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单身说再见 11款酷手机陪你过单身节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9:31:23

三位“的哥”都一再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嫖娼,并一致认定王道寨派出所勾结卖淫女“设套”骗钱。他们说,从王道寨派出所开车到案发地要20来分钟,派出所为何每次“出警都如此神速”,自己进屋才几分钟就冲进来抓人了。董师傅说:“三名男子用车把我拉往派出所时,都兴高采烈,还直吹口哨。”

7月19日,南宫市公安局接到魏世晓和董永超对王道寨派出所的投诉,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并于28日作出了调查结论。结论称:不存在民警与卖淫女“设套”的问题。在魏世晓一案中,是南宫一市民“发现一外地出租车拉着一名年轻女子进了鑫春超市东侧胡同内的一处房子,有卖淫嫖娼的嫌疑”,所以向王道寨派出所治安员杜清华举报,杜清华向所长邹长普汇报后,和另外三名治安员一块前往事发地抓人。

董永超一案发生在南宫市南关邢德路桥头北侧一保洁店内。调查结论称,当时王道寨派出所杜清华等三名治安员正开着警车路过,一名陌生的骑摩托车男子拦住警车报案说,保洁店内“进去一男一女可能是嫖娼的,你们去看看吧”。杜清华等三人经所长邹长普同意后,进屋抓人。记者在王道寨派出所看到,该所“报警案件登记簿”没有上述两起案件的报警记录。邹长普称,这是“我们工作中的失误”。

记者8月2日下午前往两个案发地,了解到两个屋子均为出租房。鑫春购物中心旁的屋子租出日期是6月22日,邢德路旁的保洁店6月21日被租,房主为一崔姓女士,她对记者说:“一个多月前,一个名叫赵永宏的民警带着几名年轻女子前来租房,当时他穿着灰制服,我认识他,所以没有多问就租给她们了。”记者从南宫市公安局了解到,赵永宏是南杜派出所“非正式编制的地方民警”,靠县财政发工资。

南宫市公安局副局长郭奎武介绍,接到魏、董投诉后,7月20日凌晨1时许,市公安干警对两处出租房进行了突击清查,结果“人去房空,没查出任何线索”,但还是“一举端掉那两个卖淫窝点”。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魏世晓案和董永超案的案发现场根本不属于王道寨派出所管辖。对此,邹长普和南宫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都承认,两案属于“严重违规的跨区域办案”。

南宫市公安局的调查结论称,没发现王道寨派出所审问董、柳二人过程中有刑讯逼供行为,其中魏世晓“态度较好并供认了嫖娼行为”。记者采访时,王道寨派出所所长邹长普也表示:“绝对不存在屈打成招的情况。”他说自己和几名治安员共同参与了对魏、董两人的审讯,并承认审讯笔录是他一个人签字的,违反了笔录必须有两名民警签字的规定。

南宫市公安局局长郑海林说:“现在还不好说王道寨派出所几名治安员有没有刑讯逼供行为,他们不承认有,但不承认不等于没有。”

三名受审“的哥”的说法则与公安局的调查结论完全相反:他们在王道寨派出所确实遭到工作人员殴打。董永超因不愿承认嫖娼被打得最惨,他说:“从7月13日下午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五六名男子轮番审讯我,他们狠狠地扇我耳光,打我脑袋,对我连踢带踹,把我嘴打出血,耳朵后边也打破了。”他向记者出示了沾着点点血迹的衣裤以及右耳后的一处伤痕。柳艳广说:“他们只打我身后,要么用警棍猛打,要么用脚狠踹,我痛得嗷嗷直叫。”

至于“嫖娼”证据,南宫市公安局在调查结论中举出的是“现场女子衣衫不整,司机正在提裤子”以及魏、董在派出所的口供。而魏世晓提出对“嫖娼”现场查获的证物进行鉴定,南宫市公安局称“证物未保留”。记者采访时,公安局负责人则表示:现在“小姐”找不到,这几个案子谁也不好说了。

魏、柳二人反映,派出所曾要求他们将罚款打到一个叫“杜庆再”的个人账户上。对此,王道寨派出所所长邹长普解释,当时是因为下午快下班了,怕拖的时间长了处罚执行不了。他说,杜庆再是该派出所治安员杜清华的别名。

按相关规定,对魏、柳两案的处罚裁决前,应请示上级领导,邹长普说当时给主管副局长打电话了,但都没打通。

南宫市公安局认为,王道寨派出所对“的哥嫖娼”案的查处“存在着违反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治安员违规参与办案和对出租房屋管理不到位的问题”,对此作出决定:王道寨派出所所长停职检查,所有涉案治安员一律辞退。

在公安局作出调查结论的当天,还退还了“的哥”魏世晓和柳艳广所交的全部罚金,退款理由是“派出所办案违反程序”。此前,董永超的200元“押金”已退回。

由于7月19日向南宫市公安局投诉的只有魏、董两名“的哥”,市公安局的调查结论只字未提柳艳广案。采访时,记者问南宫市公安局督察队队长张洪鹏:“除了魏、董两案,还有没有其他类似案件?”张洪鹏语气坚决地说:“绝对没有了!”

记者问:“那为什么退给柳艳广4600元钱?”张洪鹏尴尬地说:的确是有柳艳广案,那4600元钱是经我手退给他的。而王道寨派出所所长邹永普说:“我已记不清是否有柳艳广一案了。”

本报讯(记者刘延春徐文阁实习生吴铠峰)深圳城中村“握手楼”一男子习惯在家裸体,使得对面两名女性感到“性骚扰”。昨日,“忍无可忍”的邻居代表刘先生报料本报。

刘先生居住在上沙东村某出租楼8楼,据他介绍,对面那个“暴露狂”邻居喜欢裸躺在沙发上睡觉有时还走出客厅到阳台站一下。刘先生的爱人赖女士说,她最初发现对面“裸体”是在一个月前。当时晚上,她正在阳台洗衣服,一抬头,突然发现正对面的厨房里,一男子正裸体炒菜。男子看到她后,“一点反应也没有”,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以后几乎天天如此裸体!”

据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金律师说,尽管那名裸男是在自己家中,但其“异常行为”破坏了“相邻关系”,刘先生和其室友可依据《民法通则》等有关规定给予诉讼。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姜远海实习生龚月报道:有这么一类人,他们在法律上已经离婚了,但仍然住在一套房子里,有的还在一起过着“夫妻”生活。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离婚不离家呢?记者就此在武汉市一些社区进行了专题调查。

晓雯和云峰是江汉区唐家墩街居民,他们是大学同学。1992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晓雯分在了武汉,而深圳的一家知名公司向云峰抛出绣球。为了能和晓雯在一起,云峰放弃到深圳的发展机会,在武汉自己创业。

云峰经过多年的打拼,创立了一个公司。空闲的时候,晓雯和云峰经常驾车到处旅游,两人非常恩爱。

由于是自己的公司,加上公司在武汉光谷,有时候加班晚了,云峰就在公司里休息,晓雯对云峰也没有丝毫怀疑。

晶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并且对自己的工作很有悟性,很快就成了云峰的左膀右臂。1999年冬天,云峰和晶在陪外地客户消夜的时候,多喝了几杯,晶便在公司里照顾了云峰一夜。云峰醒来之后,对晶非常感激。不久,云峰再一次陪客户喝醉了,晶在公司里照顾云峰的时候,两人终于越了界。

此后,两人白天是老板和雇员的关系,而晚上则成了如胶似漆的情侣。云峰回家更少了。

2000年春天,云峰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一天晚上,晓雯决定到公司看望一下老公。她打车来到老公的公司,发现大门紧锁,办公区漆黑一片。无论晓雯怎么喊,里面就是没有云峰的声音。

晓雯掏出手机,拨通了云峰的电话,问他在哪里?云峰说自己正在办公室加班。“我正在你的办公室门口。”云峰一听赶紧开车过来。晓雯发现他神色慌张,说话也支支吾吾。事后,晓雯通过调查,发现了云峰同晶的私情。

“离婚吧!”晓雯拿出了协议书。没有商量余地,两人一起很快在一个下午办了离婚证,住房判给了晓雯。云峰送晓雯回家,并跟晓雯一起进了家门。

云峰进屋后坐在沙发上就不动了。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说:“我们举行一个告别仪式吧。”随后走进厨房,开始做饭。吃饭的时候,一向不喝酒的晓雯喝了几杯红酒后就醉了。云峰当天晚上也没有离开,并说“我没有房子,你不能让我露宿街头吧。”“我已经同晶分手了,我已经改正了。”

晓雯心软,没有强行赶云峰离家。不久,晓雯发现自己怀孕了。在云峰的哀求下,晓雯将孩子生了下来。晓雯以为云峰回心转意想同自己复婚了,但是云峰一直把复婚的时间往后推。

2002年夏天,晓雯发现云峰将他自己的东西都搬了出去,事后晓雯了解到是晶回来了,云峰已经同晶拿了结婚证。

在后来的日子里,晓雯想重新寻找爱情,但是云峰却常以看孩子为名,过来同居。晓雯非常无奈地告诉记者:“没有想到的是,离婚后我竟然成了二奶。有婚姻关系的时候没有孩子,到后来竟然非婚生子。”

张名原是某国有大型企业的技术骨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他辞职下海,购买了一辆中巴车,开始在武汉市区跑客运。

中巴车很快为他积累了原始资本,不久,张名开了一家贸易公司。通过苦心经营,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张名已经成为百万富翁,全家人也搬进了购买的别墅里,过起了富人的生活。

张名喜欢结交朋友,对于朋友从不设防。1993年,他发现一个朋友给他的烟特别有味,于是总找这个朋友讨要这种香烟,这个朋友总是有求必应。过了不久,张名发现自己一离开那种烟就会没精打采流鼻涕。

当张名发现自己吸食的原来是毒品时,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他再也无心经营自己的公司,整天和一帮朋友混在一起“吞云吐雾”,每个晚上出去至少要挥霍掉四五千元。最后,百万家产被他吸食一空,别墅也卖掉了,人瘦得皮包骨头。他和妻子不得不搬回单位分的房子里。

在张名陷入吸毒泥潭的时候,妻子陈实采取了很多措施,都无法让张名主动戒毒。陈实担心张名再将单位分的老房子卖掉,便想通过离婚来给张名一点颜色看看。

虽然离婚了,但陈实想到自己曾经深深爱着的丈夫将没有人管了,到时候不是死路一条了吗?自己离开了他,谁还会关心他的生活呢?再说,如果张名真的离开了自己,离开了这个家,一定会给正在读书的女儿造成不利的影响。陈实和张名约定:双方都不离开家庭,还像“夫妻”一样的生活,但是不再行夫妻之实。

妻子“离开”了自己,张名懵了,在清醒的时候,他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也开始了与毒品的斗争。1997年,张名被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在戒毒所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陈实带着女儿多次看望张名,并不断地鼓励张名认真戒毒。

经过两个多月痛苦的历练和反思,张名痛下决心:“今后决不再沾染毒品!”张名从戒毒所出来后,陈实动员各方面力量,为他筑起了一道戒毒墙,断绝了他和以前那群毒友的往来。在陈实的努力下,张名当上了社区安保队员。

此后,陈实在附近一边打工,一边细心观察张名的变化。一年过去了,张名没有复吸;两年过去了,张名也挺了过来;一晃已经8年了,张名再也没有沾染毒品,并协助警方抓获十几名吸毒者,还在2003年抓获一个流窜杀人犯而被评为当年武汉市“先进安保队员”。女儿也考上了武汉某高校。

陈实放心了。张名多次想同陈实复婚,陈实怀着复杂的心情拒绝了。今年初,已经47岁的陈实,在一家家政公司的组织下,离开了家,到深圳打工去了。

为满足个人欲望,一男子长期“蹲点”在学校对面的小巷内,频频将“咸猪手”伸向路过的女师生,导致全校数百名女师生闻之色变、人心惶惶。在溧水警方严密布控下,“袭胸色狼”落网,可就在案件审查进展一切顺利之时,色狼之妻突称他患有精神病。

日子无味寻找刺激据法庭调查,刘军曾经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第一个妻子是父母包办的,婚前他就不满意,婚后性格更是合不来,于是主动提出离婚。离婚后,经人介绍认识了现任妻子王芳。婚后,刘军对妻子体贴照顾,感情融洽,不久王芳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家中更添了一份喜悦。

也许是日子太过于平淡,刘军决定找点刺激。镇上有一所中学就在他家附近,正值豆寇年华的女生经常会三三两两地从他家门前走过,一种无法遏制的欲望促使他向天真烂漫的女学生伸出了黑手。

袭胸色狼惊现小巷2003年上半年的一天清晨,刘军骑车来到学校对面小巷内碰运气,看到两名女生一前一后从巷子那头走来,在与前面一个女生擦肩而过时,他飞快地在那女生胸部摸了一把,然后又用同样的方法抓摸了后面一个女生的胸部,两名女生惊慌失措,她们反应过来时,刘军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两名胆小的女生只好又羞又怕地去上课了。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验,刘军尝到了甜头,越发肆无忌惮。2005年4月7日清晨6点多钟,初三女生薇薇像往常一样准备穿过巷子去上学,刚进巷子,就发现一男子坐在自行车上喝水,此人正是刘军。薇薇还没反应过来,刘军就伸出右手在薇薇的胸部用力挤摸,薇薇吓得用手打掉刘军的手,跑出了巷子。

审查中突现意外事发后,薇薇向班主任说了此事,班主任立即带她向警方报案。溧水警方接报后,立即组织警力抓捕涉嫌强制猥亵妇女的犯罪嫌疑人,并很快将刘军抓获。

审查中,刘军交待了多次猥亵女性的经过,受害人除了女学生,还有女教师。就在案件进展顺利时,刘军家人突然反映说,刘军在2005年春节前从脚手架上跌下,头部受伤,精神不正常。

为明确作案时刘军有无精神疾病和刑事责任能力,溧水县公安局提请南京市脑科医院精神科对刘军进行鉴定。精神正常接受判决2005年5月26日,南京脑科医院出具了一份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认定刘军作案时无精神病,有刑事责任能力。7月22日,溧水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法院经审理查明,刘军在2003年上半年至2005年4月7日期间,先后9次前往溧水县某镇某中学附近小巷内,1次到该镇某村口高速公路的桥洞内,强行抓摸从此路过的中学女学生、女教师共计11人的胸部等部位,其行为已经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鉴于刘军长时间多次作案,主观恶性较深,社会影响恶劣,可酌情从重处罚,考虑到刘军无前科、劣迹,认罪较好,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文中人物系化名)

本报讯(实习记者钟臻记者于洋)前日深夜,一狂徒身绑炸药闯入巴南一民宅,叫嚣该户人家如果不把他的前女友晓倩交出来就引爆炸药。晓倩的哥哥奋起反抗,狂徒被当场砍倒在地。随后而至的民警发现,该男子居然是三个月前在该户人家实施过一次爆炸并受到警方缉拿的网上逃犯。

记者在现场看到,4枚土制炸弹被民警用放在院坝角落处,一民警站在炸弹前警戒。主卧室地面上血迹斑斑,血迹从卧室的床前一直延伸到楼梯处,卧室门的门锁已经脱落。一只带有血迹的运动鞋则飞到了楼前一间瓦房子的房顶上。

晓倩的母亲陈客碧(音)说,事发时她正准备下楼洗澡,一身绑炸药的男子突然走了上来,拿着炸药引线威胁道:“不要喊,要不炸死你”。而此时,陈的儿媳刘君英正在2楼准备晚饭,绑炸药的男子看见刘君英后,一下子就把陈客碧推进了刘所在的房间。随即关门并将门抵死。直到这时,陈客碧才发现,这名突然闯入的男子竟是女儿晓倩的前任男友刘小红。

刘小红将门关后,便命令陈客碧给女儿晓倩打电话马上把女儿喊回来。并警告陈不要报警:“只要看见有警车来,我就点火。”

由于不知道女儿晓倩的电话,陈客碧拨通了儿子冯勇(刘君英的丈夫)的电话。冯母在电话里悄悄告诉儿子,说以前和晓倩耍过的那个男的又来闹事了。并叫儿子快回来。

8分钟后,冯勇悄悄回到了家。事后冯勇回忆说,他从窗户里看清情况后,便大声叫刘小红开门,并不停地踢门。刘也在门内叫嚣:“你再踢门,我们大家一起死!”并做出要点引线的动作。

陈客碧看到他要点引线,猛一伸手打飞了火机,并死死把住刘持手机的手不不放。这时,儿媳刘君英过来按住了刘小红另一支手。

此时冯勇一脚将门踢开,与刘扭打在一起,并拿起身后一把水果刀,对着刘小红一阵乱刺。刘小红被刺后,点了一个炸药扔在院子里(事后证实未点着)便夺门而出,冯勇等人也追了出去。

巴南区土桥派出所的民警在接到当地居民报警后火速赶到了现场,并在距冯家300米远的菜地里,抓住了被刀砍得奄奄一息的刘某。民警这时才发现,此人三个月前在冯家搞过一次爆炸,市公安局正四处追捕。民警立即通知120将刘小红送到医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