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天价手机号码炒到16万元 号虫操纵市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34:14

贝:喜欢许多美好的东西。最爱唱歌、开车。唱邓丽君的歌,在那温柔的歌声里寻觅心灵的天堂。独自驾车,奔跑在乡间的原野上,让大自然的清风拥抱。

记:相对于拍这类照片的年轻女孩,“高龄”的你怎么想到拍这样的相片?

贝:我是一个感性浪漫的性情中人,在我心里没有年龄这个概念,那不过是一个数字。哀莫大于心死,心泉枯竭了,才是真正的老去了。我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不停地走,不停地梦想,不停地去圆梦。

贝:我想拍一本“用身体诉说情怀”的影集,那里有一个女人对生活、对爱情、对人生的感悟,她以上天给的纯洁的身体语言朗读了一颗真实的、朴素的心灵告白。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又美好的事情。我一直想拍一张白雪红尘,它不仅仅单纯为拍人体而拍人体,这里有我人生的一段难忘的经历,它是流淌在我心中的一首无言的歌,有人对大自然的不屈的意志力,也有女性与万物和谐的柔韧之美,画中有一种精神在飞扬。当大雪天来临时,我心中满是感动和激情,天地是这样的纯洁,往昔的梦重又回来,我就这样,仅披一块红纱,一身轻松的走向雪地,在雪地上舞蹈,成全了我的梦,也如许多人所说演绎了极致的浪漫。

贝:没有,至少在我拍摄时。我把这当作一项崇高神圣的工作来对待,没有过多的杂念,只是去努力地做,一切过程自然而然,心中纯净如水甚至天真得像个孩子。

贝:去年七月,我完成了自己的《贝琳达之恋》,书中有我激情纯美的梦,我的照片是它最好的注解,书与照片已为一个整体。朋友看了我的照片都很感动,建议并鼓励我登在贝拉文学网站,这是一个纯文学的园地,这里的网友大都是文学爱好者,在此之前我就已经在这里的文集上登载过文章,借此以文会友。如果我真有什么企图像误传的那样为出名、为出书炒作,何不去选人人皆知的大网站,何不到处贴帖子。其实,我的照片与自己网站的文友切磋之后,我很快就从网上撤下。现在流传的那些照片是最初有人从网上下载又重贴上的。我本人并不知道。

记:你之前曾说不知道网络红人“芙蓉姐姐”,现在你知道了,你觉得与她有什么不同?

贝:有太多的不同了。无论是生存状态还是精神层面,我们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我一直在北美宁静的大自然浸润中,远离尘世的喧嚣,心胸和视野开阔。

记:你介意有人在网上恶毒揣测你的动机与目的吗?介意被称为“芙蓉大娘”吗?

贝:因为我本来就没有动机与目的,所以也不介意那些无根据的攻击或揣测。对于芙蓉大娘一称,我也并不介意。每个人都要趟过岁月的河,今天的妹妹就是明天的大娘,我们要作今天的天使。

贝:我的生活依然如故。目前,我生活所处的环境宽松而平和,欧美人以他们宽容的眼光、宽阔的胸怀接受身边不同形式的美,无论对我的人体艺术照还是我的冰雪热舞照,他们非常欣赏,是对一个东方女性的赞叹。

贝:最感动的是我的家人和了解我的朋友们对我的全力支持,这是我前进的原动力。我永远也不能忘记在我生命的这一特殊阶段,他们给予我的最珍贵的爱。

记:前不久,重庆有一位艺术教授,公开招聘美女,在重庆仙女山“人体涂鸦”。你觉得这种形式是不是在模仿你呢?

贝:我不这样认为。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我的冰雪热舞照是第一也是独一的。

2005年7月,贝琳达在海外华人文学网站作家贝拉网站(www.beila.net)上发帖“冰雪裸舞”,其中展示了几张着透明红纱跳舞的图片。短短两周,点击率达到百万多次,导致网站服务器瘫痪。

此后,国内各大网站论坛开始纷纷转帖贝琳达照片,跟帖者众多。直到目前,仍然还有人在不断回复。在多数跟帖中,不少网友是以不解、怀疑甚至谩骂的态度回应。有“芙蓉姐姐”先例,网络上很快将其冠名“芙蓉大娘”、“海外芙蓉”。

记者登录原帖网址发现,贝琳达已删去颇受争议的相片,根据编辑时间显示,是发帖后一个月的事。据称,贝琳达还有一些未公开在网络的冰雪裸舞相片,是以枫叶、河流为景拍摄的。

在同一条街,搭乘同一辆三轮车,3名花季少女同遭车祸丧生,3个家庭体味着同样的悲痛。然而,给其中是农村户口的一名少女的赔偿,却不及她的有城市户口的同学的一半。

“3名少女同遭车祸,为何赔偿不同?不是说人人平等吗?法律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对待死亡?”失去爱女的何青志夫妇在悲伤之余,发出这样质问和呐喊。

“何源上学时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2005年12月15日凌晨6时,正在重庆市郭家沱农贸市场大声吆喝叫卖的何青志、谌登兰夫妇,被飞奔而来的邻居问懵了。“白色的羽绒服,咋啦?”“那边发生了一起车祸,有3个女孩死了。其中一个女孩穿的是白色的羽绒服,看起来像是何源。”

何源,14岁,是在城里卖肉的农村户口持有者何青志、谌登兰的独生宝贝女儿。听见这话,谌登兰当时几乎瘫了下去。

此时,天尚未完全亮开,一切都很模糊,但淌着鲜血的现场却真切地刺痛了每个人的眼睛———一辆大货车将一辆三轮车生生地压在了下面,有一件被鲜血浸红的白色羽绒服尤其醒目……

何源在重庆市江北区某中学读书。当天,她在上学途中遇到同校的另外两个好朋友,3个好伙伴上了同一辆三轮车,结伴去学校。

三轮车行驶到郭家沱长城公司上坡路段时,一辆对面驶来的满载货物的卡车刹车不及,车辆失控,发生侧翻,正好将三轮车压在下边。3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凋亡了。

事故善后处理小组很快成立,开始调查事故原因,并对死者进行赔偿。3个女孩的家人先后与肇事司机挂靠单位———重庆铺金公路运输有限公司的代表进行协商。

另外两家先后与公司协商“私了”,各自得到了20余万元的赔偿。当时,何青志夫妇沉浸在中年丧女的痛苦中,想当然地以为,女儿的赔偿,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让何青志夫妇意外的是,当他们就女儿的赔偿进行协商时,一切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容易。对方表示,如果按规定的条条款款一笔一笔清算,只能给他们死亡赔偿金5.07万元,再加上丧葬费等费用,顶多赔偿5.8万余元。

刚刚遭受丧女之痛的何青志夫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遭遇同一车祸的另外两个女孩都得到20多万元赔偿,为何自己的女儿死亡却只得到5万多元的赔偿?

何青志夫妇得到的权威解释是,2003年12月4日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简称《解释》)中明确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20年计算。该《解释》自2004年5月1日起施行。

按此规定,女儿属于农村户口的居民,赔偿的标准是2004年度的重庆市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其他孩子是城市居民,遭遇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时,应基于全年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

农村户口的居民因此就和城市居民拉开了长长的距离。重庆市权威统计数据显示,该市全年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221元,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535元,这两个数字分别乘以赔偿年限(20年)后,自然产生出近20万元和5万元两个存在巨大差距的结果。

何志青夫妇突然听到的这个闻所未闻的规定,在他们悲伤过度的心口上再撒了一把盐。“仅仅是因为户口不同,赔偿就存在着如此大的差距,这不是荒唐吗?”何志青夫妇说,“女儿10多年来一直生活在城里,一直和城里娃一起上学,为什么她读书时不因为她是农村户口而少收学费?为什么她购物时必须支付完全一样的价格?我们和城里人培养孩子的成本有什么不同?孩子长大了,对社会的贡献又有什么不同?”

根本无法接受这一现实的何青志夫妇大声质问:“不是说人人平等吗?法律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对待死亡的生命?”

这样的质问,注定除了宣泄内心的苦闷外,没有其他实际的效果。于是,痛苦很快演化成为悲愤,夫妇俩简直成了“祥林嫂”,想给女儿讨一个公道,讨一个能让所有农村户口的人心服口服的解释。

铺金公司在考虑到何家的具体情况后,主动将赔偿金提高到了7万元。但是,在何青志夫妇看来,这个比规定标准高一点的赔偿金额依然难以填平自己心中的忿忿不平———即使按照新的赔偿方案,7万元和20万元也相距甚远。

最终,肇事方铺金公司赔偿了8万元,加上肇事司机自己出于理解和同情,单独赔偿1万元,何家总计得到赔偿金9万元。

农村孩子的一条命只值城里人的半条命,这样的结果在当地引起众口一词的“声讨”,相关规定也备受指责:农村人的命就比城里人低一等吗?!知晓此事内情的居民纷纷表示,很难理解也无法从感情上接受这样的法律规定,呼吁让这样的“同命不同价”的规定尽快得到改变。

然而,有一种理解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明确规定,“死亡赔偿金”的内涵是对受害人收入损失的赔偿,据此,“死亡赔偿金”应被界定为财产性质的收入损失赔偿,而非精神损害。按损害与赔偿相一致的原则,对侵权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失,应按照损失前后的差额赔偿其交换价值。因此,“死亡赔偿金”不应简单等同于对生命、人格的赔偿,甚至可以部分地理解为对死者劳动力价值的赔偿。

基于这种理解,“死亡赔偿金”的数额本来就不应当等同,在赔偿参数设置的问题上,应尊重我国的现实国情,尊重客观存在的城乡差别。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戴军透露,重庆市高院拟出台《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指导性意见》,在城市有固定工作和稳定收入并实际居住达到一定年限的农村居民,其损害赔偿标准有望和城镇居民大体一致。

这一尚未变成现实的规定,即使并未实现农村人和城市人的死亡赔偿标准的绝对统一,但毕竟是朝着人们期盼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唐中明本报记者田文生

“焦作市山阳区北部沿山大道牛庄转盘附近一个家户里,又抓获一只小金钱豹。”1月23日中午12时许,记者接到小豹子被抓获的热线后迅速赶到现场采访,现场位于牛庄北山的一处山洼里,这里距1月8日活抓第一只小豹子的张河新村仅有1公里左右。

据抓豹人苗青亮介绍,这个山洼是焦作市制革厂下岗工人仝春梅用网圈起来的一个养鸡场,他在这个养鸡场做工,事发时,他和另外一个工人在看场。“1月19日晚上22时许,我和另外一名工人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外面的鸡群突然躁动不安、大声乱叫,我们就打手电筒,突然发现一个动物逃窜到山洼里的一个岩洞里。”苗青亮说,他看到动物藏了起来,他又不知道是啥东西,就随手用东西堵住了洞口。

“当时没有太在意,就想着等第二天天亮之后看看究竟是啥东西。”苗青亮说,第二天一大早,他与同事起来后正准备去抓山洞里的小动物时,这个小动物竟然拱开洞口跑了出来,他俩一路紧追,最后将这只小动物赶到一个小悬崖处,最后他用手中的木叉棍一下子叉住了这只野兽的脖子。“定睛一看,我才知道竟然是只小豹子。”由于小豹子不断挣扎,苗青亮的受伤多处被抓伤,裤腿也被抓了两个大洞。

据苗青亮介绍,由于他们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归哪个部门管理,再加上正好碰上周末,他们直到23日上午才和林业部门联系上。“这几天,这在小豹子一直在一个鸡笼里,我们喂它了两只鸡。”

记者在现场看到,较上次被抓获的第一只小金钱豹,这只小豹子虽然从体形上看,与第一只几乎同样大小,但是身体明显较壮。“这只小豹子咬死了养鸡场的两只小猪崽子,还能吃活鸡,身体条件很好。”

23日下午2时,焦作市林业部门和山阳区政府有关人员将小豹子送往焦作市森林公园。

1月8日,焦作市山阳区张河新村,一只7个月左右的小豹子在对一个5岁小孩子小手时,被村民抓个现行。

事隔不到半月,又一只小豹子被抓获,这让周围村民大为惊讶。“在北山上靠近市区附近,到底有多少只小豹子?老豹子是否也在周围活动?它们为什么会相继出现郊区,今后还会不会再出现了?它们会不会伤害村民啊?”

据宋科长介绍,按照金钱豹的生活习性来说,它们本应该生活再深山区,现在之所以多次出现在浅山区甚至郊区的一些村庄里,主要有几个原因。

“随着猎枪的被没收以及人们保护野生动物意识的增强,以往非常稀少的野生动物包括金钱豹数量大量增加,这样人们见到的可能性就大了。另外,大型食肉动物的增多,而人们对野兔、野獾等小动物的猎捕,导致金钱豹等大型食肉动物食物链的断裂,于是他们只好扩大狩猎范围,甚至到浅山区的村庄进行猎捕食物。”宋科长说,最有可能的一个原因就是前几天连降大雪,使得小豹子难以觅食,只得下山进村觅食。

记者在关注金钱豹的采访中得知,在1月7日、即第一只小金钱豹被捕获的头一天,在焦作市北山附近,有村民看到两只金钱豹,一大一小在山上活动,当时该村民吓得远远地就跑了。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对于金钱豹相继出现在焦作市郊区,附近村民已经谈豹色变。对于村民的恐慌,焦作市林业局的一些动物学专家分析说,根据金钱豹的生活习性,一般在3~4月份发情交配,6~7月份产仔,每胎2~3仔,幼豹于当年秋季就离开母豹子,独立生活。按道理说,成年金钱豹体能极强,视觉和嗅觉灵敏异常,食性广泛、胆大凶猛,生活能力强,一般不会出现在浅山区。“如果真的出现,要极力避免主动出现故意攻击性的姿态,尽量不要激怒金钱豹。”一名动物专家说,金钱豹一般都会见人就逃跑了,只有人故意攻击金钱豹时,它才伤人。

据该专家估计,从小豹子被抓的时间、地点尤其是体形上看,这两只小金钱豹极有可能是同一个老金钱豹同胎所生。“没有经过检验,还不知道它们的性别,不好说是亲兄弟还是亲姐妹。”(记者何中有文/图)

中新网北京一月二十五日电记者曾利明周兆军中国内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到底有多少?有人说一百五十万,有人说一百万,中国卫生部二00三年公布的数字是八十四万。而今天发布的中国艾滋病疫情报告的最新评估数字是六十五万,比原先的估计数字减少了十九万。

全程参与此次评估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尊友,接受本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一数字比以前更准确了,而以前对通过采供血这一渠道感染人数的估计是过高的。

此前有媒体报道,单采浆献血员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仅河南一省可能就有几十万。近两年,全国进行了大规模的艾滋病重点人群的筛查。河南全省共筛查了二十八万例献血人员,查出两万多感染者,数字比媒体报道和人们想象的数字要低得多。

吴尊友称,这主要得益于近年来国家对采供血严格管理。一九九五年,卫生部决定关闭所有的采浆站,次年恢复采浆后,国家投入几十亿元用于改善采浆的硬件设备。从此,医疗场所经过血液传播艾滋病病毒的情况,基本得到控制。一九九八年《献血法》出台后,采供血管理得到进一步加强。

吴尊友指出,评估数字之所以会比原先估计的低,主要是因为艾滋病刚开始在中国出现的时候,被媒体广泛报道的都是流行较严重的地区,以这些地区传染率来推算一个省或全国的感染数,得出数字自然就会偏高。“这次进行的是全面筛查,不管流行重的地方还是轻的地方,全部查一遍。如果只查严重地区的感染率,得出的数字带有很大的片面性。”

有人猜测,会不会有很多感染者已经死亡才导致这次评估数字降低?对此,吴尊友认为,确实有一部分感染者死亡了,但死亡数字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因为艾滋病病毒的潜伏期很长,平均八到十年才会发病。从二00二年开始,国家对艾滋病感染者进行免费抗病毒的药物治疗,很大程度上控制了死亡人数。所以,绝不是死亡人数造成的评估数字下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