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代女征婚 称谁能落实女儿工作就嫁给谁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20:33:53

线人领我走进小屋后,我仍没想到一个合适的身份,只得老老实实地和每个人打招呼,做出一副新人的样子。当德哥说我肯定也是遇到了难处时,我心里才迅速构建出一个虚拟人物的轮廓,并在之后和他们的交谈中不断将之补充完整。我说父母离异,和哥哥来长春和一群乱七八糟的朋友一起混日子,前段时间,哥哥出门收账要我等他7天,但7天后还没有消息,于是便怨恨哥哥的那些朋友,宁可要饭也不和他们呆在一起。这个身份及背后的故事让乞丐们对我消除了怀疑,也让我能一直在那里稳妥地呆下去。

一开始,我试图了解丐帮里的组织关系以及一些黑幕,包括他们是否真像人们传说的那样白天行乞晚上过着奢侈的生活。几天下来,我发现至少我所看见的这些乞丐们还是过着相对节俭的生活,只不过打牌的时候例外,进出几十块钱是家常便饭。他们告诉我,帮派组织现在基本上已经没了。

乞讨的时候最让我难堪的是如何面对路人质疑或鄙夷的目光,开始我还会开口说些什么,自从遇到那个声称“看我实在太可怜”而非要给我介绍工作的人后,我就不再说了,即便有路人对我说:“我也曾两天只喝了一碗粥,那样我也没出来要饭,你为什么不通过劳动挣钱?”我依然一言不发。女友后来听说我吃讨来的食物时,难过地哭了。我告诉她,不脏,真的。

在那7天里,最让我感到麻烦的是不能让人发现我有手机,但又得经常和报社联系;既要让几个最密切的朋友知道我一切安好,又由于保密的原因,不能让其他的朋友或熟人发现我在从事的工作。我拨出每一个公用电话前都要先看看周围有没有熟人,像作贼一样。

惟一让我感到安慰的是,老家的母亲不用为我担心,因为我提前告诉她我要出差一个星期,不要给我打电话。

在乞讨的日子里,我和“板牙”成了好朋友。“板牙”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分给我东西吃,分给我水喝,在清晨给我衣服,可我却欺骗他,这让我感到难过。这种感觉每天都在我心里堆积,尤其在最后的几天里,我忍不住想逃离。但我还是告诉自己,这是我的工作,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如实地记录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内心,用最真实的文字告诉人们他们是一群怎样的人。(东亚记者俞栋摄影施忠威)

一出现代版的“武松怒杀西门庆”在南京秦淮区上演―――嫂子奸情败露,怒不可遏的小叔子持刀将“西门庆”刺死。昨天,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这位“武松”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哥哥作为从犯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武松”―――被告人张建国,别名:张建闯,绰号:小闯子、张三,南京某包装制品公司工人,暂住公司集体宿舍。

“武大郎”―――被告人张建虎,南京某包装制品公司工人,暂住公司集体宿舍。

那天晚上很冷,我和弟弟还有两个同事一起上夜班。23点30分左右,公司铲车坏了,弟弟就跑到集体宿舍去喊维修工陈国,不久,弟弟就赶了回来,偷偷在我耳边说:“陈国不在家!”

我一听就感觉不妙,大约在2004年初,我就发现陈国和我老婆关系不正常,他们俩经常在一起打牌,还打情骂俏。深更半夜又这么冷,陈国会到什么地方去?说不定……

陈国和我是相好,这种关系已经有一年多了。那天晚上,我丈夫上夜班,陈国到我家里后把我喊醒,之后我们发生了关系。

我没想到丈夫会这么早回来,当时我只穿了睡衣,躺在陈国的怀里说笑,屋子里的灯也开着。突然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我立马慌了神,陈国也慌了,赶紧穿好衣服。我让他从后窗跳出去,哪知道,这兄弟俩早有准备,老公在前门开门,而他弟弟守在窗外,一下子把陈国给逮住了。

家里发生这种事情真丢人。我气不过对哥哥说:“我没脸再上班了,这件事我来摆平,我要砍陈国几刀。”哥哥当时也心灰意懒,就说:“你要砍就砍吧。”随后,我从家里拿出了一本存折,让哥哥好好保管,并向他要了100元,另外还向朋友要了1400元,准备砍完了就跑路。

哥哥给了一个贵州亲戚的地址给我,如果出了大事,就让我到那里去躲躲。我什么也没说,操起菜刀就走,到公司大门等陈国。几分钟后,陈国走出公司大门,我强忍内心的仇恨,上前和他说话。乘他不注意,我从背后拿出刀,捅了他胸部一刀,陈国慌乱之下用胳膊打了我一下,跑掉了,我也急忙逃走,但第二天就被公安抓住了。

旁白:经法医鉴定,陈国系被他人用刀刺戳胸部,导致肝脏破裂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

法院认为,张建国、张建虎不能正确处理纠纷,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其中,张建国在共同犯罪中系主犯,张建虎系从犯。鉴于本案被害人与被告人张建虎之妻有不正当两性关系,对引发本案有一定的过错,本院在对张建国、张建虎量刑时将酌情予以考虑。最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建国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建虎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张建国、张建虎共同赔偿死者亲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共计173986元。

旁白:假如本案被害人与被告人张建虎之妻没有不正当两性关系,那张建国的最终结果又会怎样呢?记者事后从法院采访获悉,若没有这个偷情情节,张建国将很有可能被判处死刑,或者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通讯员龚达刑壹快报记者宗一多

新闻回放:18日凌晨3时许,在汪清县南山社区东城街道的一幢别墅中,汪清县恒信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第六项目部经理蔡宽锡一家四口被杀死在卧室中,33岁的女保姆在与凶手搏斗中,被刺3刀,警方悬赏5万缉拿凶手。

本报延吉讯(东亚记者王磊)汪清灭门大案已过两天,但延边州依然笼罩在一种极为紧张的气氛中,已苏醒的保姆向警方描述了当时的情景,警方正根据所保姆描述的凶手体貌特征,进行全州缉堵。由于案件重大,蔡一家四口的尸体已经进行了三次尸检,死者家属也分别被警方传唤。目前,该案已经上报公安部。

昨日,蔡家保姆高明福已苏醒,据其介绍,她在蔡家做保姆一年半了,在汪清当地并无亲人,对雇主家里状况十分了解。事发前日晚,蔡并未在家吃饭,晚上8点左右开车回的家。保姆称她自己住在一楼,蔡及家人都住在二楼,当晚大约10点多她才睡的觉。

大约凌晨2点半,高明福听见楼上有挣扎哭骂声,她刚上二楼,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中年男子正用刀刺向奄奄一息蔡的女儿,蔡宽锡和蔡妻已倒在床上。

据保姆讲,她边跑边喊,凶手追到一楼,将其左手臂刺伤,在厮扯中,她狠狠地咬住凶手右手背不放。情急之下,凶手又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慌乱中保姆抓起一酒瓶砸向凶手头部,随后凶手从一楼车库窜了出去……保姆随后报警。

根据保姆的这一描述,警方对全汪清经由外地的各个公路出入口全部进行稽查,重点排查手部有伤和头部有伤者。

与此同时,在案发当日便对全州各公安分局、派出所、巡警、卡点发出协查通报,重点盯防手部、头部有伤者。案犯的基本体貌特征为:男,年龄大致在28岁至32岁之间。操朝鲜族口音,身高在172厘米至178厘米之间。头部有轻伤,右手有牙咬伤痕迹。

蔡的父母住在蔡家别墅斜对面楼的2单元3楼,该楼也是蔡开发建设的。据蔡父介绍,自己本应与二儿子同住,但自己和老伴感觉不方便,便在距离儿子的别墅不到30米外的住宅楼居住。

“儿子可孝顺了,儿媳妇对我们也很好,我们什么也不缺,他们还总给我们买东西。”说着说着,老人又哭了起来。

由于别墅是第一案发现场,所以警方将其封闭,派专人看守。蔡的父母及其家属昨日已被警方分别传唤,由于案件比较复杂,任何人都有作案嫌疑,针对邻居或朋友提出的蔡家保姆是否也有犯罪嫌疑,警方也予以采纳。

在距离蔡家别墅不到8米远的住宅楼一楼开了家名为“好运来”的老年活动站,警方分析,由于凶手对蔡家别墅的地形十分熟悉,必定在附近进行过踩点。而对蔡家别墅最为有利的观察地点就是“好运来”老年活动站,在这里可以对别墅人员的进出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昨日记者欲向活动站了解情况时,被其拒绝。

据了解,蔡家四具被害尸体已被拉到距离县城几公里外的殡仪馆冷冻。在案发后已进行了三次尸检,警方试图通过观察死者刀口的情况判断凶手所持凶器的来源及线索。

该案发生后,汪清县公安局立即将此案汇报到延边州公安局,州公安局在第一时间将此案呈报给省公安厅及公安部。

州公安局相关领导当即下令,五万元重赏辑凶者,并一定要在规定时限内侦破此案。

本报讯(记者李季)年仅20岁的某高校学生刘某,总能通过窗子看到邻家比自己大9岁的女子张某,并产生了好感。18日晚,张某回来后沐浴,因没有遮挡,她沐浴过程及浴后一丝不挂在屋内走动的情景,明晃晃地进入刘某视野。天色渐晚,亮着灯,她只穿着短裤躺在床上,刘某终于按捺不住做了傻事:他偷偷爬进睡着的张某家中,想“亲近”“意中人”,但刘某没有得逞,最终被警方擒在家中。

刘某家住长春市某小区7楼,该小区楼房结构十分特殊,刘某在家里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附近单元邻居家的情况。一段时间以来,刘某每天都能看到旁边单元5楼的女子张某,虽然素不相识,但张某漂亮的身形让刘某情不自禁地产生“好感”,日子久了,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18日晚,自从“意中人”回来,刘某就一直在窗口偷窥,看到张某冲凉及躺在床上休息的场景,刘某终于无法控制自己,青春期的冲动让他作出一个错误决定。22时许,见张家的灯关了,刘某从家中出来,在三楼缓台处,慢慢爬到旁边单元张某家的窗口。因为没关窗子,刘某很顺利地进了屋,悄悄走到床边,看着正在睡觉的张某。

就在此时,张某忽然醒来,感觉床边有人,开灯一看竟是一陌生男子,张某惊出一身冷汗,而刘某也吓坏了,慌忙往阳台跑,张某叫喊着追打过去。刘某抄起阳台上一个啤酒瓶转身砸向张某,张某头部顿时鲜血直流,趁着刘某稍有松懈,张某抢过酒瓶将刘某左脸划伤。

刘某见此情形大打出手,将张某拖到床上,准备施暴。此时,张某急中生智,问道:“你要干什么呀?”刘某一边在张某身上乱摸,一边说:“我真的很喜欢你。”张某急忙假称希望刘某尊重她,让他陪她先去看病,其他事好说。刘某同意了张某的提议,两人走到门口,一开门,张某就抓住刘某喊邻居帮忙,刘某拼命挣脱逃走了。张某看准了刘某逃跑的方向并立即报警。

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分局某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了解经过后,民警立即到刘某逃跑的单元查找,从3楼一直查到7楼,终于将逃回家的刘某抓获。

在派出所内,刘某非常后悔,说自己是一时糊涂才做出傻事。19日,刘某被刑事拘留。

南京日报报道本月1日,一男子在新街口一地下过街通道内偷拍女性“裙底风光”时,被巡逻民警抓获。警方在他的数码相机内,发现60多张女性穿着内裤的照片。该男子被治安拘留10天后释放。

当天傍晚7点钟,在连接金鹰商城和乐富来广场的地下通道内,该男子背黑色书包,尾随一名身穿短裙的女青年。该女走上自动扶梯后,男子随即跟上,距离女青年只有两级台阶。这时,巡逻至此的华侨路派出所民警发现,该男子不时将左手伸至女青年的短裙下方。民警立即快步追上扶梯,男青年发觉有人追来,拔腿就朝华联商厦方向跑去。民警赶紧告诉女青年,要她留下等候取证,随后追赶逃跑男子。民警一直追至华联门前,才将该男子扭住。被抓时,男青年手中掉下一个钮扣大小的黑色物体。民警拾起后发现是一个微型探头。民警将该男子交由保安看管,返回寻找那名女子时,发现已不知去向。

经审查,男青年姓吴,家住下关。民警在吴某的书包里发现一个数码相机,相机与探头之间由一根数据线相连。打开相机,民警发现60多张女性穿着内裤的照片。从拍摄角度分析,这些照片都是由下向上拍摄的。

吴某称,偷拍女性“裙底风光”是他的特殊“爱好”。选择地下通道,是因为那里自动扶梯比较陡,他只要站在穿短裙的女子后面两级台阶的地方,就可以偷拍。

据地下通道内一名保安介绍,他曾听到该男子接听手机时说“不要急,已经有50多张了。”警方据此分析,该男子偷拍“裙底风光”照片,有可能是用于贩卖。

由于没有专门针对偷拍行为如何处理的法律法规,加之没有现场人证,警方只能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有关侮辱妇女、进行流氓活动的条款,对该男子处以治安拘留10天的处罚。

昨天下午,记者在该地下通道采访时,一名保安称,当天又看见该男子在此出现。不过,无法确定他是否又在偷拍。

在我市,在楼梯上偷拍女性“裙底风光”,在商场试衣间偷拍女性换内衣等现象并不是头一次出现。但像吴某这样因偷拍遭拘留的,并不多见。据警方治安部门一位人士称,对偷拍行为的处理有两难,一是取证难,二是法律无明确处罚标准。因此,警方对偷拍者大多教育了之。

在调查吴某的过程中,民警就遭遇取证难的问题。像上文中被偷拍的女性已经离开,无法指证。“这也不能怪她,有谁会留下来作证,指认哪张照片上的内裤是自己的?”民警告诉记者,这些偷拍照片没有被偷拍者的脸部,取证非常困难。

同时,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都没有对偷拍行为进行明确界定,也没有处罚标准。面对吴某相机内的60多张女性内裤照片,警方在无法找到现场人证的情况下,只能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有关侮辱妇女、从事流氓活动的条款,对吴某作出拘留10天的处罚。

但其他偷拍者并没有吴某这么“倒霉”,他们甚至将偷拍来的照片贩卖到互联网上,供网友浏览,却受不到任何处罚。在本地影响较大的一家网站讨论版上,记者发现不少偷拍的女性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是女性的胸、臀、内衣等隐私部位的特写,拍摄地点有广场、公交车、试衣间甚至厕所。

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律师汪小青告诉记者,对于偷拍者,不只是警方难以处理,即使被偷拍者提起诉讼,遇到的第一个障碍就是找不到偷拍者。至于法律没有明令禁止的问题,即将修改颁布的《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将会解决。

针对偷窥、偷拍、窃听他人隐私的行为,去年10月首次提请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草案)规定,至少拘留5天以上。

草案规定,针对偷窥、偷拍他人卧室和浴室等隐私场所,或者窃听他人隐私的行为,将处以5日以上10日以下的行政拘留,情节严重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的行政拘留;可以并处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的罚款。而非法制造、贩卖或非法使用窃听、窃录专用器材,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1日以上5日以下的行政拘留,并处1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的罚款。单位有这种行为的,处警告,并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不过,汪小青律师认为,这些规定并没有解决偷拍照片被贩卖、传播等问题,而由于网络传播的特点,要想找到偷拍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认为,对于偷拍问题,除了法律上应予以明确,道德因素的作用更大。

据一名曾经在互联网讨论版当过版主的网友介绍,少数人进行偷拍的目的,除了满足偷拍者的性变态心理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以此为职业。因为,互联网上有专门收购这些照片的人。

据这名网友介绍,他所知道的偷拍照片主要有三大去处,其中之一就是境外黄色网站。去年,我国展开大规模清理色情网站专项行动,大多数色情网站已经关闭。但一些境外色情网站通过代理等途径,仍然在从事收购色情、偷拍图片的生意。这类交易大多是通过银行汇款的形式支付,具体价格不清楚。一些中小网站为吸引人气,在内部讨论版上也会贴出一些偷拍照片。这些照片算不上淫秽,网站就以此打擦边球吸引人气。因为支撑这类网站的收入来源是手机注册用户,为了让更多的付费用户加入网站讨论版,这类网站就在网上打出广告,要求用户输入手机号码,从手机话费中代扣费。为了保证图片更新,这些讨论版版主就会收购一些偷拍照片。但这类收购价格不高,这名网友就遇到过一次网站“约照”,回报是让他免费加入网站讨论版。

偷拍照片还有一种去处,就是被一些人用来刻成光盘出售。去年3月,北京警方就在朝阳区一处民宅中,发现大量淫秽光盘和移动硬盘、刻录机等设备。犯罪嫌疑人王某就是在网上收购色情、偷拍图片以及淫秽电影,并将这些内容刻录成光盘,以5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

一名14岁少女的脑袋里竟然横插着一条长约14厘米的圆珠笔芯,圆珠笔芯的尾部位于前额颅骨硬膜下,笔杆贯穿脑组织、脑干,笔尖直抵后脑勺。环绕着圆珠笔芯,这名少女的脑袋里还插着九根长约4厘米的钢针,这些针的针眼一端全部嵌在前额的颅骨内,九根针呈放射状插进脑组织。6月11日上午9时,这名有十多年癫痫病史、来自惠东县稔山镇名叫张素芬(化名)的不幸女孩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接受手术,中午1时30分左右,圆珠笔芯及九根缝衣针被成功取出。

是谁、在什么时候、出于什么动机,将这些异物插入了小素芬的脑颅?在小素芬的身上,曾经发生过怎样骇人听闻的一幕?围绕这些待解之谜,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接到报料后,记者立即赶到惠州市中心医院神经外科。据该科主任荆国杰主任医师介绍,6月11日晚9时左右,神经外科接收了一位从惠东县人民医院转来的奇怪患者,惠东县人民医院为其拍摄的CT和X光片显示,患者颅内有九根长约4厘米的钢针,由前额呈放射状直插颅内脑组织。在患者颅内距后枕叶几厘米的位置,尚有一个圆珠笔头状金属物体。患者父亲张某称,女儿曾有十年左右的癫痫病史,入院前一周左右患者发高烧,一直不退,家属遂将其送往惠东县人民医院,拍了CT和X光后,医生被其颅内异物吓了一跳。患者父母称,不知道这些异物是被什么人在什么时候插进脑袋里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