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致电金正日祝贺朝鲜劳动党成立60周年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3:28:47

“范冰冰不是去度假,是去拍一个广告。跟学兵是在海南巧遇的。他们没有在谈恋爱,只是很好的朋友,一起拍过戏,感情非常好。你们能不能不要那么大惊小怪?”

2005年1月,王学兵在录制《星随我动》节目时,对范冰冰说他“很呆”这件事做出特别解释:“一般一个女生喜欢一个男生时都会说他很代。”而十多天后,范冰冰录制同一节目时,则表示自己偏爱“黑马王子”不喜欢“白马王子”。

昨日,记者从陈凯歌年度巨片《无极》在北影的配音片场得到消息,剧组最近神秘征召了近百名各个年龄各个行业的人,并且给每人每小时30元的报酬,请他们陆续进到配音室,但并未说明具体事由。事后,经记者了解,此举是给在《无极》中大说汉语的两个外国人———韩国偶像巨星张东健、日本实力派明星真田广之的汉语配音开设专门的“黑屋默听”考核关卡。

2月18日,张东健前来北京配音的消息格外引人关注,作为一名韩国人,他会配出怎样的汉语来呢?现在,他的声音得到了检验,记者从被征召进配音室的人员处得知,剧组把他们带到一个黑屋中,在没有任何说明的情况下,放一些人物的对白给他们听,之后询问他们这些对白是否有异样。记者在采访《无极》录音师王丹戎先生时,他向记者透露,这是剧组专门为张东健和真田广之所配之音开的“小灶”。这近百位试听者中年龄最小的才8岁,最大的67岁,他们所听到的汉语对白,就是张东健、真田广之在《无极》中的配音成果。

据悉,这些有幸在全国首听到保密程度如此之高的电影《无极》真实面目的听众,没有一个人察觉到是在听两位外国人说汉语,只有一位47岁的中年妇女,面对工作人员的提问,表示有一个人的对白,带有新疆口音。

而这个被称为有新疆口音的人,就是张东健。这番表述,令陈凯歌导演大笑不已。

据了解,在去年3月张东健加盟陈凯歌的《无极》之前,张东健以及剧中扮演大将军的真田广之就开始苦学汉语,而且进步神速,3月15日拍摄开始,两人实地拍摄都能用汉语进行,并且能用汉语和剧组的工作人员打招呼、开玩笑,令剧组工作人员赞叹不已。

而真田广之更是创造性地跟导演提出,就算是叫喊,也有日式的和中式的不同,所以在配音中,他要练出中式的叫喊方法。

其实关于张东健角色的最后配音,据说陈凯歌导演一直很难作出是否由其本人配音的决定。但张东健韩国的影迷时时关注着他在中国拍摄《无极》的进展,并且多次通过网络表达愿望,希望看到张东健本人表演和自身声音的完美结合。

此次,张东健前来中国,进行中文配音,可算是陈凯歌导演接受了张东健的中文“功夫”,而此次的“百人黑屋默听”考核关卡通过,才算是张东健、真田广之真正获得了通过。

据了解,张东健对自己第一次进行中文配音非常认真,有些部分陈凯歌导演都认为可以通过,他自己却还希望能再来一次,以求更为完美。22日配音途中,张东健突然咳血,于是剧组让他返回韩国休息,过后再前来北京继续完成配音工作。

中新网3月1日电来自TVBS消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魅力让台湾美女艺人、主播也疯狂,平常都有很多粉丝的美女萧蔷和主播侯佩岑,今天都成了克林顿的超级粉丝,很兴奋的在签书会上排队等签名,萧蔷还用英文向克林顿问好,别人都只握一次手克林顿特别和萧美人握了两次手。

在排队签名的人龙中,有一名穿著紫色雪舫衫,黑色花裙亮眼的美女书迷,认出来了吗?她就是美女萧蔷,平常都是被粉丝包围的萧蔷,今天成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超级粉丝。萧蔷说:“恭喜出书。”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则回答:“谢谢。”

当面和克林顿用英文交谈问好,克林顿似乎也对眼前这位美女印象深刻,握了一次手还不够,再握一次,而握手的时间似乎也比别人多了那么一点,萧蔷脸上显露少见的羞怯和满足,像是见到了等待好久的偶像,她非常兴奋。

萧蔷说她看了克林顿的新书,感触良多,不过仅仅看了一部分,回家会赶快通通读完。

而另外一位主播粉丝侯佩岑,穿著黑底白点的洋装现身,她说,克林顿是她非常崇拜的偶像。主播侯佩岑:“我觉得他在那么多质疑和危机处理下,还能呈现那么高人气,真的世界级领袖风范。”记者:“你理想中男性大概就是如此?”侯佩岑:“像他这样的人很少吧。”

时报讯(记者闫晓光李朝涛通讯员杨晓梅李中原)表面开车库实际是淫窝,一名在广州打工的重庆仔伙同几人,巡游各地,用“断肠针”、“拍裸照”等手段逼迫8名卖淫女每月要完成5000元~8000元的卖淫任务。去年5月,其中一女子逃跑后,他们怕警方找上门来,慌忙乘坐火车逃跑时,被乘警擒获。日前,广州市中院以组织卖淫罪分别判处落网两人13年和10年的有期徒刑。

24岁的陈刚和40岁的李坤富都是重庆市大足县人,在广州打工。据陈刚交代,2003年10月,他在成都停车场找工作时认识了豹哥。后来豹哥要他在停车场带女孩卖淫赚钱,陈刚开始不想做。后来,豹哥就在房间内趁他睡觉时,给他注射了“断肠针”。据他称,那是一种毒针,发作时生不如死,只有服用豹哥的药才能缓解痛苦,就这样,他被安排看守“重B3-1房”。2003年12月底,豹哥要哥们李坤富到广州帮他做事,一开始,李坤富帮忙买菜做饭,后来被安排管理“贵B2-2”房。

原来,这两个房间都是豹哥开设的车库,被他拿来作卖淫窝。为了找到赚钱工具——卖淫女,几人开始分头行动四处召集。

2003年11月份左右。豹哥等人前去四川省自贡市,到一家夜总会叫了两个小姐包夜,当晚,豹哥动手打了她们并强行给她们打“断肠针”,还拍裸体照,有身份证的扣留了证件,迫使她们跟着回来卖淫。

这样,豹哥、陈刚、李坤富等人分别从2003年11月和2004年5月初开始一直到5月24日,与他人相纠合,靠上述拍裸照、殴打、打“断肠针”等手法,将陶某某等8名被害人骗到白云区石井镇张村“成都停车场”,强迫她们以每次100元~200元的价格卖淫。

每天傍晚,他们会到楼下或停车场内招嫖,李坤富等人在后面盯着。为了让被害人“积极工作”,他们还规定每月必须完成5000元~8000元的卖淫任务,否则就要挨顿狠打。据其中一名卖淫女子陶某某回忆,她当时每个月的任务是7000元。

这8名卖淫女子平时都有专人看守,很难逃跑,2004年5月22日晚上,小燕(化名)最终还是趁送饭开门之机跑掉了。当晚豹哥怕小燕告密,慌忙安排陈、李两人转移。5月24日下午,陈刚和李坤富两人就带了剩余女子乘火车逃跑。在车上接受乘警盘问时交代了组织妇女卖淫的事实,两人及卖淫女子当场被抓获。

广州中院日前审理认为,陈刚、李坤富无视国家法律,组织多名妇女进行卖淫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法院最后以组织卖淫罪分别判处陈刚有期徒刑13年,罚金5000元,李坤富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000元。

本报讯(记者易东方)昨天下午,美籍华裔女星陈冲低调回国省亲并为其下部新片选景。陈冲说自己很可能将在片中出任一个配角。但关于这部电影名称、剧情和演员配置等具体问题,她都没有介绍,只透露影片充满了神秘色彩和个人化情感,是一个现代版本的上海故事。

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梦,一个关于爱情和幸福的梦。25岁的单县姑娘霍秋丽也不例外。她的梦很美,也很执著。她爱上了比她大13岁的汶上县离异男子陈建超。这本没什么,她一直坚信,他们在一起会幸福,会过上蜜一般的生活。

这份痛彻心肺的破碎,其根源不在于陈建超,不在于陈家,而源于(山东)汶上县刘楼乡计划生育办公室工作人员的一次“特殊执法”。就这样,一个未婚的纯洁少女被人破天荒地强行带上了节育环,还和一只狗一起被关了5天……

过年了,该团圆了,但霍秋丽却不能回到家乡父母的身边。她知道,烙在她身上的冤屈和耻辱一朝不雪,她就没脸再回家乡见她的父老乡亲。她要讨一个说法,还自己一个清白,给父母一个交待。

时令虽然已过立春,但寒冷却没有远远遁去,2月15日席卷齐鲁大地的一场风雪更让人觉得春寒料峭。2月16日早晨,在汶上县刘楼乡陈村陈建超的家里,记者见到了这位单县姑娘。

面前的霍秋丽沉默寡言,清瘦的面容上略显倦怠和憔悴,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惊恐和不安。“现在她的精神已经好了许多,刚被放出来的那些日子,她整日里寻死觅活的,觉得没脸见人。”霍秋丽的未婚夫陈建超对记者说。听说是从家乡来的人,霍秋丽张嘴大哭起来。没有人阻止她,“就让她哭吧,让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陈建超说。

陈建超来这里时,已经和前妻离婚两年了,他开小酒馆折了本,就到淄博打工。在这里,他遇到了心地善良的单县姑娘霍秋丽。两人聊得很投机,霍秋丽说,他心眼好,人诚实。善良的姑娘没有嫌弃他离过婚,没有嫌弃他家里还有一个11岁的孩子。两人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

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她没有见到他的恋人,因为此时的陈建超正远在河南的一个工地上打工。汶上县与单县两地相距近200公里,中间要倒三次车,来一趟实在不容易。霍秋丽觉得,住上一天,可以陪陈建超年迈的父母说说话,拉拉家常,还可以顺便帮二老干点农活,给小麦打打农药。

4月17日,霍秋丽就带上药桶、拉上水,陪着陈建超的母亲到距离村子1公里的麦田里打药。下午5时许,眼看着就快完工了,一辆红色的面包车风驰电掣般地开了过来。

从车上下来一个女的和几个男的。那女的问陈建超的母亲:“你认识陈建超吗?”陈母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忙说:“那是俺儿子,能不认识,你们是干啥的?”但是没人理她,更没人给她解释。

接着,那几个男人就连推带拽的将霍秋丽往车上拉。“当时我都吓懵了,以为遇到了人贩子,只是一个劲的嚷,‘你们逮我干啥?!’”事隔10个月之久,当霍秋丽向记者讲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时,仍然心有余悸,“太不可思议了,像电影里演的一样。”说罢这话,霍秋丽若有所思,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出神。记者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但从她那轻轻的一叹中,记者分明感觉到了她心灵的触动和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悲哀。

陈母见未来的儿媳妇被抓,顿时着了急,一把抓住霍秋丽不放。这时有两个壮汉冲上去,一左一右抓着老人的胳膊就甩了出去。

被塞进车里的霍秋丽愈发显得惊恐,她本能地叫喊着。一个男人对她吼到:“你再咋呼(叫喊),我掴你。”说罢上前就是一个耳光。捂着热辣辣的脸庞,这个身在异乡的柔弱女子吓得瑟瑟发抖,第一次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2月17日中午,该村村民鲜桂花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切。当时,她正在距离霍秋丽不远的麦田里锄草。“几个人像打夯的一样将俺五婶子(陈建超母亲)撂倒在地。”她说,“当初还以为是弟妹(霍秋丽)家里的人不愿意这门婚事,派人来抓她呢,谁会想到是这回事呢?”

该村村民陈建奇离现场有200多米远,等他跑到时,车子载着霍秋丽已经走了,只留下昏迷的陈母。“连惊带吓、连推带搡的,她那么大年纪咋能受得了?”

他连忙回家喊来陈建超的父亲,用三轮车把老人带回了家。经医院出具的伤情鉴定,陈建超的母亲被确诊为脑震荡。2月17日,记者见到陈母时,她正在服药。陈建超的父亲也因这个事情气出病来,记者赶到他家时,他刚从外面买药回来,有脉通胶囊、桂利嗪片等,共花费27.8元。值得一提的是,陈建超的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1956年参军,同年入党。在他们老两口睡的炕头,他用粉笔写道:“青天呀,你要做一个合理的评证,要讲良心啊!”看来,老人是在用这种方法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气愤。

霍秋丽在光天化日下被强行抓走令人感到震惊,可是谁又能料到,她所经历的屈辱一幕才刚刚开始。

她羞辱难当,拼命挣扎,但终究胳膊拗不过大腿,在三四名医务人员的挟迫下,一个本不该属于她这个群体的节育环就这样放入了她尚未生育过的子宫。

红色面包车一路奔跑,终于停了下来。一直蒙在鼓里的霍秋丽直到这时才明白,她是被刘楼乡计划生育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抓了起来。她似乎松了一口气。她对记者说,当初我还想,可能是她们弄错了,我又没结婚,她们很快会放走我的。

霍秋丽从车上下来,被带进了计生办二楼的一个办公室,屋里有一个女的。霍秋丽事后知道,这个接下来审问她的女人就是刘楼乡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郑衍香,而刚才驱车抓她的就是刘楼乡计生办主任赵书霞。

一巴掌下来,一缕鲜血就从嘴角流了出来。“打得我的脑子嗡嗡的,我没敢反抗,就老老实实的蹲在地板砖上。”霍秋丽回忆到。

今年虽有“寡妇年”之称,婚嫁不宜,但明星们却按奈不住要在春节及情人节假期大肆出动,无论“见得光”还是“见不得光”的“桃花”都悉数现形。本报独家追踪到了范冰冰和王学兵在海南三亚的酒店泳池亲热嬉水。

王学兵于范冰冰现现身海南三亚银泰独家酒店的室外游泳池,随行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位友人。此时泳池的游客比较稀少,范冰冰毫不吝惜身材,身穿性感的黄色两件套比基尼入水,而一向缺乏时尚触觉的王学兵则没有选择正规游泳裤,而是穿着深灰色沙滩裤便与范冰冰在水中展开嬉戏。除了酒店房间提供的沙滩毛巾外,两人还另外租借了一张用以休息的水上气垫床。

一入水,王学兵于范冰冰便将随行的男女友人置于脑后,旁若无人的扶着气垫床沿一变划水一边亲密地“咬耳朵”,兴起时范冰冰更游到王学兵身后,趴在他的背上让对方背着自己游泳,还轻抚对方的脸,士卒甜蜜情侣模样。

不多时已有游客发现身为明星的两人,并以“不过如此”和“发福”来形容范冰冰和王学兵的身材,甚至举起手中的相机意欲拍照。两人迅速弹开,各自游到泳池的两头,范冰冰甚至还举起手挡住镜头,示意游客不要拍照。而随行的友人也相当识趣的充当起“耳目”,宁可不游泳留在躺椅上为两人“把风”。

在独自游了一段时间之后,百无聊赖的范冰冰忍不住再度回到王学兵身旁,并爬上气垫床俯卧晒太阳,而王学兵则寸步不离的尾随在她身旁,做足“护花使者”,继续甜蜜“小动作”。

出于掩人耳目和游泳方便,王学兵让朋友叫来泳池服务生,为范冰冰购买了一副价值在130元左右的游泳镜,并亲自签单。至此已是傍晚,天色渐暗气温下降,两人出水回到躺椅上小休片刻,吃了一些水果,便与友人一起离开返回酒店房间。

记者致电范冰冰和王学兵以及他们的老友李亚鹏,三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关机。后记者前往酒店前台查询,并没有发现两人的名字,估计他们是以朋友的名字登记入住的。其实银泰酒店与王学兵早有渊源,2003年拍摄电视剧《海滩》时,他就曾入住过这里,电视剧的部分取景也在此进行。如此看来,此番与范冰冰的“三亚浪漫行”绝对是有备而来。

“他们是去了三亚,可能一起去工作,也可能不是。者你可以自由想象了。”

“不清楚。艺人休假时期的私生活不是经纪公司管辖的范围。他和谁谈恋爱,离没离婚我们管不着。”

“范冰冰不是去度假,是去拍一个广告。跟学兵是在海南巧遇的。他们没有在谈恋爱,只是很好的朋友,一起拍过戏,感情非常好。你们能不能不要那么大惊小怪?”

2005年1月,王学兵在录制《星随我动》节目时,对范冰冰说他“很呆”这件事做出特别解释:“一般一个女生喜欢一个男生时都会说他很代。”而十多天后,范冰冰录制同一节目时,则表示自己偏爱“黑马王子”不喜欢“白马王子”。

时报讯2月的最后一天,虽然阳光灿烂,但很多人心中却是很多关心吴晶晶案件的人都起了个大早。昨天,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浙大城市学院女大学生吴晶晶被害案开庭审理,这起在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的案件,终于快要有个结果了。

上午9点不到,王女士就坐单位的大巴赶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行的还有40多人,他们大都是吴晶晶父母的同事,来旁听审判过程。

吴晶晶的阿姨、叔叔等亲戚也出现在旁听席上,但她的父母没有出席。一位邻居解释,是为了避免她父母再受刺激。

吴晶晶生前的同学也来了不少,此外还有来自在杭高校法律系的十几名学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