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刘翔史冬鹏交叉火力点射向阿兰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1:38:26

公司是中国的棉花大王,其棉花单产大大高于全国和发达国家平均产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由于目前棉价形势比较乐观,上半年公司业绩将同期增长50%以上。走势上看,短线该股成交量放大,后市有望震荡上行。

公司是国内果汁行业龙头,年果料加工能力约为60万吨,是目前国内生产规模最大的浓缩苹果汁加工生产企业之一,未来果蔬汁消费市场发展前景广阔,公司业绩增长空间被有效打开,建议投资者积极关注。

公司是江西省运输行业资产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企业,行业垄断优势明显,未来公司业绩有望跳跃式增长。近期该股底部区域持续密集放量,做多动能不断膨胀,反转拉升井喷行情一触即发,可重点关注。

公司拥有我国最先进的热轧H型钢生产线和最大的车轮、轮箍生产线,产品品种多、规格全,产品先后被三峡水利(资讯行情论坛)、西电东输等国家特大型重点工程采用。经过大幅调整,目前该股投资价值已相当大,值得中线关注。

公司强势介入数字电视市场领域,并逐步提高在数字电视元器件市场的份额,发展前景广阔。该股属典型的小盘超跌品种,近期成交量温和放大,加速上扬行情随时有望爆发,建议投资者可重点关注。

公司进军新能源领域,以动力电源为重点,加速开发锂离子、太阳能、燃料等多种类电池,着力打造中国新能源航母,潜力可观。目前该股处于历史低位区域,底部扎实,后市有望逆势反弹,可积极关注。

本版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本版文章纯属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文责自负。读者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本报讯美国时间2005年6月27日,美国科学顾问委员会〔theScienceAdvisoryBoard(SAB)〕发表了一份报告草案,报告指出,通过动物实验发现特富龙主要成分“全氟辛酸铵”(又称C-8)致癌的“启发性证据”,也就是在白老鼠身上试验后,该物质引发一系列肿瘤疾病。因此“科学咨询委员会”总结认为,不能排除“全氟辛酸铵”致癌的可能性。有关美国杜邦公司特富龙不粘锅成分可能致癌的质疑,以及特富龙产品中所含的全氟辛酸铵(PFOA)在人体血液中存在的疑虑,再次引起我国市民的广泛关注。

昨天,记者采访到美国杜邦公司北京办事处的有关人士,这位负责人给出了昨天美国杜邦公司就此事件发布的一份声明,同时,北京杜邦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目前美国科学顾问委员会的这份报告草案,还只是一个草案,或者说还是一份工作性文件,并未得到科学顾问委员会的最终确认,未能反映该委员会成员的共同意见或建议,也不能代表美国国家环保署(EPA)的政策。在这种情况下,按照美国国家环保署的要求和规范,该草案的内容不应被提及或引用,杜邦公司是严格遵守国家环保署的相关要求的。

虽然杜邦公司不愿提及这份即使在目前还只是草案、不能代表美国环保署的立场的报告,但是已经再次让消费者对使用杜邦公司的特富龙产品产生了质疑。

记者昨天在对北京杜邦的有关人员进行的采访中还是了解到,根据2005年1月11日,美国杜邦公司向员工和美国国家环保署通报的对其华盛顿工厂的1000多名员工进行的初步健康研究的结果表明,接触全氟辛酸铵对肝功能、对任何癌症指标(如前列腺癌、白血病或多样骨髓瘤的PSA指标)没有影响。

但是记者获悉,此次检测发现,部分员工的全氟辛酸铵(PFOA)血液残留大于十亿分之一千单位,其全氟辛酸铵血液残留水平较普通民众高200倍,其中一些员工被发现有大约10%的总体胆固醇水平升高(大多数存在于LDLfraction)和甘油三酸酯的增加。这部分员工中也有大约75%的人,胆固醇水平没有升高。来自杜邦公司的解释说,“目前的研究数据不能表明全氟辛酸铵是否就是血清胆固醇和甘油三酸酯水平升高的原因,反而,没有发现接触全氟辛酸铵与‘好的胆固醇’和另一心血管疾病风险指标CRP之间的联系。”该研究还发现,全氟辛酸铵血液残留水平最高的那部分员工的尿酸和铁的含量有些微增加。在一般民众中不会发现这样的关联性。

对此杜邦公司解释说,目前杜邦公司进行的是第一阶段研究,其目的是发现全氟辛酸铵与62个检测结果之间是否存在联系。据悉,杜邦公司将根据现阶段的数据设计下一阶段的研究,针对在第一阶段所得到的一些数据结果,进一步了解接触全氟辛酸铵是否是其原因而对这些数据的形成构成影响。

一切的结果要等到美国时间7月6日,因为在7月6日将就此事召开电话会议,科学顾问委员会的一个由外部专家组成的小组将公开其调查结果,并寻求公众评论,随后,审查小组将向委员会全体成员陈述最终报告;这之后,委员会将决定拒绝、修正或接受调查结果,而这一决定将回复给国际环境保护署作为进一步行动的参考。环境保护署随后将决定是否应根据《毒性物质管理法》监控全氟辛酸铵的使用。

2004年7月开始,德隆领军人物唐万新被监视,据知情人士透露,为查清德隆危机爆发的真相,公安机关对唐万新前后进行了8次讯问。2004年9月17日,有关方面对唐万新进行了第3次讯问。

2005年6月27日,记者设法再次看到了该次讯问笔录,该讯问笔录亦被认为是揭示德隆危机真相的最重要的一份讯问笔录。

在共计11页的笔录中(每页都有唐万新的签名),唐万新详细交待了德隆危机全面爆发的原因以及唐万新如何应对危机的过程。

通过努力,经过前后总共三次的抄录,记者最终获得了该份完整的笔录。但由于篇幅原因,记者就此摘录该笔录最关键的部分予以披露。

问:你如何来管理金新信托、新疆金融租赁、新世纪金融租赁、德恒证券、大江信托、伊斯兰信托、恒信证券、中富证券、昆明商行、南昌商行、株洲商行等各家金融机构?

答:2000年下半年,我组织成立友联,通过友联来管理各金融机构,当时有新疆金融租赁、新疆金新信托、新世纪金融租赁和德恒证券4家公司。

答:友联的决策机构是执委会,老执委有张业光、王宏、唐万川、李强(2002年我叫他负责收购南京国投和南昌商行的工作,空了一年左右)、赵戈飞和我六人,后来又增加了王海秦、李向春、孔清华和黄平等人,具体以友联文件为准。

战略管理部的职责是制定每个金融机构的年度计划、未来三年战略、实施SAP系统,先由赵戈飞分管,后来由李强分管,由潘维强负责;客户部的职责是进行客户需求分析、客户服务过程监控、研究分析目标客户和发展培训客户经理,由张业光分管,由陈纪负责;产品部的职责是负责所有金融产品的开发、实施对客户的服务,由王宏分管,由王世瑜(注:应为“渝”)负责;证券投资与研究部的职责是进行证券研究(曹融负责)、证券投资(董公元负责)和行业研究(王建军负责),这个部门与中企东方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由唐万川分管。唐万川同时兼任中企东方的法人代表、总经理。财务部是由唐万川和赵戈飞分管,我管全面工作,主要职责就是救火,其他两个部门即风险管理部和产业投资监管部没有运转起来。

答:我让王宏去担任友联的总裁,我的意思是让他搞到2005年,我自己腾出来一心一意搞产业。2001年开始由王宏负责,搞了一年,结果搞出了一个41亿元资金无法兑付。此时,我们面临着要么让金新信托破产,要么继续作理财业务并且要不断做大才能兑付到期的理财资金。2001年12月28日,我召集德隆8位董事在苏州召开了一次会议。会上我提出由我来亲自主持解决危机的方法,进行全员收购,就是与会的8位董事都要参与收购新的金融机构的业务(注:但据记者了解此次会议除唐万新一人坚持金新不破产做大金融之外,其余包括另外唐氏兄弟在内的7名执委都建议金新破产。)。2002年元月2日,我召集友联的执委和下属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大概20人左右,在金新信托上海管理总部的会议室召开友联工作会,在会上,我宣布由我亲自主持友联的工作。

答:有三个原因:一是到2001年底,友联各个下属金融机构出现了41亿元的资金缺口,王宏领导的友联执委会拿不出任何的解决方案;二是王宏把客户经理与各金融机构搞成了结算关系,就象(注:应为像)是做生意一样,不象个金融企业。我认为客户经理与友联下属的各金融机构应该是员工与企业的关系,是一个整体;三是友联的花销太大,危机时期又没有应对的方法。

答:主要的工作是开展收购新的金融机构的工作,第二是向公司的员工宣传全面金融服务、混业经营的理念。

问:对信贷、租赁、委托理财、证券经纪、承销等这些金融企业的常规业务怎么落实?

答:通过友联的年度、月度会议来组织实施。月度会议就是正常例会,基本上每个月开,但不会那么准,出现资金紧张和危机的时候,把2个月的例会合起来开也是有的。因为,各自都去忙着救火去了,没时间开。参加月度会议的人员一般是友联部门经理以上的领导和各金融机构的老总,会议的内容是对日常业务进行月度经营分析。有委托理财业务的,就是分析委托理财业务,没有的,如银行和租赁就分析其他的业务。

答:理财业务一般都比较重要,有精确的计划,对各金融机构的委托理财业务都有月度目标和年度目标。

答:刚才说了两项,第三项措施是让产业的高管人员给各金融机构的客户经理讲课,讲德隆产业的发展历程和成就,激励客户经理做好金融业务。第四是组织舆论宣传德隆。

答:一是增设了战略管理部、客户管理部、产品管理部、证券投资与研究部、风险管理部、产业投资监管部等部门。二是从各金融机构抽调和对外增聘了一些员工,培养职业经理人。三是成立了客户管理一部,用新的理念培养新的客户经理,取代原客户管理。四是组建SAP系统,对友联下属的金融机构的业务实行实时监控。五是亲自主持每天下午4点召开的“头寸会”。

答:就是危机资金调度会。以前就有这样的会议形式,不过是不定期召开,不是每天开。我亲自主持友联的工作后,就要求每天开,从2001年1月2日一直开到2004年4月15日。

答:每天都有到期无法兑付的资金,导致发生了客户游行、以自杀相威胁、砸营业部等事件。只有在2003年的5月和6月两个月是绝对平静的,不仅到期的全部兑付完了,而且还有18(注:此处数字有些模糊,亦有可能是“13”)亿元的富余头寸。

答:还是我上次说的出现41亿元资金缺口的原因。老客户纷纷离开,回头率从97%一下降到3%,新客户营销又很困难,后续资金融不来,股票又不能卖,资金流断了。

答:参加头寸会的人有张业光、赵戈飞、唐万川、王宏和我五人,还有王恩奎、王敏、杨力等人。去年10月开始,下属金融机构的老总陆平、郭建伟、申尔、娄群、辛梅等人也参加会议。会议的内容:一是研究当天最紧急的兑付危机;二是根据每天现有的“头寸”(所有的下属金融机构的日现金余额的总和)排列解决危机的顺序。每天下午的3点至4点,各金融机构必须把当天的需要处理的危机数额和头寸以报表的方式报至友联财务部统计员(开始是孔详齐后来是王敏)那里。由财务部统计员拿报表上会。各金融机构能够解决的兑付危机,他们都自己解决了,这一般是占业务量的80%左右。剩余的他们无法解决的兑付危机就报到“头寸会”上来解决。“头寸会”就是起一个总协调作用。开会的时候,我们把各金融机构当天的危机程度和数据以及“头寸”写在黑板上,然后我根据风险程度逐笔拍板,决定哪一笔头寸解决哪一笔危机,精确至每一块钱。在每天总“头寸”不够的时候,特别是在去年10月份以后,各金融机构几乎不新进资金了,我就调德隆产业和银行的资金或者向朋友借款来应对兑付危机连我也成了融资员了。

答:因为我调德隆上市公司(“老三股”、天山股份(资讯行情论坛)(000877)(相关,行情,个股论坛)和重庆实业等)的钱和部分朋友的借款都是以委托理财的方式进来的,也都是保底收益的。银行(昆明、南昌、长沙、株洲、新疆、银川、陕西淮南商行等)的资金是以拆借的名义进来的,德隆产业中非上市公司部分的连手续都没办。我融的这些钱一共有50至60亿元,我不就成了融资员了吗?

答:东方人寿的胡子君(注:此人公开资料无法查实)7亿元左右,部分办了委托理财业务,部分没办;兴诚(注:应为“澄”)集团的吴晓白2亿元左右,不记得办了什么手续。特华集团李光荣有3至4亿元左右,部分办了委托理财业务,部分没办;英贸公司的李锦全(注:应为“泉”)1至2亿元左右,不记得办了什么手续。还有一些小的,记不太全了。德隆出事后都到法院起诉了。

答:我拍板的过程一般十分钟就结束,然后把当天“头寸会”的统计报表用碎纸机碎掉,防止流失到记者那边去,造成坏影响。接下来的具体操作由张业光安排,由他负责给下属金融机构的老总打电话布置我的决定。涉及“壳公司”和德隆产业与各金融机构的资金往来的,由杨力负责办理。涉及股票兑付的,由王恩奎把数据带回去交给董公元,由董公元安排操盘手负责具体操作。

他们隐蔽在杂货店、茶行、小型超市、练歌房、打字复印社等合法店铺的背后,“流水”每天可达数十万元人民币,更多的可能会达到上百万元;服务对象有在华的韩国人,也有在韩的中国人

北京,望京附近的一个社区超市。推开一道标示着“办公区,闲人免进”字样的旁门,在一条幽暗的过道里拐了三两回之后,一个空间狭小的房间出现在面前。“就是这里了。”随行的金先生说。

看起来像个办公室。金开始用朝鲜语和那里面的一位女士交谈。然后,金让记者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钱(人民币)。那位女士看了看,然后敲开了身后的另一扇小门。

这是更加狭小的一个空间,两个人,一张办公桌,桌子上摆满了计算器、点钞机等看起来像是财务、出纳用的器具。“这是我的朋友,他最近要去韩国,准备换一点韩币,并寄往韩国的账户,来打听一下行情。”金说,这是记者和金事先约定的说法。

其中的一位中年男子再次用朝鲜语和金先生交谈了一番。然后金告诉记者,兑换价格是1000元韩币兑换8.9元人民币,这是最近的行情。

同一天下午,《财经时报》记者以同样的方式暗访了望京附近的三家从事人民币与韩币之间汇兑的“地下钱庄”,其情况也大致如此。仅金知道的,在北京北四环韩国人聚居的望京附近,这样的地下钱庄“门面”就有五六家之多。

金先生是老家在吉林的朝鲜族人,现就职于一家在北京的韩资企业,他是这些地下钱庄的常客。因为父母二人都在“遍地是金”的韩国打工挣钱,所以为了汇款的事情经常和附近的地下钱庄打交道。

“通过这些地下钱庄汇款,没有任何手续费,所以最后兑现出来的钱要多一点、速度快,所以我在做国际汇款时大多数选择地下钱庄,而不是银行。”金说。

数周后,得益于金的帮助,《财经时报》记者“目睹”了一桩完整的地下钱庄“生意”。

6月的某一天,金把记者叫到了他在望京的家里。他说一会儿他父母将从韩国给他汇出购房用的1000万韩元。

金拨通了某地下钱庄的电话,询问了当天的“汇率”并索取了这家地下钱庄在韩国的最新银行账户(为了躲避调查,地下钱庄经常以不同人的身份周期性地改变账号),并把自己在国内某银行的账户告诉了钱庄工作人员。

随后,金拨通了已经在韩国某银行等待的父亲的电话,把钱庄在韩国的账户告诉了他的父亲。金告诉记者,他的父亲马上会把1000万韩元存入钱庄在韩的账户里。

大约过了半小时,钱庄那边来电话告诉金,钱已经入金的账户。金通过电话银行进行查询,果然,7.9万元人民币已经进账。7.9万元是按照当天黑市的汇率,将1000万韩元兑换成人民币的结果。金再次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告诉他钱已经收到。至此,一笔中韩之间的国际汇款在3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成功交易完成。

显然,由于人民币和韩元都不是国际硬通货,所以通过正规渠道将韩元汇入中国,并兑换成人民币是不可能的。因此,韩元汇往中国,首先需要将韩元在韩国本土兑换成国际硬通货,比如美元,然后再汇往中国。

这样的汇款对韩国而言,相当于外汇流出,于是韩国政府规定,韩国人每人每年向中国的汇款上限是1万美元。

另外,韩国汇往中国的美元,一般最少需要一周,有时甚至需要两周的时间。

所以不只是金一个人,“很多韩国人和朝鲜族中国人在中韩之间汇款,都是通过地下钱庄。在这里,个人汇款和公司汇款都可以做”。

在他和他的父母之间,2005年的前六个月,已经通过地下钱庄汇了两笔,总共十几万元人民币。“一点差错都没有”,金说,所以他很信任这些地下钱庄,“绝对不会出错,他们的信誉比银行还要高。”

当然,对于冒了极大风险的地下钱庄而言,他们的利润更加可观:如果从韩国汇出1000韩元,按目前黑市的汇率计算,在中国的收款人能从地下钱庄兑到7.9元人民币;相反,如果用人民币购买韩元,则需要8.9元人民币,购买1000韩元。这其中的差价为1元人民币,这当然是地下钱庄的赚头。

另外,他们还可以赚得汇差收益,数额也相当可观。比如韩国到中国的汇款,在韩国,1000万韩币可兑换9748.5美元;在中国,1000万韩元相当于9559.4美元。而其中的差价是189美元左右。

对于每天交易额可达数十万元人民币的这些地下钱庄而言,他们的获利情况可想而知。难怪金的一位“老哥”透露,他认识的一位地下钱庄老板“出事”被“逮进去”后,“非常小意思”地就拿出了200万元罚款。

《财经时报》了解到,这些地下钱庄做的业务有很多,几乎是能赚钱的外汇业务他们都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