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发生特大洪水 死亡和失踪人数达27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11:57

11月11日是德国的狂欢节。对代表德国国家形象的西门子(Siemens)而言,历时40日的节庆,在第一天就达到了顶峰。

大礼包由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德国时送出的。当天,中国公司与西门子签下6.9亿欧元(人民币与欧元比价约为1∶9.5)的合同,西门子交通技术集团将与其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中国北车集团唐山机车车辆厂一起向中国提供60列高速列车。这种先进的列车,在未来中国的高速铁路上,可以300公里速度飞驰。

这批列车将于2008年首先运行于北京-天津线路,随后将应用于其他高速列车线路。该列车长度为200米,座椅总数多达600多个。

被命名为CRH3的高速列车,与西门子高速列车ICE3是在同一个平台“Velaro”上生产的。西门子对Velaro的研究始于提供给德国联邦铁路(DBAG)的高速列车ICE3,即人们常说的第三代城际快车(IntercityExpress)。

项目的工程设计和计划工作将在西门子位于德国爱尔兰根和Krefeld-Uerdingen的工厂进行。首批三列车和一些重要部件也同样将在德国制造,而其余列车的生产将在中国北车集团唐山机车车辆厂进行。合同还商定,西门子对于列车和部件的生产给予技术支持和技术转让。

曾陷西门子于进退两难之地的技术转让问题有了更大的松动。合同商定,对于列车和部件的生产给予技术支持和技术转让,技术转让的合作伙伴为北车集团永济电机厂和铁道部研究院。

据合同,CRH3的本土化率要达到70%以上,涉及的技术转让部分有动车组列车的一般性组装、车体、转向体、牵引变压器、牵引逆变器、牵引机车、牵引控制系统和列车网络控制系统。

此笔巨额合同意味丰富,即补偿过去又铺垫未来。一错再错的策略,曾让西门子在去年夏天的盛宴中颗粒无收,眼下他们在飞溅的香槟泡沫中,甚至能闪过更大胆的念头。

中国市场大得足以容纳任何疯狂的食欲,在未来15年,拟增加2万亿元投入,以新建2.5万公里铁路。

是采用高速轮轨还是磁悬浮?关于两种技术标准的争论曾旷日持久。两者的最大区别是,高速轮轨便宜但速度慢,时速300多公里,每公里造价1亿元左右;磁悬浮则以每公里3亿元造价,换来超过500公里/小时的速度。

在磁悬浮不被中国市场完全抛弃的前提下,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同时具备两种技术,能保证西门子咬到任意一块蛋糕。尽管日本人也是全能选手,但更昂贵也更老迈的超导磁悬浮,令其通吃中国高速铁路市场的可行性很小。

通吃也不等于独占。比起完全自主的高速轮轨技术,在磁悬浮技术上,西门子专事动力和控制,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精于机车和轨道。后者同是一家历史悠久的德国公司,早在150年前,就向清朝出口因精良闻名于世的克虏伯大炮。

尽管技术被分化,但在国家利益上两家是一个整体,并合资成立西门子-蒂森克虏伯中国公司,推销磁悬浮系统。

推广不遗余力,这里隐含一个逻辑,若高速轮轨被采用,数个掌握高速轮轨技术的国家都可分享,如果只上马磁悬浮,市场将只属于德国人。

在“掰手腕”的比赛里,磁悬浮一度占据上风,上海磁悬浮项目在2002年建成并投入运行。

90亿元人民币资金,砸进30公里的“实验”路段。合同中不包含德方的科研费,为鼓励公司参与,德国政府提供贷款,并直接补贴1亿欧元。

德国人想借“样板工程”,一步步落实市场蓝图。在华北、长江、珠江的冲积平原上,大城市间的交通,都可能采用磁悬浮。更让人兴奋的是,北京至上海的长途线路,一直在就上马磁悬浮拉锯争论。

他们似乎沉湎在施罗德总理4年间3次访华的政治氛围里,而忽视了朱钅容基总理对技术转让的决心。

中国的态度是要么全要,要么不要。有趣的是,德国总理提前为中国打“强心针”,施罗德曾在访华时表示:“愿意将德国的技术提供给中国。”

德国人认为,已经足够让步。中国磁悬浮线可以有80%的国产化,同时中国将总许可,有权建造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的任何磁悬浮线路。

但最关键的技术,西门子和蒂森克虏伯始终不愿交出。德国人担心,素来以低成本、低价格打天下的中国,若掌握磁悬浮核心技术,将在全球未来市场上,成为自己最大竞争的对手。

麻烦的事情也同时出现,上海磁悬浮运行不到一年,18节从德国运来的车厢,有3节已经停用,德国技术的稳定性也面临挑战。

凡此种种,让磁悬浮在标准争执中转风而下。到了2004年,关于京沪线弃用磁悬浮的说法,一直延续到今天。

不能完胜,但不至于全输。几乎所有德国人都认为,西门子拥有的ICE3是德国的骄傲。它最高跑出380公里/小时的运营速度,并拥有超凡的平稳舒适感。

输掉磁悬浮,西门子还拥有高速轮轨项目。2004年夏天,中国准备进行火车第6次提速,有120亿美元采购项目要对外招标。

西门子双管齐下的做法也遭到质疑。作为悬浮技术的坚决支持者,上海项目的总指挥吴祥明,在德国访问时直接批评西门子的双重策略。观察人士认为,西门子提供磁悬浮和ICE两种方案,将令磁悬浮的可信度下降,更降低这一新技术中标的希望。

在轮轨高速火车的竞争中,除了德国西门子,还有法国阿尔斯通、日本川崎重工、加拿大庞巴迪。

西门子早就提前在华推销ICE3,并与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谈判(简称“长春轨道客车”)。

因为中国在高速轮轨技术上,也执行市场换技术策略,要求竞标主体是国内企业,外方可以用技术交换成为竞标伙伴。西门子与长春轨道客车的谈判,缓慢的进行了1年,问题还是出在技术转让环节。

共有140列高速火车的需求拟进行招标,被拆成7包,每包20列。如此大规模招标,通常是国与国关系的平衡术,一般而言竞标各方都可多多少少获得份额。

法国阿尔斯通是西门子在欧洲的最大对手。穿行于英法海底隧道的“欧洲之星”,正是法国人的作品,但法国人此时正陷入苦境。

国家占股三成的阿尔斯通,在2003财年净亏损18.4亿欧元。由于欧盟不允许政府直接救助濒临倒闭的国有企业,阿尔斯通在2003年8月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西门子向法国人发起了收购,德国人希望买下阿尔斯通,借此拥有超过通用电气(GE)的市场地位。

德国人认为,法国公司将被自己收购,而日本公司将陷入不尊重中国民族感情的政治影响中。至于加拿大庞巴迪,则根本没有抗衡的能力。

但事情几乎与设想全部相反。德国人忘记了2004年是中法建交40周年,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当年10月访问中国。

阿尔斯特只用了2个月,就与长春轨道客车谈判合作成功,成为最大的赢家,法国人得到的,包括超过价值6.2亿欧元的60列高速列车合同和3.8亿欧元的普通机车合同,并一举起死回生。

日本也获得了60列的合同,就连加拿大都获得了20列的最后一点份额,西门子全部输光。

就像是巧合,此次西门子获得的“补偿”合同,与法国阿尔斯通所得份额相当。胡锦涛的德国之旅,不但带来合同,也带来对梅克尔新政府延续施罗德对华友好政策的期望。

这对西门子同样是一次考验。已经发生的事情证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而西门子后续的反应,将直接影响到自己在中国市场的份额。

阿尔斯通手中的合同,仅有3列整车出口中国。另有6列散件,出口到中国组装列车。至于剩下的51列,将全部由法国提供技术,在中国国内制造。

得到的很可能不止于眼前。10月,德国的磁悬浮已经在上海开始进行新的谈判,还将向中方提供包括图纸和技术资料在内的各类文件。

大家讨论的是沪杭线,磁悬浮铁路将尽快修建,否则将错过2010上海世博会的举办。10月7日,到中国访问的德国交通部长施托尔培表示,“我们得到了积极的信号,在中国签署合同的日子已经移到了伸手可及的近处。”

这条路线将与上海第一条30公里磁悬浮相连,从上海浦东机场直达浙江省省会杭州,新建路线全长将为160公里。

时间上的概念会让所有人惊讶,从发车到停稳,全程只要30分钟。在两个城市里,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将因此改变。你甚至可以在杭州西湖晨练,再回到上海家中享受丰盛的早餐。这也是磁悬浮的最大魅力。

雅虎酋长杨致远用7年时间以10多亿美元为代价,才弄明白一个道理:中国市场应该放手由一支本地团队来运作,而马云则带领着这支团队颠覆了以往雅虎在中国的作法,重新回到了“搜索”的原点,而此时的搜索市场已经是群雄割据

11月9日,正是立冬后的第二天。这天晚上,雅虎中国的全体员工受命赶往郊区的九华山庄,去参加一个由马云主持的战略说明会。一路上,不少员工面色发青,内容编辑可能大量裁员的小道消息令他们心情忐忑不定。

同时,许多打开“一搜”网站的网民也纷纷吃了一惊,在弹出一个拉链徐徐拉下的Flash动画以及“一搜深情谢幕”等文字之后,网页被指向雅虎中国的首页。更令他们感到惊讶的是,雅虎中国首页已在一夜之间变得面目全非:只剩下简单的导航和搜索页面,几乎和Google、百度以及搜狗们一模一样。而以往丰富的资讯信息被压缩成寥寥几条。

正式的新闻发布会是在9日下午举行的。阿里巴巴公司CEO马云宣布,雅虎中国网站从此不再是一个门户,其未来业务重点方向将全面转向搜索领域,以往的门户资讯仅通过搜索方式保留娱乐、体育、财经等内容。

这一举动无疑意味着,进入中国市场达7年之久的雅虎中国又重新回到了搜索的起点,雅虎中国角逐“门户之争”的时代也由此曲终人散。而“一搜”的谢幕以及之前“3721上网助手”被改为“雅虎助手”,更标志着周鸿主政时期的痕迹已被彻底清除。

“雅虎中国又变了!以前它想变成和搜狐,而现在,它又想变成Google和百度。我再也找不到那种熟悉的感觉了。”9日夜晚,一位前雅虎中国员工在电话里向《财经时报》叹息不已。

加上这次全面转型搜索,雅虎中国在过去长达7年的时间中,已有三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变形”经历了。而在这三次“变形”中,几乎每一次都带有极强的个人色彩和矛盾冲突。

第一次转型是从1999年至2001年初,第一任总裁张平合的执政期间。这期间雅虎在日本、欧洲的站点已经获得成功,刚刚成立的雅虎中国同样踌躇满志。

但张平合很快就遇到了跨国企业最常见的难题:中国区总裁没有决策权,所有投资都要向大中华区、亚洲区、总部一层层报告。面对瞬间万变的中国互联网,雅虎中国漫长的决策机制使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错失良机。

当时,、搜狐等门户做内容的方式与雅虎有很大差别:前者每天要雇上百人从传统媒体中一条条地挑选和编辑,后者因为美国人力昂贵,则单纯依靠机器搜索新闻。但最后,正是以“编辑为主导”的门户模式获得了成功。

张平合很早就看到了这种中美市场的差异。他提议采取投资策略,加大人力和内容的投资。但他“向看齐”的转型计划却很难获得雅虎总部的理解和支持。雅虎总部的反对理由是:“雅虎在其他地方都成功了。为什么在中国就不行?”

2000年网络泡沫的破裂,雅虎中国又一次看到了机会的来临。雅虎中国也考虑过收购社区网站。但当方案在漫长的时间后批复下来时,市场早已发生变化,卖家已然消失了。与此形成反照的是,搜狐当年用3000万美元收购了当时最大的Chinaren社区。

2000年,雅虎向中国投资仅为200万元,中国员工数量也被控制在50人左右。而这时,已通过三轮融资获得9150万美元资金,员工数量突破数百人。

2001年初,张平合无奈离职。此后一年多时间里,雅虎中国总经理职位一直空缺。2002年5月,雅虎在台湾买下奇摩网站,由奇摩首席运营官陈宏守出任雅虎中国第二任总经理,但他很快于次年4月辞职而去。

直到2003年全球互联网业回暖,雅虎在出资1.2亿美元收购3721后,任命周鸿携其200人团队进驻雅虎中国,雅虎中国才开始迎来了第二次转型时期。在这一期间,周鸿在兼顾门户内容的发展的同时,更注重搜索和邮箱两大业务。

“其实当时雅虎也看中了百度,但是因为百度出价1.5亿美元,雅虎选择了出价1.2亿美元的3721,而错过了另一个绝好的机会。”某前雅虎中国员工向《财经时报》透露。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