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化大明集团原总裁李荣兴涉嫌贪污3700万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24:28

说起来,一无所有的民工兄弟倒比他们幸福多了———不是有研究说农民的幸福感最高吗?

从8月12日开始,华北油田的婚姻登记处忽然变得门庭若市起来。最多的一天,有20对夫妇来办离婚手续。其中“有不少夫妻手拉手,亲亲热热地去办离婚手续,就像去超市购物”。

这一切源于华北油田新出台的再就业政策。政策规定,“单职工买断工龄的,可以上岗;双职工都买断工龄的,有一方可以上岗;离婚后的下岗职工等同于单职工,可以上岗,以离婚证为准。”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人们首先要满足生存所必需的生理需要,其次才是安全、感情、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要。

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从来都不缺乏生存的智慧。为了生存,又有什么不可以牺牲呢?大家都有很现实的幽默感,一点都不假道学!

“中国城市环境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自行车的污染比汽车更大”。这是国内某知名大学交通学院院长2003年发布的研究成果。2005年,一些媒体忽然发现,这项研究是由一家汽车厂商赞助的。

今年11月,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说,“中国合格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而在其后,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公众信任率超过10%的经济学家仅两人。

稍微看看那些广为流传的经济学家的高论,就不难理解公众对他们的不屑了:“说房地产炒过头,那是胡话”,“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能有希望”……

有经济学家说,“经济学家天然就是为利益集团代言的”。事实上,不只是经济学家,任何人———学者或是卖茶叶蛋的———都有权利为任何合法的利益集团代言。但是,在此之前,请务必做到两点:其一,不要拿着全体纳税人的钱为利益集团代言;其二,请撕下“公允中立”这块招眼的花布———给富人代言也没什么丢人的,不是吗?

在首都北京,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和洪战辉同学一样,有着“克服困难的坚强意志和战胜困难的顽强毅力”,还有着“面对困难不低头、面对挫折不放弃的奋斗精神”。

据报道,在奥赛被叫停后,本意为成人设立的PETS(国家英语等级考试)一下子成了“小升初”择校时的热门指标。面对择校风愈演愈烈的严峻形势,孩子们不等不靠、自力更生,纷纷投入到考PETS的大军中去。

来自北京教育考试院社会考试办公室的数字显示,今年9月10日,超过5.3万名6~15岁的中小学生涌进北京市1305个PETS笔试考点和671个口试考点,人数是成年考生的两倍。其中更有超过100名小学生报考了PETS三级,约相当于非英语专业本科毕业生水平。

许多单位人力资源部门的工作人员,正在开始承担着双重任务:为单位挑选人才的同时,也为单位男员工挑选媳妇。

在重庆一所大学举办的招聘会上,一家用人单位负责人说:“条件合适并且没有男朋友,可以考虑接收。如果有了男朋友,是选择单位还是选择男朋友,那得由学生自己决定。”

这位负责人话之后的背景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三次单身危机正在开始袭击中国社会。

这个危机急坏了单位领导,也急坏了父母。这不,一场场极富特色的“中国式征婚”———父母相亲会,由北京肇始,正在迅速被天津、重庆、上海、深圳等城市复制。每场相亲会都有成百上千的父母拿着自己孩子的简历和照片,聚集在广场上、公园里,像参加招聘会一样,为自己的孩子推销与物色。

相比起来,单身者自己似乎显得并不着急,因为有更让他们着急上火的:社会转型,压力增大,年轻人95%的时间都得用在拼命工作拼命挣钱、拼命发展个人事业上。至于爱情,便只能放到那5%里去忙里偷闲,急中生智。

每逢检查来临,他们就像候鸟一样,开始在城市间迁徙。只是候鸟还要自己辛辛苦苦地飞来飞去,他们的迁徙却比较省劲,只需抬抬脚———坐上当地人民政府提供的面包车。

虽然没有参加社会劳动,他们一直为城市做着贡献:用“从这个城市消失”的实际行动,来支持市容整顿。就像一位网友说的,“他们像鼻涕一样被甩开,来维护这个城市干净的脸面”。

他们为城市做的贡献一直默默无闻不为人知,直到1月21日,7名被江西省崇义县民政局扔到邻县大余县野外的流浪乞讨人员和精神病患者中,5人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崇义县民政局一名副局长说,县委县政府要求收容遣送流浪乞讨人员和精神病患者,一直以来的做法都是收容了就往别的县里送。他们送到大余去,大余就往他们这里送,每个县都是这样做的。

据说,现在很多行业中都存在着潜规则,而每有检查来临时,县与县之间互相遣送流浪乞讨人员也是一种潜规则。

世界贸易组织上海研究中心主任汪尧田回忆,汪道涵最关心三方面的问题,即我国对外开放、加入WTO后的各种研究,以及海峡两岸的关系。

1991年12月16日,海协在北京宣告成立,其宗旨是“促进海峡两岸交往,发展两岸关系,实现祖国和平统一”。

此前,荣毅仁和汪道涵均在上海市政府担任过要职,尽管并不同期,但在其卸任之后数十年内,两人均承担着上海市府的顾问工作。

两位老人全身心地投入于统一事业中。荣毅仁以全国工商界首脑的身份,频频呼吁两岸工商界同仁尽快坐到一起来,共同就感兴趣的事情交换意见,开展经贸合作。

1988年11月,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在北京召开第六届会员代表大会,会前荣毅仁指示专门致函台湾工商总会、商业总会,邀请对方派代表前来北京参加全国工商界的大聚会。

可惜这个行动未得到回复。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荣毅仁说:“这在两岸目前的关系条件下,我们是能够理解的。”他表示相信,总有一天,大陆和台湾的工商界一定会紧密联系起来的。

说这番话时,荣毅仁已是72岁高龄。他曾多次表示,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见祖国完全的统一。

1993年3月,荣毅仁当选为国家副主席,其积极开展国务活动和外交活动,对首次“汪辜会谈”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

“汪老一直很关心经济,尤其是台海经济。”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江春泽,曾与汪道涵有过几次接触。

早在1980年,江春泽从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借调到中央办公厅研究室工作。参加大规模经济调研工作,曾去向汪道涵咨询请教过。

1982年左右,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制定世界经济学科规划会议,再次听取汪道涵的意见。

交谈时,汪老给江春泽的印象是:学识非常渊博,知识面很广,是个慈祥的长者。思想敏捷开放。

1992年,在一次海协的会议上,汪道涵一眼认出江春泽,并主动打招呼提供家庭住址,要求江将研究成果寄到自己家里。

在1999年,上海办了一家民间亚洲研究所,汪道涵任理事长,江春泽任所长。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在一次上海召开的金融危机国际研讨会上,汪道涵与国内经济学会进行了广泛的沟通,其中关于台海的经济成为一个重要话题。

上航名誉董事长贺彭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985年上航成立时,时任市长汪道涵特意选择“白底红鹤”作为飞机标志,希望上航能促成两岸直航。

上航总经理范鸿喜介绍,首批直航两岸的航空公司名单出炉前夕,汪道涵委托其秘书多次与上航、民航总局、国台办等机构接洽,了解大陆民航班机春节直航台湾时刻表的制定情况。除此,汪还亲自致电有关方面,询问上航是否已被列入大陆飞台湾的六家航空公司之列,并委托身边人转达希望上航能够首发飞台的愿望。

上海东亚研究所所长、知名台湾问题专家章念驰说,这成为汪老的一大遗憾。

据其回忆,汪老生前曾多次表示,希望去台湾看一看,希望以亲人的身份,看望台湾同胞。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辜振甫的盛情邀请下,汪道涵曾一度计划赴台参访,行程界定为温馨的“探亲之旅”,但因台湾当局阻挠,始终未能成行。

12月24日早上,在上海家中的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通过电视看到了汪道涵去世的消息。

郁慕明在发往汪道涵家人的唁电写道:“九二会谈,虽成绝响,两岸新局,已然展开。”

郁慕明与汪道涵的会谈前后有5次,最近的一次是在两年之前。“汪老一直是有所坚持,有所开拓。”在郁慕明看来,汪是一个心胸非常开阔的人,他能够理解并尊重台湾社会的各种意见,善于求同存异。

“每次见面,我都可以毫无保留的跟他介绍台湾的情况,他总会表示理解。当然,原则问题他从不让步。”郁慕明说。

因为是周末,又是新年,郁慕明说自己一时也无法确定会有多少新党党员参加汪老的葬礼,但是自己肯定会亲自率团参加。

亲民党总部也表示,要派人到上海参加汪道涵的葬礼,但具体人员和层级要等到26日才能确定。

12月25日中午,民进党也发布新闻稿,肯定汪道涵为维持台海和平稳定尽心尽力,为两岸人民福祉作出许多重要贡献,深盼海协会后继有人,与海基会共同为两岸关系正常化、台海和平稳定和两岸人民福祉再次写下历史新篇章。

台湾海基会现任董事长张俊雄在获知汪道涵逝世后,立即致函汪道涵之子汪雨慰问。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也向汪道涵的家属表达“深沉的慰问”,希望两岸未来还有像汪道涵这样分量的人,好好化解两岸问题。

12月25日,周日,圣诞节。本是度假的日子,台北市各党部却意外的有些忙碌。国民党立委张昌财正在准备明天一早的党务会议。

“要派谁去参加汪老的葬礼,派多少人去,我们要开会研究一下。”张昌财告诉《新京报》记者,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还在为父服丧期间,没法前去。但是这次悼念汪老的规格绝对不低,肯定会由一名副主席带团前去。

汪致重此行之目的,实为完成父亲汪道涵的一个夙愿。年届90岁高龄的汪道涵老先生时刻关注家乡的发展,汪老有藏书的爱好,他想在有生之年将自己个人多年的藏书捐赠给家乡人民,为家乡的文化事业做点贡献。

据介绍,受父亲委托,汪致重专程来明光考察探亲,并为家乡提供价值100万元的捐赠物。

“读书就是生活。”汪生前对身边人表示。在汪道涵的办公室和家里,都堆满了书籍,每次工作至深夜,回家后他还要从床头的“书山”中取一本看看,有时到凌晨仍手不释卷。

中国法学会原会长王仲方回忆,汪道涵最大特点是好读书,无论在职期间,还是不在职,汪道涵喜欢逛书店,买书。

88岁的王仲方与汪道涵都为安徽芜湖老乡,两家祖上世交。汪的父亲汪雨相与王仲方父亲王肖山都是民国初年著名老教育家。一起参加过辛亥革命。

“每年,我们至少在一起呆一两次。”2003年,王仲方因车祸住进上海市瑞金医院,正好与汪道涵的病房相邻。

“我们都知道他喜欢看书,没想到他把书架搬到病房里了。”王仲方说。在瑞金医院期间,汪道涵特意请医护人员给病房里安置了一个书架,“那儿摆满很多书。

看书是他的嗜好。“王仲方说,最近几年,汪道涵对经济学方面书较感兴趣,喜欢了解一些国际时事以及台湾方面的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