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资金再现江湖 危机关头护盘力撑1000点薄纸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1:08:26

据邻居反映,自从弟弟出事后,苗行事便十分小心,很少出门,通常都躲在家里办公。“甚至,有时公司有人来找苗总请示工作,苗家都不开大门,工作人员只是从门缝里把文件塞进去请苗总批示。”

病逝、他杀、自杀……2005年岁末,拥有数十亿元身价的山东德州晶华集团董事长苗建中猝死家中。其后,有关苗死因的种种传言也随之四起。

到底是什么力量能把一个掌管着36亿元资产的民企老总送上不归路?这位当地首屈一指的民营企业家生前面对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环境?带着一系列问题,记者于近日赶往德州。

“对苗总的死,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说话间,晶华集团一位高层人士将一张企业内刊《晶华人报》摊在了记者面前。报上的《悼词》将苗建中董事长的死定性为“因病去世”。

苗建中在德州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据了解,苗握有61%股份的德州晶华集团资产总值为36亿元人民币,是中国建材50强企业之一。目前,晶华集团保持着中国最大的日用玻璃生产基地、粉煤灰综合利用基地、空心玻璃砖产销基地等多项行业纪录。年仅53岁的苗建中突然“因病去世”,给人们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记者随后在“山东新闻网”上看到了“他杀说”的经典叙述:“据新华社山东12月2日电,德州晶华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苗建中同志于2005年12月1日午时在家中被不明身份歹徒勒住脖子长时间窒息身亡。凶手伪造了上吊自杀现场,此案件已引起山东省领导的高度重视,限期破案。这是其弟苗某(原德州市城市信用社主任)被他杀后,苗家又一次遭到惨绝人寰的不幸事件。”

德州一名当地人告诉记者,苗建中的确与德州“黑社会”结怨颇深。1998年5月,苗的弟弟苗建国被一名“黑社会”成员用钢管砸死在德州街头。之后苗立志为弟报仇,历经两年时间,终于协助公安人员将德州的“黑社会”老大王铁流捉拿归案。王铁流后来被处以极刑,作恶德州20年的王氏黑帮由此瓦解,但苗因此一直担心王的余党报复。

然而,德州市委宣传部潘先生却对“他杀说”提出强烈质疑,他认为那则所谓的“新华社电”可能出自伪造。记者向新华社山东分社询问,得到的答复是“电头格式不对,查无此稿”。

对苗的死,警方明确认定是自杀,目前已经结案。“因患抑郁症自杀,这是经省、市、区三级公安机关联合调查得出的结论。”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袁副大队长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袁副大队长称,苗是在自己家中自缢身亡的,苗出事前就查出患有抑郁症,曾在本市的人民医院心理门诊做过治疗,有病历为证。

晶华集团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描述了苗自缢的一些细节。他说,当天中午12点半,苗的妻子李桂芝下班回家,打开第一道防盗门后,便从门玻璃上看到苗吊在客厅风扇挂钩上。李随即大声呼救,住在附近的一位集团副总闻声赶到,帮助李把门打开,把已经身亡的苗从上边放下来,并拨打了120和110。

一位当时参与过现场勘察的刑警告诉记者,苗事先准备有自缢用的布条,可见早已有此打算。不过苗没有留下遗书,对身后事未做任何交待。对此,一些人表示“很不理解”。

对苗的突然离去,晶华集团上上下下都颇感意外。晶华集团一位副总向记者透露,对苗总患有抑郁症,他事先并不知情,直到出事前,苗在他眼中一直是一位沉着坚定,能够大包大揽,应对一切危机的企业领导人。

该副总称,就在出事前一天,苗还在主持会议,与德州市建行的工作人员商量企业贷款的事情。苗在会上表现正常,依旧在一门心思地讨论如何把企业做大、做强。

出事当天,苗没有去单位,而是在家里办公。李桂芝早上出门前也没有发现丈夫有何异样。据警方调查,当天上午,苗还与三个客户通过电话。三人均反映苗总通话时语气平和,和往常并无二样,谈的都是工作上的问题。据了解,出事前一个小时,苗还在电话中详细地指导一位开矿山的客户如何布局生产场地、如何提高开采效率……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苗生前的住所。这是一所有独院的两层小楼,房子有100多平方米,属于安居房,装修并无奢华之处,唯一与邻居不同的是,房前房后架设着黑黝黝的摄像头。

据邻居反映,自从苗的弟弟出事后,苗行事便十分小心,很少出门,通常都躲在家里办公。“甚至,有时公司有人来找苗总请示工作,苗家都不开大门,工作人员只是从门缝里把文件塞进去请苗总批示。”一名邻居说,有一次晶华集团的工作人员还错把文件塞到了他家的门缝里,“厚厚的几大文件袋,弄得大门几乎都打不开了。”

德州市人民医院心理门诊的副主任医师郁志刚,否认苗曾在他们这里看过病。不过他告诉记者,抑郁症患者的确可能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走上绝路。郁医师介绍说,抑郁症有一系列的病理基础,但来自外界的巨大压力,往往会成为情况恶化的诱因。

晶华集团某高层则认为,苗总的主要压力来自于对集团的管理工作。此观点在晶华集团为苗所作的悼词上也有所体现:“在企业发展的进程中,苗董事长承担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工作压力。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他事事要求做到最好,力求最精。在沉重的工作压力下身体和精神严重透支,产生了心理障碍,从而产生抑郁倾向……”

记者见到的资料显示,晶华集团成立于1998年3月,由德州市硅酸盐行业三家重点企业——晶峰有限公司、振华有限公司和大坝有限公司联合组建而成,苗建中出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2003年晶华集团彻底改制为民营企业,苗建中控股61%。

苗一直有事必躬亲的管理风格。据苗身边人士透露,苗通常每天要工作15个小时以上,有时一天需要批复的文件就有五六十件,要到凌晨二点钟左右才能审阅完毕。

据了解,晶华集团在苗的带领下开始高速发展。2002年,苗建中提出“蓄势、创新、滚动、扩张”的口号。仅仅几年时间,企业从合并之初的5.6亿元资产迅速成长为如今资产总值36亿元的大型产业集团。

据记者了解,除此之外,晶华集团还有总投资额40多亿元的项目已经进入签约、建设阶段。集团扩张多集中在水泥、玻璃等主营业务。

记者看到的一份晶华集团内部资料显示,苗出事前,企业的运营基本正常,仍处在盈利状态:2005年1到9月份,集团共完成工业总产值8.2亿元,实现利税9641万元、利润3814万元。一名集团高层告诉记者,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为80%多,还在安全区域内。

然而,为满足快速扩张的需要,晶华集团对资金的需求着实惊人。记者逐一统计了晶华集团正在进行的12个招商引资项目,发现这些项目的资金需求总额竟然高达46亿元。晶华集团内部人士也承认,项目资金紧缺是集团发展的一大困难,而找资金、跑贷款是苗的一项主要工作。

德州市建设银行某部门主任告诉记者,企业贷款情况属于商业机密,不便公开。不过晶华集团确实是他们的一个大客户。但自从宏观调控后,各银行都紧缩了银根。“近一段时间,我们没有给过晶华集团新的贷款”然而项目不等人。据记者了解,晶华集团的一些招商项目实际上已经与当地政府签署过合作合同。例如需要晶华集团投资4.8亿元的山东泰安水泥项目早就完成了厂区的三通一平工作;而需投资4.2亿元的山东齐河水泥项目已于日前举行了奠基仪式,这些项目都急等大批资金的到位。

在晶华集团所有招商项目中,投资额高达18亿元的凯元热电厂2×15万kw发电机组项目格外引人注目。在调查过程中,有人向记者反映,正是对凯元热电厂的收购大大加速了苗建中所面临的困境。

该人士称,按苗原来的设想,晶华集团只应在自己拥有技术优势的水泥、玻璃等主业领域内进行扩张。但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下,晶华集团最终收购了与自己主业并无太多关联的凯元热电厂。

凯元热电厂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德州市发改委主持投资的凯元热电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5月,主要目标是为德州经济开发区供电供热。

然而第一批设备投产后,由于煤价上涨等因素,电厂亏损严重,政府无力承担这个大包袱,便于2005年5月,将凯元热电厂“零转让”给了晶华集团。此后半年间,电厂便一直处于停产状态,以减少进一步的亏损。记者了解到,要让整个电厂按原规划建成,还需晶华集团投入约20亿元,并且该电厂的市场前景并不明朗,有可能继续亏损,让晶华背上沉重的包袱。

凯元热电厂原董事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晶华接盘时电厂的确“亏的一塌糊涂”。至于是不是政府要求晶华集团接的盘,他不得而知,因为当时双方商议转让时,他这个发改委派来的董事长没有参与,“都是高层在谈这事”。而晶华集团则不愿对热电厂的问题表态。

晶华集团一位高层告诉记者,虽然他们是百分之百的民企,但还是要背负一定的发展任务,今年利税应达到多少、明年利税要达到多少,政府都有个明确的“杠杠”。因此民营企业家担负的“任务”也并不比国营企业的老总们轻。

德州市经委某工作人员也坦言,政府当然会有个发展规划、发展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个别企业当然要分担一定“责任”。实际上,德州市政府与晶华集团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此次苗出事后,正是由德州市委、市政府出手控制了局面。目前,晶华集团总经理田文顺已被德州市委任命为集团党委书记。

本报讯(记者刘奇)昨天,联通集团在北京宣布,联通已经于本月初正式在全国114个地级以上城市开通手机导航业务的商用,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武汉等一级重点城市都在商用范围之内。

“联通的计划是,到今年一季度底之前,CDMA手机导航业务将覆盖国内2/3的地级以上城市,达到约195个,并逐步把全国300个地级以上城市均纳入手机导航的覆盖范围内。”联通集团增值业务部副总翟一兵透露。

此前,通过把手机导航功能和CDMA手机捆绑,联通正试图把手机导航做成类似短信、炫铃的主流增值业务之一。联通表示,目前传统车载GPS导航仪的价位普遍在5000-20000元,而使用手机导航价格为18元/月,除了资费优势外,手机的便捷性和普及性也大大高于车载导航仪。

据了解,联通正和包括三星、LG、海信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接触,以扩大支持手机导航的C网手机机型,此前市面上支持该业务的手机只有三星SCH-W219一款。

联通同时表示,在全国商用后,联通正在考虑进一步降低现有的18元/月使用费,以扩大手机导航对传统GPS车载导航的价格优势。据联通内部人士透露,可能的一种方案是,联通计划推出1-2元使用一次导航的计费方案,不过该人士透露,该方案尚在评估当中,并未形成最终决策。

洪向冬在站台上等224路公交车,满头大汗。作为上海一个搬家公司的搬运工,“一天搬两户,腰都快累断了。”他一个月差不多可以赚800块,但他更羡慕身边走过的衣着光鲜的大学生们。

在洪等车的站台背后,是上海人才市场位于中山西路620号的大门。2005年12月31日,一场人才招聘会刚刚结束,招聘单位的工作人员收拾好摊位匆匆离去,应聘者们从大门络绎而出。2006年就快到了。

王瑾依旧站在招聘信息栏前,埋头记录招聘信息,这个来自西北大学的05届本科生已经毕业5个月了。

广告设计专业、女生、外地户口——王瑾说在上海的广告公司找份工作是她的理想。“第一份工作有1000块的月薪就可以了,能学到东西就好。”

离王瑾不远,有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同样拿着纸笔抄写招聘信息。他为自己学工科的儿子跑遍了上海的各个人才招聘会,“本科生的工资太低了,儿子怎么养得活自己?”

在应届生汇聚的上海“求职小屋”里,刚找到工作的大学生们对自己的初次就业工资羞于启齿。据记者了解,他们的初职薪水平均在1000元/月。

上海劳保局规定,建筑业农民工最低工资为635元,大学生的初次就业工资指导价平均为1000-2000元。在学历的巨大落差之下,分属不同群体的劳动力价格竟然如此接近。

从2005年初开始,发端于珠三角的“民工荒”开始在长三角蔓延。大部分观点认为,这种“民工荒”是结构性的、局部性的短缺,在加工制造业聚集地区尤为明显。相较于“民工荒”,大学生过剩同样存在地区性的结构差异。

在上海人才市场的“赴西部地区人才”窗口前,驻足的大学生寥寥无几。尽管市政府出台过多项鼓励政策号召大学生支持西部开发,“但连续三天,平均每天只收到3份简历”。

负责西部相关信息咨询的工作人员介绍,上海一些高校给予志愿服务西部的大学生每人1万元的奖励,但大学生们却有自己的小算盘。

“在上海找一份3000块月薪的工作,一年可赚36000块;而在西部,除去1万元的奖励,一年要赚26000块谈何容易?”在西部省份,本科生的月薪平均只有1200元左右,“志愿者能有多少?”

西北大学的王瑾就认为,“在大城市工作会比其他同学更有出息”,这种想法被多数大学生认同。地区间的经济发展差异,造成了学生,包括以教育投资者身份出现的家长们的不同择业预期,地区性的失业也就成为必然。

复旦大学经济学系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陆铭副教授向记者分析,高等教育的基本功能,一个是作为人力资本投资,另一个是信号发送。后者在目前的中国劳动力市场上显得更重要,比如提高受教育者的社会身份。

从“教育投资”角度或许可以看出端倪。2004年浙江省城调队对全省24个市县4079户城镇居民教育费用开支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不考虑通货膨胀的情况下,从幼儿园到大学长达19年的教育投入共计14.3万元,如再加上择校费平均5452元,一个家庭培养一个大学生共需投入14.85万元,这其中还不包括参加各种培训班的累计支出和生活费。

陆铭认为,从人力资本投资的角度看,大学教育的投资回报本身就具有滞后性。家长与毕业生高企的期望值与毕业后回报的落差,更增加了大学生就业的心理障碍。

近五年来,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在扩招指令的推动下逐年递增:由2000年的107万人迅速增长到2005年的338万人。教育部门预测,2006年将达到400万人。

从表面看,高校扩招是造成大学生失业的直接原因,“但结构性失业才是大学生就业难的根本原因。”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胡瑞文认为,由于经济结构(包括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地区结构等)发生了变化,现有劳动力的知识、技能、观念、区域分布等不适应这种变化,劳动力与市场需求不匹配而引发失业。

黄娟(化名)是上海一家民营不锈钢企业的人力资源主管,她代表公司在上海人才市场发布了招聘信息。招聘的岗位从文员到工程师,涉及到公司经营的各个领域。

该公司设了两个名额的文员岗位,工资1200元,要求大专以上学历,“这是最容易找人的,简历已经收了20多份。”

现场工程师职位1个,要求本科学历。“这个很难招,工民建专业的名牌大学生都去国企,非名牌大学的对这个职位薪水要求也不低,最后很难谈拢。”

内贸业务员招10个,要求大专以上学历,最好有工作经验,招来就要能办事的。“其实只要嘴皮子好,学历倒在其次,我们公司的老业务员很多都是中专生、高中生。”

外贸业务员要求英语6级,招3个人,却只收了1份简历。“这个职位最难招到人”,起薪开的是1500元加提成,大多谈不拢。“你想啊,英语好的这么点钱能来么?”

这家不锈钢企业是行业翘楚,但这两年总是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才,“要么薪酬谈不拢,要么应届生进来短期做不了事情。”黄娟为此头疼不已。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