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发生苯泄漏事故数千人紧急疏散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4:16:15

日前,《第一财经日报》从用友软件(600588.SH,下称“用友”)证实,用友在武汉、温州和安徽三家分公司的员工将有一部分被鼓励离职创业。用友董事长兼总裁王文京表示,此举是因为这三个地方缺乏专业厂商,这样可以加强对商业合作伙伴的业务的发展。

王文京同时表示,此次离职创业计划不会扩展到其他分公司。此次对这三个分公司的调整,也是用友自去年以来的战略调整的一部分。在去年的战略调整中,用友开始将中低端客户放手交给渠道,使分公司与渠道的分工更合理。

王文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用友会给予离职创业员工一定数量的软件作为货物支持,但不会给予实际资金。王文京强调,用友会根据离职员工的级别确定给他们软件的多少,比如经理级的和普通员工支持力度就不一样。

“用友希望利用这些员工的专业经验,组建自己的公司,成为用友的ERP分销和服务合作伙伴,为用友服务。”王文京说,员工离职创业之后,用友的这三个分公司的职能将会转型为为老客户服务、大客户和重要客户的直销与服务、区域商业伙伴的发展与支持以及区域市场的开拓等。

记者从安徽分公司了解到的信息是,此次离职做代理并成立公司的,员工级将获得用友提供的8万元软件支持,经理级将获得价值15万元的软件支持。但一位当地的员工表示,用友只会在合肥成立一家代理公司,而且年初裁员时已经被内定了,因此所谓的员工离职创业只是一个“借口”。

据了解,从去年底开始,用友安徽分公司就展开了裁员行动。目前,安徽用友原本50多人的团队仅剩20多人,在公司留用人员名单中,后勤原来6人仅裁掉1人,而9名销售只留3人,另外实施人员走了一大半,服务团队基本连根拔掉。

“去年年底的时候,安徽公司突然接到通知,被告知安徽用友已经成为集团‘员工创业计划’的三个区域之一,随后集团派了一个大区经理和一个人力资源经理来到安徽与安徽公司接触了一下,并很快就离开。”一位刚刚从安徽用友离职的人士如此表述用友对安徽分公司的调整。

上个世纪90年代,用友为了快速发展业务,收购了一些比较优秀的渠道合作伙伴作为总公司设在当地的分公司。收购渠道合作伙伴变成分公司的事情在管理软件行业非常普遍,刚进入中国时,ORACLE采用的也是同样的策略。

对于此次调整,易观国际软件分析师梁新刚认为,现在是把分公司还给了渠道,主要是因为运营和管理成本居高不下而不得不作的调整。“这说明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其策略也不同了。”

自从去年何经华辞去用友总裁一职后,董事长王文京重新走上前台,并对公司的各项体系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其中包括对不同类别的客户进行了重新部署,共分为四类客户,以理清关系。

第一类是战略客户,主要是那些在行业内有重大影响,具有很大的推广价值的高端客户;第二类称之为VIP客户,这类客户规模也比较大,并且能够带来明显的收入;第三类为模板客户,是那些只采用了用友的某个管理模块的客户;第四类是上面没有包括到的,被统称为ERP客户。

对于第一、二类重要客户主要是由集团公司负责大客户的行业客户本部联合合作伙伴进行服务,而对于模板客户则直接交给各地分公司来做,因为模块化产品比较标准化,可以直接交给渠道伙伴来做;对于ERP客户就可以直接交给用友去年底在其北京总部、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环渤海地区建立的四个呼叫中心来做,可以很好地节约成本。

“原来,客户分类不清,会造成分公司和渠道抢客户的情况,而现在谁来做什么样的客户已经非常清楚了。”王文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对于中高端客户直销和分销并举,而中低端客户则只做分销。在对低端客户的销售和服务上,将主要借助合作伙伴,并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发展合作伙伴。”

梁新刚分析王文京此次改革的原因时说:“王文京的改革是为了降低成本,主动调整,以改变当前被动的局面。”何经华当政期间,用友的渠道和分公司定位混乱,分工不清,常常发生因为争客户而打架的事情。

梁新刚认为,用友建立四个呼叫中心来集中做服务之后,裁员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此次用友安徽分公司的服务人员被全部裁掉,说明用友今后对中低端用户的服务将主要由呼叫中心集中负责。

“随着呼叫中心上线运作,用友在各地的分公司可能会进一步裁员和合并。”梁新刚认为,这次裁员可以看出用友多年来提出的从服务中获利的策略是不成功的,正是由于服务根本没有为公司创造效益才把服务人员都裁掉,否则他们不会这样做。

王文京称,用友在全国建立呼叫中心,是想把全国客户服务业务集中起来专业开展,以提高服务的效率。他说:“用友全国30多家分公司原来做服务的员工主要有两个去向:一部分上调到总部,一部分转向做实施、售前的销售业务。”

体育讯历史会铭记都灵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王濛用一场出色的防守战为中国夺得了都灵冬奥会的首枚金牌,这也是中国代表团在冬奥会历史上的第三枚金牌。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本场决赛的几个精彩镜头:

裁判发令枪响的刹那,付天余率先冲出起点,被判抢跑。付天余的起跑技术是中国队中较为出色的,她的抢跑也给这场决赛增加了紧张气氛。

裁判第二声枪响,王濛起跑非常出色,并利用内道的优势力压拉达诺娃率先进入第一个弯道,就此确立了领先优势。

拉达诺娃在最后一个直道全力发起冲刺,王濛毫不示弱,顶住了对手的压力,再度领先进入倒数第二个弯道。

最后一个拉达诺娃再度发难,王濛显示出了出色的防外线能力,牢牢保持优势进入最后一个直道的冲刺。

撞线的那一刻,拉达诺娃使出最后一招,利用短道速滑规则中谁的冰刀先过线谁获胜的规定,先出一腿拼命将刀尖滑向终点线,虽然整个人前冲滑过终点,不过还是落后王濛稍许。

王濛滑向守候在终点附近的中国短道速滑女队总教练伊敏,师徒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共同庆祝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王濛接到看台上抛下的五星红旗,准备和付天余一同展示的时候却因踩在国旗角上滑了一跤,跌倒在冰面。赛后王濛表示自己即便夺冠后也很紧张,为什么出现这一幕也就不难理解了。

【本报讯】深圳良好的营商环境又引来“金凤凰”。昨天下午,全球第五大半导体厂商——意法半导体(ST)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卡罗·伯佐提在深圳五洲宾馆宣布:意法半导体公司将投入5亿美元,在深圳龙岗宝龙工业区兴建新的芯片封装测试厂。市长许宗衡、常务副市长刘应力等出席了深圳市政府与意法公司的项目合作协议书签约仪式。

意法半导体是全球知名的宽产品线半导体制造商之一,2005年在全球半导体厂商中排名第五。1994年,意法半导体在深圳合资成立赛意法微电子有限公司,建立在华第一家封装测试工厂。1998年,深圳赛意法微电子公司的封装测试项目通过国家验收。目前该公司年生产能力已经达到45亿只,2005年的进出口总值达到16亿美元,成为整个ST集团的重要组成部分。昨天签约的新项目由意法半导体公司独资,计划年内开工建设,并在今后几年内分期投资,项目总投资近5亿美元,建成后年产量能达70亿只,届时位于龙岗宝龙工业区的芯片封装测试厂将成为中国最大的芯片封装测试生产基地。

许宗衡代表市委、市政府对项目的成功签约表示热烈祝贺。他说,意法公司芯片封装测试项目正式落户深圳,不仅是意法公司推进全球战略布局的一项重要举措,也将对深圳进一步完善集成电路产业链、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起到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当前,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主导的高新技术产业已经成为深圳最重要的支柱产业,意法公司继续选择在深投资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是对我市投资环境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前景的充分肯定。深圳将继续在产业政策、市场秩序、法制环境等方面积极创造条件,竭诚为包括意法公司在内的所有在深投资的中外企业,提供更加优良的服务。

卡罗·伯佐提在签约仪式上表示,预计到2010年后,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市场,在深圳建设第二个封装测试厂,是ST扩大中国制造基地的重大举措。深圳的投资环境得到了工商界的广泛认可,基于此前在深合资项目取得飞速发展的成功经验,以及深圳市政府的大力支持,相信新的项目必将取得成功,从而增强ST在中国市场上的竞争优势。签约仪式前,许宗衡还会见了卡罗·伯佐提一行。

【本报讯】“2010年后,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市场,没有人能忽视这个市场!”意法半导体总裁兼CEO伯佐提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总是不忘强调中国市场的战略意义。

而伯佐提的“中国战略”显然已显出雏形。记者了解到,意法在深圳的第二家封装测试厂的建立将成为扩充其现有的深圳合资公司赛意法公司生产能力的又一部署,同时意味着意法在其全球半导体封装测试等后道制造领域的重要布局。

伯佐提在签约仪式上称,新公司的建立将是扩大中国生产基地的重大举措。

“深圳已成为意法最大的后道工序制造厂,他们的神速令我们惊叹!”伯佐提对赛意法近年的表现十分满意。赛意法目前拥有3000多名强大的员工队伍,日产能高达1200万只芯片。以手机中的相机模块为例,赛意法可以在短短四周内达到所有富有挑战性的业务产能,而赛意法的相机模块产量接近意法全球产量的一半。

事实上,早在2005年4月,意法已开始计划加大在深的投资。“赛意法已接近满产。”意法一位人士透露说。据了解,意法龙岗项目的成立正是为了缓解赛意法的产能压力。

尽管意法的主要业务仍是封装测试,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新公司与赛意法将独立成为意法在全球半导体后道制造的主要生产厂商,两家公司的工艺和接受个性化产品订单的水平并无二致。而根据意法的“传统”,所有封装的订单必须由2家后道厂商进行加工,而龙岗项目启动意味着中国后道加工的重镇将落在深圳。

在伯佐提看来,意法在中国市场的成功为意法赢得了2004年中国第四大半导体厂商的排名。

数据显示,过去5年中,意法一直保持着年均35%的强劲增长,而中国半导体工业整体年均增长率约为26%。“中国现在和将来都将是意法的重要战略市场,我们将通过大力整合研发、制造和营销服务来扩大在中国的影响力,我们最近成立的大中国区就充分体现了这个目标。”伯佐提说。

伯佐提认为,新型家电和个人电子产品市场的迅猛增长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中国制造的手机、数码相机、数字电视机顶盒等消费类电子产品正爆炸式地增长,而半导体技术将是这一市场的技术主导。据悉,意法目前已在中国各大城市部署了1000余名工程师,为汽车、移动通信、数字消费、工业设备、智能卡和电源企业提供服务。

体育讯北京时间2月16日凌晨,都灵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预赛全部结束,参赛的两名中国选手李野和李佳军均以小组第一顺利进入1/4决赛。李野在预赛中以1分27秒048获得第一小组的第一名,这一成绩打破了由加拿大名将特考特-马休在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创造的1分27秒184的奥运记录。

中国男子选手在该项目的争夺中没有优势可言,但是经验丰富的该项目世界记录保持者、老将李佳军仍有争夺奖牌的希望。在98年长野冬奥会上,李佳军曾经在该项目的比赛中以一个冰刀的微弱劣势屈居亚军,02年盐湖城冬奥会志在一搏的李佳军在决赛中摔倒而与奖牌无缘。尽管年龄偏大的李佳军在技术能力和体力上处于劣势,但是其丰富的大赛经验将是其冲击奖牌的法宝。另一名中国选手李野也具备一定的冲击力,尽管他在1500米的争夺中因为犯规与奖牌无缘,但是他和李佳军的携手征战有利于战术配合。此外,韩国名将安贤洙、李浩石以及美国著名选手阿波罗等人也是夺金的热门人选。

今天进行的是男子1000米的预赛,参赛选手被分成七个小组展开激烈的竞争,每个小组的前两名和成绩最好的两个小组第三名将晋级十六强。

预赛中李野被安排在第一小组出场,与他同组的是法国选手马蒂-简-查尔斯、英国选手斯汤雷-保罗以及东道主队员罗迪凯利-尼古拉。技术实力明显占据上风的李野没有给对手太多的机会,在两圈之后就确立了领先的优势,最终他以1分27秒048率先冲过终点顺利晋级四分之一决赛,意大利的罗迪凯利-尼古拉则以1分27秒184名列次席。李野的这一成绩也打破了加拿大名将特考特-马休在盐湖城冬奥会上创造的1分27秒185的奥运会记录。被寄予厚望的李佳军则与东道主选手卡尔塔-法比奥、保加利亚的吉赛-派特以及德国选手纳卡巴-阿瑞同分在第六小组。面对三名欧洲选手的夹击,李佳军在技术实力和大赛经验上都明显占据优势,他在倒数第七圈时开始确立了领先的优势,最终他以的1分27秒765的成绩名列该小组第一名成功晋级十六强,意大利选手卡尔塔-法比奥则以1分27秒826紧随其后。

日本老将寺尾悟则与澳大利亚的迈克尼-马克以及加拿大选手弗朗索斯-路易斯-特列卜雷同分在第二小组,结果弗朗索斯-路易斯-特列卜雷和寺尾悟分获小组前两名顺利入围四分之一决赛。韩国“双保险”安贤洙和李浩石则继续显示了韩国男子选手高出一筹的整体实力,他们没有给对手任何的机会便轻松杀入十六强,安贤洙以1分27秒372的成绩名列第三小组第一位,李浩石则以1分35秒634的成绩排名第四小组的首位。在男子1500米比赛中卫冕失败的美国名将安东尼-阿波罗则在第七小组出场,阿波罗一扫颓势,他以1分36秒12的成绩名列小组第一。

新年刚过,年前宣布退出内地手机市场的上海迪比特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迪比特”)却“意外”收到了来自发改委的一份“新年礼物”。

昨天,国家发改委在网站上发布正式通知,迪比特手机生产项目申请报告获得批准。

《第一财经日报》就手机牌照通过申请的消息向迪比特进行证实时,公司多位工作人员都对此非常诧异,反复向记者确认这一消息的来源。

迪比特一位公关经理称,手机牌照可能是2005年申请的,现在才得到批准而已。

原迪比特执行副总裁彭新淼表示,公司此次获得的应该是CDMA牌照,但他不愿透露更多信息。

上海迪比特实业公司成立于1993年,是台湾大霸电子集团子公司。2001年,大霸电子获得在大陆生产GSM手机的牌照,“迪比特”品牌手机使用的就是此牌照。

迪比特最繁盛的时期,曾以月销量70万部上升到国产手机第三位,且提出2004年~2006年做到大陆手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目标。

颇具意味的是,与获手机牌照的消息同一天到达迪比特的还有全国分公司的告别仪式通知。

原迪比特策划总监谭贻国介绍说,目前上海迪比特除了上任不久的首席运营官叶德诚之外,已经基本找不到任何负责人,各地分公司全面清理完毕,只剩下部分境外市场负责人。

2006年初,迪比特高级公关顾问杨兵虎对外证实,迪比特在大陆手机市场开始收缩,彭新淼也确认,迪比特手机在大陆销售基本停滞。

去年4月,大霸电子集团董事长莫皓然为迪比特注入8640万美元,并将迪比特拆分为产品、品牌、销售3个独立经营、独立核算公司。不料,2005年9月29日,莫皓然突然被台北地检署传讯带走,这一计划也宣告破产。

谭贻国认为,迪比特今天的处境主要是管理出了问题,且不熟悉大陆市场,“以为单纯凭借产品就可以占领市场”,在售后和采购方面都比较复杂。

2001年,迪比特任中邮普泰为大陆总代理,但到了2002年,迪比特花人民币3亿元收回其代理权并自建渠道,2003年,又开始发展发展“大区买断”制(以一个省或几个省为单位买断包销商),销售渠道和销售政策的一再改变给迪比特的市场销售带来了极大伤害,并最终一蹶不振。

谭贻国指出,迪比特内部对3G寄予了很大希望。公司于早前参加了国产标准TD-SCDMA联盟,成为TD-SCDMA联盟最后一批成员,希望借助TD-SCDMA手机能有所作为。

一位负责申请手机牌照的工作人员认为,国家有可能是先向企业发放CDMA牌照,才有可能下一步发TD-SCDMA的牌照,但国家并没有在相关文件中讲明其中的关联性。

高级公关顾问杨兵虎也向记者确认,迪比特已经向国家提交了生产3G手机的相关申请材料,但“3G手机牌照应该在国家3G牌照发放之后才会批准”。

他强调说,我们并不是彻底退出手机市场,得到国家3G牌照发放之后,我们还会借3G手机重返大陆市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