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称20%人控制80%财富 世界比十年前不平等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44:46

昨天早上7点半,永川市三教镇发立机具建材厂老板、76岁的蒋华富被发现死在厂子里的睡房里。镇里上千人去看热闹,因为蒋是当地有名的富翁,吃喝住行也有名地“节约”。

据死者蒋华富的幺女儿介绍:早上7点半,妈妈去叫爸爸吃早饭,推门一看,父亲竟穿着棉毛衫、棉毛裤光脚躺在地上,地上还有一滩血。母亲迅速打电话通知大哥,大哥赶来,永川警方也迅速赶到封锁了现场。

她还说,本月8日,父亲去银行取了3万元钱,交了税后,剩下2万元就放在提包里,提包放在屋里。父亲死后,发现装钱的提包和一部手机也不翼而飞了。但屋里的保险柜却没有损坏。

死者蒋华富晚上睡在厂里一栋两层砖房楼上的最左一间屋,老伴则住在最右一间屋,中间相隔十几米。除了有个看大门的亲戚住在一楼外,没其他人住在这里。据蒋华富老伴和看门亲戚说,当晚并没听到什么动静。

而砖房不远处,住着厂食堂的炊事员曾德友夫妇。曾师傅回忆说,事发当晚,从12点多到凌晨4点来钟,狗一直在叫,当时还以为是小狗想娘才叫,所以就没理会。

听说蒋老板出事了,镇上上千人跑到厂门口来围观,甚至有人三五结伴专程坐车过来看热闹。在围观现场,有不少厂里的工人。他们悄悄告诉记者,蒋老板平日有点抠。

工人们说,月底结算时,蒋总是以“某某厂不要货,是次品”、“产品不合格”为由,克扣工人100—200元的工资。许多工人都遭到这样的待遇,但蒋老板又拿不出具体不合格的鉴定指标。对此事,蒋老板的子女则称不清楚,因为“工厂是我爸爸一手打理的,我们没管。不过,我爸爸是有些节约”。

“性格有点怪”也是大家对蒋老板的评价,就连儿女也这么说。所谓性格怪,大家多指蒋老板脾气不好,遇到不顺他意的事,马上就对人发火。他叫人干什么,要是人家没听,他也会骂人。镇上有人曾因为小事与蒋争吵过,而他一生气就什么都不顾,骂人很难听。

蒋老板遇害后,永川市公安局根据厂里工人提供的线索,迅速展开调查。昨天下午,案子就基本告破:原来千万富翁遇害,只因为200元钱引发。

据介绍,警方迅速封锁现场,勘验取证。人们纷纷提供线索,大家对蒋的死有两种猜测。一是蒋老板的家人说,去年9月,蒋到银行取钱,被有关工作人员骗了20万元,后来相关人员工作被调了,但钱还没有要回来。此事还没完结,可能有人搞报复。二是厂里工人回忆,大约本月8日,一肖姓工人找到蒋要借200元钱,蒋似乎不太愿意,最后二人发生口角。有人看到肖从蒋老板的楼上下来,气得踢翻了几个水桶。

警方经过侦查,当天下午找到了肖姓工人,肖承认是因为借钱一事怀恨在心,一气之下害了蒋老板。公安民警还带着肖去镇上加油站附近,找到了作案的刀具。

据蒋华富的舅子任德惠讲,虽然是个千万富翁,厂里买了好几辆车,但蒋出门一般都不用车,而是步行。有村民看到蒋到镇上赶场,中午吃的都是干馒头,要不就是二两老白干加一碗豆花。

蒋华富的幺女蒋光雨也说,父亲很节约,平时穿得很朴素。前一阵子,母亲给他买了一件70元的衣服,怕父亲嫌贵了不肯穿,就谎称是花50元买的。父亲仍埋怨衣服太贵,经反复劝说才终于穿上。

蒋光雨还说,父亲在镇上有一栋很大的两层楼房,也不去住,而是宁愿和母亲一起住在厂里的简陋砖房里,说是为了方便管理。曾经,父亲喜欢在街头打一元一炮的“耍耍麻将”,但三四年前也戒掉了,因为玩牌是浪费钱。

死者生前的办公室及接待客户的桌椅很破旧,墙面涂料几乎看不出颜色,斑驳脱落。他卧室的家具同样破旧,一台窗式空调算是“贵重”电器了。(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何薇采写)

据悉,当年蒋华富从朝鲜战场上回到三教镇,从三大队副支书当到支书,后来又调到三教镇板桥区企业办公室担任主任,一直干到50多岁退休。蒋退休后与另外两个老头一起,办起了镇上第一个民办工厂。如今,三教镇有许多民办工厂,但当年的第一批老厂就只剩蒋的厂还在,且干得还很不错,主要生产汽车配件。而当年与他一起办厂的两个老头也已作古。

蒋华富的舅子任德惠介绍,厂的法人是蒋的幺儿,不过蒋华富一直不肯交出权来,他身体也还不错,没什么大病,76岁了还一手操持厂里大小事务。

蒋的厂子规模不小,约占地20亩,两排厂房,大小两个食堂,一栋十几间屋子的砖房。据悉,厂里生产的汽配主要都销给主城汽车商,用他儿女的话说是“三教镇几乎没有竞争对手”。

蒋有三儿二女,都在外面另做生意,家境也都不错,人人有车。听说蒋华富出事,全家都赶回来了,就连一岁半的曾孙也被抱了回来。

蒋华富有近千万元资产?对此,蒋的女儿蒋光平并不否认。她透露,目前厂里还有数百万元货款暂未回笼,厂里还堆积着不少成品和原材料。

事件实录:来福州打工的残疾小伙刘晓忠,乘坐一辆17路公交车上班,途中手机被抢走,便和歹徒搏斗起来,最后身中6刀,倒在血泊中。

公交车司机柯明介绍说,昨日上午6时30分,坐车的人非常多,车厢里挤满了乘客。

车开到斗门高架桥附近路口时,车门附近突然传出“有人抢手机”的呼救声,只见高矮两个男乘客扭打成一团,高个乘客挣脱不开,掏出匕首,朝着矮个乘客连捅数刀,“我赶紧打电话报警,其他乘客被吓得缩在车厢后面,没有一个站出来制止,看着高个乘客打开窗户,跳出去逃走。”柯明说。

路边目击者说,高个男子跳下车后,乘客也跟着跑下车,车厢里躺着个伤者没人理。

柯明说,他本来想等警察来了再开车,让车上的乘客给警方提供破案线索,没想到乘客都说赶着上班,他只好打开车门放行。

事发后,矮个男子的哥哥赶到现场。他说自己的弟弟名叫刘晓忠,从重庆梁平县来福州打工,是个残疾人,自幼患小儿麻痹症,腿脚十分不便,兄弟俩平时靠做点水电工谋生。

他还说,等他赶到现场时,警察还没有到场,公交司机居然没有打120,弟弟正躺在地上呻吟,“看到我赶到现场,司机才开车把弟弟直接送去医院。”

对此,柯明说,等了好长时间警察还没有来,一时间忘记打120了,后来看到伤者嘴唇发白,血流满地,只好连闯红灯,把他送进医院。

记者从省立医院急诊室了解到,伤者是上午7时20分被送来的,距离案发时间差不多有50分钟。

医生告诉记者,经过检查,伤者刘晓忠的头部、脸部、双上手臂有多处复合刀伤,初步估计至少被砍6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

手术之后,刘晓忠告诉记者,事发时他身上带着一部旧款手机,被后座一个高个男子抢走,双方扭打起来,结果他被砍伤。

说着说着,刘晓忠长叹了一口气,“要不是我腿脚不便,肯定能把这个贼给抓到。只可惜车上没有一个乘客站出来帮忙,其实当时只要随便一个人站出来,那个贼肯定跑不掉”。(本报记者阮友直肖春道实习生陈日燊)

自水仙妹妹报名“2005重庆首届单身节”单身美女PK赛,便宣称:“我要求直接进决赛,我相信,我有这个实力。”这个女孩何来如此自信?

11月7日18时,南岸老树咖啡馆,现实中的水仙妹妹身穿白色高领毛衣,黑裤,腰系白色细带,说很甜、很嗲的普通话。

自认从小就特别漂亮的妹妹称,“妈妈厂里的阿姨特别喜欢我,说我像天使一样!现在上街,人们总问,这是谁,太漂亮了!”

妹妹自夸“我皮肤特白,很少化妆,自然是最好的化妆品。”听说有人觉得她并不漂亮,妹妹怔了一下,说:“我不上相,照片把我拍丑了!”末了补充:“文联干部都说我是重庆美女的典型代表。”

妹妹自称5岁就在南岸区文化馆学芭蕾,12岁被送到市歌舞团培训班学习民族舞,所跳舞蹈都是自编自演。“文化人说,看我跳舞是种享受。”

因为“想成为像杨丽萍一样的艺术工作者!”妹妹曾报名某民间组织发起的出国演出。“看了我的舞蹈,他们都惊呆了。”不幸的是,此项活动因某种原因取消。

妹妹很不屑别人拿她跟芙蓉姐姐比,她认为芙蓉舞姿业余,纯属作秀而她是“属于严肃艺术的”。“有人想把我捧成明星,我不愿意,我讨厌娱乐圈的是是非非。”

妹妹希望别人只喊她“水仙”,不加“妹妹”,“这不符合艺术工作者的形象。”

妹妹自称从小成绩好,老师特喜欢。“在91中读书时,常代表学校参加各项活动。”妹妹说,因为优秀,有同学说她清高,嫉妒她。

妹妹初中读的11中,理科。“我应该去艺术学校,太压抑,迷失了自我。”所以成了班上最后一名的妹妹,因为“同学们都不看重我,高2时,我退学了。”

2001年,妹妹进入重庆工商大学。称越来越招人喜欢的妹妹说,她是当时的“班花”、“系花”。“但没什么朋友,因为同龄女孩认识太肤浅。”

妹妹笑称,23岁时,认识的第一个男友是交通学院的大四学生,名叫王斌,江西人。“我常参加交院的舞会,是舞花。”

妹妹说,王斌邀请她跳舞,还送她回家。某夜,南滨路上,王斌向她表白。“觉得酥酥的,甜甜的。对我特别好!”妹妹说,一次骑单车,手臂不小心擦破了点皮,王斌比她还紧张,急忙带她打车到医院包扎伤口。“十多天后,他去北京工作,我们失去了联系。”

第2个男友相识于妹妹24岁时,同校国际贸易专业大四学生,叫陈志新。“他说他可以为了我去死。”但妹妹认为其“外形太可怜,我不爱他。”这场恋爱仅维持了半月左右。

“有很多男人追我,我都快被搞疯了。”妹妹说,她不会傍大款,“必须要有真感情。”

妹妹喜欢成熟男人。“可以像小鸟一样在他怀里撒娇。”妹妹透露曾喜欢过一个网友,比她大10岁,有婚史,在北京某公司从事管理工作,接触一年多。“没见过面,从照片上看,很成熟,有气质,儒雅。”

妹妹问他:会娶我吗?“他说让我找个比他年轻的男人。”妹妹很伤心,“再也找不到像他这么帅的成熟男人了。”

●瞿开华,第91中学退休老师,曾任水仙妹妹班主任。“这孩子特别喜欢文艺,初中是班上的文艺委员,班上的主题班会或节目全靠她,代表学校参加南岸区的演讲比赛,得了三等奖。成绩很一般,作文写得不错,我很喜欢这个学生。”

“这个学生我有印象,长相中等偏上,但不是班花、系花,成绩不突出,学习较认真。曾给我说,周围的人觉得她不正常。她的认知有偏差,希望她能尽早重新认识自己。”

“她来过我们办公室,觉得这个女孩不正常,像受过刺激。看得出,她热衷于跳舞。她的舞蹈动作谁都能比,跟艺术差得太远了。”

“对她我不方便发表意见,你们觉得漂亮的,我不一定觉得漂亮,你们觉得她有多好,我不这样认为。”

●王女士,水仙妹妹母亲,不愿接受采访。谈到女儿,她称顺其自然,不过会为女儿感到骄傲。提到别人觉得水仙不正常,她很激动:“完全是一派胡言,我女儿正常得很!”

姓名:江囡(音),昵称水仙妹妹、小甜甜。前者是大家对她的昵称,后者是她对自己的昵称。

年龄:25岁(原话)我是娃娃脸,所以显得比实际年龄小。因为搞艺术,看起来特别清纯。

教育经历:曾在南岸龙门浩小学、第91中学读书,高中就读于第11中学校,高二退学。2001年—2003年就读于重庆工商大学旅游专业。

职业:目前无业。在南岸某商场当过售货员,鹅岭某广告公司做了3天文案,学府大道69号物管中心当了半年文员。

采访前后,水仙妹妹无数次致电记者,反反复复,不似芙蓉敢为天下人唾骂的强悍,只强调“不想出名”。谁知她是不是一场秀呢?记者李珩/文见习记者杨帆/图

新闻提示:今天——11月11日,是年轻人热炒的光棍节。很多大学生认为:“光棍节不是单身族悲哀之日,而是给单身族一个快乐的理由,找个娱乐的借口,让这些单身男女彻底放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