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蒂称找回手感无人可挡 篮网大将:他是最出色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15:52

中心提示:这是一个在网络世界里上演过无数次的网恋情景剧,故事的开头是常见的套路:独居少妇遭遇网络男子,随即接着坠入情网,见面成为情人,免不了有许多情感纠葛。所不同的是这次的故事结局悲惨异常:女主角被男主角杀害且藏尸冰箱;两代单传的男主角被抓。

发生在去年9月7日的都江堰市冰箱藏尸案,经过慎密侦查和审查,目前已经进入检察院的审查起诉程序。嫌疑人曹鹏因涉嫌杀害同居女友黄艳并藏尸冰箱,即将被检察机关依法起诉。

由于案发时情况尚不明晰,有的媒体在报道中对于案件的起因估计为凶手入室劫财杀人。现在得知原因是网恋婚外情后,疑问却并没有消除:已婚的美丽女人黄艳为何会迷恋无业且相貌平平的曹鹏?曹鹏为何会能够对情人下得了这样的狠手?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从一个博客处,获得了黄艳生前写的网络博客片段。在博客里,黄艳记下了她和曹鹏交往的心路历程。不难看出她对情人和丈夫的心理矛盾和冲突,让这位女子在内疚和与反复间作苦苦的挣扎。其心理矛盾的痛感与纠缠,不亚于生死抉择。

网络博客始于5月2日,终于8月30日。博客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在这半年(里)弄乱了三个人的生活,如果这是天意,那么接下来的路又在哪里呢?”8天后,黄艳死于曹鹏之手。

“他进入我的网络世界,击中了我心中的平衡点。我一直在想,网络世界是不是上天为我安排的另一扇窗呢?”一个月后,她在博客日记中回忆了“华”的到来给她带来的心理冲击。

“也许自己潜在有一种感觉,是想或许可以在网络世界里释放自己的感情?我无法表达出来。”

“是我的忧郁吸引了他?我不十分清楚,也许是吧。但我十分清楚他让我感觉很放松,很快乐。在网上的时候,我真的是快乐的。”

随着聊天时间和内容的增多,两个人在网上超越了普通网友之间的情感。黄艳这样描写:“我不愿停下来,就象是吸食大麻的瘾君子。我告诉自己——你中毒了!中网络的毒了!我太孤独了,是内心世界太孤独了。他很敏锐,也是个喜欢在内心世界游走的人,所以他能够走进我的内心世界。他是快乐的充实的,他把阳光、美丽的一面带进我的世界。”“我被牢牢地吸引了。”

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网络竟然能够让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产生强烈的依恋,这让平时与外界接触不多的黄艳吓了一跳。“我很害怕,害怕这种感觉,怕这只是一个肥皂泡沫,美丽却短暂。我怕自己会受到伤害,因为我要为之付出的代价太大。我在矛盾中挣扎着。”

“短短的时间里,我就已经有了被掏空的感觉,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想不明白,也找不到出路。我只知道,我想得再多,当他的电话一来,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接通,我没法不接,没办法拒绝他,我到底是需要他?还是就这样爱上他?”

黄艳在现实与网络之中渐渐陷于迷乱,对于那个似近似远的“华”,她已欲罢不能。同时,在潜意识里面,由于无法生育后代,她对丈夫抱有一种愧疚,也想通过在网上结识其他男人由此将丈夫“推出家门”,认识其他的女性,生育自己的后代。

曹鹏是一个有心计的人。接触黄艳之处,他就有意识地撒谎(黄艳的父母向办案机关说,女儿的朋友告诉两位老人,刚开始曹鹏自称是在保密单位工作,姓名和身份必须保密)。在这之后,他又说已从单位辞职,并将一辆帕萨特轿车卖了和朋友开农家乐。

随着双方感情加深,不可避免会想到今后的路能走多长?就在黄艳心理上“没有办法拒绝他”时,曹鹏提出突破网络聊天并进一步发展的要求。凭着最后一点理智,黄艳在犹豫也在抵抗,她拒绝了。她写道:“当我想迈出第一步时,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我用值还是不值去衡量这份感情,是我本身就很俗?还是这份感情不足以让我抛开一切呢?”

黄艳的拒绝让曹鹏感到非常不爽,没有打任何招呼,曹鹏就此从网上消失了,时间“长达”几天。是不是自己的拒绝,让曹鹏生气了?黄艳开始胡思乱想。

“昨晚突然看到一条短信,以为是他发来的,结果是自己的老公发来的,说是很想我。感动,几分钟后,心思又回到他身上。我是怎么了?难道我真的爱上他了?”

“一次次拨打着电话,明明知道是关机,我还是无助的拨着,希望奇迹会出现。我的心好痛,不知道他能感受到吗?”

黄艳的重重矛盾,来自于现实和虚拟两种不同环境的轮番冲击。现实中的苦恼让黄艳上网解闷,而虚拟的网络社会又让她不敢踏出“试水”的第一步。“后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二个月,他会出现吗?我没有一丝把握。如果出现了,我又能怎样?的确是,要想快速拉近感情,肉与灵必须相结合,而我又做不到。”“我很难再回到从前,我一想到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就很烦。但对未知的生活又感到害怕,不过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感受那种害怕。”

黄艳犹如小姑娘一般患得患失着她的网上恋情。此时,曹鹏已完全占据她的全部思想,左右着她的一举一动。黄艳说自己中了邪。

“其实他的外形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首先高度不够,但他最吸引我的是他的性格与个性。他在我面前一直没有卑微过,他很自信,用他的乐观来影响我,这正是我一直寻觅的。我喜欢坚韧的男人!”

“我已经感觉我正朝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越走得近我心里压力就越大,我怕自己会受伤。”

“自从他又重新出现后,他变了许多?是工作压力?还是因为我太累了?这种改变是我能轻易感觉到的。”两人认识2个月,曹鹏依然没有透露自己无业的真实生活状态。而黄艳同样没有怀疑“华”保密单位工作人员的身份。

“丈夫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是我对不起他,是我不想回到从前争吵的生活中了,虽然我知道这并不全是他的错。即使没有‘华’的出现,我也很难找到从前的感觉了。我想我应该找机会对丈夫谈谈了。”

黄艳多次提到,她在以前的生活中,经常与丈夫发生争吵,她实在不愿意继续过这样的生活。但是在博客里,黄艳却记录了大量的和曹鹏发生争吵的事情。黄艳对曹鹏的忍受,显然超过了丈夫。

“他的大男子主义在我面前愈演愈烈,我真的接受不了,也许我从来就没受过这些。他的包容不见了,他所谓的全身心的付出也没了,只是因为他的压力太大吗?原本以为我们是最不容易吵架的,因为我们是先从内心开始接触的,外表都是其次了。”

“现在变成他主宰着我的喜怒哀乐,我知道这不好,也不是我希望的生活,但我就象中了邪一样,放不下放不开,宁可为之改变。我是为了什么?也许我坚持着就是想看到路的尽头在哪儿?会是怎样的收尾?我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我也想知道我受伤的同时,他也会象我一样受伤吗?”

“现实和网络的差别使我不得不承认了。我对这份网络恋情能在现实生活中得以发展,持不乐观态度……”

也就是在这天,丈夫再次在黄艳回忆完曹鹏后出现在博客的最后。“更讽刺的是,丈夫又来电话让我到他那里去,我一口回绝了,并且很快就挂断了电话。我的冷漠让我自己都心寒,他能不难过吗?这一切我是为了什么?我到底在追求什么呀!最终我能快乐幸福吗?我不知道!”

5月17日,曹鹏再次撒谎。他在电话中告诉黄艳,自己辞职了。这让黄艳担心不已,而且不敢在曹鹏的面前表现出来。辞职后的曹鹏告诉黄艳,她对他“很重要”。心上人的这句话,让黄艳非常开心,“我对他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啊,我真的被他这样一直吸引着。”

然而,无法排遣的一个“阴影”在黄艳无论怎样高兴的时候都会出现,这就是深爱她的丈夫。丈夫,始终在黄艳心中起到参照物作用,她经常不由自主地拿丈夫和网络恋人做比较。黄艳在这两个男人之间游离着,她在平衡、比较谁对自己最有利。但黄艳也有着极大的自信——在丈夫身上她有后路,“我十分清楚我随时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但我真的厌倦那种生活。”

“我也不想管那么多了,这也不是我理智能控制的,自私就自私吧,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不想压抑自己的情感。”这种前后不定、患得患失的心态,成了黄艳为自己埋下的祸根。

“不见刘德华今生不嫁人”兰州一28岁女子苦追偶像12年家人为其梦想倾家荡产

一个28岁的女子发誓:“不见刘德华,我决不嫁人。”12年来,她前后三次前往香港和北京寻找和刘德华面对面的机会。其家人为了完成她和刘德华见一面的愿望也不惜一切代价,不仅债台高筑,就连家里不足40平方米的房子也卖了,几乎倾家荡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一个歌迷对她所喜欢的明星的痴迷会疯狂到如此地步。而对于林鹃(化名)来说,用疯狂形容她对刘德华的痴迷似乎还显得有些苍白。自1994年开始至今,林鹃对刘德华的追求已经不能简单地用歌迷对歌星的痴迷来衡量了。

3月21日,据林鹃讲,喜欢上刘德华,源于1994年2月一个晚上的梦。当晚,林鹃梦见自己的房子里有一张刘德华的照片,照片上左右分别写着:你这样走近我;你与我真情相遇。正是由于这个奇怪的梦,使得当时只有16岁、正处于花季年龄的林鹃喜欢上了刘德华。12年后的今天,林鹃回忆起当初的这个梦时,依旧那么清晰。而在做这个梦之前,虽然她周围的同学都喜欢追星,但她却只知道好好学习。那时她不仅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而且还是优秀班干部。

对一个人痴迷到如此程度,就连林鹃自己也不明白,因此,林鹃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意。在这12年里,刘德华的影子几乎出现在她的每一个梦中。林鹃昼思夜想,失眠、吃不下饭,甚至把自己关进房子里,不与任何人说话。每天除了欣赏刘德华的电视演唱会外,就是从各种娱乐杂志上剪贴刘德华的相片。12年里她不仅荒废了学业,而且断绝和男女同学的联系。在她的房间里到处都贴着刘德华的宣传画,所用的手机也是刘德华代言的品牌。不仅如此,在这12年里,林鹃多次给刘德华写信,甚至去北京通过文化部给刘德华转交她写的信,但她等到的却是失望。其实,林鹃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和刘德华见一面,并得到他的签名。多次努力失败后,林鹃的精神处于近乎崩溃的境地,多次有过轻生的念头。

早在1997年9月,林鹃的父亲就四处筹借了1万元钱,让林鹃跟随旅行社去香港寻找刘德华,但因为旅行社当时的时间安排十分紧张而未能如愿。2004年10月,刘德华在北京举行个人演唱会时,她的父亲又东凑西借了5000元,让林鹃去北京工人体育馆观看,虽然当时林鹃买到了第11排的甲票,但她还是没能靠近刘德华。林鹃的父母告诉记者,如今他们全家租住在双城门附近的一套两居室楼房里。2005年9月,家里在已经债台高筑的情况下,为了完成她和刘德华见面的心愿,不得不把在山字石附近不足40平方米的住房卖掉。同年10月,林鹃拿着卖房子的钱跟随一家旅行社第二次到香港去找刘德华。虽然这次在一位香港的士司机和“华仔天地”歌迷会的帮助下,找到了刘德华的居住地,但令她失望的是,刘德华并不在家,她只好将自己的信件留给了刘德华的邻居请其代为转交,但她至今都没有收到刘德华的回信。不过让林鹃欣慰的是,她第二次去香港时,“华仔天地”歌迷会吸收她为该会会员。今年1月份,林鹃办好了去香港的“港澳通行证”,准备于4月份第三次去找刘德华,父母目前正为给她凑足费用而奔忙。

林鹃的母亲由于体弱多病一直没有工作,67岁的父亲是中学退休教师,每个月1900元的退休工资,不仅要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还要还因女儿追星而欠下的账。提起女儿,心力交瘁的林母几乎要瘫倒,她说,现在家中惟一值钱的东西就是林鹃用来看刘德华演唱会的25英寸彩电。起初,林鹃的父母对女儿的这种痴迷行为多次进行劝说,但他们的苦心不仅没有得到理解,反而被女儿误解,与女儿产生了很深的隔阂。看着每天精神恍惚的女儿,他们的心在滴血,于是他们不得不将对女儿的劝说变为支持。现在,两位老人所承受的不仅仅是高额的债务,还有女儿后半生的生活压力。因为林鹃曾对父母说过:“如果今生见不到刘德华,我决不嫁人,而且也没有活着的勇气和希望。”同样的回答,林鹃也给了记者。

在记者采访完准备离开时,林鹃的父母哽咽着拉着记者的手说:“救救我们的孩子吧,她已28岁了,为了圆一个梦,她把青春都搭上了,她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见见刘德华,并得到他的签名。”本报记者唐学仁

昨日上午,记者从兰州某医院获悉,10多天前,刘名在给自家盖房时,手中的铝管触到了墙头的高压线,随着一声惨叫他从墙头跌落下来,浑身抽搐。家人见状,忙将其送入县医院急救,遂转入兰州某医院。据该院烧伤整形外科薛主任讲,刘名刚来时双手呈紫色,手心被烧黑,下身完全烧焦。专家们为其进行了双手清创植皮手术,保全了他的双手。

针对刘名下身及骨盆被烧焦的情形,该院整形外科为其研究制定了一套手术方案,试图为其下身实施整形再造手术。据医生讲,当时刘名的整个男性器官被烧焦,臀部烧焦腐烂,手术难度很高。但看到刘名痛苦的样子,他们决定为其实施手术。

昨日上午,刘名被推进了手术室,在手术过程中医生发现,刘名的整个臀部和会阴部由里到外完全被烧焦,肌肉和血管组织全部坏死,即便进行了手术,刘名的下身也无法恢复,并有生命危险,就患者的病情而言,实施手术没有太大意义。

随后,专家就患者病情当即与家属进行了协商,家属痛哭着放弃治疗。昨日中午,记者见到了刘名的父母,其父泣不成声地说,孩子遭这么大罪,即使做了手术也不能够保证生命,更别说做人的尊严了,因此,经过痛苦的抉择,他们最终选择了放弃治疗。医院为其制定的再造手术报憾泡汤。

本报讯(记者肖玉实习生谭松)一个曾称霸一方的“混世魔王”,一个曾犯流氓罪被判刑6年的罪犯,出狱后,通过4年多的奋斗,成了身家百万的大老板。

他就是王忠。昨日,在全市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安置帮教会上,王忠表示,除了要接收坐过牢的人到他厂里上班,他还将每年拿出年收入的10%来帮教坐过牢的人。

今年36岁的王忠,是家乡云阳县南溪镇的“名人”。中学毕业后流浪社会,带领一帮“江湖朋友”混社会。由于打架斗殴够狠,被兄弟伙拥为“大哥”。镇上的人,背地里都叫他“混世魔王”。1995年,因为帮人打架斗殴,王忠被法院以流氓罪判刑6年。

好在妻子没有嫌弃王忠,在他服刑期间,经常带着孩子去看他。王忠暗下决心:一定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2001年9月,王忠刑满释放回到家乡时,身上仅剩2元钱。云阳县南溪司法所向贵兵及时找到了他,与他结成了“一帮一”对子。

向贵兵联系了王忠的同学和亲戚朋友,帮他筹钱做生意。很有经济头脑的王忠,拿着从同学和亲朋那里筹集的1.4万多元,在南溪场镇上开了一家OK厅,开始创业。

经营两年OK厅后,王忠手里已小有积蓄。2003年下半年,他开办的“云阳县同发石材厂”在长洪镇青云村4组正式挂牌运行。这时,他想到一同坐牢的彭某、刘某、冉某、袁某4人出狱后,还流浪在社会上,便带领他们共同创业。

目前,王忠企业的固定资产达到了160多万元。成了百万富翁后,王忠没有忘记帮助过他的社会。去年3月,他向长洪镇敬老院26位孤寡老人捐赠了6000多元的物品。

美国一名女毒物学家因“红杏出墙”,毒死自己丈夫,还按照影片《美国丽人》中的场景伪装现场。加利福尼亚州一个陪审团20日宣布了此案民事部分的裁决,要求现年29岁的克里斯廷·罗苏姆向其丈夫的家人赔偿巨额罚金。

在加州圣迭戈县法院就此案举行了两个星期的听证后,陪审团最终决定,对罗苏姆处以1亿美元惩罚性赔偿金。此外,罗苏姆还将与圣迭戈县政府分担600万美元实际赔偿金:罗苏姆支付其中450万美元,圣迭戈县政府支付其余的150万美元。

原告提出的赔偿金要求原本只有5000万美元,不过陪审团认为,罗苏姆若将自己故事的版权出售,有可能获得6000万美元。因此,陪审团将赔偿金额提高到1亿美元,免除罗苏姆卖版权赚钱的可能。

罗苏姆一案其实并不复杂,不过却具备了好莱坞电影中的两大要素:爱情与阴谋。

案发前,罗苏姆一直供职于圣迭戈县药检中心。工作中,她与上司迈克尔·罗伯逊勾搭成奸,于是对自己的丈夫德维莱斯起了歹念。2000年11月6日,她用药效强过吗啡百倍的麻醉品芬太尼毒死了德维莱斯。

实施谋杀后,罗苏姆还模仿她最喜欢的电影《美国丽人》中的场景,在德维莱斯尸体周围撒满鲜红色玫瑰花瓣,并在尸体头部附近摆好两人亲昵合照,企图造成德维莱斯因感情问题自杀的假象,不过最终被调查人员识破。

2002年,法庭在对此案刑事部分的审理中裁定罗苏姆犯有一级谋杀罪,判处她终身监禁,永不假释。罗伯逊则被药检中心开除,回到老家澳大利亚陪伴自己的妈妈。目前尚不清楚检察官是否会对他展开调查。

由于此案极富戏剧性,“克里斯廷·罗苏姆”这个名字在搜索网站Google上的点击率超过25万次。市场营销学教授梅利莎·詹姆斯向陪审团作证说,罗苏姆可将她的故事版权卖出250万美元甚至更高,罗苏姆未来可能因此获得的收入更是“不可估量”。

有鉴于此,陪审团决定判罚罗苏姆高额惩罚性赔偿金,阻止罗苏姆及其家人通过出卖故事版权赚钱。一名陪审团成员甚至认为,应让罗苏姆支付2亿美元罚金。

对于法庭判决,德维莱斯的家人感激不已。德维莱斯的弟弟比特兰德则对记者说,“已经去世的妈妈和哥哥现在一定很开心”。5年前,正是比特兰德发现了案件中的破绽,要求有关方面彻查这桩当时已被定性为“自杀”的案件,最终为哥哥讨回了公道。郑昊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