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日笔记本行情:小黑高配宽屏本跌千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14:06:02

在10月14日公布的招股说明书中,建行初步确定向境外投资者发售26485944000股H股,超额配售的数量是3972890000股H股,占全球发售初步规模的15%。如果超额配股权未被行使,在全球发售之后,建行的股份总数是220716194000股H股;如果超额配股权被行使,全球发售之后,建行的股份总数是224689084000股H股。

到2005年10月20日,建行还没有公布最终的招股价格以及是否超额配售,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最终招股价格的确定会在10月25日前后。业内人士预计,建行的最终招股价格不可能达到2.40港元的上限,很可能是2.35港元,并且会超额配售。

按照2.35港元的招股价格计算,如果不行使超额配股权,建行发行H股的筹资金额是622.4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648.06亿元;总市值为5186.83亿港元,折合人民币5400.53亿元;如果行使了超额配股权,筹资金额是715.7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745.27亿元;总市值为5280.19亿港元,折合人民币5497.74亿元。

美国银行已经与建行协定,在建行全球发售中按发售价购入5亿美元的H股;亚洲金融也与建行协定,按发售价购入10亿美元的H股。如果按照2.35港元的招股价格,美国银行将再购入16.53亿股,从而持股总数将达到191.35亿股;亚洲金融将再购入33.06亿股,从而持股总数将达到132.12亿股。

如果超额配股权未行使,建行全球发售之后,汇金公司的持股比例为62.595%,建银投资的持股比例为9.375%,两者合计的持股比例为71.970%;其余美国银行的持股比例为8.670%;亚洲金融的持股比例为5.986%;上海宝钢、国家电网的持股比例都是1.359%;长江电力的持股比例为0.906%;其余的9.750%由其他海外投资者所有。

如果行使全部超额配股权,建行全球发售之后,汇金公司的持股比例为61.485%,建银投资的持股比例为9.209%。两者合计的持股比例为70.694%。其余美国银行的持股比例达到8.516%;亚洲金融的持股比例达到5.880%;上海宝钢、国家电网的持股比例都是1.335%;长江电力的持股比例为0.890%;其余的11.350%由其他海外投资者所有。

按照每股2.35港元计算,汇金和建银持有的1588.42亿股建行股份的总市值为3663.2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3814.21亿元。与汇金和建银对建行的净投资1496.24亿元相比,不到两年,汇金的投资溢价高达155%。

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曾认为,衡量国有银行股改的绩效,要看它们上市后市值的大小。从市值和投资回报的角度讲,建行的股改上市和汇金公司的投资都称得上很成功。

中新网10月23日电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世上最高、最臭的花朵在德国斯图加特植物园开花。

据香港文汇报引述报道,植物园工作人员称这株“年龄”为11岁的奇花为“女主唱者”(Diva),其“身高”达2.94米,较旧纪录还要高18厘米。但想亲身一睹其开花实况的人要快,因为“女主唱者”首次开花后24小时,花朵已开始凋谢。植物学家卢确基尔在11年前将这株奇花的球茎从法兰克福大学带到植物园,当时球茎重40公斤。

这种学名为“泰坦魔芋花”的花卉有“尸花”之称,以发出仿如腐尸味般的恶臭见称,极少会开花,而且开花时间十分短暂,唯一产地为印尼苏门答腊。

人类在1878年才首次发现“尸花”,目前全球只有少数地方培植这种植物。卢确基尔说:“这种花放出恶臭是其求生的法宝,藉此吸引传播花粉的腐尸甲虫和肉蝇。”

本报讯(记者陈静唐学萍)“首次网上性调查显示,1/4的中国女性对性生活质量不满意或非常不满意。”昨日在重庆召开的中国首届性医学国际论坛上,中国性学会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马晓年对外公布了中国首次大型网上性调研项目的数据。

去年8月开始,中国性学会性医学专业委员会、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绝经学组和中华医学会男科分会共同在网上发起了“首次大型网上性调研”。

调查显示,虽有54.2%的中国女性认为“性”在婚姻中有重要作用,但是女性对性生活质量的不满意和非常不满意仍然占到了1/4,而男性只有1/10。

专家指出,长期不过性生活对婚姻、对自身健康都是不利的。但这点上,感到很难忍受的男性占到53.9%,女性只占37.8%。而可以接受长期不过性生活或感到无所谓的男性仅占31.4%,女性却有近50%。

马晓年分析,“中国女性传统的道德观念,强调女性需要含蓄和矜持,而相对而言,男性在性需求方面更显迫切、强烈。”

值得一提的是,调查中,能经常获得性乐趣的男性占96.6%,女性87.6%,很少及从无性乐趣的男性占3.4%,女性占12.4%。“这说明有相当多的女性会为性所困惑。如果把这个数字和性满意度结合起来分析的话,那么仅有性乐趣还是不够的,性满意度的内涵也不仅仅是肉体能否得到快感。”马晓年说。

调查显示,当人们遇到性问题后,选择网络查询的人数高居榜首,男性占44.2%,女性占32.9%。依次下来分别是:浏览书籍、向对方讨教、寻求医生帮助。

而从未寻求过任何帮助的,男性占到29.5%,女性占39%。针对这种现状,马晓年指出,由于人们对性问题的羞涩、偏见、误解和回避,导致绝大多数人不愿找医生对症下药,而宁愿去相信没有科学性、准确性和针对性的信息。

马晓年认为,最正确的方式还是咨询相关专业的医生,盲目求助、掩盖等都是不可取的。

不愿而对方要求时:男性被动顺从和敷衍了事的占52.1%,女性占42.1%,找借口拒绝的男性占18%,女性为17.9%

长期不过性生活:感到很难忍受的男性占到53.9%,女性只占37.8%。而可以接受长期不过性生活或感到无所谓的男性仅占31.4%,女性却有近50%。

在昨日于重庆召开的“中国首届性医学论坛”上,美国临床性科学家学会主席WilliamGranzig、澳大利亚性学会大会主席、中国性学会理事长等专家纷纷发表演讲,守护性健康、享受性爱是他们共同关注的话题。

据了解,论坛主报告共15项,有近10项与性健康有关,其中包括预防艾滋病,进行网络性心理咨询、帮助青少年树立健康的性爱观、有效预防性病等内容。

北京、青岛、重庆的专家曾联合对西南某大城市的267例的男性接触者进行调查,他们中,61人从不使用安全套,77人偶尔使用,占总人群的一半以上。专家表示,不采取安全措施,男性接受方具有感染艾滋病的“很高危险”。更让人担忧的是,受调查者中有5人竟然表示,如果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会把艾滋病传开!

昨日,中国性学会性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马晓年对去年中国人性健康状况网上调查结果作了介绍。在这群人数超过7万,以“知识层次很高、收入中上等、居住在大中城市、有上网习惯、绝大多数在40岁以下”为特点的人群中,国人愈来愈开放的性观念得到了充分体现。在男性已婚者中,有过婚外性关系的占47.4%,经常保持的为13.5%,分别比女性高5和6个百分点。在离异人群中,有过婚外情的男性占67%,女性占56%

在重庆市计生医院做人流手术的少女比例由前两年的13%猛增到30%以上,年龄最小的12岁,这是昨日论坛中,该院院长曾庆亮给出的两个惊人数据。性教育的“缺席”,使与会专家十分焦虑。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徐芾称,据调查,一些女大学生认为只要男女双方愿意就可以发生性行为。然而,她们对于避孕和性病预防缺乏了解,有些人甚至流产过多次,大多数人认为艾滋病离自己还很远,这些都是对“性”无知的表现,需要加强性知识普及。记者厉莉

“包养个男人?谁会这么做?原来,这是一种网上的游戏,在长春一些女性白领中十分流行,她们可以根据“男宝宝”的表现,批评、鞭打甚至杀死他。

今年24岁的李女士大学毕业后到保险公司上班,也许是因刚踏入社会,心里总有点压抑。最近她得知同学在网上玩一种“包养男人”的游戏后,便加入其中。在游戏中,作为女主人的她可根据心情,随意亲吻、批评、责骂、鞭打甚至杀死包养的“男宝宝”。

记者根据李女士提供的网址,登录了该网站。网站内分为“女主人”和“男宝宝”,“女主人”只要点击“选择男宝宝”,便可以看到很多等待领养或已被领养的“男宝宝”名单。网站共有137025对主人和宠物。

记者随意选了一个“男宝宝”,不到一分钟“男宝宝”发来了一串暧昧的话:“亲爱的,想你了!”“你快点滚!”听到这话他一点都不气愤,反而安慰记者并送来一份礼物。有朋友提示,如果记者对他不满意,可直接杀了他。

据了解,2000年7月,台湾一女性网站率先推出“网上养男人”游戏。后来,许多网站也推出“养男人俱乐部”。一位从业于这类网站的人说,“养男人”纯粹是一个在线网友之间的互动游戏,女性可以通过这种游戏,抒发愤懑和不满,体会欺压“男人”的痛快感觉。

“其实,‘养男人’游戏就是个交友机制。之所以受到青睐是因为能满足女性的‘权利欲’。”

针对这种游戏,长春市心理卫生研究所的郑晓华医生说,“女性到虚拟世界寻找情感依赖,可能会造成她们社会角色的混乱,无对象地发泄情况。”(东亚经贸新闻记者杨萍)

一名19岁少女林林(化名),昨日来到市救助站哭诉,声称已身孕6月的她被男友赶了出来,想请救助站收留。当救助站工作人员热情接待,并暂时将其安顿后,发现这名孕妇是装的,其腹中“胎儿”是由367圈纱布裹成的。

昨日上午,一面容清秀的白衣少女挺着个大肚子,步履蹒跚地来到市救助站。她向工作人员哭诉,她名叫林林,19岁,垫江县高峰乡人,去年9月随同乡男友曾某到南坪一美食城打工,未婚同居。但好景不长,男友很快又和另一位打工妹好上,并在今年6月向她提出分手。当时,自己已怀孕两个月,但狠心的男友曾某将自己赶了出来。

“现在连打胎的钱都没得。”林林说,她曾两次找到曾某要钱堕胎,但都遭到了拒绝。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她无法再继续打工,害怕家人责怪和引来村民的嘲笑,她也不敢再回农村老家,无奈下只好一路问到了救助站,请求收留。

见女子挺个大肚子,又走了不少路,工作人员立即热情地将林林带到值班室休息,并给她送上了热水和干粮。待完备有关手续后,林林暂时住进了受助宿舍。让工作人员感到奇怪的是,刚才一副落魄模样的林林,一进宿舍就变了样,抢别人手中的电视遥控器,还行动自如地在板凳间跳来跳去……工作人员发现她脚穿尖头皮鞋,下身着紧身裤,而且全身无一处有孕期的浮肿症状,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身怀六月的孕妇。工作人员立即找来站上的中年女工,女工在观察片刻后,一把掀开了林林的外套,“啊!”在场的人惊愕了,一层又一层的白纱布,密密麻麻成圈地在她小腹处裹成了一个椭圆,其腰两侧还夹着两大块花枕巾。女工将纱布疙瘩解开,一圈一圈揭下来,林林竟在身上缠了367圈纱布!

骗术被识破,林林“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她拿着某大医院开据的诊断书及处方告诉工作人员,男友曾某的确抛弃了她,因为男友一直想要一个孩子,而2个月前她却流产,男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是实在无处栖身才想到用纱布裹出个“胎儿”,装成孕妇,到救助站免费吃喝,先过一天算一天。

救助站随后也试图与其男友曾某取得联系,但根据林林提供的电话,对方手机已经停机。站上表示,林林的遭遇虽然值得同情,但她的做法已违背了救助条例,站上当即决定终止对她进行救助,昨日上午,林林抱着从身上卸下的一大堆纱布,自行离开了救助站。记者程果

本报讯(实习记者王瑞强记者卫晓宁蔡京瑞)昨日中午12时许,一名入校不久的女硕士研究生从学校18层楼的阳台坠落至5楼阳台,不幸身亡,大红色的书包遗落在尸体一旁。得知噩耗,同学们唏嘘不已。

在南郊某学院研究生宿舍楼前,许多吃完午饭的学生站在楼下向上张望。该楼的5层阳台上,警方正在勘察现场,地上有一摊血迹。

记者了解到,该女生是法律硕士专业的研一新生,24岁左右,外地人。同班同学回忆,她平时活泼开朗,脸上总带着笑容。刚开学不久,她还主动担任班干部,同学们对她的印象非常好。事发前一天上午,她按时上课,晚上还参加了文艺表演的彩排,没有什么异常。

与她同住一层楼的一位女生说,事发前,死者在18层的楼道西侧的阳台上徘徊了一会儿,翻过栏杆,不一会儿又翻了回来,等有人发现她第二次翻过栏杆时,已经晚了。公安雁塔分局长延堡派出所民警称,此事正在调查中。

本报讯(记者王卡拉)昨日早晨6点多,丰台区王家胡同优筑名苑住宅楼工地上,一民工被发现用铁丝吊死在工棚附近的围墙上,据称死者系自杀。

来自内蒙古的民工季德军说,当日早上他远远发现北侧工棚的墙边站着个人,等仔细一看才发现,一民工被铁丝吊住脖子挂在了墙上约2米高的瓷电弧上,已经死亡。“像是上吊自杀,听说是工地的木工。”

一名送资料进工地的朱先生介绍,事发后死者的小舅子赶到了现场,在接受警察调查时表示,死者生前并无异常现象,平时也没和工地的人吵架。

昨日上午10时20分,死者被拉离现场。据民工季德军和工友说,法医到现场对尸体进行了检查,警察初步调查后判断,死者为自杀。

10月23日晚6时许,记者闻讯驱车赶到已经停止使用的永登县苦水镇旧的兰武二线大路车站。在车站上,记者看到两边沿线的铁路上中铁电话分公司和兰州电务段拆卸铁路网线及信号设备的工作已经展开。而手拿镐头、撬杠在铁路上穿行的村民随处可见,见到记者一行,有的村民慌忙提着编织袋匆匆离开铁路,而有的村民则手持大锤、撬杠旁若无人地在铁路上撬卸铁轨上的螺栓、夹板、垫板和扣件。记者在现场看到,660余米长的铁轨暂时还未遭到破坏,但大部分配件已被上百村民拆卸并不断运走。

“为什么现场作业的铁路工人不去阻止偷窃铁轨配件的村民呢?”兰州电务段几名正在拆除铁路信号设备的工作人员在解答记者的疑问时说,现场干活的工人各有分工,铁路拆除不关他们的事,因此也没有责任去制止这些村民。而一名拆卸铁路网线的工作人员却说,由于铁路上的工人都忙着干自己的活,因此无暇顾及这些村民,有时见到村民撬卸铁轨配件,他们也曾制止过,但不一会儿,村民们又重新窜上了铁路。

本报讯(记者刘建宏)昨天上午,北京邮电大学一名男博士生从8层教学楼顶跳下,随后被急救车送往医院进行抢救。据知情人透露,该博士生已死亡。

北邮教学3楼门口的保安介绍说,教学3楼是在早上7点开门。上午7时50分左右,他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后跑过去,发现有人跳楼,一层有机玻璃制成的雨罩被压成粉碎,坠楼男子躺在地面上,流了一摊鲜血。“有人过去摸了摸说,还有呼吸。”一位姓高的学生说。

有学生透露,跳楼的这位男子为该大学电信工程学院2005级博士生,名叫泰绪海(音)。有人讲,教学3楼的9层有电信工程学院的教室,该博士生先从教学3楼主楼9层跳到翼楼的8楼楼顶,然后从楼顶跳下。在落地前压碎了一楼的有机玻璃雨罩。

事情发生不久,警察赶到现场,急救车将这名跳楼男子送到医院紧急救治。

记者下午2时再次返回学校了解情况时,被压碎的有机玻璃已经清扫干净,坠楼的血迹上被盖了一层虚土。由于昨天是周末,记者未能联系到校方相关部门。

“我有一个心愿!”21日上午,在北京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面对前来慰问的襄樊市领导,航天英雄聂海胜面色凝重,第一次向家乡领导提了个“要求”:“把家乡党委、政府对我的关爱给予更需要帮助的人!”

聂海胜乘坐神六飞船成功飞天,家乡人民倍感骄傲和自豪。省委、省政府以及襄樊、枣阳市委、市政府都先后到聂妈妈家慰问,并送去慰问金和一些物品。一些企业也向聂家捐款、捐物。

家乡人民的关怀和热情让聂海胜倍受感动,更心生不安。他对襄樊市领导表示,自己的收入已经能够满足日常生活的需要,希望社会各界不要再向其家人捐款、捐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