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承诺农村义务教育学杂费两年内实现全免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35:24

王旭明指出,判定中国改革是否成功的标准,是这个教育改革是不是中国的绝大部分人从中受益了,如果是绝大部分人受益的话,就是成功了,如果绝大部分人没有受益的话,那就是失败了。中国教育在2005年两级人口初中覆盖率和毛入学率有95%人。还有,高中阶段,我们国家目前已经超过3800万,高中入学率已经达到50%。

就我们国家发展实力来说,就我们国家对教育的投入来说,都不足以支撑,支撑不起来。中国给予的投入支撑得起来吗?支撑不起来,光靠我们经济发展实力,别看我们每年以8%、9%的速度递增着,也支撑不起这么规模的教育。

面对这种现象,为非两个途径,一个途径我们把速度降下来,让它慢慢发展,那不就可以了吗?这是一个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积极、稳固、快速地发展、挖掘资源。选择哪一条路?当然,我们中国会选择头一条路,选择头一条路的做法。在这里特别强调,我们中华民族有着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应该说我们在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取得这么辉煌的成就当中,广大人民群众,中国现在13亿人口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没有广大人民群众这种巨大的付出,包括财力的巨大付出,中国教育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辉煌,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发展,不可能有95%、21%,中国不可能进入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也不可能实现两基。

所以,过去广大人民群众用他们的力量,包括钱财支持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今后,中国教育事业要发展的话,仍然离不开广大人民的支持、帮助。从这个意义来讲,我来判断中国教育事业是成功的。(据中国网文字直播)

中国台湾网2月27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台湾当局领导人陈水扁,今天将主持台当局“国安高层”会议听取“废统报告”,国民党中央政策会执行长曾永权26日说,陈水扁若一意孤行,国民党、亲民党、台湾“无党团结联盟”组成的“在野联盟”27日将共同宣示,全面升级反制“废统”行动。

台媒26日引述台当局“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邱义仁的话表示,陈水扁27日下午将亲自主持“国安高层”会议,听取有关废除“国统会”与“国统纲领”的“报告”,至于宣布“废统”的时间点,由陈水扁决定。

对此,曾永权与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书记长潘维刚26日下午都说,不清楚陈水扁27日是否“废统”。先前有台湾媒体报导是2月28日正式宣布。他们说,“在野联盟”27日的宣示,将有别于日前提出的“无限期停会”、“罢免总统”等主张,陈水扁若一意孤行,不听岛内主流民意及在野党看法,坚持“废统”,必须负全责。

亲民党“立法院”党团干事长李鸿钧26日表示,27日上午10时“在野联盟”将集会讨论反制之道。李鸿钧说,“在野联盟”对“废统”决议反对到底,若陈水扁一意孤行,将联合岛内在野势力在台“立法院”提出“谴责案”,并集会讨论罢免陈水扁的可行性,甚至不排除将发起大规模游行,反制陈水编挑起两岸冲突的作法。

据了解,国民党、亲民党以及台湾“无党团结联盟”“立法院”党团24日才召开联合记者会,呼吁陈水扁悬崖勒马,不要一意孤行执意“废统”,否则不排除以任何手段在台“立法院”进行全面抵制。据悉,三党并已提出“谴责废统案”,也不排除主张“立法院”无限期停会、罢免陈水扁等。(云鹏)

中新社北京二月二十七日电(记者陶社兰)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曹刚川上将今天指出,中国适当增加军费,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根本无意威胁任何国家。

曹刚川今天下午在八一大楼与来访的瑞士国防部长萨穆埃尔·施密德进行会谈时做上述表示。

他说,中瑞两国双边关系近年来进入全面、深入、快速发展时期,中方愿与瑞方共同努力,推动中瑞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

曹刚川向客人介绍了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他说,中国人民深刻认识到,只有通过和平方式实现的发展才是持久的牢靠的发展,也才是既有利于中国人民也有利于世界各国人民的发展。与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相适应,中国奉行的是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适当增加军费,改善武器装备,提高军队现代化建设水平,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的需要,根本无意威胁任何国家,更不会对世界和地区的安全构成挑战。

施密德表示,这几天对中国的访问,很高兴看到中国正在走向繁荣富强。希望两国能够继续加强政治、经济、国防等领域的合作,拓展对话,从而密切两国之间的关系。

施密德是应曹刚川的邀请于二十五日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的。会谈前,曹刚川为施一行举行了欢迎仪式,总参谋长助理章沁生和瑞士驻华大使马提内利等参加了有关活动。

新华网消息共同社在24日的一篇报道中披露了日本新任驻华大使挑选内幕:鉴于中日关系严峻,日政府虽提出多种方案,但无人愿意接棒。在历经波折后,日政府不得不决定由在中国语研修组中地位仅次于现任大使阿南的中国通宫本雄二来担任此职。

报道说,日本政府24日作出决定,起用“中国通”宫本雄二接替任期已超过5年的阿南惟茂出任驻华大使。在选定大使人选的问题上,日本政府内部提出过多种方案。在数次更换人选之后,政府最终还是决定由“正常人选”出任。然而,即使由宫本担任新大使,改善日中关系的道路也依然严峻。

报道称,以阿南惟茂为首,日本历任驻华大使多由被称为“中国学院派”的外务省中国语研修组成员担任。但近年来,由于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中国政府的谴责强烈且没有让步的迹象,因而有意见认为驻华大使对中方“过于温柔”,政府及自民党内部对其批评之声日益高涨。去年7月,外务省曾一度决定,选派并非“中国通”的驻印尼大使饭村丰出任驻华大使。但由于这一决定在提交首相官邸进行请示之前,就已被媒体公之于众,因而当时的外相町村信孝临时决定冻结本项人事调动。其后,政府有关人士曾与预定于今年5月离职的经团联会长奥田硕取得联系,试探其担任该职位的意向。据分析,奥田以丰田集团内部原因为由坚决拒绝出任。另一方面,首相官邸方面也曾联系过以手腕强硬著称的前外务省事务次官竹内行夫,但遭竹内坚决拒绝。自去年10月小泉一意孤行第五次参拜靖国神社之后,日中关系更趋严峻。据政府相关人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愿意接棒”,从而导致驻华大使的人事安排再次搁浅。去年年底,在经历种种波折后,日本政府还是决定由这位在中国语研修组中地位仅次于阿南的中国通来担此重任。

国际在线消息(驻香港记者王奇云):陈水扁订今日(27日)宣布废"国统会"、"国统纲领",台湾的"反对党"联盟将大动作反制。

国民党确定让罢免陈水扁案成案,并在"立法院"院会进行表决,留下历史纪录。国民党也不排除由"反对党团"共同提案,将废统政策交由公民复决。

为对抗陈水扁废统,国民党已由副主席吴伯雄等组成项目小组,拟具多项反制建议。据悉,反制动作将分群众与"议会"路线,前者将举办百万人游行,后者将由"立院"党团推动罢免案。

据悉,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明天将召开党内高层会议,针对废统政策提出国民党具体反制措施。

国民党秘书长詹春柏表示,面对台湾当局废统,国民党一定会有所因应,"一定会有作为,不能让陈水扁倒行逆施!"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当地时间2月25日,一伙新纳粹分子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上演游行,并与抗议他们游行的人群发生互殴事件。警方已经逮捕17人。

在当天的游行中,格外引人注目的是大约30名“美国纳粹党”成员,他们身穿标志性纳粹服装,举着纳粹标语牌,上面写着“白人团结起来”等标语以及“控诉”黑人高犯罪率的统计数字。他们沿着一条道路的一侧游行,在市政厅还行了纳粹礼。

在这条道路另一侧,大约100名身着黑衣的抗议者举行了对抗性游行。他们中许多人头戴黑色面具,举着“停止憎恨、停止暴力”和“爱所有人”等反纳粹标语牌,与道路对面的新纳粹分子形成对峙之势。两支队伍相互叫骂,引来奥兰多众多居民在家门前驻足观看。

美联社表示,为阻止暴力活动发生,当局在现场部署了超过300名执法人员,将新纳粹分子和抗议者分隔开来。但这仍然没有阻止双方身体冲突的出现。

随后,据奥兰多警方发言人巴布·琼斯表示,共有17人在这次游行暴力示威中被捕。被捕者面临的指控包括妨害治安、殴打执法人员及佩戴面具。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人受伤。

由于美国法律对于民众团体建立的限定比较宽松,加之美国极少数白人将吸毒、抢劫等社会问题单纯归咎于有色人种,因此近些年来,以宣扬种族偏见的新纳粹团体在美国呈上升势头,并且不断通过各种等手段宣扬自己的主张。去年10月15日,美国俄亥俄州托莱多市的一场新纳粹游行就引发了一场骚乱,造成商店被抢劫和焚毁,警方也遭到袭击。(唐新)

时报讯(记者裴静怡通讯员何霞)最近,有境外媒体报道称,美国国家科学学报(PNAS)发表一份据称由美国、中国内地及香港专家共同合作而成的大型禽流感基因研究报告,指“广西、云南发现的禽流感病毒,全部源自96年广东的病毒”。

卫生部和农业部对“禽流感病毒源于96年广东的病毒”这一说法均持否定的态度。据了解,2月10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采访时,对此说法表示否定,认为该“研究报告”无法自圆其说。

研究和防控禽流感的权威专家也认为,“禽流感病毒源于96年广东的病毒”这一说法是缺乏科学根据、不负责任的结论。众所周知,禽流感早在1878年就在意大利发生,其后苏格兰、英国、澳大利亚、冰岛、美国、巴基斯坦、墨西哥、意大利等国和中国香港、河南等地区都发生过禽流感疫情。目前,由候鸟传播禽流感的途径和方式,仍没有一致结论。因此“禽流感病毒源于96年广东的病毒”的说法是毫无科学根据,也是极不负责任的。

据了解,最近农业部和广东省农业厅组成工作组,对此事进行了核查。参与发表“研究报告”的中方学者承认,“研究报告”所说的“广西、云南发现的禽流感病毒,源于96年广东的病毒”和“病毒由野鸟带往青海湖,再传至中亚及土耳其等地”的结论缺乏科学依据,是失实的,并承认了错误。(来源:信息时报)

据新华社电菲律宾海军陆战队司令官雷纳托·米兰达少将26日遭解职。他是24日菲律宾政府宣布挫败一场未遂兵变后遭革职的最高级别军官。这一消息迅速引发海军陆战队士兵抗议,美联社说,目前已经有近3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集结在马尼拉郊区海军陆战队总部。

菲军方24日早晨宣布挫败兵变图谋后,总统阿罗约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有消息说,海军陆战队曾卷入兵变。一名海军陆战队军官承认士兵曾计划于24日参加反对阿罗约的游行。

菲律宾军方发言人特里斯坦·基松说,米兰达少将26日以“个人原因”为由,要求解除自己的海军陆战队司令官职务。有报道猜测,米兰达遭强制解职。

这一消息迅速引发海军陆战队士兵抗议。美联社报道说,已有3辆装甲车、一辆坦克和近3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聚集在陆战队总部。

德新社援引一名不愿表明身份的军官的话说:“司令官被解职,我们感觉很糟糕。我们按照他们说的每句话做了,但是他们不尊重我们。”

几名此前曾参加抗议活动的反对派人士也前往陆战队总部,表示对抗议士兵的支持。现场还有十几名反对派支持者唱起国歌。其中包括两年前因与阿罗约不合而辞职的前副总统特奥菲斯托·金戈纳。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陆战队总部外,封锁了进入基地的道路。

对阿罗约持批评态度的参议员拉蒙·马格赛赛在陆战队总部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士兵们不要互相开火。”

首都马尼拉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警方从周围省份抽调警力,军方则一直处于红色警戒状态。菲律宾两家最大的电视台ABS-CBN和GMA7外已经部署了军队,戒备严密,以保护电视台。

虽然有传言说海军陆战队卷入了前两天的未遂兵变,但军方发言人基松26日说,米兰达没有卷入兵变。总统府也发表声明说,米兰达自动要求被解职。声明否认有军队于24日私自展开行动。

但是海军陆战队上校阿里尔·格鲁宾(音译)说,呼吁其他士兵和人们“保护卷入兵变的军官”,“因为他们随时会逮捕我们”。

军方24日说,格鲁宾在当日海军陆战队“撤回对阿罗约支持”的行动中是关键人物。格鲁宾则说,他当时跟随米兰达行动。

而接替米兰达成为海军陆战队指挥官的纳尔逊·阿里亚加宣称,目前局势与政治没有关系,只是陆战队“内部事务”。

格鲁宾在海军陆战队总部内承认,海军陆战队曾计划于24日离开军营,参与反对阿罗约的游行。当时大部分士兵都已经准备好,但是“发现军营已经遭到封锁”。

格鲁宾说:“下级军官渴望(游行),他们当时非常激动,因此我劝他们避免冲突和开火,让我们只是参加游行。”

格鲁宾还表示,他们“并没有说要撤回(对总统阿罗约的)支持。但是,每一次看到人们在集会时遭殴打,我们都很受伤。”

中国台湾网2月27日消息《反分裂国家法》公布将届一周年,民进党以及岛内“台独”势力又开始蠢蠢欲动。据台媒报道,民进党蓄意在3月18日再次发动所谓反对《反分裂国家法》的“大游行”。

据报道,民进党文宣部主任蔡煌琅26日称,3月18日的游行是由民进党与多个台湾本土社团组成的“民主和平护台湾大联盟”举办的,预计动员10万人,并将力邀台当局“府院”高层参与,宣示所谓“台湾主权”立场。

报道称,今年3月,除可能是台当局“废统”时间点外,也是“国统会”成立15周年,并有民进党筹划中的“大陆政策大辩论”,民进党选择在此时发动游行,政治意图相当明显。

2005年3月26日,民进党及岛内“台独”团体发动所谓“3·26游行”,攻击《反分裂国家法》,当时包括陈水扁和台当局“前行政院长”谢长廷都走上街头,上演了一出政治闹剧。对此,台湾中华基金会主席王津平教授说,所谓“3·26游行”是“台独”政治人物搞的一个骗局,逞一时口舌之快,实际上是“台独”虚张声势,用人民的钱玩一次“政治嘉年华”。更有评论人士指出,此次游行无非是“一场没有操纵成功的闹剧而已”!(云鹏)

新华网曼谷2月26日电(记者凌朔何静张秋来)泰国首都曼谷市中心王家田广场26日晚发生爆炸事件,目前尚无人员伤亡的报道。

当天下午,近6万人聚集在广场举行集会,抗议总理他信解散国会下议院。截至晚8时,集会者越来越多,达到10万人。晚8时15分左右,一辆停在广场中央的泰国独立电视台电视直播车突然发生爆炸,并引发大火冒起浓烟。

据泰国民族电视台报道,火情很快被消防部门控制,没有关于爆炸导致人员伤亡的报道。警方目前正在调查爆炸原因。

近来,他信的反对者屡次指责他信的西那瓦家族在向新加坡公司出售股份等商业活动中存在舞弊行为,并于本月4日和11日先后两次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他信下台。他信24日觐见泰国国王普密蓬之后宣布解散国会下议院,并决定于4月2日举行大选。

反对派对他信解散国会下议院表示不满,称将抵制大选,并于26日举行大规模集会抗议活动。(完)

中新网2月27日电教育部今天举办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介绍说,教育发展中心提出五大观点来反对教育产业化问题。

第一个观点,教育产业化是与教育公益性原则相违背的。大家知道教育是公益性的事业,但是教育产业化把这个改变了。

第二,非义务教育成本分担机制,与教育产业化有着本质的区别。非义务教育阶段,确实实行了收费制,但是这个收费制不是没有目标、没有标准的漫天要价,非义务教育收费成本分担机制,怎么算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我们算是以成本核算机制来实施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