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防长称伊拉克反美武装部分武器来自伊朗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6:33:26

“正是因为丈夫有了钱,我们的婚姻慢慢开始动摇。”吴敏告诉张主任丈夫借故应酬多,经常夜不归宿。不久前,她曾听到一些关于丈夫在外面包养情妇的风言风语,但她一直不相信。但今年年初,一位朋友告诉她,她曾看见她丈夫和一年轻女子手挽手从南坪某酒店出来,朋友特别提醒吴敏当心丈夫在外养情人。

朋友的话让吴敏对丈夫产生了怀疑,一个月前吴敏通过报纸找到了一家调查公司调查丈夫是否出轨。2月2日,调查公司将结果告诉了她:丈夫确实和一25岁的年轻女子交往已达半年,并且还为该女子在南坪买了一套住房,两人过起了夫妻生活。

自己虽然心里很难过,但并没有打算向丈夫摊牌。特别是看了调查公司拍的“二奶”的照片后,她的确觉得自己天生大骨骼,尤其颧骨高,一点都不文静,和那位五官秀气、年轻漂亮女子比,自愧不如。吴敏告诉张主任,“我不想离婚,我深爱着丈夫、儿子和这个家。吴敏说她从一些广告上了解到通过整形,可以改变自己面部的一些缺陷(如鼻子塌)。她决定参照丈夫喜欢的“二奶”模样来个大克隆,重新挽回丈夫的心。

“颧骨可以削一些,眼皮也可以做成双眼皮,但要通过整形将自己“变”成另一个人的形象是不可能的。”张主任让吴敏仔细端详自己和照片中女子五官的区别后说。

在张主任的耐心开导和演示下,吴敏放弃了最初的想法,但她仍然希望能够让自己五官更协调一些。在检查室里,张主任对吴敏面部反复推敲,在拿出了大量顾客整容之后的照片让吴敏选择。最后决定为吴敏实施削颧骨、眼睛开大和隆鼻等3种整容术,其中只有隆后挺直的鼻子是参照其提供的“二奶”照片所整的。

昨日下午,吴敏在该院施行了眼睛开大和隆鼻术,而削颧骨手术将在后几日进行,张主任告诉记者全部手术做完后吴敏的面部线条将更柔和,对于恢复其自信会有所帮助。但张主任同时表示,夫妻之间出现问题要坦诚相对,共同解决,整容不是挽回对方感情的办法不可取。(记者陈瑜)

本报讯(记者郭少峰)国家教育督导团昨天发布的《国家教育督导报告2005》显示,当前义务教育地域发展不均衡的矛盾仍然存在。国家教育督导团为此建议,把缩小义务教育差距列为政府教育工作的重要议事日程。

督导报告显示,从教育投入方面看,全国的农村和小学初中的预算事业费,农村增长率高于城市六个百分点。城乡之比由原来的1.5:1缩小到目前的1.2:1.

报告还显示,与2000年相比,东部和西部地区比例都有所扩大,中部地区小学、初中的拨款还低于西部地区。2004年初的预算事业费,预算的公用经费,东部和西部之比是1.8:1和2.5:1.

郑富芝介绍说,从全国总体来看,截至2004年年底,全国还有163个县的小学,142个县的初中生人均预算内公用经费拨款为零,维持学校的运作基本是靠向学生收杂费。

报告显示,办学条件上大部分省市城乡已基本接近。从2002年到2004年,全国农村中小学新建和改造的校舍大约是1亿多平方米。到2004年,小学和初中生均校舍面积已经分别达到5.2和5.4平方米。

郑富芝说,办学条件上的主要问题,是人均教学仪器设备配置水平,农村地区、中西部地区依然很低,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差距还很大,这可能是本次调查的六项指标中差距最大的一个。

他说,2004年,全国学生人均教学仪器设备值小学的城乡之比是2.9:1,初中的城乡之比是1.4比1.从地区来看,小学东部和西部地区之比是1.8:1,初中东部和西部地区之比是2.2:1.

郑富芝说,教师学历合格率进一步提高,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的差距已很小。他举例说,小学教师的合格率,城乡差距原来是2.2个百分点,现在已经缩小到1.5个百分点。从地区之间来看,西部与东部地区的差距原来是3个百分点,现已降到了2个百分点。中部和东部地区的差距已经缩小到1个百分点。

郑富芝还表示,中级教师的比例在中部地区、西部地区的分布差距还是比较明显。2004年小学和初中中级教师的比例全国农村分别比城市低大约10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东西部相差12个百分点,全国有28个省内县际差距超过20个百分点,其中有13个省超过30个百分点。在情况比较好的县,中级教师比例非常高,而在低水平的县,比例则很低。

本报讯(记者郭少峰)北京市农村初中一级及以上教师比例普遍低于城市,城乡差距超过15%。为此,国家教育督导团建议北京应加大城乡教师的校际定期流动。

国家教育督导团办公室主任郑富芝昨天表示,北京在中级职务教师比例问题上,城乡和县际差别都比较大。北京初中一级及以上教师比例差距超过15%,是东部地区城乡差距较大的省市。

国家教育督导团办公室副主任于芳解释说,这个差距也是一个高水平背景下的差距,北京的城乡初中师资学历达标率差不多,但关键在于实际教学水平和能力上差别比较大。农村初中有些老师的学历是工作后进修而来的,有时候为了达到这个学历,他们会选择相对容易的科目,但在实际的教学工作中,这些老师并不一定教这些科目。于芳认为,这种所学和所教不一致的情况会影响实际的教学能力。

于芳说,国家教育督导团已经向北京市有关部门建议,要加大教师培训,实行城乡教师校际定期流动,在城市里集中了大量的优秀教师,起码可以实行县内的城乡之间的教师流动。

尽管张小红心里有些害怕,但340元对于她来说,相当于一个多月的房租。她仍然坚持让对方退钱,可能是由于担心张小红的吵闹会影响到其他应聘者,杨小姐跟黑西服嘀咕了几句,说钱可以退,收据要交回来,让她到另一个房间里拿钱。张小红把两张收据一并交给了对方,不一会儿,杨回来只给了张小红100元,告诉她:“这100元保证金就不收你了,另外240元退不了,我们给你联系工作也有成本啊,你不就是想要一份工作吗?好办,这是一家公司,按照上面的地址、电话过去,他们会给你安排一份工作的。”说完给了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昌平区某某公司的地址和电话。

无奈之下,张小红离开了这个让她满怀希望又让她无尽失望的803室。试着打杨小姐留下的昌平区某某公司的电话去,对方说自己是公用电话,已经连续好多天接到有人找某某公司的电话了。张小红知道,自己的钱是要不回来了,月薪4000元的求职梦也破碎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张小红不再轻易相信报纸上刊登的“豆腐块儿”似的招聘广告。在网上,她很快找到了某房地产公司的招聘启事,说招聘房地产经纪人,月薪3000-5000元,有报销、有提成、有奖金还给上三险,而且学历不限。这让张小红再次兴奋不已,同时她也提高了警惕,事先打电话询问应聘经纪人要不要收钱。对方很明确地告诉她,不收钱,来之前要带好两张一寸照片和身份证复印件。

张小红带着照片及身份证复印件到了菜户营桥附近的一座写字楼面试。到应聘地点后她发现该公司自称为“奥斯顿公司”,并不是所谓的某某房地产公司。当天面试的人很多,面试官是一位自称姓刘的女士,来参加面试的人都被单独叫到一个小房间里。刘女士先说工资待遇:责任底薪是1000元,提成10%,车补、饭补、话补按所完成任务额的2%提。并说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出租写字间和公寓,任务额很容易完成。而通过面试的人员都必须参加为期两天的培训。培训费共计700元,公司出380元,个人出320元。个人出的320元在第一个月发工资时以奖金的形式返还。在每个人都顺利地通过面试后,张小红和其他求职者都当场交上了320元。而找到培训机构后,对方又表示320元只能培训不给证书,想要证书还得再交50元,张小红一想320元都交了还在乎这50元吗?也就如数补齐了。“这种步步深陷式的招数让人有苦说不出。”张小红事后说。

在培训时,张小红发现学员共有八九十人,乱哄哄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一打听,才知道差不多都是与她应聘同一家公司的,但获取招聘信息的方式不同,可谓“殊途”——报刊和网络上都有,面试地点也各不相同——有方庄、国贸等多处;所交培训费也不一样,可谓“同归”——从230元到280元再到320元不等……后来老师在上课时又要学员自愿买教材,共60元,但说明考试的题目都在教材上,为了顺利过关取得证书,几乎所有的人都掏钱购买了。

两天的培训后,老师告诉他们,证书要等到他们从事房地产经纪工作两年后才有资格考。随后便像是招聘双选会一样,老师一个个地念各公司的名称和待遇,每念完一个就问有没有人想去,想去的直接跟“经理”走就行,这时诚聘已经彻底变成了代聘。但噩梦并未就此结束,张小红跟着一位李经理去了“北京蓝宝国际房地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东方茗苑分公司”。

巧合的是这家公司也在南曦大厦,接着她又被收取了140元手续费,说是做胸卡,但张小红观察公司里没有一个人戴胸卡,又填了份简历,就算是正式上班了。

她注意到公司内没有营业执照和房产经纪机构资质证书。后来一打听,公司内的职工也都是来了不到一个月,他们到公司后每天安排“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考核,公司一直称不合格,其中一位考核不合格的已被公司要求签订自动离职书,感觉不对的张小红只做了两天就找借口离开了公司,而“经理”此后也没再找过她。

经历了两次“挫折”,张小红的时间已经耗去了十多天。她有些怨天尤人,到底是老天的安排还是命运的捉弄,她甚至想也许应该离开北京。可是当她给家里打电话时,她又不愿意把自己的遭遇告诉父母,她谎称自己在北京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月收入在两千元左右。她告诉妈妈,弟弟的学费会按时寄回去的,别为她担心。

从小就要强的张小红不想就这么放弃,她不相信找不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一则“特聘公关经理”的街边广告引起了她的注意,月薪上万,这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拨通电话后,对方直言是中介公司,代歌厅招聘“坐台小姐”,月薪可达万元……没等对方说完,她气愤地挂断了电话,想到“招聘”变成了“招小姐”,张小红十分郁闷,第三次找工作也就此宣告流产。

三次应聘的经历让张小红总共付出了八百多元,2月16日,不甘心一无所获的她来到了丰台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把她的经历反映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做了记录后,出具了一份书面通知,告诉她5个工作日后给她答复。可直到现在,7天已经过去了,她仍旧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答复。

张小红来北京已经近二十天了,可是她还没有找到工作,来京前的积蓄也所剩无几,还有弟弟就要开学了,她不知道是留下来继续找工作,还是回老家……

张小红清晰地记得,正月初七那天早晨的小雪让她感觉到丝丝的温暖,因为那时候她的心里充满了希望;而现在,北京街头的阳光让她时时以为春天已经来了,可是她却感觉到了自己的单薄。希望啊,希望在哪里?她在心里轻轻呼唤……

昨天下午,记者从丰台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了解到,关于张小红所反映的情况已经被受理,目前已经将此事转交给劳动监察大队具体处理,至于什么时候有结果,还无法确定。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北京存在很多非正规的中介公司,它们多集中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和民工较集中的地区,朝阳、丰台、海淀等区的城乡接合部居多。其主要分布区域有:朝阳区的八王坟长途汽车站一带,海淀区的公主坟一带,丰台区的木樨园和六里桥附近。主要是利用返城务工农民和其他求职者急于找工作的心理,把过时、作废或虚假的用工信息提供给应聘者,从而获得求职者的钱财,其中上当者不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甚至有些是北京本地人。工作人员提醒应聘者,在求职过程中,一旦发生纠纷,可报警或将相关情况反映给中介公司所在区的劳动监察大队。

那么中介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了欺诈呢?北京市天平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峰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的有关规定,数额累计在2000元以上的就构成诈骗罪,中介公司肯定不只招聘张小红一个人,所以已经涉嫌诈骗。张小红可以找到几个有相同经历的受害者,当损失金额累计超过2000元时,就可以向警方报案。

中介公司通过报纸发布虚假的招聘信息,那么报纸是否有义务核实其所发布的信息的真实性呢?谁该对没有营业执照的“黑中介”进行监管呢?记者从丰台区工商局获悉,单位或个人在媒体上发布广告,要向媒体出示相关的证明,其中包括营业执照、产品的合格证等,而报纸对信息的真实性也有义务核实。对于那些没有营业执照的所谓的“公司”,工商部门要依法取缔。即便是某些中介公司有营业执照,但是他们发布虚假招聘信息、骗取应聘者钱财的行为,工商部门也将依法监管并查处。同时,写字楼在对外出租时,也应该有相应的手续对“公司”的真实性进行核实,让那些“黑公司”没有容身之所。

欢迎读者朋友对今天刊发的报道发表看法,同时敬请读者朋友提供身边值得关注的新闻线索,并通过华夏时报深度报道部电子邮箱:muguang@vip.sina.com告诉我们。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及原作者。华夏时报深度报道部值班电话:010-59250266。

据新华社北京2月23日电(记者李菲)公安部23日出台了《公安部关于加强基层所队正规化建设的意见》,指出所队执法主体必须是取得执法资格的在职民警,严禁协勤辅助人员穿着制式警服、佩戴警用标志或相仿服装标志,严禁其从事执法活动。

意见指出要健全理顺组织机构,规范机构编制。所队实有警力原则上要占县级公安机关总警力的85%以上。所队领导干部由本级公安机关任免,由公安机关提名呈报;担任所队长和政治教导员必须是中共党员、具有大学专科以上学历、有三年以上公安工作经历,并经省级或地级公安机关任职培训合格。

意见要求各级公安机关要建立完善执法执勤的工作流程,形成科学严密的程序规定。落实接待群众办事、报警、求助、咨询首接责任制度,统一规范工作用语。落实所队民警执法档案制度。完善考评标准,对不达标的所队,要及时调整领导班子;对发生致人重伤、死亡等重大执法过错,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或者连续两年考评不达标的,所队主要领导要引咎辞职或者由上级公安机关对其予以免职。

意见强调,要严格内部监督,推行重大刑事、治安案件倒查制度,县级公安机关要按照不低于案件总数10%的比例,每季度进行一次倒查;地级公安机关每半年、省级公安机关每年至少组织一次倒查。

意见同时指出,选拔配备县级公安机关班子成员和各警种支队主要负责人,必须具有在基层所队任职的经历。不得随意借调所队民警和调用财物装备,不得随意向所队索要文字材料,不得增加公安部和省级公安机关规定、批准以外的统计报表,不得向所队下达抓人、罚款和收费指标,切实减轻所队负担。

位于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龙山路的新会区人民医院本部,尽管从去年以来经历了200名医疗人员中140多人吃回扣被查处、院长因带头收受巨额回扣被刑拘的大震荡,但表面上看起来依然安静幽雅。2月15日,记者走进该院门诊大楼一层,看到由当地检察机关张贴的《职务犯罪举报工作宣传画》,几乎占了一整面墙。

在近年来已经被查处的医疗单位集体腐败案件中,只是二甲医院、400多个床位、在全国和当地都算不上大医院的新会区人民医院,创下了卷入腐败人数、规模和腐败历时之最。自1992年以来,该医院以赞助费、折扣、让利等名义向20个药品销售公司收取药品回扣1083.5万元,该院原院长方机个人收受医药公司贿送价值人民币130万元的房产两处及药品回扣共25万元。

位于江门中心市区天福路的江门市第二人民医院,与华侨捐款数千万元建起的新会区人民医院比起来,硬件要明显差很多,医院大门厅里“一切为了人民健康”几个大字显得十分扎眼。这家只有100多个床位的小医院,不到两年,两任院长先后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原院长韦启善收受药品、器材供应商送的回扣16万元和港币4万元,继任院长赵战峰涉嫌收受医疗器材供应商送的15万元。

而台山市(江门市辖)广海镇中心卫生院和那扶镇卫生院,更是只有几十张床位的最基层的医疗单位,也同样成了系列窝案的案发地。经查实,这两个镇级卫生院分别集体收受药品回扣20多万元,并以福利名义向职工发放,两个院长则分别收受药品公司回扣10.3万元和5.1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

据江门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谭继祖向媒体透露,近1年来,江门纪检监察机关连续查处了包括上述医院在内的6宗医疗系统的腐败案件,涉及7家医院的8名“一把手”,涉案医疗单位23个,涉案金额1300多万元。涉案的医疗单位,90%以上是“二甲”以下的小医院。

来自广东省纪委的统计结果几乎也是如此。从2004年年底至去年8月,该省共查处医疗卫生系统221起违法违纪案,涉及233人,其中县处级干部8人、乡科级干部42人。目前已有196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开除党籍28人,开除公职11人。让纪律检查部门震惊的是,这些案件多发生在县级以下基层医疗卫生单位,主要表现为借采购收受供货商回扣、贪污私分公款、违反医德收受红包礼金、擅提药价非法牟利等8种情况。

深圳市宝安区卫生局原副局长吴裕发在任宝安公明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在采购进口CT机过程中,一次性收受供货商40万元人民币;

江门鹤山市雅瑶镇卫生院原院长张福林与副院长黄子明、陆国勤,将收取的镇鞋厂医务室管理费不入账,1998年7月至2002年6月间,共私分管理费2.88万元;

珠海市妇幼保健院陈德成等6名医生收受江苏济川制药有限公司药商代表的好处费2000元后,便在临床中大量使用该公司生产的某种药品;

汕尾市海丰县鹅埠镇卫生院原副院长沈维豪,在抗击“非典”期间擅自提高“来苏水”等药品的价格,一种药品就可非法获利474元。

与管理日益规范、监督相对严格的大医院相比,小医院制度上的欠缺给腐败制造了一个个无底洞,这其中最大的漏洞来自药品和医疗器械的采购。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小医院完全实行药品和器械采购招投标制度的,即使在管理相对规范的广东省,也不到30%,给药品和器械供应商的公关留下了巨大的空间。

一些规模稍大些的医院,尽管有所谓的“药事委员会”,并实行公开的招标采购制度,但由于制度的不完善,药事委员会的集体决策形同虚设。

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中虽规定,“依法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其评标委员会由招标人的代表和有关技术、经济等方面的专家组成,成员人数为五人以上单数,其中技术、经济等方面的专家不得少于成员总数的三分之二”。但这样的规定,并没有也不可能对评标应如何确定结果、由谁最终决定结果等操作细则作出界定。致使拍板权最终只在院长一人手中,使用权和用量多少则靠药房主任(药剂科长)和有处方权的医生决定。这使有权力者全部成为药商们行贿的对象。

据记者了解,药商到医院推销药品行贿的主要对象有:医院主管院长、药房主任、药品采购员、科室领导、主治医师。

其具体操作流程是:药商首先与医生达成默契,由医生提出要些什么样的药品,向药房打报告,药房主任再将所要购买的药品报到医院的“药事委员会”研究,药事委员会心照不宣地同意或否决后(遭否决的一般是没有能力公关或没有公关的药品),再由药房、药品采购员进行采购。对药事委员会决定作最后拍板的是医院院长。

医生、领导定期从不同渠道得到药商回扣,有时领导一次的回扣就是高档公寓

各种药品的回扣额各不相同。如一支“诺可”针剂,内科主任每给病人开出一支就可得4.5元的回扣;一瓶“左氧氟沙星”的回扣是15元;“青霉素V钾片”每盒回扣是3元;“冠心丹参滴丸”每盒回扣为6元;“复方丹参滴液”每用一瓶回扣只有1元……这是给主治医生或科主任等人的回扣标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