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五虎将合璧13分25秒 国家队历史性一幕重放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21:32:04

大家面面相觑,开始捕风捉影。有人猜测杀手是某某,理由是唐越飞曾扣过她一个月的奖金,对此她一直耿耿于怀;也有人说杀手是谁谁,理由没有,就是看他平时就是油嘴滑舌……刘明媚则故意装宝,说是哪个哪个,他上次曾经如何如何。终于,刘成功地隐藏到了游戏的最后,并且夺得了全面的胜利。游戏很快结束,但是不出几天公司里却流传起这样的一些话,“那个小刘,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可不是一般的厉害,以后小心点。”流言越来越多,刘明媚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公司。

“杀人游戏”不仅名字血腥,且容易对玩家产生不良心理暗示,说穿了是个怂恿大家当面撒谎,并且比赛谁更圆滑的游戏。工作中的勾心斗角已经让人精疲力竭了,游戏中还要比赛诡辩、推卸责任,实在不是件好事情。

黄辉是长沙某广告公司的策划主管,2005年12月接触了“杀人游戏”,但是一个月以后,黄辉不再玩这个游戏了。“你在游戏中,无论扮演什么角色,都需要伪装自己,说假话欺骗别人。久而久之,你就会养成这样的习惯,即使在现实生活中也会假话连篇。这对人性的塑造是有害无益的。”

黄辉感觉自己玩“杀人游戏”以后,精神总是十分紧张,老怀疑别人会欺骗自己。“我是做策划的,真实性是我最大的原则,偏离真实,我的工作就没有任何意义。”退出游戏以后,黄辉松了一口气,“我花了两个月时间才脱离那种迷离的状态”。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陈成文指出,这类游戏属于心理暗示游戏,游戏者追求游戏的快感和刺激程度往往容易沉迷其中,这对培养一个健康的心态是非常不利的。虽然游戏是虚拟的,但是往往人的意识很难在游戏和现实之间划出明晰的界限,过分沉迷此类游戏必将对身心带来损害。

国家高级心理保健师李文中在网上撰文指出,参与者保持健康心态很重要,参与者切莫将现实生活中的上司、与己有矛盾者设为假想敌,通过一遍遍的游戏增强心理怨愤,从而影响彼此在现实生活中的关系。

据称,“杀人游戏”是在1999年由硅谷归国的留学生第一次传到上海的,2000年开始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流行。

现在很多公司,朋友和交际圈都在流行这种益智健康的推理游戏,热衷于杀人的玩家们认为通过玩人游戏。

能锻炼人的观察能力、逻辑推理能力、想象力、判断力、口才、表述能力、心理素质及表演能力。能培养团队精神,活跃团队气氛,增进团队成员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

提高人的语言表达能力,提高人的辩论能力,相当于进行一场激烈的辩论会。

游戏中每个人的言行举止基本都是虚虚实实的,一局游戏中会有很多线索,很多逻辑存在。所以,如何在千丝万缕的逻辑关系中找出最真实的那一条就需要玩家高超的综合水平了。

但这也正是本游戏最吸引人的地方。或许游戏本身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通过为玩好游戏而努力观察、分析、推理、辩护及表演的过程,能提高每个人在与人交往或看待事物时的综合能力。

本报讯用上等石材精心雕刻、全国最大的毛主席石雕像,昨日从望城县丁字镇启程运往西藏。进入雪域高原后,毛主席石雕像将矗立在贡嘎县长沙广场,作为长沙人民与贡嘎人民深厚友谊的永久见证。在启运仪式上,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梅克保与贡嘎县委副书记、县长艾啦相互交换了毛主席石雕像制作及收藏证书。

为贡嘎县捐赠毛主席石雕像,是长沙与贡嘎共商确定的第四批援藏工作重点项目之一。长沙市投资650万元的长沙广场目前正在建设之中,预计今年7月竣工。广场建成后,将是全西藏惟一拥有毛主席石雕像的广场,是贡嘎乃至西藏的标志性建筑。

据毛主席石雕像设计者、长沙雕塑院院长、高级雕塑家朱惟精介绍,毛主席石雕像包括基座在内高12.26米、重35吨。雕像净高7.1米,比韶山的主席像高1米,比省会东方红广场的主席像高0.7米。用材为望城县丁字镇的上等麻石,由长沙湘禹有限公司精心制作而成。80吨重的整块麻石质地优良,无白斑,无杂色。为了全面展示伟人风采,朱惟精等专家曾多次到北京等地查阅相关资料,并进行了充分考证、论证,方案数易其稿。从去年7月开始正式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据悉,毛主席石雕像的运送路线将经过湖南、湖北、河南、陕西、甘肃、青海,从青藏公路抵达西藏,运送车队由两辆警用开道车、一辆大型平板车组成,路途用时为8~10天。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中国卫生部消息,全国卫生系统治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专项工作会议今天在京召开,会议对全国卫生系统开展治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专项工作进行动员和部署。卫生部部长高强在讲话中痛批医药购销领域的商业贿赂形式多样、危害严重。

中新社北京三月二十七日电中国外交部美大司司长刘结一今天在此间为中外记者介绍温家宝总理出访情况时表示,中澳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开展和平利用核能合作,有助于进一步充实和深化两国能源合作,符合双方利益。这也有助于中国建设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社会,对全世界都有利。

刘结一说,中国既是能源消费大国,也是能源生产大国。中国也坚持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在能源领域开展国际合作。中澳经济互补性强,在能源、矿产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前不久,中澳双方就开展双边核能合作进行了磋商,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中澳核能合作仅限于和平目的,并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

关于中澳、中新自贸区谈判,刘结一说,建立中澳、中新自贸区不仅有利于促进双边经济、贸易与投资往来,也有利于促进亚太地区的发展和全球贸易自由化进程。迄今,中澳、中新自贸区谈判分别进行了四轮和六轮磋商。中方愿与澳方、新方一道,积极、稳妥地推进谈判,争取早日达成互利双赢的结果。

“●我被选拔到第一体工大队女子举重队时,教练就给我吃一种叫“大力补”的药,说能增加力量,取得好成绩。

昨日下午,吉林昔日的举重冠军邹春兰在长春自己租住的小屋里,接待了从北京来为她作免费治疗的三位医生。她说,最近有许多媒体记者要求采访她,最近两天的行程基本都排满了。但是媒体的报道却给她带来了苦恼,“(体育局)领导会生气的,工作就更不好安排了!”她表示,今日将随一家电视媒体再回队里询问安排工作的事情,虽然此前已被拒绝过,但她仍想回队里谋求一份工作。

昨日,北京广仁医院三位医生专程赶往长春为邹春兰检查身体。该医院院长王云宏表示,他自己也是长春人,也很热爱运动,看到本报的报道后,对邹春兰非常同情,马上就决定对邹春兰进行免费治疗。

昨日赴长春的主治医生邹本艳称:“由于生活困难,邹春兰只是在一个小诊所里看过病,确切的病情现在还不知道。病情可能并不严重,只是内分泌失衡的问题,随后要为邹春兰做详细的检查,确定病情,免费为她治疗。如果需要的话,还会带她前往北京继续治疗。”

对于医生的到来,邹春兰显得很高兴,搓着手,用沙哑的声音邀请医生一行人进她租住的小屋,并不时抱歉没有地方坐。在谈到现在的状况时,邹叹着气说:“感觉事情有点闹大了,(体育局)领导会生气的,工作安排起来就更有难度了。”

2006年3月15日14时许,邹春兰打工的长春某浴池工作人员说,邹春兰在这家浴池打工快一年了。她是一名搓澡工,每搓一个澡收费5元,邹春兰能得1.25元。一个月下来,邹春兰挣的钱不到500元。

工作人员说:“这家浴池的老板也是运动员,和老邹是老乡,在训练时认识的。看到她实在不容易,就把她收留在这里,还免费提供吃饭、住宿。”

身高1.5米的邹春兰看上去非常瘦小,搓澡的间隙,才顾得上吃午饭。她盛的饭是米饭和炖白菜。

在一张圆桌上,邹春兰精心摆弄着自己获得的14枚各种举重奖牌,其中金牌就有4枚。她曾代表吉林省多次夺得全国举重冠军,并打破了48公斤级的全国纪录、44公斤级的世界纪录。

作为一名女性,最让邹春兰痛苦的是身体上表现出许多男性的特征,即使天天吃雌性药物,效果也不大。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现在还无法生育,经过初步检查,医院说是子宫发育不良,她不知道是否跟当初训练时吃“大力补”有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体力也越来越差,心脏还不好,搓澡时经常感到力不从心。

“我被选拔到第一体工大队女子举重队时,教练就给我吃一种叫‘大力补’的药,说能增加力量,取得好成绩。”邹春兰说。

每隔两三天,邹春兰清晨起床后,她都要照很长时间的镜子,细细地看脸上的变化。她既不是在美容化妆,也不是寻找脸上的瑕疵,而是要拔掉嘴唇上方冒出来的黑黑的胡须。

在邹春兰身上,很多地方都带有明显的男性特征,比如她小腿上的腿毛很重,声音厚重、沙哑,皮肤像男性一样粗糙等等。“绝大多数的女运动员经过调整后,都能够恢复女性特征,像我这种情况非常少见,每天都吃强地松(一种激素药物),但是调整的效果不好。”邹春兰说。

“我现在只有不到小学3年级的文化,拼音都不会。”邹春兰说。由于常年从事体育训练,邹春兰把学业彻底荒废了,四处找了多个工作,都因此没有被录用。

“实在没有办法,我拿出一部分钱,在朝阳镇开了一家烧烤店。由于我一直搞体育,很少和外界接触,单纯又没有什么社会经验,许多困难无法解决,结果赔了不少钱;经历这次赔钱以后,我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就改行给别人打工,我干了许多不需要技术的体力活,比如粘胶合板,被刺激气体熏得鼻子冒血,眼泪直流,实在干不了……”邹春兰说。“谋生比训练困难多了,给的8万元连赔带治病,基本就不剩啥了。”

就在邹春兰陷入困境的时候,经过别人牵线搭桥,她认识了老周。2001年8月18日,两人结婚了。

老周说,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他受到电影《少林寺》的影响,觉得当和尚挺好,近30岁的他在当地寺院出家,然后开始云游四方。“全国几乎都走遍了。邹春兰举重训练了近10年,我当和尚10多年。”老周说。

结婚以后,俩人借住在老周的弟弟家,老周给批发部送啤酒,每月能赚500元,他不让邹春兰出去工作,让她在家料理家务,生活虽然困苦但是很平静。“既然跟了我,我就要照顾她,这是我结婚前跟她承诺的。但是送啤酒的工作实在是朝不保夕,收入很不固定,实在没办法,我俩就开始想别的谋生办法。”老周说。

在省体工队训练时,邹春兰认识了一个练柔道的老乡。去年7月份,这位老乡了解到邹春兰夫妻俩生活的窘迫情况后,正好开了一家大众浴池,就邀请邹春兰夫妻俩过来帮忙,还看在以前的情面上,免费提供食宿,他的举动暂时解决了两口子的生存问题。

在本报对她报道后,许多媒体对其进行采访,但是邹春兰认为,她的工作仍难以得到解决。她最近多次向体育局相关领导询问,得到的答复仍然是:不是队里的人,不能安排工作。

据邹春兰透露,今日她将随一电视媒体再回队里询问,看是否能为其解决工作。

日前,记者拨通了吉林省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王主任的电话,他表示自己刚调到这里工作3个月,现在选拔队员实行学籍化管理,也非常重视队员文化水平的培养。对于记者提出的其他问题,他说现在有事,暂时答复不了,便挂断了电话。

另据该管理中心有关人士介绍,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运动员退役后由国家包分配,而上世纪80年代推行市场经济后,“基本都是推荐就业,留队当教练的不足1%.如果推荐不成,绝大多数运动员都是从哪来回哪去。”

“文化水平低,社会竞争能力不强,邹春兰的遭遇是一些重竞技退役运动员的缩影。‘邹春兰现象’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一位体育界人士说。

14岁时的邹春兰在梅河口市第七中学上学。当时学校刚好成立首届业余举重队,在选拔运动员时,俞老师把目光停留在邹春兰身上。“把这个杠铃举起来,就像举车轮子一样。”俞老师说。邹春兰第一次就举起了45公斤的杠铃。

1987年6月,邹春兰被吉林省体工队的王教练相中,被选拔到省第一体工大队女子举重队,隶属于省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

“当时王教练跟我说,只要你用心训练,不出一年,你一定是全国冠军,也一定能打破世界纪录。”邹春兰说。“获得冠军是每一个运动员奋斗的目标。为了比赛取得好成绩,我拼命地训练。教练还让我吃一种“大力补”的药。我完全相信教练的安排,自己一定能够夺得全国冠军、世界冠军。”

1988年秋天,郑州。全国举重冠军赛在这里举办,邹春兰夺得44公斤级的抓举、挺举、总成绩3枚金牌,其中挺举85公斤、总成绩152.5公斤均打破了世界纪录。

1990年11月,铜陵。全国举重冠军赛上,邹春兰参加48公斤级的比赛,以总成绩175公斤,打破了172.5公斤的全国纪录……

因为种种原因,在邹春兰身体状态最佳的时候,她没有获得参加亚洲、乃至世界级比赛的机会,一直是她无法实现的遗憾。

1993年,是邹春兰成绩不佳的一年。邹春兰回忆说,在那年的全国第七届运动会上,她发现自己的关节特别硬,成绩非常差,竟得了该组比赛的第七名。回来后,经过近10年举重训练的邹春兰退役了(1985年—1993年)。

2000年,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补偿给邹春兰药费5000元,一次性伤病补偿7.5万元,29岁的邹春兰拿着自己的档案,告别了同事和朋友,离开了举重队。

潘丽说,1996年,她到吉林省女子举重队训练,当时才16岁。她的教练也是王某,刚开始训练时,潘的成绩并不好,后来开始吃“大力补”,成绩提升很快。在1998年参加全国八运会76公斤级的比赛中,她得了第三名,但因药检出事就退役了。回家后,她整整恢复了2年,才基本调整过来。2000年结婚时,她没敢要小孩。3年后才怀孕生下一名女婴。

刘娇说,1994年,她被选拔到举重队,当时14岁。她看到别的队友吃完药后变声、而且不来例假,她心里非常害怕,就把药偷偷扔了。她的训练成绩不太好,身体也总出毛病,1998年就退役了,由于没有一技之长,至今没有找到固定的工作。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乌克兰总统尤先科领导的政党在26日乌克兰议会选举中惨败,但尤先科已迅速决定重新建立“橙色革命”联盟,同意季莫申科重新出任总理,不让亲俄的另一位前总理亚努科维奇掌权。

由于预期没有一个党派取得足够选票,在450个议会议席中占到一半,下一任政府要由各党派组成联合政府。

尤先科面对此不利形势,迅速同意与季莫申科的阵营结盟。俄罗斯国际文传通讯社援引“我们的乌克兰”竞选总部副主任兹瓦里奇说:“‘我们的乌克兰’准备好签署备忘录,筹组一个联盟。”

“我们的乌克兰”竞选总部主任别斯梅尔特内说,该阵营将同意提名季莫申科重新出任总理。

季莫申科目前明确要求出任总理,作为再和尤先科合作的条件。她在电视播放的言论中说,若不是这样,尤先科则“必须同意由亚努科维奇出任总理”。

尤先科的“橙色”联盟还包括在二○○四年加入尤先科抗议行列的社会党。季莫申科估计,该三大阵营合起来,可以稳占议会四百五十席内的二百五十七席,成为大多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