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帆今日发射 理论速度超所有人类飞行器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3:13:29

奇瑞QQ汽车0.8排量与1.1排量的外形基本相似,差价在5000至10000元之间,但0.8排量的QQ汽车不允许上长安街。为避免限行,许多0.8排量的QQ车主私自将0.8排量改为1.1排量标志。

近日,家住朝阳区八里庄北里社区的宗先生发现自己的奇瑞QQ汽车后部的1.1排量标志突然失踪。没有排量标志如何上路呢?于是,宗先生来到东郊汽配市场购买1.1排量标志。在与商户聊天的过程中,宗先生获悉,最近前来购买1.1车标的车主很多,有的和他一样,是被偷了的,还有的是0.8的车主为避免限行直接换掉车标。

昨天,记者来到东郊汽配市场,发现了好几家出售车标的商户,每枚车标的价格在20元到数百元不等。“现在QQ1.1的标志卖得很火,大多数都是0.8的车主为了避免限行,把原有的0.8标志给换掉了。买个1.1标志才20元,这样就能上长安街了。”一位销售人员对记者说。同时他还表示他们不卖0.8的排量标志,因为几乎无人问津。

如今,不少车主换掉了爱车原有的车标,而将更“体面风光”的车标顶在车前。粗一看似乎增添了些许风度,但对车有点知识的人,都能洞悉其原本面目。不少车主认为换车标更像是做汽车美容。记者调查后发现,更换车标的车主心理可分为以下四种类型:

类型一:引进车型明示海外“血统”。由于各种原因,不少引进车型悬挂的还是国内厂商的车标。这让许多车主觉得有点亏。为了明示坐骑的海外血统,东南菱帅的车标被改换为三菱;而天津一汽的雅酷和威姿也常被改换为丰田。

类型二:相似外形干脆移花接木。一些国产车的车型与某些品牌的车型相似,这样一来换标就成了家常便饭。比如长城赛弗与丰田霸道相差30余万元,但外形却很相似,只要换个丰田车标,赛弗摇身一变就成了霸道。

类型三:钟爱名车满足虚荣心。记者见到过一辆吉利车,车主将车的前后标都换成了法拉利的标志,同时对车进行了较大幅度的改装,让人啼笑皆非。车主表示自己很喜欢法拉利,但目前买不起,换个车标既能激励自己不断前进,又能小小地过把名车瘾。

类型四:追求个性尝试改造。有些年轻车主表示将爱车改得面目全非,主要是为了追求与众不同。记者看过一辆夏利车,加装了尾翼及大包围,并把车标换成富士,整辆车的部件看起来都极不协调。年轻的车主表示这样纯粹是为了好玩,为了时尚。

汽车的标志就是汽车的品牌,能够随意更换吗?记者从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了解到:车主作为最终消费者,出于个人喜好私自在自己的车上使用他人的“名车”商标,此举虽然不当,但工商部门尚难追究其相关责任。

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的车管部门了解到,私自更换汽车标志属于私自改装车辆,个人改标的车辆在每年的车辆检测中是通不过的。因为在年检时需要检查车辆的行驶证,其中就注明了汽车的品牌和外观。“另外,凡是更换颜色、车身张贴图案等的车辆也通不过年检,因为我们是根据车主在车管所的备案资料进行对比,凡是车辆有不一致之处都将通不过年检。车主必须恢复到备案时车辆的设置,才能够通过年检。”车管部门的工作人员说。

交警向记者指出了换标车的危害:换标车一旦出现交通事故,目击者和交警将很难判断车辆的真实品牌,给事故处理带来了一定难度。在此,交警提醒换标车主,换标看来事小,可影响却不小,甭管出于什么目的,被交管部门查处起来可就不是小事了。

毕业前夕,南京某高校女大学生外出游玩时遭遇“色狼”跟踪,穷凶极恶的“色狼”在实施强奸行为后,竟残杀并焚烧了女大学生尸体。日前,南京警方通过失踪人员侦查机制,成功破获了这起杀人隐案,杀人恶魔张某在案发9天后被擒获。

6月19日下午4时许,锁金村派出所接到南京某大学教师报案:6月17日,该校2001级本科女学生万某独自去郊外游玩,至今下落不明。据学校师生反映,万某性格活泼开朗,成绩较好,近期精神状态也很正常,正准备毕业论文答辩,且一直没有交男朋友。根据这一情况,警方初步排除了万某自杀和出走的可能。同时,警方发现万某随身携带的手机一直关机,情况反常。警方据此分析,万某极有可能遇害。

围绕万某的失踪区域,警方展开地毯式排查。经过两天艰苦排查,在万某最后失踪地———某郊外公园,专案组获取了一条重要线索。公园内经营茶社的张某(男,36岁,南京市人)近日表现反常,与外界联络频繁,似乎在交待后事。结合现场的侦查情况,专案组初步推断张某有重大作案嫌疑,遂展开布控行动。6月27日早上7时许,张某刚出现在公园门口,守候民警一拥而上将其擒获,并当场从其身上缴获了失踪者万某的一部三星手机。

8小时的连续审讯后,张某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据张某交代,6月17日下午,在公园内经营茶社生意的他正准备打烊,看见万某独自一人上山游玩,顿起色心,便尾随其后,在一偏僻处将万某捆绑后实施强奸。次日,张某害怕事情败露,残忍地将万某杀害,并焚烧后抛尸。根据张某交代,民警在公园大门旁的下水道找到了万某被焚烧的尸体,并从张某的住处搜出了被害人身份证等物品。

为了避免此类悲剧的再度发生,警方提醒外出的女性,要提高自我防范意识,外出旅游、会网友时尽量结伴而行,单独游玩应选择游客较多的景点、线路,人迹罕至的洞穴、山沟、密林最好不要贸然前往。

据警方介绍,身处偏僻、幽静环境中的女性,一旦遇到危险常常会手足无措,极易受到不法之徒的袭击。因此,外出的女性发现身后有人或有车辆尾随时,要尽量保持平静,选择合适的岔道或隐蔽物,迅速将其甩掉;或佯装前方有同伴,高声呼喊接应,给不法之徒造成错觉,借机脱险。一旦遭到不法之徒的侵袭,可设法麻痹对方,趁其放松警惕时,利用地上的沙土、石块或随身携带的物品,袭击犯罪分子的眼睛或身体的其他要害,使其丧失攻击能力,趁隙逃脱。快报记者田雪亭通讯员宁公宣

昨中午,一20多岁的年轻女子跪在渝中区较场口街上。该女子身着红色连衣裙,怀抱一黄色挎包,染过色的头发胡乱扎于脑后,低头无语,一时间,围者众。

该女子不愿透露自己姓名与住址,只说家在河北,重庆无亲朋好友,但说一口地道川话。记者提出愿提供一张回家火车票,女子不要,只希望“好心人给点钱回家。”有人起了疑心;“不晓得她是被骗了,还是要骗别人?”无论众人如何追问,该女子只是反复说:“我不想做小姐,我想回家。”

13时,女子起身离去。经新华路、五一路、青年路至鲁祖庙,一路上,女子看似漫无目的,但走一段路后又折回来再调转方向,如此反复几次。半小时后,女子进入交警一支队附近一名为润池的保健休闲茶楼。几分钟后,女子面带笑容离开。接着,又来到和平路一名为汉王的保健店,10分钟后离开。两家店的服务员告诉记者,“她是来应聘保健工作的。”

本报北京6月28日电(记者吴珊)对于旗下艺人为四川养猪大县担任形象大使一事,北京世纪飞乐影视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飞乐)今日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表声明。

世纪飞乐在解释这一事件的性质时说,“我公司艺人香香原计划免费为四川养猪大县武胜县担任形象大使,纯属公益活动。香香之所以愿意免费为武胜县担任养猪产业形象大使,完全是出于武胜是广安下属的一个县,是伟人邓小平的故乡。”

该声明表示,“我们将一如既往,全力支持武胜县养猪产业。如果武胜县有需要,将安排香香免费担任他们的形象大使。”

在关于焦点问题“荣誉县长”出处的解释上,声明表示:“今年6月12日,为表达我公司的诚意,专门派出总监何丽燕专程赴成都,与武胜县委书记孙南洽谈。双方经3个多小时的友好谈判,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在谈判中,双方没有一个人提出让香香出任所谓的荣誉县长的要求,现在出现的传闻,纯属个别人捕风捉影,与武胜县及本公司无关。对此,由这一传闻给武胜县及本公司包括香香本人造成的名誉损害,本公司保持法律追究的权利。”

对于荣昌县购买香香《猪之歌》版权及商标一事,声明指出,“为尊重及保护知识产权,我公司所提出的版权及商标价格,完全符合国家法律。考虑到荣昌并不十分富裕,我们做出决定,捐出版权费给当地养猪产业和教育事业。但荣昌县个别人士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辜负了我们的一方好意,并将双方谈判内容在没有征得我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公开给了媒体,这严重违反了谈判规则。”

世纪飞乐在声明的最后表示,“在我公司澄清事实的情况下,将继续积极与武胜县沟通,消除误会,力争香香免费担任武胜县养猪产业形象大使的公益活动成功。假如武胜县最后放弃,本公司为表达诚意,将继续在全国范围内公开征集养猪大县,让香香继续为公益活动作贡献。”

然而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香香对这一“公益活动”的反应似乎和公司并不一致。她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很明确地表示说,“我反对公司让我担任武胜县形象大使的决定。因为我还年轻,不希望自己和牲口混为一谈,我绝对不干。”

香香说,“这是个炒作,在今天之前我自己对此事毫不知情,公司可以卖歌,但不能卖人。”

本报讯(记者郝冬白廖明)震惊全国的兰州铁路运输技校新生李德怀被该校学生会干部伙同高年级学生殴打致死案6月28日在兰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当天进行了法庭质证,29日将继续开庭,进行法庭辩论。因为该案件的民事部分已经经过调解,9被告共赔偿受害人亲属20万元,所以受害人的亲属没有出庭。据有关方面披露,该案有可能当庭宣判。

该案件是由甘肃省检察院兰州铁路运输分院向兰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的案件,检察分院认定钟明亮、王海锋、成明、刘刚、何斌、王奇、王楠、李建鹏、郎鹏宇等9人涉嫌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

当日上午8时30分,记者就来到了兰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的门口。当警车将9名被告从看守所提到法院时,守候在法院门前被告人的亲属中,有几个妇女流着眼泪喊着被告人的名字。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那几名妇女都是被告人的母亲。

下午,在休庭期间,记者采访了该案的第一被告人钟明亮的委托辩护律师——甘肃致中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田国平。

就该案受害人的亲属为什么没有出庭的问题,他对记者解释说,在一周前,被告人的亲属和被害人的亲属就民事赔偿问题双方达成了民事调解,9被告人一共赔偿被害人亲属有关费用20万元,民事部分彻底解决。

对于出现该恶性案件的原因,田国平律师也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学校在管理责任的分配上存在问题。对学生的管理责任,学校应该全部承担,可在现实中,却往往出现学校将管理责任分配给学生的情况。学生管学生,被管理者容易产生心理上的不服,从而产生矛盾。

28日上午10时许,兰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里正在不公开开庭审理去年9月15日发生在兰州铁路运输技工学校里的血案,被害人李德怀的父亲静静地等在法院外,李父告诉记者,当天早晨他早早就来到了法院外,等了9个多月了,这9个多月来度日如年,等的就是这一天,看到那些致死自己儿子的凶手走上被告席。

想起去年9月13日他送儿子李德怀走进学校时的情景,犹如发生在昨天。他有时觉得是自己将孩子送到了死神手边。从儿子撒手西归的那天开始,当了一辈子老师的老伴禁不住打击再也没能给她的学生上过一节课,李德怀的祖母得知孙子被人打死以后也一病不起。一家人从那时开始就没有了欢笑,原本爱说爱笑的小女儿在听到二哥死去的消息后,几次昏死过去,半年多来,她不断地打电话回来询问打死哥哥的那些凶手何时被绳之于法。李父还告诉记者,民事赔偿方面他并没有什么要求,他最想看到的就是被告人得到自己应得的惩罚。

在法院外李德怀的一个亲戚告诉记者,半年多来,李德怀的父亲艰难地撑着那个不完整的家庭,既要照顾年迈多病的母亲,又要安慰饱受丧子之痛的妻子,为了早日还儿子一个公道,他还不断奔波于兰州和白银之间。

案发后公安部门对当晚参与殴打李德怀的学生进行了逐一讯问,有不少学生在接受讯问中向公安民警供述,兰州铁路运输技工学校部分学生会干部在血案发生前进行了组织和安排,一位姓胡的同学在供述中告诉办案民警,兰州铁路运输技工学校风气一直不好,老同学欺负新同学是家常便饭,学校的学生会“权力”很大,不但可以查宿舍,还能扣除不守纪律学生的操行分,而操行分又直接关系到同学的切身利益。每天下午放学后,学校只留下管理宿舍的一个老师、门卫、值班老师共三人。还有的同学告诉办案民警,打架前钟明亮、成明就发动了四个班的老生大概200多人准备与李德怀打架。9月15日晚上,有200多人在现场,老生基本上都下楼了。

一位姓薛的同学在接受讯问的时候告诉民警,当众多老生殴打李德怀等人的时候,学生会主席马某和女生楼的管理老师站在教学楼边上说话,女老师对马某说,再别打了,让你们的人都回宿舍吧。而马某却说,他也没办法,管不了。还有同学证实混战结束以后,赶来的老师并没有及时将受伤的李德怀等人送到医院,而是指派学生将李德怀和另一名受伤者带到了厕所,将他们身上的血迹洗去,然后才送进医院。

据记者了解,本案中的第一被告钟明亮,在学校里人送绰号“钟爹”,在学校里很有名气,当晚一位杨姓同学看到,钟明亮半跨在李德怀的身上抡起一根40厘米长、粗约3厘米的棒子朝李德怀的脸部猛打了一通。“混战”过后,钟明亮坐在路边的台子上,光着膀子,手里拿着自己的衣服,喘着粗气,靠在女朋友身上。有人问他打得爽不爽时,他竟回答说,不爽。

另据记者了解,在接到起诉书后,李德怀的父亲认应当接受法律处罚的“凶手”,不仅仅是公诉机关向法院提起诉讼的那九名被告。近日,李父已向有关部门提交了“控诉书”,列举了其他10名学生,请求有关部门将“控诉书”中所列举的10人追加为被告人。本报记者姚智刘志广

本报讯福州市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昨天表决通过了福州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黄金高代表资格终止的报告,并予以公告。

据连江县人大常委会的报告,连江县选出的福州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黄金高,涉嫌受贿犯罪,2005年5月30日连江县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依法罢免了黄金高的福州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黄金高的福州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资格终止。

62岁的张玉舜,甘肃白银市人,厦门大学会计专业研究生结业。张玉舜的仕途是从兰州市商业系统开始起步,在担任兰州市商业局局长、党组书记多年后,1992年被提拔为兰州市副市长。

8年后,张玉舜成为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00年3月正式就任市长,到达其政治生涯辉煌顶点。

但他的市长生涯只持续了两年,还没有任满一届,2002年1月,正厅级的张玉舜就被平调至甘肃省人大,先后担任副秘书长、秘书长,这背后有颇为复杂的原因。

在兰州市商业系统老同事的眼中,张玉舜是一个“敬业、平实”、思想活跃的人。他在公开场合,常把“我是本地人,我做兰州市长对兰州和兰州人民感情很深”这句话挂在嘴边。

但据甘肃省纪委通报,他在担任市长期间,2003年,兰州黄河实业发展总公司经理贾仲瑚送给他25万元人民币;2004年春节前后,浙江东阳某建筑公司兰州分公司为承揽工程,以拜年名义送给其10万元。这些钱,他全部笑纳了。

此外,张玉舜的妻子、女儿各收受甘肃首富张国芳送来的10万元。另据省检察院办案人员介绍,除了这些受贿事实外,张玉舜还主动“退赔”80多万元。

张玉舜最早出事的时间在2004年10月,一直暗中查案的中纪委对其进行了“双规”,并成为中纪委直接查办的要案。

“双规”期间,张玉舜异常“活跃”,经常往外“递条子”。据一位了解案情的人士透露,张玉舜为了串供,频频向外发送信息,欲将收来的赃款摇身变成“借来的钱”。后来,一位看守他的武警将条子上交甘肃省纪委,张玉舜的串供意图败露,侦查人员随后在其女婿家搜出伪造的证据“借条”。为了彻底断绝张和外界的联系,最后中纪委将张玉舜羁押至四川绵阳。

2005年元月,中纪委将该案移交至甘肃省检察院反贪局,并继续进行调查取证。5月16日,甘肃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决定逮捕张玉舜。但张玉舜以“身体健康状况不适”、其行为不是受贿犯罪,并称其有举报立功表现,拒绝在逮捕证上签字,并要求重新审查。

甘肃省检察院对张玉舜的身体进行医学专业检查,认定其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对于其举报揭发其他人的立功表现,办案人员告诉他,法官会在庭审判决时给他明确答复,同时会在量刑时给予充分考虑。经过再次审查,甘肃省检察院最后认为张玉舜的申诉理由不成立,拟维持原逮捕决定。

6月2日,甘肃省检察院针对该案首次启动了人民监督员程序。当日上午9点,4名人民监督员来到甘肃省检察院的6楼,经过3个小时的案情了解和磋商,最后独立表决,一致同意对张玉舜逮捕的决定。

目前,张玉舜涉嫌受贿案已经移交至甘肃省检察院指定的定西地区检察院,正在审查起诉。

在此期间,因为对家人请的辩护律师不太满意,张玉舜又要求换成李勇和陈利民律师为其辩护。6月14日,张玉舜的大女儿张翠兰和李勇签下“授权委托书”,聘请李为张玉舜受贿案的辩护律师。

张玉舜为何在2002年从兰州市长的位置被调至甘肃省人大,中纪委为何盯上了他?这中间颇具戏剧性。

一切风波,最初肇始于号称“甘肃首富”的张国芳案件--2004年5月,以9.5亿身家跻身胡润中国富豪榜的张国芳,突然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一时间在兰州引起了巨大反响。

张国芳是浙江东阳人,21岁时来到甘肃定西地区闯荡,凭借其精湛的木工手艺,他生产的“西湖牌”床垫成为当地的畅销货,由此挖到了第一桶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