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放:2月16日实战掘金报告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1:37:04

上述文章试图从法理上推翻股改的合理性。如管文指出,非流通股东拿出有盈利能力的整体企业与流通股东分享,其持股成本不是每股净资产;发行定价依据的是企业盈利水平而不是账面净资产;双方自愿达成的合法市场交易价不容反悔;股票发行价格不同于每股净资产是资本市场的通则。因此推翻非流通股东因持股成本低于流通股东而在股改中须支付对价的说法。

基于此,管文进而全面地为大股东的行为进行了辩护。大小股东通常利益一致,大股东有权控制公司。“一股独大”何罪之有?只有在发生特定事项时才会出现股东利益的不一致;不是所有大股东都行为不端;对于大股东行为不当也要分析。因此,管文认为,持股成本差异论是无知和误解的产物,对大股东原罪亦无法律基础,补偿流通股既无法律依据,亦无理论支撑和事实基础。

单伟建的两篇文章则从国际惯例出发,认为支付“对价”以赎买流通权道理不充分,国际市场上从未听闻有向其他股东赠送股权和股票认购权的先例。并以中国宪法规定国有财产不可侵犯,私有财产亦予以保护,产权神圣是市场经济的基础来推翻大股东支付对价换取流通权的股改思路。

我们认为,以上观点要么是执拗于某项不合时宜的法律而不顾现实与民意,要么就是基于某种利益取向而做出的判断。如果有关方面和舆论以此为基础来改变股改的思路,那么刚刚所建立起来的市场信心与方向感,则会顷刻瓦解,中国证券市场将再度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首先将中国证券市场的制度缺陷所导致的问题,用根本无法调节的法律来解决,这本身就是错误的。至今尚未有充分的证据说明中国股市已经成熟。依靠在股市存在之前建立的简单的法律体系比如公司法,以及依据存在制度缺陷的中国股市现实而制定的证券法,都根本无力调节中国证券市场所面临的法律和道德难题。

在这个前提下,什么才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因素?现实和民意的基础才是决定因素。正如国家制定任何一部法律的时候一样,即使以前存在过同样的法律,但是现实和民意的基础变了,法律也得随之变化,否则只能引起越来越激烈的冲突。

中国股市即是如此。我们认为,基于民意和现实基础上的行政权力作用,比不合时宜的法律更适用,这个行政权力已经由以证监会为代表的各个部门做出行为。

中国股市民意已经达成一致,那就是在非流通股东支付一定成本的基础上,所有股份都取得同等地位。尽管个别非流通股东因为各种原因而不愿意支付对价,但绝大部分非流通股东愿意以支付对价的方式换取流通权。而数量更大的流通股东的意愿则更为明确。

中国股市的现实是,如果不在股改方面有所作为,将失去它所有的功能和存在的意义。这是中国百姓和企业花费了数万亿的代价而建立起来的一个市场,没有任何人可以承担这个市场消失的责任。

其次,我们认为反对股改的论述有违事实,或者以教条式的法理来否定大量早有定论的事实。比如管文关于持股成本差异不存在的说法便违背中国国情。

大股东集体原罪肯定存在,不可能消失,最多只是程度轻重的问题。股改则是他们以集体支付对价来换取市场谅解的最佳途径。

长江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从1991年到2004年,中国证券市场融资总额为11660.47亿元(包括首发、配股、增发、可转换债券、B股、H股、N股等),其中从1998年到2004年的7年间,证券市场的融资额为8917.05亿元,同期证券市场的分红派息仅为1812.09亿元,其中绝大部分红利为非流通股大股东所获,流通股股东获得分红只有600亿元左右。

另据统计,近12年来,投资者总共投入了15701亿元,A股市场给投资者(只计算流通股股东)的累计分红派息仅为700多亿元,平均每年投资收益率仅为0.37%,远远低于银行存款利息。

如果我们不计小股民因为操作失误所导致的80%以上的二级市场亏损面,即使以上数据也足以让中国的上市公司大股东们羞愧。

上述世所罕见的奇观,竟被人解说是小股民与大股东自愿达成的合法交易。

还有一组数字,事关大股东对上市公司的公开侵害。深交所统计,截至2003年底,深市506家上市公司中,317家公司存在大股东占款问题,总发生额1580亿元,其中非经营性占款超过430亿元。2002年底,中国证监会曾普查1175家上市公司,发现676家公司存在大股东占款现象,占款总额为967亿元。十多年来,上市公司通过证券市场总融资额10000多亿元,有近十分之一的资金流失,大股东占款成了中国证券市场最大的出血口。

因此我们认为,无视中国证券市场形成发展的过程和现实,以过时的法理,甚至根本没有可比性的国际惯例来比照中国股市,做出否定股改思路的议论,对中国股市的健康发展有害无益。

本报讯(见习记者常宇实习生全洪君)昨日,一位年近九旬的吴老汉流浪在南坪街头,遇人便称“儿女不孝顺,弄得我现在有家难归”。然而记者调查时,吴老汉邻居称其在丧偶后三年就找了七八个“女朋友”。

下午1点,记者在南坪经开区某单位行政大厅见到了今年88岁的吴老汉。老汉自称住铜元局长江村。他头戴草帽满脸皱纹,左手一直发抖,背一挎包。

“他现在不敢回去!”跟在吴老汉身边的一名六旬老太说,吴老汉耳聋,其幺儿霸占了房子,抢了银行卡、房产证件,把家里所有电器都卖了,在家经常被捂上被子挨打。吴老汉也在一边比划被打的惨状。

一邻居悄悄说,吴老汉和5个儿女都合不来,房子当初是儿女出钱买的,老伴三年前去世后,儿女们都轮流和他住,以便照顾他,谁知道他都把儿女们骂走了。其幺儿吴兵(化名)坐在屋外和邻居聊天,吴老汉却在家大叫“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他老伴死后,他先后找了七八个老太婆了!”邻居们称,房子里所有家电都被一个老太婆叫车拖走了。

记者联系吴老汉的儿女无果后,采访了在社区居委会工作多年的李主任,李也证实了邻居的说法。

国内两大啤酒巨头——青岛啤酒(以下简称“青啤”)和燕京啤酒(以下简称“燕京”)的市场争夺战似乎从来没停止过。

今年7月,双方在广西市场的渠道之争一度升级为较大规模的暴力冲突,最终广西商务厅不得不发文干预。而进入8月,双方又在燕京啤酒的腹地——北京市场开打“份额之战”。

8月初,青岛啤酒北京市场总经理隋战平对外宣称,青啤到目前为止在京城已突破了20%的市场份额。而号称占领北京市场90%以上份额的燕京啤酒则认为青啤的数字有水分。份额之争成为双方京城攻防战的关键一役。

如今,在北京许多社区的小卖部里,都会看到写有“青岛啤酒”的冰柜,一店主告诉记者,这是青啤供他们无偿使用的,店主只需交纳1000元的押金。实际上,这正是青啤将销售终端直铺社区、攻击燕京软肋的重要举措。

面对北京年消费量100多万吨的巨大市场,各啤酒企业都想分一杯羹。但除了百威、青岛、科罗娜等品牌只能在高端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外,北京低端市场几乎是燕京的天下。

而从2000年8月开始,青啤先后收购了北京五星、三环两家啤酒厂,接着又收购了河北廊坊啤酒厂,意在打破燕京在北京市场的铁桶阵。但在并购之后的数年时间里,除传统的高端市场外,青啤并没有从燕京手中有所斩获。

为了打破此格局,青啤耗巨资对旗下的几家北京的啤酒厂进行整改重建,并于今年1月开始生产低端产品“大优”啤酒,主攻北京市场。青岛“大优”从低价位切入,同长期占领北京低端市场的“普通燕京”展开了对攻。双方给零售商的售价均在每瓶1.3元左右,同时每瓶的销售利润也相当。

这次青啤显然是有备而来,它先期在渠道的建设上投入了大量资金,打造了一支职业送酒队伍。据隋战平介绍,截至2005年2月,青啤就已经进入北京近3万个销售网点,并把之前的纯直销改为直销与直供相结合,以“直销+直营”的模式吸引加盟者,目前青啤旗下的直供商(直接为终端网点送货的经销商)已超过800家。

由于燕京的铺货范围主要集中在餐饮业,对社区终端控制相对较弱,因此青啤把进攻重点放在了社区,于是一些被燕京忽略的小型社区批发点成为青啤开展大型社区战略的主要力量。

隋战平告诉记者,青啤在今年4月启动针对北京1500个社区的社区工程,并展开免费赠饮、抽奖等大众活动。在宣传上则以进入普通百姓生活为目标,策划了符合百姓生活环境的系列广告,而何冰以其北京人的特征和日常的荧屏形象,成为“大优”广告片的主角。

经过这一系列的进攻,隋战平近日表示,“大优”最好时能卖到一天4万箱,青啤在京城市场已经突破了20%的份额。等于从燕京手里硬夺走10%的市场阵地。

针对青啤已占有20%市场份额的说法,燕京方面一直否认。北京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戴永全认为,青啤在北京实际上是搞低价位竞争,但一些青啤的经销商会把产品运到山西、河北等地高价售出,因此其相当一部分货品会流出北京市场。所以20%的数字是不准确的。“他们是在做市。”

戴永全告诉记者,燕京今年的产量数字是实实在在的,北京市场啤酒的消费量基本趋于饱和,而燕京上半年的产量是在增加,仅7月份的产量就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5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这还是在今年北京地区雨水较多、气温不正常的情况下取得的。

实际上,当青啤已经“兵临城下”甚至在城中展开巷战时,燕京则进行了有针对性的防守反击。

而稳固防守是其第一要义。戴永全告诉记者,燕京今年在北京成立了两个办事处,一个负责在中高档饭店掌控终端,另一个专门针对大众市场。他们还继续跟经销商签订“排他协议”,即在协议中规定经销商不经销其他品牌的啤酒。据悉,燕京在京城有160家一级批发商、900多家二级批发商,这些经销商都和燕京有稳定的合作关系。另外燕京对于签订专营协议的经销商还给予适当奖励。针对自己这种铁桶般的防守,燕京方面自信满满:“若竞争对手在北京市场不用燕京的销售网络,是很难成功的。”

另外就像“超级女声”一对一淘汰一样,针对青啤在北京市场主推的产品“大优”,燕京有针对性地推出了战术性产品——10度本生,并以陈宝国为主角拍摄了新广告,力求与消费者进行情感沟通。该产品与“大优”的价位和促销政策一致,然后燕京在销售终端方面进行全面掌控。戴永全向记者表示:“我们抓住了北京消费者和燕京啤酒经销商的忠诚度,我们的市场是固若金汤的,别的品牌想在北京站住脚是不可能的。”

除了守住自己的低端市场优势外,燕京还向中高端扩展,继续挤压青啤的市场份额。据悉,在北京的中高档市场,燕京的纯生、精品以及在超市销售的听装啤酒今年的同期销量比去年增加了43.5%。

对于青啤在北京发起的攻坚战,业内同行颇为关注,因为他们当年都曾败走“紫禁城”。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燕京方面不承认失去了部分份额,但青啤方面也并非信口开河,今年青啤在北京的产量已达到12万吨,而且青啤的社区营销策略做得很巧妙,已打开了一个缺口。若青啤打开销路,从布局上看,青啤在供应量上应该有所增加,而且青啤的市场口碑一直不错。但想要完全掌控北京市场不太可能,因为燕京的市场通路铺得太好,它绝不是其他竞争对手在短时间内能够撼动的。

中国啤酒工业信息网负责人李博表示,青啤杀到燕京的腹地,主要是想完成其市场布局,而“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所以当初青啤想一统山东时,燕京“以攻为守”,在山东成功地收购了几家企业。“各家都把战火燃到对方根据地,同时也在其他市场短兵相接。”

而按照青啤的说法,其并不满足于20%的市场份额,隋战平坦陈青啤在北京的推广是战略性的,此次进军大众消费市场主要是加强公众对青啤的认知度,其阶段性目标是到2008年前拿下京城40%的市场份额。而燕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因此双方的攻防战今后将愈打愈烈。

从传统的热狗、油炸圈饼,到鸡翼、南瓜等,每年全球都有数十场热火朝天的竞吃比赛,可以说,比赛“胃容量”的竞吃已经成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一项运动。“国际竞吃联盟”的成立更赋予比赛规范化和组织性。

有趣的是,竞吃界国际排名的前三都是瘦子,为何瘦子反而更能吃,各位高手自有秘诀。

上星期,美国缅因州肯纳邦克举行的吃龙虾比赛中,美国“女大胃王”索尼娅·托马斯,凭12分钟内吞吃44只总计5.13公斤龙虾肉的战绩夺冠,体重不足90斤身形弱小的她却能吃下这么多食物再度让人们惊叹。吃龙虾比赛只是国际竞吃联盟组织的系列竞吃比赛中的一项,竞吃的项目从传统的热狗、冰激凌、油炸圈饼、玉米卷,到龙须菜、逾越节薄饼、鸡翼、南瓜等等,名目繁多、不一而足。

自发明热狗这种食物以来,美国人对它可谓酷爱,后来逐渐发展出吃热狗比赛。1916年,“内森氏”吃热狗比赛在冲浪大街开张,这项一年一度的热狗饕餮大赛,成为吸引纽约康尼岛人的保留节目,就连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只在1941年打断了一届“内森氏”比赛。

而竞吃比赛的国际化推广和运动化发展要感谢美国人理查德·谢伊和乔治·谢伊兄弟。乔治曾拜在纽约资深媒体代理人马克·罗西门下做公关先生,当时刚刚开了自己的公司“谢伊沟通”。理查德正在从事广告业,于是过去和他共事。他们代理的赛事,就是美国竞吃比赛中最权威的“内森氏”吃热狗比赛。从1991年开始,乔治一直在推动着这一传统赛事。1993年,“内森氏”冲出国门,在日本举办了一场热狗大赛。那年晚些时候,“东京电视台”派出一名日本超级食客,前往美利坚挑战“内森氏”当时的头号种子,美国人保住了“芥末国际黄腰带”。日本派出更多饮食高手前往纽约,发誓要披挂黄腰带回家,竞吃狂潮汹涌而来。

1997年,谢伊兄弟和他们的拥趸们突然灵光一现:为什么只让“内森氏”倾注热情呢?为什么只在纽约举行呢?又为何只是竞赛吃热狗呢?理查德和乔治干脆创办了“国际竞吃联盟”理事会,统管所有以肠胃为中心的运动。从那以后,这一曾经只用于盛会和派对逗乐子的消遣手段,变成了一场席卷全美的热潮,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追随者。国际竞吃联盟总部设在纽约,在美国、日本、加拿大、英国、俄罗斯、泰国、乌克兰、德国、加拿大和爱尔兰都有分支机构。

竞吃联盟认为竞吃比赛集趣味、活力、技巧于一身,完全能跻身真正的运动行列。它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想象一下,在一个山洞里有30个饥饿的原始人,如果此时有一只兔子闯进洞中,激烈的竞吃比赛就此开始。只不过,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竞吃运动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演变得比较含蓄隐讳。

安全是所有运动的第一标准,国际竞吃联盟称竞吃比赛也不例外,因此他们不允许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参加比赛,也反对少年儿童在家中模仿竞吃内容。竞吃联盟表示,他们每次承办比赛都会做足保护措施和急救准备,所以,所有热爱竞吃运动的人请不要在家中尝试竞吃,而应该参与到比赛中来,在这里既可以放心大胆吃,也不用担心发生意外。的确,每次举办大赛竞吃联盟都会带上一名急诊医生,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任何紧急情况。

暴食竞赛在各种庆典与盛会上无所不在,而每一座城镇、城市和各州都竞相推动其成为保留节目,竞吃大赛的前景真是无穷无尽。正如《纽约邮报》记者戈什·昆兹曼所言:“这是一种文化现象,谢伊兄弟俩都很敏捷地开发了蕴藏于其中的潜力。”

兄弟俩不愿讨论如何收费,但他们的一名顾客证实说,申请一项赛事,与在一家城市大报上投放整版广告差不多,也就是数千美元。

奇特的竞吃比赛网罗了天下几乎所有“吃手”,国际竞吃联盟也创造了多项饮食方面的世界纪录。“这里有真正的纪录。有真正的规则。还有真正的历史和榜样。”乔治回敬说。

而且还有真正的竞赛者,在谢伊兄弟当年还没有插足之前的漫长年代里,就有许许多多的人参与各种各样的暴食大赛了。他们还为大快朵颐而推出了rap音乐带。他们也将自己的名号,奉献给了像《疯腿康蒂:禅宗和豪食竞技艺术》这样的纪录片。

大多数人坚持说,他们这样做纯粹是因为喜欢。“这主要是因为食品是免费的,而且大家比赛时都很开心,”疯腿康蒂说,“我们并没有获得奖金,但我们填饱了肚皮。”而且他们也声名大振——接受采访,上了美国有线新闻网的热点,还上了“今天”秀。而在福克斯电视台别出心裁的“食豪碗”和全国广播公司等更为主流的“拉斯韦加斯”秀中,还有许多食客联袂出场。为这股饕餮潮裹挟着的,还有那许许多多的追捧者,而且每一场新的赛事,都会吸引更多的人卷入。

竞吃大赛并非没有批评者,有些人不只觉得它“太令人恶心”,而且将其视为美国人所有诟病——铺张浪费、自我炫耀和穷奢极侈的产物。

“这是古罗马式的堕落,”食物历史学家巴巴拉·哈波说,“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颓废。完完全全的浪费。饮食这一身体机能本来应当予以限制,本该体现一些积极品质——家庭、亲人和快乐。”

但最让批评者们火冒三丈的,竞吃联盟居然将竞吃大赛称为“运动”。哈波说:“这一在我看来极为恐怖的竞赛面前,营养和健康都被抛弃一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