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亚洲慰安妇举行活动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赔偿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6 23:19:48

主持人:刚才两位老总说了经验交流只是其中一个点,实际上联手所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网友:坦白讲,我最担心是这个联盟起不到实际的意义,只是一个噱头而已。

主持人:刚才从两位老总的话中看出来,如果是做这样的噱头并没有什么,将来是怎么样,谁都不能预期是怎么样的。

张秉礼:我举一个通俗的例子,我有一个代理商,他代理他的品牌在宁波市场的广告,现在有五家,他完全可以把代理义务扩展到大连,扩展到沈阳,我本来有100个广告客户,王社长有100个广告客户,放在一起我们每一家就具有200个广告客户。

王仪奎:这次咱们搞了汽车广告合作的形式,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实质操作的阶段,五强联盟不是纯粹的经验交流,还有具体的行动,从这次会议之后,我们将抽掉专门的记者,和专门负责汽车广告的专业人员一起乘车采访,记者和广告人员相结合,从长春、沈阳、北京再往福建,再到广州等等,一共是28天的采访,每天都要发一些宣传报道的稿件,宣传这些汽车厂商生产的汽车品牌。同时也介绍一些沿途的一些具体经销的情况,通过这种活动来推动我们这些中国汽车厂商更好的开展营销活动,我们这种服务工作做好了,在五强报纸的这个方面,我们做进一步的宣传,可以说也是给汽车厂商提供一种服务,这样我们想也会吸引汽车厂商在我们五张报纸或者是集团的报纸上进一步加大广告的投入,双方互利互惠,所以我们想通过五强联盟,今后类似的活动是我们这个联盟工作开展的越来越扎实,越来越有效。

网友:我特别想知道,把新闻网站并到报业集团中发展是否科学,会不会因为报业集团报业两字影响到网站的发展,两位社长对各自网站的发展有何支持力度?

张秉礼:因为网站跟报纸其实是有共同点的,特别是我们现在做的是新闻网站,它实际上都是以发布新闻这样的一个共同点连接在一起的。那么现在一般情况下面,像我们这样的城市,这个正式网站多数都是在报业集团的范围里头。从我们这个集团来说,是把这个网站作为我们今后这个集团发展的一大重点来对待的。我们很明确现在就提出战略方向,其中就是要发展这个网站,因为我们这个报纸是平面媒体,平面媒体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传播手段比较原始,这个网站现在在数字的世界里头还是属于比较前面的。因此我们是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桥梁把平面媒体的集团进入到数字世界以后,能够仍然走在前列,所以像宁波的全称叫中国宁波网,我们所有的报纸都在这个网站上宽带的报纸可以看,跟报纸是一样的,同时我们希望把报纸和广播都做到这上面。今后我想电视广播跟网络的合一,都是会数字化的,无非电视是它的视频数字化,我们是把我们视频的东西再通过网络传到电视机里面去。我想这对于我们从长远的发展跟竞争来说,网站对我们报业集团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武器,也是我们报业集团发展的重要的战略方向。所以我在这方面是投入是不惜工本的。

王仪奎:大连的新闻网是放在广播电视局,我认为网站放在平面媒体里面,还是放在广播电视里面,可以根据当地这些媒体领导的认识不同,可以采取不同的措施。当时我认为,包括大连市的领导认为,网站放在广播电视局更合适一些,当时我们的想法是中国包括世界网站的发展将来走多媒体合作的形式,建立集团可能要建立多媒体的合作和多媒体的集团,不单要考虑到平面媒体,下一步平面媒体和广播电视,包括网站这些媒体可能都有一个逐渐融合的趋势。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当时并没有把网站放在大连日报,而是放在广播电视局,这个各自看法采取的步调不一致,但是整个的思路是一致的,数字化的改革和发展,肯定会给这些媒体提供新的广阔的空间,那么我们下一步发展,我们认为都是多媒体的融合,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我们把网站不放在报业集团也有它的道理,各自可以采取不同的形式和方法来做。

网友:五大报业集团能否联盟成立一个新闻网站?与新华网和网等相抗衡?

张秉礼:这要看中宣部是不是能够赞成这样的观点,成立新闻网站是需要中央有关机构批准的,像一个城市一般都只批大连也好,宁波也好都只批一个新闻网站,你说要跨地域成立一个新闻网站。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国际文传电讯社3月26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现在已经抵达俄罗斯境内。

据路透社报道,这位消息人士称,阿卡耶夫是从哈萨克斯坦乘飞机抵达俄罗斯的。在此之前就有消息称,阿卡耶夫在离开吉尔吉斯斯坦后,飞往了哈萨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3月24日占领了政府办公大楼之后,阿卡耶夫就下落不明。目前反对派已经宣布掌握了国家大权,并成立临时政府。阿卡耶夫此前曾发表声明,表示自己仍然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合法总统。(李新)

在共和国武装力量序列里,有这样一支神奇的“海洋迷彩”,许多时候,他们吃的不是米饭、馒头、面包,而是自己捕捉来的毒蛇、老鼠、蚂蚁;他们喝的不是开水、牛奶、饮料,而是砍下葛藤挤出来的汁液;他们练的不是拳术,而是激烈的非常规的特种作战……

中新网3月26日电据法新社报道,伊朗媒体26日称,当地时间25日晚在伊朗-日本世界杯预选赛结束后,球场发生了观众拥挤踩踏事件,造成6人死亡,40人受伤。

据伊朗媒体援引德黑兰急救中心的消息称,伤者已被送往三家医院救治。伤者中包括一名日本妇女,她面部被爆竹炸伤。

据悉,事件发生在比赛结束后不久,约有10万名观众从伊朗阿扎迪球场涌出。由于部分观众使用了非法出口,导致了惨剧的发生。球场管理人员和伊朗体育部门官员已下令展开调查。

伊朗官员透露,在赛后发生的混乱中,有86辆公共汽车被破坏。目前尚无肇事者落网的消息。

美国一直对伊朗心存疑虑。从联合国内部文件、武器经销商和一些西方外交官得到的消息恐怕让美国的担心更加严重:伊朗正在通过不少国家的武器经销商甚至是联合国反毒品计划悄悄囤积高技术的小型武器,从穿甲狙击枪到夜视仪等五花八门的装备统统列入了伊朗的采购单。美国目前担心的是,这些武器最终有可能落入伊拉克的反美武装之手,或是伊朗人自己用来对付山姆大叔。

美国对与伊朗进行贸易有着严格的限制,过去十年间美国还对全世界许多同伊朗进行武器交易的公司实施了制裁。根据美联社的一份独家报道,来自联合国内部文件、武器经销商和西方外交官的信息显示,美国的制裁并没能阻止伊朗扩充自己武器库的努力。

伊朗大部分大型武器交易,像导弹、坦克、直升机、大炮等统统被美国和一些国际非政府组织记录在案。但漏网之鱼也不在少数,要想捕获这些漏网之鱼如同大海捞针。

四年前,伊朗从乌克兰武器经销商那里购得12枚可携带核弹头的巡航导弹,美国等西方情报机构对此一直一无所知。直到不久前,美国才从乌克兰官员那里获得了相关消息。

伊朗的其他一些武器来源可能根本无人知晓。但美国担心伊朗会通过联合国的各项计划和一些西方国家得到敏感的武器技术,而这些装备最终可能落入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美武装之手,反过来对付美军。即使伊朗人自己保留这些武器,美国人也是惴惴不安,因为伊朗一直被美国列为潜在的作战对象。

美国人最怀疑,伊朗人可能在从联合国的反毒计划中渔利。伊朗邻国阿富汗是毒品生产大国,鸦片、海洛因等毒品从这里流向世界各地。毒品贩子凶残且装备精良,伊朗称过去10年中有3000多名警察在扫毒行动中殉职。

美联社得到一份伊朗向联合国提议建立地区卫星网络的草案。当这份旨在监控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草案在联合国太空事务办公室遭遇反对而搁置时,伊朗又把它转投联合国毒品控制和犯罪预防办公室。

伊朗说,应通过联合国的反毒品计划获得卫星网络系统、高技术小型武器、先进的通讯装置等,以打击来自阿富汗的毒品贩子。“我们需要帮助,”伊朗驻维也纳联合国机构负责人皮鲁兹·侯赛尼呼吁。

美国担心,一旦伊朗得到卫星照片就能洞悉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一举一动,也会知晓美国在太空中的间谍卫星到底看到了些什么。伊朗境内的核设施是美国卫星高度关注的目标之一,同伊朗人一样,美国也不希望对手了解自己到底掌握了什么,而如果伊朗能得到卫星系统将使美国的保密措施化为乌有。

四个月前,美国方面和奥地利联手在维也纳抓获了两名企图非法向伊朗走私数千具美国夜视仪的伊朗人。

最近在一起合法的武器采购中,伊朗从一家奥地利公司提取了数百支强力的穿甲狙击步枪,而等待交货的同种武器还有上千件。欧洲不少国家同奥地利一样,在确信伊朗会用类似武器打击毒品犯罪后,才批准了伊朗的采购计划。

根据一份联合国内部摘要,为了帮助伊朗扫毒,要求法国和英国为伊朗提供夜视仪、全球定位系统、防弹衣等物品。伊朗官员证实这些装备“已经启运”。

同美国一样,英国也禁止向伊朗出口武器,但根据联合国的计划,英国开出了特例,上个星期就有一批防弹装备发往伊朗。接近伊朗的外交官们称,最近几年伊朗从英国获得了原先设计作飞机引擎用的设备,借口是将用于本国石油工业。

美国不仅反对伊朗任何购买武器的企图,也反对伊朗得到一些可用于军事用途的装备。但维也纳的外交官们称伊朗扫毒活动使美国的禁运主张复杂化。马震(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人民网联合国3月25日电记者邹德浩报道: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全球网上签名活动参加人数已经突破一百万。主办单位表示,这次活动的目的之一是提醒世人牢记历史教训,并向有关国家展示民众反对的声音。

由美国多个华人团体发起的全球签名运动这几天正在迅速发展,也引起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据活动主办者之一、设在旧金山的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介绍,到3月24日已经有100多万人在世界各地上网签名,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发言人丁原在接受美国当地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拒绝向中国人民谢罪,拒绝做出战争赔偿,不配担当国际社会的政治大国角色,我们认为,日本假如不承担二战的战争责任,不向中国人民正式道歉赔偿的话,是没有资格担任这个职务的。”

丁原表示,这次活动赢得了上百万人的支持,可以成为对在有关问题上持反对立场的中国政府的一个后盾,也是将来跟日本方面进行谈判时的一个有利条件。丁原还指出,参与签名活动的人数之多,也可以看成是向支持日本的美国政府进行间接游说,以免酿成他所说的重大历史和政治后果。丁原说:“这给美国政府一个信号,就是它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一个错误的政治决定,这个引狼入室的作法是不对的。今天日本把美国当成当年的德国,在1930年代是侵犯、瓜分天下的夥伴。可是美国将来会自食其果。所以,对于美国国会也是个机会,告诉它这儿有一个强大的群众力量在后面,另外告诉美国我们这个团结是团体性的民间草根性的活动。”

这位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的发言人还表示,他们的活动完全是自发的,与中国政府无关,与最近发生的日本官方接管有争议的钓鱼岛灯塔和日本法院裁决中国慰安妇败诉等事件,都没有直接关联。他表示,发起签名活动的主要原因是海外华裔不满日本在战败60年后仍然拒绝真心承认战争罪行,提醒人们警惕日本在国际政治和发展军事力量等方面显露的越来越大的野心。

旧金山地区华人社区活动人士李竞芬呼吁,世界各地华人向侨居国政府表达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立场,要求在联合国就这个问题投票时投反对票,阻止日本争取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企图。

中新网3月25日电据俄罗斯新闻网报道,24日离开比什凯克的吉尔吉斯总统阿卡耶夫今天通过电子邮件向吉尔吉斯“卡巴尔”通讯社发表声明,宣布他绝不会辞职并将在近期重返比什凯克。但阿卡耶夫目前究竟在那里仍然在声明中没有提及。

在声明中阿卡耶夫称,“有关我已经宣布辞去吉尔吉斯总统职务的传言完全是恶意的造谣,我现在虽然在境外,但这只是暂时的。”阿卡耶夫表示,“在吉尔吉斯斯发生的是违背宪法的国家颠覆行为。没有责任感的政治冒险者和投机分子通过暴力的方式篡夺了政权。在蛊惑人心的革命口号下,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被卷入,国家发生了动乱,人民遭受了严重的损失。”

阿卡耶夫在声明中还特别强调,“我仍然掌握着足够的力量,能够制止现在出现的这种无秩序状态。尽管在南部发生骚乱的一开始我就宣布要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我不会对我的人民采取武力,在我的政治生涯中永远都会以政治手段来解决分歧。当暴乱在比什凯克爆发的时候,我拒绝了我的谋士提出的采取强硬态度和使用武力的建议,而在当时的情况下采取这样的方式完全是我作为总统的职权所在。为了避免流血冲突的产生,我决定暂时离开我的祖国,这样做是出于高尚的人道主义,是为了避免流血,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阿卡耶夫是在昨天下午乘机飞往哈萨克斯坦的,现在在哈萨卡斯坦北部阿克莫林斯基州巴洛沃地区的一个疗养院里。昨天早些时候,他的家人已经提前乘机来到了这里。该消息人士称,阿卡耶夫前往哈萨克斯坦只是暂时的,他有可能在最近几天内前往俄罗斯。

目前,哈萨克斯坦官方对此未做任何评论,外长奥马罗夫称,“我们不掌握任何有关阿卡耶夫或者是他的家人飞往哈萨克斯坦和已经到了哈境内的的情况”。

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25日宣布暂时关闭与吉尔吉斯的边界,并加强了哈吉边界的驻军力量。同时,吉尔吉斯新任命的临时外交部长兼国务秘书阿敦巴耶娃宣布,如果能知道阿卡耶夫的确切藏身之地的话,吉尔吉斯新政权将会要求将其引渡回国内。不过,阿敦巴耶娃也表示,“到目前还没有阿卡耶夫藏身之地的任何消息”。

阿敦巴耶娃还宣布,吉尔吉斯驻美国大使阿布德里萨耶夫将在近期奉召回国。阿布德里萨耶夫此前曾经对一些美国媒体表示,发生在吉尔吉斯的这次政权变更“是严重违反宪法的行为”。阿布德里萨耶夫称他将继续行使“阿卡耶夫总统赋予他的外交职责”。(春风)

巴基耶夫生于1949年,1972年毕业于古比雪夫工程院。他1974年开始服兵役,1976年在古比雪夫市马斯列尼科夫工厂任电力工程师,1979年任贾拉拉巴德市电插销厂高级工程师、副总工程师,1991年任贾拉拉巴德州科克-扎加克市委第一书记、市苏维埃主席、州苏维埃副主席,1994年起任吉尔吉斯斯坦国有资产基金会副主席,1995年任贾拉拉巴德州州长,1997年至2000年12月任楚河州州长。

2000年12月21日,吉议会以多数票通过阿卡耶夫总统对巴基耶夫的总理提名。2002年5月22日,阿卡耶夫总统在比什凯克主持召开了吉安全委员会会议,宣布了对3月17日吉南部阿克瑟区发生的警察向示威群众开枪事件的结论。巴基耶夫在会上表示对此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引咎辞职。

一、反对派精心组织,目标明确。反对派选择在当局影响薄弱、离首都500多公里的南部城市发动群众攻占地方政府机关,一举得手,并乘势向首都进发。

二、当局沉浸在议会选举胜利(阿卡耶夫政府的议员占多数)的喜悦中,行动迟缓。当反对派已形成声势并进入首都时,阿卡耶夫政府已难抵挡。

三、执政当局内部发生分化,一部分关键人物倒向反对派。南方两大城市的警察局长都宣布“效忠人民”。

五、美国等西方国家幕后支持反对派。当反对派强行占领一些合法政府办公机关并火烧警察局时,美国和欧安组织没有对此提出指责,反而说这是议会选举中的“舞弊”行为引起的。22日反对派领导人宣布向首都进发,而美国却要求吉当局“无条件和反对派谈判”。

六、阿卡耶夫23日重申不会用强力对付反对派,这无疑让反对派吃了“定心丸”,大胆进入首都,并立即攻占政府大楼和总统府。

2月27日,吉举行一院制议会选举,产生了32名议员。3月13日,吉议会又在第二轮选举中选出39名议员。两轮选举共选出75名议员中的71名,其中亲政府派议员近30人,来自反对派阵营的议员近10人,其余为独立的中间派人士。

选举结果公布后,反对派表示不能接受。在反对派势力比较集中的奥什州和贾拉拉巴德州,反对派的支持者在第二轮选举尚未进行时就开始举行抗议活动,要求重新进行议会选举。

3月18日,奥什州和贾拉拉巴德州政府工作人员被迫撤离政府大楼,反对派趁机将大楼占领。

3月20日,抗议者开始围攻和焚烧奥什州和贾拉拉巴德州警察局,占领机场,占领当地政府大楼,并要求阿卡耶夫总统下台。

3月24日,吉最高法院宣布,不久前举行的议会选举结果无效。反对派占领首都比什凯克总统府和政府办公大楼。

他说,作为吉尔吉斯斯坦的友好近邻,我们密切关注着吉尔吉斯斯坦局势的发展,希望吉尔吉斯斯坦国内局势早日稳定下来,社会秩序尽快恢复正常。他表示衷心期望中吉睦邻友好关系继续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非法”权力变更提出抨击。他把吉尔吉斯斯坦危机归咎于当局软弱以及社会和经济问题积重难返。

美国国务卿赖斯24日在与希腊外长彼得罗斯·莫利维亚蒂斯会见后说,目前还无法预测吉尔吉斯斯坦局势的发展。她表示:“如果我们能……鼓励吉尔吉斯斯坦各个党派共同朝着选举新政府的道路前进……这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赖斯说,她当天已经与布什总统商讨了吉尔吉斯斯坦局势。均据新华社

太阳终于从浓重的乌云后跃出,吉首都比什凯克在经历了一整夜的剧烈动荡后,终于在25日上午恢复了暂时的平静。但在许多闹市区,大批民众仍未散去,一些店铺被哄抢后一片狼藉。政局剧变后的无序混乱状态让许多市民忧心忡忡,一些市民自发组成纠察队,呼吁和平解决争端,许多学生则打出标语:“保卫我们共同的家园———吉尔吉斯斯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