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款都是精品 四月新上市手机完全推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0:49:46

11月15日,联想集团与微软、用友、金山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并宣布从12月份开始,联想中国区电脑将全面预装Windows操作系统、金山毒霸、金山词霸以及用友的相关软件。

而一周前,联想集团则在北京隆重揭幕启动为期一周的“联想奥运周”活动,并正式发布了联想品牌及奥运战略。11月5日,联想更在上海浦东太平洋数码广场建立了全球首家旗舰店。

在近来联想的一连串举动中,放弃IBM标识,主推Lenovo是最为明显的标志。业内分析者认为,这体现了联想对自己品牌的信心,开始做长远的考虑。

当日,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市场官DeepakAdvani明确表示,联想将在全球实施以Lenovo为主品牌的品牌战略,并为Lenovo品牌赋予创新、高品质和可靠的产品、卓越服务三大顶尖品牌特性。

同时DeepakAdvani进一步称,在Lenovo主品牌下将有Think和Lenovo两类产品品牌,前者主要定位于高端商用市场,对后者则更强调行业领导地位,在中国以外的新市场中迅速提升Lenovo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杨元庆已经决定不再为别人“养孩子”。

奥运题材是联想去年3月份开始向国际化进军的大动作,当时业界对联想的举动褒贬不一。有的说联想业务仅局限在中国,花8000万美元取得奥运TOP成员意义不大,有可能是白花钱。有的则看好联想此举,称其类似三星,可凭借奥运品牌,一举奠定国际身份,走出国门。

当时谁也猜不透联想的真实想法,也不知联想会在去年12月出现收购IBM全球PC业务的惊天之举。

联系收购行动,再看联想奥运举动,恰好相辅相成,后者先动手创出国际品牌,前者后进跟上业务,故此,有业内分析者称联想国际化这两步为:“深谋远虑”。

不过看似一帆风顺的联想,在其国际化道路上也并非只是坦途,利润就是业内对其关注的普遍焦点。

联想二季度财报公布当日,联想股票跌幅7.2%,创下近一年来单日最大跌幅。有分析者称,这正是由于IBMPCD(个人电脑事业部)对整个公司的利润贡献甚微所致。资料显示,在收购IBMPC之后,联想的利润率是1.2%,而收购前则为4.98%。

不过对此,联想全球CEO沃德接受《财经时报》的专访时表示,利润率不是业绩状况的唯一参考指标,毛利润率和现金流都是重要的依据,前者同比增长了2%,后者则同比增长250%。

沃德进一步解释,联想收购的成本摊销和折旧也会在每个季度中体现出来,这都是影响联想利润率的重要因素。

收购行动后,联想开支收入比之前减少了半个百分点,这表示进一步提高了运营效率,降低了开支。

业内分析者称,事实上预测惠普3年内可能出售PC业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PC行业在近年以及今后的发展中,利润率会越来越低,而这一问题,联想现在以至今后同样会遇到。

对此问题,沃德表示认同。不过,他认为,联想所采取的办法就是区别竞争对手,同时以三点作为突破:提供创新的产品;实现运营效率的最大化;还有就是达到客户满意的最大化。

在产品创新上,如在笔记本电脑上设置一个气囊,在电脑摔下来的时候,起到硬盘保护的作用;另外在联想台式机上有一个杀毒的功能,一键可以清除病毒。这两种产品创新的角度,实际是把产品服务产生的问题硬件化了。

对于PC行业未来的发展,沃德认为依然存在增长空间:一是新兴市场。世界的新兴市场PC渗透率才达到3%甚至3%以下,有巨大的增长潜力;二是移动计算(笔记本电脑)增长的前景。在很多的成熟市场,联想在这部分做的特别好。

现在的新联想,在新兴市场做得很好,同时联想董事会主席杨元庆更是亲自负责抓新兴市场业务。而在笔记本业务方面,收购的IBMPC做得很好。“在这两个增长点我们已经具有最好的位置了。”沃德表示。

河南省沈丘县北杨集乡财政所原所长高国昌,和其担任副所长兼主管会计的弟弟高国常一起,利用职务之便违规操作,先后使高国昌农民身份的妻子、4个正上学的儿女、农民身份的妹妹和妹夫等十余人吃上了财政“空饷”。而这些人没上过一天班。

今年3月,沈丘县纪委、检察院收到举报信,举报高氏兄弟二人弄虚作假,为自己的亲友办理虚假工资手续,使一些根本不符合条件的人吃上了财政饭(俗称“吃空饷”)。举报信说:“高国昌的妻子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村妇女,却于1999年弄成吃事业费的,2001年变成国家干部,一天班没上,就在2003年退休了;还有高国昌当时正在上学的4个儿女以及农民身份的妹妹和妹夫等人都吃上了财政饭。”

针对举报信反映的情况,沈丘县人民检察院会同县纪检委,对此事进行了调查。据调查:1993年9月,高国昌通过非正常渠道,为妻子填写了乡农经站的招工表,后又通过县人事局为其妻办理了退休手续,并让高国常从乡政府填报了财政工资表。2003年和2004年,高国昌领取了妻子的工资18460元。有关人员这次调查时发现,在档案中,高国昌妻子的出生时间显示为1960年,而其参加工作的时间则被填写为1961年。也就是说,其一岁时就参加了工作。

1995年5月到2003年期间,高国昌还伙同其弟高国常等人,通过弄虚作假填写或伪造工人定级审批表、大学生见习期满定级表、人事局毕业生分配介绍信,然后经有关职能部门领导批准等手段,先后为其当时正上初中的大女儿、二女儿、二儿子,正在某艺校上学的大儿子,高国常内弟等五人办理了财政工资手续,使他们吃上了财政饭。

更为离奇的是,2003年11月,高国昌通过县财政局给北杨集乡畜牧站多拨了2万多元的经费,他对畜牧站长和高国常说,多拨的是另一个妹妹和妹夫(均是农民)的退休工资,然后自己取走了1.8万元。2004年年初,高国昌向县财政局的一名工作人员提出办理其妹妹和妹夫(均是农民)的财政工资,随后,他安排已当上县畜牧局会计的大儿子从北杨集畜牧站的工资预算名单中加上了名字。2004年年底,其妹妹和妹夫的工资16694.4元拨到了畜牧站,由于案发,此款没有领取。

据高国昌和高国常向调查人员承认,这些吃财政饭的亲属,没有人上过一天班。

记者日前从沈丘县有关部门了解到,目前,高氏兄弟一案已调查结束。高国昌和高国常兄弟因滥用职权和贪污,已经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另外,此案涉及的人事、财政等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37人,将陆续被追究刑事责任或受到党纪、政纪处理。(新华每日电讯)

手机价格还能降多少?飞利浦公司给出的最新答案是:一部GSM手机将低于20美元(人民币140余元),其总体成本将降至15美元以下。

按飞利浦公司的说法,推广这种超低价手机是为了“满足在中国、印度、非洲、南美以及东欧等地区消费者对低价移动通信的不断增长的需求”。此前,德州仪器和英飞凌也都推出了超低价的手机芯片,声称可以将手机的生产成本从当前的近35美元降到20美元以下。

但是,芯片厂商的热情并未能真正打动手机厂商和电信运营商。超低价手机在国内正陷入前途未卜的窘境。“市场前景很一般。”易观国际首席分析师赵月旺评价说。

英飞凌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它们力推超低价手机是基于“前瞻性的考虑”,而最近各大芯片厂商都不约而同地参与其中,可算是“英雄所见略同”。

这些芯片厂商都能举出许多数据和理论来支撑它们的举动。比如,他们认为,虽然全球已经有18亿手机用户,但还有75%的人口没有享受到移动通信服务;即使是在手机信号覆盖范围内也还有77%的人(35亿人)没有手机。另外,许多人愿意买手机,但并不看重其中的一些应用,例如拍照、上网、音乐播放和游戏等。因此,“超低成本手机是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享受移动通信好处的一个关键行动。”GSM协会手机新兴市场战略主管AmeetShah说。

易观国际首席分析师赵月旺向记者表示,诸多芯片厂商此时力推超低价手机,是因为它们在技术上都解决了“多模块单芯片化”的问题,即:将主要电子元器件集成、整合在一个芯片上,这样会减少电力需求、电路板和元件面积等,从而能够降低手机的成本。

除了芯片厂商的热衷,GSM协会也正在倡议其800多家会员(运营商、设备商、手机商)来力推超低价手机。超低价手机的概念最早于2004年由GSM协会提出。似乎是为了显示它的独特,通常把它叫做ULC(ultralow-cost)。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所用芯片架构的不同,超低价手机和目前的低端、低价手机并非同一个概念。最主要的区别是,除了更为廉价之外,ULC只有通话、短信等最基本功能(有的甚至连短信也没有),而目前的低端、低价手机并不完全是以减少功能来达成低价。

手机厂商是否去推动尚存疑问。波导董事长徐立华最近表示,目前国内手机市场的价格已经足够低廉,而超低价手机在功能方面已经不能满足用户的基本需求,因此波导对超低价手机的兴趣不大。摩托罗拉CEO爱德华·詹德也曾表示,超低价手机的推出要依据不同市场的情况来进行,中国市场目前还没有到达最好的时机。诺基亚中国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并没有听说诺基亚要在国内推超低价手机,其目前最便宜的几款手机也卖到500、600元左右。

赵月旺向记者表示,手机厂商对超低价不积极,与“品牌性格”有关。对诺基亚等高端品牌来说,力推超低价手机会让它们的品牌形象显得很尴尬。对于今年5、6月份诺基亚曾放出风声要推出40美元的超低价手机,赵月旺认为,这只是洋品牌的一种宣传手段,是为了继续打压国产厂商。

本土厂商对超低价手机不积极也很有理由。首先,利润太薄,又达不到最大量的规模效应。其次,去大量生产超低价手机会使它们赖以依存的复杂生产能力将不复存在,它们很容易就变成一个纯粹的加工厂,刚刚树立起来的品牌将“虚无化”。另外,超低价手机不太可能在城市中推行,它的主要消费应该是在乡村,而要到路途遥远、人群分散、地域广阔的乡村去进行市场推广,费用高、难度大、收成小。

赵月旺表示,电信运营商也不会去大力推动超低价手机。因为,运营商目前最大的苦恼不是用户量的问题,而是怎样发展增值业务来提高它的ARPU值。因为超低价手机只有最基本的通话功能,运营商没有办法在这些用户身上去发展增值业务。因此,这些用户对于运营商来说是质量最低的用户,至多起到“凑数”的作用而已。

就我国乡村地区的手机消费状况来说,超低价手机也可能会遇到诸多麻烦。城市中的大量二手手机正在流向乡村,它们的价格有的只有几十元,比超低价手机要便宜得多。另外,制约我国乡村通信消费的最主要因素,并不是手机(价格),而是服务费(通话费)。虽然许多地方已经出现了通话费的差异化和低价化,一些乡村的手机话费已降到0.1元/分钟,但许多村民还是觉得贵。超低价手机和小灵通所面临的困难截然不同,不可能再出现小灵通的繁荣景象。

可见,无论是对于手机厂商和电信运营商来说,超低价手机虽然会有一定的市场,但却不能带来“利益”贡献。

赵月旺向记者表示,最后很可能的模式是:芯片厂商会直接找像格兰仕这样拥有大规模、高效率制造能力的公司,或者是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大公司授权给这类公司来贴牌生产,而格兰仕这类公司也很适合来做这样的事情,它一家就可以生产出全球超低价手机的50%产量,就像它生产出了全球多数市场份额的微波炉一样,卖到全球去而不只是卖给中国。因此,最后只有少数一些中国公司参与到超低价手机产业链中去。

芯片厂商的热情并未能真正打动手机厂商和电信运营商。无论是对于手机厂商和电信运营商来说,超低价手机虽然会有一定的市场,但却不能带来“利益”贡献。超低价手机在国内正陷入前途未卜的窘境。

在相关股东会议召开前,记者了解到,截至昨日中午十一点半,科达机电流通股东通过网络方式投票的股数超过了1200万股(流通股总数为3600万股),而其中反对票已经超过一半,而且多数反对票集中在昨日上午投出。

“直到昨天下午,我们都没有放弃”,科达机电保荐代表人陈天喜昨晚接受记者采访时带着些许遗憾,“但股改方案还是未能通过”。

陈天喜之所以说没有放弃,是因为在与流通股股东的沟通过程中,大部分投资者都认可公司的基本面和公司的股改方案。但表决的结果出乎意料,在集中时间出现了大量的反对票,最终科达机电股改方案只获得了流通股股东62.95%的支持率,未能达到证监会规定的2/3同意的最低要求。

科达机电今日披露的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显示,共有1735.64万股流通股参加了投票,其中赞成票1092.67万股,反对票641.88万股,弃权票1.09万股,流通股股东赞成比例为62.95%。

陈天喜坦言,流通股股东和公司非流通股股东之间在股权分置状态下价值取向不一致是导致方案折戟的重要原因。他说,在网络投票前一天,公司第一大股东增加两项承诺,表明大股东对公司发展前景非常有信心,同时也是希望流通股股东能够认同公司的股改方案。

科达机电的股价在历史上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不少流通股股东因为套牢太深,希望非流通股股东能够通过股改弥补他们的二级市场损失。由于这一点无法找到平衡,所以参与投票的部分流通股股东带有一些盲目的成份,陈天喜如是分析。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能够与公司沟通的股东是公司能够找到的股东,还有很多股东公司根本就找不到。陈天喜补充道。

公开资料显示,科达机电持股有集中的趋势,人均持股数由3月底的3428股增加至6月底的3684股,再增至9月底的4082股。业内人士分析,筹码如此集中却找不到股东,有一种可能是持有人是“拖拉机”账户,并不是真实的投资者,沟通时无法找到,投票时却准时出现,利用“巧妙失踪”狙击了科达机电。

公司第一大股东、同时也是公司董事长的卢勤语气平静地告诉记者“股改本来就是非流通股股东与流通股股东协商的过程,没有通过也很正常”。他向记者强调,“公司股改没通过,并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不管发生什么问题,也不管股市如何走向,科达机电将尽力提升公司业绩来报答股东对公司的厚爱”。

根据证监会颁布的《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办法》,如股改方案未获相关股东会议表决通过,非流通股股东可以在三个月后,再次委托公司董事会就股权分置改革召集相关股东会议。

体育讯北京时间11月19日,火箭今天在主场将与活塞进行比赛。在比赛开始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姚明看起来兴致不高,没有接受任何采访,昨天比赛的失利似乎对姚明还有影响,而主帅范甘迪则成了记者提问的焦点。

当记者问道新赛季已经打了十分之一的比赛,而火箭队好像还没有找到比赛的感觉,球队的斗志也没有被激发起来,作为主教练是怎么评价时,范甘迪表示:“对于球队的问题,我心里都非常清楚。麦蒂在球队的作用是勿庸置疑的,而姚明在比赛中,发挥时好时坏。姚明有时候在抢占位置的时候,不是很及时,其他队员在这方面做的也不是很好。这个问题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强调,如果已经知道对方的意图,我们就应该根据场上的形势来作出变化,而不是盲目的比赛,但这个问题还是一直没有改变。我们不可能把每个球员当作麦蒂来使用,那是不可能的。”

范甘迪谈到球员这个话题就停不下来,他接着说:“比赛失利输球原因很多,但是最不应该的就是场上队员没有很好的贯彻教练的意图。很多问题说了很多遍,但是一到场上还是没变化。今天比赛晚上8:30(美国时间)开始,到7点我们还是在集体训练,尽管强度不是很大,主要重点还是在战术安排上。这一点,我们要求每一个队员要重视抢篮板、投篮命中率和积极性,如果不重视,就等于把比赛交给对手。”

范甘迪还表示对于火箭的问题是不可否认的,球队必须面对这些问题,无论如何,没有任何借口去推诿责任。最重要的是要去克服问题,把问题克服了对球队才有帮助,才能提高从而得到胜利。当被问道球员斗志的问题时,范甘迪说:“我为球员丧失斗志而感到,而感到,而感到……”范甘迪在连续6、7个“而感到”之后,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范甘迪对一些队友的表现已经找不到恰当的语言去表达内心的失望了。

采访结束后,当所有火箭队员已经回到更衣室时,在球场上,记者看到韦斯利一个人孤零零的还在进行投篮练习,而底特律的队员已经来到球场上开始训练,没有队友,没有教练,韦斯利需要自我救赎。

天极网11月19日消息(老沈编译)据外电报道,日本电子产品制造商三洋公司表示,该公司今年上半年严重亏损,深陷财务赤字。三洋公司还预测,由于电视、DVD播放器和其他市场的价格战给公司带来损害,三洋在全年还将发生更大亏损。

在9月底结束的公司财年上半年中,三洋公司巨额净亏损达1425.2亿日元(12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三洋盈利34亿日元。

三洋公司说,它希望向主要融资人发行价值2000-3000亿日元的新股票,以缓解公司的资产负债状况。三洋主要融资人有住友三井银行、还有大和证券公司SMBC和高盛公司。

这已是许多月来三洋公司第二次提出预期的全年净亏损,亏损额从1400亿日元提高到2330亿日元,原因是公司主要财务部门的坏账在加速发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