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力通吃筹码 提前布局2006牛股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05:25:53

1949年9月,刚刚担任华东工业部部长不久的汪道涵,去下属的上海益民食品一厂视察时,认识了一位年轻人———江泽民。

“此后,我们就越来越熟悉,江泽民成了我家的常客,我和妻子把他当小弟弟看待。”汪道涵对《江泽民传》的作者库恩说。

在以后的日子中,汪道涵和江泽民保持着密切的交往,汪被江称之为“终身的良师。”

1951年,汪道涵把江泽民调到中国制皂厂,年仅25岁的江泽民被任命为副厂长。

1953年年初,汪道涵被提升为北京新成立的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当时中国正采用苏联体制,该部被要求制定更高的生产指标,建立新的企业并组织研发工作。

“非常和善,没有架子,给人感觉很亲切。”该部原机械研究院院长华国柱告诉《新京报》记者,汪脸上通常的表情就是微笑。

1957年中央制定完第一个五年计划后,派团去莫斯科听取苏联专家对规划的意见时,华国柱成了汪道涵的助手和翻译,一起工作了二三周时间。

此时,汪道涵的使命是,为制造重型机械和电气设备集中最好的技术力量。汪努力给这项全国性的工作寻找最优秀的人才,他再次想到了江泽民,把他调到了该部设在上海的第二设计分局,并让他担任了一个新成立的电力设备部门的主管。

在十多年的动荡岁月中,汪道涵和江泽民两个家庭始终保持着联系,互相照应。在汪道涵被迫害得家人离散时,在上海的江泽民妻子王冶平,冒着风险收留了汪道涵的女儿。

20世纪70年代中期后,汪道涵恢复平常人的宁静生活,江泽民经常去看还在谪居的汪道涵,这在当时还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1985年,汪道涵的上海市长任期届满。在中央物色接班人时,汪道涵推荐了江泽民。

“副总理万里来征求我的意见,他提出好几个极有竞争力的人选,我推荐了江。”汪道涵对库恩说。

1989年江泽民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已经退休的汪道涵赠给他一幅林则徐的名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汪在接受库恩采访时说,“我也感到担心,因为江没有在中央最高层工作的任何经验,而在那里存在很多复杂情况,有很多矛盾,有时会令人沮丧。我用林则徐这幅对联告诉江泽民,他不应该因为个人原因而放弃这个机会。不管前面是什么,他都应当接受这个重大挑战。”

1995年1月30日,身为海协会会长的汪道涵陪同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出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迎新茶话会上。

江泽民就发展两岸关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问题,发表了著名的八项主张。

俄罗斯总统普京爱好体育,特别是对柔道“一往情深”。圣诞节前夕,普京专程参观圣彼得堡的一所体育学校。在这里,他和好朋友、日本前奥运会柔道冠军山下泰裕一起给学生们上课。身为柔道高手的普京还亲自上场,与学生们过招、切磋,俄罗斯的电视台向国内民众播出了这些精彩片断。

综合美联社、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12月24日,普京来到圣彼得堡的一所体育学校,他此行主要是为看望老朋友、日本柔道界传奇人物山下泰裕,并观摩山下的柔道课程。

山下泰裕是前奥运会柔道冠军,曾经被誉为柔道界的“盖世之王”。在1977年至1985年的9年时间里,山下泰裕所向无敌,连续取得203场比赛的胜利,9次蝉联全国冠军,3次荣获世界冠军,他还获得日本最高荣誉奖“国民荣誉奖”。

功成名就之后,山下泰裕宣布退役,成为柔道教练并在日本东海大学担任体育教练。普京和山下已经是老朋友了,因为都热爱柔道,两人关系颇为不错。2005年11月,普京访问日本时再次遇见山下,并邀请山下来俄罗斯访问和指导柔道课程。

有意思的是,此次到体育学校看望过老友之后,普京兴致十足,还和山下泰裕一起给学生们上课,并亲自“披挂上场”给学生们做示范。

普京特意换上了白色的柔道服装,赤着脚和学生们在柔道垫上切磋技艺。他展示了自己的拿手动作,还帮助学生们练习不同的柔道招式。对这些学生们来说,能在圣诞节前得到总统的亲自指导,一定颇为开心,俄罗斯的电视台也向全国民众播出了普京大展柔道才艺的镜头。

新华网中山12月26日电(记者张愈升、徐清扬、吴俊)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檀岛西餐厅25日晚发生火灾,造成26人死亡,11人受伤。

经有关部门初步调查发现,坦洲镇檀岛西餐厅在内部非法经营酒吧,导致发生严重火灾。截至发稿时止,火灾已造成26人死亡,另有11人受伤。

记者在火灾现场看到,酒吧内部设施已被烧得面目全非,里面空间狭窄,走道和楼梯到处是逃生人员扔下的衣物,房间里没有通风、防毒面具等消防设施,只有一个很小的门进出,也没有逃生指南标识。据记者了解,当时酒吧内有100多人,死亡人员大部分是酒吧的消费者,伤员主要是进去参与抢救的人员。

据了解,檀岛西餐厅经营者缺乏消防安全意识,无证经营,餐厅面积本来不大,经营者竟又加建了夹层,致使现场十分拥挤,火灾发生后无处逃生,导致伤亡惨重。

12月25日13:00左右,记者一行赶到现场,事故发生地位于鄂尔多斯杭锦旗吉日嘎朗图镇黄河浮桥南两公里处。这里是一条通往集镇的乡村道路,由于冬季黄河水蔓延,这里整个的葵花地一片汪洋,像个巨大的溜冰场。掉进客车的这个冰窟窿深约九米,是黄河水冲积漩下的一个大水坑,在事发现场包头市专业打捞队和包钢打捞人员紧张地忙碌着。

事故现场救援指挥部决定用在冰面爆破的方式炸开冰面,用大型挖掘机牵引把沉在水里的客车拉上来。由于电雷管点火,直流电压较弱,点火不着又换成交流电,这便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因为客车沉到九米深的地方,怕太用力把车拉断裂,只能逐渐破冰实施牵引。

据目击者称,在掉入河里的刹那,有一个年轻人李强刚探出头来,突然发现自己的未婚妻还在车里,于是又下去,一把抓住未婚妻郝娜的手,一块浮出水面。在杭锦旗吉日嘎朗图镇卫生院记者见到了这位女孩,但是发现这位女孩可能因为受了刺激,而不能回忆当时所发生的一切。

据生还者说:“车里的水都快没膝了,司机还说,‘没事,还有一层冰。不会有事的。’”此时车里的门和窗都是关着的,一些乘客想破窗出去,司机王荣说,谁打烂玻璃谁赔。

32岁的高维也是巴彦淖尔市运通运输有限责任公司的司机,刘恩是高维车上的乘务员。事发时,高维驾驶着客车正准备过河。

据高维介绍,他比王荣早半个小时,过浮桥时两车相距仅200多米。从浮桥到吉日嘎朗图镇需经过一处约300米宽的由于黄河水上涨形成的大面积河滩。

刘恩说,高维见冰面已融化,车到后未敢贸然前行,而是持木棍先行走上冰面探路,而随后赶至的王荣则驾驶客车直接上了冰面。

“在事发的六七分钟前我还接到了他的电话,说车陷在冰里了,让我给他送一条钢丝绳过去”,刘永珍老人回忆说,“事故发生的时间是12月24日下午4:00左右。车上大约有32个乘客,加上司机、乘务员,还有小孩估计有35或36个人。因为距事发现场还有3公里,刘永珍让王战胜骑摩托车给送钢丝绳子去了。但王战胜并没有找到这辆中巴车,”葵花林里的车不见了,估计已经出去了。刘永珍是浮桥管理处的收费人员。刘永珍说,开车的王荣今年40多岁,开车多年。

高维等人分析说,车刚陷入冰窟后,王荣如果立刻弃车,是可以逃生的,但他仍想把车开出来,谁知车瞬间就被水完全吞噬,仅有8人随后被高维等人用木棍救起。

“王荣到最后还不弃车逃生,除心疼车外,他妻子和女儿同在车上,也是重要原因。”他们说。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巴彦淖尔市分公司12月24日晚接到事故报告后,立即派人赶赴现场进行事故勘察和事故理赔准备工作。据理赔中心主任黄耀宏介绍,坠河客车核定为29人,按照每座入人身保险50元计算保额为5万元标准,应赔付145万元。现已向客车所属的巴彦淖尔运通公司赔付100万元,另外拿出20万元支持抢险工作。超载的7人如何赔付尚需研究。

杭锦旗旗委宣传部部长刘俊杰向记者介绍:“车里司机就是本地人,他在这条路上跑了七八年了,对地形非常熟悉。过度的自信酿成了这场悲剧。他在来的时候就是从这块冰面上走过去的,但是想不到这几天天气转暖,本来冰面上就已经出现积水,应该引起注意,但胆大狂妄的王荣以为自己很有经验,既没有自己下去探路,又没有听从前车司机高维的示意。”

在杭锦旗吉日嘎朗图镇,许多人对王荣的评价是:这个人胆子大,也曾经在这条线上跑过好几年。40多岁的王荣对于冰面行车有着多年的经验,但这次却没有通过。

“就是太熟悉了,才会出这样的事。前面的车(蒙L07167)看到当天的冰有些下沉都没有过,刘恩还专门在危险的区域做了标记。但王荣连看都不看就过去了,直到车都把一个轮子陷到冰里了。”

一年前,当大海啸突然袭来时,孙琛和她的母亲、朋友就在泰国普吉岛的巴东海滩。

在逃命中,她的左手腕骨折了,身上还有不少伤。等待手术的十多个小时里,手术时间一再拖延,医生忙得没空给她打一针止痛针,但她听着病房外不绝于耳的救生飞机引擎和救护车的声音时,心里对自己说,没人管,是因为有更多人比自己更需要照顾。

如今,她回想起这一幕,电话里的声音仍然平静和坦荡。她对记者说: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今年,孙琛结了婚、又换了工作,人生又走向了新的旅途。问她去年发生的事情有没有在她的心里留下阴影,她反过来问记者,那要看如何来理解“阴影”这两个字。孙琛说,有时深夜回想起那惊魂一刻,的确会让自己心悸。原来,自己离死亡曾经那么近。但她不会让自己沉迷在这种情绪里的。孙琛,在自己和大家的眼睛里,还是一个乐观积极的人。她称,要说自己通过这件事情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我变得更坚强了。

刘泗全是普吉岛上一个旅行社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今天巴东海滩上会有一个当地政府举行的悼念活动,他从当地的报纸上看到,会有几千人从国外飞来,自愿加入到这个活动中去。他们中,有不少是去年遇难者的家属。他承认,去年的大海啸让今年的普吉岛安静了不少,但他觉得,这是很自然的,大家会有一个心理上的躲避,但是,普吉岛的阳光还是那么灿烂,他相信,快乐还是普吉岛的性格,这是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的。

本报北京12月25日讯记者董宏君从中央纪委、监察部获悉,近两年来,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中央纪委、监察部逐步推进纪检监察派驻机构统一管理工作。2004年,中央纪委、监察部对36个双派驻机构实行了统一管理,2005年,又对20个单派驻机构实行了统一管理。目前,中央纪委、监察部对派驻机构已经全面实行了统一管理。

根据中央对派驻机构统一管理工作的总体要求,中央纪委、监察部首先改革派驻机构的领导体制,将派驻机构由中央纪委、监察部和驻在部门双重领导改为由中央纪委、监察部直接领导。为适应新的管理体制的需要,中央纪委、监察部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对派驻机构的管理和服务。目前,统一管理新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已经确立。实行统一管理后,派驻机构增强派驻意识,把加强监督作为第一位的职责,积极探索履行监督职责方式方法,对涉及重大决策、重要干部任免、重大项目安排和大额度资金使用等方面的情况加强监督,对有关问题负责任地提出意见和建议。派驻机构协助党组制定或完善了领导班子及其成员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实施办法、领导班子成员述职述廉实施办法、领导班子成员党风廉政建设情况沟通办法和党组议事规则等制度,切实加强对权力的监督。通过一系列的探索,派驻机构的监督职能得到进一步强化。

派驻机构实施统一管理后,各部门领导班子及其成员进一步增强了自觉接受监督的意识。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门党组认真贯彻中央精神,高度重视并积极支持派驻机构工作。一些领导干部表示,这对领导干部的监督和保护都会更加有利,要自觉接受监督,不断建立健全自我监督、自我约束的机制制度,高度重视并积极支持派驻机构统一管理工作。

中新网12月26日电2003年卫生部组织开展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有48.9%的群众有病应就诊而不去就诊,有29.6%应住院而不住院,其中主要是农民因经济原因难以及时就医。中国卫生部部长高强日前接受《学习时报》专访,对中国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的原因从五方面进行了剖析。

一是医疗卫生资源配置不合理。中国的医疗卫生资源80%集中在城市和大医院,农村医疗卫生资源严重不足,条件差、设备少、水平低,农村缺医少药的局面还没有根本扭转。农民患病在当地难以得到有效治疗,要到外地、到大医院就诊,不仅造成了看病困难,也增加了农民的经济负担。

二是农民缺乏基本医疗保障。目前我国已建立了城镇职工医疗保障体系,企业职工基本参加了医疗保险,但在农村还没有建立规范的医疗保障制度。目前正在试点的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只覆盖约20%的人口,而且筹资水平不高,保障能力不强。据2003年卫生部组织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有79.1%的农村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障,基本上靠自费看病。一些地区农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居民占贫困人口的三分之二。

三是农村医疗卫生投入严重不足,医疗机构的运行机制主要靠向群众就诊收费维持运行和发展。有些医疗机构盲目追求收入,出现了损害群众利益的现象。

四是药品和医用器材生产流通秩序混乱。企业数量多、规模小,难以实施有效监管。有些药品经销企业靠回扣销售药品,加之以药养医的机制导致医疗机构开大处方,卖贵重药,加重农民医疗负担。

五是农村缺乏合格的卫生人才。据统计,目前农村乡镇卫生院人员中,本科毕业生仅占1.6%,大专生占16.9%,中专生59.9%,有21.6%的卫生人员没有任何学历,难以承担繁重的医疗卫生服务任务。(李玉梅)

国际先驱导报(驻东京记者蓝建中)最近,日本媒体正在沸沸扬扬地炒作“3人在澳门被朝鲜绑架”的消息。最初的消息来源于前美军士兵的回忆录,该书提供线索称,1978年曾有2名澳门女子和1名泰国女子在澳门同一天遭朝鲜绑架。目前已经有多家日本电视台赴澳门寻找线索,追访当年失踪事件的始末。

曾在朝鲜生活多年的美军士兵詹金斯在最近出版的回忆录《告白》中,提到了一名叫阿洛差的泰国女性。据说阿洛差当时在澳门的爱都酒店浴室做侍浴女郎,1978年夏天,被强行拉到船上,绑架到朝鲜,后来阿洛差与逃到朝鲜的美军士兵结婚。据阿洛差说,被绑架时还有两个亚洲女子也被押上了船。

11月15日的日本《产经新闻》报道说,韩国女演员崔银姬曾在1988年出版的著作中,提到自己曾于1979年在平壤市内的招待所附近,与一个叫孔令譻的自称是中国人的女子谈话。崔银姬是1978年1月与丈夫一起被绑架到朝鲜的。

据回忆,孔令譻曾告诉崔银姬,自己工作的宝石店在1978年夏天来了两个自称是日本人的男子,要求她担任观光导游,由于出手阔绰,所以孔令譻答应在工作时间以外帮他们带路。一天,他们说希望到海边去,于是从海岸上了船,“绕海岸转了几圈后,驶向了外海,被强行拉到在那里等待的一艘大船上,然后就到了北朝鲜”。

12月16日出版的杂志《月刊朝鲜》报道说,日本“救出被北朝鲜绑架日本人全国协议会”副会长西冈力本月中旬访韩时,将从澳门当局获得的孔令譻照片给崔银姬看后,崔银姬肯定照片上的人正是她当年遇到的那位小姐。

又有报道说,当时与孔令譻(时年20岁)一起失踪的是一个叫苏妙珍(时年22岁)的女子,也在澳门葡京酒店的大丰珠宝金行工作。根据澳门警察的调查,苏妙珍也是被两个男人用同样的手段骗走的,失去音讯的时间是1978年7月2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