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包二奶露馅开溜老婆尖刀抵亲儿相胁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0:13:01

年仅20出头的徐立晔,爷爷是蒋经国时代的国民党航运党部主委,和前“立法院”副院长徐立德有亲戚关系,称徐立德为叔叔,父母和连家也是世交好友。党代表选举期间,徐立晔跟连胜文开着车自己寄文宣、挨家挨户拜访党员,成为名符其实的“难兄难弟”,虽然花了太多心力帮连胜文的忙,自己反而落选,但徐立晔丝毫不以为意。

本月13日晚,赖昌星因违反宵禁令在温哥华西区一酒家参与生日宴,被边境服务局人员拘押。加拿大移民局继上周二举行拘留聆讯后,19日以中国远华走私案涉嫌主犯赖昌星有潜逃风险为由,作出继续拘留7天的决定,并于20日公布了赖昌星被拘捕后的拘留聆讯记录。此外,本周五(26日)将再次举行拘留聆讯,以决定是否继续关押或释放赖昌星。

宵禁令规定赖昌星每日只可以在下午1时半至6时半外出。12日上午,赖昌星前往赴宴前一天,一个叫托尼(音译)的男子向移民局告发,称赖昌星第二天晚上宵禁时间过后会外出赴宴。结果翌日晚9时,移民局在温哥华西区的富临鱼翅酒家,将辩称正在参加朋友女儿生日宴的赖昌星当场拘捕。据加通社昨日报道,加拿大移民局20日公布了赖昌星被拘捕后的拘留聆讯记录,记录显示,托尼曾声称赖昌星欠其20万加元。赖昌星则表示托尼曾经威胁过自己,并给其家庭写信,自己留有信件证据。但他表示,早在今年初,自己在香港的“朋友”已经用港币还清了欠款。

据了解,这次是赖昌星第二次违反宵禁令。今年1月,他曾赴赌场并被安全人员摄下影像。赖昌星的保释条件包括禁止与黑帮成员接触,不得去赌场。移民局官员泰斯勒(MarcTessler)在一次讲话中暗示赖昌星曾经常违反宵禁令。他说,在过去遣返并不紧迫,但如今“拘留更有说服力,遣返看来会提早而非延迟”。加拿大移民及难民部门将在本周五对赖昌星再次进行拘留聆讯。如果届时决定继续拘押,难民部门将每隔30天进行一次拘留聆讯。

赖昌星与家人在1999年8月13日抵达加拿大,2000年3月旅游签证到期,加拿大发出有条件离境令。当年6月,赖昌星提出难民申请,但一直被拒绝。事有凑巧,赖昌星此次被拘捕的当日正是他赴加6周年的日子。据竞报报道顾静

中新网8月22日电国民党台中市党部将在23日率队访问大陆,首度展开国共基层交流,他们将在厦门与台商、厦门大学台生座谈,并举办台中特产太阳饼营销会。

据台湾媒体报道,“胡连会”后,国民党就展开基层交流规划,第一波选定六县市,包括基隆市对宁波、新竹市对苏州、台中市对厦门、彰化县对青岛、台南市对深圳、高雄县对福州。

由于这是国共基层交流的第一站,国民党中央党部组发会主委廖风德将随队参加,访问团30名成员,除了市党部主委沐桂新,副“议长”陈天汶,其它为台中市地方商界、教育界人士,包括果菜市场董事长蔡政忠、糕饼公会理事长游有义等人。

国民党此行共4天,除了参访厦大并与厦大台生座谈,并将与厦门台商座谈并参访厦门台商企业,最后一天还安排了一场台中特产展售会,继台中市长胡志强日前赴北京营销太阳饼,国民党这只队伍也要到厦门推广台中太阳饼与凤梨酥,并播放台中风光介绍,推展台中观光。

这个夏天,比天气更热的,是公众对医改的关注。中国的医疗改革究竟向哪个方向走,这一事关每个人切身利益的问题,激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对于中国医改,简单的肯定或者否定,可能都过于轻率。但可以明确的是,像医疗体制这样普遍涉及民生的改革,其最终目的应该是让大多数人受益。当我们回顾20年来尤其是近10年的医疗改革时,可以抛开各种争论,回到一个简单的出发点:公众满意吗?他们对医疗体制改革后的变化感受如何?

对此,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于8月9~11日,通过央视资讯ePanel会员调查系统,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这项共有来自全国733名30岁以上公众参与的调查显示,90.0%的人对10年来医疗体制方面的变化感到不满意。

医院越来越多,看病却越来越难了———这样一个“悖论”或许可以解释人们的这种不满意。一方面,我国的卫生事业在高速发展,78.9%的人感觉现在的医院比10年前更多了。统计数据也印证了人们的感觉:1980年我国卫生机构数量是18万家,到2000年时已经达到了32万家。但另一方面,60.1%的人认为,现在看病比10年前更难了。

人们感觉看病难,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挂号难。据本报6月份一项调查,为了看病,32.1%的人最早7~8点就到医院排队,23.2%的人凌晨5~6点去排队,甚至还有5.5%的人有提前一天去排队挂号的经历。

另一个更关键、更重要的原因,正如卫生部部长高强7月1日就中国的卫生形势作专题报告时指出的,是“看病贵,群众难以承受”。本次调查显示,89.8%的人看病支出占家庭总收入的比例比10年前增加了。

越来越贵的医药费让很多患者在医院面前望而却步,很多人开始习惯有了病“自己扛”。据卫生部2003年组织开展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群众有病时,有48.9%的人应就诊而不去就诊,29.6%的人应住院而不住院。

在公众看来,“看病贵”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在于,越来越多的医院背离了公益性,转而纯粹追求经济利益,用老百姓的话来说,“掉进钱眼儿里了”。高强就痛斥某些医疗机构“盲目追求高收入,甚至为了追求收入而损害群众利益”。本次调查中,81.2%的人认为,现在的医院在他们看来是营利性而非公益性机构。

中共中央、国务院1997年下发的《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明确指出,“我国卫生事业是政府实行一定福利政策的社会公益事业”。据原卫生部医政司司长于宗河介绍,中央从来没有说要把医疗改成市场,卫生部的措辞也都是“适应市场经济”。但是,高强在最近的专题报告中分析,由于政府投入比重逐年下降、卫生部门监管不力、一些医疗机构管理不善造成医药费用快速增长等原因,公立医疗机构的公益性正在逐渐淡化。

这种公益性的淡化,受伤害的并不只是患者一方。据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唐钧分析,好像医院拼命创收,是为了提高医护人员的待遇,但实际上未必如此,最终还是少数人占有了更多的资源。而普通的医护人员,却渐渐从昔日人们心目中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变成今天很多人眼中的“逐利者”。本次调查就显示,75.7%的人认为,医护人员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下降了。

人们对“逐利者”似乎有一种天然的警惕和不信任,医疗纠纷日益增多在所难免。这就导致医护人员为了保护自己,有希望的手术不敢做,各种检查一项不落。医疗费用越来越贵,群众愈发不信任,医患关系更加紧张……所有这些,业已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从1997年城镇职工医疗制度、医疗服务体制和药品流通体制三项改革“联动”,进行整体的医疗体制改革,距今已近10年。今天,中国的医改再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上。在这一刻,公众对过去10年医疗改革的感受,也许值得我们在探寻医改在未来的走向时去回味,去反思。

新华网东京8月21日电据日本《产经新闻》21日报道,日本政府20日决定将放弃寻求第59届联合国大会对日本、巴西、德国和印度(“四国联盟”)共同提交的“增常”决议案进行表决。

报道说,日本政府作出上述决定,是因为他们估计四国已不可能在联大获得通过决议案所必需的三分之二多数票。日本政府打算近日与德国、印度和巴西三国磋商,正式决定放弃寻求联大表决四国“增常”决议案。

报道同时援引日本外务省一名官员的话称,日本政府认为,没有拥有53个成员国的非盟的支持,一旦四国“增常”决议案付诸表决并被否决,日本等国就会完全丧失“入常”机会。

“四国联盟”于7月初向第59届联大提交了框架决议案,要求增加6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4个非常任理事国。据报道,联合国成员国中包括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英国和法国在内的约90个国家表示支持四国“增常”决议案。但根据联大有关规定,决议案的通过需要得到至少三分之二联合国成员国的支持,即获得至少128张赞成票。为此,四国也一直在寻求与非盟就安理会扩大达成妥协,将双方的“增常”决议案合并。但本月4日举行的非盟特别首脑会议拒绝接受“四国联盟”的决议案,从而使得四国“增常”决议案被联大通过的可能性变得非常渺茫。

中新社北京八月二十二日电(记者孙自法)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二十二日在北京举行仪式,正式揭牌成立月球探测工程中心、军工项目审核中心和特种核设施核安全技术审评监督中心,标志着中国月球探测工作、军工项目审核工作及特种核安全技术审评监督工作从此走上规范化、专业化道路。

月球探测工程中心主要负责组织探月工程的系统论证、总体设计、项目实施,并承担绕月探测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工作。目前该中心已基本确立管理架构,初步制订出工程技术、质量、计划、经费等一系列管理制度。

新成立的军工项目审核中心主要承担三方面工作:一是开展国防科技工业改革发展中的重大问题研究,尤其加强和改进投资管理的政策、措施研究;二是具体组织对军工项目监督、检查、审计和后评价工作;三是对军工项目进行论证、评估和咨询。

特种核设施核安全技术审评监督中心是为了更好地履行国防科工委对国防科技工业特种核设施的监管职能而成立,它主要负责国防科技工业特种核设施核安全技术审评、核安全监督检查工作,保障其安全运行和生产。

国防科工委主任张云川亲自为该委所属的三大中心揭牌并讲话,他说,当前,国防科技工业改革和发展正处于关键时期,三个中心的成立,是大力推进政府职能转变的一项举措。他希望这三个中心坚持高标准、高质量、高效率,切实加强机构建设,真正成为推进国防科技工业健康发展的专业支撑平台。

60年前,一个战败日军军官留下的遗孤流落哈尔滨街头,奄奄一息,幸亏被一对善良的中国夫妻收留,含辛茹苦养大成人。

11年前,这名日本遗孤带着满堂儿孙14口人回到了日本,却从此不再与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中国老母亲联系。

如今,已经87岁高龄的李秀荣老人因脑出血后遗症已经卧床4年,却从未听到过这个日本儿子的一声问候。

17日下午,在新华社记者詹晓东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委宣传部赵保权部长的帮助下,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这位善良的老人。

李秀荣老人虽然已经卧床多年,但电话那端的声音依然十分洪亮,对于在哈尔滨的往事,老人记忆犹新。

当年,老人住在原哈市太平区太安南二十道街35号,她和丈夫靠种地、养猪、卖菜、卖水为生。

1945年11月的一天,李秀荣的丈夫出门卖菜,回家时带回了一个日本男孩,这是在街上两个日本军人托付给他的。男孩子说自己4岁了,名字叫野板祥三。

老人说:“这孩子刚带回来的时候肚子胀得老大,手、脚全烂了,眼见着就活不成了。”夫妻俩急忙端来热乎乎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喂他,并找来大夫给孩子看病。当时,李秀荣家里有一个大黄狗皮袄,是家里最好的御寒用具,一直给3岁的女儿赵连芹盖着。野板桥三来了之后,夫妻俩成天用大皮袄裹着他。经过精心的喂养和医治,这个原本奄奄一息的日本娃很快又活蹦乱跳了。

当时,苏联红军还驻扎在哈尔滨,野板祥三来时穿着的小棉袄、日本军靴等物品,夫妻俩没敢留,全都烧掉了。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他们也没敢透露。但是,野板祥三的一口日语瞒不了街坊四邻,在得知李秀荣夫妇俩收养了一个日本孩子后,有些邻居很不理解,甚至骂他们是“汉奸”。

李秀荣老人的外孙赵晓东告诉记者,1938年,日寇入侵李秀荣的老家河北省吴桥县,鬼子兵抓了12个“花姑娘”关在一所庙里摧残。李秀荣的叔叔李万和武艺高强,他偷偷潜到庙里营救这些姑娘时被日寇抓住。凶残的鬼子兵把他绑在大树上,剁掉了手脚,随后用刺刀将其开膛破肚。

李万和遇害后,李秀荣的父亲李万祥开始拉起武装抗日,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46年,李万祥在山东德州被“还乡团”用12根钉子钉死在墙上。

李秀荣是日寇侵入老家后逃难来到哈尔滨的。老人的女儿赵连芹说:“我们全家人都对我哥哥(野板祥三)很好,但是我的叔伯舅舅因为父亲是被日本人残杀的,一直和他不亲近,不来往。我舅舅说我妈‘不知国耻家仇’,还说,‘你收养日本鬼子的孩子,还不如当初把我接到哈尔滨。’”

面对邻里甚至亲人的不解和指责,李秀荣老人觉得自己也无法选择:“这么大的国耻家仇,我怎么能不恨日本鬼子?可这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他知道个啥,我总不能看着他死啊!”

抗战胜利后,李秀荣一家在哈尔滨的日子越过越好。1953年,李秀荣夫妇俩生下一个儿子,但他们依然把野板祥三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疼爱。

野板祥三在哈尔滨上了四年半的小学。“我和哥哥是一起上学的,在当时的太平一小。那时我的个头小,坐在前排,他在后面。”赵连芹说,“一次老师点名,叫到我哥哥的中文名字时,可能是因为他听不太懂,过了一会儿才‘哦’了一声,同学们都哄笑起来,他从此就再也不去上学了。”

“家里养个日本孩子,难啊。”李秀荣老人哽咽着说,“那孩子小的时候很淘,经常在外面惹事。”那个年代,收养一个日本孩子,这让李秀荣一家受尽了邻里的白眼。

一户姓王的邻居,家里几口人都被日寇杀害了,因此经常找茬和李秀荣打仗。1955年的冬天,怀孕已经7个月的她又被“小强他妈”找茬带着家人一顿拉扯,结果孩子胎死腹中。老人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

因为野板祥三给家里带来的麻烦,善良隐忍的李秀荣一家决定离开哈尔滨回河北老家。“那天半夜11点,我们一家到三棵树火车站买了回老家的车票,家里6间房的大院落就扔在那了,没卖。”老人说。

赵晓东说,按说姥姥是烈士的家属,村里人对她还是另眼相看的。但就因为收养了日本遗孤,连亲戚都不搭理她。

1958年,赵连芹支边到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野板祥三则在天津动力机械厂来招工的时候去了天津。在野板祥三去天津的前三四天,李秀荣为他讨了个媳妇,他们婚后育有二子三女。

赵连芹说,虽然野板祥三只念过4年半的书,但他“脑瓜好使”,学东西很快。最初,他在工厂里面烧锅炉,后来学会了开车,而后又靠自学成为工厂的质量检验员。

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河北老家吃不饱饭,赵连芹便把母亲李秀荣和当时只有六七岁的小弟弟接到了宁夏。半年后,父亲病故,野板祥三从天津回来,埋葬了自己的养父。

“后来,我哥哥他们厂子迁到了内蒙古呼和浩特,他经常来宁夏探望母亲和我,我们一家人相处得很好。”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赵家人开始帮助野板祥三寻找日本的亲人。心里虽然舍不得这个儿子,但是在善良的李秀荣老人看来,让儿子认祖归宗也算是了却了自己一个心愿。

为了帮野板祥三确认身份,赵连芹和儿子赵晓东陪野板祥三一起回到哈尔滨。据赵晓东回忆,找到当年的老街坊时,老人们都说:“那个浑小子,可淘了!”一个老人还拍着野板祥三的胸口说:“当年你的养母为了你把家都扔下了,孩子,你要有人性,有良心!”

哈尔滨之行除了找到许多相关认证外,野板祥三胳膊上的4个“牛痘花”也印证了他的身份——因为他们那辈人,中国孩子是不会得到这样的免疫的。

赵家人的努力帮助野板祥三确认了身份。1992年12月,野板祥三赴日本寻亲。回来之后他显得很兴奋,浑身上下焕然一新,整个人的面目和对家人的态度都不一样了。他也没有向养母和妹妹介绍太多的情况,家人只知道野板祥三的父亲战时是个日本军官。

1994年2月,野板祥三和妻子朱秀英带着满堂儿孙,一家共14口人赴日本横滨定居。赵连芹说:“走的时候,我哥哥一个劲儿地对我说,‘妹妹,我肯定忘不了你们。’”

令李秀荣老人难过和不解的是,这个日本儿子自从回国后,就连逢年过节也从未给她打过一个电话。2001年,李秀荣患脑出血瘫痪在床,野板祥三得知后依然拒绝回来探望,甚至没有问候一声。

赵连芹说,野板祥三的大女儿和自己相处得还不错,家里的讯息她曾让这个侄女转达给野板祥三,但是当年那个许诺“忘不了你们”的日本哥哥,如今和他们已经成了陌生人。“最令我们想不通的是,妈妈当年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养大他,现在他怎么一点儿也不记挂妈妈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