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媒体称尤文着手重磅转会 1500万加穆换第一天才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2:08:40

据了解,抓人用的那辆福田车是在县城里租的,车主叫李昌伟。记者在崇义采访期间,一直没找到李昌伟,但是见到了一份由李昌伟签名的口述情况说明。据李昌伟称,1月21日下午4时30分左右,陈志文在崇义县城北门附近被4名巡逻员强行拖上车。车上一共有7人,5男2女,当天下午6时左右被送至大余县浮江路边。在情况说明中,李昌伟还提到,民政局的1名工作人员和4名巡逻员一直在场。

知道事实的真相之后,失踪人员家属到处寻找。但是几个月过去了,周边的县市都跑遍了,连邻近的广东、湖南等地都找过了,音讯全无。在家属的要求下,崇义县民政局在周边县市的电视上登出了寻人启事,张贴了大量的广告,至今没有消息。

家属告诉记者,从现在的情况看,他们生还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那些天是当地最冷的时期,而且一直下着大雨,对于这些患有精神病的人来说,在野外不被冻死也会被饿死。

家属还向记者透露,那天同车被扔到大余县的7人中,有两人在几天后神奇地回到崇义县城。在崇义县城的一个小街心公园里,记者见到了那位叫“阿廖”的乞讨人员。阿廖告诉记者,他患有严重的风湿病,没有劳动能力,只能以乞讨为生。那天他正在一家超市边上睡觉,一辆汽车突然开过来,下来几个人说要带他去吃饭,然后他就被架上了车。“当时车里一共有七八个人,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车走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停了一下,穿制服的人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小筒半斤左右的圆饼干。又过了一段时间,车停了,他们就赶我们下车。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车就掉头跑了,于是大家也就四处散开了。”

据阿廖说,下车的地方比较偏僻,四周是山,旁边有条河,还有条马路。车是在一个岔路口把大家赶下来的。后来从周边的一户人家那里打听到,自己是到了大余县境内。阿廖问到了回崇义县城的方向,沿路乞讨,走了3天才回到县城。

阿廖还告诉记者,前些天有穿制服的人找他,让他最好回到自己的镇上去,并警告他不要到处乱说,别人问起来也要说不知道。“不关你的事情,最好不要去作证,不然要吃亏的。”

记者采访了崇义县民政局的有关负责人,得知将流浪乞讨人员和精神病患者遣送到野外的确是政府行为。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2005年年初,该县在进行“三清三改”的整治工作,与此同时,县里发文要求民政局牵头,公安局协助,整顿市容。根据县政府有关精神,2005年1月21日,两家单位开始对县城里的流浪乞讨人员和精神病患者进行收容遣送。

民政局方面的解释是,当时是把这些人员送到了距大余县西华镇几百米远的地方放了下来,还给他们发放了饼干。当时不知道有两个是本县的,但由于对方是精神病患者,无法跟他们交流,也就错把这两个人给送走了。“原本是要进行社会救助的,由于政府财力有限,我们县里还没能设立救助站,所以就按原来一贯的办法做了。各县都是这样送来送去处理的。”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县一级的单位必须要设立救助站。而记者事后了解到,在这一地区的很多县都没有设立救助站。

这位负责人表示,事情发生后,民政局意识到了自身存在的行政过错,并多次对这项工作具体的实施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并积极配合家属去寻找失踪人员,“要尽一切努力把人找回来”。

民政局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们已经跟一户人家签订了协议,给了1万元的赔偿金。“当时签协议赔偿的时候,县法制办和信访办都有人在场,失踪人员所在村的村支书也在现场见证。但到现在,还有家属在其他人的唆使下嫌赔偿太少,不肯罢休,到处上访。”

在几个月寻找都没有结果的情况下,郭冬香的儿子吴隆生向民政局提出赔偿要求。在3次协商后,赔偿金从最初民政局开出的3000元提高到5000元、8000元及最后签订协议的1万元。“这个协议是没有道理的。”郭冬香的侄子郭祥富告诉记者,那天表哥与有关部门签订赔偿协议的时候,他正在赣州市向有关部门求助,由于表哥一向老实,又不懂法律知识,当时就糊里糊涂地把赔偿协议给签了。“说出去太可笑了,一条人命在他们眼里最初只值3000元。”郭祥富说。

记者在双方签订的赔偿协议上看到,甲方崇义县民政局同意一次性赔偿精神病患者郭冬香死亡赔偿金等一切费用1万元。但同时作出了规定,乙方领取赔偿金后,不得再向甲方及有关部门提出有关索赔事宜,更不得就此事上访、诉讼或无理取闹。

郭祥富说,自从表哥领回1万元的赔偿金后,他和表哥就没有再去找过民政局了。但他坚信,一条人命不能就这样没了,他们已经请了律师,准备在证据收集完整以后将有关部门告上法庭。

律师郭雷告诉记者,在接受了当事人的委托之后,他就一直在和民政部门协商。他说,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即使不算精神赔偿这一块,也应该至少赔偿七八万元左右。但是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只有认定死亡,家属才能获得相应赔偿,而法律上认定失踪需要在两年以后,认定死亡又需要在认定完失踪的两年后。“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将耗费很长的时间,对当事双方都没有好处,所以我和委托人认为还是通过协商来解决,但是赔偿一定要合理。”郭雷说。

在记者采访结束时,受害人陈志文的父亲陈清明告诉记者,他也准备向民政部门索赔。但是,还有3个被抛弃野外、亲人还不知晓的被收容遣送者,他们的生死与尊严谁来捍卫?作者:记者涂超华

本报讯据广州日报8日消息日军侵华期间曾经掠走数千广东儿童的消息传出,在各界掀起轩然大波。这批儿童缘何被掠?去向何方?成为最让人揪心的“悬案”。广东省档案馆的工作人员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在小山一般的历史档案中寻找,终于找出一件珍贵资料。专家认为,它很可能成为破解这一历史谜团的“钥匙”。

这份民国34年(1945年)11月9日写就于国民党宪兵第十二团团部的《意见书》记述了一批难童的被掠经过,以及他们背井离乡、四方辗转的经历。

在这份档案12人的名单中,何世瑞于民国33年(1945年)8月15日与200多名儿童一起在广东被掠,随后随日军山川部队“辗转于桂林、安南、云南、湖南等地”。从档案中可以得知,这批难童大部分是日军“原部队”,也就是南支派遣军在各地抓捕的,到岳州后改随山森汽车队到武昌。

在日军部队中,难童中“年龄较大及笨拙者则做苦工及搬运重物,较少或敏活者则做奴仆使用”。日军还对孩子们宣布,要送他们去日本接受教育,以便日后“改造中国”。

这份档案得出结论,日军之所以要将孩子们送往日本,无外乎“增加人口或作为补充兵源之用,及驾驶自杀性飞机”。

《意见书》还写明,12名难童当中,除了何世瑞和黄氏兄弟外,其他9人的家庭经连年战乱,存亡未卜,只能慢慢寻找。

专家指出,当年那些儿童年龄应该大多在十几岁,60年后的今天也就是70-80岁之间,应该还有不少人仍在世。

中新社北京六月七日电(记者沈嘉吴庆才)今晚,一场二十年罕见的冰雹再度随雨突袭京城局部地区。

晚七时三十分,在西城区甘家口地区有目击者证实,最大直径约五公分的冰雹伴如泼大雨从天泄下。此时天空由暗红转棕黄色,色亮几如白昼。户外空地密布坠雹,约五分钟后尽化。措手不及的行人用公文包护头,冰雹击包声音响亮。

行经城西的出租车司机证实,冰雹多与乒乓球相当,持续时间四五分钟左右。长安街沿路两侧,遍地横陈被雹砸落的残枝断木。

时隔一周,两场罕见冰雹续袭京城实属罕见。今年五月三十一日发生的雹灾和暴雨造成该市近一亿元人民币的直接经济损失,并造成万余轿车受损索赔。

截至记者发稿晚八时半,雨停、天色如漆。交通部门尚未发布关于追尾等事故通报。

台湾“国民大会”昨天通过“宪法”修正案,通过的增修条文包括废除“国民大会”、将公投正式入“宪”、“立法院”提出修改任何“宪法”必须公投、把“立法委员”减少一半以及把“立委”选举方式改为单一选区两票制等。

陈水扁会后表示,第一阶段“宪改”完成不是工作结束,他将加速筹组“宪改”委员会,在2008年他卸任前,为台湾催生一部合时、合用的新“宪法”。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6月1日表示:如果4国集团(日本、巴西、印度与德国)在即将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提出要求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决议草案干扰联合国改革进程,并强行表决的话,中国将投票反对。

外交学院郑启荣教授说,这么早就亮出底牌,是中国外交非常罕见的举动。“这不一定是韬光养晦政策的结束,倒可以看成是中国外交日益成熟的表现。”

郑教授说,在联合国走到这么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中国的这种表态是对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体现。

其实,这种表态既出人意料,也在情理之中。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谈到中国对联合国改革问题的态度时,明确表示中国并不反对联合国安理会扩大,只是反对仓促投票造成联合国分裂。4国集团这个时候提出的提案有可能造成联合国分裂的后果,中国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巴西驻联合国代表此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已经有约120个国家对此表示支持。

郑教授说:“联合国各成员国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不一定现在说支持你,到投票时就一定支持你。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他说,“中国也感到4国集团的提案,的确得到一些国家的支持,而且有可能通过表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表示出投反对票的意愿就是合乎情理了,是慎重作出的决定。也有通过中国明确态度来影响一些国家投票倾向的考虑。”

因为是在联合国大会上全体成员国平等讨论这一问题,所以中国等五常理事国的否决权并不能派上用场,但中国的表态还是得到国际上许多国家的关注,4国集团显然不满。

当被问到中国这种表态会否损害与4国的关系时,郑启荣教授表示:“肯定会或多或少影响到与他们的关系,但并不会损害到相互合作的深层次基础。”他说,这一点中国肯定也考虑到了,但是为了联合国的整体利益,中国还是准备投反对票,这说明了中国的外交是有原则的。

“这不一定是韬光养晦政策的结束,倒可以看成是中国外交日益成熟的表现。”

4国集团争常的路还很长。郑教授说,即使6月份的联合国大会通过4国集团的提案,9月联合国开会涉及修改联合国宪章时,还需要5个常理事国对此持一致立场。

日本外务省发言人6月3日表示:对于中国表示“扩大联合国安理会是危险的”,日本方面不予赞同,并表示将会争取获得中国的支持。他说:“这绝对不是一件危险的事,也不会导致联合国分裂。很显然,我们与中国所持意见不一致,但我们会进一步与中方谈判并获得他们的理解。”

自从日本现任首相小泉纯一郎2001年上台以来,由于他不断参拜靖国神社,中日关系陷入低潮。由于日本教科书以及申常事件,中日关系自今年4月陷入了历史最低谷。

当中国驻联合国大使王光亚表示,中国将对4国集团提案要投反对票后,有记者问:“同中国一样,印度也是人口大国,并且经济也在迅猛增长,为何中国能够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印度却不可以?”王光亚表示,中国不仅为二战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还是联合国创始国之一。(宁蒙编译)

中新网6月8日电综合俄罗斯新闻网、乌克兰新闻网报道,乌克兰美女总理尤丽娅·季莫申科登上了世界著名的《花花公子》杂志波兰版《PlayTop》6月刊封面。

在6月刊波兰版《花花公子》最感兴趣的10个人和事件中,季莫申科力压美国女演员奥贝特、澳大利亚女歌星伊姆布鲁丽娅、宝马推出最新款BMWM6、无线通信上网、空客A380首飞等名人和要事,荣登榜首。杂志还刊登了季莫申科留着辫子、穿浅色商务装的大幅照片,上有她的花体签名。

波兰版《花花公子》杂志社指出,季莫申科作为世界上非常漂亮的女政治家,征服了广大读者的心,许多人为之倾倒。同时希望在乌克兰总理宣布同意为杂志拍摄照片后,乌克兰版《花花公子》很快能在乌克兰出版。

波兰版《花花公子》5月刊首页转载了季莫申科总理先前接受《Elle》杂志时的采访录。当时美女总理在回答是否准备上《花花公子》封面的问题时表示,《花花公子》杂志封面挑选的都是最好的真正的美女,她可能达不到标准。从《Elle》杂志刊载的季莫申科照片来看,她穿42号衣服,鞋子35码,为保持这种体型,从未遵守任何专业节食计划,只是全天16小时工作,很少睡觉,饮食不规律。

在看到相关报道后,乌克兰首都基辅市民认为花花公子事件是一种挑衅,登载总理照片没有征得她本人的同意。乌克兰驻波兰大使馆就此报道指出,他们没有订阅《花花公子》杂志,不能证实或否认这一报道。(固山)

-中国支持联合国建立“预防文化”,加大对预防冲突和调停的投入,特别是完善预警、实地调查团等机制和措施。

-中国一贯主张谨慎使用制裁,必须以用尽和平解决的所有手段为前提。一旦安理会决定实施制裁,各国均有义务严格执行。

-中国支持改进联合国制裁机制,设立严格标准,加强针对性,设定明确时限,并尽可能减少制裁引发人道主义危机和对第三国的影响。各制裁委员会应定期评估制裁造成的人道主义影响。

-和平解决国际争端与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是《宪章》的重要原则和国际法基本准则。中国一贯主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

-我们赞成既不修改《宪章》第51条,也不重新解释第51条。《宪章》对使用武力已有明确规定,除因遭受武力攻击而进行自卫外,使用武力必须得到安理会授权。对是否构成“紧迫威胁”,应由安理会根据《宪章》第七章并视具体情况判定,慎重处理。

-导致发生危机的原因和各类危机的情况不尽相同。就使用武力形成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规则和标准不现实,也容易引起较大争议。是否使用武力,应由安理会视冲突实际情况逐案处理。

-安理会是联合国唯一可决定使用武力的机构。区域办法或区域组织采取强制性行动,必须事先得到安理会授权。

-联合国维和行动应遵循《联合国宪章》以及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各项基本原则,包括中立、当事方同意以及非自卫不得使用武力等。

-中方支持加强联合国维和行动能力,欢迎秘书长关于建立战略储备、成立维和民警待命安排的建议。希望秘书处根据联大维和特别委员会的要求,对建议的诸多方面予以细化和澄清。建立新机制需要进行谨慎、周密的研究,确保其可行性、有效性,整合资源,量力而行,并充分发挥现有机制的潜力。

-联合国维和资源有限,应合理有效使用。联合国可根据具体情况,对非洲区域组织开展的维和行动提供必要支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