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局建议重罚李玮峰 狠狠杀一杀某些队员不良习气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22:35:46

柳传志:这只是战略委员的目标方向,什么时候实现,得阿梅里奥来了以后再把这个时间表具体化。

《21世纪》:世界第三只是营收规模,但联想的利润率很低,在这方面,您对新CEO有什么要求?

柳传志:联想当然对利润率有想法,现在联想的净利率只有2%,这不是一个健康的业务状况。联想的目标是净利率超过5%。但什么时候实现,通过什么方式实现,现在还不能讲得太具体。

联想的信心是有理由的。联想从IBM继承下来的是大客户,即关系型客户,中小企业和消费类客户基本没做,这是很大的市场。针对这些客户,联想会做出适合他们的产品。同时,在印度、俄罗斯、巴西等新兴市场,原联想业务与IBM业务都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柳传志:在新兴市场,利润率会比成熟市场高,增长的机会也比较多。净利率跟营业额有关,开始时,要做广告,要打市场,卖的东西也少,花的钱却很多,所以利润率就会低,但等到做开了之后,增长就会快,利润自然而然就上来了。

柳传志:阿梅里奥对新兴市场和成熟市场都有相当的经验,既熟悉关系型业务,也熟悉交易型业务,而联想的人只对中国比较有经验。他的到来,对联想正在重点进攻的业务当然有帮助。

柳传志:很难给出确切的时间范围。但这本身是一个完整的计划,考察阿梅里奥是在对新一阶段的计划有安排的情况下进行的,不是突然做出的决定。

联想购并后,第一阶段是专心做整合,这在11月份已经基本上完成了;第二阶段是准备向更高的目标冲击,这时候我们就开始考察人选了。同时考察了好几个人选,最终确定阿梅里奥,因为他更适合。

柳传志:沃德适合把联想的整合工作做好。现在要考虑的是谁会做得更好,因为联想有更高的目标。

柳传志:对行业理解要很深刻,能够制定更符合董事会要求的战略,在运行方面要有非常强的执行能力等等,这些都是正常CEO所具有的条件。符合联想在一定时间内做大、做强,不会以太按部就班的方式来做事情的要求。

柳传志:但他已经做到负责运营的最高主管,主管过销售和运行,工作经验已经非常丰富了,我跟他的接触之中对他的印象也非常好。在一些国际大公司,如果把其某一部分业务剥离出来的话,会比同类公司的业务都大很多。

《21世纪》:现在有一个猜测,阿梅里奥是从戴尔过来的,联想在销售方式上是不是会仿效戴尔进行直销?

柳传志:我们只是从“合格的CEO”这个角度考虑的,没有考虑其他情况。联想的业务模式和戴尔的业务模式确实各有优缺点,联想未来会选更适合我们的业务模式。

《21世纪》:临阵换帅会不会造成高层震荡?一年之前,就是在这个会议室,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要保留IBM最重要的13个人,现在这13个人中最重要的CEO离开了,其他人会跟着离开吗?

柳传志:不会发生所谓的高层震荡。首先,沃德辞职本身是我们共同考虑的结果,不存在谁炒谁的问题。其次,现在原IBM的骨干员工一个都没有走,他们总体上工作得也很愉快。

我得表个态,此次CEO离职不会引起其他人员上的任何变动。至于以后是否再发生变化,这我就无法预测了。

柳传志:我认为整合阶段已经过去了,下面不会再有大的波动。现在这种情况下,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达到新的目标上,有序地向更高的盈利目标迈进。

本报综合报道中国社会调查所近日发布的2005年常规民意调查报告显示,被调查公众的总体幸福感较2004年有所提高,但对家庭生活的综合满意度降低。

中国社会调查所2005年的常规民意调查,是根据六项综合指标考查公众对现状的感受。调查数据显示:2005年,有47.6%的被访者在“幸福感”综合指标中感到“非常满意”或者“满意”,较前年提升了8.7个百分点。

在幸福感指标下,大多数指数的满意度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其中公众对国家国际地位的满意度由前年的66.7%上升至74.4%,为所有指数满意度之最。

公众对幸福感指标下的“健康状况”、“物质生活水平”、“精神生活水平”和“受教育程度”的满意度分别为48.5%、44.8%、39%和39%,均高于相应的不满意度。满意度较前年分别上升了3.1、12.8、7.4和8.8个百分点。

2005年常规民调的组织者在幸福感指标下特别增加了“社会和谐度”指数。结果公众的满意度为39.9%,不满意度为24%,其余的36.1%选择了“一般”。

然而,公众对“家庭生活”指标的综合满意度由前年的40.6%下降为33.7%.家庭生活指标下的各项指数,除“消费水平”的满意度与前年持平以外,其他指数的满意度较前年均有所下降,不满意度均有所上升。其中,公众对“住房状况”指数的满意度为20.5%,较前年下降12.1个百分点,为降幅最大。公众对“传统道德”指数的不满意度为38.2%,比上年上升了24个百分点,为升幅最大。

中国社会调查所在其报告中认为,2005年中央作了大量营造和谐社会的工作,但由于各种原因,中国社会和谐度仍然较低。

因不满丈夫“花心”情感出轨,镇江女子杨学梅在家中与丈夫顾明发生争吵后,趁丈夫熟睡之机,持尖刀将其右眼戳瞎,左眼戳伤,并持尖刀将丈夫的生殖器割下,扔至卫生间下水道。妻子杨学梅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丈夫顾明经济损失42万余元。

41岁的杨学梅因割丈夫命根于去年11月18日被江苏省镇江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江苏省镇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称:2005年7月21日下午17时许,妻子杨学梅在家中与丈夫顾明发生争吵后,趁顾明熟睡之机,持尖刀将顾明右眼戳瞎,左眼戳伤,并持菜刀、自来水管、铁锤等器械对顾明头面部、身体等部位进行殴打,致其多处受伤昏迷倒地,后又持尖刀将顾明的生殖器割下后扔至卫生间下水道。经法医鉴定,丈夫顾明的损伤属重伤。公诉人认为杨学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以特别残忍的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丈夫顾明在案件审理中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妻子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65万余元。

在庭审中,妻子杨学梅对检察官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但认为丈夫顾明长期在外搞女人,不顾家,自己还多次被顾明传染了性病。案发当天顾明曾威胁要加害杨学梅,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对丈夫提出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妻子杨学梅表示愿意赔偿,但是自己现在没有经济能力。

她们的女儿顾某某(15岁)出具证言,证实其父母顾明与杨学梅平时关系不好,顾明在外面有女人,从记事时起,父亲顾明偶尔回来住一阵,大部分时间住在外面。案发当时,看见父母打架便上前拉,因自己的近视眼镜掉落,后面事情不清楚。

邻居杨光、徐兰、唐志平、黄承英等多名证人的证言,证实案发当时,这些邻居听到顾明家有打架的声音,并有一男人呼救,于是唐志平用自己的手机报警。

杨学梅的辩护人也当庭出具了其丈夫顾明与其他女人的合影照片、载有与其他女人断绝不正当两性关系内容的顾明亲笔所写的《保证书》。公诉人也当庭宣读了顾的情人赵某某、张某的证言,证实杨学梅与顾明长期不和的原因主要是,顾明在外与其他女人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证人赵某某还证实案发前顾明还和她住在一起两三次。在1996年~1997年期间,顾明曾给妻子写了几份保证书,所有保证书都是一个主题保证不再和×××继续不正当关系。在1997年12月的一份保证书上写着“从今天起和刘永梅断绝往来,从今以后再不和任何女人发生性关系,每天按时回家。”而1996年12月17日的一份保证书上,顾明亲笔写下这样的话“顾明要是再在外面因为小弟弟不老实惹祸,就自宫是非根。杨学梅监督执行,从今天起没有特殊事都要回家睡……”写下此话的时候,顾明一定没有想到,9年后,妻子帮他执行了他的誓言,保证书上的内容竟成了不幸的现实。而这个保证书,也成为引发家庭悲剧的又一铁证。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作出一审判决:杨学梅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丈夫经济损失42万余元。作者:艾妩江南冒群

新华网济南1月1日电(记者刘铮、董振国)“在保持电煤价格总体稳定的前提下,取消价格临时性干预措施,由煤电双方自主确定交易价格。”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欧新黔1日在此间表示。

“政府不再直接涉及企业生产、经营、订货,不再管哪家煤矿的煤供哪家电厂。凡属于生产经营中的具体问题,完全由双方企业自主协商。”欧新黔说。

欧新黔同时强调,如果今年电煤价格涨落幅度太大,对公众利益产生不利影响,国家仍将依据价格法的有关规定采取临时干预措施。

发展改革委2004年底曾出台价格临时性干预措施,电煤价格以2004年9月底实际结算的车板价为基础,由煤电企业在8%的浮动幅度内协商确定。

根据煤电价格联动方案,如果电煤价格变动超过一定幅度,电价要进行调整。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表示,希望电煤价格总体稳定,而不是频繁调整电价。

发展改革委认为,今年煤炭供需将保持总量基本平衡、环境比较宽松的格局,短期内不会出现全面供应紧张,也不会出现严重供大于求,这为进一步推进煤炭订货改革提供了良好的机遇。但不排除局部地区、个别时段出现紧缺或积压问题。

发展改革委初步预计,今年煤炭国内需求为21.7亿吨,其中电煤12.1亿吨,此外还有8000万吨出口。而去年4月,我国煤矿的核定产能就已达到22.6亿吨,全年投产新增能力6000万吨以上,煤炭产能过剩压力逐步显现。(完)

在目前优质煤炭资源和铁路运力偏紧的情况下,今年我国重点煤炭资源和运力配置将坚持向居民生活、化肥、电力等重点领域倾斜。

“刑法草案的修改传达出的正是国家重拳整治商业环境的信号。”南开大学国际经济法研究所所长程宝库感到非常振奋,他从2005年5月起开始和他的同事一起呼吁对反商业贿赂进行立法,以营造良好商业环境。程表示,中央已经决定在2006年联合18个部委对商业贿赂进行专项整治,力争建立清廉的市场经济秩序。

在采访中,很多行业人士都坦承,商业贿赂已经成为行业的“潜规则”和普遍现象。

“允许拿回佣、佣金,发票可以高开,这些都是行规,只要你手中拥有资源,从运力的采购到基础设施建设30%的回扣,哪一个环节没有灰色地带?”一位物流行业人士这样反问记者。

前述医药代表洪先生更是告诉记者,他们给医生的回扣往往高达药品零售价的10%以上,而从医院院长到主导医院采购药品的相关领导更是他们必须搞定的对象。“单价超过100元的品类更有操作空间。”洪先生告诉记者,他们需要的这些费用都是公司报销。洪先生觉得医疗体制不改,他们的运作模式就不会改变。据商务部的统计资料表明,在全国药品行业,作为商业贿赂的药品回扣,每年侵吞国家资产约7.72亿元,约占全国医药行业全年税收收入的16%。

一位美国电信设备公司的人士告诉记者,为了避免美国相关法律制裁,他们在中国采取了变通的方式:以较低的价格把产品卖给经销商,让经销商去进行商业贿赂。“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就无法获得大的订单,而如果没有大的订单,我们的竞争力将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该人士说他们是“入乡随俗”。而更多的外资公司在中国市场采取了直接贿赂的方法。

“在中国,商业贿赂已经成为交易成本。结果是,不这样做,你就没有竞争力,而最后是我们的经济秩序被扭曲,而劳动者也无法提高工资水平。”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如是说。

程宝库告诉记者,他们从2005年5月份开始呼吁后,先后两次得到了中央的批示。而在他2005年12月22日给中纪委做讲座后得到的信息是,国家将把反商业贿赂作为2006年反腐败工作的重点。

“商业贿赂的盛行会使我们的商业环境变成一个关系网配置资源的环境。”程宝库表示。

而上海社科院商业研究中心主任朱连庆更是表示,被爆出的“朗讯风波”、“张恩照事件”、“德普事件”等等只是商业贿赂的冰山一角。社会的很多角落都已经充满了大大小小的商业贿赂行为。

在程宝库看来,商业贿赂的盛行需要检讨的正是我们的法律体制。美国的《海外反贿赂法》、德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都非常有效地惩处了触犯法律的公司或者个人,但我们以往的刑法规定,受贿主要是追究国家工作人员以及公司的经营行为,对事业单位的个人如医生、教授等的受贿行为都缺乏相应的法律约束。

“这次的修改把以往法律遗漏的这一块弥补了。如果刑法加重,将一定会对商业贿赂的行为产生威慑力。”程宝库告诉记者,如《反不正当竞争法》也即将进行相应的修改。

“由于商业腐败,使得我们国家的经济增长中包含了很多痛苦的和不实的因素,没有人愿意看到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果遭受重创。”程宝库认为,如果一个10亿元投资的工程最后是一个豆腐渣工程,这中间消耗的是人的辛劳和中国经济增长的后劲,最终积累的也将是社会矛盾。

“把反商业贿赂作为2006年国家反腐工作重点还是第一次,这说明国家进行政策调整,要建立清廉的市场经济秩序。”程宝库对此非常坚信。

“对刑法进行修改,来加大反商业贿赂的力度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为什么在医疗、电信、金融、建筑等领域的商业贿赂特别严重?”华民表示,如果根子上的制度不改,最终仍会出现法不责众的尴尬处境。

“电信、金融等行业虽然看来已经市场化程度比较高,但是他们具有着天然的垄断性质,少数人握有权力,自然就成为商业贿赂的土壤。而建筑、医疗等更是因为在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有着太多的不规范的权力而带来的腐败。”华民表示,当市场本身不健全,市场准入还有条件时,商业贿赂活动往往作为一个竞争成本,把不公平的铁门打开。

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卢汉龙表示,在中国经济的转轨时期,商业贿赂的确已经造成了不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增加了商业的成本。

“在商业贿赂如此普遍存在的情况下,对商业贿赂的界定是否清晰,解释权在谁手中,发现后能否进行惩处?”华民认为这些都是下一步要考虑的问题。

“如果只是一个规定,而没有实施的能力,最后反而会损害法律的权威性,而法不责众同样是执法面临的困境。”上海申达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律师如是说。

“当商业贿赂成为市场的潜规则时,是改变制度来解决还是立法来解决?”华民表示用法律来规范当然是积极的,但制度的力量更大。

·2004年3月,世界500强之一的默沙东(MSD)公司解雇了20多名中国分区副经理和医药代表,理由是“假以学术推广的名义报销娱乐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