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MM下凡 解放碑前秀17分钟一言不发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09:08:05

屋内灯光极其黑暗,芳芳感觉不对劲,想开门离开,却被从厕所里冲出来的外号叫黑鬼的男子用拳脚阻止。当晚,这两名男子强暴了她。

此后整夜,歹徒脱光芳芳衣服,用绳子绑其手脚,逼迫其让家里汇1.2万元钱来。当芳芳母亲称家里很穷没有钱后,芳芳被歹徒暴打。“他们用那种军用刀,用刀柄使劲打,用棍子打我脚、脸和头,掐着我的脖子,我晕了三次。”记者发现,芳芳头顶肿胀一块,高高隆起,她称至今头痛不已。

晚上,芳芳被脱光衣服,放在屋角,两名歹徒再次分别强暴了她。此后,歹徒不停打她,还用牙签插进其脚指甲缝里,“一整根地插进去,有三次,很痛啊,我当时痛得晕了过去。”但其仍被歹徒恐吓,要求其向家里要钱,并称钱汇到后当即放她出去,并提供了中国银行的账号。

12日中午,未收到钱后,歹徒拿针扎芳芳的乳房。她称,歹徒使用打针用的针头,蘸上黑墨水,分别在其左右胯部文上“贱货”和“骚货”,“在背部和胸部也文了,但我看不见。”记者查看,发现其背后被文上“我是一只妓”。

13日晚上11点多,在公明镇龙盘路辉煌美发店做洗头妹的甜甜,也被同一个男子以包夜为名,把其带到该男子的出租屋内。随后,甜甜的遭遇和芳芳一样,被该男子和躲在出租屋里的“黑鬼”一起用胶带绑起来,并向甜甜的家人索要3万元现金。

在索要未果后,甜甜重复着芳芳此前遭遇的酷刑,歹徒用针头蘸上黑墨水,分别在其脸上文上“妓女一号”和粗粗的八字须。甜甜被针刺得晕倒,歹徒则用冷水将其泼醒,之后继续针刺。

更甚的酷刑还在后面。据甜甜说,8月16日,歹徒给其剃了个阴阳头,头顶中间留有一撮头发。还用滚烫的蜡烛油滴她和芳芳的下体。

据甜甜说,21日下午两点多,歹徒让她和芳芳在厕所里站马步,其中一个歹徒站在阳台上望风,另一个歹徒则外出买盒饭,“后来有人报了警”。

昨日,记者在公明派出所了解到,8月21日下午有人向派出所报警,称两名女孩在辖区的马田社区一出租屋遭人绑架,而且备受折磨。警方接警后,火速派出大量警力赶往现场,将两名双手捆着的女孩解救,并抓获在阳台上望风的男子,而外出买盒饭的男子则不见了踪影。

据警方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被抓获的男子20多岁,是一名瘾君子。目前,警方对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之中。

昨日,公明人民医院的一位医生介绍,两名女孩都是8月21日下午5时30分左右被公明派出所民警送进医院的。该医生回忆,两女孩被送进医院时,头部和全身上下都浮肿,而且两人脸上和身上都文有墨字,听说是遭到绑架后被坏人折磨所致。

“我们也经常接到绑架或遭抢后打伤或砍伤的患者,但从未见过被绑架后还在身上文墨字的患者,感觉这种犯罪分子太不可思议了。”医院的医生说,经过院方检查,发现两女孩的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经过医生的及时诊治后,两人的脸部和身体都有所消肿,患者芳芳身体恢复较好,患者“甜甜”仍有发烧症状,两人均已脱离生命危险。医生说,两名女孩的软组织挫伤症状,经过医院一段时间的治疗,都能得到恢复,但两人脸部、头部和身体各部位的文身,医院无法清除。关于两名女孩是否遭到强奸或轮奸之事,医生说,两人被送进医院后,派出所民警已将其送到妇产科进行了抽样检查,具体情况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

该医生说,两名伤者被派出所民警送到医院后,都没有家属照料,医院以医生的职责,一边由护士照看伤者,一边给两人极力抢救治疗。直至两天前,两女孩的家属赶到医院后,护士才将伤者交由其家属照看。医生说,几天来,虽然两人都暂时未支付医药费,医院一直未停止给伤者用药,目前,两伤者都暂欠近3000元医药费未缴。

坐在医院走廊,甜甜的表姐眼含泪水,为了给妹妹筹医疗费,她昨天只吃了一顿饭。“我一直不想带她来深圳,但是她一直吵着要来。”甜甜表姐说,妹妹在河南洛阳老家读完初二后,就一直没有事情做,去年春节后,她就把妹妹带到了深圳,当时甜甜14岁。

甜甜没有进深圳市区,而是跟随表姐进了宝安区公明街道的一家电子厂打工,由于年龄不够,甜甜进厂时用了朋友的身份证。做了几个月后,姐妹俩又跳槽去了东莞一家电子厂打工,“每天都要加班,工资才400到500元钱,妹妹说做得很心烦!”今年3月份,甜甜再次辞工回到公明街道,在一家发廊上班。

8月14日,身在河南洛阳老家的甜甜的父亲接到电话,是在深圳的甜甜的电话。“她说要3万元钱,否则她就没命了”,甜甜爸说,电话里还传出一男子声音,声称甜甜在他们手里,要拿3万元钱才放人,他在电话里听到了打人的声音,其间还伴随有甜甜的哭叫声。

甜甜的表姐获悉这个消息,但她以为是搞传销的,就叫家里人不要在意。可后来歹徒每天都打来一个电话,才知道出事了。

“我也是在外面打工,都没存多少钱。”甜甜的表姐说,她跟同事借了500元钱,存到了歹徒指定的账户里。但就在存钱的同时,她也向公明警方报警,称妹妹被人绑架。

当日下午,民警带甜甜的表姐前往公明人民医院辨认自己的妹妹。表姐说,她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在门缝里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就当即晕倒在地,“妹妹我当然认得,但怎么能想到妹妹会变成这样!”表姐说,第二天她才强忍悲痛前往医院看望妹妹,“他们怎么那么狠,连电视里都没有演过这个样子,我妹妹还是一个少女啊!”

恶徒已经抓到了一个,甜甜表姐担心的是,她们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赔偿,表姐一脸绝望,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妹妹。

甜甜44岁的父亲靳某穿着女儿的拖鞋,光着膀子在病房内不停走动。他说,家里五口人靠着种田维持生计。因家境贫寒,现年15岁的甜甜也放弃学业,跟随其表姐来到深圳打工,家里只有他和妻子带着已上初一的13岁的儿子。

靳某介绍,自女儿来深圳打工后,家里每年都能收到她寄回的1000多元钱,从此经济方面有所改善。但在8月14日,家里突然接到甜甜打回的电话,然后他只身赶往深圳,因情况紧急,出来时连日常用品和随身衣物也未来得及带。

芳芳的父亲王某说,自己家住湖南邵阳农村,上有70岁的老父老母,下有一个22岁的儿子和18岁的女儿芳芳,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农田。因家境贫穷,他初中毕业后就在老家学泥工。“为了能赚点钱,我四年前也在外面打工。”王某说,芳芳从小身体有疾病,上初二时因身体不适,在班上跟不上功课,自己放弃了学习,三年前跟着他来深圳福永一家工厂打工。“我在工厂打工两年后,因为年纪偏大,自己就回老家了,芳芳一个人留在深圳打工,然后独自到了公明。”王某说。

他介绍,芳芳平时很少给家里打电话,也很少给家里寄钱。8月中旬的时候,芳芳突然给家里打电话,而且声音吞吞吐吐,称需要家里给其寄去5000元钱。当时,他和芳芳的母亲在电话里追问其为何要钱,但芳芳在电话里没回答,只是从电话中传出她“你来说”的声音。几乎与此同时,电话中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要的钱你寄过来没有啊,你别管我是谁,也不用问我是谁,反正要尽快把钱寄过来。”然后就挂了电话。

之后的几天,芳芳的叔叔也接到同样的电话。王某说,芳芳的母亲每天都急得吃不下饭,有几次在睡梦中惊醒后大叫,“芳芳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何事?”女儿自8月中旬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后,再也没有了消息。直至8月21日下午,一名自称芳芳原来同事的男子和公明派出所一名民警打来电话,称其女儿被人绑架了,身体多处受伤已住进公明人民医院,希望其家人尽快赶到医院对其进行照顾。

8月22日,芳芳遇害的情况得到证实后,他找邻居借了150元钱,于8月23日清晨坐上了从邵阳开往公明的客车,8月23日晚上11时左右赶到医院。“看到女儿躺在病床上的惨状,心里痛苦难耐,不但没钱给女儿支付医药费,连给她买点好吃的钱都没有,手中剩下的20元钱,只解决了自己几顿快餐,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王某无奈地说。

7月16日,哈市发生一起罕见的杀人案件,一名家教因向自己的学生索爱不成,竟残忍地将19岁女孩活活掐死,然后自杀。

一个是风华正茂的大学毕业生,一个是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却因一方沉溺单相思不能自拔,而同时陨灭,说者齿寒,闻者心痛。这个年仅27岁,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毕业生,到底缘何丧心病狂地对女学生下此毒手?记者对此案进行了深入采访。

8月19日,记者来到哈市某看守所,见到了犯罪嫌疑人吕强,此时此刻,他的眼神已经不再睿智,他用略带嘶哑的声音向记者讲述了他与肖雅的这段孽缘。

“认识肖雅是在2003年,那时她还是一个初三的学生。”正值临近中考的关键时期,肖雅在父亲的同事家里,认识了陪同学来教课的吕强。当时,肖雅的外语成绩始终不理想,吕强正好是外语系毕业的学生,就教给她一些学好外语的方法。没想到,在中考的时候,肖雅的外语成绩真的提高了近20分,使得她顺利考上了一所市重点中学。肖雅的父母对吕强很感激,还热情地把他请到家里作客。

肖雅上了高一,为使女儿在外语方面再接再厉,肖雅的父母决定给她请一个专门的家庭教师,目标就选定了吕强。其实,吕强家在外地,在上大学期间,就已经开始当家教,非常有经验,但为了显示自己更加出色,他谎称自己在大学里是学生会干部、优秀大学生,并且吹嘘自己已经被学校保送研究生了。肖雅的父母一听更是开心,心想有这样一个高材生教女儿,女儿将来一定能考上好大学。于是,他们谈好价钱后,就约定每周末上课。

因为吕强平时喜好看书,所以知识十分渊博,肖雅对他的学识非常佩服,不仅经常向他请教一些课外问题,还常常拉着他,要他讲述大学的美好时光。在父母和同学面前,肖雅更是不住地夸赞吕老师的出色。父母见肖雅在学习上更加用心了,也觉得吕强家教做得很出色,所以,在生活和工资等方面都尽力给予关照。

给肖雅上了近一年的课,27岁的吕强渐渐误会了肖雅和她家长的一片好心。“我觉得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单纯无邪、涉世未深,对我一片痴情;肖家的家庭条件很好,家长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关键是对我很有好感。所以,我就渐渐喜欢上了肖雅。”吕强对肖雅的父母更加彬彬有礼,在肖雅的功课上更加用心,看着肖雅眼神中越发流露出的“崇拜”,他坚信用自己的博学和风度,可以“征服”这个小女孩。

今年年初的一个星期天,肖雅的父母发现,本该在家上课的孩子,竟然一早就出去,很晚才被吕强送回来。吕强向肖雅的妈妈解释,自己带着肖雅参加了一个英语沙龙,然后又一起吃饭、聊天、唱歌,一时忘了时间才玩到现在。肖雅的父母也没有太责怪他们,但仍然觉得吕老师的做法有些不妥。

从那以后,肖雅的父母开始留意吕老师和女儿上课的情况。他们发现吕老师与肖雅相处时的表情有些异常,多数时候两人在房间里一天都不出来,有时还传出听歌和看电影的声音。

肖雅的妈妈就试探着与女儿谈心。肖雅告诉妈妈,吕老师在她心目中是一个优秀的师长、值得信赖的朋友,让妈妈别瞎想。但此时,她并不了解,吕强的想法却与她有着天壤之别。

吕强说,课余的时候,他曾问肖雅:“以后你考上了大学,我不教你了,你还会理我吗?”肖雅说:“当然会了,那时候没有师生关系,我们就成朋友了,很好的朋友!”吕强又对肖雅说:“我选女朋友的标准就要像你这样聪明、单纯、可爱!你心目中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面对吕强的试探,肖雅开玩笑地说:“至少也得像你这样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吕强把这些话又当成了肖雅对自己的承诺。

随着吕强对肖雅的感情不断加深,他开始大胆地向肖雅示爱,这使年少的肖雅感到无所适从,她便将吕老师的话告诉了妈妈。肖雅的父母认真地对这些话进行了分析,最后决定以肖雅的外婆在北京病危,全家人要去北京一段时间为由,来中断和吕强的教学关系。

然而,7月初,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吕强发觉自己已经离不开肖雅了。克制不了思念的煎熬,他把电话打到肖雅家。“接电话的正是肖雅,肖雅说父母不该不跟她商量就突然辞掉我,她告诉我她早就回来了,父母已经准备给她找新的家教了。”

就这样被一脚踢出门,吕强感到很意外,同时也很不甘心,于是他单独找到肖雅。“开始,肖雅劝我不要太难过,还要帮我再联系一份工作。可我除了她谁也不想教,为了她我可以不去复习考研,考不上我都不后悔。但肖雅不敢违背妈妈的命令,刻意回避我,这对我太不公平了,我就打电话问肖雅的妈妈:‘为什么不让我教肖雅,我们已经有感情,你休想拆散我们!’但肖雅的妈妈说:‘你的年龄、家境,与我们有太大区别,不要再缠着肖雅了!’我就仿佛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这使吕强对肖家产生了报复心理。

7月16日,吕强再次给肖雅打电话,当得知肖雅的父母没在家时,他决定把握最后的机会,并且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吕强借送学习资料为名,来到肖雅的家。见到肖雅就直接提出要与她建立恋爱关系,结果被当即拒绝。吕强看到一向听话、乖巧的学生,竟然如此拒绝自己,气急败坏的他发狂地用双手掐住肖雅的颈部,歇斯底里地质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并威胁地说:“如果不跟我处朋友,我就掐死你,然后和你死在一起,让你永远也离不开我!”挣扎中,肖雅的呼吸越来越弱,吕强的双手却还在用力地收紧。最终,肖雅被活活掐死。然后,吕强从衣兜里拿出准备好的一瓶饮料和两瓶安定,喝了下去,并排躺在肖雅的旁边。当晚,肖雅的父母回到家中发现事情不好,便迅速将他们送到医院。目前,吕强已经被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正式批捕。通过警方调查发现,吕强并不像他自己炫耀的那么优秀。所谓的学生干部、优秀大学生根本无从考证,而被保送研究生更是无稽之谈,事实是他连续考了两年研究生都没有考上。得知这些,肖雅的父母顷刻崩溃,捶胸顿足,悔恨当初亲手把害死女儿的凶手请进家门。几次哭昏过去的肖妈妈拉着医生的手说:“救救我的女儿吧!求求你,让我去替她死吧……”

面对记者,吕强至今仍说他深爱着肖雅,抱怨这一切都是因“爱”而起,更痛苦地表示他们是为爱而“殉情”。记者问:“难道肖雅给过你任何承诺吗?”“不管他愿不愿意,反正活着不能在一起,就死在一起。”看来所谓的殉情不过是他一厢情愿。

此后,记者欲与肖雅的父母联系,但此时痛失爱女、万念俱灰的肖氏夫妇,已经不肯再提起这段噩梦。有关人员在办案过程中意识到,吕强的偏执、残暴固然是本案的主因,但肖雅父母的诸多疏忽也为其犯罪提供了可乘之机。如果肖雅父母事先多方了解一下家教的品行、如果他们没有给女儿与家教提供独处的空间、如果他们在发现苗头后能对女儿进行明确的警示、如果他们能以尊重的态度与吕强及其学校和家庭沟通,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将他“踢出门外”……事情或许将是另外一种结果。

肖雅的悲剧是令人心痛的,但却给那些为孩子请家教的家长们敲响一记警钟。如何给孩子挑选到一个良师益友,是现在家长急需补上的一课。

先考查——选择家教,应该到高校的助学办公室或正规中介挑选,因为在这里,不管是在校学生还是社会人员,都会进行严格的身份登记和审核,可以避免一些不法之徒假冒身份进行犯罪。对于朋友介绍的家教,一定要亲自去调查、了解家教的真实情况。另外,家长还要通过各种渠道对家教品行进行了解,把好家教进门的第一关。

选同性——家长给孩子选家教时,不可只凭成绩,“家教的学习成绩好就行,把孩子学习成绩提高就行”都是错误的观念。请家教还要顾及家教的年龄、性别,应该遵循同性原则。因为请家教的孩子多是初中、高中生,本身处于青春期,对男女之间的事懵懵懂懂。而作为家教的大部分都是在校或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年龄不太大,大都没有结婚。年轻人长期接触,难免产生好感,这种情感一旦处理不好,即会给孩子造成严重的伤害。

勤沟通——家长应与孩子、家教进行良好的沟通,因为他们相对都比较年轻,很多事情不能处理得很理智,所以,家长要全面掌握孩子和家教的心理变化,发现问题及时沟通,方法要循序渐进,不可过于激进。

不撒手——作为家长即使对家教很信任,很有把握,也不能完全将孩子“扔”给家教,上课的时候必须加以适当地监督,绝对不能不了解孩子与家教一起在干什么。也不能让家教将孩子领出家门,因为孩子对新东西学得很快,而他们又不能很好的辨别是非,家教带着学生离开父母的视线是不安全的。

今年2月,哈市一家长在大街上给儿子请回来一个家教,刚上了四次课,就不拿家教当外人了,毫不避讳地在家教面前将大量现金放在抽屉里,结果,上完课后,5000元现金被家教“顺手牵羊”。由于当初家教只留了手机号码,警方根本无法找到这个窃贼。

4月份,哈市一家教因不满学生对自己衣着打扮指手划脚,与学生发生争执,将学生打伤住院。后来家长到家教所在的学校一了解才知道,原来他在学校就是个脾气暴躁、与人难相处的人,经常因一点小事就与同学大打出手。

5月,因一家长疏忽大意,单独留男家教和女儿在家补课。男家教突然对女学生心生淫意欲行强奸。幸亏女学生奋力反抗,机智逃脱,才没有酿成终生遗憾。

本报讯(记者娄志广通讯员广庆)自行车掉了链子,引起过路女子的嘲笑,结果,骑自行车的男子修理完自行车,竟将女子抢劫强奸后杀死。8月20日,白山市公安局和东兴分局仅用23个小时,就成功破获了该案。

当日17时许,警方获得重要情报:红土崖镇红一村村民正在使用钟某的手机。8月20日7时15分许,乔装打扮的民警将该男子抓获。经讯问,手机是其弟弟白某所给。专案组迅速行动,将白某堵在家中。

经审,白某交待,他路过三道沟镇三岔河村二社时与钟某偶遇。白所骑的自行车突然掉了链子,引起钟某嘲笑,白某修理完自行车后向钟某问路,钟某不但不告诉,还对其表示鄙夷。双方由争吵变为厮打,白将钟的手机抢走,并将其强奸。因怕钟告发,将其掐死。目前,白某已被刑拘。

时报普宁讯(记者张宁)21日中午12时左右,普宁市社山学校初中部女教师叶晓东被今年刚大学毕业的男友赖海军掐死在叶晓东老师同事的家中。案发后凶手到普宁市公安局池尾派出所投案自首。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据普宁警方一知情人士透露,当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叶晓东带着男友赖海军到其同事家中玩,因其同事是教初中毕业班的老师,事发当天该同事在校给学生补课,无一人在家中,遂给凶手提供了可乘之机。赖海军将其女友掐死在客厅后,又将其尸体藏匿在客厅中的冰柜中,然后仓皇逃回家中。后在其家人的劝说下,赖海军于当天下午5时15分左右到普宁市公安局池尾派出所投案自首。

叶晓东的一位好友称,赖海军和叶晓东的感情一向很好,年前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双方父母也对此没有异议。

据其称,叶晓东是一个非常正直、淳朴的女孩。叶曾对其好友称,她要到28岁左右才结婚,结婚之前她一定会洁身自好,守住自己的处女之身。事发当天可能因为赖海军欲与叶晓东寻欢而遭到叶晓东的拒绝,可能此前亦多次有过此事,赖海军寻欢不成恼羞成怒抑或强行施暴不成遂将叶掐死。

普宁市公安局的一位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可能赖海军有精神问题,但结果怎样,要观察一段时间并通过有关权威机构鉴定后方能确定。

据叶晓东的多位同事称,叶与赖的关系非常好,最近两人常常相聚在一起。赖海军很害羞,一与女人说话就脸红。叶晓东的多位同事还称,他们接触赖海军已经有两三年之久了,从未发现过赖海军精神方面有问题,也从未听叶谈起过赖海军精神方面有问题。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