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称四国不放弃要求联大6月表决增常议案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51:51

姚曼告诉记者:“因为见不到蒋大为,我就让保安把一张写满北京市公安部门电话号码的条子交给他,我让保安转告,蒋大为去哪里我都会跟着,我就是想和他到公安机关把欠我钱的事做个了断。”

姚曼和蒋大为被警方带至万寿寺派出所,至于是谁报的警,姚曼表示:“我不清楚,可能是蒋大为吧,我在屋外等他,没过多会儿警察就来了。”

记者在万寿寺派出所见到姚曼女士,她的情绪显得比较激动,她说:“去年12月,我再次对蒋大为欠钱一事提起诉讼,我今天来派出所有两个目的,一是要蒋大为还钱;还一个就是要问问,公安机关对这个案子到底解决到什么程度了。”姚曼表示,在派出所协助警方调查的过程中,曾与蒋大为发生争执,“你看,这就是他用手在我脸上抓出来的印子”,姚曼指着脸上的两条红色划痕告诉记者。

三位声称蒋大为朋友的男子来到万寿寺派出所,其中一人告诉记者:“蒋大为欠姚曼的钱早就还了,但是姚曼一直没有把欠条还给蒋大为,现在又拿着欠条来要钱了。”

身着黄色外衣的蒋大为走出万寿寺派出所大门,表情比较平静。蒋的三位朋友将其围住,之后乘坐黑色奔驰迅速离开。

记者拨打蒋大为手机,一名声音低沉的男子接听了电话。“请问是蒋先生吗?”“我不是,我是他的一个朋友。”这位自称蒋先生朋友的人向记者介绍,这件事情正在警方的调查中,建议记者向派出所了解详细情况。记者再次表示,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希望蒋先生能够对姚曼女士的说法和今天的事情发表看法。接听电话的男子犹豫了一下,让记者30分钟后再采访。

记者再次拨打了蒋大为的手机,一个声音同样低沉的男子接听了电话。“请问是蒋先生吗?”“是,我是蒋大为。”“刚才的那位先生是您的朋友吗?你们的声音很像。”“我的一位朋友,也是歌手。”蒋大为表示,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很简单,“既然已经开始走司法程序,就应该等法院和警方有结果。现在来找我有什么用?”

记者致电姚曼,“我一天连水都没喝。我怕上厕所,今天就是要堵他。我今天的目的是带他到该去的地方。他说我涉嫌犯罪,可是证据呢?谁看见我敲诈?可以站出来。”晨报记者吴亭李婧/文蔡代征/摄

昨日,本报对亳州人程某亲手溺杀自己八岁病儿的事件进行了报道,此事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反响,市民们对此的看法也是众说纷纭。昨日下午,记者再次采访了侦破此案的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刑警大队,了解到许多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从审讯笔录上看,程某在杀死儿子的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触犯了刑法。站在家庭的角度上,他考虑了很多。在庐阳刑警大队路中队长把他带到分局的时候,他问:“你们这是把我带到了什么地方?”路队长告诉他,“这里是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刑警大队,就你儿子死亡一事,我们现在正式对你展开调查。”听到这句话,程某默然,稍微顿了一下,他把手伸向了怀中,刑警们问他要做什么,他说:“我这里还有为给孩子看病借来的7000多元钱,麻烦你转交给我的父亲。”刑警们明白,这时他才明白了,他已经知道面对自己的将是什么。

从警方的调查来看,死者是程某的小儿子,读小学三年级。不管是家里的亲人、学校的老师、同学,还是患病期间接触到的医生、护士、病友,都很喜欢他。调查时,孩子的母亲一再强调,程某非常疼爱这个孩子。当刑警们问程某喜不喜欢这个孩子时,程某说,作为一个父亲,毫无疑问,我非常喜爱这个孩子,他听话而且很聪明。他说,我也是经过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干了这件事(指杀死儿子)。主要是因为经济问题,家在农村,为了给孩子看病已经背了沉重的债务,他还曾到杭州拣破烂赚钱给孩子治病,从孩子生病开始,他一直在全力为他治疗。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如何治疗也无法挽回孩子的生命。而在他身后,还要支撑一个家,这时他产生了罪恶的念头。

审讯程某很难。开始时,程某一直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无奈已触犯了刑法。当刑警们对他进行教育,和他解说了有关法律后,他明白了,开始害怕。此后,他开始编造谎言,称孩子是自己失足落水,甚至说自己看到孩子落水了,但没有救。但是,种种迹象告诉刑警们,他在撒谎。梁斌副大队长告诉程某,你应该磕三个响头,一个给你父亲,你对不起他,一个给你妻子,你也对不起她,一个给你死去的儿子,你更对不起他,给你5分钟的时间考虑,愿不愿意说出事情真相。沉默了2分钟不到,程某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趴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而当他站起身后,他还是没说,他真的害怕,他还要支撑一个家啊!最后,审讯民警说,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样做,能对起良心吗,现在我们把他的照片拿来给你看,你好好想想。这时,程某彻底崩溃了,他说出了一切。

在审讯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程某内心的痛苦。这种痛苦,每一个做父亲的人都可以理解。毕竟,他是那么地爱他的孩子,而他又亲手杀死了孩子。他没有预谋,但是他在事先经过了痛苦的抉择,一方面是一个无法再挽救的儿子的生命,另一方面是一个家庭。他希望让儿子和家庭得到解脱,但是却没有想到整个家庭将会因此而面临更大的危机。审讯中刑警们发现,程某的心里十分矛盾,他不敢面对现实,害怕受到制裁,害怕家庭因失去他而受到更大的创伤。

本报昨日连线亳州程某的家乡了解到,程某的很多亲人还不知道这一惨剧的发生,这也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从法律的角度如何看待这起案件,记者就此采访了省城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杨律师。

杨律师说,从行为上,程某已经构成了刑法上的故意杀人罪。在刑法上,故意杀人罪也包括义愤杀人、防卫过当和溺婴等。但是这起案件中,程某显然不属于法定从轻情节。不过,在审判时,还有酌情减轻情节,结合该案实际,程某的杀人动机,其家庭情况以及案件情况都属于酌情减轻情节。杀人案件的审判比较重视主观恶性的程度,在这起案件中,程某并没有很深的主观恶性。作为从事法律工作的人,我对程某的看法是一方面觉得他很可恨,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他可怜,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判决。

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张许来认为:程某亲手杀死自己8岁的孩子,可从两种心理来理解推测。从病态的心理上分析,其孩子长期重病,使程某长期处在悲观压抑心情中,有可能出现抑郁症,从而迸发扩大性自杀念头,将孩子杀害。另从正常心理来看,程某是在解脱,主要为孩子解除病情,因为孩子的生命最多延长四至五年,而且是在病痛中。他也是在为自己解脱痛苦。本报记者王涛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越来越多的MM开始梦想有朝一日能修炼成精,磨炼成妖,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知道在今年的春天妖精要当道啦!如果你还在想到底“妖精美女”是什么样?要如何成为妖精,那么请跟我来吧,先看看影视剧里的“妖精美女”们吧,当然小编在这里还有看一送二,特别为您送上时尚话题:为什么妖精成流行和Memo·流行:如何成为妖精女人。宋霖/文并图

娱乐讯昨天(3月24日)下午,李玟出席coco新碟发布会。李玟(coco)最新英文专辑《exposed》昨天正式推出,唱片公司特别为她举行了新碟发行记者会,广邀亚洲各地传媒出席。当日李玫身穿白色贴身裙出席,为了取得最佳的效果,她更是全真空上阵,内里没穿内衣及内裤,非常性感。她自觉这身打扮很漂亮,好像莎朗·斯通一样性感迷人。

荆楚网消息(楚天都市报特约记者龙桥通讯员周淼陈前勇)征婚诈骗千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00余万元!十堰市东岳公安分局经过半年的侦破,打掉一特大征婚诈骗犯罪团伙。24日,涉案的汉川人刘某、李某、成某被十堰警方依法逮捕。

2004年10月6日,东风公司女工于某前来十堰公安局东岳分局报案:有人冒充部队现役军官,以征婚为名骗走其8万元。

东岳公安分局立刻组成破案专班,全力侦破此案。2005年1月10日,侦破专班在北京找到案件突破口,后在北京、孝感、天门警方的大力协助下,查明了犯罪嫌疑人身份。专班民警于2月20日在天门、汉川等地,将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李某和成某抓获归案。

经查:自1999年以来,汉川籍农民刘某纠合20多名同乡、亲友,组成特大诈骗团伙。他们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利用伪造的部队印章、军官证、身份证、公司营业执照等,在北京租用信箱,以现役军官的身份,在各大杂志刊登征婚广告,骗取应征女性的财物。

另外,黄秋生身为电影《精武家庭》的主角之一,前天晚上他出席在铜锣湾举行的首映礼,接受完访问入场时,竟发觉没有位置留给他,愤然甩袖而去。

就黄秋生发火离场一事,据事后了解,电影公司方面本来早有预留位置给黄秋生和各位主角,但黄秋生的座位被一外籍人士误坐,而工作人员见状已即时上前请对方让座,不过黄秋生早已匆匆离开戏院。

中新网3月25日电现年30岁的李玟(Coco)与46岁的加拿大籍富商男友Bruce拍拖一年,恩爱甜蜜。光华日报报道,日前Coco和男友夜游兰桂坊时,旁若无人地当街亲热,又亲又抱又摸,十分开放。

本报北京消息一个等级森严的百余名职业窃贼疯狂作案,不到一年涉案金额达百万余元,在接受审讯时竟用方言对唱山歌互相串供,鼓励互不交代犯罪事实。预审员用了50天才“撬开”他们的“铁”嘴。23日,北京宣武警方披露摧毁这个犯罪团伙的内幕。

从2004年1月以来,北京市连续接到宾馆旅店失窃报案350余起,仅宣武区就有44起,所有案件共同点都是门窗完好,无任何作案痕迹。

2004年11月8日,天桥派出所和治安支队民警在辖区一宾馆内蹲守时,抓获了一名正在撬锁的嫌疑人张流发。张流发交代,他所在的是一个庞大的职业犯罪团伙,专门“吃”宾馆旅店。团伙成员以开锁的技术分为师公级、大师级、师傅级、普通级。师公级1992年就“功成名退”,大师级杨金水现坐头把交椅,可谓“无锁不摧”。

12月中旬,嫌犯们在宾馆作案时一一落网,而“大师”杨金水也在东北长春作案时被警方抓捕归案。

杨金水等11名嫌疑人被抓捕后,警方发现这些人一见面就用家乡方言大声唱山歌,一些听到歌声的成员成天不说一句话却悄悄叹气。警方后来才知道,这是他们帮派惯用的手法:只要被抓就要唱山歌,鼓励并威胁对方拒不交代犯罪事实。

专案组远赴杨金水等人的家乡调查得知:这些人出门前订立了“联保制”,约定成员被抓获判刑后,如不交代同案,则保证养其家人60年;谁若交代同案,就会株连九族,家人会在本村消失,手段极其残忍。

随后,警方将主犯杨金水情妇李玉娥抓获。李玉娥落网后交代了和杨在京盗窃的犯罪事实。

日前,一名12岁的幼女向16岁强奸犯提出处女膜修复赔偿,却被法院驳回,理由是她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据悉,向强奸犯讨要贞洁费在我市尚属首例。

16岁的少年强强(化名)初中毕业后,从四川来到重庆打工。因为他和同事杨某一家均住在工厂宿舍里,时间长了,便和杨的12岁女儿玲子(化名)混熟了。一次,强强看到玲子正在做作业,便问她多大了,在哪个学校读书。玲子当即将自己的年龄和就读学校告之了面前这位稚气未脱的大哥哥。

去年9月12日上午,强强准备邀约玲子一同赶场。当他看到玲子独自在家时,遂与玲子发生了性关系。因为怕挨父母骂,玲子没有将此事告诉父母,而是偷偷地将泪水往肚里咽。

但强强却得寸进尺。同月20晚,他见玲子又独自在家,欲再次和她发生性关系,玲子大哭起来,强强只得退出了房门。他还到处炫耀,此事便在全厂传开了。9月29日,得知此事的玲子父母才向警方报案。

3月20日,大渡口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强强明知玲子是未满14岁的幼女,仍与其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法院决定对其判处3年有期徒刑。

强强刑事案件开庭时,玲子向法庭递交了一份刑事附带民事索赔诉讼状。法官看到这份诉状后感到很惊讶——讨要处女膜的诉讼请求。

“我们闻所未闻,全市法院也没有过。”一位法官说。记者看到,该民事诉讼请求有两项:一是精神损害赔偿5万元;二是赔偿1万元处女膜修补费。

玲子的代理人称,玲子被强奸后,强奸犯却大肆宣扬,让厂里和学校的人都知道了此事,让他们全家人在那个地方都抬不起头,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玲子才12岁,就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处女膜),这将成为她一生的伤痛。因为它是一个女人贞洁的象征,既然被玷污后造成破裂,就需要花钱治疗和修复。

对于玲子的不幸遭遇,法官们都非常同情。昨日,此案承办法官廖亚莉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对玲子讨要处女膜修补费的诉讼请求,大渡口区法院的法官们形成了两种分歧性观点。

赞成派认为应当给玲子修复处女膜。这一派认为,只要有证据支持,玲子的民事诉讼就应该得到主张;而反对派则认为,不能主张玲子的诉讼请求。理由是,如果玲子修复了处女膜,长大结婚后会对其丈夫构成欺骗,而这种欺骗却是法院主张的,如果到时其丈夫知道内情后,对法院提起诉讼该怎么办?

廖亚莉法官是赞成派。她认为,只要有足够证据证实,玲子的处女膜是强强实施强奸造成破裂的,并因修复产生了费用。但遗憾的是,此案只有玲子被强奸的证据,没有处女膜破裂的证据,因为有的女孩在过量的体育运动、骑自行车等都有可能造成处女膜破裂;玲子也没有提供相关修复处女膜的证据,修复处女膜需要多少钱,手术费是多少,修复病历等相关证据都没有。他们也咨询了法医验伤所,该所不做这方面鉴定,具体费用是多少也没有依据。

通过做工作,经济条件并不好的强强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一是一次性支付2000元;二是在他出狱后再打工来分期付款1万元。然而,玲子父母坚持要强强现在就一次性支付1万元处女膜修复费,调解为此以失败告终。在没有修复处女膜证据的情况下,她就只有作出驳回修复费的请求。

一并被驳回的还有5万元精神损害赔偿,对此廖法官感到很无奈。她称,玲子受到的精神损害按理应当得到赔偿,但有关法律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中,精神损害不在此列。她认为,刑事案件中的很多受害者都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为此,应该修改刑事案件中精神损害赔偿的相关法律规定,让受害者得到一定抚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记者罗彬实习生贺海燕

本报讯(记者李远志)昨天上午,歌唱家蒋大为和一女子被双双带进了万寿寺派出所。起因是女子手持90万元借条找到了蒋大为位于紫竹花园的家门口,声称要解决她与蒋的债务纠纷。随后,蒋大为报警。据了解,两人在派出所内还发生过撕扯。

直到下午5点,记者才等到讨债女子姚曼从派出所走出。5分钟后,身穿黄色外套的蒋大为被三名男子簇拥着,也走出了派出所大门。当时蒋大为嘴角带着微笑,表情轻松。发现记者在拍照时,一名男子赶紧用衣服遮挡住蒋大为脸部。随后,他们钻进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奔驰车迅速离开。

在派出所门前,姚曼指着自己脸上的一道红色印痕向记者声称,这是她在派出所内阻止蒋大为离开时撕扯造成的。同时,她还出示了一张90万元的借条,借条上有蒋大为的签名,日期是2003年3月20日。姚曼说,她在去年1月曾以“欠债不还”为由将蒋大为告到海淀法院。但去年7月,海淀法院以“公安机关已就姚女士涉嫌敲诈蒋大为一案立案侦查”为由,中止了对此案审理。

姚曼称,由于自己涉嫌敲诈的案件一直没有结果,导致这90万元巨款难以讨回。所以昨天上午10点多钟,她和一位朋友找到蒋大为家门口,希望蒋和她一起去市刑侦总队询问案件的进展情况。当时蒋大为声称自己正在洗澡,根本没有让她进门。15分钟后,两名物业人员赶到,要求姚曼到楼下等候。随后,警方赶到,将姚和蒋带走。

蒋大为在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声称,姚曼在派出所里乘警察离开时,曾主动攻击他,他只是随手挡了一下,就跑出办公室寻找警察。同时,蒋大为说,姚曼到他家来就是为了要债,这已经干扰了自己的正常生活,他只能报警。而到派出所后,姚曼又改称是想和他一起去询问敲诈案进展。蒋大为指责姚曼的行为属于无理取闹,并称自己正在等待司法处理结果。

姚曼说,1992年,她在美国留学期间与蒋大为相识。此后,两人成为朋友。1998年姚曼回国后,在国内做一些组织演出和法律服务等工作。她起诉蒋大为所欠的90万元,就是她在组织演出过程中的个人所得,因为两个人关系好,临时放在蒋大为那里。蒋大为还专门给她打了欠条。但是,在约定的2003年10月底前,蒋大为并未归还该款项,并以种种理由推托不还。

姚曼起诉后,蒋大为提出反诉,称借条是2003年9月5日姚曼以“非法胁迫”手段迫使自己写下的。他不但不欠姚曼90万元,姚反而以非法手段虚构借贷关系侵占他124万元,这124万元完全可以抵消90万元的诉讼请求。

2004年3月18日,蒋大为的反诉请求被海淀法院以反诉请求与本诉讼请求不具关联性裁定驳回。蒋大为不服又提出上诉。2004年6月16日,市一中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蒋大为的上诉请求。

2004年7月,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给海淀法院发函,提出姚曼涉嫌敲诈,已经立案侦查,要求中止审理。随后,海淀法院以此为由,裁定中止此案审理。

本报讯意大利西西里当地时间24日,意大利警方通报,在意大利西西里海岸南部,警方发现了6具中国偷渡客的尸体,并且将困在水中的其他6人救出,但尚有3人下落不明。

意大利西西里海岸,一直都是来自亚洲、北非非法移民偷渡的首选之地。所以,每天从这里过往的船只都是警方的监视对象。24日,意大利西西里海岸警方突然接到了一艘土耳其商船的报警。这艘商船上的水手们说,在距意大利西西里南海岸14英里处,他们看到有6人在水中挣扎!

意大利海岸巡逻队立即出动直升机和巡逻艇展开了紧急搜救行动。警方在出事地点救出5人,并打捞出6具尸体。与此同时,一艘停在岸边的轮船也加入了搜救行动,并救起了第6名生还者,但仍有3人下落不明。

意大利警方透露,落水的偷渡客来自中国。在偷渡过程中,为躲避警方的检查,蛇头强迫他们跳下大海。一名幸存的中国妇女向警方哭诉说,蛇头船上共有15名中国非法移民,他们是从马耳他上船前往意大利的。但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到船抵达意大利,那些拿了钱的黑心蛇头就强迫自己跳海。一位当地港口的官员表示,将继续搜寻这一海域,以寻找3名失踪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