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母强迫女儿卖淫致下体大出血被判六年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3:09:26

据警方调查,死者罗某是孝感市人,今年春节后来汉,从他人手中接手该歌厅;凶手年龄均在20岁左右,其中两人身高1.73米左右,另一人身高约1.65米,每人手持一把猎枪。

建设台湾海峡通道的设想1996年就已提出,目前已正式列入我国交通长期发展规划。

探讨中的跨海通道将是世界上距离最长、建设难度最大的海峡通道,施工总量初步估计为三峡工程及英法海底隧道工程的3倍以上。

第五届台湾海峡通道工程学术研讨会于11月7日在福州开幕,来自海峡两岸的32名专家学者进一步探讨了建设台湾海峡通道的意义与可能方案,并争取形成有关台湾海峡通道建设的提案草案。

建设台湾海峡通道的设想,最初是由清华大学21世纪发展研究院台湾海峡隧道论证中心主任吴之明于1996年提出的。从1998年至2003年,两岸专家学者已先后举行了四次关于建设台湾海峡通道的研讨。

据学者们介绍,探讨中的台湾海峡通道全长约125公里至150公里,是世界上最长、建设难度最大的海峡通道。在前四届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已设计出北、中、南三种方案,即:北线从福建平潭到台湾新竹,中线从福建莆田到台湾中部,南线从厦门经金门、澎湖列岛到达台湾嘉义。其中,三种方案中的北线方案,路线长约122公里,是三个方案中最短的,并且由于历史上该路线从未发生过超7级的大地震,被专家一致看好为台湾海峡通道的首选路线。探讨中的北线方案将在福建福清和平潭岛之间兴建大桥,再由平潭岛挖海底隧道至台湾新竹。目前连接福清与平潭岛的平潭跨海大桥项目已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正式立项。此线全部建成后,将把福州与台北连接起来。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初,国家交通部对外宣布我国今后20年的《国家高速网规划》,其中包括有一条从北京到台北的高速公路。这也意味着台湾海峡通道建设已正式列入了国家交通长期规划之中。

学者们指出,台湾海峡通道,其建造及施工总量初步估计为三峡工程及英法海底隧道工程的3倍以上,造价排除物价因素将在4000亿到5000亿元人民币之间。这样巨大、长距离的海下工程,如果采取单一的隧道型建设,不论是海下开挖还是悬浮隧道,其施工难度都相当大并且所需时间将很长。由于采用桥梁联通和填海造堤的贯通方法不适用,相对而言,桥隧及局部路堤相结合的工程方案具有很大优越性。至于哪一段采用隧道,或桥梁或人工岛与局部的路堤,则需根据海洋动力环境和海底工程地质条件等因素综合考虑。

让人欣慰的是,国际上对海湾与跨海大桥的建设与研究已有了长足进展,我国桥梁设计与施工水平也已处于世界先进水平,这些都为台湾海峡通道的建设与研究创造了有利条件。随着今后如琼州海峡隧道、渤海湾桥隧工程、秦岭终南山特长公路隧道、20多个城市的地铁及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相继投入建设,台湾海峡通道建设的一系列重大技术难题将有可能被逐一攻克。

目前,跨越台湾海峡海上交通时间约在4小时以内,空中交通时间在半小时以内,而建成台湾海峡通道后,陆路交通时间可缩短至半小时,这将极大地方便两岸往来,降低物流、人员往来成本,增强海峡两岸的国际竞争力。台湾桥梁专家邱守峦在研讨会上表示,台湾海峡通道一旦建成,将成为连接两岸的“脐带”,极大地促进两岸的经济建设。(李云鹏王峰)

新华网吉林市11月13日电(记者褚晓亮、翟景耀)记者从吉林石化公司13日深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当天下午双苯厂发生的爆炸事故原因已初步查明,该厂苯胺装置硝化单元发生着火爆炸是P-102塔发生堵塞,循环不畅,因处理不当造成的。

该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邹海峰介绍说,事故是13日下午1时45分发生的,目前火势已经得到控制,与事故装置相连接的管线、装置全部切断,基本消除了安全隐患。

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坐落在吉林省吉林市的松花江北,是集油、化、胶、塑、洗于一体的特大型综合性石油化工生产企业,其前身是吉林化学工业公司是国家“一五”期间兴建的以“三大化”为标志的全国第一个大型化学工业基地。

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现有职工1300多人,主要化工产品为“苯胺”和“苯酚丙酮”,是国内最大的苯胺生产基地,此外还生产MEA、DEA等农药中间体。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在召回驻日大使后,秘鲁副总统魏斯曼日前进一步表示,秘鲁应该与日本断绝外交关系,以抗议日本干涉与秘鲁引渡前总统藤森。秘鲁首都利马11月12日还发生游行示威活动,当地反日情绪正在逐渐高涨。

日本共同社11月13日援引秘鲁媒体的报道称,秘鲁副总统魏斯曼11月11日就日本对秘鲁前总统藤森在智利被捕一事上的反应表示不满,强烈抗议日本驻智利大使馆官员同藤森会面。

魏斯曼指出,秘鲁召回驻日大使路易斯·马基雅韦洛,还不足以表现对日本的抗议,应同日本断绝外交关系。

在藤森11月6日在智利被捕后,日本外务省第二天就向智利政府施压,要求智利对藤森作出“恰当的裁决”。智利外交官在9日探望了藤森,并与他进行了40分钟的交谈。秘鲁外长毛尔图亚11月10日召见日本驻秘鲁大使,宣布召回驻日本大使,严厉警告日本不要“管闲事”。

据秘鲁警方透露,100多名利马市民11月12日来到日本驻秘鲁大使馆门前,强烈抗议日本未同意引渡前总统藤森的要求。其中一些人还愤怒地向大使馆投掷了鸡蛋和西红柿,但没有人受伤,也未造成大规模混乱。

祖籍日本的藤森1938年出生于秘鲁利马,于1990年6月当选为秘鲁总统,1995年和2000年连续两次蝉联。2000年9月,前总统顾问、国家情报局局长蒙特西诺斯收买反对党议员的丑闻被揭露,从而引发全国政治危机。

两个月后,藤森仓皇逃亡日本,宣布辞职,并申请日本国籍。日本政府于当年12月“高效率”地承认藤森拥有日本国籍,并允许其居留日本。

而秘鲁政府则对藤森提出了21项指控,其中包括:为铲除异己,1991年授权制造了首都利马巴里奥斯·阿尔托斯区大屠杀事件,造成15人死亡;为拉拢反对党议员而向其行贿;非法挪用上千万美元公款以中饱私囊等等。

秘鲁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将藤森引渡回国受审。日本对此坚决拒绝,理由是日本与秘鲁之间没有缔结罪犯引渡条约,并且藤森拥有日本国籍,而日本不会将本国公民引渡给外国。

总部设在法国里昂的国际刑警组织2003年3月向流亡日本的藤森发出“红色通缉令”,以其涉嫌参与1991年屠杀15人案为由,要求日本政府将其逮捕并把他引渡回秘鲁受审。日本政府对此依然不买账,拒绝对藤森采取任何行动。这让秘鲁政府很是恼火。

2004年2月,秘鲁和日本就引渡藤森事进行首次谈判。日本政府宣布将通过政治途径解决藤森问题,秘政府断然拒绝。2004年3月,秘鲁政府表示,如日本政府拒绝引渡藤森,将向海牙国际法庭提起诉讼。

今年11月6日,在流亡日本5年后,藤森突发奇想,飞赴智利,幻想重返秘鲁,参加总统竞选。但是在他抵达智利后,随即被智利当局逮捕。67岁的藤森总统梦成泡影,牢狱之灾近在咫尺。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约旦国家电视台11月13日播放了安曼连环爆炸袭击一名女嫌犯作供的内容。

据美联社报道,35岁的萨吉达·穆巴拉克·阿特鲁·里沙维(SajidaMubarakAtrousal-Rishawi)当天出现在电视画面上,她头戴白色头巾,身穿黑色长袍,腰上缠着失去杀伤力的炸弹腰带。她供认说:“我的丈夫穿上了(装满炸药的)腰带,并在我身上也绑了一个。他教我怎样使用它。”

里沙维看上去有些紧张,不停的搓揉双手,她描述了9日发生在凯悦、拉迪森和戴斯酒店爆炸袭击的发生经过。“我丈夫引爆了他的炸弹,我也试图引爆我腰上的炸弹,但是它没有爆炸。人们四处逃散,我也和他们一起逃走了。”

里沙维的丈夫阿里·侯赛因·阿里·沙马里现年35岁,他是约旦官方已经确认的三名实施爆炸袭击的伊拉克人之一。

此前伊拉克基地组织发表的声明中称,“人弹”小组中有一对“夫妻档”,根据这一线索,约旦警方于13日将里沙维逮捕。(徐鑫)

高捷弊案的“深喉”真不简单,“猛料”曝了一箩筐,抓住了媒体和民众,控制了检调单位的办案进程,惹急了陈水扁,让民进党内的血腥争斗继续升级。人们不禁要问:至今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让所有人都深陷迷茫的“深喉”到底是谁?他怎会有那么大的能量?

本周,“深喉”几乎是一天曝出一“猛料”。先是公开了陈哲男等人在韩国豪赌的“续集”———接受性招待的影像资料,“兑现”了“双陈应该还有其它的照片,该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的诺言。接着又拿出了陈哲男曾到越南和印尼引进外劳、并在回台湾后向陈水扁报告行程的证据,把陈水扁与高捷案的关系更拉近了一步,还让陈哲男曾指派“总统府”财务人员处理私人财务、代为买卖股票的“旧事”见光。

面对这样的“高人”,一向能言善辩,擅长败中求胜的陈水扁完全乱了章法,想回击找不准目标,欲使力又没有着力点,只能靠嘴上的功夫狂叫来为自己壮胆。

本周,陈水扁先后3次在不同场合高分贝鼓噪“台独”,声称“台湾是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绝对不能接受大陆提出的“一个中国原则”。还扬言要加速推动第二次“宪改”,在2008年前实施台湾“新宪法”。

选在这个时候对两岸关系放狠话,除了转移焦点的企图之外,更深层的用意是拉拢“深绿”人士,挤下李登辉,坐上“台独教主”的位子,借“台独”势力的庇护,让自己躲过因弊案持续发酵随时可能出现的一场“生死劫难”。

本周,陈水扁还出人意料地把炮口对准了岛内检调人员,轰击检调人员与“立委”勾结爆料,“打击大家士气,让台湾乱”,并指称检调人员在查察贿选中,向候选人通风报信、索要钱财。

闻听扁言,全台愕然:竟然会有这样的事儿?一个掌控“司法权”的人,却对着选民痛批“司法”正义不存。是什么让陈水扁急到自己打自己嘴巴的分上?据说事情是因检调人员约谈陈哲男的亲属,调查银行户头内有异常资金而起,陈水扁对此非常恼火,当着许多人的面断言说户头的资金流动是正常的。这可真是奇怪了,“总统府”调查陈哲男项目小组公布的调查结果不是已经说了陈哲男18次离台,6次未申报,两次请假程序未完成,另外4次未请假,陈水扁对陈哲男的事情难道完全不知情吗?检调人员现在查的是陈哲男,陈水扁又何必要跟着起急呢?这不是“不打自招”吗?难怪“在野立委”会认定陈水扁此举是“公开吃案”、“公开压案”,目的就是要打击检调人员士气,让调查无法继续,以免烧到自己。

看着“深喉”一再曝“猛料”,让“绿营”选情冷如冰,陈水扁也来了个“东施效颦”:曝“猛料”打蓝军。本周,陈水扁在他的助选卡车里翻出了当年台湾当局对塞内加尔实施“经援”的“外交秘辛”,用国民党执政时期“台湾给塞内加尔10年50亿元新台币金援,现在全泡汤了!”这一事实,攻击连战和国民党。此话没有吓倒连战,反而让闻听此言的“外交”官员个个听得口瞪目呆。谁都知道,台经援“邦交国”的金额从来都是“外交”最高机密,如果被披露,被批是“凯子外交”事小,引发各“邦交国”互相攀比、竞相加码,麻烦可就大了。所以,“外交”官员都被告知这个“外交”秘密“打死都不能承认”。谁能想到,为了打压蓝军,拉抬选情,陈水扁就这么轻易全给透露了。离年底选举投票还有20多天时间,扁手里还握有大量由情治部门提供的其它各类“秘辛”,谁又能预料他接下来还会曝出什么“猛料”?

除了“爆料”,陈水扁比“深喉”还多了一样本领———开“空头支票”。本周,陈水扁放出话来,将在年底县市长选举后,积极筹备召开“第二次经发会”,让台湾经济再次“起飞”。他大概忘了4年前的“第一次经发会”时他是怎么说的?结果呢?所有“共识”悉数“跳票”,台湾经济不但没有“起飞”,反而在泥潭里越陷越深。如今还想拿“二次经发会”来挽救选情,也未免太低估了选民的智慧。

本周,民进党的内斗又现“新戏码”。原本是“新潮流系”借着人多势众,猛揭高捷案,对陈水扁步步紧逼,大有取而代之的架式。没想到“新潮流系”大佬吴乃仁携部属去韩国济州岛赌博的“陈年旧账”偏偏在这个时候被人翻出,让陈水扁的“正义联机”找到了反击的“靶标”,火力全开,双方你来我往,互相扒粪,弄得民进党内臭气四溢。

那厢火未灭,这厢烟又起。本周,民进党中执会以违反公务员服务伦理准则规范和进用“泰劳”有诸多缺失、严重损及党誉为由,闪电开除“交通部政务次长”周礼良及前高雄市劳工局长方来进的党籍。由于周、方二人均是“行政院长”谢长廷的爱将,所以,此举被解读为有人要“谢‘院长’难堪”。与此同时,“绿委”中也响起了“打谢”声,有人公开要求谢长廷对在当高雄市长时高雄捷运公司所出现的高达140多亿元新台币问题资金负责。

这两件事似乎在验证着人们此前的一种猜测:在陈哲男不能作为高捷弊案的“停损点”的情况下,“正义联机”要保陈水扁,“新潮流系”则要顾及捂盖秃鹰案的“大局”,民进党内两大派系要合力维护“恐怖平衡”,再加上党主席苏贞昌也希望压倒谢长廷赢得“卡位战”,所以,他们很可能会达成一种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深喉”是谁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民进党内部靠互揭弊案建立起来的“恐怖平衡”究竟能维持多久?在这场血腥内斗中,谢长廷是为民进党“牺牲”,还是拉民进党“陪葬”?该发声时不发声的吕秀莲是“配角”还是“隐身的主角”?如果民进党不能赢得年底的选战,谁会在党内的“卡位战”中笑到最后?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伊拉克警方11月14日透露,当日,在巴格达中部“绿区”的一个检查站附近发生一起路边炸弹爆炸,造成3人死亡,死者据信是西方人。

据路透社报道,警方称,死者是美国人,但遇难者国籍还无法得到证实。另外,爆炸还造成两人受伤。这次爆炸发生在伊朗驻巴格达使馆附近,爆炸产生的巨响在几公里以外都能听得见。

警方称,这起路边炸弹袭击针对的是几辆多功能运动型车(SUV)。军方、警方和安全部队一般使用这种车辆运送当地、外国官员以及承包商。

“绿区”是巴格达市中心的高度戒备区,是外国使馆以及伊拉克政府部门所在地。在“绿区”入口设置的检查站屡屡成为武装分子袭击目标。这些检查站往往由数层水泥墙、沙包以及铁丝网联合铸成,坚固异常。(韩榕华)

新华网北京11月14日电(记者刘江)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14日在此间首次就英国《泰晤士报》大学排行榜一事对媒体做出正面回应。他表示,北大离世界最好的大学还有距离。

对于《泰晤士报》大学排行榜将北大排为亚洲第一、世界第十五的结果,许智宏称,每个排行榜都有自己的作用。获知结果后,这位似乎应感到“骄傲”的校长让学校低调处理。他说:“作为学校自己必须清楚自己真正是个什么位置,北大作为世界上最好的大学还有很大距离。”许智宏说,大学排行榜由来已久,让人爱又让人恨。过分关注不行,不关注也难。明白的校长并不会介意这件事。他坦言作为北大校长,其个人对此就并不太介意。

许智宏强调,对于中国的大批大学来说,要达到世界一流和先进水平还任重道远。他呼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除了大学自身的努力,也要全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希望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北大,包括其现实问题和困境。

最近,中国领导人开展了一系列耀眼的外交活动,日本政府在关注的同时,心里感到非常郁闷。

11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开始先后访问英国、德国和西班牙,并出席18日至19日在韩国釜山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接下来将在北京会见来访的美国总统布什。胡锦涛在上月末和本月初还先后访问了朝鲜和越南,外界评论认为,他的出访为本国经济发展和周边环境稳定打下了基础。11月,中国领导人还在北京会见了俄罗斯总理弗拉德科夫,双方一致表示将强化两国间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日本郁闷的原因不仅仅是竞争对手———中国展开了一系列耀眼的外交活动,更重要的原因是,在主要国家领导人参加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上,与中国领导人会晤的希望也陷于渺茫,这令日本感到十分不安。

在本次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上,中国将强化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外交关系,唯独将日本排除在外,使得日本非常担心这次会议将成为自己遭到外交孤立的舞台。本次釜山会议期间,胡锦涛将同包括韩国总统卢武铉在内的十余个国家的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谈。从中国及其领导人在国际社会中的威望来看,胡锦涛的外交活动无疑会受到世界各大媒体的关注,日本无法与胡锦涛举行首脑会谈,因此难免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

由于中日两国在日本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的尖锐对立,自2001年以来,中日首脑互访一直处于中断状态。在此期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等国际会议发挥了中日两国首脑会晤的替代功能。

在日本国会举行的质询会上,在野党议员要求小泉首相停止参拜靖国神社,恢复与中国的首脑互访,但小泉回答称尽管未进行首脑互访,首脑会晤却经常进行。

虽然小泉首相希望在国际会议中与中国领导人会晤,但由于他上月又强行参拜了靖国神社,中国早已在公开场合表示,很难回应日本提出的在本次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期间举行双边首脑会晤的提议。

在去年智利圣地亚哥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上,直到最后一刻中国才答应进行中日首脑会谈。本次尽管无法排除此种可能,但今年中国拒绝了日本外相的访华要求,说明中国认为中日首脑会谈时机不成熟的立场很坚定,因此日本的郁闷还会继续加深。▲(摘自11月8日联合通讯社电,原题:日本因被中国孤立而郁闷,作者李海永,赵明译)

一种被称为胡蜂的野生蜂,正如同幽灵一般盘桓在陕西秦巴山区,并不停地杀人。仅隶属该区域的安康一地,最近几个月就有6人成为其毒刺下的冤魂,与其相邻的汉中、商洛等地也陆续传来因其毙命的噩耗,而且伤亡的范围仍在不断蔓延。深秋初冬,与胡蜂的较量成为秦巴山区政府和人民最棘手的任务。

胡蜂从外表看上去并不觉得恐怖:它只有3厘米长,香烟般粗细,头部呈暗红色,身子灰黑,但它尾部的尖刺却是致命的,一旦刺入人的皮肤,将其体内的淡黄色液体注入,里面潜藏的神经毒素、溶血毒素、霉类等致命武器便可能令人在24小时内死亡。此外,胡蜂在当地还有一个土名——七牛蜂,因为7只这样的蜂曾将一头牛活活蜇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