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客机失事前所有乘客及机组成员均活着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20:25:14

在顺治朝的翰林院学士王熙的《自撰年谱》,李国荣找到了关于遗诏撰拟的记载,没有想到,在书中还意外的发现了关于顺治死因的线索。书中写道,在王熙应召进入养心殿以后,病榻上的顺治帝对他说,朕得了痘症,恐怕是好不了了。所谓的痘就是天花,顺治皇帝从患病到驾崩,只有五天的时间。他的病症与天花病极为相似。那么顺治皇帝会不会就是天花病死去的。

重新审视之后,顺治出家的说法又有疑点浮出水面。董小宛的丈夫——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中详细追忆了自己和董小宛的相识:己卯初夏,他和董小宛第一次见面。己卯——也就是明崇祯十二年,这一年董小宛16岁,而顺治才两岁。

董鄂妃并非董小宛,她也并非使孝庄设计害死的。事实上,董鄂妃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夭折,悲痛不已,因伤成疾而去世的。据僧人传记《续指月录》记载,爱妃辞世,顺治万念俱灰,决心遁入空门。顺治十七年十月,高僧茆溪森为顺治在万善殿举行了皈依佛门的净发仪式。然而之后的记载却将故事引向了出人意料的结局。顺治皇帝剃光了头发要出家了,这个消息激怒了孝庄,她火速叫人把茆溪森的师傅,玉林琇召回京城。玉林琇到北京后,听说弟子茆溪森为顺治剃发,当即叫人架起柴堆,要烧死茆溪森。顺治得知这件事情后,无奈之下只好决定蓄发留俗,不再出家。

从种种史料和迹象推断,顺治患天花而去世,这似乎是最接近真相的答案。但是令人费解的是顺治患病去世,应该属于正常死亡。然而清宫档案为什么对顺治的死因只字未提,讳莫如深,难道顺治死亡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很明显,股权分置改革将会进入加速阶段。”2005年5月31日,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对记者表示。

此前一天晚上,中国证监会、国资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是继4月29日,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简称《通知》,正式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之后,有关中国股市改革的第二个纲领性文件。

《意见》内容共有十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大中型上市公司要积极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各级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要积极支持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

这也是股权分置改革启动一个月以来,有关国资管理部门的首次正式表态。

也正是在这一个月中,中国股市不断创出多年来的新低,四年前的“千点论”预言不幸实现。截至5月27日收盘,沪市流通市值6240.61亿元,深市流通市值3660.31亿元,两市合计9900.92亿元,已跌破了1万亿元大关。

《意见》出台之后,记者迅速与多个地方国资委人士取得联系。但不少地方国资委的反应并不热烈。甚至有人表示尚不知道有这个文件出台。而对于股权分置改革问题,安徽、重庆和四川国资委产权处的有关人士均表示,“在关注,没有在做方案。”

北京国资委产权处有关人士则表示,对于股权分置,因为涉及到上市公司,权限全部在国务院国资委,北京市国资委没有这个权限。

较之地方国资委,上市公司的态度则显得积极得多。青岛双星(000599.SZ)董秘郭维顺表示,目前公司非常关注这一文件。公司已经在和证监局、主要大流通股股东一起讨论可能的方案。

“因为涉及到保密问题,也为了避免给市场提供炒作机会,《意见》的事情主要是局长和主任一级的领导在负责,”国资委的一位人士透露,“《意见》是证监会牵头做的,然后征求了国资委主要领导的意见之后,文件才下发的。”

“《意见》是在国务院协调之下,证监会和国资委共同协商的产物。”接近证监会的人士透露,“因为历史的延革和现在的情况都决定了股权分置改革不仅仅是证监会的事情,其他部委,包括国资委、财政部以及中国金融资产管理机构的配合。不过,目前主要涉及到证监会和国资委两个层面。”

5月初,股权分置改革启动却成为中国股市新一轮下跌的起点,6年箱体告破,股指“红消香断无人怜”:5月9日,上证综指最高为1160点,5月30日最深跌至1043点,报收于1160点,16个交易日下跌100点,最大跌幅超过10%。与此同时,市场中的大盘蓝筹、二级蓝筹也持续下跌,中国石化(600028.SH)、宝钢股份(600019.SH)等昔日基金宠爱的股票成为领跌的龙头。

5月19日,在证券业协会主持下,多家券商、基金公司的负责人齐聚北京,股权分置“既要有长远的目标又要有改革时间表给市场以明确的预期;既要积极推进股权分置改革工作又要注意解决其他问题”的观点见诸报端。

同时,四家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公司的代表性问题也被市场重视起来。部分市场人士认为,市场价值中枢的下移是因为四家试点公司中没有大盘蓝筹公司样本,这样,市场无法给出这些在市场上占有重要分量的公司做出明确的估值,大盘蓝筹下跌在所难免。

而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是,不论是大型央企还是地方重点企业的股权分置改革,都必须经过各级国资委的审批与同意,由是,国资委在股权分置改革中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角色问题浮出水面。

“从《意见》的内容来看,国资委积极的态度会增加股权分置改革成功的胜算。”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教授认为,“大型国企类上市公司在不久之后应该将成为股权分置试点。”

上海荣正投资咨询董事长郑培敏认为:“政策传递出一个明确的信号,第二批、第三批试点公司中,肯定会出现大型国企的身影。”

吴晓求认为,股权分置改革,是中国股市生死攸关的改革,改革如果不成功,就真的会“推倒重来”了,而《意见》“采取了积极务实的态度,会成为股权分置改革的助推器,加速改革的进程,从而保证改革的顺利进行。”

郑培敏表示,“《意见》的发布,说明改革的配套措施将来陆续出台,而好的措施是改革成功的保障。”

实际上,《意见》的最主要的功用不是向市场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在提供一个预期: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中大盘蓝筹样本,即将出现。

“《意见》的出台,无疑会对市场的稳定起到重要作用,市场的稳定才会使改革的成本尽可能地降低。”华生教授认为,现时的市场中已经有一批蓝筹股具有投资价值,一旦非流通股股东购买流通权的对价标准确定,这些大盘蓝筹将更具投资价值,那些不具投资价值的蓝筹股,也将因此拥有投资价值,对市场而言,这也是个获得转机的机会。

《意见》提醒中介机构“要充分运用各种有效手段和创新方法”,对于中介机构,尤其是保荐机构来说,这是难得的发展机会。

据接近证监会的人士透露,“尚福林主席表示的‘证监会不出统一方案’的原则依然适用于大型国企的改革。”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分析说,“这一规定为中国的投资银行提供了定价能力训练和创新能力提高的舞台。”只要券商们能够根据不同公司的情况,拿出让各方均满意的方案,证监会应该是不设限的。

改革前,部分流通股东对于对价的预期爆棚。四家试点公司改革方案公布后,非流通股股东与流通股股东开始了新的博弈,财经网站上的统计表明,有90%的流通股股东对试点方案不满意,甚至有中小流通股股东提出了“10股送30股”的要求。

左小蕾表示,这是典型的“分国企蛋糕”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对改革的推进不利。

郑培敏认为,股权分置改革中的流通股股东和非流通股东的双方,是博弈论中“囚徒困境”的双方,这种博弈的结果要么“双赢”要么“双输”,不会存在“独赢”的可能。因此,非流通股股东要积极地解决股权分置,流通股股东的对非流通股股东的要求要克制,不能“漫天要价”。

“《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平衡各类股东利益,方案设计要切合公司实际,要合法合理,符合改革的原则和精神,降低改革成本,维护市场稳定。”郑培敏分析说,“监管层实际是借此表明,改革虽然有成本但不是无限度的。市场的胃口不要太高,要有理性的预期,只有这样,改革才能顺利进行。”

问题出在对非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性质的认识上,尚福林主席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提问时已经明确指出,“从法律意义上讲,协商过程中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出让的部分利益,是非流通股股东为获取流通权所支付的对价。”

“这就是说,认为非流通股股东应该赔偿、补偿的说法都是错误的,实际上,非流通股股东支付的对价是在向流通股股东购买流通权的承诺。”吴晓求、左小蕾对此均持有相同观点。

从某种意义上讲,股权分置改革是一艘出海巨轮,《通知》启动了引擎,《意见》补给了燃料,但巨轮只是刚刚驶离了港口,要面对的波涛与暗礁仍在前方。因此,股权分置改革将是一项需要系统解决的系统工程,专家们目前关注着三个“变量”。

华生教授认为,《意见》将更多地适用于业绩好、股权结构简单、合规的大中型上市公司特别是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这些公司目前的市场存量仅为200-300家。其余的上市公司,尤其是ST、股价跌破净资产的公司,通知的内容只是解决了推进方向的问题,这些公司的股权分置改革需要配套的文件及方法出台。

吴晓求建议,优质公司改革之后,对于不同类型的上市公司应遵循“分类改革”的原则,对于曾经违纪违规、ST、重大亏损的、股价跌破净资产的公司,应规定不同的原则,通过分类改革方案予以解决。

郑培敏认为,《意见》的不足之处就是没有对如何激励上市公司参与改革予以规定。

“股权分置改革提供给上市公司非流通股股东的只是一个虚拟的好处,为了得到这个虚拟的好处,非流通股东还要支付高额对价,承担的却是实在的损失,好的上市公司非流通股东自然不愿意面对这种损失。”

如果没有相应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改革将有断炊的危险”,郑培敏认为。

左小蕾认为,《意见》将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放到很重要的位置。这实际上是股权分置改革本应有的附属品。如果能将股权分置改革与国有企业股权结构改革有机地统一起来,股权分置改革的作用将会得到极大提升,市场为此付出的巨大成本也将会在未来资本市场的发展中得到弥补。

华生教授也认为,相比起目前市场中的各种呼声,促进国企股权结构改革的意义要大得多。问题是,如何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建设。

但是,这方面的情况却是不甚清晰的。国资委内部人士透露,“对于下步会怎样,后续制定什么样的办法和怎样操作,目前还没有收到这方面通知或意向。”

记者也就相关问题咨询证监会,但至记者截稿时,没有收到证监会方面的答复。

5月20日一大早,还没有等南京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大门完全打开,人们已经迫不及待涌了进来;为了能抢在前面,大家争先恐后往前冲;很快,狭窄的楼梯上挤满了人,大家开始慢慢往上挪。而二楼的登记受理窗口也在顷刻间排起了长队,容纳了几百人的办证大厅顿时人声鼎沸,喧嚣起来;这些人都是来办理商品房买卖、过户手续的。

记者了解到,在南京像这样的场面已经有几年没有出现过了,这些排队的市民很多是一家几口一起轮流排队办证,并交纳契税;而这样的情形从5月11日国家七部委发布房地产新政策以来,就一直持续到现在。由于前来办理的市民太多,交易登记中心不得不增加了一些临时窗口,将以前的12个窗口增加到了19个。

南京市房产局产权市场处党委办主任舒建红:“以往平均每天受理240到250件,现在已经达到了每天1100多件。”

我们了解到,现在南京房产交易中心每天受理的交易量是以前的4倍。其实,南京市房产交易的这种火爆场面,与国家七部委下发的《关于做好稳定住房价格工作的意见》有直接关系,我们再来看一下这份《意见》规定:自6月1日起,对个人购房不足2年转手交易的,销售时按其取得的售房收入全额征收营业税;在南京这个营业税的税率定在了5.5%,我们可以算算账,以一套总价100万元购买不到两年的普通商品房为例,如果在6月1日以后卖出去比6月1日之前多缴纳5.5万元的税。为了避免少交税,这些炒房者当然会赶在6月1日之前到交易中心交易了。不过,除此之外,南京市还附加了一个规定,从6月1日起,在南京购买高档商品房,征收的契税由将由以前的2%提高到4%。这个标准房的标准之一就是购房面积在144平方米以上。我们仍然以总价在100万元的商品房为例,如果这栋商品房符合南京市高档房的标准,那么在6月1日以后购买,买的人需要缴纳契税4万元;而在6月1日之前购买,需要缴纳的契税是2万元。光税就要多交好几万,在南京的很多卖房人看来,6月1日的确是个大限。这其中最着急的还要数那些职业炒房人,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房虫。在南京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我们记者就遇到了这么一位。

在南京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有大厅里,一个一直戴着墨镜窜来窜去的男子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当记者问他具体办什么手续时,这位马先生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他是一个职业的投资炒房人,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房虫”。

马先生说,2002年时他看好南京市房价有上涨的空间,正好手上有闲散的资金,于是就和他的姐姐聚集了几个朋友,一起联合投资炒房。

马先生:“那时候买房价格很便宜,南京市市场价格每平方米在2300元到2500元之间,我们就把股市的钱投资到了房产上。”

也就是在这几年间,南京的房价开始大幅度上涨。马先生告诉记者,以南京城区的房子为例,2002年房价不过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两年后,城区以内已经找不到每平方米6000元以下的房子,市中心房价则达到每平方米9000元-12000元。巨大的获利空间使马先生成了职业的炒房人,而在国家七部委下发《关于做好稳定住房价格工作意见的通知》以后,他现在最焦急的就是将手中剩余的几套房子赶紧卖掉。

马先生:“现在的价位很好,再等就没多大利润了,这个时候抛比以后抛要好。”

着急卖房的不仅仅是马先生,打开南京市的房产交易信息网以及一些二手房论坛,“新商品房最低价急售”、“忍痛出售”、“6月1日前现金”类似这样的信息明显增多了起来。而据专门从事二手房交易的江苏我爱我家置业有限公司和南京城开集团房产经营有限公司统计,这一段时间他们接到咨询的电话比以前多了几倍,挂牌销售的房源信息也明显增多。

江苏我爱我家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史立斌:“以前都是挂着没有急于出手的,现在的心情比较迫切,都希望快点卖掉。”

南京城市建设开发集团房产经营有限公司经理傅晓燕:“一般我们每天每个店接到20条,国家政策出台以后,几乎每个店增加了40条房源。”

不仅仅房源数量多了,随着6月1日的临近,不少“房虫”在价格上还开出了很多优惠条件。

运营部经理张钰臻:“湖景花园的一套房子是5月10日到我们公司登记,房主看到报纸上登出的国家新八条规定后,5月17日打电话给我们,说要把房价从94万的降到92万元,这是第一次降价。降价之后效果不是很好,她又一次打来电话来,再一次降到90万元。”

南京房虫说他们在泣血卖房,话说得可能有点重,但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对房地产热的抑制作用确实已经逐渐显现。敏感的马先生早在今年4月初,就感觉到市场风向会变,他赶紧卖掉了手中的几套房,现在只要再把剩下的4套房卖出手,他心里就轻松了。

在南京市房产交易登记中心,马先生将前不久卖出的一套商品房办理了过户手续后,和他姐姐一起离开了交易中心,对于剩下的几套房子,他告诉记者,他已经在中介公司挂牌了,但现在还没有人有购买的意向。

中介商:“卖房子也有周期,不是说今天挂上明天就能卖得了,很快就到6月1日了不可能这么快找到客户。”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