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等法院判处周正毅之妻毛玉萍入狱三年半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9:53:42

在昨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透露去年北大编制了“北京大学燕园建筑文物保护区总体规划”,该规划经过了专家的两次论证和修改,并于去年12月6日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复,原则同意该规划。北大新闻中心昨日还向记者提供了“北大启动未名湖北岸文物保护和环境整治工作”的文字资料,该资料指出,经国家文物局批复后,这一规划“已经得到北京市政府的批准”。

昨晚,记者就此资料内容向北京有关部门负责人求证,结果多方证实该方案尚未得到北京市政府批准。

同时,有关部门还要求该规划暂停,等待研究。市文物局一位负责人和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该规划很多内容还不够细化,还需要再做得更仔细一些。市文物局负责人还表示,截至目前,北京市政府尚未召开有关会议对此规划进行研究。

市文物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按照程序,项目的启动必须得到市政府批准。按照目前的状况,“燕园建筑文物保护区总体规划”还不够完善,还可能会做各种调整。而北大方面要具体实施该项目,也须持有规划部门的规划许可证,否则就是不合法。

就北京市各部门的新消息,北大新闻发言人表示尚不知道规划被暂停的消息,他表示北大为北京国际数学中心确实付出了很多努力,做了很多工作。北大副校长鞠传进昨晚也表示有关项目和规划方案正在依照法定程序进行。

本报讯昨日上午,北大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北京大学燕园建筑文物保护区总体规划”,透露拆迁只是针对70%的居住用平房区,以及私搭乱建的建筑,而对于文物建筑将全部保护。同时,北大还将对园内的水系进行恢复,还原历史风貌,重现园林景观。

北大新闻发言人赵为民介绍说,朗润园、镜春园是明清园林,属北京市重点风景保护区、国家级文保单位。但数百年来,园内文物、原迹多已损坏。自上世纪初,由于历史变迁及受大地震等原因的影响,这一区域陆续出现大量简陋的临时生活用房,成为校园中的“脏乱差”死角。

在此次规划中,将对这些私搭乱建的建筑或者临时生活用房全部拆除,而对古建筑或者近现代建筑都进行保存。

据介绍,除了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中古史研究所和教育基金会之外,1960-1970年间建造的简易居住用平房与唐山地震后搭建的临时建筑,占总建筑面积的70%左右。

据介绍,在朗润园和镜春园一带,有99户住户,203间房屋,建筑面积约4200平方米,需要进行拆迁,同时还有近30户住户需要搬迁。目前,北大已经筹集了6000余万元准备用于此次拆迁,对这一地区实施彻底的环境整治。此次的目标是,完成对该区域内居住功能全部置换出去。

北大表示,对于院内的清代建筑、燕园时代的建筑等都将完整地进行保留。对于已经残损破败的,将进行修缮维护。而新建的建筑也将是仿古外观的,所有新建筑的高度都将被限制。

针对大家关注的全斋,昨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吕舟表示,全斋是上世纪50年代建设的,虽然其早期的规划早在上世纪20年代就做出,但并没有建设,目前说其建设于20年代是没有依据的。在北京市文物局的燕园文保建筑名单上,也没有全斋的名单。

考虑到全斋的特殊性,吕舟表示,此次不会对其进行拆除,而是在拆掉违章建筑的基础上,对其进行维修改造,然后用于教学科研方面。

对于园内季羡林曾经居住过的房子、公寓,此次也将进行保留。吕舟表示,因为著名学者住过,具有独特的人文氛围,所以保留。但部分建筑将变为教学和研究用房,届时会悬挂识别标志或者在该地进行文字说明。

吕舟表示,此规划涉及方面比较多,预计项目总体完成,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而项目在文物建筑的维修、环境整治等方面,预算就需要投入8318万元,这还不包括大规模拆迁和新建数学中心的费用。

吕舟表示,在新建项目启动前,相关部门必须做考古工作,对一些重要的遗址必须进行考证和评审。目前数学中心暂时考虑建设在镜春园内,如果在相关位置发现重大遗址,将调整数学中心的位置。

吕斌介绍说,对于一些拆除的区域,北大将根据文物保护的要求,新建一些传统围合式的四合院格局的房屋。这些房屋在密度、风格、外观等方面,都将与现有园林风貌保持一致。吕斌说,在该区域内,不会出现一些现代化的建筑群。

吕斌还介绍,镜春园和朗润园将划分出10多个区域,不同区域实行不同的限高制度,有的为9米,有的12米,有的则只有一层楼高。

北大1096棵古树将全保留据悉,北大校园内现有古树1096棵,其中100年树龄以上的1073棵,300年以上的23棵。在镜春园和朗润园内,也有部分古树。在此次整治过程中,所有古树都将被保留。

2005年1月,按照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的要求,北大启动编制“北京大学未名湖燕园建筑文物保护区总体规划”工作。随后,向国内9家具有国家文物局授予的“文物保护工程甲级勘察设计资质”单位,发送了方案征集招标文件,并召开了项目情况介绍会。

经校园规划委员会认真论证,最终确定委托由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设计研究所所长吕舟教授领衔的项目组,编制文保规划。

2005年6月15日和7月6日,国内知名文物古建保护专家,两次对文保规划方案进行论证,并于8月15日报北京市文物局审批。

11月30日,国家文物局组织国内专家评审会对文保规划进行了最终评审,并给予通过。

12月6日,国家文物局印发“关于未名湖燕园建筑文物保护区总体规划的批复”,原则同意了该规划。随后,该方案上报北京市政府。

2006年1月10日,北大贴出拆迁公示,称将于2月13起开始入户调查,但调查活动至今未开始。

2月17日,北大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部分规划内容。当晚,数家单位证实规划方案被有关部门要求暂停执行,原因是一些内容还有待细化和研究。

本报讯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北大新闻发言人赵为民还提供了季羡林、侯仁之等名人关注北大此规划的资料。在这份日期为2006年2月14日的资料中,季羡林表示支持北大恢复水系(见A09版),侯仁之则表示北大规划要在保护的前提下求发展。

北大提供的资料显示,侯仁之认为,由于历史的原因,在镜春园和朗润园地区尚存在着与历史景观风貌不相协调的现象。“古建周围私搭乱建严重,部分文物建筑出现残损,园林景观正在失去昔日的风采。长期以来,我一直盼望学校加以治理,现在,北京大学终于将镜春园和朗润园的整治提上日程,委托有关单位制定了校园文物保护规划,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的规划,两园的文物保护和景观恢复迎来了新的契机。”资料显示,侯仁之认为镜春园和朗润园规划建设的关键,在于坚持历史风貌保护优先的原则,保护和修复现存的历史建筑和园林景观,并在保护的前提下求得发展,使这座古老园林很好地为教学和科研服务。园内新建筑在设计上,宜尽可能保持中国传统建筑风格,控制建筑体量,实现新建筑与近代燕园建筑、历史园林建筑和园林山水景观相协调。

侯仁之现已95岁高龄,是历史地理学家、中科院院士。侯仁之毕业于燕京大学,1949年获英国利物浦大学博士学位,后回燕大任教。1952年,燕京大学与北京大学合并后,在北京大学任教。

“来,帮我在这个门楼这儿照一张”昨天下午,一位任姓老教师和老伴这一周已经是第三次来到镜春园拍照了。“我们是来凭吊的,以后这些都会消失了。”任老师说她从小就在镜春园玩,她指着留影的门楼说:“我60了,门楼岁数比我还大”。任老师说上学的时候每次考试前都来红湖边找灵感背书,“这是我童年最后一片记忆了,它们没了,我的最后一片净土也没了”。

“没想到再来拍照是特意为纪念这园子了”。由于对镜春园郎润园一带怀有深厚感情,任老师对即将拆迁的老房子非常担心。“不能只是留下一两处做样子,这园子到处都是古迹”她说北大能保留这园子到现在立了大功,千万不能让拆迁破坏了保护了这么多年的古迹。

镜春园82号院的唐子健与老伴都年逾80,他们也是老北大,在校内已生活了50多年。唐子健的外甥汪滨告诉记者,别看这些破墙壁、破台阶,但就是他们看了就是舒服。

56岁的汪滨在北大校园内住了近54年。他说再搬走,很不习惯。这里还是孩子的天堂,他们可以在校园里自由地玩耍。

按照规划,现在住在这个区域的平房住户都需搬家,住在朗润园的李大爷担心说,拆迁这些平房说是货币补偿安置,“但谁知道到底补多少?”唐子健也说,凭自己的退休金,确实没有能力去置办一套房子。

本报讯(记者王珺波通讯员冯琳)21岁的青年,脸上却布满密密麻麻的皱纹,看起来就像60岁。昨日,西南医院皮肤科专家对这例罕见的皮肤松弛症青年进行了手术。

据其父亲彭春(化名)介绍,青年叫彭东(化名),今年21岁,他们是綦江人。从17岁开始,彭东额头上开始长少量的皱纹,刚开始皱纹不明显,没引起足够重视。2001年夏天,彭东远到昆明当零工。其间,彭东把在昆明的生活照寄往老家,彭春见状后,明显感觉儿子老了许多。他急忙打电话给儿子,问儿子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2004年3月,因彭春出车祸,彭东匆匆赶回老家。当儿子站在彭春面前时,彭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儿子喊他“爸爸”,这个42岁的父亲竟认不出儿子了。几年不见,儿子突然变得比自己还老。疗好伤,彭春开始带儿子四处求医问药,但彭东依然没有年轻下来,苍老依旧。

因为相貌的原因,彭东变得自卑起来。当和父亲一起出门时,不知情的人就会问彭春,彭东是不是他的哥哥。受到打击后,彭东更加郁郁寡欢,很少出门,把自己封闭起来。

“因为生病,彭东变得不爱干家务,有时候整天都不说话,更不要谈找对象了。”彭春双眼湿润了。

彭东面部皮肤逐渐往下塌,额头、面部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连耳朵也变“老”了。眼看着儿子一天比一天苍老,一天比一天郁闷,今年2月13日,抱着一线希望,彭春把儿子带到西南医院皮肤科治疗。经该科副主任邓军确诊,彭东患的是皮肤松弛症。

在该科主任郝飞的主持下,邓军亲自主刀,决定对患者实施“去皱”手术。2月15日下午,邓军及其助手先对彭东的面部进行明确的定位,去掉多余的皮肤和松弛的肌肉,左右两边面部分别去掉了3公分的皮肤。经过4个小时的手术,彭东面部和额部的皱纹渐渐消失,看起来基本接近实际年龄。

据邓军介绍,这只是前期手术,估计在两三年后,等其恢复稳定后再进行头皮和眼睛等部位的整形。邓军说,手术效果预计可维持5—8年,不排除复发的可能。

据科室主任郝飞称,该病例相当罕见,发病率极低,在国内不超过5例,重庆还是首次发现。

专家分析,该患者属于先天性晚发的面部皮肤松弛症,发病很迅速,几年时间面部松弛很明显。但该患者情况还算比较轻,只出现在面部,内脏还没有出现松弛迹象。彭东从发病开始,已经整整4年时间,不会涉及身体其他部位的松弛。

新华网伊斯兰堡2月18日电(记者李敬臣)应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邀请,巴基斯坦总统佩尔韦兹·穆沙拉夫将于19日至23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访华前夕,他在位于伊斯兰堡的总统府接受了中国驻巴记者的联合采访。

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提问时,穆沙拉夫说,巴中友谊牢不可破,巴中合作前景广阔。他说,自上次访华以来,巴基斯坦和中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取得了诸多重要成就。这些合作成果都是对巴中友谊的重要贡献。中国人民作为巴基斯坦人民的亲密朋友,正在通过许多工程项目帮助巴实现繁荣与发展的目标。巴基斯坦从与中国的合作项目中受益匪浅。

穆沙拉夫表示,他希望即将开始的中国之行,能够进一步扩大巴基斯坦与中国的全方位合作。他说,巴中在国际事务、地区事务、全球反恐等领域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合作前景很好。他期待访华期间同中国领导人就上述议题进行广泛讨论,并达成有助于进一步加强巴中友谊、具有战略意义的协议。

穆沙拉夫说,在经贸合作方面,巴中可以在通信、能源、卫生和高等教育等领域开展更多的合作。他还希望,在中国的帮助下修复和改造连接巴中两国的喀喇昆仑公路,使其适合大型载重车辆通行。

巴基斯坦媒体18日在评论穆沙拉夫接受中国记者联合采访一事时称,穆沙拉夫希望巴基斯坦成为中国产品走向世界的“贸易走廊”,并有兴趣成为中国的“能源走廊”。(完)

本报讯据广州日报17日消息春节东莞首场高校毕业生供需见面会刚刚谢幕,有少数提前赶来的大学生就住在人才市场楼上的四星级酒店。据了解,大多数内地学生是投亲靠友解决食宿或者住在小旅社。

大学生求职住四星级酒店合理与否,引起正反不同意见的争议。反对的认为过于浪费缺乏经济核算头脑,也可能缺乏吃苦精神;赞成的则认为有钱没有错,只要不把习惯带到工作中。

日前,东莞举行春节后首场高校毕业生供需见面会。招聘会现场相当火爆,首日就有8000多人入场求职。据悉,来自省外的高校学子分布的区域多达20多个省份,最远的有来自佳木斯等地。

为了赶招聘会,相当多外地大学生是提前赶到东莞的。主办方中心人才市场工作人员介绍,有一些学生就住在四星级酒店里面。

按照知情人指点,住酒店的学生一般都在酒店和人才市场之间的通道上来往穿梭。记者在通道口碰见两名学生模样手里拿着个人简历的求职者,他们承认自己是学生,但是不愿意介绍其他情况就往酒店内走。记者跟随他们进入酒店,确定他们进入客房后离开。

酒店大堂工作人员介绍,双人标准间折扣价为380元,豪华单人间价格相同。有的同学为了避免增加额外的住宿费用,就有意选择晚上在列车上过的车次。

而内地大学生主要住宿方式是什么呢?湖南、湖北、江西的受访学生回答说,一般都是投亲靠友挤着住一两个晚上,或者选择小旅店。听说住四星级酒店后,有的同学睁大眼睛说:“听都没听过,哪有那么多钱住啊?”

如今在一家企业担任经理助理的阿雯说,自己当初就稀里糊涂吃了一场亏。自己的行居方式竟然给招聘单位以不好的评价。

“我给他说,我一个人坐飞机过来,这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然后第一天晚上是住在酒店,不过第二天就找到租的房子了。”但是,她当时就觉得对方看的眼神怪怪的。

后来,招聘单位在回复的电子邮件中就说到不能吃苦,太娇气了,因为是坐飞机过来的;而且太冲动了,从一个人从成都到广州,并且一人都不认识这点看出来的。

本报讯据中国青年报16日消息不久前,涉及25个省(区市)的5300多名外出务工人员接受了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他们对今年外出务工的月工资平均预期达到1100多元。与此相呼应的是,众多的调查数据显示,应届大学毕业生对月薪的预期连年下跌,已降至1000元左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