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尼首次证实正与上海政府磋商在沪建公园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5:18:45

本报讯(记者王永奇、赵书华)自6月10日下午雄县成立杨丽事件调查处理小组以来,在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下,16岁少女在打工和治疗期间所受到的身心伤害正得到多方面医治。目前,有关工伤的赔偿协议已初步达成。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也让杨丽及其亲属感到了温暖和安慰。

6月10日下午,雄县成立杨丽事件调查处理领导小组,在随后的两天里,县领导主持召开了4次协调会,成员单位汇报了工作进展情况。

据介绍,雄县卫生局已经开始对县医院进行整顿,明确了事件的9名责任人,包括院长、主管领导、安全责任人等,待案件调查清楚后做出最后处理。

雄县公安局已将杨丽当晚所用的床单作为重要物证,送往公安部进行鉴定。同时考虑到杨丽不愿向男民警介绍案情,便借调了警员家属进行询问,以尽快破案。

6月11日上午,团省委和省公安厅及河北省青少年维权中心领导一行数人,在雄县医院看望伤残受辱女孩后,前往雄县公安局听取了有关案情汇报。

据雄县公安局长魏若峰介绍,公安局接到雄县医院的报案已是第二天下午6时了。当时由于女孩不说话,值班大夫也提供不了太多的内容,警方先是按打架斗殴来立的案,后来,越调查越感觉可疑,才按强奸案进行调查。但几次问询,女孩一直表达不清。后来,警方意识到女同志介入调查进展可能会快一点儿,便找来警员家属做工作,才算取得了一些线索。目前,提取的有关物证痕迹已送至公安部检测。但由于医院是流动场所,所取的物证能否最终证实犯罪嫌疑人,还有待物证检测的结果。另一方面,警方也对女孩的工作环境进行了摸排。

6月12日,保定金房律师事务所的杨二庆律师赶赴雄县,对杨丽进行法律援助。

此时,由雄县劳动保障局、米北乡、司法所等单位组成的工伤事故处理小组也在积极地做工作,杨丽打工的企业所在地的供电所负责人出面进行协调。杨二庆律师出具了自己的法律意见书,指出按照法律规定,企业应当赔偿杨丽至少6.7万元。双方经过协商初步达成一致,企业老板翟某赔偿杨丽5.6万元,由杨二庆律师起草协议,6月13日签字执行。

杨二庆律师向医院通报了自己的意见,认为医院存在三个方面的过错:一是对杨丽的保障不够,二是住院处的安全保卫违反相关规定,三是杨丽被打伤后没有采取治疗措施。杨二庆律师认为医院要承担责任,最主要的是精神赔偿。按照我省规定,可达5万元,加上其他费用,医院需赔偿杨丽约6万元。

对于住院处的安全保卫,医院立即采取了防范检查措施。对于赔偿问题,医院已开始考虑。

6月11日上午,一束鲜花让杨丽所在的病房更加明亮。一张新打印的雄县调查处理领导小组有关人员联系表贴在杨丽的床头,上面列着县妇联、团县委、人劳局等部门人员的名字及联系电话。自6月10日成立调查处理领导小组以来,雄县有关部门各司其职展开了对杨丽的关爱和救援。

11日,当记者和团省委、省公安厅的有关领导走进杨丽的病房时,杨丽已换上了县妇联为她购买的天蓝色夏装。11日上午,雄县妇联主席肖秀芬一直在床头像看护自己的孩子一样陪伴着杨丽。作为妇女儿童的“娘家人”,雄县妇联为杨丽送来了包括内衣、袜子在内的多件生活用品,此外,雄县妇联还动员当地热心人士为杨丽捐款2500多元。当天上午,三位不留名的读者特地从容城赶来看望杨丽,三人带来一些物品,临行时还留下了300元钱。河北金房律师事务所的杨二庆律师专程从保定赶到雄县,不仅为这个苦命的女孩带来好多好吃的,还主动就有关赔偿事宜给她的亲属支招儿。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杨丽的重新治疗正在进行中。

但面对前来看望的人们,这个16岁的打工女孩依旧表情漠然。也许她本来就是个内向的孩子,也许是她对异乡还很陌生。但即便她有活泼开朗的性格,面对那四指被切掉的伤残手掌,面对额头上那已无法修复的深重伤疤,面对那深夜突袭的惊恐记忆……你让一个16岁的少女如何不计伤痛,忘记屈辱,表达感激?

12岁丧母,16岁走向社会开始打工,先是被工厂的机器切断四指,后又遭暴徒强奸,在杨丽事件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同时,惟愿社会各界的关爱能帮她弥合创伤,惟愿正义终得伸张让她看到光明和希望。

“第二批试点本周上报,建议一定要从三条思路上创新。”股权分置改革专家、首都经贸大学教授刘纪鹏在上周六(11日)举行的“股权分置改革第二轮试点方案‘思路创新’”研讨会上称。

刘纪鹏认为第二批试点需要从数量、模式、试点公司性质三条思路方面创新,即需要呈现“两多一有”特征:“数量要多,不低于20个;模式要多,不要单一模式,不要停留在算历史旧账做对价的模式上面,要有各种类型的方案供选择;一有,就是一定要有大国企,有大盘蓝筹股。”

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教授认为第二批方案需要更多创新,虽然缩股等形式较受推崇、需要多样化,但他认为:“我个人判断,在同样折让率的前提下,送股可能更直接,送股这种方式更适合含H股的企业,这种企业如果缩股,就会涉及境外投资者的利益。”

虽然认为第二批试点方案可以缩股、可以扩股也可以既缩又扩,但是在对于试点方案的约束上面,刘纪鹏坚持认为必须坚持双重约束——时间锁定、价格锁定。

“时间上面有‘锁一爬二’的约束,也可以更久,这要跟价格锁定结合起来,也就是不到承诺的价格,大股东不流通,像紫江企业那种。”刘纪鹏说。

刘纪鹏解释“锁一爬二”术语是用来概括证监会4月29日《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通知》中第五条的:“试点上市公司的非流通股股东应当承诺,其持有的非流通股股份自获得上市流通权之日起,至少在十二个月内不上市交易或者转让。持有试点上市公司股份总数5%以上的非流通股股东应当承诺,在前项承诺期期满后,通过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股份,出售数量占该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在十二个月内不超过5%,在二十四个月内不超过10%。”也就是说锁定一年,从第二年开始“爬行”减持。

价格锁定,在第一批试点中并未全面使用。刘纪鹏认为:“之所以要做价格约束,是一定要有一个可流通的溢价来激励。非流通股股东的净资产溢价想要和流通股股东的市价并轨,这会给二级市场带来多大的风险?你给我带来了风险,就必须给我补偿,或者锁定。对价理论的高明之处正是在于不追究历史,而是追究风险。”

不过,对于刘纪鹏表示的要在第二批试点方案中引导流通股股东时间和价格的双重预期,华生教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可以放松对时间的控制,但是一定要加强对价格的承诺,这应该对今后的试点作出普遍要求。真正有意义的是大股东承诺的减持价格。”

西南证券保荐代表人李阳表示,如果作出减持价格锁定的承诺,那么对试点方案的通过可能更有利。

不过,对于专家、监管层积极要求大盘蓝筹股公司尽快参加股权分置改革的声音,可能更多会遭遇沉默。一家信托投资公司投资部副总说:“听说长江电力可能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并采用10股送2股的方案,我去问他们董秘,结果他们说,我们长电这么好,为什么要送股?”

券商更多地是去说服民企来做股权分置改革。西南证券投资银行总部一位副总说:“我们正在运作的项目,基本上都是民企。”

这样的归纳有点太过简单粗暴。毕竟,这五个女人是通过殊途同归的行为方式,曾经或者正身处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其中,木子美展现自己纷繁的性生活,竹影青瞳和流氓燕展现自己裸露的身体,黄薪展现自己不算美妙的嗓音,芙蓉姐姐则展现了自己另类的照片。

除了展现这一行为方式,五个女人还拥有品质上的共同点:自信、骄傲和勇敢。木子美对自己的生活拥有自信,竹影青瞳、流氓燕对自己的身体拥有自信,黄薪对自己的嗓音拥有自信,而芙蓉姐姐,则对自己的肉体和精神拥有全部的自信。她们骄傲于这一自信,赤裸裸地展现于天地之间,面对着众人的挑三拣四、看笑话、说风凉话。

不庸讳言,中国并不是一个男女平等的社会。唐宋元明清,社会对女性的要求是:德容言工。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尊老爱幼、长得周正、会说话、能干活。到了新时代,有了新标准,在打破封建束缚的同时,意识形态对女性提出了更高而且更加含糊的要求:自尊、自爱、自信、自强。以之衡量,上述五个女人无一符合旧时代的标准,无一不符合新时代的尺度。然而,这五个女人不仅没有成为新时代的三八红旗手,而且将要被舆论的唾沫淹没掉、妖魔化。

一个错位,在五个女人、时代与舆论之间。表面上,五个女人与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同步;实际上,这个时代与充斥于网络和媒体的舆论同步。

这个时代,有着世界同步的科技和交流工具,足不出户,看遍长安花,享尽大千世界的诸多风流快活。然而,在这同时,我们有着落后于这个世界的道德评判标准和生存方式与交往模式,横挑鼻子竖挑眼,党同伐异,他人的世界是我走马观花的所在。

自然,我们可以说,社会进步了,现在已经不是封建社会,木子美等人不必担心被石头砸死。然而,我们必须知道,社会进步得还不够——以网络和媒体上的诸多口水为例。

一个现代的社会,必须容纳不同的生活方式,各种生活方式都能够在其中找到存在的空间。或者说,由于生活方式的多种多样,现代社会才完整,才成立。具体到个人,任何一个不触犯法律的人都可在这个社会行走,而不担心受到伤害;同时,生活于这个社会的人,对不同于自己的生活,保持足够的敬意和距离,对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欢乐和益处的其他生活,保持一份感恩之心。

而在中国的当下,木子美等人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同时,也成为闲言碎语的焦点;成为大众娱乐工具的同时,也被大众的道德和审美标准摈弃;在被谈论的同时,也被诋毁;在被观看的同时,也被侵犯;在成为明星的同时,也被众人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那些津津乐道地谈论和评判的人们,那些出言无忌的人们,那些从中享受到讽刺挖苦乃至诋毁他人的快乐的人们,幸福地生活着,自以为长缨在手,真理在握,高人一等——而他们的快乐,仅仅是建立对其他人的轻视、侵犯之上。这一快乐与幸福,廉价而且易碎,转瞬即逝。

相比之下,木子美、竹影青瞳、流氓燕、黄薪、芙蓉姐姐,她们的生活方式和展现自己的生活之美的方式,却是弥足珍贵的,不易被摧毁。首先,她们展现的是自己,美来源于自己而非他人;其次,她们展现的是真实的自己,美来源于真实而非虚饰;第三,她们拥有充盈而且自足的生命力,不仰赖他人鼻息,不以他人为自己的标准。她们,作为个人的她们以及她们的生活,才是这个时代正常的一部分,是未来的方向,女性的样板。

脱,还是不脱,是个问题。但是继一代强人“芙蓉姐姐”在网上急速走红后,这个问题已然不存在了。如果你到现在还没有听说过“芙蓉姐姐”或“芙蓉教主”的大名,只能说明你的娱乐精神太欠缺,按照老外常说的话,你真是需要“doyourhomework”!好在,网友已经奋不顾身地整理了一份“芙蓉教入门之初级扫盲手册”,但这份手册中仍然有许多未解之谜。

“手册”开篇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偶像也有疲惫的那一天。曾几何时,风靡天涯的酵母(郭敬明)……随着网友无情的喜新厌旧,渐渐淡出了舞台。但这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21世纪最不缺的是什么?人才!一颗璀璨的新星在迅速席卷了中国至高学府北大、清华之后,终于在崛起,成为新世纪年轻人的偶像,将娱乐的激情重又推上八卦的巅峰。她是谁?在水木清华,任何一个明星和公众人物都盖不住她的风头,传说有5000以上的人同时在线等待她“妖媚的pp”。

所谓“芙蓉教”,是八卦界一种调侃的说法,一个网络上的ID,必须具备令人不解的搞笑元素和强悍或冷艳的气质,才可以成为万人拥戴或践踏的“教主”。正像网友戏言:芙蓉一出,谁与争锋,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仅凭几张挺胸翘臀、偶尔露点乳沟、高难度姿势的照片,模糊不清的舞蹈视频,配上自我赞美的文字,就能在网上狂飙突进,为什么?有人怀疑这是一起比照片姿势更高难度的炒作策划;有人怀疑“芙蓉姐姐”子虚乌有,是一个恶作剧;有人怀疑她是个疯子,急需看心理医生……

然而,见到“芙蓉姐姐”(原名林可,网名火冰可儿)的那天,所有的谜,也许都解开了。林可,1977年7月19日生于陕西省某县,现供职于北京上地的一家电子出版社,任图书编辑。参加过三次高考,三次研究生考试,北大是她的未圆之梦,清华是她的第二个未圆之梦。

以前发照片时,照片的意境让她想起了一个句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把它当作照片题目,所以后来大家就叫她“芙蓉”,她说她也是素面朝天,个性比较像。

芙蓉姐姐:略知一二,说实话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现实生活中大家都很喜欢我,至于网络这种虚拟的世界,我没有多少机会去了解它。我周围的人几乎都不知道我是芙蓉,再说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和正常人一样,有自己的平凡之处和闪光点。网络中,有很多人自称是芙蓉的粉丝,他们大都很善意,甚至把许多国家的国歌改编成《芙蓉之歌》。

芙蓉姐姐:知道,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大家也就是工作压力大,消遣一下嘛。

芙蓉姐姐:我觉得我出名是早晚的事。我觉得无论哪个方面我都可以出名。2003年我在北大未名论坛考研版上贴过一篇文章,上了十大热门话题,是关于求学历程的,很多人很受感动,给我写信。知道有这么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女孩。然后还写了“一路舞进北大”。我一直在求学,还有跳舞,给大家印象比较深。所以说当时在北大已经很出名了。我在未名上发的帖子被很多人收藏。当时很多人认识我,不是因为我在网上发帖,而是考研时我很勤奋,很多人经常在教室看到我。加上非典的时候,我编了个健身操,教了不少学生。还经常在外面跳独舞,见过我跳一次舞的人,都不会忘记我。在教室里很多人都给我写过情书,因为我给他们感觉很勤奋。

芙蓉姐姐:是的。在北大见过我的都知道我,网络只是让没见过我的人都知道我了。

芙蓉姐姐:没有,不想出名。现在我觉得出名是不可避免了。以前也有很多机会出名,在马路上,公交车上,迪厅里都遇到过星探。一直不想出名,想靠真才实学打拼天下。最后我发现出名是不可避免的。前段时间有些人要采访我,有一些产品请我做形象代言人,我都没去,因为时机未到。

芙蓉姐姐:现在除了为“考试吧”开一个专栏外,还想在舞蹈上有大发展,具体计划不能透露。

芙蓉姐姐:去年9月在水木清华的贴图版。最早就是清水芙蓉的第一系列。当时那套衣服和今天这套有点像,露点乳沟。

时代人物周报:那么多人贴照片,甚至还有贴裸照的,为什么你的照片转载率这么高?

芙蓉姐姐:因为我原来就有名。我的照片有特点,眼神和别人不一样,我不看摄影师。就像我跳舞时很投入,外界不存在,只有我自己。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种感情。在没有照片之前,我的文章和舞蹈很出名。现在以照片出名,其实大家还没有听过我的歌,我也是很有潜力的。

芙蓉姐姐:因为我的五颗牙在车祸中撞坏了,我经历过很多事,我很少笑。

芙蓉姐姐:因为我是跳舞的人,腰身比较柔软,很多动作是无意识的。拍照时没有故意摆姿势,都是朋友们抓拍的。我一般情况下都是挺胸翘臀的。我从小就这样,再加上训练,其实你和我锻炼一段时间也会这样。

芙蓉自述道:我那妖媚性感的外形和冰清玉洁的气质让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众人的目光“无情地”揪出来。我总是很焦点。我那张耐看的脸,配上那副火爆得让男人流鼻血的身体,就注定了我前半生的悲剧。

芙蓉姐姐:我第一次高考时被别人利用了,上了一个很烂的大学。后来有一个女孩同学劝我重考,我就想退学考北大,因为我基础好,高中时成绩特别好。上了半学期后办了休学。我一定要考北大,如果考不上我就在一棵树上吊死。上了一个复读班,我们校长都说我考北大没问题,高考前的一个晚上出了车祸,那天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路上一个人没有。我骑自行车,那么静的夜,如果有车过来,我肯定能听到。我当时想今天晚上怎么这么黑呀,我得骑快一点,再就没有记忆了。在医院时谁都不认识了,爱抓爱咬人。他们都说我疯了。撞的是脸部,胳膊,腿也都断了,血几乎全换掉了。现在身上还有很多伤疤。我连我妈都不认识了。我就知道喊着“我要高考”。最后去考了一门语文,是单架抬到考场的。我就回原来的学校了,像狗一样,一瘸一拐地回到学校。

芙蓉姐姐:我大学的时候比较风云,但大家都不知道我会跳舞,我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出名。大学时,是通过自己的长相、身材和气质。我刚进校的那天,就轰动了全校,大家全知道我了。我长的特别白,眼中有一种绝望和无奈,觉得这辈子都完了。无论我去哪个饭堂,人家都会跑过去,我在哪个教室上自习,人家也都会跑过去。进大学时才八十多斤,我腰很细很软的。胸比现在还要大多了,腰是一尺六,从后面看就一点点。

时代人物周报:可是你贴照片,很多网友觉得也不好看嘛,为什么说自己倾国倾城?

芙蓉姐姐:因为我不上相。而且我生了很多年的病,皮肤不好,我能保养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我以前确实很好看。好多同学都说我考研三年,把自己考成黄脸婆了。

芙蓉姐姐:有,但都给别人拿走了。我大学时和同学拍过一张,底片他们都不肯给我,自己留着。

芙蓉姐姐:朋友说我是超级自信的舞蹈天才,特别投入。有一次去迪厅跳舞,跳完了,好多人都在外面等我。我在公园时跳舞时,观众都很喜欢我,每天都等我,我带一个小收音机,即兴跳舞。我是一个周围人越多跳得越好的人,我希望一大片全是人,我就会跳得很疯狂。

我在任何地方,都是焦点中的焦点。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比我强。我觉得我就是最强的,因为本来就是这样。但每次跳舞时我特别害怕,就怕别人把我比下去。就像武林高手比武一样,但每次跳完之后,还是觉得自己是最出色的,没有对手。我见过很多跳舞的人,比如挺成名的专业人士,我见过后,就对自己特别有自信。我男友和朋友都让我参加“非常6+1”,说我可能会一夜成名。

时代人物周报:对网上那些负面的评论,比如有人说你是自恋狂,臆想症,或神经病,怎么看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