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雇主殴打小保姆 花季少女面目全非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3:58:08

乾隆皇帝喜欢吟诗作赋,和珅早年就下功夫收集乾隆的诗作,并对其用典、诗(词)风、喜用的词句了解得一清二楚,闲来还有所唱和,令皇帝对和珅另眼相待。而作为一个满人,和珅能在诗赋上有所建树,这着实不易!清朝大文学家袁枚就曾诗夸和珅曰:“少小温诗礼,通侯及冠军。弯弓朱雁落,健笔李摩云。”另据朝鲜使臣记载:乾隆皇帝每问和珅一件事,和珅不仅回答问题有条有理,还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令“上意甚欢”。

乾隆的母后去世时,和珅的表现最为出色。他不是像其他皇亲国戚、官宦臣下那样一味地劝皇上节哀,或说一些不关痛痒的话,和珅只是默默地陪着乾隆跪泣落泪,不思寝食,几天下来人就搞得面无血色,形容枯槁。如此能与皇帝同感共情的人,朝中只有和珅一人!因此也深受乾隆皇帝宠信。此外,史书载,一次乾隆出游,途中忽命停轿却不言为何,别人都很着急。和珅闻知后,立即找到一个瓦盆递进轿中,结果甚合上意,溺毕继续起驾。一路上,人们都佩服和珅脑子灵,取悦龙心有术。另据史书:“高宗(指乾隆)若有咳唾,和珅以溺器进之。”乾隆是一个非常诙谐的人,喜欢与臣下开玩笑。据此,和珅经常给乾隆讲一些市井的俚语笑话,令皇帝龙心大悦,这不是一般军机大臣所能做到的。

凡此种种,都是和珅的过人之处。他对乾隆皇帝的脾气、爱好、生活习惯、思考方法了如指掌,可以充分做到想乾隆之所想,为乾隆之所为,这与一般的曲意迎奉、阿谀献媚有所不同,和珅的许多迎奉行为都具有深厚的同感基础,都是将心比心的结果,因而没有那么的低俗和赤裸裸,而是相当的匠心巧具。

和珅长于揣摩,他有时能够完全钻到乾隆的大脑里去,准确猜出乾隆的想法

和珅的同感功夫还表现在他高超的思维并轨功夫。他有时能够完全钻到乾隆的大脑里去,准确猜出乾隆的想法。

清人笔记中有一则和珅猜中皇帝命题的故事:按照惯例,顺天(指北京)乡试《四书》考题,例由皇上钦命,由内阁先期呈进《四书》一部,命题完毕,书归内阁。一次皇帝命题后,内监捧着《四书》送还内阁。恰巧和珅当值,便问起皇上命题的情况,内监不敢多言,只说皇上手批《论语》第一本,将尽批完时,始欣然微笑,针笔直书。和珅沉思片刻,遂猜想皇上批字为“乙醯”一章。因为乙醯两字包含“乙酉”二字,而那年乡试就是在乾隆乙酉年举行。和珅以此通知他的弟子们,结果正如和珅所料,那年的乡试考题果然是“乙醯”一章。虽后人对此故事有争议,却足以看出和珅“以帝心为心”,功夫非同寻常!

乾隆做太上皇时,一次召见嘉庆帝与和珅。两人入室,见乾隆坐在龙座上闭着眼睛,仿佛入睡,但口中却念念有词,也不闻是何种语言。久之,乾隆忽然睁目问道:“这些人什么姓名?”嘉庆不知如何对答,和珅却高声应答:“高天德、苟文明。”(此二人为白莲教的起义领袖)嘉庆听了莫名其妙,乾隆却缓缓地点点头,继续闭目默语。过了些日子,嘉庆密召珅问曰:“汝前日召对,上皇云何?汝所对作何解?”珅曰:“上皇所诵为西域秘密咒。诵之则所恶之人虽在数千里外,亦当无疾而死,或有奇祸。奴才闻上皇持此咒,知所欲咒者必为教匪悍酋,故以此二人名对也。”嘉庆自愧弗如。

善替对方着想,甚至连对方想不到的地方也能想到,和珅真可谓善解人意的楷模

和珅之善解上意,实达九段高手之境界!而晚年的乾隆,最欣赏和珅的一点就是他“巧于迎合,而工于显勤”这一点。和珅如此“巧于迎合”,也为他后来的倒台留下了祸根,因为他的“以帝心为心”表现,只对太上皇,不对皇上,令嘉庆皇帝忍无可忍。所以太上皇刚一驾崩,嘉庆就迫不及待地收拾了和珅及其同党。说来和珅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在日常生活当中,善解人意就是善察言观色,揣摩人心,“想对方之所想,急对方之所急”。善解人意的人必善接话茬,别人说了上半句话,你可以准确无误地说出半句话,令人备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惊叹,善解人意者还善替对方着想,甚至连对方想不到的地方也能想到,令人充分感受到什么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和珅本可以成为君臣中善解人意的楷模,无奈他实在是太贪心了,以至于坏事做绝,绝事做尽。所以嘉庆皇帝收拾他,不仅是为自己出气,也是在为民除害!

“国企应该向国家分红”,“现在国资委最大的权没有落实,就是收益权。因为出资人最重要的权是收益权。”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的一番话(《中国青年报》12月23日),让我大吃一惊———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国家竟然没有真正拿到国企的收益权!

在此之前,我一直“想当然”地以为国有企业(包括国有控股企业)在依法纳税的同时,还要向国资委(政府代表国家,国资委代表国务院履行出资人职责)上交经营管理所需以外的利润(国有控股企业为“分红”),因为只有这样,才是符合逻辑的。

谁投资,谁收益,这是最基本的市场法则。国企的真正“老板”是政府。国企的负责人必须明白:自己只是政府聘任的经理人,而不是出资人,有一定的经营自主权,但不等于拥有所有权和收益权。国有企业是“无限责任”公司,但其权利与义务是对等的。政府之所以要承担“无限责任”的义务,就是因为它拥有企业最主要的权利。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国企通常利用公共资源,甚至被赋予某种特权,比如垄断。这些资源和特权能给国企带来超额的利润。而为国家赚钱正是政府创办国企的重要目的之一。虽然国企缴纳了很多税款,但如果仅仅是纳税,那么在对国家的贡献上,国企与私营还有什么区别?

众所周知,近几年国有企业,尤其是中央所属的国企,利润年年大幅增长。中国社科院近日发布的《经济蓝皮书》里就有这样的数字:今年上半年,具有行政垄断性质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燃气生产和供应业、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分别高达73.7%、65.5%和89.2%。就在这次记者会上,李荣融介绍说,今年央企上交的税额将达到5500亿元,而利润更将达到6000亿元。这些钱是属于国家的。除职工工资福利支出和生产经营所需再投入的资金外,其余的应该交给国家才对。然而,政府这一“最大的、最重要的权”竟然没有落实!

当然,利润如果用在扩大再生产上,即规模扩大了、国企增值了,也相当于国家获得了“收益”。但并不是任何企业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扩张,有时候可能还应该选择不扩张甚至收缩。作为老板,也不会把某家企业的利润始终都放在那家企业的自身扩张上。如果国企“增值”了,但国家一直收不到利润或红利,这种增值对国家或全民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利润没有都用在扩大规模上,又没有上交,那么,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呢?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垄断企业的普遍现象,比如工资畸高、挥金如土。“据审计署披露,国家电力公司4年前召开的一个内部人事干部会议,短短3天时间竟然挥霍了304万元,人均耗费2.4万元……”

不过,国企也并不是都能盈利。要是赔了,怎么办呢?一般都是这样:先在国有银行挂账,然后剥离不良资产———最终由国家“埋单”。几大国有银行近年先后两次剥离的1.7万亿元不良资产,其中的大部分不就是国企的“功劳”吗?赚钱了,是企业的;赔钱了,是国家的———天下竟有这样的道理!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信报讯(记者贺文华)昨天,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出通知,明确了个人所得税的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问题。根据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有关规定,纳税人自2006年1月1日起就其实际取得的工资、薪金所得,按照每月1600元的费用减除标准,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同时,工资、薪金所得应根据国家税法的统一规定,严格按照“工资、薪金、奖金、年终加薪、劳动分红、津贴、补贴以及与任职或者受雇有关的其他所得”的政策口径来掌握执行。除了国家统一规定的减免税项目外,工资、薪金所得范围内的全部收入,应一律照章征税。

对此,记者昨天请北京市地税局相关人士进行了解读,该人士表示,这一规定对广大纳税人来说意味着,从2006年1月1日起,计算个人所得税时,被纳入费用减除范围的内容将包括1600元加上“三险一金”。因为修订后的《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中规定,单位为个人缴付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从纳税义务人的应纳税所得额中扣除。纳税人除此之外取得的其他补贴将照章征税。

昨天,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还明确要求,任何地方不得擅自规定免税项目或变相提高减除费用标准,各地一律按统一标准执行。对擅自提高减除费用标准的地方,将相应减少财政转移支付数额或者调减所在地区所得税的基数。

而对地方擅自提高的减除费用标准,税务机关被要求不得执行,并要向上级税务机关报告。

据了解,在个税费用扣除标准从800元提高到1600元之前,我国部分地区自行制定了不同的费用减除标准,部分经济发达的城市达到1600元左右。今后,这个减除标准将更加统一。

11月份机构账户A股的净买入额合计为53.6亿元,自然人账户A股的净卖出额也正好是53.6亿元。从这个角度看,11月的A股交易,很大程度上就是自然人与机构的对手交易,自然人将A股筹码转给了机构。

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相关渠道提供的信息,11月份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全国社会保障基金、QFII、一般机构的A股买入额大于卖出额,吸货迹象较为明显。而自然人账户的A股买入额远远低于卖出额,出货特征显著。

统计显示,11月份自然人A股账户合计买入金额为1817.96亿元,卖出金额达到1871.57亿元,净卖出额为53.61亿元。除自然人账户,其他账户A股的买入额均大于卖出额。其中一般机构A股账户净买入额为4.69亿元、全国社保基金A股账户净买入额为3.02亿元、QFIIA股账户净买入额为11.67亿元、证券公司A股账户净买入额达到16.82亿元。吃货量最大的是证券投资基金,净买入额高达17.40亿元。

有意思的是,11月份机构账户A股的净买入额合计为53.6亿元,自然人账户A股的净卖出额也正好是53.6亿元。从这个角度看,11月的A股交易,很大程度上就是自然人与机构的对手交易,自然人将A股筹码转给了机构。

这样的交易数据或许能够解释,往昔清淡的年底行情为何今年出现转向。截至昨日,上证综指12月份的累计涨幅已经达到5.24%,创下近4个月来的月度涨幅新高。

如果再细分一下,投资人还可以发现,机构在11月份似乎更为青睐沪市。11月份,证券公司账户沪市A股的净买入额为18.08亿元,而对于深市A股则是净卖出,净卖出额为1.26亿元;证券投资基金账户沪市A股的净买入额为16.33亿元,而对于深市A股净买入额只有1.07亿元;QFII账户沪市A股的净买入额为9.34亿元,对于深市A股的净买入额为2.33亿元。与其他机构不同的是,全国社保基金投资显得比较平衡,11月份沪市A股的净买入额为1.32亿元,深市A股的净买入额则为1.70亿元。最为青睐深市的是一般机构,其11月对于深市A股的净买入量为5.11亿元,而对于沪市A股则是出现0.42亿元的净买出量。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对比数据,或许说明深市中小企业板的主体资金可能是以一般机构为主,而证券公司、QFII、证券投资基金更为看重大盘蓝筹股和股改概念股。

新《证券法》的实施进入最后5天的倒计时。随之而生的新交易规则的问题,也成了目前证券市场最热门的话题。

日前,《第一财经日报》获得了上证所交易管理部(下称“交易管理部”)关于新交易规则的课题研究资料。交易管理部明确提出,交易机制需要实现“多重方式、差异管理”。而这种差异管理的体现,很可能会在未来的市场交易中出现“不同的涨跌幅限制”。

“不同股票市场板块应使用不同的交易规则。上证所今后将会以优质蓝筹公司为核心,技术性地构造各具特色、层次不同的市场板块,并采用有差异的交易机制,例如设定不同的涨跌幅限制规则等。通过板块设计为投资者提供初步的公司分类,引导更有深度的研究分析。”

这也就是说,可能在将来的证券交易中,不同的市场板块会有不同的涨跌幅限制。

其实,目前市场上的交易股票已经存在不同的涨跌幅限制:在主板的交易品种中,正常的股票交易是正负10%涨跌幅限制;特别处理(ST)的股票是正负5%;权证、国债、新股上市、暂停退市复牌的股票都有不同的涨跌幅限制;在代办股份转让系统(俗称三板)中的交易品种是正负5%。

因此,新交易规则采用有差异的交易机制,应该是市场再度细分的结果。其看点在于是否在主要的交易品种,例如蓝筹股中放宽涨跌幅限制。

除了要在不同的市场板块实行有差异的交易机制,交易管理部还想让不同交易者的适用交易机制有差异,其主要考虑的因素是“不同交易者的抗风险能力不同”。

“我国投资者队伍日益壮大,同时投资者的构成也日益多元化,从比较单一的个人投资者为主的市场主体特征,正转向包括基金、保险、QFII等多种机构投资者并重的市场主体特征。”交易管理部指出,“不同的市场参与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无论从市场风险承受能力、资金实力、参与动机、市场经验等角度考察,不同类型的投资者应有不同的投资范围,实力强大的投资者获许参与市场的权限应比普通投资者广。”

其实,我国证券市场的差异化管理已经局部存在,例如大宗交易对投资者的申报数量设定了最低门槛,实质上就是一种差异化的管理。

此外,交易管理部认为,不同的股票市场除了股票板块外,不同交易品种所适用的交易机制也要有所差异。

“新《证券法》将衍生产品纳入了未来交易的许可范围,然而不同交易品种的风险存在巨大差异,例如权证、股票、国债的风险逐次减少,因此不同品种交易机制的安排不应雷同。上证所将根据交易品种的风险特性、所需交易环境的差异,对不同交易品种设计不同的交易机制。”

尽管沪市11月平均每日新开A股账户数较10月份有所增长,但持续3个月的投资者外流现象仍未得到遏制。统计显示,11月份沪深两市实际投资者数量约为2558.94万户,比上个月减少9.49万户。

实际投资者,指的是11月份曾持有A股流通股的投资者。实际投资者的减少,意味着市场空仓人数的增加。今年10月是实际投资者减少数量最大的月份,当月实际投资者减少数量达到58.2112万户。11月实际投资者数量的减少,也是空仓户数今年首次出现连续3个月增长。

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相关渠道提供的数据,11月沪市实际投资者约为1412.64万户,比上月减少约3.58万户;深市实际投资者约为1146.30万户,比上月减少约5.91万户;10月份沪市实际投资者减少约28.4114万户,深市实际投资者减少约29.7998万户;之前的9月份沪市实际投资者减少17.5518万户,深市实际投资者减少12.0517万户。空仓户数出现连续3个月的增长,在去年底今年初曾经出现过。

与实际投资者减少相对应的是,11月沪市平均每日新开A股账户约为1636户,比10月份每日增加了19户,增加了1.18%;深市平均每日新开A股账户的投资者约为1489户,比上月平均每日减少24户,减少了1.59%。

机构资金似乎正在撤出深圳市场。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相关渠道提供的数据,11月深市持股市值在100至500万元的账户数减少1252户,环比减幅高达8.61%。

与机构资金动向相反的是,大户资金似乎更不青睐沪市。11月份沪市持股市值在10至100万元的账户较上月减少了71139户,环比减幅也达到8.69%。

整体而言,与10月相比沪深两市全部市值组账户数量全部减少,这也说明11月份资金总体还是偏向于撤出市场,特别是10至100万元的资金账户更是明显。在这个组别,沪市的环比减幅为8.69%,深市的环比减幅也达到7.8%。据业内人士介绍,10至100万元资金账户组通常以个人中大户投资人为主。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10至100万元的资金账户组数量的减少,另一可能是持股市值因股价的下挫而使资金账户值跌出10万元。但如此大幅度的环比下挫,很难用市值下跌这个单一原因解释。联想到11月自然人出现的净卖出现象,10至100万元账户数量的减少,或许更进一步说明11月出现的自然人净卖出主体正是中大户。

分类统计还显示,散户投资人仍是目前股市的最重要力量。11月份沪市持有A股市值在10万元以下的账户数量占比达到94.3%,而深市持有A股市值在10万元以下的账户数量占比更是高达95.91%。从这个角度讲,要使证券市场得到规范发展,就必须切实保护中小流通股东的利益,他们才是这个市场真正的投资主体。

“哈尔滨550万天价医药费事件目前处理情况如何?”面对《上海证券报》记者的再三追问,刚刚参加完首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的卫生部部长高强三缄其口。但问及目前医疗服务体系改革的方向时,高强表示,无论在哪个场合,都从未提过医疗服务体系要进行市场化改革,而是“要采取政府主导和市场机制相结合,发挥政府、社会多方面积极性,共同发展医疗事业”。

不管高强如何措辞,实际情况是,大家对医疗改革极其不满。不仅是老百姓,官员也不满。“目前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上是不成功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最新医改研究报告7月在本报发布,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这多事之秋,偏偏出天价医药费事件。翁文辉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度过了最后67天,花费550万元;诸少侠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住院119天,花费达120万元,病人进了殡仪馆还收抢救费……

医疗腐败早已不是秘密,但个别医务人员如此贪婪还是令人吃惊。想想吧,一边是病人的垂死挣扎,一边是家属的痛心疾首,医生怎还能够春心荡漾成麻袋地往家扛钞票,那是多么过硬的心理素质。诸少侠曾是深圳蛇口联合医院的院长,是国内知名的医学专家。按理说,作为同行,医院至少不会难为诸家人。但据诸少侠老伴谢斌午说,医院的护理态度十分恶劣。诸少侠刚入院,谢斌午便向ICU说明病人容易受凉感冒,恳请注意保暖,但ICU仍然在开着冷空调的环境下多次、长时间将诸全裸暴露,当诸的儿子上前提醒时,ICU的一名姓张的护士长立即将其赶出病房,致使诸体温在数小时内由36.4℃升至38℃以上。

拿了人家的钱,为什么还如此恶劣?盗亦有道——咱没说那些医生不如盗。

一天里,医院给老伴用了106瓶盐水,葡萄糖用了20瓶,血则输了1万毫升。这些液体,就是装水桶也要装多少桶?何况是从血管给人输进去,可能吗?

有人说,医改是今年舆论界讨论最热烈的一个话题。而这个讨论,正式发端于本报6月20日的一篇报道:《市场化不是改革方向我国医改悄然转舵?》。

我采访在广州召开的全国民营医院管理年会时发现,医改方向这样一个看似抽象的问题,受到与会民营医院院长、有关专家学者、地方政府官员的高度关注。“似乎在医院产权改革中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会上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自己为这次会议制作的幻灯片上,这句话后面被打上了3个问号。一个省级卫生主管部门的主要领导竟然对医疗改革方向有疑惑?

《医院报》常务副社长赵淳先生给了我几期他们近期的报纸。其中某天的头版头条赫然写道,“市场化不是医改方向”。消息源自上任不久的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新明半年多以前的一次讲话。我当时得到一个无法求证的说法:在卫生部门内部,有关市场化问题的争论一直在继续。原政策法规部门属“市场主导派”,而医政部门则为“政府主导派”。显然,新主政的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新明一改前任的市场导向,转而强调政府主导。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