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学子质疑美商务部长 1小时座谈抛15个问题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49:42

佛罗伦萨几乎将比分反超。第75分钟,帕齐尼直塞右肋,托尼反越位摆脱后卫,阿比亚蒂弃门出击,托尼在门前20米处右脚推射似乎要滚进门内,但球却击中近门柱内侧弹回场内!第79分钟,伊布禁区右侧连续虚晃摆脱了迪洛雷托,但他的传中还是被甘贝里尼破坏出底线。第82分钟,赞布罗塔右路传中被破坏,内德维德后点距门22米处左脚凌空抽射偏出左门柱。

维埃拉在门前8米处头球高出。第87分钟,托尼接应右路低传,在禁区内拼抢倒地,但主裁判梅西纳没有中断比赛,帕齐恩扎在门前20米处迎球右脚抽射偏出远门柱。潘卡罗换下布罗基,然而他的失误却导致了失球。第88分钟,伊布中场左侧边线勾传,球在禁区前沿反弹,特雷泽盖力压潘卡罗头球摆渡到右侧,卡莫拉内西胸部停球,在禁区右侧距门10米处冷静右脚推射,球从弗雷腋下钻入近角,尤文2比1再度领先!此后,卡莫拉内西与帕斯夸尔发生摩擦,埃莫森则拼到抽筋,但尤文最终顺利保住领先优势。

佛罗伦萨(4-4-1-1):1-弗雷/21-乌伊法卢西,27-迪洛雷托,5-甘贝里尼,23-帕斯夸尔/32-布罗基(87'潘卡罗),17-帕齐恩扎,4-多纳代尔,20-约根森(19'帕齐尼)/10-菲奥雷(62'马乔)/30-托尼。

尤文图斯(4-4-2):32-阿比亚蒂/19-赞布罗塔,21-图拉姆,28-卡纳瓦罗,3-基耶利尼/16-卡莫拉内西,8-埃莫森,4-维埃拉,11-内德维德/9-伊布拉希莫维奇,17-特雷泽盖(88'穆图)。

12月5日上午,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严介和做客,畅谈成为富人历程以及并购国企是与非,以下为聊天视频和实录。

我买了一套房,而且通过银行按揭的,我很满足,人家问我几套房,其实我就这一套房。我不是为了钞票而奋斗的人,想为了社会做点事,有一套房有什么不满足?一家人很温馨,很满足。

就知道有付出肯定有回报,没有付出哪来的收获?我很坦然的,哪怕这一次失败,我再来一次,今天的真诚是明天的市场,后天的利润。

我们做的工程进度最快,质量最优,成本最低,我们扮演的角色既聪明又能干,还听话,你说哪个领导不喜欢?

具备了一个旅游的心态,大步流星走去,终于完成以社会为己任、以企业为本位、创造财富、完善自我的社会使命,这是我做企业的心里话。

我做了二十年掌门人,做企业,用人我觉得学历方面最理想的是本科生,二十年的总结,本科生成功率最高。最差是在学校里面一气呵成博士,从本科到硕士到博士,连续读。太平洋集团一百几十个博士,凡是一气呵成到博士的我就发现没有一个成功的。我的感觉,谁用这样的博士谁等着痛苦,是没有商量的,这种博士往往什么都不是。

我们每天都在收获着梦想,同样又在播种着希望,才真的发现一切辉煌是代表过去,未来永远是空白。所以我们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自我超越,在不断的自己打倒自己是为了不被别人打倒。凡事积极主动,以终为始,我们想是良知凌云的,做又是脚踏实地。向往着自己的目标,站着是一座山,倒下也是一座碑。所以我们更懂得脚不能到达的地方,眼睛可以到达,眼睛不能到达的地方,心梦可以到达,我们在不断总结着美好的未来,我们执着,我们拼搏,我们在不断的散播着,不断从优秀走向卓越,我们不是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把所有给予现在。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有幸请到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长严介和先生,他被誉为今年蹿升最快的财富符号。财经新开了一个栏目,名字是百富人生,该栏目将邀请中国一百个富豪到和网友聊他们的心路历程。严总是我们栏目邀请的第一位嘉宾,先请严总和大家打声招呼。

严介和: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如果想创业,想变成富豪请你向我多咨询,多提问,我们共同进步,谢谢。

主持人:今年胡润富豪榜估计您的资产是125亿,您认为这个估计是多还是少?

严介和:这个资产不能算多,也不能算少,我不计算财富已经很久,因为太平洋这个企业本部不是上市公司,没有合并报表。全国各个省包括重点城市都有太平洋建设。这个企业它的产业特性不一样,从事的也是政府的相对垄断产业,市场化程度稍微低一点,每一个城市,每一个省都希望太平洋在那里进行业务。和平社会的今天就要这样,我们总部在江苏,江苏总量已经够大了,如果把欠发达地区跟江苏比一样也不太合理。我们数字准确很难,大概先这样介绍一下。

主持人:在胡润榜出来的过程中,有人说一开始胡润把您定为百富榜的第一位,您听过这个传言吗?

严介和:我对网民实话实说,不能撒谎,是有这回事,我们感到很可怕,在中国我怎么能是首富?第一次和胡润进行沟通,我们公司文化部进行了联系,反复沟通,从内心讲,我当时没有要放到第二,是要放到第五以下,结果公布出来放在第二。胡润还是给了我们面子,当时可以不搭理我们。胡润在这个问题上了解我们很多合作单位,政府相关部门,从那方面得到我们很多信息,我富豪都算不上,怎么能变成中国首富?另外我刚才说下海,不是为了钞票而奋斗,提到“富豪”这两个字,说句心里话我一般接受不了,祖祖辈辈教育世家,书香门第,视金钱为粪土,我们过去两袖清风自我感觉很好,提到富豪难以接受。所以我们主动沟通,能不能不要上?我们跟胡润有点矛盾,没有谈成,后来福布斯(富豪榜)没有上。

主持人:您认为上榜对您个人有影响吗?比如前几年,有几个富豪结局不是特别好,有人说富豪榜成了富人都不愿意上的榜,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严介和:我第一次经历了这几个月,对我来说,有一定的副作用。太平洋这个企业不是那种特脆弱的企业,如果是特脆弱的企业,上这种富豪榜麻烦就大了。

另外太平洋不是资本的玩家,资产负债率很低,我们资产负债率一直不超过30%。我终身不做资本的玩家,就做实业。人们懂得实业很难做,我们能把实业做好了就很了不起。

主持人:根据媒体的报道,您自己住房是非常简朴的,您能和我们说说为什么您身价这么高,而为什么住的这么简朴?

严介和:这个是我的初衷,在南京的市中心,我在公安厅那里买了一套房,而且通过银行按揭的,我很满足,这套房和厅长们一样的面积,170平米,社区也很好,综合各方面都很好。人家问我有几套房,其实我就这一套房,很好,很满足。媒体到我家拍拍都可以。我不是为了钞票而奋斗的人,想为社会做点事,我们一套房有什么不满足?一家人很温馨,很满足,享受了厅长的待遇我们就应该满足了。有人问我以后买不买豪宅?我说不会买的,没有必要。应该说我不需要超常和异常奢侈生活,希望过正常的。

刚才到这里来,公司要准备很多车子,我说没有必要,我们打的,过平常人的生活,这是非常好的。

严介和:我没有,应该说我消费用的东西一般都是用我们国家产的东西,爱国的热情我无处不在,我们五千年的中国历史辉煌,也有沧桑,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祖祖辈辈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我们应该把钱给最需要钱的人,有人看我穿的衣服从来都没有名牌,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从来没有名牌,国产的就挺好。

严介和:太平洋起步的时候应该是在南京的绕城公路,这个项目标底是29.4万,不到30万,当时我们算了一下,应该是第五包,给人家一包、二包、三包、四包,少掉了36%,我们算了一下快5万块钱,我说好,就干,把这个拿下来。我很不清楚,不从这个开始哪有我们进入的门槛?进不去的,我是江苏苏北人,到了省会城市南京举目无亲,就从这里起步,后来我就跟部下讲,我说能不能快一点?部下很难理解我这么说,他们想帮我慢一点,部下不能理解。我说这样,给你一个标准,最短的时间,最优的质量,尽善尽美把它做出来。后来应该是一百四十几天的工期几天就干完了,很开心,心里是暖洋洋的,就知道有付出肯定有回报,没有付出哪来得收获?我很坦然的,哪怕这一次失败,我再来一次,今天的真诚是明天的市场,后天的利润。

后来我们回家了,第二年春天上班的时候,因为这个项目做得很漂亮,质量通过检测非常好,后来赶到指挥部,指挥长主动和我说,说我这样的人才不容易找,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指挥部给配合,哪里有工程就让我们干,包括累活,啃骨头的活都我们干。真的死灰复燃,从五包,一直到指令性分包,叫到1%-3%,这样一来,工程干完了以后,我们干了一期接近完成了三千万,净赚了八百万,很可观,那个时候工程利润比现在高很多,现在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

比八百万更有价值的是一个良好的信誉和信用口碑,指挥部与指挥部之间都是重点工程,互相推荐,南京二桥、南京地铁等等,很顺畅的进去了,也不需要找多少人。有人想问太平洋发家模式,我说其实简单,没有什么不可告人,遮遮掩掩,太平洋都是在阳光下成长的,希望全国的媒体加强监督,把我们放在显微镜下,这对我们有好处,也可以向全国相关的纪检、检察部门咨询,看我们有没有那种人们说的行贿受贿权钱交易。说句心里话,我们没有,领导喜欢我们这样的,犯错误的领导同样也喜欢我们的这样企业,我们做的工程进度最快,质量最优,成本最低,我们扮演的角色既聪明又能干,又听话,你说哪个领导不喜欢?

中国现在走市场经济,如果大家都本着诚信、智慧、勤奋,应该总会成功的。

主持人:建筑业,尤其您是靠做高速公路起家的,您肯定要和很多政府官员打交道,现在很多媒体报道,这个交通厅长落马,那个交通厅长落马,您同他们打交道过程中,您觉得这些官员怎么样?

严介和:太平洋做市政、交通、水利的基础设施与建设,确实是高风险的行业,领导落马很多。包括我们江苏省交通厅长落马了,多少人打电话,我说不会有一个计委、检察部门找我,我不会失去一秒钟的自由。我说是这么说,大家心里还是捏把汗,我们江苏纪检,包括检察部门都对我们很了解。太平洋这么多年也遇到很贪的人,再聪明再能干再听话不送钱不行,你的工程质量再优,成本再低,进度再快不送钱也不行,遇到这个怎么办?我们放弃。万一我们栽跟头,我们觉得不值。如果为了赚钱,没有必要做这么大,对我来说要做一个商人,要谈赚钱,我们做温州的商人,对我来说遍地是黄金,到处是钞票,凭我的智慧勤奋肯定没有问题的,太平洋不冒这个险。并不是挑战全国的媒体,也并不是挑战纪检、检察部门,我应该很恳切的对所有媒体讲坦坦荡荡。很多媒体到江苏去,过去基本上化为无影。我们理解媒体,同样还要理解媒体不理解我们,包括网民不理解我们是可以的,我们不可以不理解大家,谁叫我们是大企业,我们必须做出所有的心理准备,理解别人,最大可能留最大限度去别人不理解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态。

主持人:您最受争议的就是收购国有企业,您一开始是做这种高速公路或者整个交通设施的,后来您怎么想到去收购国企?

严介和:这个问题,也是全国的媒体给我很大的误解,但是我的理解,我过去重组像江苏省31家国企,包括上市公司,应该说都是弹尽粮绝,没有人要的,我是没有花一分钱,但是后来的钱花的不得了,而且都是负资产负的不像样子。一方面是负责任,二是听领导话,既聪明又听话,有责任帮助政府解决问题,消化社会矛盾,这31家企业,几万人,也花了我们好多的人,花了好多的钱,每一个都是等米下锅的企业,这些企业当时从中央统战部,到江苏省委统战部,都是有案可稽,有证可考。我把参与地方企业重组视为光彩事业,我们为了这个虚荣心,主要为了听话,都做了,没有人要的我们都做了。31家没有一家是好企业,但目前基本上都死的救活了,小的盘大了,弱的做强了。有的人说是侵吞国有企业大颚,你说既是光彩事业,也可以说是慈善事业,我们是来雪中送炭的,为什么?我们产业确实比较好,利润含量确实比民营传统产业要好,有了效益你就得有责任尽这一番义务。我们重组这么多国企,用的钱不是银行的钱,不是负债,如果用的银行的钱,胡润、媒体一炒就出问题了,(收购国企用的)都是自己的钱。

银行我们理解,银行风险意识很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也理解,如果让我做银行肯定也是这个角色。太平洋整个资产负债从来没有超过30%,我们这么大的太平洋建设,整个银行负债不到4个亿,3个多亿,这个说出来大家都不相信,网民不相信,我讲的话面向银行的,江苏的银行,全国的银行业都知道,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太平洋事关道德问题,终身不做资本的玩家,信息流非常好,银行看好,跟上去了。实际上很多的钱都是银行的钱。实业难做,但是我们总觉得实业做好了也很了不起,太平洋就是做实业的。

主持人:有媒体报道,您收购国企的时候他们用一个词——“零成本”,您怎么解释?

严介和:我们收购的国企都是特困企业,总资产减去总负债就没有净资产了,都是负资产。我们收购的时候都是负资产,也从来没有要求政府把一家负资产公司填平,我们打包,叫零成本。总资产10个亿,总负债15个亿,收购这企业当然一分钱不要了,政府还应该拿五个亿填进来。但是我们重组江苏省31家应该都是说负资产重组,这是做贡献,这样说起来我们来是很慷慨的。

当然我们省外重组了一批企业,资产质量比省内好得多,资本上都是零资产的形式。

主持人:一开始收购国企,政府先找到你,希望把亏损企业扭活,是这样吗?

严介和:有的媒体质疑太平洋重组收购国企,是不是与基础设施的投资与建设,有很大程度的默契?没有,风马牛不相及,完全是两回事。我们江苏省的重组31家国有企业,应该说纯粹是做奉献的,坦白的说,它就是一个光彩不能再光彩的事业,确实是这样,都是困难的企业,太平洋全部是给企业付出。包括上市公司,大家都担心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的利益,我们典型的上市公司侵害大股东的利益,但这个侵占不是侵占,我们不给企业输血他就没有办法活了。重组国有企业与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是两回事,我们做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多半都是政府跑到我们那去,都是全国各地招商引资跑到我们那一带,我们的企业每天都有市长、书记、区长、书记陆陆续续来。当那个地方发展,目前财政有点困难,从发展眼光来看它有后发优势我们乐意投的,跟地方政府取得共赢,将来我们投入的资金收回了,找到了市场,赢得了利润,何乐而不为。我们做的事情基本上不是双赢,是多赢的局面。

主持人:您收购国有企业以后怎么样管理这些企业?有没有想过一个方法,比如政府把这些亏损的企业给您,您是否和政府协商一下,不收购而只是输出管理人员?

严介和:你输出管理人员,是不可行的,说心里话,政府甩包袱,有的企业困难不得了,是几千人的饭碗问题,政府那种心态我们能理解,我们能理解政府压力太大,政府恨不得把包袱一下子甩给你太平洋。我们考虑自己的承受能力,能接就接。有人讲严介和怎么回事?能重组31家国有企业,但是好象实力不是很强,他们都在观望。现在不都走好了吗?多元化的企业,一般都没有好下场,但真正走好多元化也是可行的。中国的企业应该这样说,一流的企业家只管人不管事,二流的企业家既管人又管事,三流的企业家只管事不管人。不存在行业跨度问题,我们只管用人。当然重组31家国企在我们整个集团总量占到30%,我们主业还是比较强,主业占70%,主业竞争力特清楚,全力打造主业,给主业输一点血,也是应该的,觉得也应该这样做的。

严介和:当然赚钱有个构成,商业要输血。我们输血也是讲究科学的,输血是为了打造它的造血功能,把它的造血功能打造出来,一旦能造血就不需要输血就盈利了。具体一个注入资金是必然的,二是一个输送人才,三是输送现代企业思想和企业理念,就是企业文化。第四个把多元化的综合资源放进去。比如和我们企业相关联的,加大投入,不仅把它救活,而且要把它做大做强。和主业关联度不是太明显的,本着有限多元化。比如像我们有红酒、白酒企业,两大酒厂和主业关联不是很大,有限多元化,不允许盲目多元化,红酒不要和张裕进行竞争。资金回笼风险是零,企业怎么不好走?有这样大家庭呵护当然走的比其它同行业潇洒的多。

人们知道酒的销售成本非常高,我们50%的销售成本是零,当然潇洒。不允许盲目扩张,如果我们集团内部十万多太平洋人,加上我们一组方方面面关系,我们的产业走到哪里,江苏红酒,就销到哪里,这个销售成本又是零。

集团如果消费两个亿,产值就四个亿,始终保持这个比例。关联度,相关多元化做大做强,关联度不相关本着有限多元化,可持续发展,这样一个指导思想。

所以这样一来,所有的企业就活了,很困难的企业,和集团关联度不是特明显,有这样一个大家庭呵护它,所以它就享受了阳光、雨露、清新的空气,马上就活了。

网友:太平洋建设在收购过程中,有一个叫ST科技纵横的公司,这家公司收购过程是怎样的?后来怎么处理这家公司的?

严介和:ST纵横这个企业不堪言了,从大红大紫到大黑,应该说过去的纵横是中国上市公司最典型的不成型的一家企业,全是搞资本的玩家,骗那些股民,好好的一个主业不做,到市场上去圈钱,也圈了很多钱。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可以说也是一种政府行为,因为我们进去之前已经重组了两三年,而且都是大企业重组的,走不下来,越走越糟糕,亏损了八千多万。我们2004年上半年不能盈利就退资了,给我们的时间就六个月,而且组织上希望我亲自担任董事长,我没有办法,我得听话,我说万丈深渊我得跳,刀山火海我来上,于是我任董事长。我记得2003年12月28号,还有两天到2004年了,我出任董事长,在南通我召集相关发布会,也是股东大会一起,我也是用心说了几句,我这个董事长真的是跳万丈深渊,刀山火海,大家同情我,有能力帮帮我,没有能力信任我就行了。我说纵横国际这一艘破船已经百孔千疮,弹尽粮绝,不仅要沉没,为了不让这艘船沉,至少我们多么盼望能让一部分上岸,让我们能让堵住漏洞,让我们巧人把船补好,当我们迎风远洋的时候我们还会请你们上来的,感动不少人。过去大股东骗,骗着人家养着我们,你来了,马上一部分人就要下岗,就要失业,臃肿的马上要死,不消肿怎么得了?家家都是亏损,得罪了多少人,没有办法。包括我进纵横,第一次进纵横,大家把我围困到零晨几点钟,元月11号,天冷的不得了,我都理解。我进纵横没有任何人同意我进去,我早上一个人到地摊上吃了两碗手杆面,我开着宝马车的,准备三天三夜不出来,大家一看是我马上把我围攻起来,包括我去就是给大家围攻,围攻三天三夜,不让吃,不让喝。中国人是同情弱者的,大家认为严介和挺厉害,就有这种思想准备。包括我去的时候,有准备,有一批女同志来要撕我的衣服,我说撕就撕吧,请大家把我的短裤保住就行了,当时我就是这个心态。

但是政府很配合,我初五的生日,初四去纵横,准备给大家围攻,第二次好了,大家想到的过年,初五的时候我在纵横过上生日,大家给我送蛋糕,蜡烛,关系就融洽了。我第三次去纵横,三进纵横,三个重大改变,推动了纵横的三次重大变革。同样在纵横2004年上半年,我们用了四个半月,换了三个总经理,这也是我作为董事长跟大家讲的,请大家支持我,我要用很短的时间,换三个总经理。很多人不理解,做企业的高潮,怎么这么几千人的大公司几个月换三个总经理?大家说不能理解,拭目以待。第一个总经理是两个月,第二个总经理也是两个月,第三任总经理上,不到五个月,三任总经理分别上了三把火,扮演三个角色。第一个总经理重病下猛药,改革派。第二任总经理是温和,老烤烤不烂,温火慢慢改。任何企业改革稳定才有发展,光改革不稳定谈不上发展。第三任务总经理是恒温,纵横就这么做出来的。后来有人说纵横是不是演一台戏?我说纵横是演一台戏,我是导演。任何人做不出来的,这个企业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科学,不是我们想象的找到哪里,应该一切都是在掌控之中,纵横就是这样。

严介和:职业生涯中最困难的时候我觉得还好,没有什么,我这人生来就是一个苦命人,苦命人是什么?是做企业的人。做企业的苦命人应该是什么角色?既是最优秀的,也是最苦难的,既是最可爱的,更是更可怜的。激情、梦想、跨越,但又年轻,气不盛,理直气不壮,财大气不粗,没有出现多大危机,还是说一路比较顺畅,从国企,集体企业到私营企业,二十年企业生涯恰恰是二十年掌门人的生涯,我是从一个临时工一步接任厂长的,当时26岁,人们感觉到,一介书生怎么做厂长?不得不宣布我做市长,竞争的时候是公平竞争,我各方面的得分都是最高分,不得不我宣传做厂长,之后和企业结下不解之缘,一发不可收拾,我说我是苦命人。

大家都想做一把手,确实倍感一种责任,包括突发事件的应对与驾驭,我们是不是从容,具体的实战操作经验是不是过硬,包括企业的文化和理念是不是扎实,无时无刻不向我们提出挑战,应该是这样。具备了一个旅游的心态,大步流星走去,终于完成以社会为己任,以企业为本位,创造财富,完善自我的社会使命,这是我做企业的心里话。

网友:你刚才好几次提到一个听话的问题,您觉得如果像您这样做企业不听话行吗?

严介和:做企业对内我不一定听话,对外我都是听话的,党政领导我听话,包括媒体我听话,媒体伤害了我我表示理解,我刚才反复讲了,我理解别人,还要理解别人不理解我。太平洋的人不理解我是可以的,我不可以不理解别人。我说我做二十年的掌门人,辛苦了二十年,厮守了二十年,创造了二十年,得出一个道理,只做运动员,不做裁判员。如果我做运动员,不做裁判员,就无条件接受裁判。你做媒体对我来说都是裁判员,有人问我,如果你遇到吹黑哨的裁判员怎么办?我说我认了,谁让他是裁判员,本来我可以得金牌的,但是我没有拿。我感觉就应该这样,很正常,他是我的裁判员。

国内我有想法,国内我只做裁判员,不做运动员,只管人,不干活,我是这样一个心态。

主持人:您把许多倒闭的国企救活了,是不是对以前的国企领导人是一个打击?

严介和:说句心里话,我在很多地方讲人不要太优秀,人太优秀带来太多的痛苦,他的优点太优秀,他的缺点太优秀。我们伤害往往都是优秀的群体。这位网友说的话我真的表示感激,我也经常思索这个问题,人就是一句话,不要太优秀,当你太优秀的时候,你容易伤害到很优秀的群体,就是这样。

现在我们走上这条路,没有办法,太平洋计划1995-2005年做总量,06、07年做质量,08年我退出太平洋,到的时候我的心忏悔就少了,我不会伤害人家优秀的群体。过去如果被我伤害的企业优秀群体我多么希望他们理解我,我到08年我退出来的到时候请你们回去,请你们吃饭,是这样的。

网友:我是清华的MBA,看过报道,您评价您的员工,您的员工中最差的是博士,其次是MBA,是否切实?

严介和:这点是这样的,应该说我做了二十年掌门人,做企业,用人我觉得学历方面最理想的是本科生,二十年的总结,本科生成功率最高。最差是在学校里面一气呵成的读到博士的,从本科到硕士到博士,连续读。太平洋一百几十个博士,凡是一气呵成到博士的我就发现没有一个成功。我的感觉,谁用这样的博士谁等着痛苦,是没有商量的,这种博士往往什么都不是,但是有的自我感觉非常好,我是名牌大学的博士,你看我都是考上来的,从本科考到研究生,考到博士,真的很悲哀,他始终自我感觉很好。你说博士不是孔乙己吧,他确实是孔乙己。

MBA成功率是很低的,原来我研究这个问题,用了多少个MBA,都是学生会主席、班长,都是优秀的,成功率不到5%。我大胆用,给了一个做总经理,有的做董事长,目前成功的真的很渺茫。后来我思索这个问题,MBA本身不好,还是这些苗子不好?可能还是中国教育体制问题,我今天当网民,哪怕我们商学院的导师们,昨天我跟长江商学院院长交流这个问题,中国商学院导师们普遍没有大企业的商管经历,本身不懂企业,怎么培养企业家?怎么培养职业经理人?培养都是自我良好,自我安慰的群体,整天自我安慰,彼此美其名曰自我欣赏,本身没有大企业高管经历,本身不懂企业,怎么培养职业经理人?技术在哪里?真正一流的商人是上得了天堂,下得了地狱的人。上天堂很从容,下地狱因为他不想死,寻求生存的空间。我们理解别人不理解我们,他能做到吗?他能做到理直气不壮吗?知新是年轻人的好事,但是知新不知复他能做到吗?我们现实和校园差距太远了,包括我们国家应试教育我也常讲,讲素质教育这么多年,我们的孩子从中考到高考,每天背,背的很苦,终于考上名牌大学,当名牌大学毕业的时候问他你过去背的还记得吗?不记得了。这个资源浪费得不得了,这个还有什么意义?我们的成功秘诀就是:用心学习,勇于实践,勤于思索,善求指教。遇到失败要克服他,不克服它自己要后悔,要做一个敢于班门弄斧的人。就是这么一个心态。我在江苏和分管教育的市长,包括南京分管教育市长都探讨过这个问题。

严介和:在我任董事局主席之前,太平洋进入不了世界五百强,就搞一个阶段就行了。没有永久的成功,唯有相对的失败。大千世界从有形到无形,成功是不正常的,失败是正常的。我们已经不正常这么长时间了,进入世界五百强,没有这个计划,要在以后的第二任董事局,领导班子和总裁班子,或者第三任他们制定他们的计划,他们去奋斗。

到国外发展,我们现在在国外已经做了一些尝试,国内现在还是比较叫得响的,现在在国外也走了几个国家,在探索、尝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