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拟制定旨在改善日中关系的共同计划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05:40

大众慈善学校坐落在滇西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腹地,一个海拔3400多米的缓坡上。滇藏公路从学校的教室与宿舍之间穿行而过。驱车北行2小时,是德钦县城,藏区十大神山之一的梅里雪山雄姿即在眼前。再行1小时,就是西藏了。

这所学校创办5年,历经4次搬迁,越搬越远离村庄,海拔也越高——学校用地不可避免会与村民利益冲突。2004年3月,搬到书松村上面11公里处校长尼玛家的土豆地上。直到今年10月,新校建成。

学校3个老师都是当地藏族人,校长尼玛还兼任书松村委会副主任,德玛和江次则是村旁东竹林寺的喇嘛,按照东竹林寺活佛顶巴吉才的说法,他们从寺庙“停薪留职”来教藏文;而最早时,德玛是学校前身藏文学习班的创办人。

学生现有40人,来自德钦4个乡镇,七成是残疾、孤儿、单亲、特困户,七成年龄在14至18岁之间。他们中很多人曾在公立学校读书,有的还读到了初中,但在这里,他们可以学习原来学不到的藏文,而且学杂费和吃住费全免。

在搬进新校之前,孩子们所处的环境,让做好了充分心理准备的志愿者刚来时也感到吃惊。除了3间石头小屋,其他6座房子都是用木板搭就,外面罩上棚布,屋顶再用石头压住,怕被山风刮开。它们实在太破了,以致一些观赏梅里雪山的游客把这当成了废弃的伐木站,趁停车休息的间隙选择在房子边角处便溺。

所以当志愿者过来告诉他们有40个孩子在这里面读书、吃饭、睡觉,他们多会在羞愧之余掏出钱包。一次,广东东莞几名女游客来到后,哭着把随身携带的衣服和药品全部捐出。这就是慈善学校建在公路旁的效应。每一个志愿者也认为募捐是自己的应尽义务。“李逸杭尤其积极,很多游客回去后还和她保持联系,寄来钱和各种用品。”张浩说。

在高海拔、少人烟的雪山上出现的这所学校,渐渐声名远播开来。今年5至6月,记者在滇西北徒步时,慕名来到这里生活了20天。其时,志愿者与校方矛盾正开始形成。当时的志愿者包括简、李逸杭、张浩,以及北京一名大三女生王江玲,她厌倦了枯燥的高校理论课程,休学半年来这里寻找理想。

如果不是理想驱使,他们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学校生活的清苦远超出他们想像。每天吃的是劣质的大米和一成不变的土豆、泡菜,一个月也难有新鲜肉。洗澡必须去32公里外的奔子栏镇,或是70公里外的德钦县城。不能上网,手机信号不稳定,灯泡忽明忽暗——小溪里融化的雪水随季节盈亏,枯枝败叶也经常把小水电机堵塞。

但他们是快乐的。雪山垭口的雪全部消融后,尼玛用他的大卡车载着全体师生,唱着歌到这里野炊、踢足球。雪线上升到最高位置时,德玛带领他们翻越3座山头去看神秘的神湖,摸黑回来时,李逸杭走不动了,德玛就背起她来狂走。在王江玲的生日晚会上,奔子栏交警中队全体出动,开着3部警车前来捧场。

藏区、雪山、慈善、孩子、穷困、僻陋……以上场景把这些元素都集合在了一起,正好契合他们的美学向往。

由于这是一所曾以藏文教育为主的学校,历来都以学生的藏文水平划分年级,志愿者来后发现,三年级学生在学第5册数学,四年级学生却在学第3册数学,两个年级中还有人听汉语如听天书,上课要翻译成藏文才勉强进行。一年级更糟糕,这里既有刚拿起书本的聋哑女生,也有读过初一的大龄顽童,由于水平参差不齐,加上3个学生共挤一张课桌,教室里总是混乱不堪,打架、哭闹、睡觉、玩弹珠等现象几乎每天上演。直到上课了,志愿者才发现又有人或逃课、或生病、或回家了。

简在时,学校每周都会有一次以上会议,藏、汉、英三种语言并用。会议的效率似乎并不高,简经常催促尼玛去做同样的事情,而学校课程设置和学生作息时间表,竟被讨论和修改多次。意在管束学生散漫状态的学生行为准则,提出后也一直没有出台。

“为寻一头失踪的猪,学校可以停课半天,尼姑寺落成,学生竟也停课6天前去捧场。这里的管理非常随意,但恰好证明了需要我们志愿者的介入。”李逸杭说。学园艺专业的她曾渴望去可可西里保卫藏羚羊,但命运把她带到了白马雪山。

张浩喜欢的正是“飘荡在这里的浪漫主义和‘无政府主义’”。34岁的他曾和朋友开公司,在云南思茅扶贫开发3年,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差点丧命,政府欠他们200多万元扶贫款不还,官司打到现在还没着落。他一度对社会、对制度失去信心,大众慈善学校让他暂时轻松下来。很多次,他在厨房里与尼玛喝着青稞酒聊天至夜深,再在微醉中入睡。这里的一切让他沉醉。他还剃发拜德玛为师,取藏名“鲁茸土豆”。

“尼玛是个浪漫主义情结很浓的人,否则他不会这么辛苦地创办学校。他打得一手好篮球,喜欢跳弦子舞,长得也挺帅,不喜管束,内心充满骄傲。”在今年6月之前,张浩毫不掩饰对校长的认同。

中新网11月10日电据路透社报道,印尼国家警察总监苏旦多将军今天称,指纹鉴定证实巴厘爆炸重要恐怖嫌犯马来西亚人阿扎哈里·胡辛已在与印尼警察的枪战中毙命。

苏旦多告诉记者,胡辛并不是因为引爆身上的炸弹而丧命的,他可能是在警方昨天在东爪哇省的突击行动中被警方击毙的,也可能因为他身边的一名武装分子引爆自制炸弹后致其受伤,由于伤势过重而毙命的。

绰号“化学哈里”的阿扎哈里·胡辛是“伊斯兰团”组织内最危险的人物,被认为印尼巴厘发生的多起爆炸案中起了关键作用。他被认为是印尼极端组织“伊斯兰团”的重要领导人和炸弹专家,有报纸把他称作“毁灭者”。

胡辛曾在英国雷丁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还在马来西亚科技大学任教。此前有报道说,胡辛曾在阿富汗和菲律宾学习研究炸弹制造技术。反恐官员认为,他为“伊斯兰团”设计了爆炸装置,该组织成员在多起爆炸中都使用这种装置。(固山)

人民网11月10日电驻叙利亚记者吴文斌报道:据约旦电视台报道,9日晚,位于约旦首都安曼市中心区的三所豪华酒店接连遭到自杀式炸弹的袭击,初步调查结果已造成67人死亡,100多人受伤。记者发稿前打电话给我驻约旦使馆询问有无中国人伤亡,使馆的同志说,他们正在与约旦有关方面联系核实情况。但据“阿拉伯”电视台报道说,已发现有6名伊拉克人和5名中国人在爆炸中死亡。详细情况还有待我使馆的核实结果。

这三座饭店是拉迪松饭店、阿曼生活饭店和迪兹因饭店,它们之间相距很近,且非常集中地坐落在安曼山上,据以色列使馆不远。爆炸首先发生在约旦最大的拉迪松饭店,当时那里正好有安曼一户名门望族举行婚礼,300多人参加,爆炸造成大厅坍塌,伤亡惨重。接着又分别在安曼生活饭店和迪兹因饭店发生两起爆炸。

事发后,约旦安全部队和消防、救护人员迅速赶往现场,封锁了被炸的饭店,医护人员冲进饭店抢救伤员,并在附近地区进行搜索。约旦政府首相巴德兰等政府官员也迅速赶到现场视察,了解情况,指挥抢救。

经过初步调查,约旦警方宣布,这是三起自杀式恐怖袭击事件,已造成67人死亡,近115人受伤,这一伤亡数字还将会继续攀升。然而,迄今还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宣布对上述袭击事件负责。其目的、原因和背景尚不得而知。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严厉谴责恐怖袭击事件,并表示法律将严惩犯罪分子。副首相穆阿谢尔在现场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约旦政府将以铁拳重击恐怖犯罪分子。美国总统布什谴责约旦恐怖事件,并表示声援约旦追捕恐怖分子,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谴责恐怖爆炸事件,同时取消了原定于10日访问约旦的行程。

近年来,约旦多次遭到恐怖袭击的威胁。两年前,曾经破获一起试图攻击约旦情报安全机关和政府要害部门的恐怖袭击阴谋,今年8月,红海城市亚喀巴港和以色列的埃利特港湾遭到了3枚迫击炮弹的袭击,造成一名士兵死亡。

事发后,约旦首相巴德兰宣布,10日将关闭学校和政府机构,以防不测。安全部门当晚还关闭了所有与邻国的陆路海关口岸,加强安全检查,展开大规模的搜捕。

这名协助检察机关调查,牵出同事、原建设发展处处长付蓉受贿129万元大案的“线索提供人”,被落网者供出涉嫌受贿5.9万元。

2005年3月4日晚,李昌均家突然来了几位来访者——检察人员。李被带到了他家附近的一家招待所,协助调查一些事情。

检察官做了一番思想工作后,李终于说出重要线索:时任港务集团原建设发展处处长的付蓉涉嫌受贿。检察人员找到付,付蓉惊讶地发现,检察机关对她其中受贿十多万元的细节掌握得如此详细,没一点思想准备的她竹筒倒豆子,主动交代了自己共受贿129.4万元的犯罪事实。

为得到宽大处理,付蓉主动向检察机关交代了李昌均涉嫌受贿的线索。检察人员随后又找到李昌均谈话,李昌均这时才交代自己收受好处费5.9万元的事实。

付蓉落水后,原港务集团原副总工程师黄自强也因受贿落水,黄也把李昌均“吐”了出来。

昨天,检察机关指控,李昌均涉嫌受贿5.9万元,这是根据李的供述认定的。公诉人举示已被判刑的付蓉、黄自强的口供材料称,李在朝天门交通广场、合川枢纽工程、石柱县西沱货运码头工程、乌江整治工程等项目中,收受罗先云、张世泽等人好处费5.9万元。

李昌均辩解:自己收钱往往都是在某个工程完工后的第3年,这应属朋友间的礼尚往来,因此不属于受贿;5.9万元里,有4.5万元不能算作受贿。李昌均认为,自己将付蓉检举出来,应算重大立功表现。

昨天在庭上,李昌均称,自己在建筑方面是全国有名的专家,西南有很多工程都请他做顾问,自己专业知识出众,案发前为国家做了不少贡献。

“我从一个受人尊敬的公务员,到站在被人唾弃的被告席上,教训太深刻了。”李昌均最后陈述时说,自己作为一个建筑界专家,却是法律方面的“侏儒”,如果法院判他有罪,他将积极悔罪,以后要多学法律。

走出法庭,在法院的过道上,李昌均见到以前的同事时,掩面放声大哭。(本报记者杨野昨天上午市一中院报道)

新华网消息:约旦首都安曼市中心3家豪华酒店9日发生爆炸事件,造成至少57人死亡,约300人受伤。约旦副首相兼政府发言人马阿谢尔说,身穿炸弹腰带的自杀袭击者攻击了两家酒店,另一家酒店遭到汽车炸弹袭击。

爆炸事件发生后,约旦首相巴德兰下令关闭学校和一些政府机构,准备应对新的恐怖袭击。目前警方已在使馆区、豪华酒店以及许多街道设立警戒线,特种部队在遭袭酒店附近建筑进行搜查。约旦政府同时宣布关闭所有陆地边界。空中航线仍然开放,但所有机场都已加强安全警戒。

原本计划于10日访问约旦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已经推迟了行程。目前安南正在沙特阿拉伯进行访问,他已对安曼豪华酒店被炸事件进行强烈谴责。

据路透社报道,11月10日,伊拉克基地组织在网上声称对约旦爆炸负责。上述声明称:“我们的一队最棒的勇士实施了一次新的攻击,在确定了目标之后,几家宾馆被选中成为攻击的对象,那里经常居住有约旦政府的盟友、犹太人以及我们的敌人。”

这一声明最后有“基地”组织在伊拉克分支机构的发言人的签名,声明贴在了经常由该分支机构使用的一家伊斯兰网站上,但目前还不能对声明的真实性加以确认。9日晚,位于约旦首都安曼市中心区的三所豪华酒店接连遭到自杀式炸弹的袭击,初步调查结果已造成67人死亡,100多人受伤。这三座饭店是拉迪松饭店、阿曼生活饭店和迪兹因饭店,它们之间相距很近,且非常集中地坐落在安曼山上,据以色列使馆不远。爆炸首先发生在约旦最大的拉迪松饭店,当时那里正好有安曼一户名门望族举行婚礼,300多人参加,爆炸造成大厅坍塌,伤亡惨重。接着又分别在安曼生活饭店和迪兹因饭店发生两起爆炸。

事发后,约旦安全部队和消防、救护人员迅速赶往现场,封锁了被炸的饭店,医护人员冲进饭店抢救伤员,并在附近地区进行搜索。约旦政府首相巴德兰等政府官员也迅速赶到现场视察,了解情况,指挥抢救。

新华网伦敦11月9日电(记者陈鹤高马桂花李志高)国家主席胡锦涛9日中午在伦敦唐宁街10号首相府同英国首相布莱尔举行会谈,双方对中英关系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感到满意,就推动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向更高水平发展深入交换意见并达成重要共识。

布莱尔热烈欢迎胡锦涛访英,认为当前英中关系发展势头强劲,这次重要访问必将有力推动两国全面合作更快向前发展。

胡锦涛指出,中英2004年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标志着两国关系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双方建立了高级别政治对话机制和可持续发展磋商机制,经贸合作取得新成果,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保持了良好的协调和配合。

胡锦涛强调,中国高度重视发展同英国的关系。中国的发展对英国来说是机遇。双方应该从战略高度和长远的角度看待中英关系,推动两国关系向更高水平发展。为此他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应保持高层交往的良好势头,充分利用好两国政府领导人和外长的年度会晤机制,同时扩大两国立法机构、政党的往来。二是应加强政治对话和合作,落实好高级别政治对话机制,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亚欧会议等多边框架内就可持续发展、减贫、气候变化、促进自由贸易等全球性问题进行磋商和合作。三是应进一步深化各领域的双边合作,除已确定的贸易和投资、财政金融、能源、科技、教育文化、环保、可持续发展等六个重点领域外,还可以加强防治禽流感、筹备奥运会等方面的交流。要更好地发挥双边关系小组的积极作用。四是应妥善处理彼此的重大关切,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通过对话和磋商增进了解、缩小分歧、拓展合作。

布莱尔说,中国的迅速发展不是威胁,而是重要机遇,他今年9月对中国的成功访问更加坚定了这一信念。他表示完全赞同胡锦涛就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提出的有关建议,并作出积极回应。

在谈及中欧关系时,胡锦涛说,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对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具有重要意义。我们高度重视中欧关系,希望看到欧盟在欧洲和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布莱尔表示,欧盟重视不断加强对华关系,将会继续努力,推动解决中方对有关问题的关切。

会谈后,胡锦涛和布莱尔共同出席了中英经贸联委会第5次会议联合公报和两国在航空等有关领域合作文件的签字仪式。

“我们”是中国领导干部系列中的一个如此特殊群体:“除了外交、军事、国防这些内容没有,他们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说此话的是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杜刚建。

“表面看我们这些人满面红光,其实许多人都是高血压,仔细看眼圈是黑的,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睡眠不足。

“我们整天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像惊弓之鸟,生怕安全生产、突发事件、群体上访等重大事件事故发生,被追究责任。”“我们”中的另外一员,浙江乐清市委书记黄正强如是说。

表面上,“我们”大权在握,对治内的事情一锤定音。内心深处,“我们”有着太多压力和责任、太多的苦恼、太多的困惑、太多的酸甜苦辣。“我们”,便是处在中国社会经济转型期的县委书记(包括县级市市委书记)们。

甘肃省通渭县县委书记郑红伟,在这个生态条件恶劣,十年九旱,经济水平落后的地方从县长起一干就是9年,他深刻感受到,在贫困县当家,最大的压力一是吃饭,二是建设。全县吃财政饭人口1.1万人,其中一半是教师。要做到应收尽收,税费全部收清,然后还要到省地两级财政要钱。

2000年12月28日,通渭县还缺三个月工资,但是一点来源都没有。当晚郑红伟和县财政局长赶到兰州,一天没有吃饭,一夜没有合眼,眼巴巴地等着第二天一上班就到财政厅要钱。一个处长说,你们怎么不早一点来,已经把剩下的钱给基层分完了。郑红伟对《瞭望新闻周刊》说,听了这话他当时脸都黄了,一下子瘫在沙发上。处长看他脸色太难看,就问他钱差多少,他说差600万。处长在各地市还没有拨下去的钱里给他们凑了600万,他心头这才轻松下来。

这几年,中央和甘肃省对贫困县的财政扶持力度不断加大,郑红伟已经可以不再为吃饭的钱发愁。但是,在贫困县如何发展的这口“压力锅”中,资金的压力从来没有让他有喘息之机。

在沿海发达地区的温州,乐清市委书记黄正强面对的则是另外一口“压力锅”。“我们面临的是在新形势下如何发展的问题,发展是最大的政治,经济上不去,发展搞不好,一切新问题都会浮出水面。”他说,我们整天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像惊弓之鸟,生怕安全生产、突发事件、群体上访等重大事件事故发生,被追究责任。

“累、穷、软、险”四个字,是山东曲阜市委书记张术平对处在“压力锅”中的县委书记群体目前的感受。累,表面看我们这些人满面红光,其实许多人都是高血压,仔细看眼圈是黑的,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睡眠不足;穷,县财政普遍困难,县级财政是失血财政,去年曲阜总收入6亿多元,地方财政只收入4亿多元,今年可新增税收1亿多元,但地方只能得3000万元,7000万元被省和中央收走了。与此同时,县里的增支却在不断加大;软,管理手段软,许多部门都实行“条条”管理,县里没多少实权;险,各种“一票否决”责任制让我们一天从早到晚睡觉都恨不得睁着一只眼,整天提心吊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追究责任。

浙江省苍南县委书记余梅生总有一种“走钢丝”的感觉。去年,这个县矾山镇受周边县地下金融风波的影响,出现大规模的“标会(通过投标付息方式非法聚集民间资金)”,涉及民间地下融资资金2亿多元,4000多人。由于大多数人收不回资金,全镇一度出现绑票等混乱现象,险些引发大规模群体性流血事件。

在各种矛盾一触即发之际,苍南县委、县政府立即介入处理。余梅生对《瞭望新闻周刊》说,这种地下融资行为,目前法律上尚难界定其性质是金融犯罪或扰乱金融秩序。由于使用法律不清,不好简单处理。而且涉及面广,资金额度大,清会(清退资金)的难度也很大。常规手段是扣人、抓人,一判了之。但是,简单扣、抓、判都不利于问题的有效解决,政府处于抓与不抓的两难境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