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电器贱卖资产获通过 散户用脚投票不起作用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2:03:26

但很快他弄清,想依靠县财政来解决渭源代课教师问题根本不可能。目前渭源全年的财政收入大约2000万元只够付全县5000名教师及公务员一个多月的工资!其中教师占了3000多人,教育经费已占该县总财政支出的一半以上。近亿的财政空缺,均要靠国家财政的转移支付。

整个甘肃的贫困市县的情况也相似。甘肃全省88个县(市区)中,有一半是国家重点扶贫县,有60多个县(市区)要依靠国家财政补贴才能撑下去,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8年列全国末位,和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所以,尽管自1999年来,全省教育经费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基本上都在30%左右,但县级财政大大超出了这个平均水平。民盟甘肃省委的一份调查显示,甘肃有些贫困县的教育经费支出已占到财政总支出的80%。就是说,这类县只要给老师发发工资,其他所有的公共事业就都将做不了。

所以,渭源县针对这些代课教师,尽管已经多次召开过专门会议,准备适当提高他们的生活待遇,但终因财力拮据无法兑现。并且,县级财政为了减小财政支出,就开始严格控制公办教师的编制,以致一些师范毕业生因缺编当不上老师,而良莠不齐的代课教师长期撑着贫困地区的农村教育。这笔财政账是很容易算的,进一个公办老师所要支出的工资可以请10个甚至30个代课老师。

李迎新对此反复在心里折腾:“渭源县基础教育的出路在哪里?谁能帮助渭源县走出这一困境?”

李迎新思考的结果,认为有必要修改我国义务教育的投资主体。他说:“西部面临的财政困境,其实已经充分地说明,有关政策中规定让县级财政来负担义务教育的支出已经不符合贫困地区的实际。这样只会使越穷的地方越办不起教育,越没教育越穷。”他认为,义务教育应由国家财政来直接投资,才可能缩小教育上的城乡差距、东西差距,才可能从根本上真正解决资金困难造成的代课教师问题。

他把这一想法在一次大学同学的聚会上说了,一开始他那些事业有成的同学均没注意。他一下子就急了:“代课教师20年来拿着每月40元的工资,你们知不知道?农村教育已经很危险,你们知不知道?”他越说越激动,指着他们那桌丰盛的饭菜说:“这样一桌,对我们来说只是三四百元,对代课老师来说,就是一年的工资啊!”说到此处,他的泪水夺眶而出,顿时一桌无语。(注:本文原标题为代课教师艰辛执著震动人心县委副书记动情上书教育部)

“太可惜了,太可恨了!太痛心了!”昨日上午,湖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省博物馆原馆长谭维四,靠在家中客厅的木质沙发上,微闭双眼,回想起11年前“战国古尸”的出土过程,他表情凝重,用12个字向记者表达了他当时的心情。

1994年5月,荆门市发现一具战国女尸,它是目前我国乃至世界上所发现的第一具外形、骨骼保存基本完整的战国女尸,距今已有2300年,比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西汉女尸和江陵凤凰山出土的西汉男尸至少要早100年,对考古、医学等诸多学科具有极其重要的研究价值,堪称“稀世国宝”。然而,这具古尸却被盗墓贼挖出后,扔进了另一个墓坑内,敞开暴露长达48天之久,致使千年古尸面目全非。

是日晚,细雨纷纷。荆门市四方乡郭店村三组农民郭永昌等6人,趁着夜幕的掩护,携带铁锹、斧头、绳索等作案工具,在几次盗掘后,又一次来到纪山古墓群的一个古墓前(后被命名为郭家岗一号墓)。他们抡起板斧,将厚厚的棺木砍开一个大洞,用电筒往里一照,发现里面躺着一具完好的尸体!盗贼吓得不知所措。胆大包天的村民李宜海,见尸体的头上挽着一个发簪,头发还很完整。他说:“这把头发也许还能卖大价钱。”说罢,狠狠地一把扯下了这束千年古发。接着,这伙盗贼填土掩埋后,仓皇逃离现场。

3月7日,棺内有尸体的消息被郭店村村民郭守平得知,郭守平是盗墓老手,自称“盗墓王”,扬言要盗别人不敢盗的墓,要赚别人不敢赚的钱。这天深夜,他纠集了8人,悄悄来到墓地,重新打开棺木后,用手指在古尸嘴巴里乱剜一通,但并没有找到他们企盼的宝贝。郭守平气急败坏地叫道:“没有宝贝,这死鬼身上穿的、盖的也值不少钱!拉下来!”

“对,先把尸体弄上去,再把衣裳剥下来。”李宜海等人附和道。郭守平拿来斧头、凿子,将棺木的洞口扩大。其他人用麻绳套在古尸的颈子上,拉的拉,推的推,不一会儿,就将这具安睡了2000多年的古尸野蛮地扯出了地面。折腾中,女尸身上放置年代太久的丝绸全被抖落。让盗贼惊吓不已的是,这具古尸竟丝毫没有腐烂,而且四肢关节都能弯曲,肌肉还富有弹性!

“完了,这么好的古尸被我们搞成这个样子,我们怕是要坐牢,要被杀头的啊!”几个胆小的盗墓贼吓出一身冷汗。

随后,另几人慌忙用绳索拉着古尸,拖过坎坷泥泞的田地,将之推进离一号墓30多米远的另一个被盗掘的墓洞里,然后将抖落的丝绸棉被、丝绸衣服胡乱塞进蛇皮袋里慌忙逃窜。

郭家岗一号墓被盗了!荆门市警方接到报案后,请来了考古专家谭维四等人,看到惨不忍睹的现场,谭维四痛心地说:“肯定有大量文物被盗走了!”

随后,一个以警方为主的、十多人的侦破专班成立,他们冒着冰严寒,开进了郭店村。挨家挨户地上门做工作,召开群众大会,动员大家提供破案线索。

不久,一封匿名信揭发了以郭守平为首的盗窃团伙的种种罪行。两天后,第二封匿名信又举报了四方乡文管员李太彪与盗墓犯罪分子暗中勾结,从中渔利的勾当。5天之中,9封检举信共揭发盗贼24人。更使人震惊的是,举报信还反映有古尸被盗。

直到此时,古尸大案才浮出水面。时任沙洋公安分局局长的冯忠良得知后,立即增派警力,火速增援侦破专班。警方首先将郭守平捉拿归案。接着,再次召开群众大会,敦促盗贼投案自首。短短几天时间,郭店村先后有13人投案自首,其中有3人不仅交代了参与郭守平等人盗挖“郭家岗一号墓”的犯罪事实,而且交出盗得的文物14件。

从多方获悉的情报证实,郭守平等人的确是从郭家岗一号墓盗出一具古尸。但这具古尸现在何处却依然是个谜。干警们决定从郭守平的身上打开突破口。

第三次提审一开始,干警就向郭守平发出了重型炮弹:“郭守平,根据群众的举报和你的同伙的供述,你今年正月二十六晚,在盗掘郭家岗一号墓时,盗出一具古尸,这具古尸现在什么地方?”郭守平先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继而又矢口否认。审讯陷入僵局。

4月12日,干警们带着郭守平的妻子,第四次赶到荆门市收审所提审郭守平。审讯民警一脸威严,两眼直盯着郭守平,直到郭守平低下了头才发问:“你能保证把所有的问题都交代了吗?”

郭守平收审以后,时刻都在惦念自己的家人,看到妻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知该说些什么。倒是妻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规劝起郭守平来:“别人都说了,你不说是要吃亏的……”

经过公安干警艰苦的审讯,郭守平终于交代了当年3月,他伙同李华等8人先后4次盗掘“郭家岗一号墓”的全部犯罪事实,其中一具完好的女尸被他用绳索吊出后,移埋到相距该墓30余米的另一墓中(即郭家岗二号墓)。女尸身上的丝织品被剥下后,卖给了沙市的文物贩子,获赃款4000元;从墓中盗出的木柄铁锸、木俑、竹笥残件以及一套楚国乐器———虎座鸟架鼓等几十件文物均被李华等人瓜分……

根据郭守平的交代,在距该墓30余米远的二号墓的墓洞中,终于找到了那具已移埋达48天的战国女尸。工作人员很快将女尸取出,用专车送往荆门市博物馆,及时进行了技术处理。

随后,负责追缴文物的专案组也频频告捷:4月14日下午,专案组将混迹在发掘现场人群里看热闹的盗贼李立新抓获,当即从其家中收缴文物2件;4月15日,从盗贼团伙主犯李华家中收缴凤鸟线、铜镜、铜戈等文物12件;4月20日,四方乡公路段职工易某向公安机关上交了李立新存放在他家中的虎座、铜铣、陶鼎等文物7件。

此后两个月里,沙洋公安分局和四方派出所的干警,一直在追寻文物贩子的踪迹,他们决心千方百计追回被盗卖的文物,尤其是古尸身上的丝织品。

6月26日,民警侦查得知,郭守平将女尸身上的丝织品卖给了一个叫文昌海的沙市人。郭守平还供述:文昌海,满脸络腮胡,身高体壮,行动诡秘,专以贩卖文物为业,此人有“大哥大”,说不准还有武器。文昌海两次接头、提货都是驾驶一辆银灰色吉普车。

几经周折,干警们终于查出,文昌海当年32岁,曾是沙市某纺织企业职工,已被开除公职一年多了,此人居无定所,1993年5月至12月,因贩卖文物被沙市西区派出所收审。

6月30日上午,追捕组终于查出文昌海当时在其弟文昌洪的原居住地——沙市凤凰城1门8楼32号。

下午3时,两名公安干警化装成卖香蕉的商贩蹲在一香蕉摊旁,注视着马路上的动静。另两名侦查员扮成过路歇凉者,把守在该楼的出入口。另有民警守候在楼梯口的另一隐蔽处负责接应。

下午4时许,一辆桑塔纳轿车停在了楼梯口,车上走下一高一矮两个人。4名侦查员见状,尾随2人紧追上楼。这时,高个子走到4楼发觉身后有人跟踪,便一口气跑上7楼,掏出钥匙佯装开门。民警见其打不开门,便操着一口江陵话喊了一声:“文昌海!”文昌海下意识地应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民警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了文昌海,另一民警闪电般掏出手枪抵住了文昌海的脑门,并迅速给其戴上了手铐。

经审讯,文昌海交代丝织品包装在一只灰色密码箱里,藏在荆州邮电局汽车修理厂厂长王海鹰的办公室里。他耷拉着脑袋说:“我刚从广州联系了买主回来,没想到还未进家门就栽到了你们手里。”

根据文昌海的供述,当晚9时许,侦破组又一鼓作气驱车荆州,抓获窝赃犯王海鹰,将女尸身上的丝织品缴获。

至此,经过公安干警连续4个月的艰苦奋战,“中国第一古尸案”终于宣告破获。

案件破获后,湖北省有关部门先后两次组织文物鉴定专家,对古墓群遭盗掘的情况和已追缴的文物进行鉴定。

如今,谭维四家中还收藏着这些文物的鉴定复印件。“损失惨重,令人痛心!”谭维四介绍:曾经完好无损的古尸颈部上端留下深0.5厘米、宽1厘米的勒痕,头发全没了。头部有4个长2—3厘米的伤口,臂部、小腿、右手、踵部等处皮肤大面积破损,髋关节、颈部骨骼已被拉脱。尤为严重的是,这座保存特别完好的战国古墓惨遭盗掘,使许多科学资料荡然无存,两千多年的古尸得以完好保存至今的原因、条件均缺乏研究依据,致使多项科研工作无法进行。

墓内随葬的丝织品数量丰富,品种齐全,有绢、组、针织绦、锦等质地,其机械强度和保存状况优于被称为“丝绸宝库”的马砖一号墓出土的丝织品,堪称又一座“丝绸宝库”。朱红凤鸟纹织锦的色泽美轮美奂,特别是提花织锦中出现的对龙对凤对鹿花纹图案,系前所未见。遗憾的是,由于野蛮挖取,走私犯又喷洒酒精,反复揉卷,长时间闷在塑料包和皮箱内,加之高温天气捂烤,这些精美的丝绸如今已残破不堪。

追缴回来的文物中,有一个虎座鸟架鼓,是当时所见最为完整的一套楚国乐器。然而,被追缴的仅为双虎、双鸟和一对鼓槌,目前世界上尚未发现的蒙皮尚在的战国鼓,至今不知去向。

经国宝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复核,此次古墓盗掘中,被破坏的国家馆藏一级文物就有菱形纹夹袄、对龙对凤对鹿纹锦被、虎座鸟架鼓等7件。由于遭到破坏,鉴定书上这些珍贵文物的名称前,都不得不加上一个刺眼的“残”字。

面对受损的古尸和其他文物,谭维四仰天长叹,称这起案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全省破坏最为严重的盗墓案件。他回到武汉后,立即奋笔疾书,给当时的省委主要领导写了一封长达10页的信。信中言词恳切:“要采取紧急有效措施刹住此风,救救国宝”。“此风不能迅速刹住,楚文化中心地区、楚郢都附近的地下文物宝库,还有可能遭到更严重的破坏”。“决不能让盗掘盗卖之风在楚都附近蔓延滋长了,否则,我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何以上对祖先,下对子孙后代!”

专家的强烈呼吁,引起了省委的高度重视,省主要领导立即批示,要求采取断然措施予以打击,刹住这股歪风。一场更加深入、持久的打击盗窃古墓的专项斗争在全省展开了。

1995年5月23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郭守平、李华、李立新等人提出的上诉,维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原判,判处3名罪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外,参与此案的另外十几人也均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等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

荣毅仁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等同志,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荣毅仁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新华网北京11月3日电中国现代民族工商业者的杰出代表,卓越的国家领导人,伟大的爱国主义、共产主义战士,中华人民共和国原副主席,第六、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原主席,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董事长荣毅仁同志遗体,3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

荣毅仁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等同志,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荣毅仁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庄严肃穆,哀乐低回。正厅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荣毅仁同志”,横幅下方是荣毅仁同志的遗像。荣毅仁同志的遗体安放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上午9时,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王兆国、回良玉、刘淇、吴仪、周永康、贺国强、郭伯雄、曾培炎、王刚、万里、朱镕基、李瑞环、李岚清、徐才厚、何勇、司马义·艾买提、成思危、许嘉璐、热地、盛华仁、路甬祥、唐家璇、华建敏、陈至立、肖扬、贾春旺、王忠禹、廖晖、刘延东、李贵鲜、周铁农、陈奎元、黄孟复、张怀西、李蒙、董建华和郑天翔、杨白冰、丁关根、田纪云、迟浩田、张万年、王汉斌、邹家华、王光英、布赫、杨汝岱、钱正英、孙孚凌、万国权、胡启立,以及王克、王瑞林等在哀乐声中缓步来到荣毅仁同志的遗体前肃立默哀,向荣毅仁同志的遗体三鞠躬,并与家属一一握手,表示深切慰问。

中共中央办公厅、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全国政协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负责同志,荣毅仁同志工作过的单位、生前友好和家乡代表也前往送别。

荣毅仁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荣毅仁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的还有:王乐泉、刘云山、张立昌、张德江、陈良宇、俞正声、曹刚川、李鹏、乔石、宋平、刘华清、尉健行、薄一波、李铁映、何鲁丽、丁石孙、蒋正华、顾秀莲、乌云其木格、韩启德、傅铁山、阿沛·阿旺晋美、帕巴拉·格列朗杰、张思卿、丁光训、霍英东、马万祺、白立忱、罗豪才、张克辉、郝建秀、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徐匡迪、李兆焯、王选、张梅颖、张榕明和李德生、肖克、张劲夫、黄华、彭冲、廖汉生、王芳、谷牧、吕正操、刘复之、姜春云、钱其琛、张震、倪志福、陈慕华、孙起孟、雷洁琼、李锡铭、王丙乾、铁木尔·达瓦买提、吴阶平、彭珮云、周光召、曹志、韩杼滨、吴学谦、洪学智、钱学森、董寅初、叶选平、钱伟长、任建新、宋健、朱光亚、陈锦华、赵南起、毛致用、经叔平、王文元、邓力群、张廷发、韩光,中央军委委员李继耐、廖锡龙、陈炳德,以及于永波,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何厚铧等。

本报讯(记者赖颢宁)据外交部官方网站消息,中国驻日本大使王毅日前在日本防卫大学演讲时就外界对中国军费的一些猜测作出回应。他表示,中国军费是公开透明的,而且中国军备透明度正在不断提高。

王毅说,有人对中国军费说三道四,认为中国实际军费是目前宣布的2至3倍。针对这个猜测,他表示,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军费占财政开支的比重将达到20%,那么“这对中国经济建设和国家财政来讲是不可想像和承受的,就连美国人对此也无法置信。”

针对外界对中国军费的编制方式存疑这一情况,王毅表示“各国军费编制实际上各不相同”。他举例称,在一些西方国家,某些两用技术研发、太空开发和核武开发费用是不直接计入军费的。他表示,“中国的军费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批准,是公开和透明的。”

外界有些评论认为中国军备还不够透明。对此,王毅表示,“中国军备透明度正在不断提高。”他称,中国的安全环境评估、军事战略、军力结构、管理体系、军事外交、军费总额及基本构成等都是公开的,另外已发表了四份国防白皮书、两份“裁军、军控与不扩散”白皮书,白皮书相关工作已经走向制度化、系统化、规范化,而且每一本新白皮书的厚度和信息量都有大幅度的增长。

他强调,必须说明的是,“透明度不是绝对的”,由于各国军力水平和安全关切不同,不可能在透明度问题上整齐划一。他称,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向近日访华的美国国防部长开放了战略导弹指挥部。

他对中国军费近年存在较快增长进行了解释。他说,主要包括补偿性支出、提高军队人员工资待遇、适应和跟上世界军事变革的潮流、适度增加装备经费等因素。

因为学前班的4个小孩子淘气,海淀区第二实验小学的一名老师让他们互相抽打耳光作为惩戒。

事情发生后,有两个孩子先后退学,另外两个孩子仍正常上课。学校称目前这名老师已被辞退,校方领导已到学生家中道歉。

10月31日,南南的父亲郭先生说,南南已从海淀区第二实验小学退学了。他告诉记者,此前孩子在学校曾被老师命令与同学互相打耳光。

郭先生说,南南原在海淀区实验二小的学前3班就读,平时比较淘气。10月14日晚上,孩子一到家就告诉郭先生,当天张老师让几个不听话的学生互打耳光,他也被同学打了两下。

新新跟南南同一个班。新新的家长唐先生说,新新也因淘气被张老师要求与另一个孩子张羽互打耳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