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丁克称国足不恐韩 明言冠军杯劲旅将购中国球员国际足坛-欧陆烽火-其他NIKE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5:23:24

而记者采访到的多位业内人士,则对国资委即将出台的规范细则表示了各不相同的看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张文魁,一直对MBO持“不赞成也不反对,但一定要规范的态度”。张文魁认为目前MBO的实际操作中确实仍有模糊地带,需要国资委的细化文件给出更清晰的界定。

张认为,在MBO细化文件里至少有三方面需要防范:一是,上市公司的MBO,即如果管理层通过收购上市公司的母公司或者祖母公司,取得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操作方式,需要国资委在证监会的现有文件上再做补充完善。

其次,在国企产权转让时,应该查明确认受让方的实际控制者是谁,是否与现在的管理层有关系。张文魁举例说,之前的伊利事件正是如此,收购者被怀疑与管理层有关系,就是说受让伊利股权的金信信托实际控制人被怀疑就是伊利的几名高管。“这就是所谓的‘隐性MBO’,我想国资委的细化文件里应该考虑这一点,要怎样确认受让方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与现在的管理层有没有关系。”

第三是,一定要确保受让方在财务方面的合法性和安全性。张文魁解释说,合法性是指要确认受让方的收购资金是正当来源,而不是非法收入;安全性则是指,要确保受让方在首付之后补充后续资金没有问题。“这样才能保证企业MBO以后的长远发展没有这方面的风险,否则如果财务来源不正当、后续资金也不能保证,那企业MBO后下一步的发展就充满变数了。”

张文魁承认要补上这三个方面的漏洞在技术上有难度,“要查明受让方背后的实际控制人、要判断受让方的财务是不是合法安全,都不是容易的事。”张文魁认为这样严格的操作MBO的要求,也许会减缓中小型国有企业的改制速度,但他仍然认为,“严格规范更重要,哪怕改革的步子因此慢一些。”

而在实际操作层面的业内人士则表达了与张文魁不同的看法。上海荣正咨询有限公司总裁郑陪敏先生有多年MBO案例的操作经验,他认为目前国资委与证监会的几个文件其实都差不多补上了所有MBO可能不规范的漏洞,“我想这个文件出来应该是把之前所有关于管理层收购的规范要求都集中在这个文件里,也不会再有什么更新更细的东西了。”

“去年社会上对MBO有很多议论和不满,一些民意反映到了高层,我觉得国资委最终出台的这个细化文件,主要是对这种民意的一种回应,以及对一些不规范的MBO起到震慑作用,而对于我们操作者来说,我想未必有多少实际意义,而且其实中小企业改制已经都改的差不多了。”郑陪敏说。

但郑同时承认,“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相比于之前,操作MBO的企业确实开始减少了。而且我觉得一些趁这个时候做MBO的企业,是有猫腻在里面的。”

而在“两会”期间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林毅夫教授则表示,他本人对国资委成立以来的作为和下一步的方向比较认同。而对于去年的产权改革大争论,林毅夫回答说:“我想国企改革进行了这么多年,在去年产生那么大规模的争论,主要是因为前一段时期MBO在实际操作中的不规范现象确实太严重了。”

1999年5月,由四通集团职工持股会控股的四通投资购买了四通集团持有的香港四通50.5%的股权,完成了中国第一例MBO。

2001年3月,宇通客车总经理汤玉祥与22个自然人一起,共同设立新公司间接控股了宇通客车。被认为是国有企业探索实施MBO的最早案例。

2002年9月,在有关国有股转让的规范出炉之后,上市公司和国有企业实施MBO的消息频频见诸报端。

2004年下半年,著名学者郎咸平炮轰MBO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此举引起了大讨论。国资委彻查国有资产流失,MBO被列入检查重点。

本报讯(记者张文伯)由斯皮尔博格监制、马歇尔导演的好莱坞影片《艺伎回忆录》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日前制片方在日本发布的一部预告片让各界对于这部影片选角问题的争论再次升温。面对“该不该让三位华裔演员扮演日本艺伎”的大讨论,一直保持缄默的导演马歇尔终于开口了,“章子怡、巩俐和杨紫琼在这部影片中扮演日本艺伎没有任何问题。我选择演员的标准是———谁最适合这个角色,而不是她是不是日本人。”

《艺伎回忆录》的一部预告片日前在日本播出,很快就在日本国内引发了对导演马歇尔选角不当的讨伐,从当年艺伎集中居住的京都到互联网上的电影聊天室,不少人开始炮轰马歇尔在选角问题上的失误,他们甚至搬出了陈凯歌导演去年在日本神户大学演讲的部分内容,“中国最有国际威望的陈凯歌导演说,让三位非日本籍的演员在片中扮演艺伎显然是不恰当的。

实际上对于选角的质疑从制片方公布演员阵容之后就没有停过。特别是来自日本的反对声音一度让剧组前往日本拍摄部分镜头的计划延后。

如今影片已经杀青,新一轮的争论卷土重来,导演马歇尔终于开口还击了,“首先我要说的是,我拍的不是一部反映艺伎生活的纪录片。然后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的选角标准———谁最适合这个角色我就选谁,至于国籍不是我考虑的问题,在我的眼中,好的演员没有国籍之分,而且非常令我骄傲的是,我拥有一个真正的亚洲演员阵容,三位扮演艺伎的女演员分别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男主角来自日本,此外还有韩国和泰国的演员。最后我还要补充一句,在挑选女主角的时候,我的第一站就是日本。”至于有人对预告片内容的指摘,马歇尔的回答是,“在《艺伎回忆录》的原著中就是这么写的。”

已经3月了,南方依然寒冷,而在浙江象山,《神雕侠侣》剧组还在紧张的拍摄中。记者跟随黄晓明一天,见证了他在“神雕”剧组一天的拍摄工作,五点钟起来化妆,六点半出发,连转两个组拍摄,直至深夜两点多回到宾馆……这一天,黄晓明就连换5套装束,大玩变装术。

这段时间,“神雕”剧组都在密集赶拍古墓的戏,记者探班的一早拍摄的是李莫愁第一次闯入古墓后,小龙女叫杨过放下断龙石独自逃走的戏。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个束起头发,并穿着棕色似皮网一样装束的黄晓明。这身行头一出场,刚刚长大的杨过那种淘气劲尽显。

因为之前已经拍摄过这场戏的文戏部分,武戏也就成了今天的拍摄任务。狭窄山洞里的打斗设计简捷明了,所以演员还可以轮番休息,不过,黄晓明和刘亦菲两位主演一想起晚上还要再回到古墓,都忐忑不安起来。因为前一日刚刚体会了这个地下古墓里水的冰凉,而今日更是有直接在水里的表演。

结束完一大早的古墓戏,武戏B组就转战影视城里的驿站,拍摄杨过与陆无双借耶律楚材躲避李莫愁的戏,耶律楚材的扮演者张纪中也将登场。

时间已近下午两点,黄晓明突然遇到一群游客的围追堵截,好不容易脱身,黄晓明挤上了剧组暂时休息的一个客栈里。换下成年杨过初出场的棕色服,服装师拿来了一套道士服。没想到一身简单的道士服穿在黄晓明身上也尽显侠士风骨。而另一边的耶律楚材的扮演者张纪中一身华服,不愧是大元朝的宰相大人,仔细一瞧他那一套行头还真是别有乾坤,头上戴的是一张整狐狸皮毛,袖口上、衣服上都是各色皮毛,很显气派。这边黄晓明跟陆无双的扮演者杨蕊正在商量着怎么躲开李莫愁的追捕,那边张纪中见自己没戏找到导演“请”了半小时假,“溜”到其他组视察去了。

待耶律楚材视察完毕回到现场时,杨过又被拉去改装换头套,再出现时已经是一身蒙古族装扮,在耶律楚材的大马车里跟张纪中大演对手戏。这个过程时不时地引来大家哄堂大笑。原来张纪中老出问题,一会是他的手表忘取下来,一抬手穿帮了,被眼尖的导演看出,大声说着“主任,你的表穿帮了!”一会儿张纪中手机又突然响起,黄晓明接着刚才戏的台词在旁边打趣地说:“我们的宰相大人接电话去了。”本应是一场耶律楚材受挟持的戏,在黄晓明的即兴发挥下,张纪中也被逗得直乐。

武戏B组在一片欢笑声中收工,但黄晓明一天的工作还没结束,当工作人员正在收拾东西撤走时,黄晓明都顾不上吃晚饭又开始了一轮改装,这时他将换上的是那件被服装师简称为“盔甲装”的服装。但是为了应付即将面对的水戏,黄晓明也做足了防护工作,先是一件简单式雨衣做基本遮挡,再来是潜水服上阵,外带黑色强力胶带封住出水口,防止下水时渗透。原定一场杨过与小龙女被李莫愁反向捆绑在树桩上,丢在水中威逼他们交出“玉女心经”的戏,因为水不够深,没不过一个人,导演不得不临时放弃,改至回北京在游泳池中拍摄完成。小龙女是卸下重负般地走了,黄晓明却没有这般幸运,他还有水戏——在象山影视城古墓大厅的水池里拍摄“鳄鱼潭”这一场戏。这一场戏如果按照原著中拍摄会相对简单,但导演的临时想法大大地丰富了这一场戏:不仅有鳄鱼袭击杨过与公孙绿萼,还有杨过在水上水下与鳄鱼搏斗,一大段的动作戏中还夹杂着大段大段的台词,着实考验演员的体力和表演。拍摄当天,据现场工作人员讲是入春后第一次降温,晚上的气温只有一二度。黄晓明穿着单薄的水衣吊在空中,拍摄杨过纵身跃下拉起就要掉入“鳄鱼潭”中的公孙绿萼,还有在户外拍大全景时没有拍摄的文戏对白。

拍摄文戏时,这边两人蹲坐在孤石上,那边工作人员拿起水盆装好水就泼。这些水是在建造古墓时就抽放至今的,整整几个月里这水已是污浊不堪,并带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两个人冻得发抖,中间休息,助手就会立即冲上去给他盖上早就准备好的毛巾被,并递上暖包取暖。就这样连续拍摄了四五个小时后,黄晓明才算完成了一日的工作,记者看看表,此时已是第二日的凌晨一点多了。

内地版《神雕侠侣》4月中将结束全部拍摄,看来杨过的“苦头”还有得吃了。

自营和委托理财规模过大是造成证券公司资金链紧张的重要原因。华夏证券研究部总经理齐亮对中信证券取消自营部门评价说:“这是明智之举。”

中信证券内部一位人士告诉记者:“调整之后中信证券的投资业务主要由资产管理部和资金运营部担纲;而融资业务则由企业融资委员会负责。融资业务按业务流程分为三部分:前段负责和客户以及监管部门接触的投资银行部,中段负责方案设计、定价、询价、路演的资本市场部,以及后段负责销售的股票、债券销售交易部。

另外,中信证券增设了股票销售交易部和资本市场部,将经纪业务总部更名为经纪业务管理部,研究咨询部更名为研究部,稽核部更名为稽核合规部。而自营部门被取消,自营业务并入资金运营部。与自营业务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委托理财业务,将由专门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操刀。

因为将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是有限责任公司,亏损最多也不过就是注册资本金,不会将亏损扩大化,危及总公司。中信一位员工说。

根据记者了解,中信证券酝酿取消自营部由来已久。其旗下的万通证券在2003年年底就已经取消了自营部,随后中信的自营部门在去年也被取消。

中信证券原自营部一位人士透露说,公司算了笔账,自从自营部成立之时起,其盈利大多是在一级市场上完成的,二级市场上很难挣钱。公司此次清理业务,完全摒弃了二级市场,保留在一级市场打新股的业务,但将其并入了资金运营部。“以后二级市场就不掺和了。”

记者注意到,以2003年底的数字,中信证券在总计26亿元的自营盘子中,国债和其他债券超过16亿元,股票和基金的投资接近10亿元。2002年以来,债券业务开始成为中信证券的重要业务之一,是公司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支柱。

“自营业务曾经为证券公司历史上的辉煌起到过举足轻重的作用,成为券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万国、君安等一批老券商的自营曾占据了公司业务非常重要的地位。”资深市场评论人士苏武康说道。

他认为,随着2000年后股市持续低迷,证券公司的自营业务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自营业务的高风险越来越对公司经营产生更大的不确定性影响。券商在此刻大面积地收缩自营业务也是形势所然。

齐亮也说,中信如此调整“并不令人吃惊”。据他所知,目前大部分券商的自营业务都处于萎缩状态,将来再有其他的证券公司步中信后尘,取消自营部门,也可以想象。

2004年中信证券上半年净利润为56522959元,2003年此数字为155577087元,同比下降63.67%,公司为此解释说:“由于2004年4月份以来,证券市场形势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有价证券价格大幅下降,对自营业务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导致公司计提的自营证券跌价准备大幅度上升。”

据了解,自营证券跌价准备计提的原则是,公司在每季度末,按照自营证券成本与市价孰低的方法计提自营证券跌价准备。对于单个投资品种,只要一个完整交易没有完成,即前期买入的部分还没有卖出,就要计算浮动盈亏,根据市值比照当时购入的成本计算,自营浮盈部分不计入当期收益,而浮亏部分要按100%计提自营证券跌价准备,冲抵利润总额,直接影响净利润。

近年来,国内券商的自营盘越来越大,自允许开展委托理财业务以来,几乎所有的公司对这一业务蜂拥而上,对能拉来资金的员工给予重赏,也是业内不成文的规定。

在证监会去年下令自营业务和委托理财严格分开以前,“我们把委托理财业务也视作自营业务,因为要给资金保底。”一位券商资产管理部人士说。

有专家指出,业务创新和销售证券是证券公司的主业和存在的价值,国外著名的投行如美林、高盛等主要的收入均来自投行,自营业务比重很低,而且采用独立的资产管理公司模式运作,有效地缓解了自营业务对投行的冲击。但我国的投行业务总量不大且受二级市场制约,因此投行业务还不能给证券公司提供稳定的收入,大规模自营往往是不得已而为之,因此才会出现证券公司业绩随市场大幅波动的情形,这似乎成了解不开的死结。

一个证券公司的自营盘和委托理财盘究竟有多大,是一个公司的机密,甚至一家证券公司的新股东进入公司之后达半年之久,也对此一无所知。

以“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浮出水面”的华夏证券为例,据记者了解,1996年前后,华夏证券的自营盘一直在四五亿元左右的规模,一直没有超过10亿元;到2002年,资料显示,华夏证券的自营盘20个亿,委托理财规模在30个亿。

一名业内人士说:“当年华夏证券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券商,自营也就是这个水平;现在华夏算不上是行业领头羊了,在同等规模的券商中,华夏证券也并不算是大胆的,自营加上委托理财,数额增加了10倍,你可以想象一下整个行业的状况。”

但是问题的另一方面,券商的资产规模这些年并没有增加多少,其财务杠杆极不合理。

齐亮说,现在的证券公司并没有多少自有资金,净资产对应完了固定资产减值、长期股权投资、历史不良资产、应收账款这些几乎没有流动性的资产之后,不剩下多少了,因此证券公司说白了就是在负债炒股。

他说,1996年、1997年时股指一样掉得很厉害,但是当时大家并不觉得日子难过,手中富余大量的钱,现在指数跌个20%、30%,券商就叫苦连天。

目前我国的证券公司虽然分为经纪类和综合类两种,对于风险承受能力差的公司只能从事无风险的中间业务。但是在划分上出现两个问题,其一,划分标准并非参考风险承受能力,而是主要是依据注册资本金是否到达5亿这条线;其二,注册资本金5亿这个标准明显偏低,截止到2004年3月底,全国共有证券公司129家,其中没有达到5亿注册资本金的只有30家左右。

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在《财经》杂志上发表言论时说:“现在证券公司的自营像在赌博,很多公司由于坐庄而垮掉,所以在市场没有做空机制、公司没有制衡机制的前提下,我们主张压缩自营,或者干脆就不做。”

中信证券研发部总经理徐刚认为,从本源意义上说,创造和销售证券产品是投资银行证券公司的主业和存在的价值。正因如此,在欧美发达国家,投资银行一直称作卖方sellside对应的买方buyside是基金、保险、年金、资产管理等机构投资者。上个世纪50年代之前,华尔街一直是卖方的天下,被称作发行商时代;50年代之后,随着基金的发展,华尔街才进入投资者时代。

中国证券公司买方业务的过度膨胀与收入来源相匹配的,他们同样也成为主要亏损的来源。过度的自营规模将证券公司融资中介性质的卖方机构演变为自有资金的投机商。在没有正常筹资渠道的前提下,投机商亏损的弥补办法则只能求助于客户保证金的挪用、保底性的资产管理甚至国债回购,从而产生了资金链问题。

齐亮说,国外的证券公司进行的投资业务,一来放在了独立的资产管理公司名下,二来持股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新股申购,还有,重要的是,他们完全用的是自有资金。他认为,这也将是我国证券公司自营和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展趋势。

王东明认为,中国的证券市场从一开始的制度设计就没有给证券公司的卖方业务预留足够的空间。一级市场上主要实行集中申购制度,市场上惟一的卖方是证券交易所;二级市场上采用交易所集合竞价制度,没有证券公司开展做市商交易服务的空间。这种制度设计导致证券公司无法通过中介服务赚取更多的利润,由于监管机构赋予的业务领域太窄,为了争取更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许多证券公司铤而走险,盲目开展资金博弈型的业务,买方业务的膨胀也就应运而生,坐庄、委托理财问题的产生不是偶然的。

娱乐讯Twins昨(11)日到台北西门町一家手工娃娃店亲手试做填充娃娃,从选偶、填充、加香料,缝合、穿上衣服全部DIY示范,推荐给少女们白色情人节一种爱的礼物选择。不知道她们两人会亲手做什么送给自己的男朋友。

2005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舞蹈《千手观音》及该剧目编导张继钢一炮走红。日前,张继钢透露,《千手观音》的创作源泉来自云冈石窟,这是他2000年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创作的,还专门把舞蹈《千手观音》申请注册。

然而近日,原甘肃省艺术学校校长、现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兼职教授的国家一级编导高金荣教授却提出,《千手观音》的题目、主题和画面都来自她的创作。为了保护甘肃文化知识产权,也为了向公众澄清《千手观音》的原创是她本人,高金荣教授准备委托律师起诉张继钢。

昨日,高金荣教授表示,舞蹈《千手观音》在央视播出后,她才发现自己花费了20多年心血编导的舞蹈竟然被人盗用,而且有的单位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办理了相关的版权,张继钢竟然成了该部舞蹈的作者。

高金荣教授表示,舞蹈《千手观音》原创于甘肃省艺术学校,她是该舞蹈真正的原始创作人。2003年8月,由她再次为甘肃省艺术学校编导的舞蹈《千手观音》获得了文化部举办的第七届中国青少年艺术大赛“桃李杯”舞蹈比赛群舞创作优秀奖。在春晚播出之前,她早就知道甘肃残联和北京残联都曾演出这个作品,当时感到非常自豪。看到他们每次演出从来都没有署名,她就没有追究相关的责任,可是张继钢在春晚的演出中突然署上编导是他的名字,她感到非常气愤。《千手观音》是她根据敦煌莫高窟第3窟的“千手眼,观音变”这幅图而创作的,当时命名为《敦煌手姿》,1998年在北京演出时,更名为《千手观音》。

昨晚,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艺术指导、总政歌舞团团长张继钢说,1996年,他萌生了要创作《千手观音》的想法。2000年,他担任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艺术指导后,开始具体创作《千手观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