的,并且是集中在少数几个题材股上。而这些题材股本身的价格就不高,加上流通盘也不大,因此并不需要太多的资金就能够把它们很容易地炒作起来。而持续几天的炒作,提升了它们在市场上的被关注度,并且使得单纯的“迪斯尼”题材向上海地产题材延伸。于是,股市的一个热点也就应运而生,短线资金通过它们的操作为股市走出盘整提供了机会。

由此看来,现在的市场,确实已经出现了多元化的趋势,机构的长线资金尽管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大盘,但还不足以完全主宰市场。它们把握不了的题材,未必就不能成为市场热点。这种趋势的出现,对于改变股市行情主线单调的局面,未尝不是好事。当然,这里的前提之一是对相关题材的炒作要有度。

另外,与市场热点多元化具有同样意义的,还在于现在的投资者对于地产增值与重估,以及在会计制度上引入公允标准等,已经有了比较一致的认识。热点多元化,说的只是人们的眼光放宽了,但是哪些题材能够得到认同呢?地产股在前一时期也是炒过一段的,后来随着大盘的调整就偃旗息鼓了。这次卷土重来,虽然有受“迪斯尼”题材影响的因素,但还有原有题材被继续挖掘以及市场人士对此加深认同的原委。在与之相关股票的上涨这一点上,应该承认市场虽然接受了“迪斯尼”题材,但很快就将其推进到对广义的地产股的操作上,在这些股票中起作用的,恐怕就不仅仅是短线资金了,也许包括一些中长线资金也在入市。事实上也只有这样,一个并不是很现实的“迪斯尼”题材,会拉动大盘明显上涨。

也许,“迪斯尼”题材未必会长久,但是这个题材能够在市场上被炒作,并在外延上得到延伸,进而引发市场的整体上涨行情,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在市场热点多元化的背景下,随着各类题材的不断涌现,即便机构重仓股表现不怎么样,大盘还是会很热闹。

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本报讯(记者陈良军)阿英(化名)说自己因不堪忍受拖鞋、扫把、皮带的抽打,昨天凌晨,21岁的她从黄石立交附近一居民楼的二楼跳下。她说此举是为了从被困12个日夜的某团伙中逃出。警方接到报警后,将阿英送往医院治疗。经检查,其额头有擦伤,伤势不重。

三八妇女节那天,远在东莞的男朋友接连两天给阿英打电话,都发现其手机关机。阿英的哥哥说,3月11日,阿英的老乡发现其几天都没来手袋厂上班。14日,阿英的男朋友和哥哥赶到花都,得知她已数天未回住处。

昨天下午,两民警带着阿英去寻找她被困的地方。但因之前没有观察过周边环境,阿英也无法准确说出她被困的房子在哪里。“旁边好像有学校,每天早上能听到广播体操的声音。”这是她所能想起的惟一线索。寻找无果后,警方表示已将此事备案。

昨天下午,阿英躺在新市医院的病床上,右眼乌青,两边脸颊肿得很高,头部还绑着绷带。她的哥哥阿斌(化名)在东莞接到警方的电话后,才知道妹妹出事。

2001年,阿英从湖北赤壁老家来到东莞一个电子厂打工。虽然离哥哥很近,有人照顾,但她觉得月赚三四百元工资很不值。去年6月,经一个老乡介绍,阿英来到花都区狮岭镇的一个手袋厂上班,每月的工资上涨到了八九百元。阿英说,她所工作的手袋厂附近有一个招工市场。本月7日中午,她去市场看了一下,跟其中一个摊位的人聊了几句。对方说自己也是办手袋厂的,他那边包吃住工资也有1000多元。当天晚上8时许,阿英又来到招工市场。她说,当时只是想去中午到过的那个摊位看一下,但对方却把她拽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

阿英说,车上当时有两名男子,包括司机在内,这两人都是她在中午见过的。车子开到半路,又上来两名陌生男子。车子在高速路上开着,直到看到路边牌子上写着“神山”,阿英才觉得走得太远了,想下车,“但他们不让我下。”

当晚10时许,阿英被带到一栋居民楼的8楼。房子是两房一厅,住着5名20岁出头的女子。一名叫“华姐”的是头头,其他4个每天下午四五点钟去上班,早上6点多回家。“她们是做小姐的,4个人每天最少要交给华姐2000元。”阿英说亲眼看过她们数钱。

阿英说进屋当晚,身上的500元钱和手机就被没收了,还被一男子扇了两个耳光,算是下马威。对方随后给她注射了“毒针”,并声称三天后要吃稳定药,半年后才给注射解药,否则她的肠子会烂掉。

第二天,阿英被要求背诵“纪律”:不准出卖组织的秘密;不准给亲友打电话联系;不准在工作地借用别人的手机;不准离开工作和住宿地100米;要有礼貌,对先来的要叫哥哥姐姐;不准拉帮结派。刚开始因为太紧张,她经常背不下来。“一背错她们用皮带、扫把、铁棍等打我。”阿英指着高高肿起的脸颊说,这是拖鞋打的。一名叫“辣姐”的女子负责监管阿英,绝不允许她下楼。

在被困的12个日夜里,阿英说她是在被打和养伤中度过。“如果被打得动不了,有人给我喂饭、冲凉。”

昨天凌晨5时许,“辣姐”还在沉睡,另外4个女子还没有下班,阿英决定逃走。她轻手轻脚地在睡衣外面套上衣服,拿起“辣姐”放在床边的一串钥匙就溜出了门。走到一楼时,只剩下最后一道门了,但阿英却紧张得无法在一大串钥匙中找出合适的那个。因怕被发觉,阿英不敢动静太大,又折回到二楼平台,抓着墙檐的电线跳了下来,额头撞地。她记得自己捂住出血的额头,在小巷中慌不择路。“后来我看见一辆出租车,就叫他载我回花都狮岭。”但这名司机将车开了两三分钟,停在了机场路联和东街一个酒店门口,并报了警。民警赶到后将阿英送去了附近的新市医院。

昨天傍晚,从派出所出来后,哥哥阿斌带着阿英坐上了去东莞的汽车。阿斌说毕竟那边有人照顾,要安全些,“打工赚没赚钱不要紧,总不能把性命搭进去。”

抢劫出租车杀死的哥撞死2人伤6人王府井步行街连撞案开庭当庭向被害人和家属谢罪

本报记者王晓清报道现年32岁的艾绪强用尖刀杀死出租车司机李某并驾驶抢来的出租车,急速驶入王府井步行街见人就撞,先后撞倒9名行人,其中2名身亡,6人受伤。昨日,艾绪强因涉嫌抢劫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市二中院受审。

法庭上,多名受害人家属提出了约150多万元的赔偿要求,艾绪强的法庭指定律师为其进行了辩护,因伤至今坐在轮椅上的被害人田某等被害人和其家属参加了庭审。

昨天,艾绪强被带入法庭时,仰着脖子一直走到审判席上。艾绪强表示对“回避”制度不太理解,后又要求自行辩护,“我要求我的辩护人回避”,他的要求并没有被法庭准许。

艾绪强当庭供述,他来京5年,这几年自己的工资被拖欠,虽经多方反映,仍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他因此对社会失去信任。

而本市某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表示,2004年10月,他们曾接待过艾绪强的举报,后艾的工作单位补发了他的703元工资。

艾绪强认为,“王府井是富人消费、旅游、进行疯狂购物的地方。我要和他们同归于尽。”自称“十分仇视富人”的艾绪强就把抢来的车开到了自己并不常去的王府井。他自认为富人“掠夺”了他,使他不能致富。而在法庭上,他承认自己不能致富是因为没有能力和实力。

“你怎么知道去王府井的一定是富人呢?”对于伤及的无辜行人,他当庭谢罪,并表示,“很遗憾,我策划失败。”

艾绪强亲属的证词反映,已经离婚的艾绪强在抢车前几天就情绪低落、失眠,甚至写好了遗书,后艾绪强又把遗书撕成了碎片。

庭审中,艾绪强多次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最后他要求法庭判其死刑,立即执行。法院将择日对此案进行宣判。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马晓华发自北京从开始的中纪委、卫生部联合调查小组已经升级为中纪委监察办、国务院纠风办、卫生部、黑龙江纪检四大部门联合调查,调查的级别不断上升

“关于天价医药费事件,不会不了了之的,谁该负什么样的责任,我们一定追究到底。”中纪委调查组的一位成员3月16日在电话中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从2005年的11月份至今,已经耗时5个月的天价医药费调查,结果一直没有公布于众。从开始的中纪委、卫生部联合调查小组已经升级为中纪委监察办、国务院纠风办、卫生部、黑龙江纪检四大部门联合调查,调查的级别不断上升。

“调查组没有公布结果,到底医院多收了多少费用,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有人说多收20万元这个数字至少是不对的。”中纪委调查组上述成员强调说。

本报记者一直关注着此案件的进展,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院ICU科的管理混乱,其事实比前段时间新闻媒体揭露出来的更加严重,从改病例到改医嘱,病患翁文辉整个就医过程问题不断。

翁文辉,75岁,2005年5月16日入住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临床医院住院部二部高干病房,6月1日转入ICU病房,8月6日因抢救无效去世。

入住哈医大二院之后,特别是转入ICU病房之前三天的检查中,原本身体其他各项检查指标都正常的翁文辉,却在两个月内告别人世。

此前,翁文辉因腿部发现肿块,在多家医院进行病理检查。其中,2005年4月4日,黑龙江省肿瘤医院(哈医大附属第三医院)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检查报告:翁文辉的肝、胆、肾、肾上腺、脾、胰未见异常,胸部未见异常。

2005年5月10,黑龙江省肿瘤医院进行病理检查的诊断报告为:(大腿)非何杰氏(Hodgkin)淋巴瘤,倾向T细胞型。

2005年5月11日,哈医大一院诊断报告:(右大腿皮肤皮下)非何杰氏淋巴瘤,外周非特异性T细胞型可能性大。

“我父亲的病是在5月份才确诊,在这之前,根本没有去过其他的医院治疗过。确诊之后去哈医大二院进行化疗。”患者的家属3月16日对记者说。

从住院的病程记录上可以看到,患者于5月16日下午2点入院,神智清,体温36.6℃,脉搏84次/分,血压145/70mmhg,遵医嘱给予内科入院常规二级护理,普食。从记者调查的二部的化疗过程中的记录看,到5月19日,患者在进行化疗后,体征一直处于平稳状态。

“到了5月31日,化疗后我父亲的病情加重,转到了哈二院的心外ICU。”患者家属对本报记者说,“转科的事情由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来处理的,根本用不上我们家属,而且二部距离ICU不远,只有200多米,进入ICU就如进行手术室,不是普通人能进去的。怎么可能会有警卫人员,简直是说谎。”

此前,有报道称:“翁文辉转院期间,200米长的小路上,加长的林肯车和数辆奔驰、奥迪车,分别把路口封锁。几十名身穿统一制服的保安站在从高干病房到ICU大门的两侧,以清出道路。病人抬入急救车后,一路无阻地进入了ICU病房。”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转科与急救不同,不需要急救车开出去救人,也不要把转科的病人装到急救车上,只需要担架、医生、护士的护理以及输液架和呼吸机的随行即可。

“6月1日,患者进入ICU后,情况比较严重,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到了6月中旬,患者的病情好转了,当时就想抛开有创呼吸机,上无创伤的呼吸机,因为当时医院没有这个设备,所以就没有用。”翁文辉的原主治医生王雪原在3月17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而随之是大量的肿瘤禁忌药物珍怡(编者注:珍怡说明书上明确标示肿瘤患者忌用)的使用,400支氯化钾的大量使用,这些在患者家属后来搜集到的治疗账单上都有清晰记录。

对于非何杰氏淋巴瘤,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病,一直致力于研究淋巴瘤的江苏省通州市人民医院肿瘤科治疗方面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淋巴瘤并不意味着死亡,淋巴瘤晚期也并不意味着生命的晚期。淋巴瘤现在经过化疗和中医中药的综合治疗,在我们这里的治愈率达30%~50%。”

“哈二院出现这样的事件,也许跟治疗目标不明确有关,是没有与患者家属沟通清楚导致的。作为医生,一定要进行目标治疗:存活、治愈、致残、致死,这些都要明白的。”某医院的ICU专家说。

“我只是知道有些地方不对,但是不知道数字差别会这样大,我也是在翁文辉去世后,才第一次看到账单。”作为翁文辉主治医生的王雪原说,“作为主治医生来说,我的工作主要是医疗,账目由主任于玲范和护士长来负责,我没有权利过问账目,这与行政安排有关。”

“管理非常混乱,虽然说我名义上是主治医生,但是我与另外两个住院医生是平级的,他们的行为听命于主任于玲范。虽然觉得他们的医嘱不对,我也改不了。”

据本报记者调查,在ICU工作的两个住院医生是于玲范带的研究生,他们在2005年7月才能毕业,此前,于2005年3月份进入ICU科室进行见习,当时还不具备医师资格证书。

但是记者却在2005年6月份到8月份翁文辉的病程记录上,看到了很多由两位学生下达医嘱的签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