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线资金来到股市 前3月民间资金入市超400亿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02:39:50

该报说,东道国马来西亚的前总理曾提出把美国排除在外的东亚经济会议设想,在美国是否与会的问题上,马来西亚也可能支持中国的立场。各国的动向也很微妙。日本外务省有关人士担心:“会议可能按照中国的主张展开讨论。”

美国《华盛顿邮报》12月1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民族主义漫画盛行日本》的文章。文章的开头是这样写的:“一本(漫画)书里说,‘狂热的’中国游击队员用化学武器袭击‘仁慈的’日本军队;另一本(漫画)书里又说,二战刚刚结束,‘野蛮的’朝鲜移民杀害了许多‘无辜的’东京居民。这就是日本漫画家笔下的日本侵略亚洲的历史,完全颠倒黑白的历史。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两本歪曲历史的漫画书在日本竟然是畅销书,成为目前盛行日本的民族主义漫画最极端的代表。”此前不久,《纽约时报》曾就同一题材撰文强烈批评日本。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媒体近年来对中日两国的报道很不平衡,对中国可谓“集体重视”,对日本则是“集体漠视”。今年以来,随着中日关系的不断恶化,美国主流媒体开始罕见地批评日本,这与美国政府从前对日本所作所为的“集体无意识”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近代史上,美国媒体曾两次猛烈抨击日本,一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另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初,美日贸易摩擦异常激烈,导致“日本威胁论”在美国大行其道。除此以外,美国媒体对日本的关注度并不高。但近年来,随着日本与邻国关系日趋紧张,美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开始增多。今年以来,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新闻周刊》、《国际先驱论坛报》以及美国广播公司、全国广播公司等主流媒体纷纷撰文或制作节目,对日本的所作所为表示忧虑和不满。在美国这样一个多元化社会,在美日没有发生直接冲突的情况下,美主流媒体的对日报道十分敏感且极具现实意味。

今年9月11日,小泉领导的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取得决定性胜利,美国总统布什马上表示祝贺。12日,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则连发两篇文章表示担忧,一篇是《小泉必须决定如何利用选民的授权》,另一篇是《小泉的下一个挑战》。13日,《纽约时报》发表社论称,“自民党在选举中获胜,说明日本民众容忍了小泉首相盲目愚昧地拥护军国主义这一日本传统”。

10月17日,小泉第五次参拜靖国神社,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拒绝评论此事。18日,《纽约时报》发表题为《东京毫无意义的挑衅》的社论,称小泉的举动是有意公开侮辱战争受害者的后代。21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撰文指出,靖国神社给人的印象是日本民族主义在复活。24日,《国际先驱论坛报》则以《小泉危险的承诺》为题批评日本。

11月15日至16日,布什访问日本,与小泉大谈如何强化美日同盟。《纽约时报》再次发表社论,不赞成美国与中国周边国家强化军事关系,并称“日本就是一个最麻烦的实例”。

11月22日,日本自民党正式公布了《宪法修改草案》,企图大幅修改和平宪法,将自卫队升格为自卫军。此前,美国政府曾多次表示支持日本修宪,但美国媒体却不这么想。23日,《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指出,宪法修改草案淡化了政教分离的概念,它将使在任首相更容易参拜靖国神社。《洛杉矶时报》则以《日本着眼于解除对军队的束缚》为题提醒美国———国际社会对日本越来越怀疑。

对于美国主流媒体的敲打,日本媒体基本上沉默不语,只有《产经新闻》于11月28日发表文章,强烈抨击《纽约时报》“将日本民族看成劣等、偏执和狭隘的民族”,“极尽侮辱之能事”,“很难想象这是出自日本最大的民主同盟国美国的主流媒体之口”。

日本媒体之所以如此吃惊,是因为长期以来美日在政治上高度一致,美国人比较尊重日本人,认为日本人是道德领域的楷模,而美国主流媒体对日本的抨击恰恰就出于“政治因素”和“道德因素”。

首先,美国的主流媒体在对日历史问题上没有像美国政府那样受到现实利益的束缚。一向以民众“喉舌”自居的美主流媒体,其对日态度的变化一定程度上植根于民意。近年来,日本在掩盖甚至不承认侵略历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使得美国的一部分民众开始重新审视日本。通过媒体和书籍,他们看到了日本在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不肯正视历史的顽固态度,这使得日本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华人女作家张纯如所著《南京大屠杀》一书能成为全美十大畅销书就很能说明这一点。

其次,美国民众日本观的变化与其中国观的变化有着必然联系。以往,美国人对日本有好感主要是因为长期以来日本在美国人眼中始终是亚洲最重要的国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国力的迅速提升,以及中美之间日益紧密的经贸联系,在普通美国民众的认知中,中国无疑代替了日本原有的位置,这直接促使他们对中国愈发有好感的同时,对日本越来越淡漠。据美国皮尤调查中心最新权威民调显示,39%的民众认为中国是美国未来的盟友,而只有25%的人认为日本可以担当这一角色。

第三,美国的主流媒体往往成为上层精英塑造民意、进而影响国家政策的工具。实际上,对于美国的东亚政策,共和、民主两党精英是有共识的,用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话来讲,就是美确保美日、美中关系好于中日关系,从而使美在战略上处于最佳位置。但也要防止中日关系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那样既影响亚太稳定,损及美国利益,又将最终迫使美国面临在中日间做出选择的困境。因此,尽管当前中日关系恶化,中美关系稳定,以及布什政府大力强化与日同盟的举措都使美在中美日三角关系中处于极其有利的战略态势,但中日关系的日趋僵硬,以及爆发冲突的可能并不符合美长期战略利益。对此,美外交精英早已有所察觉,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就撰文建议布什政府对日施压,要求其在对华问题上采取更积极的态度,不要使中日关系继续恶性循环下去。因此,美国主流媒体此时不断敲打日本也符合美国长远的战略利益。

本报讯(记者康少见任冠军唐骏)昨天晚上,一辆大客车与一辆大货车在八达岭高速进京路段相撞后,一齐冲下五六米高的高速路路基后起火。截至发稿时,遇难者人数仍然不详。

半小时后,昌平消防部门的3辆消防车赶到高速旁,发现高速护栏严重损坏,因无法直接下到现场,消防车绕道五六公里,从南口进入八达岭高速路辅路,顺着一条小道蜿蜒进入事发现场——昌平区南口镇山羊洼村西北两公里处。

晚上10点左右,消防车与营救人员到达现场,两车坠入地点是一条接近干涸的河流,二三十厘米深的水面上结了一层薄冰。大客车翻倒在河东侧,而大货车四轮朝天翻在河中央,大货车与大客车的碎片散落在沟底各处。

由于货车所拉的是整整一车电石,电石遇水后迅速燃烧,并产生大量的浓烟。消防队员用铁锹铲土将起火的电石覆盖,再将还未沾水的电石搬到岸边。由于河沟中刮着凛冽北风,救援人员一不小心就会被刮倒,给救援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记者赶到现场时,仍有电石在燃烧。大客车已经基本被烧成黑色框架。救援人员用吊车将大客车头部吊起时,透过车窗玻璃可以看到部分遇难者的尸体。

有知情者称,大客车内有近30名乘客,救援人员此前已救出8名伤者。其中5名伤者已被送往南口医院,3名伤者送到999急救中心。截至记者发稿时,死亡人数仍未确定。

据了解,出事的大客车是从河北省蔚县开往北京,而大货车是从内蒙古方向驶来。

新华网专稿: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台长瓦达·坎法尔最近在英国《卫报》撰文责问英国首相布莱尔和美国总统布什:你俩“为什么想炸掉我?”《卫报》说,对于半岛电视台要其作出解释的要求,白宫和唐宁街都一直保持沉默。日前,该报刊发了坎法尔的这篇文章:

我们知道,一些阿拉伯政权的情报机构散布了有关半岛电视台的谣言,试图阻止阿拉伯观众收看它的节目。正是这些政权召回了驻卡塔尔大使。也正是这些政权关闭了半岛电视台设在它们国家的办事处,并扣留了半岛电视台的记者。

2001年以前,整个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一直以积极的眼光来看待半岛电视台,将它视为整个阿拉伯地区最重要的一支民主和改革力量。事实上,半岛电视台从建立之日起就提出了“意见与异见”的口号,拒绝以牺牲真相为代价来偏袒某一方。因此,半岛电视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以创纪录的速度成为阿拉伯世界首屈一指的电视台。

在“9.11”事件后,半岛电视台发现自己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新闻报道中处于第一线。它在全球的名声越大,一些西方政府对它就越失望。这一次,“异见”似乎不再符合国际决策者的需要。批评如潮水般涌来,为一些阿拉伯政权煽动美国政府对付半岛电视台创造了机会。

伊拉克战争成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不但对半岛电视台的工作来说是这样,而且对整个媒体报道而言也是如此。自从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已经有74名记者、翻译和其他工作人员丧生,其中两人隶属于半岛电视台。就针对媒体的骚扰而言,半岛电视台一直是头号目标。美国曾指责它通过播放“基地”组织的录音和斩首镜头来煽动暴力活动。我们的屏幕上从来就没有播放过任何斩首镜头。在处理“基地”组织领导人的录音时,我们严格遵守了职业守则;我们只播放了经过精心挑选且明显具有新闻价值的简短片段,它们所引发的是理性的讨论,美国的评论家也经常参与其中。

半岛电视台驻喀布尔和巴格达的办事处遭到了轰炸;当时我们被告知,两起轰炸事件都是误会。我们曾竭力要求对此展开正式调查,但迄今为止尚未收到任何调查结果或正式道歉。半岛电视台的摄影师萨米·哈吉在阿富汗被捕,过去4年来一直被关押在关塔那摩。

我们认为,所有这些骚扰都是我们以职业精神致力于报道真相的代价,是值得的。然而,《每日镜报》刊登了一份声称是2004年4月布什与布莱尔的会谈记录。报道表明,我们就连生存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如果布什真的想过要炸掉半岛电视台设在多哈的总部,那么这无疑将成为政府当局与自由媒体关系中的一道分水岭。

本报综合报道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首届东亚首脑会议即将在马来西亚召开,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届时将发表的基调演说内容3日曝光。

《产经新闻》称,在该演说中,小泉将强调三个方面的重要性,即:东亚共同体的透明性和开放性;以地区多样性为前提的有效合作;要共同拥有民主主义和自由以及人权等普遍价值。报道称,日本方面正劝说作为东道主的马来西亚将这些写入共同宣言中。

据报道,日本政府对东亚首脑会议采取的立场是:为构筑东亚共同体而努力的各国应以“开放的地区主义”、“促进有效的合作”和“尊重普遍的价值”为基本理念,在此基础上建立共同体。

为此,小泉将在会上表明,东亚地区不应该只包括东盟和中日韩三国,参加本次会议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以及在本框架之外的美国都对东亚的和平和稳定不可缺少,极力要求将上述国家都拉进东亚共同体。

报道称,如果本次东亚首脑会议采纳日本的意见,将来美国就会考虑参加东亚首脑会议。

本报综合报道韩国青瓦台总统府发言人金晚洙2日表示,卢武铉总统为出席第九次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及首届东亚首脑会议,将于8日出国。

韩国媒体称,卢武铉在此次领导人会议上将向各国首脑说明韩国政府为解决朝鲜核问题所做出的努力和成果,并将要求与会国继续给予支持。卢武铉还将主要与各国首脑就为实现东亚共同繁荣合作、东亚共同体实现方案、预防跨国犯罪等进行讨论。

本报讯(记者郭少峰)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姚文礼昨日接受本报专访认为,日本政府对待历史的态度是造成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推迟的最主要原因,因为对待历史问题的态度是发展中日关系的基础。他说,日本政府应该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姚文礼认为,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严重影响了日本与中韩等主要邻国的关系。在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东亚地区本来就已经比较落后,而日本的做法和态度使得中韩等国的地区合作的开展面临着困难。如果日本能与邻国在历史问题上达成一致,就能改善与邻国的关系,进而也会促进地区的合作,实现政治互信,经济与安全领域的合作等。

但日本政要一再参拜靖国神社,围绕历史问题上的态度使得日本与中韩等主要邻国关系一再降温。这些问题不仅影响了日本与邻国的双边关系,而且也影响了地区的合作。

姚文礼说,日本目前对待历史问题的态度,其实是对受害国人民新的伤害。推迟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这虽然是中国非常不愿意看到的局面,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举措。他说,其实中国政府仍坚持三国的合作,坚持继续履行三方合作协调国的职责,这是应该的,也是富有建设性的态度。

姚文礼对小泉之后日本政府处理历史问题上的态度并不表示乐观。他分析说,从现在有可能接任小泉的人选看,这些人外交立场都比较强硬,属于鹰派。而且日本国内政治右倾化和保守化趋势也比较明显,在历史问题上,估计未来的继任者仍将采取目前小泉政府奉行的政策。

姚文礼说,其实现在的“球”在日本方面,需要日本政府不要再报以短视的眼光。日本负责任的政治家应从日本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出发,展开地区合作,认真对待历史问题,改善与邻国的关系,创造条件,加强与邻国在经济、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合作。

体育讯好不容易赢了老鹰,随即又被灰熊狠狠羞辱一番,火箭队的麻烦正变得越来越大。麦蒂复出只能对付像老鹰那样的鱼腩,但碰上像灰熊那样稍微强一点的球队,火箭便只有挨打的份。4胜12负,赛季已经进行了近1/5,眼看季后赛正在一点点远去,火箭主帅范甘迪只能考虑进行改变。

在遭遇也许是本赛季输得最惨的一场失败之后,“改变”成了最理所当然的想法,如果自己范甘迪不做出什么改变,那么最先发生改变的将是自己的饭碗。范甘迪现在还没有明确指明需要改变的是战术还是阵容,他只承认,自己将有一些“艰难的决定”要做出。

这样的话有很多含义,但考虑到球队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连球员们自己都相信需要改变的是球队的阵容。

“我想我能确定的唯一不会改变的人将是麦蒂和姚明,”火箭后卫韦斯利承认,“除了他们俩,被换走的人可能会是我,也可能是其他任何人。”

像韦斯利这样的老将已经见怪不怪了,上赛季他本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换到火箭队救急的。上赛季的火箭队也是开局不顺,在自己的阵容中找不到任何可以马上带来好转的迹象,于是用球员交易来扭转局面。但这个赛季开局火箭队的困境要比上赛季严重的多,上赛季火箭最惨时的战绩也只是6胜11负,之后苏拉的复出,韦斯利和巴里的到来使他们回到了正轨。而现在火箭队的战绩是可怜的4胜12负,他们现在能指望的也只剩下阿尔斯通的复出以及麦蒂彻底恢复健康并持续保持威力,在这种情况下,交易的再次到来似乎已经不可避免。

“我原意这样猜想,因为这就是NBA的方式,你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就得改变球队的阵容。”德里克-安德森说,“这样的交易有些是可以接受的,有些是无法接受的,以前我已经经历过一些,这就是生意。事情总在变化,你用不着对此感到惊讶,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火箭现在给人的印象就是又老又慢,但不要忘了上赛季他们比现在更老更慢。关键是上个赛季围绕在姚明和麦蒂身边的其他人能够保持足够好的投篮,弥补了他们的缺陷。但本赛季一切都变了,火箭队的得分能力在全联盟排名倒数第二,投篮命中率排名倒数第三,场均助攻则排名全联盟倒数第一。

在防守上,单看数据火箭队似乎还是联盟中的防守强队,他们的对手场均命中率只有42.5%,在NBA中是第三好的。但数据没能体现出来的是,火箭队往往是在防了对方大部分时间后在比赛最后阶段的短时间内戏剧性的崩溃。可以说,现在的火箭队在攻防两端都乏善可陈,这也正是他们在西部垫底的原因。

范甘迪希望看到的“化学反应”也迟迟没有出现。“我们在更衣室里相处的都不错,但我们在球场上还是没有‘化学反应’,因为我们的球员没有足够的责任感去最大程度的给球队贡献自己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能量。”范甘迪说。

范甘迪和姚明的意思是一致的,火箭队没有化学反应、没有默契并非和其他逆境中的球队一样,事实上,火箭球员们在比赛中并不自私,在形势不妙的时候,他们也不会互相指责,替补球员也不会报怨没有出场时间。范甘迪对此也没有答案,他只能将责任揽到自己肩上,表示自己将继续寻找答案。

“这些都是我的责任,”范甘迪说,“现在需要我来做出一些困难的决定,决定我们在场上怎么打、用谁去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如果你没有正确的目标,你可能最终什么都得不到。现在,从外界很难看清楚我们球队的现状、说清楚我们在为什么而战。一切都是我的错,正常的情况下,通过看一支球队的训练或者比赛就能看出一个教练以及他的球员在为什么而战,但现在我们却正好相反,这都是我的错。作为教练,我的责任就是要让球队为了一个目标而战,让那些付钱来看我们比赛的球迷能为我们而自豪。”

尽管范甘迪对外口口声声说都是自己的错,但在他心里,球员并非都没有错。范甘迪坦言目前的火箭队中“有一些球员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但也有另一些球员并没有打出自己的最佳表现”。

尽管范甘迪始终不原意说出要换球员的话,甚至非常技巧性的连“球员”的字眼都避免提,但从他的话中,谁都看的出这种改变在所难免。

“我必须从另外一些(球员)那里得到帮助,”范甘迪最后说,“一旦你认为自己已经从某些(球员)身上得不到再多的东西,但球队仍然停步不前,那么你最好去试试其他的(球员),否则你只能停步不前。”

早报专稿据英国《世界新闻报》4日报道,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自被美军捕获后首次接受采访。这次采访总共进行了10个小时,采访人是他的辩护律师哈里尔·杜莱米。

尽管美军公开了他被从地洞里拖出来的照片,可是,萨达姆现在声称,他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地方躲藏过。他说“那里的地上根本没有洞,没有任何那种东西。我是在黄昏准备做祈祷时被捕的。”

在一段采访时间里,萨达姆连抽了律师递给他的12根香烟,他一边抽一边唠叨:“我家人送给我的烟快抽完了。”接着,他又低声说:“我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阳光了。我住在只有12平方米的房间里,每天只能出去两次,每次1个半小时,但也只能在一个50平方米的大厅里走一走。大厅的屋顶上有一个洞,这是我唯一接触外界的地方。”

萨达姆承认,他在监狱里能够吃饱,但监狱里制作的布丁难吃死了。最让他气愤不过的是,监狱竟然不准他刮胡子。狱方的解释是,不给他刀片是担心他自杀,或用刀片攻击监狱警卫。可萨达姆认为,这种解释十分可笑。他说:“他们就是想让我出庭时看上去丑陋无比,像个疯子似的。可是,他们永远不会让我屈服。”

按萨达姆的说法,他是被自己的军队和复兴党的人出卖的,这些人把他在提克里特藏身的地方告诉了美军。他宣称,在2003年12月被捕时,如果他身边有枪的话,他一定会还击。

单从这些话似乎可以看出萨达姆勇气过人,可是,当监狱准备给他做疝气手术时,他却非常害怕。萨达姆说:“他们想给我做手术。外科医生进来了,但我拒绝麻醉。你不能相信美国人。”他还不让狱方替他清洗衣服。他的律师解释说,萨达姆是担心美国人在他的衣服上下毒。

萨达姆声称,目前在伊拉克进行的自杀式袭击,都是早就计划好了的。他说:“伊拉克抵抗力量以一种适当的方式一直在做准备,第二阶段的战斗从2003年4月8日(也就是伊拉克战争开始三周后)开始。我把我的官员们和军事指挥官叫到一起,命令他们:‘第二阶段开始!’所以,目前伊拉克发生的一切不是巧合,而是战争爆发前就已经计划好了的。不时地听到这些爆炸声,我真的很高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