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爆发骚乱百余村民围攻中国移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2:00:01

为了让年轻人安心创业,县里给15名毕业生每人奖励1000元,园区管委会给他们购买了电脑,并每人每月补助40元伙食费。现在,这15名毕业生每人承包了一到两个大棚,年平均收入在1万元左右。

华亭县县委副书记刘万民介绍说,华亭县教育系统教师数量严重不足,医疗卫生、农业、畜牧等行业也严重缺人。一边是严重缺乏人才,一边是人才大量流失,甚至造成浪费,像王立萍的3名同学一样,甘肃省许多大学毕业生宁可在大城市打工,做一些专业不对口、技术含量很低的工作也不愿回家乡,到基层工作。

刘万民说,华亭县每年有200多人考上大学,但回来的只有20人。每年县里需要80名本科生,但只能招到一半,其中一半本科毕业生是从外地引进的。

为了留住人才,从2001年开始,华亭县就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鼓励支持大中专毕业生到股份制企业、民营企业、乡镇企业和各类示范园区就业,对自愿到乡镇一线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示范园区就业的大中专毕业生一次性奖励1000元;对于紧缺专业高校毕业生志愿到华亭县工作的非本地生源毕业生,除了省里的奖励外,县里奖励5000元;积极推荐特困生就业,每年从全县毕业生中选拔10名特困生到基层服务,由县财政每人每月补助500元;在县直行政、事业单位补充工作人员和选拔后备干部时,优先从在基层一线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中选拔。

自2000年开始,华亭县用于大中专毕业生到基层就业方面的奖励资金达200多万元,近3年来,有60多名在基层一线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被选拔进了县直部门。

华亭县县委书记郭奇若说,“鼓励大中专生到基层就业不仅是安置就业问题,更是经济发展的人才战略问题。”

新华网石家庄7月12日专电(记者杨守勇、董智永)今天,据唐山市“7·12”民警刑讯逼供案发生已经整整三年。随着近日法庭对原唐山市公安局南堡开发区分局局长王建军等人的宣判,终于使这起由7名公安人员炮制的李久明冤狱惊天大案,以正义伸张、冤狱昭雪而告一段落。

原南堡开发区分局局长王建军、副局长杨策因犯有刑讯逼供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市刑警支队一大队原大队长聂晓东、原副大队长张连海、原侦察员宋金全,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卢卫东、原教导员黄国鹏等另外5名涉案民警被判犯刑讯逼供罪,免予刑事处罚。对于蒙冤867天、身心满是伤痕的河北省冀东监狱二支队原政治部主任、二级警督李久明来说,这是一次迟来的公正。

2002年7月12日凌晨2点多,李久明的女友唐小萍打来电话,急切地告诉他:“我姐姐、姐夫被人刺伤了,赶紧找辆车,送他们去医院吧。”两人早就由于李久明不愿离婚而矛盾日深,此时李久明误认为她要骗自己去约会,因此一口拒绝,并挂断电话。

当天夜里,唐小萍的姐夫、冀东监狱一支队干警郭忠孝家中确实遭遇了重大抢劫伤人案,郭忠孝和妻子被蒙面歹徒刺成重伤。随后,公安部门发现了李久明与唐小萍的暧昧关系,及两人屡屡发生矛盾的情况。李久明逐渐进入警方视野,并被定为抢劫杀人嫌疑人。

7月13日上午,李久明被南堡分局几名刑警带走,办案人员当夜从他家中搜出一把钢珠手枪,更加锁定他为重大嫌疑人。事后查明,李久明的职责就是管理枪支。一次看望监狱一位老领导时,这位老领导托他上交那把钢珠枪,而李久明随手将枪放在了家里。但通过这个证据,2002年7月16日,李久明被唐山市公安局南堡分局以涉嫌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刑事拘留。

2002年7月21日至24日,在南堡公安分局办案人员的“全力”审讯下,李久明供认了杀人事实,随后被正式逮捕。2003年6月,唐山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对李久明提起公诉。2003年11月26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李久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附带民事赔偿102976元。李久明提出上诉。

2002年7月21日上午9时,南堡公安分局副局长杨策、刑警大队队长卢卫东来到唐山市第二看守所,第一次提审李久明。李久明事后说:“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一间办公室里,我自认没有犯罪,当天一直到晚上10点我都没有承认。但是,王建军和杨策以及卢卫东、黄国鹏等10多人,把我按坐在地上,4把椅子把我挤在中间,手指、脚趾系上电话线,用老式摇把电话连续电击我。当时,我疼得嗷嗷直叫,办案人员张连海就拿一个墩布堵住我的嘴。”

经受这种非人折磨十几个小时后,李久明终于崩溃了,招供说人是他杀的。7月22日凌晨4点,在持续威胁下,李久明在反复修改多次的口供上签了名。7月23日下午,王建军和杨策再次提审他,李久明回忆说:“到下午3点,那个黑色的电话被摇坏了,他们又找来一个绿色老式电话,可能是线没接好,摇时没有电,我就假装非常痛苦。但不到半小时就被他们发现了。电话修好后,这些人更是变本加厉地折磨我。四天三夜中,我被电击了三十多个小时。”

李久明说,2002年8月26日,分局刑警第三次提审他,这次前后审讯达七天八夜,“在玉田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间审讯室里,王建军等人多次酒后刑讯逼供。有一次灌了我十几瓶矿泉水,灌得耳朵都往外冒水。他们还买来芥末油和辣椒面,用芥末油和辣椒面兑上水灌我;还把芥末油抹在我的眼睛、鼻子里……”据事后有人说,李久明脸、大腿和脚面浮肿,手指上有糊痂,有的手指还往外渗着鲜血,脚趾头缝流着脓,有的脚趾头缝甚至露出白骨。

“一次次受着那种折磨,想死的滋味都有,虽然我也想否认杀人,但最后只要求这种状况能够结束,让我说什么都行。”陷入崩溃的李久明,最终让说什么说什么,让写什么写什么,最终身陷囹圄。

李久明涉嫌杀人的证据链存在着严重不足,辩护律师李树亭说,郭忠孝夫妇的陈述认为凶手是李久明,纯粹出于猜测,而不是目击。但是,公安人员却依据二人的猜测,对李久明进行了刑讯逼供和诱供,使他被迫承认有罪。

李久明蒙冤后,有人把消息告诉了正在中国政法大学进修的纪桂林,纪与李久明20年前曾是滦县师范的校友,后来又同在冀东监狱工作过。听到案情介绍后,纪桂林受李久明妻子委托,开始在北京给李久明找律师律师朱爱民听说后,同意义务代理官司。2002年9月23日,朱爱民会见李久明后告诉纪桂林,李久明遭受了严重的刑讯逼供。纪桂林由此把他对此案的种种疑问写成材料,四处奔波。

2004年8月17日晚,一个不期而至的电话给纪桂林带来了巨大惊喜。电话中的人告诉他:“纪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真正的凶手已被温州警方抓获并判处死刑,姓蔡。”纪桂林差点儿喜极而泣。

原来,2004年6月初,家住离冀东监狱不远的唐山市乐亭县、曾屡屡抢劫、强奸和杀人的蔡明新,在温州某看守所被看押期间,一次在看电视警匪片时吹牛说:“太笨啦,我过去收拾一个男人的时候,几拳就把他打趴下了,从四楼光着脚丫子跳下来。”狱侦干警据此,把他在冀东监狱家属区犯下的重案审了出来。2004年6月8日,温州警方将《协查通报》发到唐山,请求协助核查。

接到温州警方发来的《协查通报》后,王建军和杨策等人6月10日赶到温州,对蔡明新进行了提审。但是,二人却是悄悄去悄悄回。之后,唐山市公检法三方组成调查组再次悄然开赴温州,分别进入温州公检法系统,提阅蔡明新案卷。由于蔡明新是在最后时刻供出新案情的,在温州中院掌握的案卷中,就没有其在冀东监狱家属区作案的任何记录,调查组也未发现这种情况,于是,这个“天大秘密”就被刻意隐瞒了下来。

接到电话的第二天,纪桂林和律师李树亭火速飞往温州。在看守所,有关人员仔细翻阅了他们带去的案卷后说:“蔡明新的供述与卷宗记载的情况一致。”他俩还得知,蔡明新被判死刑将要执行。纪桂林庆幸道,如果不是有人在蔡明新执行死刑前打电话通知,事态真不知如何发展了。他俩迅速写出情况反映,传真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刀下留人”,重新调查。

2004年8月29日,纪桂林带着写好的材料,找到了北京著名法学家夏家骏,得知警方个别办案人员明知真凶落网,还要将错就错、徇私枉法、掩盖事实、封锁消息时,这位老人气愤冲天。事件最终引起了中央有关领导的关注。

2004年9月17日,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专案组分别前往温州和唐山调查,案情出现转机。11月26日下午1时,河北省政法委有关负责人宣布,李久明重获自由。11月27日,南堡公安分局局长王建军、副局长杨策和刑警大队长卢卫东3人,被宣布停职审查。12月7日,由河北省、沧州市、河间市三级检察机关组建的专案组进驻唐山,开始调查制造冤假错案的有关人员。12月15日,王建军、杨策和卢卫东等12人被专案组刑事拘留。

2005年1月,在法庭上,张连海、宋金全、卢卫东、黄国鹏四人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痛定思痛,教训惨痛。李久明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因为他有那位勇于出手相救,并为此长期苦苦质证的同学纪桂林;因为真正的罪犯蔡明新落了网,而且因吹牛被发现了重大案情;因为有那个赶在蔡明新被执行死刑前的电话;因为有法学专家夏家骏教授等人为之仗义执言,上书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关注……这么多因为中若有一个不能实现,李久明的冤案能否昭雪,正义的翅膀能否伸展都还难以设想。(完)

美国五角大楼2004年度《中国军力报告》三度难产,引起外界诸多猜测。为此,6月30日至7月6日,本报记者通过电子邮件和越洋电话,分别对2003年度《中国军力报告》的主笔和美国国防部新闻联络官员进行了独家采访,以期探究今年《中国军力报告》反复“卡壳”的内幕。

美国五角大楼2003年度《中国军力报告》的主笔史国力,目前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资深研究员。

史国力说,2004年度《中国军力报告》与上年度不同,是由美国国防部直接撰写的;而2003年度的《中国军力报告》则委托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执笔。

他介绍,为撰写2003年度《中国军力报告》,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44名专家组成了一个“中国军力项目小组”,他本人担任小组负责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中国问题专家,而且大部分专门从事中国国防政策和解放军问题研究”。

史国力认为,五角大楼与国务院对华军事观点不同,是导致今年《中国军力报告》一再推迟出台的原因之一。

国际媒体和分析家对此有不同的解读。专门报道华盛顿政治内幕的《尼尔森报告》认为,《中国军力报告》第五章和第六章,不仅揣测了台海发生冲突的各种可能,还把台湾军力描写得不堪一击,明确建议台湾应继续添购哪些防御武器等。这种写法会使台对美军购案更难通过。第二种观点认为,报告建议美国添购相应的武器系统,以反制中国大陆。但这又会引发美国军火公司和其他利益团体的争端。第三种观点则表示,此时若公布报告内容,可能会影响中方为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所做的努力……

热情的史国力很谨慎。他以“《中国军力报告》还没有公布,自己不便作过多的评论”为借口,没有直接回答记者的疑问。

史国力在7月6日的电话采访和电子邮件回复中告诉记者,2004年度《中国军力报告》是由美国国防部撰写的;2003年《中国军力报告》撰写者为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这两份报告在措词上有差别,是因为两个撰写者“所处位置不同,职责不同,所依据的原始资料不同”。他说,国防部需要考虑“最坏的假设”;而外交关系委员会则更多地从“政治的角度”进行分析。

就在美国军方热炒“中国军事威胁论”的时候,美国国务卿赖斯10日在北京公开表示:“毫无疑问,我们对中国军力发展的规模和速度表示关注……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是美国的威胁。”史国力认为,美国政府希望中国在朝鲜重返六方会谈方面发挥重大作用,因此不得不对《中国军力报告》进行“平衡”。

史国力在电子邮件中解释说,写2003年度《中国军力报告》时,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44名专家组成了一个“中国军力项目小组”,成员则有美国前国防部长哈罗德·布朗、太平洋美军前总司令约瑟夫·普理赫等。

他说:“我们这里有很多人是前美国驻华大使,有两位是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还有一位是中央情报局的处长。”

这些专家对中国问题都有自己的观点,背景不同自然对报告的影响不同。比如“中国军力项目小组”成员普理赫,1996年出任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刚刚5周,台海地区便发生危机。当时,他下令向台海附近水域派出两个航母战斗群,但同时也奉命通过相关渠道,警告台湾当局不要轻举妄动。1999年从军队退役后,普理赫受命出任美国驻华大使。此时正因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中美关系处于谷底。但美国国务院在普理赫上任当天,就通过一名懂中文的发言人宣布,美国新任驻华大使决定舍弃先前使用的中文姓名“普吕厄”,改名为“普理赫”——“是普通的‘普’,道理的‘理’,两个赤的‘赫’。”普理赫主张与中国“接触”。他的这一观念在上一份《中国军力报告》中有所体现。

但是,史国力并没有透露以前那个“中国军力项目小组”的专家,是否介入了今年的撰写工作。

此前有报道称,今年《中国军力报告》由国防部情报局“净评估办公室”负责完成,主笔名叫白邦瑞。白邦瑞年届60,精通汉语,是美国防部长办公室政策研究室的顾问。

此人是拉姆斯菲尔德的亲信,每次国防部开会讨论中国问题时,他总会出现在拉姆斯菲尔德身边。另有报道称,2002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访问美国时,拉姆斯菲尔德曾钦点白邦瑞做口语翻译。也有消息说,白邦瑞熟悉汉学,曾数度来华参加《孙子兵法》研讨会。他是美国最早断言“中国是美国最大战略对手”的人之一。他以中国战国时代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为例称,如果不遏制中国,30年后,美国也会像吴王一样灭亡。

那么,白邦瑞所起作用到底有多大?他的观点能否左右《中国军力报告》的内容呢?

7月6日,记者电话采访史国力时提出了这一问题。史国力说,他同白邦瑞认识,但不是很熟。他说,《中国军力报告》是由很多人共同撰写的,只不过白邦瑞的作用要大一些,“他也是一位中国问题专家”。

当天,记者又将电话打到美国五角大楼新闻联络办公室,向接电话的男士询问主笔白邦瑞和其他撰写人的联络方式。这位新闻官说:“我不知道这个人(指白邦瑞)是谁,我们有许多专家在起草《中国军力报告》,但我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这位新闻联络官提供了一些专家的联系方式,记者详细辨认后发现,其中确实找不到白邦瑞。

2003年度《中国军力报告》洋洋洒洒94页,专家们到底是根据什么来撰写的呢?

史国力在电子邮件中回答这一问题时说:“我不能肯定地说报告基于纯粹的事实。我们所做的是,努力分清哪些在我们眼里是事实,哪些仅是观点。由于所掌握的都是公共来源的信息(我们没有权限接触美国政府搜集的相关情报),因此,我们尽量避免在报告中陈述具体数字或明确的结论。考虑到报告撰写组的专业能力,我们相信,报告中对总趋势的分析是正确的。”

在采访中,这位前《中国军力报告》的主笔一再表现出他的谨慎和对这个问题的关心。在7月6日记者再次通过电话进行采访时,他再次重复了这段话。

此外,对于国防部版和对外关系委员会版《中国军力报告》的异同,史国力说,两者相似之处在于,都表达了美国对台海可能发生冲突的担忧;不同之处可能是在措词上有差别。

(2004年度美国《中国军力报告》的推迟出台,似乎引起了不同于以往的关注。其中是否有不同凡响的深刻原因?国内媒体对这一问题的诸多解读是否符合实情?最终将出台的报告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秦轩采访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锋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

第一个争议,可能就像美国兰德公司和《华盛顿时报》所说,五角大楼夸大了中国的军力,掀起新一轮“中国威胁论”;而白宫、国会等不完全同意前者的评估,认为美国在很多国际问题上还需要中国的合作。

第二,可能是报告对中国的定位引起了争议——现有报告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只代表国防部一部分人敌视中国的观点,但这遭到了另一部分人的质疑。

我个人认为可能还存在另外一个争议。据透露,报告认为“中国大陆两天就能拿下台湾”。这一结论将对美国干预台海问题的政治基础形成挑战。美国提出,在台海问题上美军若对中国构成有效遏制,需要2个航母战斗群和两个星期的反应时间;而要维持比较大的优势,则需要6个航目战斗群和至少3个月到半年的准备期。这份报告“大陆两天拿下台湾”的结论,反过来给未来的美国决策层造成困难——如果中国大陆真有这种能力,那么美国军队还未介入战事,战争就结束了。如此严重的问题,美国自然要认真研究。

对中国来说,五角大楼抛出“中国军事威胁论”反倒是一个机会,可以借机把自己的合理安全关注讲出来。但同时,中国应澄清被夸大了的问题,还要应对美国的冷战心态,此外还要注意“美国中心论”。

从2001年开始,美国的《中国军力报告》一般都推迟2-3个月公布。因此,今年这份报告推迟公布的情况,仍在正常时间范围之内。国内一些媒体对此作出颇多解读,是因为不了解美国此类问题的操作程序。

按照程序,如果报告内容有争议,需要重新评估,五角大楼须将报告转到美国相关部门,进行跨部门的讨论。若五角大楼的对华政策与国会的政策有差异,报告应送交美国中央情报局、商务部和国务院等部门共同进行研讨。而事实上,目前仍旧是五角大楼自己在那里斟酌掂量。从这一点讲,此次报告推迟公布,看不出有什么玄机或内幕。

报告推迟公布的原因是什么?据我了解,一是对于报告所涉及的中国军力发展意图、军力发展基本原则、军力结构等内容,目前五角大楼内部仍有争议。另一方面,这些内容是根据情报来确定的,而五角大楼在情报确认和取证方面还存在缺陷。

二是如何给一些问题定性,五角大楼内部也有分歧。如果这份报告一味延续“中国军事威胁论”的主题,不仅了无新意,也难以说服国会。所以,报告是否需要补充一些新的内容和措辞,现在看来五角大楼也在掂量。但我认为,这主要还是技术处理问题,而非政治问题。

昨日本报报道了打工仔阿星5年来一直努力挣扎不加入“砍手党”却杀了人,他和那些砍手党们都来自贫穷的乡村,说起杀人阿星很冷静甚至微笑,他说已经看惯了同伴的行为,他说,“一不小心,我和他们一样了”。2003年下半年至2004年上半年,深圳“砍手党”曾在公明猖獗一时。该团伙三名核心头目因拒捕相继被击毙后,“砍手党”开始散伙,今年以来,公明区域的犯罪率因此陡然下降了50%。“砍手党”是如何形成的?他们为何走上犯罪的道路?他们的现状如何?记者就此进行了再调查。

13年前,阿星的父亲李国亲就来到了深圳打工,“我算是较早一批来深圳打工的广西天等县上映乡人。”阿星的父亲说,他们大多在公明、松岗、沙井一带打工,“公明更集中一些,因为这样大家可以相互照应”。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