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米兰暗定四大替身名将 如失吉拉将买前锋中场两强援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21:56:38

连战赞赏许文龙退休感言:敢把心里话讲出来2005年03月28日对于奇美集团创办人许文龙发表的退休感言中,强调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27日公开赞赏他的勇气,并说许曾通过友人向他表示“过去的路是行不通”...[全文]

许文龙公开发表一中感言在岛内引起强烈反响2005年03月28日曾引发“绿色台商”话题的奇美集团创办人许文龙发表公开信,表示台湾、大陆同属一个中国,胡锦涛主席的谈话和《反分裂国家法》出台,让他心里踏实许多。这番表白被台湾媒体形容为“震撼弹”...[全文]

新闻背景:许文龙与他的奇美王国2005年03月28日现年七十七岁的许文龙在台南长大,只有高职毕业资历的他,十七岁出来闯天下。白手起家建立了奇美集团,并拥有将近九百亿新台币的身价。在《福布斯杂志》公布的二○○四年全球十亿美元富豪榜上...[全文]

“媚日台商许文龙的工厂被关闭”谣言出笼始末2001年03月15日台湾政商人士许文龙日前因一番歪曲历史事实、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暴行的谬论,而遭到海内外中国人的厉声谴责。正当身为台湾奇美实业公司董事长的许文龙在岛内处境尴尬的时候。数天前一则来路不明的消息,把聚集在许文龙身上的焦点转换了角度...[全文]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俄罗斯经济新闻社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相中川昭一今日在执政的自民党会议上发表演讲时宣布,日本应当一揽子解决日俄领土问题,要善于利用各种“牌”,其中包括经济和能源牌。同时强调,北方四岛问题还应与签署俄日和约问题联系起来,因为两者都与日本国家利益息息相关。

日本参加了勘查俄罗斯萨哈林大陆架油气产地的国际项目,同时还在研究投资建设从东西伯利亚到太平洋沿岸的输油管道可能性问题,如果这一项目顺利实施,将降低日本对近东石油供应的依赖程度。

3月初,日本议会上院一致通过一项决议,允许日本政府扩大对俄罗斯的领土要求,除上述北方四岛外,还可以提出其他北方领土要求,同时认为有必要与俄罗斯发展广泛的合作,积极讨论日俄和平条约问题。(固山)

美国对“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的抓捕行动迄今为止已进行了三年有余,但这位策划了“9·11”事件的全球头号恐怖大亨目前仍旧踪影全无。就在美国媒体本月早些时候感叹拉丹落网将遥遥无期的时候,27日出版的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给人们带来了些许好消息。该报援引巴基斯坦边境部落地区最高军事指挥官的话说,巴部队目前已经掌握了一些拉丹身边保镖的活动规律,从而为拉丹的落网提供了有利条件。

巴基斯坦边境部落地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官萨夫达尔·侯赛因日前在巴北部城市白沙瓦接受《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的采访时透露,他领导的巴部队目前正把重点放在拉丹身边的保镖身上,通过摸清他们的活动规律以及行动信号等问题,从而达到顺藤摸瓜,最终擒获本·拉丹的目的。

侯赛因说:“我们正竭尽全力寻找他(拉丹)身边保镖的行动特点,找到了也就意味着我们成功了,因为找到这些行动规律,就意味着我们可以生擒他或是击毙他。”

侯赛因说,巴部队目前已经初步掌握了拉丹保镖的人数和部分活动情况。这些情报是从被活捉的当地武装分子以及从“基地”组织逃出来的成员口中探听到的。

情报显示,拉丹身边的随从和保镖大约有50人,他们时刻不离拉丹左右。这些人又被分成三个以拉丹为“圆心”的环形保护网。侯赛因透露,离拉丹最近的是贴身护卫网,贴身保护网外围是内层护卫网,最外面则是外层护卫网。任何人想要从外层护卫网进入内层,都必须使用暗号。进入内层护卫网之后,还要使用另外一个暗号才能通过贴身护卫网,见到拉丹本人。

侯赛因还说,三个护卫网在夜间只依靠手电筒的光亮来传递信号。当拉丹需要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时,他和手下通常乘坐的交通工具是大篷车。为了躲避美国的卫星侦察,拉丹一行人每次都会男扮女装。侯赛因对记者说:“我已经传达命令下去,任何一辆接受检查的车中如果有妇女的话,她们都必须开口讲话。这样,我们才能判断她们到底是女的还是男的。”

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不久前曾发表声明称,本·拉丹的踪迹已经越来越难寻觅。为此,巴基斯坦政府上个月首次允许美国利用巴基斯坦的广播电视媒体,播放悬赏捉拿本·拉丹和其他“基地”头目的广告。据悉,广告约30秒钟,其中播放了拉丹、“基地”组织二号人物扎瓦赫里、塔利班头目奥马尔以及其他11名重要恐怖分子的彩色照片,同时附有美国方面的联系电话号码及电子邮件地址。广告还承诺为提供情报者及其家人严守秘密,并承诺为他们重新安排生活。林颖(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特稿)

3月初出版的美国《防务新闻》发表了一则报道,披露了世界上最昂贵的60项武器研制计划,其中绝大多数是美国的项目。据统计,这60个项目研制经费累加起来高达16000亿美元,超过了法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而排行第一的F-35战机早在2001年就启动研制,另外一些项目的研制2003年就已开始。那么,《防务新闻》何以选择这个时机发布这样一则报道呢?其背后藏有什么玄机呢?

《防务新闻》此文捅开了五角大楼与军工行业之间的矛盾,美国国防部与军工企业的利益之争浮出水面。二者本来是穿“连裆裤”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众所周知,布什政府有着两大背景:一是石油,二是军工,而这两者又通过对外扩张特别是伊拉克战争密切地融为一体。布什政府不惜制造各种虚假情报,用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动用强大的军事力量长期占领伊拉克,改变了整个中东的战略格局,并握住了世界石油市场的“阀门”。伊拉克战争结束两年来,世界石油价格一路猛涨且居高不下,美国石油巨头着实狠捞了一大笔“黑金”。而战争刺激了美国军事工业的发展,再加上美国全球战略部署的调整和军费开支达到历史上的新高,美国军火巨头也是“日进斗金”。

但布什获得连任后,美国军工巨头将无法得到预期的“回报”,反而不得不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布什政府提交了国防预算计划,准备在今后几年削减军费开支,几乎一年100多亿,而“挨刀子”的重点恰是军备项目,这自然会引起军工巨头的不满和反击。《防务新闻》是五角大楼的“喉舌”,当然要替政府说话了。这篇报道对军工企业“先发制人”:美国先进的武器是靠大把大把的美元堆出来的,巨大的支出已经让美国政府不堪重负。言外之意,五角大楼准备“减肥”,砍掉一些武器研制项目。《防务新闻》曝光这号称世界上最昂贵的60项武器研制计划,意在为“减肥”工程造舆论,提前吹风,打预防针。

当前,美国正在进行全球战略调整和军事转型,实际上就是调整军队建设的方向和重点,这自然会触及各军种的利益分配,有可能引爆各军种之间的军费争夺战。

五角大楼将对这60项武器研制项目“减肥”,各军种的项目将面临重新洗牌的命运。

在这60项项目中,大多数是海、空军的武器研制计划,包括作战飞机、水面战舰、直升机、潜艇等。如排名第一的是美国F-35战斗机,这是一个多军种、多国家的联合项目;而排名第二的则是美军一个信息化建设项目。估计这里面也隐含着一些军种利益之争。美国陆、海、空、海军陆战队四大军种之间一直存在着很深的门户之见。五角大楼掌门人拉姆斯菲尔德已经挥刀斩断了“十字军侠士”自行火炮和“科曼奇”隐身侦察攻击直升机,而这正是陆军的两个重点项目。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吉尔吉斯斯坦代总检察长阿齐姆别科·别克纳扎罗夫3月28日表示,逃往国外的总统阿卡耶夫目前正在邻国哈萨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新领导层成员就其辞职事宜展开谈判。据美联社报道,别克纳扎罗夫同时还透露,他已经两天无法与代总统巴基耶夫取得联系。

吉尔吉斯斯坦新议会议长奥穆尔别格·捷格巴耶夫28日表示,必须在与阿卡耶夫总统会谈后,才能进行新总统选举,否则就是另一场违法宪法的行为。此外,吉尔吉斯斯坦旧议会已经将权力转交给新议会,结束目前的政治危机。(徐鑫)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朝鲜日报报道,来往韩国郁陵岛和“独岛”的游轮“三峰号”28日上午终于成功靠岸,这是“独岛”向民众开放五天后三峰号经两次出航,并首次让游客登上独岛。

据报道,该游轮定员为215人,这次有希望游览“独岛”的游客和媒体记者等60多人搭乘了这艘船。韩国游客一踏上“独岛”就口喊“我们的领土独岛”。

此前,他们在航行两小时左右后看见“独岛”都走出舱外,手里挥动着太极旗,或以“独岛”为背景照像或高唱歌曲《独岛是我们的领土》。

据悉,26~27日三峰号曾两次载客出航,但当地水域风大浪高无法靠岸就绕“独岛”一周后返回郁陵岛。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法新社报道,朝鲜近日遭遇沙尘暴袭击,朝鲜国营媒体今天呼吁民众戴口罩和太阳镜。

每年春天,来自戈壁的沙尘暴都会袭击朝鲜半岛,沙尘暴的严重程度每年略有不同,沙尘暴持续的时间达数周之久。

朝中社称,朝鲜于3月17日开始遭到沙尘暴的袭击,平壤市每平方公里所落下的沙尘达1.6吨。

朝中社说:“我们呼吁所有的人都戴上口罩和太阳镜和其它东西以防范沙尘暴。一个由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组成的快速反应小组已就位,各级医疗机构正在向人们宣传黄色沙尘暴对健康的不利影响。各行业正在进行防范沙尘暴的准备工作并将采取有效措施来克服沙尘暴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春风)

新华网东京3月27日电(记者冮冶)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27日晚在东京与来访的法国总统希拉克举行了会谈,双方一致表示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向大会提交的联合国改革报告,并确认要为实现包括安理会扩大在内的联合国改革而加强双边合作。

两国领导人还发表了旨在实现日法首脑会谈定期化、加强双方在外交、安全保障及防卫问题等方面战略对话的《日法新伙伴宣言》。该宣言还确认了在预防和解决危机时联合国要发挥核心作用,并强调在解决非洲贫困等问题以及推进生命科学、宇宙技术研究等方面加强两国间的合作。

希拉克于26日上午乘专机抵达日本开始为期3天的正式访问。27日上午,希拉克参观了爱知世界博览会,成为世博会开幕后首位来访的外国元首。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道,1968年的一次空难造成人类历史上第一位宇航员加加林和著名飞行员谢列金死亡,事故原因如今终于被查明。原来,由于米格-15歼击机座舱未能完全密封,处理情况时飞机下降速度过高,飞行员在强大压力和过载下失去知觉,无法控制飞机,最终导致机毁人亡悲剧的发生。

多年来,前空军航空装备使用和维修研究所专家库兹涅佐夫一直在坚持调查此次事故的真实原因,他曾参加了1968年苏联国家调查委员会的工作,37年后,终于解开了此次事故一个最大的谜团:飞机和乘员在最后68秒到底发生了什么?

库兹涅佐夫根据搜集到的相关材料,借助现代化科技进步成果,结合现代知识,全面分析事故情况,得出了一个非常轰动的结论:飞行员在飞机坠毁时已失去知觉,无法控制飞机,罪魁祸首是座舱中未曾关闭的通风开关。

1968年3月27日,谢列金和加加林驾驶一架米格-15教练歼击机,从契卡洛夫斯基机场起飞,不久就发生了坠机事故。苏共中央委员会秘书乌斯季诺夫亲自领导调查工作,长达5个月,全面勘察坠机地点,大量搜集相关材料,找到了失事飞机和飞行员90%的残骸,其中最大的人体残骸——加加林的左臂,是在第一座舱左操纵台残骸内找到的。

医疗专家通过对找到的飞行员鞋底的详细分析,得出结论称最后是谢列金上校在驾驶飞机。1968年8月18日,国家委员会得出调查结论,准备好了应向公众宣布的调查文本,但最终未能公布,原因是捷克斯洛伐克发生变故,苏联撤离,社会关注焦点转移。

库兹涅佐夫认为,当时苏联国家委员会的调查规模和深度都是史无前例的,但是,由于无法得到从飞行员最后通话到坠落这最后68秒内准确的飞行情况,调查无法取得进展,另外,受当时科学知识和实践的限制,专家无法解释清楚仪表上所显示的一些参数。现在,已可以通过这些参数确认飞机最后阶段的飞行轨迹和运动情况了。

库兹涅佐夫说:“现在,我可以完全负责地说,他们当时已失去知觉,因此无法使飞机摆脱垂直下降状态,起因是从飞行伊始座舱就未曾密封。国家委员会已确认座舱未完全密封,加加林所在的第一座舱通风开关48%处于打开状态。飞行员是在爬升到2000多米时才通过仪表显示得知座舱密封不严的,在4200米高空进行转弯,确认飞机发生意外,开始根据指令行事:停止执行任务,紧急下降到2000米处,返回机场。

飞行轨迹表明,谢列金和加加林正是这样做的,转弯,紧急下降。他们想转320度,向左飞行,但只转了180度,原因很简单,左侧3000米处有另外一架米格-15歼击机,向左飞行有可能相撞。

此时,他们也已无法再迅速下降:下面,列昂诺夫正领着宇航员们在练习跳伞。列昂诺夫所说的‘我们正在飞行’是加加林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完全可以确认,谢列金做了俯冲横滚动作,非常有力,向右转弯,此时加加林还没有做好完成这么复杂机动的准备。

之后的事情,国家调查委员会无法找到合适的解释:飞机向下飞行,却没有摆脱俯冲。这让所有人都感到非常惊讶,经验丰富的谢列金为什么没有做任何尝试,无论是在2000米处,还是在接近地面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调查结果证实,飞行员在4200米空中在未密封的座舱内飞行了6分多钟,没有使用氧气罩,这意味着,他们开始缺氧。在这6分钟内,过载系数为5,之后随着飞机的迅速降落过载系数不断增加。座舱内的压力也在迅速增加,可以确认,在最初5-7秒,飞行员遭到了所谓的“空气动力学打击”,飞机以140-150米/秒的速度垂直下降,压力以每秒9-14毫米汞柱的速度增加。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在最初的3-7秒内,飞行员失去了工作能力,随后,飞机俯冲并撞到地面都是在失控状态下进行的,又过了22秒,飞机才爆炸。

仅在1991年,医疗专家才确认,当时已经昏迷的飞行员在5-15秒后才会恢复知觉,评估局势,再过15-20秒后,才能恢复运动能力,再过30-120秒才能操纵飞机。因此,加加林和谢列金根本没有及时苏醒的时间和重新控制正急速俯冲的飞机的能力。

库兹涅佐夫认为,第一座舱半开的通风开关和俯冲时极高的速度,无论如何,不是飞行员的过错。通风开关未能关闭可能是此前驾驶这架飞机的技师或飞行员的疏忽。

不过,事故过程中,加加林没有想到是通风开关的问题,以为座舱密封不严是航空设备故障,之后严格按照指令行事。遗憾的是,当时的指令没有限制紧急情况下的垂直下降速度,仅到了1975年才做出了最高不能超过50米/秒的限制。

总之,人类首位宇航员不幸遇难是由装备状况、飞行条件、飞行员的判断、地面指挥决策等一系列问题综合造成的。(固山)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沸沸扬扬的乌克兰“橙色革命”已告结束。然而,新任总统维克托·尤先科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却依然充满着疑问。一位给尤先科进行过诊断的奥地利医生27日“揭竿而起”,驳斥了似成定论的“中毒”一说。为此,这名医生还受到了死亡威胁并遭解雇。

去年9月,正忙于竞选总统的尤先科因身体不适前往奥地利著名的鲁道菲纳豪斯医院就诊。洛塔尔·威克医生当时是门诊部门负责人,并参与了诊断。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络版27日引述威克的话说,一开始,医生们从尤先科的症状判断,认为应该是食物中毒或神秘病毒所致,但却无法得出结论。在没有发现任何明显中毒证据的情况下,医院方面却受到了尤先科随行人员的巨大压力。

至今,威克仍为鲁道菲纳豪斯医院在这场夹杂着政治因素的病例中所扮演的角色而感到不满。“在对尤先科先生进行的前两次检查中,没有发现任何中毒证据,”他说,“……我直接参与了(诊断)。我可以告诉你,维也纳法医学研究院没有在他的血液里发现任何毒素的迹象。

如果没有毒素,就不可能是中毒。”既然不是中毒,那么就更不存在投毒之嫌。

尽管鲁道菲纳豪斯医院的医生们在前两次检查中没有发现中毒迹象,但却不断有人借医院之名向外界走漏风声说,尤先科确实是中毒了。

威克医生早在去年9月末就把他的怀疑公之于众。威克隐晦地说,某位医院的“非长期雇员”向外界散布了“伪造的医学诊断”。

怀疑的焦点集中在医院外科医生尼古拉·科尔潘身上。这位乌克兰出生的医生曾在维也纳为尤先科进行过治疗。

之后不久,尤先科第二次来到维也纳接受进一步检查。到了10月,医院方面也开始滑向“中毒”一说。

恐吓电话就在威克公开指责有人散布假消息后3天,鲁道菲纳豪斯医院院长迈克尔·齐姆菲尔一纸书函,要求他收回所说的话。

作为答复,威克仅在函件上标注“已查收”。之后,一位神秘男子给威克打来电话,并自称是他的“乌克兰朋友”。这名男子用口音浓重的英语威胁道:“小心点。你有性命之忧。”为了以防万一,威克一家申请警方给予24小时的保护。

威克说,在尤先科多次来鲁道菲纳豪斯医院接受诊断期间,他的随行人员有一次还与奥地利警员发生冲突。当时,奥地利警方应乌克兰议会调查委员会请求,前来查抄尤先科的医疗记录。但是,威克没有道明其中的具体缘由。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