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罗德因反对伊拉克战争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23:07:54

另一个问题就是圣战仍在进行,感谢真主。尽管美军采取了打压性的措施,事实上,美军犯下的罪行与萨达姆政权的罪行并没有什么区别,美军也有强奸妇女并把她们视作人质的罪恶行径。

至于虐待男性囚犯的问题,美军用烧红的化学酸剂烫他们的身体,当美军放弃严刑拷打之后有时会把他们整死。如果你们愿意,可以看看发生在巴格达阿布格莱布及关塔那摩监狱里的令人发指的虐囚新闻。

但是,尽管美军做出了野蛮的行径,他们却仍然未能磨灭反抗分子顽强的意志。感谢真主,圣战斗士的人数还在增加,势力也在壮大,以至于媒体都认为倒霉的四人组合布什、切尼、拉姆斯菲尔德以及沃尔弗威茨最终将败北。他们宣布自己战败仅仅是一个时间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美国民众知道多少有关这场悲剧的真相。敏感的人们会意识到布什并没有一个可行的计划能够让他妄想的伊战胜利变成现实。

如果你们比较一下布什在航母上宣布重大作战行动划上句号,而且美军阵亡人数极少的数据和实际上高于十倍的数据时,你们就会知道布什是在撒谎和做秀,就会知道我所说的都是真的。布什及其政府出于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并没有能力也没有意志撤出伊拉克的驻军。

这又回到了前面提到过的问题上,我认为美国民调的结果显示出民众对于伊战的问题很敏感,布什不顾民众的心声一意孤行是个大错误。现实显示反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战争并不仅仅像他(布什)所说的那样局限于伊拉克一个国家。伊拉克已经成了(我们)积聚力量的中心。与此同时,感谢真主,圣战斗士们成功地多次击破了美国盟国的各种防范措施。作为证明,你们可以看到在一些欧洲国家的首都发生的爆炸事件,这些国家大多是美国的盟国。类似的行动在美国推迟并非因为我们未能击破你们的安全措施。这些行动正在准备当中,一旦准备工作完成,你们就会在自己的住家附近感受到。

这些都显示出,布什不顾美国民众要求撤军的呼声坚持自己的观点是大错特错。其实我们并不介意与你们达成长期的停战,但前提条件必须是公平的,也是我们可以接受的。真主禁止我们撒谎和欺骗,所以根据我们同意的停战协议,双方都可以享受到安全和稳定,我们也可以重建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两个被战争摧毁的国家。这样的解决方案也可以使得美国国内那些好战分子没有市场,这些好战分子曾用数十亿美元支持布什竞选,这也是布什执意发动战争的原因。

如果你们(美国人)在追求和平和安全的问题上是真诚的,那么就请你们读一读《无赖国家》这本书,该书在引言中写道:“如果我是总统,我会阻止针对美国的攻击:首先我会向那些受到折磨的人及他们的遗孀和孤儿表示歉意,然后我会宣布美国干涉了他国内政,这种干涉应该彻底停止。”

最后,我要说战争不是以有利于我们的方式就是以有利于你们的方式进行下去。如果是前者,这意味着你们将承受失败和大丢面子,而且现在的局势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如果是后者,请阅读历史!我们这个民族不会容忍不公正,我们将用自己的性命来进行复仇。随后的日日夜夜将每天都是我们在报复,就象911那样。你们将承受精神上的折磨,生活也会变得永无宁日。至于我们,我们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曾经在大海里畅游过的人不会害怕暴风雨的来临。你们占领了我们的土地,侵犯了我们的尊严,让我们流血,拿走了我们的钱财,还炸毁了我们的房屋,我们没有安全保障,我们将以牙还牙。

你们试图不让我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但你们不能阻止我们以一种有尊严的方式死去。对我们而言,不能坚持圣战是一种罪过,圣战是我们的宗教赋予我们的权力。我们最理想的死亡方式就是在战斗中死去。不要被你们的现代化武器和表面的强大所蒙弊,你们可能能够打赢几场战斗,但却会失去整个战争。耐心和毅力更重要。我们在对抗前苏联的10年间使用的是简单的武器,但我们很有耐心,我们让他们的经济受到了重创,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是大国了。这对你们而言应该是一个前车之鉴。(春风)

本报北京1月19日电(记者万兴亚)有“博导省长”之称的四川省原副省长李达昌今天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据悉,因为李达昌的高官身份,有关部门特进行异地审理。

现年63岁的李达昌曾被舆论称为典型的学者型高官。他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获硕士学位,曾在西南财大任教。1984年,李达昌开始从政,先后担任四川省德阳市副市长、四川省计经委副主任、四川省财政厅厅长。1996年,李达昌开始担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任职7年。在李达昌的一再要求下,2003年他从副省长位置上退下,回到西南财大当上了经济学院和财政税务学院的博士生导师。

经检方初步认定,李达昌涉嫌滥用职权的事实,发生于1997年1月前后。当时,财政部拨了1亿元的专款给中国进出口银行,由中国进出口银行向中国四川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中川国际)提供5年期1000万美元的专项贷款。财政部明确要求,这笔资金应用于解决乌干达欧文电站赔偿风险准备金。这笔钱到中川国际账上后,李达昌利用手中职权,多次批准挪用,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如果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被法院认定,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他最高可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新华网消息据法新社报道,美国中情局(CIA)的一名官员19日透露,中情局经过技术分析认定,当天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播出的录音的确出自“基地”组织一号头目本·拉登之口。

据此前报道,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9日播出了一盘据称来自本·拉登的录音带。他在录音中宣称目前正在准备对美国发起新的进攻。

录音带中的声音还说,在新的袭击之前将会给美国人民一个“长时间的休战期”。他强调:“袭击的延迟并不是因为目前的安全措施。袭击计划正在准备当中,人们终将会看到它的效果。”

白宫发言人麦克莱伦拒绝了拉登提出的“休战”协议。他说:“我们绝不会同恐怖分子‘谈生意’。”(赫然)

本报榆林讯(记者邓小卫)靖边县部分机关借“红色旅游”之机,大搞变相公费旅游。此事经本报报道后,引起中组部部长贺国强及省委组织部的关注,并作了重要批示。

调查发现,去年靖边县各机关共有880人外出学习考察旅游,其中耗用公费281万余元,私费约87万余元。由于人员多,管理混乱,靖边县委县政府虽两次发文要求全县严格管理“红色旅游”,但未能及时治理,暴露出5大苗头性问题。

一是执行制度规定不力,上下级经常存在口头请示、口头审批和与业务单位自行搭班、组团现象;二是执行财经纪律不严,有收费项目和管理项目资金的单位外出人员较多;三是学习考察中擅自改变路线、绕道、延长时间、增加费用等;四是外出学习考察论资排辈,照顾人情,不从需要出发,外出人员基本上都是单位主要领导,并且携带家属及其他人员;五是将外出费用转嫁、摊派给下属单位或企业老板。

调查证实,2005年3月份,靖边县城建局组织本单位8名领导及2名企业负责人以考察华东5市的名义去韩国旅游。他们在临行之前早就办好证照,给县政府和单位职工说是华东,实际上却直奔国外;打着考察的名义,实质却是旅游。

同时,靖边县城建局在组织本单位职工外出考察时,还向个体老板借款8万元,用于支付考察费用。在得知市纪委下来清查时,几位领导又赶紧凑钱给老板还上,并且索要了收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样,该县档案局两次组织28家单位外出学习,在此期间将自己单位人员花费的2万余元向下摊派,其他单位只好“吃哑巴亏”。

17日,记者在靖边县了解到,2005年9月份外出旅游的部分乡镇机关,因在检查时上报费用是公费和自费相结合,至今仍不敢和旅行社结算费用。一位被采访者表示,如果不是担心被纪委调查和媒体曝光,这些单位何以直到现在还不敢与旅行社结算费用。同时,记者还了解到,县纪委也在提防这些单位在年底财务报账时,将自费部分转化为公费。

据了解,上报公费和自费相结合的单位有县城建局、红墩界乡、梁镇等11家单位,费用合计数十万元。

就靖边县干部在外出“红色旅游”及考察中存在的问题,榆林市纪委、监察局对时任靖边县县委书记的马乐斌和靖边县委组织部部长李子洲进行诫勉督导。

对调查中发现的靖边县部分乡镇、部门未经批准擅自绕道出国旅游、改变外出路线、向企业借款等问题,靖边县委正在按照规定严肃处理。

榆林市纪委、组织部目前已将本次调查情况向省委组织部和中组部上报。同时建议市委、市政府尽快完善外出学习考察审批程序,进一步健全干部外出考察制度。

据新华社电美军一级准尉刘易斯·韦尔舒费尔因涉嫌在审讯中使用暴力导致伊拉克前陆军少将阿比德·哈米德·穆胡什窒息死亡,受到军事法庭指控。一名证人19日说,穆胡什死亡前两天曾经遭到文职审讯人员殴打。

证人格罗尔德·普拉特说,穆胡什被殴打后看起来似乎受了伤,他的脚肿得厉害,连鞋都穿不上。普拉特没有透漏殴打者姓名。

军方检察官说,韦尔舒费尔曾经指挥手下殴打穆胡什。审讯过程中,穆胡什被头朝里装入一个睡袋,用电线捆绑起来。韦尔舒费尔坐在睡袋上,最终致使穆胡什丧命。

挺宋大将李庆安的“含泪出走”,已被舆论普遍视为是亲民党新一波出走潮的引爆点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记者肖霖报道台湾亲民党“立委”李庆安上周六(1月14日)宣布退出亲民党,加入国民党。李庆安表示,她14日中午已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会面沟通,取得宋楚瑜的了解。李庆安是继李庆华、周锡玮之后,第三个重回国民党的亲民党“立委”。

李庆安告诉媒体,她早在2004年9月就主张国亲合并,一年半过去了,国亲整合遥遥无期,处于合作而不合并状态。期间支持者多数期盼她应尽速回到国民党,做这项决定完全是回应选民的要求。

本是亲民党中最具号召力的“立委”之一的李庆安出身新闻界,其父是前“行政院长”、国民党大佬李焕。2000年台湾“大选”国民党下台、宋楚瑜另组亲民党时,李焕的一双儿女李庆华和李庆安相继离开当时由李登辉领导的国民党,转投宋楚瑜麾下。

2001年3月28日,李庆安在“立法院”被“立委”罗福助殴打成伤,住进台大医院。宋楚瑜在台大医院的电梯里对著幕僚说:“政治搞成这样,还拼什么,不如退出政坛算了。”当时宋楚瑜的光环在蓝军仍居翘楚,他看到第一爱将李庆安噙著泪水躺在病床上,竟萌生退隐念头,可见李庆安在宋心目中的地位。

2005年初,李庆华先宣布离开亲民党重回国民党,当时李庆安还表示不会随同兄长的脚步,之后还随同宋楚瑜到大陆访问。

向来是亲民党内要角儿的李庆安,也是该党最可能在今年参选台北市长的人选。然而近来传出宋楚瑜也有意参选台北市长后,李庆安处境尴尬。如今她转投国民党,舆论认为与布局台北市长选举有关。

不过李庆安14日对是否参选台北市长并未松口表态,只强调回到国民党后,她将会抱着谦虚学习的心情,多听党内的各种声音,“以后不管做任何决定,一定以泛蓝的成功为最重要考量”。

巧合的是,就在李庆安宣布转投国民党的当天,有报纸报道说国民党将修改党纲,规定未来“须入党满4个月才能申请提名参选”。李庆安此时加入国民党,时机敏感,外界揣测其是为符合此新规定。但李庆安说,她对国民党修改规定事前毫无所悉,“也是今天看报纸才知道”。

国民党“四月条款”消息一传出,立刻引发亲民党内的焦躁骚动。挺宋大将李庆安的“含泪出走”,已被舆论普遍视为是亲民党新一波出走潮的引爆点;1月16日,曾受李庆安提携的亲民党年轻台北市“议员”王欣仪也跟进转投国民党。王欣仪否认受国民党“四月条款”所限。不过她也坦言,感受到泛蓝基层对“国亲合并”的高度期待,但党内高层却迟迟没有动作,如果不加入国民党,年底参选“可能面对比较尴尬的状况”。

除了李庆安和王欣仪,媒体报道列入“出走高风险名单”的,还有重量级“立委”林郁方、孙大千、李永萍、高思博等,全是在亲民党内占据核心领导地位的要员。有亲近高思博的人士表示,高思博确实已经在询问办理回国民党的相关事宜,最快会在下周做出决定。

尽管亲民党谆谆嘱咐出走同志“换一条路走,也要小心路况”,但随着宋楚瑜政治光环的逐渐褪去、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回应“路况好不好,见仁见智”及“乐观其成”的期待,乘“立委”李庆安重回国民党的“东风”,亲民党新一波出走潮恐怕已不可避免。

政治生命与政治忠诚哪一个更重要,确实是一个难题。但不可否认,李庆安是台北市选出来的“立委”,且在台北市布局已久,她的离去将对宋楚瑜参选台北市长投下变数。

台北市向来是泛蓝大票仓,今年底举行的市长选举更有“马市长”光环和政绩奠基,当前千疮百孔的民进党根本不堪一战。目前除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立委”李庆安外,国民党内至少有蒋经国之子、“立委”蒋孝严,“立委”丁守中,“前环保署长”郝龙斌等有意角逐。再加上无党籍“立委”李敖早已表态参选,台北市很可能出现泛蓝多角相残的局面,使蓝军原本大好的形势沦为火爆混战。

农历春节过后,各方人马将陆续正式宣布参选。宋楚瑜的参选列车更是率先启动,目前以“走透透,听透透”的方式测温。反观民进党,面对赢不了的仗,至今也只有前“立委”沈富雄愿意出征。只是泛蓝如果始终无法协调整合,难保沈富雄最终不会应验他自己说的话:“渔夫出海,意外钓到一只鱼。”

●伊朗总统内贾德指出,伊朗人拥有和掌握核技术是国家地位的一种象征,放弃就等于丧失了民族尊严

●欧洲一名外交消息人士表示,伊朗核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处置“已成定局”。针对目前的危机,美国的国会议员表现出空前的强硬态度,甚至表示不惜以战争手段来解决问题。就连美国总统布什也一直声称不排除军事打击伊朗的可能

●国际原子能机构主席巴拉迪3月6日将提出伊朗核问题的最后报告,同时他本人也怀疑,美国可能已经为袭击伊朗做好了准备

“像伊朗这样的民主国家,不需要核武器”。1月14日,一贯语出惊人的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对一群记者信誓旦旦地说道。然而,现在他这番话的可信度却遭到了国际社会的空前质疑,同时也将他的国家推到风口浪尖上。

1月16日,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德国六个联合国主要会员国在伦敦召开紧急会议,商讨陷入危机的伊朗核问题。据报道,欧洲一名外交消息人士在会后表示,伊朗核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处置“已成定局”。

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伊朗强硬而保守的总统却并不认为是一种威胁,他轻蔑地表示:“即使安理会介入,也无助于解决问题。”同时他还说,“西方国家在心智上仍生活在黑暗的中世纪,而西方政治家关于伊朗核项目威胁和平的声明全是谎言,因为他们自己就拥有核武器”。

对于伊朗的强硬态度,国际原子能机构主席巴拉迪表示极为担忧,他对外界指出,“德黑兰当局似乎并不在乎我说什么,但如果我说经3年深入调查后,我仍无法确证该计划的和平性质,这结论引起的反响,将会传遍全世界。”据悉,巴拉迪3月6日将提出伊朗核问题的最后报告,而且他本人也怀疑,美国可能已经为袭击伊朗做好了准备,2006年似乎注定将是充满动荡的一年。

据专家估计,不用一代人的时间,伊朗的石油资源就将枯竭。同时,伊朗的人口老龄化趋势也越来越明显,观察家们认为,伊朗可能将强硬外交作为解决国内危机的一种手段

就在伊朗核问题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时候,观察家们也注意到伊朗国内也危机重重。换句话说就是,伊朗将强硬外交作为解决国内危机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在2005年6月伊朗举行大选之后,伊朗的改革派就全军覆灭,保守派夺取了政权,客观上使伊朗的改革事业陷于停顿状态。几个月来,保守的内贾德总统撤换了很多政府官员。一时间,伊朗的改革派哀鸿遍野。为了防止改革派卷土重来,内贾德不断提高意识形态调门,将对“伊斯兰革命事业的支持”放在第一位,成为伊朗社会判断的价值标准。而在外交上,内贾德也四处出击,执行强硬路线,不断煽动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从而强化民众对政权的支持。

众所周知,伊朗是一个依赖石油维生的国家。但是,据专家估计,不用一代人的时间,伊朗的石油资源就将枯竭。不仅如此,伊朗的人力资源也将面临严重问题。据伊朗学者预计,由于人口出生率的持续下降,到本世纪中叶,目前只占伊朗总人口7%的需要赡养的老年人口将飙升到近30%。这就意味着,到那时,伊朗将同时遭受人口灾难与石油出口枯竭的双重打击。

实际上,在过去的4年里,伊朗的通货膨胀率每年上升15%,而失业率也维持在11%左右,国内民众对此怨声载道:游行示威、抗议甚至是针对一些机构的武装袭击此起彼伏,愈演愈烈。内贾德清楚自己的国家面临的危机,为了走出这种困境,他认为伊朗必须在当前作一次孤注一掷的赌博。

对此,美国的伊朗问题专家丹尼尔·派普斯表示:“我把如今的伊朗与勃列日涅夫时期的苏联相比较。是的,这个国家很强大而且具有威胁性,但它的人民已经不再相信它。换句话说,这是一个空洞的外强中干的政权。”

内贾德显然并不在意西方的舆论,他本能地意识到,当他强调说“西方已经入侵穆斯林的土地并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时,会在被边缘化的穆斯林心中产生很大的共鸣。他指出,伊朗人拥有和掌握核技术是国家地位的一种象征,放弃就等于丧失了民族尊严。

有人说:"没有了伊朗的石油,这个世界将没法生存。"内贾德也表示:"你们(西方世界)需要我们,更胜于我们需要你们。"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