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主帅:谁说中国队弱! 邵佳一最令人惊讶国内足坛-国家队NIKE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19:40:58

1500万英镑,这一价格在如今的转会市场上可谓不低,而且还加上一名球员——目前租借效力国际米兰的阿根廷人贝隆,这是切尔西对马德里竞技提出的最新报价。贝隆已经明确表示不想再回斯坦福桥,他现在成了肯扬手里的筹码,四处作为抵价品。对于马德里竞技来说,贝隆正是他们想要的人,比安奇错过了里克尔梅,现在阿根廷老帅希望能够召入同胞中场贝隆。

比安奇同样不希望失去托雷斯,在上任之后,他明确了自己的看法。“我们正在接触贝隆,但同时不想失去自己的明星球员……”比安奇说,托雷斯则称自己期待着在阿根廷老帅手下干出一番事业,似乎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不过切尔西对于引进托雷斯仍然很有信心,他们手里有钱。去年夏天马赛和德罗巴都对蓝军说过不,但支票最终让他们都改变了主意。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法国,有迹象表明,切尔西已经成功的啃动了里昂这块硬骨头,方法仍然很简单:将大把的钞票砸向对方。

本周,里昂俱乐部主席奥拉的主动爆料引起了人们的兴趣,他宣称有一家俱乐部出价2500万英镑求购埃辛,但却不是切尔西。“上周五我从另一家俱乐部收到了2500万英镑的报价,”奥拉说,“我不方便透露是谁,但埃辛现在很抢手。”除了切尔西,谁还会报出如此高价求购一名22岁的中场新星?这个谜题的答案也许永远不会揭晓,因为它很可能是不存在的,狡诈的奥拉编造出一个莫须有的竞争者,来逼迫蓝军加价。

当地时间22日下午5时20分,原本从法兰克福回国的中青队突然改道阿姆斯特丹回国,本报记者全程独家接触了这支在世青赛上有不俗表现的球队,并在中青归来的路途中与代表团团长杨一民、领队冯剑明就这届中青队焦点问题进行了交流访谈,他们对很多敏感性问题并不避讳。

从某种意义来讲,作为直接管理这支球队的杨一民、冯剑明是对国青最了解的人,这支中青在“中外矛盾”“体能问题”“海外集训”“升级国奥”很多问题必须由他们来对外界做出说法——不能说他们对中青的总结是全面客观的,但可以从中了解到中国足协层面怎样看待发生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的矛盾和中国国奥未来的走向。

冯:这就是足球比赛,有时候你占据优势却拿不下比赛,有时候你运气赶上了就最后一分钟进球,德国队也不弱,中青队在这届比赛中打出了自已一定的技术特点,打出了精神面貌,没有进八强很可惜,问题在于我们当时的体能已经出现问题,中场队员跑不动了,后场也跳不起来了。

冯:这个责任就在于主教练克劳琛,毫无疑问,我认为不只是比赛最后十几分钟该换人了,其实早在下半时一开场就该对场上人员进行调整了。让董方卓上去冲一下,而对手一直在猛攻我们的左路就应该对左路进行弥补,我的意思是因为赵铭的速度经验有不足的话,就应该让冯潇霆和赵铭去换一下,用冯潇霆的意识去弥补郑涛的缺陷,而且当时队员都跑不动了,必须用人员的调整来制约对手,你看德国队打得多坚决啊,就是打你左路,咱们三个球至少有二个球都与左路有关。

——这支中青队在赛前就陷入一种中外矛盾中,而作为领队的冯剑明正好成了这个矛盾的焦点,所谓中外矛盾在外界很多人看来就是冯剑明和克劳琛的矛盾,你能对此有个说法吗?

冯:我说句真心话,我和克劳琛的私人关系从来没有什么,我和他只是工作矛盾,只是因为对必须完成的工作有不同的看法才导致了矛盾。我不回避我们之间的矛盾,但这不是私怨,也不是我冯剑明对外国教练本人有什么不满,以前我也曾和米卢在亚洲杯,和霍顿在国奥队有过合作,但从来没有出现这种事情,我认为——中国足球就是要向国外先进国家学习,而且要虚心学习。

冯:我是中青队领队,而且谢亚龙上次来德国后为了解决种种问题成立了一个队委会,其中也包括德国巴特基辛根市的市长作为委员,而我则是谢亚龙任命的队委会主任。这个队委会的任务就是把中青队在德国的各种问题摆到桌面上来谈,每个问题委员们都可以提出来再由我书面总结出来督促解决,所以说我向德方提出来问题是我的工作,是职责所在,这些问题有中方教练组提出来的,也有德方提出来的,我只是秉承事实写出来而已。比如说队员们住的不好,全队只有五个公用浴室,连训练后洗澡都有问题;比如说吃饭每顿只有两个菜;比如说力量房是给敬老院用的器具;比如说体能教练一直不到位------作为这个队委会的主任,我必须按照谢亚龙临走前的指示来把这些问题写下来向德方、中方领导层面反映,这哪里是我和克劳琛之间有矛盾呢?

冯:对啊,所以我和克劳琛之间没有什么矛盾,此事与他没有关系,不知道传出去怎么就成了我和他有矛盾了呢?

冯:不是我对他有看法,而是中方教练组通过向队员了解形成六点建议:加强针对性训练、加强定位球角球训练、尽早出台二十一人名单、符合中国队员习惯每天两练、加强力量训练等等。我把东西由李飞宇翻译成英语书面呈给克劳琛先生,他当时的回答是“下周就办”,但时间已过了他还没有办,所以我必须追问他,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冯:对,我们的队员更喜欢抠细节而不是只讲原则,否则他们就理解不了,我希望克劳琛能够从实际出发多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这里边其实没有矛盾,只有对足球理解的不同而已。

冯:我想交流,但平时训练完了以后就看不到他人了,他训练完后就走了,也不住在队里,我怎么和他交流?

——克劳琛是“德中足球发展协会”的雇员,比如说他那次在赛前五天离队去德国参加活动就是因为他不得不听德方的话------换句话说,他也被迫要听老板的话,毕竟给他发工资的老板是“德中协会”而非中国足协。

冯:这个问题我要纠正一下,“德中足球发展协会”是中国足协“08奥运计划”工程招标中标的一个单位而已,真正的老板——就像那次谢亚龙去德国和对方谈判时所说的:“这里的老板是谁?是我”,这件事情的老板是中国足球,没有中国足球就没有巴特基辛根和这个合作。

中新网6月24日电据英国《独立报》报道,主要负责确保俄罗斯的核武库安全无事的俄罗斯国防部第12局局长伊戈尔·瓦尔宁金上将日前透露,自从前苏联解体之后,一些单独行动的“恐怖分子”曾两次试图进入储存有原子弹头的核武库进行盗窃活动。

瓦尔宁金并没有明确说出这些核盗贼的身份,但俄罗斯媒体援引官方消息人士的话称,他们是车臣军事分子。在上述两次偷盗活动中,这些军事分子均被负责保护核设施安全的“机动部队”拦截并被俄罗斯安全机构逮捕。

瓦尔宁金表示,车臣独立分子对俄罗斯的核武库安全构成了最严峻的威胁。他说:“我们从情报部门那里得到了他们可能进入我们的核设施的行动计划,我们利用这些情报采取了紧急必要的防范措施。”

瓦尔宁金称,他所指的两次闯入事件分别发生在2002年和2003年。俄罗斯国防部消息人士称,事件发生在萨拉托夫地区,那里有两座核储存设施。在两次事件中,均有一些车臣分子在试图避开安全系统进入储存有弹头的核武库时被当场抓获。

俄罗斯议会安全委员会的副主席维克多·伊利尤岑警告说,车臣军事分子有可以得到内部消息的渠道。他对莫斯科一家电台表示:“在北高加索内战开始之前,很多车臣人在武装部队或是在内政部的军队中服役,很多人有保卫关键设施的履历。对于车臣军事分子而言,这些核设施的确切地点绝对不是什么秘密。”

虽然根据其与美国签署的双边协议,俄罗斯正在销毁不少核弹头,但俄罗斯的核武库仍然很庞大。在俄罗斯全境有大约60座核武库,储存有大约1000枚战略核弹头和不到5000件战术核武器,其中就包括被称作“核手提箱”的便携式核弹头。

每个月,3到4列装有核弹头的装甲列车就会在俄全境进行运输,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称,这些列车已经引起了车臣恐怖团伙的注意。中情局在其每年提交给美国国会的报告中指出,有人看到来自两个车臣团伙的一些军事分子在莫斯科郊外一些铁道叉路口徘徊,试图了解有关这些神秘列车的信息。

但俄罗斯国内却把瓦尔宁金这次披露核设施险遭盗窃的做法看作是俄罗斯想从美国那里得到更多资金来维护其核设施的举动。这并非车臣军事分子第一次被指控试图得到核武器,今年年初,居住在英国的俄罗斯权力掮客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曾说,车臣独立分子问过他是否想买“一个核手提箱”,但俄罗斯安全部门认为别列佐夫斯基的话纯属无稽之谈。

俄罗斯方面坚持声称,其拥有复杂的措施来防范核盗窃活动。保卫核设施的士兵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另外他们需要定期接受测谎仪的检查,而且核储存设施据称四周数英里范围内都布满了隐形传感器。瓦尔宁金说:“今天,我可以说,恐怖分子想要渗透进我们的核设施非常困难,没有人能够百分之百地做出保证,但我却可以打包票说,我们能够确保核武器的绝对安全。”(春风)

体育讯在经过一番波折以后,切尔西队终于敲定了本队新赛季引进的第一名球员,西班牙新国脚奥尔诺加盟切尔西,成为斯坦福桥兵团的新成员。本周英国伦敦《标准晚报》撰文,介绍了这名冉冉升起的新星加盟切尔西的原因,以及他在蓝军防线的前景。

去年11月英格兰与西班牙的友谊赛中,给人们留下了什么印象呢?赛场内充斥了种族主义的幽灵,粗野的犯规,也许人们都忘记了一名身材高大的边后卫攻破了特里和费迪南德们组成的防线。

穆里尼奥却不是这样,他记住了这个名字,阿西埃尔-德尔-奥尔诺,这才是他第二次代表西班牙国家队出场。这场比赛中,这名边后卫犀利的进攻是比赛的最大亮点之一,他射进了精彩的一球,也征服了穆里尼奥。

穆里尼奥的确和科尔有过接触,也和AC米兰的卡拉泽谈过合同,不过最终,他挑选的是这名来自毕尔巴鄂竞技队的新星。奥尔诺的身价是800万英镑,显然在大手笔众多的切尔西队,这个身价比较保守。

不过,奥尔诺的加盟不能平息人们的怀疑,这名球员的知名度不够,是他赢得支持的障碍。他只有6次代表国家队出场,代表毕尔巴鄂参加了两场联盟杯。

奥尔诺在职业生涯开始阶段就进入毕尔巴鄂青年队训练,2000年他第一次赢得代表一线队亮相的机会,在2002-2003赛季,奥尔诺成为了球队的首发。然而在西班牙国家队,奥尔诺还没有赢得绝对主力的位置。

奥尔诺无疑会面对不少考验,本赛季奥尔诺射进了5个进球,其中包括在伯纳乌攻破了英格兰的球门,不过切尔西的左路已经有了罗本和达夫这样超强的攻击组合。奥尔诺或许会改变一些自己踢球的方式,上赛季穆里尼奥就很少要求布里奇和费雷拉攻进前场区域。能否改变球风是他面对的第一个考验。

奥尔诺身材高大,也许这将给切尔西的定位球进攻增加不少威力,但是作为一名后卫,防守中更需要灵巧一些。而且过去的记录显示,奥尔诺还不会很好的控制自己,过去三个赛季他得到了25张黄牌一个红牌。如何提高防守能力,是他的第二个考验。

除了球场上的优势和弱点以外,奥尔诺还需要面对场外的考验。他成与一个叫巴拉卡尔多的小镇,现在却一下子来到700万人口的大都市伦敦。他的合同很丰厚,但金钱不能买来生活上的快乐。阿森纳队引进的雷耶斯也是这样,从塞维利亚来的天才少年在伦敦却显得度日如年。怎样适应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是奥尔诺面临的又一个难关。(颜敏)

2004年年初,冯潇霆曾经在大连实德俱乐部的安排下,来到法甲南特队试训。因为准备不充分,那次试训成为他一次短暂的海外体验。但法国之行还是让冯潇霆对留洋产生了非常浓重的兴趣。对于从童年时代就形影不离的好伙伴董方卓,冯潇霆相当羡慕,两人几乎每天都要通过网络进行交流,说说各自的情况。“能出去当然好了,就像孙继海、董方卓他们,这种提高是跳跃性的。不过,如果实在出不去,也没关系,在国内联赛照样能提高自己,我们这届中青队员,基本上都是联赛造就出来的。”

真正掌握冯潇霆留洋命脉的是大连实德队。实德俱乐部总经理林乐丰说,“这些都是实德说了算。”作为中国第一家几乎完全以市场化运作的俱乐部,大连实德曾经成功将孙继海和董方卓输送到欧洲联赛,除开提高自己在足球界的影响力之外,他们也在经济上大赚了一笔。市场化运作必然要考虑到队员的身价问题。显然,实德人不会做什么亏本买卖的,冯潇霆的身价绝不会低于孙继海的200万英镑。

新华网喀布尔6月23日电(记者陈刚徐群)阿富汗国防部官员23日说,在驻阿美军的支援下,阿富汗政府军和警察部队在南部地区展开的清剿塔利班武装行动中打死了142名塔利班武装分子。

一周前,塔利班武装对坎大哈省发动袭击,占领了米扬纳辛地区政府大楼,并杀死了包括地方长官在内的8名人质。阿政府军和警察部队在驻阿美军的支援下于20日夜间开始对活跃在南部地区的塔利班武装展开清剿行动。

经过近3天的激战,阿富汗政府军夺回米扬纳辛地区的控制权,并对包括高级指挥官巴拉巴尔和达胡拉赫在内的5名塔利班武装骨干分子实施围困。巴拉巴尔是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指挥下的“10人领导小组”核心成员。阿富汗政府认为,如果能将这两人抓获,将有效地打击塔利班武装在南部地区的活动能力。

更吓人的在后面,英格兰人给舍瓦的工资是周薪15万镑,每年约650万镑,合欧元980万,比他在米兰多了一倍。在意大利,累死了也得不到这么多钱,托蒂、皮耶罗、维埃里等大腕,也就500万欧元。价钱,是这桩异想天开交易之所以存在的支柱。

至于技术层面,那就更不用怀疑了,谁不想要舍瓦,何况切尔西缺好前锋。莫里尼奥早在3月份看国米打拉齐奥的联赛时(认为国米可能是冠军杯对手)就开玩笑提过这件事:“我们已经有了极好的前锋———克雷斯波,米兰想留住他?可以,把舍甫琴科拿来!”

那时的玩笑,现在越看越像真的,几件事让球迷往这方面想。切尔西本想利用克雷斯波的生意弄来米兰左后卫卡拉泽,但本周二晚,执行董事肯扬突然签下了毕尔巴鄂竞技的左后卫德尔·奥尔诺,1200万欧元,3年合同。德尔·奥尔诺是西班牙国脚,国家队出场7次,24岁,年龄和实力都正合莫里尼奥,“这个位置不用愁了,他有国际经验,能帮助我们获得很多关键胜利。”同时卡拉泽和米兰续约一年,意味着,米兰在克雷斯波的问题上从主动变被动,没有可吸引切尔西的因素了,反倒是切尔西可以利用阿根廷人做文章。

连意大利媒体都看得出来,莫里尼奥急需一个中场和一个前锋。德罗巴26次出场10个进球,没达到教练的要求,更别说25次出场只有4个进球的凯日曼了。莫里尼奥需要一个进球机器,他说过不喜欢罗纳尔多,传言把他的目标定为阿德里亚诺、吉拉迪诺、埃托奥、托雷斯,这些人由于不同原因降落斯坦福桥的可能都很小,比如阿德和吉拉都要在意大利再待最少一年,埃托奥和巴萨成功续约。最后,名字定在舍瓦身上。

切尔西一位官员周三公开说道:“何塞(莫里尼奥)看遍了整个市场找前锋,但事实是,我们有了一个:克雷斯波。问题是要说服他回到英格兰踢球。我们听到了他的话,知道他想在米兰,但如果和米兰谈不拢,克雷斯波只能尊重现实。”切尔西人明白,克雷斯波即便回去也不高兴,怎能踢好球?借机做买卖弄来舍瓦倒不是不可能。加利亚尼说不卖,“我们收到了切尔西的报价,但不可能。”这都是官腔,这么大的交易之前肯定都是这类话。《米兰体育报》记者周三特意跑到科莫湖边采访舍瓦(从美国刚回来),“你的手机响了?”“我也不知道,这几天总是打不通。”

舍瓦的别墅距离那家著名宾馆很近,为何著名?因为传说他和阿布在那里一起喝茶,不止是一杯,谈了卡拉泽的转会,还有其它事不得而知了。舍瓦说:“那个著名的夜晚,我在帕维亚踢一场慈善友谊赛,我只是跟罗曼打了个招呼。“我和他之间关系很好,但能说明什么?我和米兰的关系再明确不过了。”

之后舍瓦还帮阿布说了很多好话:“这年头,关于转会什么瞎话都有,在很多人看来,阿布成了摇摇摆摆的企鹅。实际上,他有明确的想法,慷慨、真诚,我祝他成功。我去切尔西?不现实。今天不行,明天也不行。我不明白,你们(记者)为什么非要把我拉到伦敦去。曾经有段时间,我的名字天天出现在报纸上,和皇马联系在一起。对球员来说,这种事正常,不过我在米兰找到了平衡,我过得很好。和米兰合作何时到头?没必要说吧。”

米兰肯定是否认的,他们和舍瓦之间关系也不错,但任何事碰到钱,特别是很多钱,都变得可能。莫吉的做法,证明了这个道理。那是5700万英镑啊,可以留下克雷斯波,剩下近5000万镑能干多少事?买吉拉迪诺没问题,还能再买人。没有舍瓦,米兰不是不会踢球,双中锋和单前锋都可以用。

接着全场灯光昏暗下来,开始进行NBA总冠军的颁奖仪式。大卫-斯特恩和奥布赖恩杯都出现在了球场中央。大卫-斯特恩对于这次总决赛给予了很高的赞扬,他表示:“马刺队是一支国际纵队,他们的成功表示了NBA国际化的成功。”斯特恩亲手将奖杯颁给了马刺队,所有的马刺队球员一起高高举起了奖杯。

波波维奇已经成为了第五位赢得三次冠军的教练员,但他在夺冠之后仍谦虚地赞扬了对手拉里-布朗的执教水平:“他是最好的!”。

接下来便是揭晓MVP了。斯特恩在颁布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的奖杯之前卖了个小关子,“MVP得住是抢到最多篮板球的选手!”他说,很明显,这个人是蒂姆-邓肯。斯特恩将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的奖杯颁给了邓肯。罗宾逊在场下也非常的激动,为自己昔日的队友而欢呼。

邓肯还是保持着一贯的谦虚风格,他表示:“马刺队有着太多的最有价值球员,我只是努力做到最好,很高兴我能够贡献自己的一切,帮助球队获得胜利。”

最后,邓肯最终高高举起了最有价值球员奖杯和奥布赖恩杯,本赛季的NBA大幕终于完全的落下了。

6月20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赴韩国访问前接受了记者采访,他强调说:“那天我没喝过一滴含有酒精的东西!真不知道民主党为什么会正式对我提出惩罚动议,简直是无中生有!”这句看似没头没脑的话,是出于什么背景而发的呢?

事情是这样的。6月17日晚,日本国会要对本次国会是否延期投票表决。因为不能按预期结束国会属特殊情况,当天国会没有正常闭会,21时再次开会。会议开始后,有人发现小泉首相与其他数名自民党议员脸色异常红润,很明显是喝了酒造成的。社民党阿部知子议员当场对此提出严厉指责,强烈要求喝了酒的自民党议员“立刻退场”,并抗议说“酒气熏天的国会没有必要延长”。此言一出,国会议事堂喝彩声和反对声混成一片,场面混乱,会议被迫延长了30分钟。

事后,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对此进行指责。自此,自民党和民主党展开了“交锋”。

19日,民主党向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提出动议,要求就喝酒后参加国会一事惩罚小泉首相、自民党干事长武部勤等4名自民党议员。对此,执政党(自民与公明)称民主党的两名议员当天“也”喝了酒,对他们提出了同样的动议。敏感的人发现了破绽。自民党称对方“也喝酒了”,这等于承认自己饮酒的事实。

但小泉拒不承认,并立即向民主党提交了抗议书。他还在抗议书中称,“冈田克也身为党首,无视事实乱发言,使本人的名誉受到侵害。民主党必须给予正确处理。”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日本媒体也不甘寂寞,大小新闻几乎都开始报道这一黑白尚不明确的拉锯战。

《读卖新闻》称:“围绕这一问题,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开始了一场‘互揭丑事’的闹剧。”执政党和在野党都认为,不希望把这次纷争交给“惩罚委员会”处理,倾向于搁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