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新的世界最丑的狗产生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06:43

陈忠明说,他每天被迫工作十多个小时,并不能领到工资。“如果逃跑,打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6月27日下午,身着破旧T恤衫的陈忠明来到新京报社,向深度报道部一名编辑讲述了此前两个多月的个人遭遇。

按陈的说法,今年3月17日,其从广州乘火车来到北京南站,被一名自称是大型水磨石地板砖窑老板的人骗到河北定州市,在北邵村高保义砖窑,他每天被迫工作十多个小时,并不能领到工资。

“如果逃跑,打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陈忠明说,他曾多次受到砖窑工头这样的威胁。一日,他扒开厕所的砖墙逃跑,但被工头骑摩托车追上,并随即遭到毒打。

在讲述个人遭遇时,陈忠明提起裤脚,展示其打着钢板的左腿。他说,自己在四川家乡曾遭车祸受伤,在定州砖窑被强迫劳动时,腿伤多次发作,其本人提出需在7月份回家换药,而厂方也害怕他出事,遂于6月18日,由工头杜元刚亲自雇车将其送至定州火车站,花156元购买至成都车票。

陈忠明说,当时工头杜元刚亲眼看着他走进候车室,并威胁他如果报案后果不测。而在离开砖窑前,10多名相同遭遇的工友将身上几毛钱的零钱凑给他,要他一定想办法报案解救他们出去。

陈忠明说,6月18日当天,他不敢在定州报案,便将火车票退了120多元,转头到北京报案,但北京警方答复,他应回到定州报案。随后,他一边在北京的建筑工地上打零工,一边尝试求助媒体,最终来到新京报。

6月27日,新京报深度报道部认为陈忠明所述情况需要核实,遂决定由摄影记者张涛和文字记者刘炳路于6月29日随举报人陈忠明赴定州实地调查,如若情况属实则向当地警方报案,以解救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民工。

陈忠明说,那些被限制自由的工友由于受到过威胁,只有警察到场才敢站出来说话。

6月29日下午5时许,新京报两名记者在陈忠明的指引下,乘采访车抵达定州市东南方向20公里处的北邵村。

这个村庄与定州通往固安的公路之间,尚有约1.5公里的村道。高保义砖窑则偏居北邵村西面500米处的耕地之中。两天前的一场大雨,令砖窑与村庄之间的一条土路泥坑遍布,行走不便。

在临近砖窑的一块耕地旁,两名村民对记者说,高保义砖窑用的都是“捉来”的外地民工,民工经常逃跑,被抓回来便要挨打。

随后,记者以征地勘察为名与砖窑窑主高保义聊了一小时左右,侧面了解到,该厂工人大多来自外地。在现场,记者看到几名衣衫褴褛的工人忙着拉车运砖,或给砖窑添煤,但没有发现这些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明显迹象。

这个砖窑面积约五六十亩,一个20多米高烟囱的砖窑是它的中心,周围并无围墙包围。砖窑南北两边,各有一片工棚,红砖搭墙、灰色石棉瓦和黑色塑料布覆顶,高仅两米有余。

6月29日下午,记者曾试图接近砖窑南边的工棚,在工棚门口,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对记者说,他不是本地人,要问征地的事应到北边工棚找本地人。而工棚旁边一辆高约两米的翻斗车上,一名中年妇女坐在驾驶座上,对记者说了类似的话。

记者事后得知,此两人正是陈忠明举报的工头杜元刚夫妇,而当时在杜的身旁,站着七八个赤裸上身的矮小民工,这些民工眼望记者,并未出声。

此后,当记者返回停在村外的采访车与举报者陈忠明交流现场情况,陈表示,他本人就一度居住在砖窑南边的工棚中,白天由杜元刚带两三人监督劳动,杜妻则在高处守望,防止人逃跑。入夜,他们这些民工就会住进工棚,外边大门紧锁,工头杜元刚禁止他们互相沟通,他们只能在夜里捂着被子说话。

陈忠明还说,那些被限制自由的工友由于受到过威胁,只有警察到场才敢站出来说话。

在返回定州途中,两名记者经与编辑部沟通,决定次日陪陈忠明一起,向定州警方和劳动部门报案,并随同执法者再次到砖窑调查。

警方查验证件之后,三名便装男子并未随之离开。“我认识你,你是刘记者吧?”其中一人对记者刘炳路说。

当记者一行从北邵村返回定州市,已是6月29日晚8时许,一个小时后,包括司机在内的一行四人吃过晚饭回到大世界宾馆。

此前,记者张涛于当天下午在大世界宾馆登记了308和313两个双人标准间,这家宾馆位于定州中心地带,紧邻市委市政府。

9时许,记者刘炳路、张涛和举报人陈忠明在308房谈话时,数名警员和三名便装男子敲门进入,要求查验身份证件。当时,陈忠明称自己没有身份证,而警员对新京报两名记者和司机的身份证件进行登记后,并未追问陈忠明的情况。

警方查验证件之后,三名便装男子并未随之离开。“我认识你,你是刘记者吧?”其中一人对记者刘炳路说。

三人随即亮明身份:其中两人为定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黄宏京及该部一名工作人员。

言谈之间,记者刘炳路发现,素未谋面的三名官员对其个人情况相当了解。此后,双方谈及此前不久发生的定州6·11特大伤害案件,而刘炳路正是报道此案的记者。

三名官员就此解释了随警方前来检查的原因———6·11事件后,当地警方每天都对各宾馆展开例行检查,而宣传部门出于保护外来记者的目的,也经常派员随同警方检查。

当被问及此行目的,两名新京报记者据实以告。定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黄宏京当即表示,将于次日上午9时协调公安、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分别派出两名工作人员,与记者、报料人一起去砖窑察看。

当晚11时许,几位宣传部门人员离开大世界宾馆,举报人陈忠明与本报司机分别在308房与313房休息,而刘、张两记者则决定到外面走走。

当时,在宾馆门口的街道上,两名记者看到一辆警方标志的面包车,车上有多名警察。晚12时许,两记者返回宾馆时,见到那辆警车已开进宾馆门前广场,横向紧靠新京报采访车后方,这使采访车已无法驶离此地。

回到房间,记者刘炳路感到有些害怕,遂与记者张涛一同睡在了司机休息的313房。但就在当晚12时30分许,举报人陈忠明还在308房内,两名记者当时对陈说,定州市委宣传部已答应于上午协调相关部门去砖窑调查。

按赵的说法,不仅这个高保义砖窑,定州现在所有的砖窑都没有非法拘禁民工和拖欠工资的情况。

6月30日早8时,大世界宾馆313房间的记者接到定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黄宏京电话,对方提醒记者去吃早饭,约8时20分左右,两记者到308房喊陈忠明一起下楼吃饭,发现房门虚掩,屋内无人,当时以为陈已提前下楼。

早饭后,两名记者在大世界宾馆一楼大厅见到了黄宏京及定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赵丰,但未见到前一日黄承诺协调的警方人员。

此时已是上午9时许,“咱们走吗?”黄宏京问,而记者只好将举报人陈忠明失踪的情况告知,“这怎么办啊?”黄宏京摊开双手说。

9时零8分,自感对陈忠明失踪负有责任的两名记者,拨打定州110报警。大约9时30分,记者再次拨打110,对方告知已出警。此期间,包括黄宏京、赵丰在内的几名定州官员与新京报记者一起回到宾馆313房间等候。

一进房间,定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赵丰即向记者介绍了他所了解的高保义砖窑情况。

按赵的说法,不仅这个高保义砖窑,定州现在所有的砖窑都没有非法拘禁民工和拖欠工资的情况。

赵丰介绍,三年前,曾有人从北京、石家庄带人到定州砖窑,并强迫工作,《燕赵都市报》曾予以报道。2004年,定州市成立整治砖瓦窑领导小组,对这一情况进行了整治,有关违法现象现在已经杜绝。

对于举报人陈忠明,赵丰说,此人确实在高保义砖窑工作过,因腿伤打有钢板,厂方予以结清工资,帮助其购买车票送其回家。

而针对陈忠明所举报的情况,赵丰则说,当地砖瓦窑外地工人较多,有的是老乡一起来的,有的是要饭来的,给点衣服什么的就能安家和工作。

“很多工人是四川人,而这些人爱吃喝,常常‘挣钱不剩钱’,往往在腊月只剩个火车票就回家了。”赵丰对记者说。

本报讯民警冲入酒店内的保健城,一口气竟搜出上万枚避孕套———昨日,市公安局独家授权本报,揭密今年警方“扫黄禁赌”行动的第一案:“6·13”开县沃尔顿酒店涉黄案。

据警方介绍,治安总队接到开县居民举报,该县沃尔顿酒店内,有一涉黄场所,小姐众多,在当地影响恶劣。6月12日,警车秘密进入开县县城,记者随警方一同行动。

进入酒店大厅,被举报的“沃尔保健城”的牌子,赫然出现在酒店厅堂。上面写明,保健城地址就在9楼。当时是中午13点左右。

“我们这里很好玩,既安全又便宜!”一中年妇女对探底人员称,记者所处的楼,这里有7个包房,酒店9楼的一层楼都是“好玩的地方”,只有客人“想得到”的,没有小姐“办不到”的。

对探底人员“安全与否”的疑问,中年妇女说:“这里肯定安全,没有关系不敢开,公安局里有朋友。”

“举报情况属实!”6月13日,10余名治安总队民警,进入开县布控。入夜,一民警乔装进入了“沃尔保健城”。10分钟后,里面发出了可以行动的信号。

接警后,民警迅速扑进保健城,当场抓获涉嫌卖淫嫖娼人员数十名,并搜出上万枚避孕套。知情者称,由此可见这个淫窝在开县的规模有多大。据了解,目前,该酒店法人在逃,警方正加紧调查中。本报记者

中新网7月6日电据凤凰卫视报道,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周二要求西方势力从乌兹别克斯坦及吉尔吉斯斯坦撤军。美国国防部指出,美国感谢这两个国家为美军、北约在伊拉克以及阿富汗的反恐运作提供军事基地,未来西方军力是否撤出,将由这两国政府做决定。

由中、塔、俄、哈、吉、乌六国组成的上海合作组织,周二呼吁西方国家应该定出使用吉尔吉斯斯坦以及乌兹别克斯坦军事基地的最后期限。当天美国国防部指出,目前美军以北约使用这两个国家的基地,协助在伊拉克以及阿富汗的反恐运作,是基于该国政府的同意。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迪里塔表示,我们的运作都是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同意并且与他们合作。至于是否要让我们继续在那里运作,这是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必须做的决定。

迪里塔指出这两个国家的军事基地的确对美国很重要,但如果这两个国家明确要求美国撤军,美国也会照办。我们总是有很多的选择,而且没有任何军事设施关键到缺少了就无法运作。

中亚是美国对中东以及南亚的战略必争之地,为了能继续使用中亚国家的军事基地,美国从“9-11”以来,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外交拉拢与军事合作。(莫乃倩)

深圳大学师生被华娱卫视惹恼了。因7月1日播放的《超级搜查令美女研究生卖淫调查》取景有深大场景,广大师生调查认为,深大压根没有这样的女研究生,华娱卫视此举影射深大有女研究生卖淫,从而严重影响到深大的名誉。深大学生怒称“校荣我荣校损我损”,华娱要公开道歉。

深圳大学在读女研究生在附近小区租房子卖淫?近两天,有此离奇小道消息在深圳大学师生中流传。该传言源于华娱卫视7月1日播出的《超级搜查令》节目,该期节目讲述的是一个在读“美女研究生”卖淫的故事,而节目中出现的大学场景,竟是深圳大学的校门和主楼。

“超级搜查令,人性放大镜。华娱卫视新鲜出炉的真实纪录电视节目《超级搜查令》,从现实的最本真状态出发,探寻和查究人性的最隐秘深处,为观众展现生活中的离奇事件,为委托人解密发生在身边的曲折案情。”在华娱卫视的主页上,有这样一段对节目的描述。然而,这一档“真实纪录”却在7月1日播出的一期节目中,让深圳大学的师生们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校园场景。

这期节目的搜查委托人“李大姐”和“黄小姐”,分别是一住宅小区的物业管理员和房东,她们到节目制作组反映,这个名叫“周意”的女研究生常带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回家,怀疑其从事色情交易,无奈向派出所报案而苦于没有证据,于是委托该节目帮她们“搜查”一下。节目中两位主持人“宋冰冰”和“天文台”接下了这一任务,经过几天的调查,不仅查到了她在网上结识男人卖淫的事实,让人意外的是,还把委托人“李大姐”的女儿也拉上了卖淫之路。结尾是“李大姐”在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时撕心裂肺的哭喊。

节目中有这样一个片断,主持人在跟踪“周意”的第一天,她到学校去上课。这所学校的场景正是在深圳大学,分别拍到了北门、正门和教学楼。“太明显了,一看就知道是深大。”深大国贸系大三的一名学生说,节目中虽然没有道出此“研究生”是深大的学生,节目中也没有出现“深圳大学”几个字,但是许多场景十分明显,很容易让观众认为“周意”就是深大的研究生。“对我们学校的声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他说。

和这名大学生有同感的学生很多,有学生小方说,《超级搜查令》标榜的是真实,这期节目上又多次出现深大场景的镜头,这不明摆着是说“深大有女研究生卖淫”嘛。而据该校有关领导调查,深圳大学并没有节目中出现的“周意”这一女学生。深大师生对此十分气愤,认为节目已严重损害了该校的形象。深大学生怒称“校荣我荣校损我损”,华娱要公开道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