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精灵 NEC轻盈纤细N916仅售1099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13:28:56

发布帖子的这些天,每天都有人或打他们的电话或加QQ,“一天20左右的人次吧”。这让小张还有些欣喜,“这说明分手代理还是有社会需求的,我们挺看好这个行业的前景。”小张静静地说。前些天,他还搜索了分手代理,“只发现上海有一两家,嘿嘿,这说明我们没什么竞争对手。”说这些的时候,小张和小田显得头头是道。

小张说,目前他们接了10对客户,都没有收费。“我们现在是尝试阶段,做代理商的哥哥告诉我,前期不收费,先看看市场有多大。”以后,时机成熟了,这对搭档还打算成立专门的网站和机构。

而小田说,他俩现在忙得很充实。“虽然每次代替别人说出分手的时候,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闷,也跟着对方伤心。但总的来说,我们的开心多于伤心。每次,看到自己又促成了一对恋人的分手时,我们也不骗你,我们还隐约有一种成就感……”对于未来,他们很憧憬。

分手代理自称十天就成功地劝说十对情侣分手,这些当事人也对他们表达了谢意;但很多市民和网友,包括代理者的家人都对此表示不理解,认为中国传统都是“劝合不劝离”;而专家对此评价不一。

上周末,小芸看到“分手代理”的帖子时,为之一动。她一直想了结一段长达4年的感情,却对两地分居的男友难以启齿,因为他们在一起没有闹过什么矛盾。找了小张和小田代理分手后,一天时间就轻松分手了。

小芸的男友是公司的高层,事业有成。4年前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挺开心的,经常抽空四处游玩,“但交往时间长了后,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他的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小芸说,就因为工作原因,她们大部分时间是分居两地的,感情渐渐变淡。男友在外地的时候,他们也通电话,也在QQ上聊,“但这样的通话,总是才说了两句客套话就无话可说了,两地的通话成了客套的问候”。小芸说,她感觉俩人越来越没感觉了,这段感情走到了尽头。

“但是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俩人之间从没闹过什么矛盾,他也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我实在没有勇气亲口对他说出‘分手’两个字”。于是,小芸找了“分手代理”。

小芸和“分手代理”的小伙子们聊了她的感情历程。末了,她把男友的联系方法告诉了小张,并告知他男友可能空闲,适合约见的时间。第二天,小芸的这段感情就结束了。“后来,男友打电话向我确定两人分手了。这段拖拉了好几年的感情终于结束了,我也轻松了”。

李先生和女友感情一直很好。但是,他的父母并不同意这段感情,而李先生也离不开自己的父母。在爱情和亲情之间,他决定放弃爱情了。

李先生说,他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现在的女友,那时,两个人就在一起了。“从大学到工作,两人的感情都很好,女友也很依赖我,我们在一起也很开心。”李先生曾告诉过女友,他的家人并不同意两人的交往,但女友坚定的认为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只要两个人相爱就行。“但是,我觉得以后我和她在一起的话,肯定会和家人闹得很不开心的。所以,我还是决定放弃爱情。可是,我真的不忍心看到女友伤心的样子”。

就这样,李先生选择了找“分手代理”。女友也终于面对了她们要分手的现实。“如果我亲自和她说的话,她肯定很伤心,她一伤心,我们就分不了了”。李先生认为他选择分手代理,是了结这段感情最好的方法。

记者:两个人的感情,您怎么不亲自向他说分手,而选择去找一个陌生人说呢?

小芸:这段感情拖拉太久了,我不想再牵扯进去了。当他看到我都找了陌生的第三方去和他谈了,我想他也应该明白我们是到了非分不可的地步了。如果我亲自说的话,他可能还会争取,会认为还有回旋的余地。

记者:您和您的男朋友肯定有共同的朋友,为什么不考虑让共同的朋友去说呢?

小芸:我觉得那样,会让朋友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毕竟这是我们俩之间的事,不好让朋友卷入我们的感情中。感情的事,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假如,一对要分开的情侣选择让他们的朋友去说分手,而有一天这对情侣又复合了的话,那不是让朋友更尴尬?而陌生人说完了后,就完了,因为他们不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

小芸:他后来打电话向我确定分手的时候,他说,一开始他是有怀疑的。但我和小张他们沟通的时候,我说过我们之间的一些故事,他俩都说出来了,他也就相信了。

小芸他说感觉挺意外的。他没想到我会去请陌生的第三方来说出分手。他还是希望我亲自说的,但正因为我请了第三方,他感觉到了两人到了必分不可的地步了。这样了结自己一直分不了的感情,我感觉到了轻松。

小芸分手了,李先生也分手了,他们都选择了分手代理的方式。“假如您想分手了,你会找陌生人说吗?”昨日,在羊城的街头,记者随机采访了20多位年轻人,绝大多数人选择自己说出口,即使是难以启齿的话。只有约两成的人表示可以试试代理方式。

在某电视节目公司工作的孔小姐和男友恋爱三年了,这之间,两人分手过一次。“那次,是我提出来的,我感觉到两人分居两地长久下去不是办法,就提了。”分手的时候,她没有想过要朋友去说,也没有想过要陌生人去说。她说,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如果我让一个不认识的人去和对方说,我觉得那是对对方的一种不尊重,是一种逃避责任的表现。假如我要分手了,无论原因多么难以启齿,我都会自己说。如果当面说不出来,可以发短信,或者在QQ上说,再或者发邮件、甚至写信,总之,我都会自己说出来”。而市民胡先生也是持类似看法,他说,两个人的感情没必要让第三方知道,“而且就算你找了第三方,到时候没成功呢?那还不是要自己面对?”在记者的随机调查中,选择自己说出来的占到八成。不过他们都表示,“不选择这样分手,但尊重这种方式的存在”。

与此同时,有约两成的人在当自己难以启齿时,表示可能选择让自己的朋友或找“分手代理”帮忙。家住天河区棠下村的李先生表示,他最近正想了结一段感情,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但又不想麻烦朋友。他从记者这里得知有分手代理时,表示可以去试试。他说,找“分手代理”分手,也是一种分手的方式。“既然其他方式他都行不通,这种方式还是可以试试的。”

昨天看了部韩国电影《悲伤的故事》,和我寝室同学的商讨后我们也打算做个分手代理~~具体的可以在QQ上说,本人QQ5467附我们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的差异收取5元~20元的手续费~~

“分手代理啊?我还没听过呢。”当记者把广州出现分手代理告知中大哲学系伦理道德专家章海山教授时,他大吃了一惊。

章海山教授说,自古以来,中国的传统都是“劝和不劝离”,如今传统观念逐步在淡化,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劝离”的行业,这很正常,两个人勉强在一起,不一定幸福的,所以劝离未必就是坏事。“‘劝离’的行业产生了,并不代表越来越多的人会去分手。而是,有人先想分手了,他们才可能选择自己去说,或选择找朋友说或找分手代理去说。是先有人需求了,才产生这个行业的。所以,现代社会,我们应宽容这个行业的存在。”

不过,章海山教授建议,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最好还是自己说出来,自行解决。

上海市著名心理咨询师,应用心理学副教授王裕如在得知这一现象后指出,其中存在着一个悖论。从避免提出分手者的角度来说,避免了传达的难堪;但是对另一方,即被传达分手消息这方的角度来说,则比从恋人口中得知分手的消息伤害更大更深。“原来八分伤害,现在可能九分半。”

王教授认为,处理感情问题不应当适应商业化趋势。即使是分手,也应该亲口做一个交待,而不是由毫不相干的人传递这样残酷的事实,况且这样做效果并不会好。“两个人之间毕竟曾有爱情,提出的一方还能以诚感人,对另一方伤害不是很深。如果初衷是不想伤害对方,结果反而会让对方更受伤,并且让对方发现你的懦弱,更加生气。”

不过王教授同时也表示,如果代理人是经过心理咨询培训的专业人士,那就可能起到舒缓情绪的作用。“如果不是专业人士,我觉得不够人文了。”

看到“分手代理”,我第一个反应是:世间那么多无药可救的感情终于找到了安乐死的中介,好——但实际不是那么回事。

首先,代理人的身份就让我觉得心里没底。照理说,“分手代理”至少算个心理咨询行当吧。心理咨询人员的入门标准之一,应该是心理学、教育学或医学本科毕业。然而在这条新闻中,代理发起人,18岁的小张只是个在校技校生——Ok,“英雄莫问出处”。但当记者要采访他的时候,他却说,自己一个小毛孩没接受过采访,要先听听哥哥和父母的意见。这就让人担心了。

这不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问题——首先这小孩日后的心理健康就让人忧虑。有不少心理学家将心理咨询列入“高危”行业,因为他们经常要接收情感垃圾,所以自杀率比常人要高:大S前心理医生烧炭自杀、北大心理系一男生坠楼身亡、情感热线主持人跳楼……这些都不是特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很多咨询机构都开设了为心理医生专设的咨询室,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心理咨询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试问,如果没有独立的人格、丰富的生活经验以及专业的知识作后盾,这两位小青年如何应付日积月累的负面情绪呢?他们如何为分手以及未来一系列的后续问题指明道路呢?土法上马,难免让人疑窦重重。

从文中可以看出,两位代理对这一“行业”的经营前景还是很乐观的。倘若如此,他们又认真地经营下去,抢饭碗的人自然会多起来,到时怎么拉生意呢?媒婆可以上门说“找一个吧”,分手代理难道要说“离一个吧,专业人士指导,全天候贴身服务,保证平靓正,不离不收钱”?如果是这样,那真是一个天生就没安好心的行业。

分手,有时是一时冲动,有时是误会未解,有时却是因为受到外界的压力,旁人越说就越坏事。在娱乐圈里,有多少情侣就这么在粉丝和狗仔队的昭昭之口干扰下分了,冷静下来,才叹一句“本不至于这样”。都说男女关系就像穿鞋,舒不舒服,只有当事人最清楚。没专业知识的人就甭来搅局了。

这么说,难免又有人说我古板,在幼苗上策马,扼杀新生事物。其实我很佩服充满创意的新一代,他们激情无限,什么都敢尝试,眼中没有所谓的“规则”——然而,感情却是有规律的。分手这么隐私的事,硬生生地由第三方来代理,在我眼里,比直接了当地说“分手”更加残忍。

就算这样,我也不反对他们去试着“代理”。说不定,这就是一伟大的发明。但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去做白老鼠。周公子

上海第一个推出分手代理业务的是小健,今年24岁,老家在江西景德镇。18岁那年通过自考进入山东某大学修读市场营销专业,2003年来到上海后一直从事房地产销售工作,去年辞职。现无业在家的他,于今年2月底创办了上海第一家分手代理公司。

目前为止,已经向小健咨询的人有二十几个。随着业务的增多,小健还担心,自己的身份和目的遭到怀疑,甚至可能会被人怀疑为第三者。“暴力行为不一定会出现,但是难免恶言相向,我曾经遇到过不讲理的男生。”分手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出现第三者是最多的,还有性格不合、家长不同意等。但小健只做了三笔生意,被他拒绝的倒有十几个。“我并不是见钱眼开的人,良心上过不去一定不会接受。”

前不久,小健从网上发现,远在广东有一个跟他一样志同道合的朋友,虽然素未谋面,但却都因为受到《悲伤电影》的启发而创办了分手代理公司。“我们彼此感觉相当投缘,因此准备联手建立一个网站,继续推广这项业务。”小健坦言,目前大家还不是很能接受这样的分手方式,希望经过一段时间后,随着网站的推广,人们能意识到,这种方式能帮助他们解决自己的困难。

广州方面的小张表示,上海的小建确实提出想跟他们联手,但小张和小田没有回复小建,他们还在考虑这件事。(信息时报)

本报讯哈市平房区11岁女孩小丽(化名)因在外玩得太晚不敢回家,于是来到同学小华(化名)家借宿,不料小华当晚与母亲外出,家中只有继父佟某一人在家。犯罪嫌疑人佟某让小丽留宿了,却心怀邪念播放淫秽录像引诱小丽,进而将年仅11岁的小丽奸淫。两年后,小丽将曾经被侮辱的事情告诉给家人。近日,哈市平房区法院以强奸罪判处佟某有期徒刑7年。

2005年10月26日,小丽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平房公安分局报案称,自己曾于2003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去同学家借宿却遭到同学父亲的奸淫。据报案人小丽回忆:“2003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因为玩得太晚,不敢回家,我想在同学小华家住。当时小华不在家,就她爸爸一个人在家,她爸说小华一会儿就回来,让我躺床上等她。他让我看电视,并开始给我放黄碟,后来他也进我被窝里来了……第二天早上他警告我,不要对任何人说昨晚的事。”

小丽哭诉,她当年只有11岁,什么都不懂。渐渐长大后,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并于2005年10月26日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父母。

2005年11月9日,犯罪嫌疑人佟某被抓获,据佟某交代,2003年秋天的一个晚上,他将到家里来借宿的小丽留宿,并对其实施了奸淫。佟某交代,第二天早上,他觉得小丽和女儿一般大,而自己和小丽的父母也认识,对她做这样的事很丢人。

近日,平房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佟某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强奸罪,判处佟某有期徒刑7年。(本报记者孙娜)

信报讯(记者甄世宇)日均总资产不足1万元的招行一卡通和存折账户如果不符合招行的减免条件,将从今天起被按月收取1元人民币的账户管理费。收费大限到来前,招行的睡眠卡以每天几百张的速度减少,最多时一日有上千人销卡。

虽然招行并不是第一家在北京开收账户管理费的中资银行,但是招行的起收门槛是目前最高的。招行采取了“三刀切”的做法,对日均总资产不足1万元的普通一卡通和存折按月收取账户管理费1元人民币;对日均总资产不足5万元的一卡通金卡按月收取账户管理费10元人民币;对日均总资产不足50万元的金葵花卡按月收取账户管理费30元人民币。

招行规定的四大类可获得减免的账户,包括:企业年金账户和用于代发工资、奖金、公积金等或用于代扣保险费、学费,且在统计当月(期)有交易发生的一卡通和一卡通金卡免费;用于缴纳手机和固定电话话费,且在统计当月有交易发生额的一卡通免费;正在归还招行个人贷款(含住房按揭贷款、汽车消费贷款、综合消费贷款、个人质押贷款)的一卡通、一卡通金卡和金葵花卡免费;开通了招行信用卡自动还款功能且信用卡状态正常的一卡通免费。

今天起,对于不符合减免条件的账户,招行将于每月5日扣收前一个月的账户管理费。连续两年未能成功扣收账户管理费,且余额为零的一卡通或存折,招行将从第三年(含)起进行系统自动销户处理。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记者潘勤)昨日,东西湖集贸市场一经营户对记者说,市场里有个小贩,杀狗手段十分残忍,每次都用开水将狗活活烫死,看了很难受。

昨日上午,记者在该集贸市场干货区一个门档里发现了这个卖狗的摊位,几个铁笼里还装着10多只小狗。小摊老板说,这些狗每只售价40元-50元,“包杀”。记者看到,一男子挑好一只小狗,老板将狗塞进一只大铁桶内,倒入开水,再把桶盖上。等一会儿,再把死狗拿出来剥皮肢解。

路人大多不忍观看,匆匆离去。一些人上前指责摊主,杀狗不应如此残忍。

3月31日,一辆金龙客车在大道上七拐八拐,结果和一位骑摩托车大爷相撞。十余名不依不饶的车上乘客,满嘴酒气地追进大爷所在的水岸隔邻小区,暴打毫无还手之力的大爷。乘客的野蛮行径最终引起过往群众的强烈愤慨,不少市民筑成人墙将大巴拦下,更有市民掏出电话向警方报案。接报后,四川新闻网记者火速赶到瑞联路的事发现场。

当四川新闻网记者赶到现场时,整个街道都已被围观群众完全堵死。一位热心市民赶紧将记者领到大巴前端,指着躺在地上呻吟的大爷告诉记者,“他就是刚才被车上十几个人暴打的大爷!那帮人简直仗势欺人,明明当时大爷已推起摩托车走进小区了,可是大巴司机仍然强行掉头追赶大爷。后来干脆把车堵在水岸隔邻小区大门口,然后从车上冲下来十几个男男女女,围住本已受伤的大爷就是一顿拳脚。边打他们嘴里还边骂骂咧咧地说着不文明的言词。其中有两个女的使劲敲打大爷头部,要不是大爷有头盔保护,说不定会被打成什么样子呢……”

记者靠近后,看到老大爷年约六十来岁,鼻孔处仍有尚未擦干净的血迹。大爷额头和面颊明显红肿,整个人神情恍惚的样子。记者试图扶起大爷但遭到拒绝,同时大爷也拒绝医疗人员的救助,只是固执地坐在大巴车前不肯离开。

据另一位围观的女士介绍说,大巴车上的人在痛打了大爷之后,一度企图开车扬长而去。然而,这些人的暴行早已激怒了周围的普通群众。每位看到事发那一幕的市民都自觉走上前围成人墙,阻止大巴车离开现场。更有市民找来灭火器卡住车轮,而被暴打的大爷也艰难地挣扎至大巴车前坐下。

“这些人下车打人时浑身的酒气。当时我们看见大巴车开得歪歪斜斜,而且车尾有明显被撞痕迹,可以肯定是刚才撞的。这个大巴是川0牌号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值得注意。作为普通市民,我们强烈要求警方调查事实真相,严惩打人败类!”围观群众情绪激动,甚至有些市民准备强冲上大巴车理论。

与此同时,大巴车上的司机和乘客把自己关在车内,个个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甚至对车外正在发生的事情似乎有些麻木。记者试图采访对方,但是当即遭到冷漠拒绝。

在巡警大力劝导和疏散下,围观群众情绪逐渐趋于平静并慢慢散去。由于本次事件需要交警协助调查,最后警方将当事人双方带往金沙派出所备案。(本网实习记者张舒)

昨(30)日下午,邛崃市看守所。“警官,你好!”给民警打招呼的少年是一名杀人犯,个子矮小。邛崃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张峰说,“这是我从警23年以来所抓获的最小一名杀人犯,实在让人惋惜!”提起刚破获的一起杀人案,张峰连连叹气,“太可惜了,一个好苗苗被毁了!”

2月15日下午1时,张峰办公桌上电话响了。邛崃市110转警,“天台乡纪红村3组有一寡妇被杀死在家里。”张峰等人开车前往距离城区50公里的案发现场。死者杨某是一名寡妇,尸体平躺屋内,下身赤裸。经现场勘查推断,这是一起典型的强奸杀人案。

据死者的儿子说,他母亲常把卧室门的钥匙放在厨房一张桌子上的报纸下面,只有母子二人知晓。奇怪的是,民警用钥匙打开卧室,玻璃窗完好无损,但衣柜被撬,盗走现金5400元和一张7万元的存折。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