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高层再次道歉 称公司为错误付出昂贵代价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19:08

本报特约记者柳慧2月21日日本《产经新闻》报道,因窃取中国机密落网,被判7年监禁的日本间谍原博文出狱3年后,对媒体爆出日本外务省诱骗他偷窃中国机密,败露后将其抛弃,以及刑满回国后无人理睬的惊人内幕。

22日上午,记者致电东京采访了日本外务省对外事务新闻官千叶明,他向本报证实,7年里,外务省和原博文都有联系。

《青年参考》:21日日本《产经新闻》报道了关于原博文的事。中国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我想请您谈谈外务省对此事的看法。

千叶明:你说的原博文就是那个在中国被捕后回国的日本人?我知道这件事。

千叶明:这是他自己的事。外务省不会对私人的事发表看法。如果他这么愿意公开自己的隐私,政府或官方不会对他的隐私作出评价。日本政府对个人隐私问题一律什么都不说。

千叶明:是,因为此事涉及国家情报。按照国际惯例,各国对情报方面的事一般不对媒体发表看法。外务省也是,我们什么都不说。因为不管有或者没有,没有必要证明是否属实。

千叶明:这种事是情报方面的问题,外务省一律不予答复。关于原博文这件事,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是假的。但是如果外务省出面否认或者肯定就会对以后类似的事件造成影响。如果以后真有这样的事,是真的,外务省再出面说NoComments(无可奉告)就不好了。

《青年参考》:《产经新闻》在文章一开始就说,如果原博文的话属实,外务省不是情报机构,却从事间谍活动,超出了正常外交活动的范围。

千叶明:这是《产经新闻》的说法,外务省没有必要表示同意或者不同意。双方对权限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外务省和日本媒体的立场不一样,立足点不一样。对不同的事当然有不同的看法。日本媒体和中国媒体不一样。(大肆渲染、炒作)是日本媒体本行,他们就是吃这口饭的。中日媒体的任务不同。汉语怎么说的来着,希望中国媒体不要小题大做,不要把自己降低到日本媒体一样的水平。

《青年参考》:就是说一名间谍人员公开了情报工作内幕,日本外务省将会如何应对?

千叶明:外务省不会把原博文怎么样。因为他自己既然这么愿意说,我们也没办法。况且这种事天天都有,日本外务省的态度就是不理他。

对了,我要告诉你关于那个人,什么名字来着?对,原博文的事。我们日本政府一贯坚持保护日本侨民的政策。他被捕后外务省作了我们需要做的,能做的都做了。我们让使馆人员去和他见面。考虑他提出的种种请求,并作出回答。安排他与国内亲人联系,传递书信。

《青年参考》:但根据《产经新闻》的报道,原博文指责外务省在他被捕后,不闻不问,什么都不管?

千叶明:没有,外务省做了所有保护日本侨民所应该做的,安排使馆人员与他见面。我们该做的都做了。

《青年参考》:那就是说外务省在原博文坐牢期间曾与他保持联系。那在他坐牢的7年期间,外务省都做了些什么呢?

千叶明:我们做了所有应该做的,至于具体做了什么,这就不便告诉你了。

2月21日,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不久前,一名自称是“日本间谍”的男子主动与该报社取得了联系,坦言“要揭露外务省如何对日本民间间谍背信弃义”的惊人黑幕。

《产经新闻》非常重视,立即派出重要的记者与该男子进行接洽。这名男子提供了诸多的物证,让《产经新闻》完全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据该男子向记者披露,日本外务省曾恳求他到中国搜集秘密情报,并承诺说,“如事情败露,日本政府将全力营救”。然而,当这名日本间谍被捕后,日本外务省立马翻脸,对他不闻不问。

这名日本间谍叫原博文,现年40岁,1996年因窃取中国机密在中国服刑7年,2003年刑满释放后回国,从此隐姓埋名。据原博文自己介绍,他是在中国土生土长的“日本遗孤”,1991年原博文随母亲家的亲属一起回日本东京,回国后原博文经营了一家公司,从事报纸发行工作。

《产经新闻》从中国公开渠道调出原博文的审判书,完全证实了原博文的陈述。根据判决书记载,原博文1996年6月被中国方面逮捕,1997年8月以“窃取国家机密罪”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与他一同窃取情报的其他成员分别被判处5年到7年徒刑。根据判决书,原博文利用到中国出差的机会,把一些内部发行的秘密刊物偷给日本外务省。

据原博文披露,他因公务经常到中国出差,再加上他在中国生活多年对中国的情况非常熟悉,因此很快成为日本外务省眼中“最理想的民间间谍”。

1994年,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的官员忽然主动和他联系攀交情。刚开始两人只是相互交换看法,像朋友一样讨论。不久,外务省的官员就“恳求”原博文,利用到中国出差的机会,帮助外务省搜集中国情报。

眼见官员“言辞恳切”,原博文答应了。据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主办的“江苏爱国网”《国家安全·防范之策》介绍,自原博文再踏上中国土地的那一天起,他就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使命。为了完成特殊任务,他在北京到处奔波,网罗关系、搜集情报。1995年4月,经人介绍,他认识了李某某。经过一段时间的拉拢和考察后,他觉得此人已经成熟,可以利用了,便指使李某某为其搜集未公开的资料,并向李某某做了两条保证:一是不能公开的资料不在原博文办的《日中经济新闻》上刊登;二是如果出了问题决不出卖李某某。

于是,自1995年9月起,李某某便开始为原博文提供资料,原博文每月给李2000~3000元人民币作为酬劳,其他额外费用,原博文也都给报销。1995年底,原博文还专门给李2.7万元人民币,让其设法订阅1996年度某通讯社内部材料。为了便于李某某的活动,原博文还委托李某某在北京筹建“日本独资博闻(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未注册),并任公司首席代表。

后来,李某某按照原博文的授意,通过在日本留学时相识的郭某,结识了某通讯信息中心营销部经理关某。李某某谎称刚从日本回来,开办“博闻咨询投资有限公司”,是中国研究机构的下属公司,想订阅某通讯社的资料。并表示对一些“重要材料”可以花钱买。李还许诺将来可以分给关某一些技术股,并宴请了关某全家。关某在金钱的利诱下,很快就为李办理了订阅1996年度的《经济决策信息》(机密级)、《国内内部信息》、《海外内部信息》(秘密级)等4种内部刊物的手续。此外,李还在某社科院订阅了机密级刊物《台湾研究》。

1996年6月,李找关某要求提供《国际参考》和《内部参考》等资料。关某觉得不好办,就给引见了某通讯社录像中心的李某。李某某从李某处借走了6盘《内部参考》录像带,并交给原博文,原博文观看后要求李某某为其复制。

李某某搜集到的中国内部资料,对无密级的,一般是通过邮政快递或传真方式给原博文,或在原博文来京时交其带走;对标有密级的材料,则先复印,并用传真机输入软盘,然后再由原博文带出境。李某某前后交给原博文约50张软盘,为此,他获得了大量金钱。

当然,原博文也获得了大量的回报。据原博文交待,他总共递交了数十次情报。外务省作为感谢,每次都给他10万日元到20万日元的奖金。

因次数过多,原博文担心自己已经被怀疑,因此曾多次向外务省表示,不愿再当间谍。然而外务省官员用各种方法劝诱原博文。

外务省官员首先激发原博文的“爱国热情”。此外,外务省官员向原博文保证:如果事情败露被逮捕,日本政府一定会“尽全力”通过外交手段解救。怀着一腔“爱国热情”,原博文答应继续为外务省窃取资料。

原博文败露后才发现自己上当了:1996年6月29日上午,北京市有关方面在北京海关的密切配合下,在机场对即将乘飞机返回日本的原博文的物品进行检查时,当场查获秘密级文字材料2份、机密级录像带2盘、存储机密材料的软盘14张,以及大量中国内部资料。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将原博文拘留审查。随后,另两名涉案人李西林、王守荣也被抓获,在其藏身处起获了秘密级文件、材料117份、机密级录像带6盘,以及大量我内部材料。

日本政府不但没有像原先承诺的一样解救他,反而与他断绝联络,对他不闻不问。原博文说,他在中国服刑期间,只有日本驻北京大使馆的一个朋友曾经来看望他,日本政府对他不闻不问,“轻易抛弃了他”。

更让原博文寒心的还在后面。2003年原博文刑满释放后,返回日本。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外务省曾经负责与他接头的官员。这位官员只告诉他,事情已经结束了,到此为止吧。外务省官员淡淡地告诉他,如果他生活困难,可以试着向国家申请“生活保障金”。

原博文气愤万分,他对《产经新闻》说,自己为了国家坐了7年牢,外务省却连个道歉的话也不说。现在原博文住在东京,又干回自己报纸发行的老本行,偶尔为日本公司提供中国商业方面的咨询。

原博文在沉寂了3年后才公布了曾经在中国做间谍的历史。他说,本打算就此沉默,然而最近日本媒体大肆报道外交官自杀的事,他感觉日本外务省应该负主要责任。原博文说:“我被捕后成了大麻烦,日本外务省就趁机抛弃我。外务省一向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一有事就推卸责任。我觉得有责任揭发外务省这种过河拆桥的做法。”日本《产经新闻》评论称,如果原博文的话属实,外务省用“国家利益”说服他窃取情报,就应该保护“间谍”的人身安全。本报主笔邱永峥

《青年参考》:有位美国官员对一个问题很忧虑,他说,中日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比台海冲突的可能性更大,当时您回答,中日政府“任何错误的处理方式都会导致非故意的结果”。这里“非故意的结果”是什么意思?

千叶明:我也看到了那篇报道,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当时说的是“难以预测”,英文“unexpected”,不知怎么会报道成非故意。我借此澄清一下。

《青年参考》:原来如此。您接着说,对中日政府改善两国关系持“乐观的态度”,这里乐观的态度具体指什么呢?

千叶明:就是说日中两国领导人和团体能够非常聪明,不要做出“笨”的举动。

千叶明:即日中两国政府不要做不利于两国利益的事。(来源:青年参考本报特约记者柳慧)

体育讯北京时间2月26日凌晨,2006年都灵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在帕拉维拉冰场产生了女子1000米的金牌。在最后决赛的中韩直接对抗中,已经摘得1500米金牌的陈善有凭借出色的超越能力以1分32秒359摘得金牌,王濛和大杨扬则因为后半程体力不济分别以1分33秒079和1分33秒937获得银牌和铜牌,另外一名韩国选手崔恩景尽管第二个冲过终点但是因为犯规被取消了成绩。

从实力上看,女子1000米比赛是中国短道速滑队冲金的最后希望,联袂参赛的卫冕冠军杨扬和新科奥运冠军王濛在该项目中颇具竞争力。复出之后的杨扬在1000米比赛中收获颇丰,成绩相对稳定。王濛在能力上要胜出杨扬一筹,两人携手晋级决赛使得中国队的夺金希望大大增加。此外,韩国的陈善有、崔恩景,保加利亚的拉达诺娃等人也是夺冠的热门选手。

女子1000米决赛堪称是中韩两队的直接对话,两队各有两名选手入围,中国的大杨扬和王濛将联手对抗韩国的陈善有和崔恩景。两名选手协同作战有利于主教练的战术安排,中国队两名队员之间的相互配合将直接影响到最终的成绩。

王濛和大杨扬在决赛中分别排在第三道和第四道出发,韩国选手崔恩景和陈善有则分别排在第一道和第二道。发令枪响后王濛因为急于抢占有利位置而抢跑犯规。重新出发之后王濛抢在第一位将速度压住,大杨扬则利用这个机会升至第一位领滑,王濛紧随其后,韩国的陈善有和崔恩景则分列第三和第四位。韩国选手采取了跟滑战术,杨扬和王濛则先发制人抢占有力位置。距离比赛结束五圈的时候,王濛升至第一位开始领滑,杨扬、陈善有和崔恩景分列第二到第四位。

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两圈的时候,韩国女队上演精彩的战术配合,崔恩景从外道强行超越,陈善有则在同一时间选择在内道超越。成功超越的陈善有上升至第一位,王濛紧随其后,崔恩景甩下杨扬后压迫王濛。最后的冲刺阶段王濛终于没能赶上陈善有,不过她还是领先崔恩景第二个冲过终点,陈善有则以1分32秒359摘走金牌。尽管崔恩景第三个冲过终点,但是由于其在倒数第二圈超越时与杨扬发生碰撞被判犯规取消了成绩。最终王濛以1分33秒079摘得一枚宝贵的银牌,老将杨扬则以1分33秒937获得铜牌。

至此,本届冬奥会短道速滑个人项目的决赛全部结束。王濛在比赛中摘得金银铜牌各一枚是中国队获得奖牌最多的选手,杨扬则获得其在本届比赛中的唯一一枚奖牌。

在此前进行的半决赛中,王濛与韩国名将崔恩景同分在第一小组,王濛自始至终排名第一位,她以1分31秒783的成绩率先冲过终点,崔恩景名列次席。复赛中颇为不顺的大杨扬在半决赛中遭遇严峻挑战,她与韩国一号选手陈善有、意大利新秀芳塔纳、加拿大名将阿曼达和日本选手小泽美夏同分在第二小组。陈善有技高一筹以1分32秒546率先撞线,杨扬凭借丰富的经验以1分33秒080名列次席。

最先进行的四分之一比赛中,王濛和陈善有同在第一小组出场,实力强劲的陈善有以1分33秒351率先冲过终点,紧随其后的王濛以1分33秒453名列次席。第三组亮相的杨扬虽然因为和对手的碰撞摔出赛道,但是拉达诺娃的犯规还是让杨扬顺利晋级决赛。

中新网2月26日电据卡塔尔《半岛日报》报道,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的辩护律师、卡塔尔前司法部长努艾米25日称,虽然对萨达姆的审判仍在进行之中,但萨达姆的死刑令已经在法官的抽屉里了。

努艾米在接受《中东报》采访时称,审判萨达姆的法庭是不公正的。尽管对萨达姆的审判仍在进行之中,但萨达姆的死刑令已在主审法官拉赫曼的抽屉里了。努艾米说,拉赫曼来自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哈拉比加,他在萨达姆统治时期曾两次被判死刑,但两次都被赦免。

努艾米称,到目前为止出庭的所有证人的证言都有利于萨达姆。他说,法庭没有任何透明度,法庭的庭审过程在播出时经过了编辑,因为庭审和电视播出有二十五分钟的延时。他说:“法庭并没有对庭审进行直播。法庭使用的麦克风都是遥控的。法庭完全被美国人控制,法庭有75名美国顾问,他们每个人的工资相当于所有伊拉克法官的工资。法庭的出入口都由美国人控制。”

努艾米说,萨达姆案前任主审法官阿明是因为他感到自己只是傀儡而辞职的。他说,上次法庭开庭时,他没有到场,这使人猜测他已不再担任萨达姆的辩护律师了。他说:“这不是真的,我仍在为他进行辩护。

努艾米说,根据国际法,萨达姆仍是伊拉克总统。他说,他曾五次会见了萨达姆。他说:“我为萨达姆辩护,因为他是一名阿拉伯穆斯林,阿拉伯国家的一名总统。他想让我成为他辩护团的一员,他让杜莱米转达了这一信息。”(春风)

日本外相麻生太郎19日参加NHK电视台的节目。在该节目中,他明确表示将参加9月份的自民党总裁竞选,他说:“我考虑对摆到面前的机会必须认真对待。”麻生还在节目中就假如当选日本首相是否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暗示说,如果遭到中韩两国等的反对的话,有可能不去参拜,他说:“比起个人的利益与信仰,国家的利益优先。”

麻生太郎此番言论可以说是让人大跌眼镜。因为此前他发表的不当言论几乎数不胜数。尤其是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他已经有了“甲级鹰派”的外号。

3年前,麻生太郎就曾断言,在日本统治时期,朝鲜半岛上的居民都自愿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日本名字,而实际上,他们是迫于无奈。

在出任外相职务以后,麻生太郎扬言,中国越反对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欲望也就愈发强烈。麻生太郎本人也定期参拜靖国神社。他甚至还要求日本明仁天皇也去参拜靖国神社。

2005年12月,麻生太郎突然扬言,中国对日本构成“严重威胁”。为了缓和态势,日本政府只好立即出来表态,称中日关系“是和平和友好的”。

不久前,这位日本外相还将台湾称为独立国家,甚至对日本侵占台湾也作了积极的评价,他表示,由于日本当年在台湾引入了义务教育制使台湾至今从中受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