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虐囚女兵自述堕落历程 称自己奉命虐囚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02:16

小琴神情忧郁地坐在床上一声不吭,好半天,她才吞吞吐吐地说起来。“2004年9月份,我到那个姓张的叔叔家借自行车骑,他拿着几块钱说,‘你跟我玩,钱就送给你’。我以为他真给我钱,就高兴地接了过来。我刚拿上钱,他儿子不知道从哪儿出来把门反锁上了,我想跑但被他们拉了回来……我哭喊着要回家,但他们脱了我的衣服……”说完,小琴小声啜泣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小琴继续说:“过了一个月,我妈让我到姓冯的叔叔家借三轮车,他拿着一个旧手机说送给我……我从来没用过手机,所以很想要。可他说,‘跟我玩就把手机送给你’。后来,他把我拉到了屋里……可我要走时,他又给了我50块钱把手机换走了。”之后,任凭表姐怎么开导,小琴再也没说话。

小琴的表姐非常激动,“张家爷俩老的都快70岁了,小的也40多岁,他们竟然对一个小女孩下手?小琴今年才15岁,以后她怎么去见人,以后他父母还有脸在这里生活吗?”小琴的母亲唉声叹气:“出了这种事,我都不敢出门,一出门邻居看我的眼神都不对。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们可把我们一家给害惨了!”

被诱奸之后,小琴由于害怕加上本身有些弱智,没有向家人诉说自己所遭受的暴力事实,而老实、软弱的父母也并未察觉小琴有何异常。

一个多月后,小琴便出现了呕吐等妊娠反应,她还以为自己患了感冒,便服用了一些感冒药。后来,小琴的肚子开始略微隆起,粗心的父亲竟然对别人说,我女儿最近怎么吃胖了?直到2005年2月底,小琴的肚子已非常明显了,他们这才感觉到女儿可能出了什么事。于是,赶紧到医院做了检查,这时小琴已怀有6个月的身孕。

虽然知道自己的女儿被人强奸,但小琴的父母也不敢对张某和冯某表示自己的不满。他们懦弱的举动让张某和冯某更加有恃无恐,得知小琴的父亲到刑警队报了案后,冯某竟然威胁小琴,“你再到处乱说,我杀了你们全家。”

小琴的父母知道女儿怀孕后,到市公安局西固分局刑事警察大队二中队报了案,希望讨个公道,还女儿清白。民警立刻对此事展开调查。

昨日,记者来到了西固公安分局刑事警察大队二中队。据该队负责人介绍,接到报案后,民警立即传讯了受害人小琴。据小琴陈述,张家父子与冯某3人先后与其发生过性行为,但发生了多少次,小琴已记不清楚。同时,小琴称,与这3名男子发生性行为后,她也拿到了数额不等的现金。随后,涉嫌诱奸小琴的张家父子及冯某也被传讯到该队进行审问,3人承认了与小琴多次发生性行为的事实,但都否认是强奸行为。

该队负责人告诉记者,小琴的父母说,小琴的智力有些问题。为此,办案人员专门带领小琴到我省权威鉴定机构兰大一院作了智障鉴定,结果显示小琴防卫能力滞迟。

结果出来后,西固公安分局法制科、刑警大队、刑警二中队领导及办案人员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此案。经多次分析,最终决定不予立案。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与未满14周岁的幼女及患有精神病患者或痴呆者(程度严重的)的妇女发生性行为的都可认定为强奸罪,但小琴已年满15周岁,且仅为防卫能力滞迟,并非严重智力残疾,小琴还在发生性行为后收受了钱财。基于以上事实,办案民警无法认定张家父子和冯某强奸的事实成立。更让办案民警为难的是,小琴与3名男子都发生了性关系,究竟是谁让小琴怀了孕?3名涉嫌诱奸小琴的男子都矢口否认,而做DNA鉴定又需要不少费用,小琴的父母又拿不出这笔钱,调查只好到此中断。在向受害人送达不予立案决定书时,他们建议受害人通过到法院起诉或其他法律途径索要民事赔偿。作者:晚报记者侯守位高宏梅

在居民楼的二楼开一家妇科诊所,厨房当成诊室,卧室改成处置室,这就是一家专门修复处女膜的妇科诊所的陈设。3月17日,记者以一位即将结婚的新娘身份对这家妇科诊所进行了暗访。

17日10时许,记者来到平治街上一栋居民楼外,一楼挂着“南关区西医妇科诊所”的牌匾。走进位于二楼的诊所,一位身材略胖的中年妇女开了门,进门记者看到,对面的镜子上写着“专业修补处女膜”。这位自称是医生的妇女直接把记者带到“诊室”,进入“诊室”后,记者被吓了一跳,这哪是什么诊室?只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厨房,在煤气台对面放了两个凳子而已。

记者观察了一下整个诊所,这是一间普通的两居室住房,厨房当成诊室、一间卧室改成处置室,另外一间是治疗室。在处置室内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用来存放医疗器械的架子,床下是几只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塑料桶,屋内再无任何医疗设备。

诊所内记者没有发现《工商许可证》,在一面墙上贴着一张没有任何印章的证书。据女医生介绍,该诊所主要业务包括处女膜修复、妇科药流、人流引产、接生上环、性病专科等。

“可以做。保证没问题,做完后跟真的一样。来我这做手术的一般都是农村女孩,农村对这个问题要求比较严。”

“当然看不出来,我们用的线比头发丝还细,而且做完手术后都不用拆线。”

就在记者与这位女医生了解情况的时候,一位50多岁的中年男子开门进来。这位女医生对他说:“王医生,这个小姑娘要做处女膜手术,你来看看吧。”

当记者表示不希望男医生给自己作手术时,那位女士马上说她也可以做,但是那位王医生得给他当助手。

王医生在治疗室向记者介绍情况,他自称是1973年白求恩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今年50多岁,现在是医大二院妇产科的医生。这家“医院”是他自己开的,所用的技术、医疗器械跟二院全一样,只是价格便宜。平时他还会在其它几家医院做手术,但是费用都要比自己诊所高。

“来我这做手术的一般都是农村孩子,所以我给的全是最低价。这样的手术在二院做得3450元左右,我就收你500元,那只是二院的一个零头。”

“我采用缝补的方式修补处女膜,就像人的皮肤破了,通过医院的消毒处理和缝合后皮肤可以愈合,处女膜也是一样的道理。”王医生信誓旦旦地说。

但是记者仍然表现出担心,最后王医生告诉记者,修补处女膜只是一个小手术,危险性非常低,居民家里的床上就可以做。“我开这个诊所都已经十多年了,每个月最少也得做个一、两例,从来没有因为手术做失败了回来找过我。”

“没经过专业培训的普通人看不出来,但是专业医生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这个好办,如果你没做手术前去婚检,你进去检查的时候就跟医生实话实说,再给他点钱准没事。如果你做完手术再去说,也得给钱。但是第二种做法的机会更大,因为你已经做完处女膜修补术,医生会放心点儿,他也怕出事!”

中国卫生部出台的《婚前保健工作规范》规定,在对女性进行婚前医学检查时,除处女膜发育异常外,严禁对其完整性进行描述。看来这位王医生对这些不太清楚。

记者从长春市卫生局医政处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2003年9月1日后设置的诊所、门诊部必须是临街房舍,拥有独立通道,业务用房使用面积至少达到40平方米,至少设有诊室、处置室、治疗室,每室必须独立。因为现行的法律条文没有对可以从事处女膜修补术的单位进行明确规定,所以现在具有从事医疗美容资格的美容院和正规医院都在做此类手术。记者在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南关分局的档案室了解到,南关区内共有8家妇科诊所进行登记,但并无记者刚才所去那家南关区西医妇科诊所。

记者拿着那位王医生的照片来到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分别同该院的人事科、医务科以及妇产科进行核实,他们都证明,该院没有这样一位医生。

而该院的相关负责人还表示,目前社会上有不少小诊所的医生都冒充来自正规医院给患者看病,对于这些人的行为,院方非常无奈,因为他们无权处理此事。(东亚记者文/摄)

中新网3月21日电据美国侨报报道,纽约时报广场一家大型玩具店19日邀请有一半华人血统的“泡泡”艺术家杨凡作“超级泡泡”表演。当日,扬凡吹出的“超级泡泡”在众人瞩目下转进去了18人,打破了吉尼斯纪录。

据报道,当天下午一点半左右,近百位小朋友和他们的家长聚集在一个舞台前,观看“泡泡”艺术家杨凡的“超级泡泡”表演。

据报道,杨凡的“泡泡”多次创下了世界吉尼斯纪录,当天他又一次将自己的纪录刷新,将18个人“装”入一个完整的“超级泡泡”里面。不过这一“超级泡泡”并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用一个铁环沾着特殊的溶液从下往上“提”出来的。

这一“超级泡泡”仅持续了几秒钟,随后便爆破消失。据杨凡本人称,“泡泡”持续的长短和空气的湿度密切相关,空气湿度越高,“泡泡”持续的时间也就越长,他创造的持续时间最长的“泡泡”存在了3分钟。

杨凡他解释说,自己从五岁起便对吹“泡泡”着迷,后来花费五年的时间研究出一种特殊的溶液,该溶液能够在空气中形成比较大的气泡同时又能够持续较长的时间,后来这便成了他的职业。

据悉,杨凡的“超级泡泡”现在已驰名世界,而他本人先后上过许多国家的名牌电视节目,其中包括CBS的“LateNightwithDavidLetterman”以及英国BBC的节目,他也曾应邀到中国的中央电视台表演过。

昨日下午6:50,记者驱车赶往案发地点——江安县怡乐镇建设村李子湾组。就在临近目的地的时候,多辆川Q牌照的小车迎面驶过,还有不少群众紧步向前赶去,记者不由绷紧了神经。在当地一位居民介绍下,记者才知,血案已发生多时,李子湾组的村民正忙着将遗体抬上殡葬车。

案发地点,停了几辆警车,车上坐着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一块空地上,停放了几具裹着白布的遗体,每具遗体的面孔均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其中一具是已辨不清是男是女的童尸,一双小手死死地拽着,那种可以想象的临死前的痛苦挣扎让人心酸。

沿着乡间小路前行,记者来到了那个十余小时前经历了一场浩劫的砖瓦房。此时,天色逐渐黑了下来,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袭上心头,刺鼻的血腥味还弥漫在空气之中。房前的坝子里,堆放着许多死者的衣物,上面残留着斑斑血迹,坝子里还有未冲刷干净的血水。走进有着6间屋的平房,一滩滩血迹、满屋的狼籍、撕打的痕迹,无声地宣告着此前的一场血雨腥风。一张小床上,蚊帐、被子都被染成了红色。

死者陈光言的亲人陈通清告诉记者,昨日早上7时许,他到陈光言家中叫门,连叫几声,却无人理睬。推开房门,他蓦然发现堂屋地上到处是血,侄儿已倒在血泊之中。陈通清说,当时自己被吓得魂飞魄散,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并立即把事情告诉了组长。组长一听,马上通知了村支书,村支书也立即又向警方报了案。没多久,警方来了,这时他们才得知一共死了9人,凶手是何祥月。因为就在他们报案后不久,何祥月便带着女儿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了。

据了解,在遇难9人中,年龄最大的88岁,最小的仅7岁。死者分别是陈高英及其儿子、陈光言夫妇及其孙女陈前(7岁)、陈高能及其孙女和外孙儿、刘秀珍(88岁)。陈通清告诉记者,陈高英是他的亲妹妹,陈光言夫妇是陈高英养父母,刘秀珍是陈高英的奶奶,而凶手何祥月,则是陈高英的丈夫,江苏省人。

采访中,陈通清还告诉记者,陈高英离过婚,有一个儿子。之后,经人介绍与何祥月认识,育有一女。去年下半年,因与何祥月闹矛盾,陈高英一气之下,带着两个孩子离家出走,何祥月也四处寻找。今年3月14日,陈高英突然回到了江安老家。见女儿回来,陈光言便给何祥月打了电话,让他回来接人。3月17日,何祥月到达陈光言家中。与陈高英见面后,何祥月显得很高兴,并商量于3月20日起程回江苏老家。19日晚,陈通清为陈高英夫妇饯行,当时在场的除陈光言一家外,还有陈光言的侄女陈高能等三人。

当晚12时许,因陈通清家中住不下,便安排陈高能祖孙三人随同陈高英等,到陈光言家中住下。“当时真的一点征兆都没有。”

距陈光言家仅几十米远的邻居罗向书告诉记者,她与陈光言一家人关系很好。因为陈光言夫妇不识字,又听不懂何祥月的外地口音,罗向书就经常用纸和笔帮他们交流。罗向书称,19晚,她也在陈通清家中吃饭,当时看何祥月与陈高英亲密的样子,她还为他们感到高兴,根本没想到会出这事。

罗向书说,昨日在陈光言家中休息的共有11人,除何祥月与他4岁的亲生女儿外,其余9人无一幸免。案发当时,他们一家除听到几声鸡、鸭和狗的叫声外,就没听到其它声音了,直到天亮才知道陈家出了事。“我太震惊了,根本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9条人命,他咋就下得起手啊!”

记者在案发现场看到,当地许多村民都自发来到陈光言家中帮着抬运遗体等。当地有关负责人也在现场指挥,处理善后事宜。

有村民告诉记者,早上法医验尸后,他就开始帮着抬运遗体,并将遗体送上殡仪馆的车。“那场面太让人气愤了,每个人头上、身上都有那么多刀伤,4个孩子中,有的死时还用小手抱着头,有的则紧捏着小拳头,他们死得不甘心啊!”还有村民说,9名死者中,被砍刀数最多的是陈高英,以至于头部都被严重砍坏了。

“这家人的遭遇太惨了,我们又帮不上其它,只能尽自己的力了!”当记者一行离去时,当地的村民们还聚在陈光言家中,帮他料理后事。

整个山林愤怒了,群众愤怒了!一家老小全遭毒手,做案手段及其残忍,不管出于何种动机,凶手内心的阴暗也展露无遗。如此令人发指的行为,如此多无辜的生命,让人愤恨的同时又痛心不已。法律的严惩,将是凶手应得的报应!本报记者陈明蓉李玉龙摄影报道

早报讯13年前,妻子患精神病离家出走。13年来,丈夫到处寻找不见踪影。几天前,失踪了13年的妻子突然乞讨到自家门口,被丈夫一眼认出,演绎了一段人间传奇。

郭明发是温州洞头县东屏镇半屏村人,结婚后,家庭经济非常困难,为了全家人能吃饱饭,夫妻俩整天扑在农田里。妻子林秀香生了第二个孩子后,由于身体长期透支,一下子病倒了。郭明发说,由于家庭困难,当时没送妻子去治疗,请土医生用针在林秀香的额头乱扎,然后把针孔浸泡在米醋中……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林秀香便开始胡言乱语了。

1992年,为赚钱给妻子治病,郭明发来到乐清市曙光村打工。郭明发也曾多次带妻子到曙光村,但她每次总是急着要回洞头,有时候工作忙,只好买了船票让她一个人回去。就在她第三次从家里出来时,失去了踪迹,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林秀香为了这个家庭付出了太多。”前天上午,郭明发激动地对笔者说。他说,妻子失踪后,全家人都陷入痛苦中,为把她找回来,所有的亲友都出动了,几个月下来,把平时林秀香去过的地方、可能去的地方、曾经说过去的地方统统地找遍了,可就是没有她的消息。无奈,郭明发又回到曙光村打工,想赚点钱后,再出去寻找妻子。

多年来,郭明发一直没有放弃找妻子的念头,只要听到一点点消息,便抛下手中活前往寻找。他说,几年前,听一个熟人说,在福建福鼎一带看到一名在大街上乱叫乱跳的妇女很像他妻子时,他立即前往寻找了几天,但还是无功而返。

多年来,郭明发都是一个人在曙光村打工,虽然平时也赚了点钱,但不断地出去寻找妻子,一直以来没有积蓄。郭明发在曙光村有很多朋友,都觉得他一个人生活太辛苦,前年,朋友们把一名来自江西、也在曙光村打工多年的单身女子介绍给郭明发,“逼”他们走在一起。

该女姓陈,很能干,两人不久就在曙光村中心路开了一间馒头店,生意红火。

“她对我太好了,几年来把我照顾得非常周全,她说等赚了钱后,愿意一起去找我妻子。”郭明发非常激动地说。他说自己命苦,但也非常幸运,这辈子碰到两个女人都是这么善良。

3月13日凌晨6时许,馒头店最忙的时候。突然,一名满身污垢,身背多条破袋子的疯女人挤向馒头店,伸手讨要馒头。郭明发随便拿起一个馒头准备把她打发走时,突然听到这名疯女人讲了一句洞头话。同样的语言,熟悉的声音……郭明发睁大眼睛一看,“天哪,这不是我苦苦寻找13年的妻子吗?”他立即跑出馒头店,一把将疯女人抱住,抑制了多年的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林秀香似乎也认出了郭明发,说了一声“是你!”便跟着郭明发进了馒头店。

突如其来的变故,看得围观者目瞪口呆,陈女士更是不知所措。当她回过神后,立即放下生意,打水帮林秀香洗脸,陪她吃饱饭后,领她到浴室洗澡,并把自己最好的衣服拿出来给林秀香穿上。

“真是奇迹啊!”前天上午,笔者到郭明发家采访时,还有很多村民围着馒头店问长问短,发出一声声感叹。

陈女士告诉笔者,这么多年来,郭明发真不容易,每天都想着妻子,干活也无心。现在妻子回来了,他也可以安心工作。她说自己和郭明发朋友一场,他们夫妻团圆她也很高兴,如果以后还是和郭明发一起开店的话,她会把林秀香看作自己的姐姐,不会让她受委屈。

这几天,郭明发显得非常高兴,什么事也不做,专门在家陪妻子,并打电话给儿子,叫他们来乐清看看妈。他说,每天都会想起妻子乞讨的样子,真不敢想象妻子13年来是怎样度过的。这么多年来,妻子的失踪给他们全家带来无限痛苦,以后,再也不会让她一个人走出去,自己更要好好地待她,弥补她13年所吃的苦。通讯员周志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