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拒绝民进党“立委”访大陆 称绝不能中计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1:38:21

詹女士说,高能物理研究所在她孩子的问题上是有一定的责任的,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正是需要关爱的时候,却遭受无情的抛弃,这种毫无人情味的用人方式令人寒心。

她说,曾被媒体报道的“神童”魏永康,最初也是被高能物理研究所拒绝,后来还是另外一所大学的教授接纳他为研究生,为什么一而再地出现类似情况,“这些以高级知识分子自居的人,难道就没有反思过自己的问题?”

从一名清华学子沦落到一名搬运工,除了叹息以外,我们不妨再次思考,到底是谁之过?

教育之过?中国的“应试”已有数千年传统,也培养了无数精英人才,就连教育强国美利坚也曾到中国来探索“考试”制度的奥秘。再者,许多教育强国如日本、韩国等也十分重视考试的作用,均采用考试来选拔人才。

数年的“应试教育”转“素质教育”,让人们发现,考试本身并没有错,教育也很难摆脱考试,因为它是一架相对公平的秤,但如何利用考试这杆秤,则学问极大。

严爱之过?正如戚柯自己所言,家长对自身要求过于苛刻,期望值过大,导致了心理的极度失衡。反过来想,其实这种压力再大,也大不过他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如果这种压力能够得到利导,则是一股无穷的精神力量。用另一句话说,戚柯自己没有能够战胜自己。

抑郁病痛之害?从崔永元这个典型抑郁症患者来看,抑郁症并不可怕,抑郁症同样能干出优秀的成绩,同样能够走出心理的阴影。

古人云,心病还需心药医。笔者理解,抑郁症本身就是一种心理障碍,是一个很难打开的心结,一旦这个心结彻底消除,病态也就迎刃而解。

当北大学子卖肉、南大博士乞讨等类似新闻仅仅作为社会老百姓一种谈资的时候,我们又悲剧性地看到了戚柯,看到了魏永康。一种很不对称的现象摆在世人面前,令人心痛!

笔者不禁要问:那些坐庙堂之高、身披各类学术大袍的专家学者们,假如你们不做教授、不做学者、不干自己本行,你们还能从事哪些工作?

时过境迁,我们再也无法判断戚柯、魏永康这类人是否为真正的天才,但我相信,如果这个社会能够多一些宽容,对“怪才”多一些关爱,也许世间的悲剧只会越来越少。

舒幼娥:造成抑郁症的因素很多,有些是遗传因素,也有一些是社会因素。

自尊心、自信心受挫。如“我不行”,“我的生活让人失望”,“将来也好不到哪里去”的想法就是。

不良性格的影响。如表现出来的孤独、离群,性格过于内向,适应集体生活困难,人际关系差。

家庭的影响。如有的父母在家少言寡语,不参加社会活动,对自己身体状况过分关注,稍有不适就十分紧张、焦虑。

徐远超(下称徐):由于精神医学近年来的快速发展,目前抑郁症的治疗已有许多极有效的方法,疗效率都在70%以上。目前有数十种抗忧郁剂,其作用通过层层的严密试验,安全有效,且其药理作用与一般镇静剂或兴奋剂不同,并无成瘾之可能,其作用在强化神经元之间的联系,刺激神经细胞之再生,从而帮助脑神经系统调适其功能。

心理治疗则通过与专家的访谈,加深个人对自己的了解与接受,调整生活的步调与人际关系,理清个人的价值观及自我期许,也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

心理治疗与药物治疗可以说各有千秋,由心身一体的各个方向来达到共同的目标,两者合用其效果则更佳。但是,必须注意的是,心理疾病必须长期治疗,持续服药,且不论是哪一种心理疾病,越早发现治愈及愈后的状况越佳,所以千万不要讳疾忌医。

记:人们应该怎样正确看待抑郁症?许多人忽略抑郁症,歧视抑郁症患者,怎样看待这种现象?

徐:得抑郁症并不可怕,社会偏见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不懂或不愿意寻求及时有效的正规专科治疗。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曾播出一期《远去的生命》,一位来自青岛的母亲张女士含泪向人们讲述了自己原在复旦大学攻读硕士的女儿杨愈青自杀的经历。

假如杨愈青告诉她男朋友说她自己患有抑郁症,她也就不会有如此之多的恐惧、担心和害怕。杨的性格过于自信,不能承受挫折,也是现代独生子女家庭存在的通病。

我们要区分抑郁状态和抑郁症,偶尔的、短时间内的情绪低落是很正常的。只要调适得当,很快就能恢复。如果长时间的心境低落,就要引起注意了。

记:患者心中往往会为某个问题(如就业失败)而耿耿于怀,如何才能打开这样的心结,走出阴影?

徐:大学生所遇挫折的根源无外乎几种:学业问题、人际问题、现实问题、两性交往问题。我以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大学生都要学会坚持正确的价值导向,心胸开阔、朝气蓬勃、健康成长。

要学会消除心理压力,应通过修正自己的任知观、放松身心、转移视线、倾吐苦恼等方法,消除心理压力,提高自身的抗挫能力。

昨天,建设部通报,目前全国尚有70个地级以上城市尚未实施廉租住房制度。建设部要求,尚未建立廉租房制度的市县必须在年内建立,并纳入省级人民政府对市(区)、县人民政府工作的目标责任制管理。

据统计,截至2005年底,已有北京、上海、天津等1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通过签订目标责任书等方式,将廉租住房制度建设纳入对市(区)、县政府目标责任制管理。在291个地级以上城市中,已经有221个城市实施了廉租住房制度,占地级以上城市的75.9%。

通报指出,全国城镇廉租住房制度建设和实施仍然存在四个突出问题。目前,仍有13个省(区)没有将廉租住房制度建设纳入省级人民政府对市(区)、县人民政府工作的目标责任制管理,70个地级以上城市没有建立廉租住房制度。且部分城市廉租住房制度不完善,有122个地级以上城市没有建立严格的申请审批程序。

中央电视台共同关注播出了少女寄养在敬老院遭多人强奸怀孕的节目,以下是节目内容:

3年间,少女惨遭数人强暴,是无人知情还是无人过问?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观众朋友中午好,我是忠民。一个星期前,我们栏目接到了辽宁省瓦房店市一个名叫于秀艳的人打来的电话,说寄养在敬老院的堂妹小凤,从12岁开始,3年的时间里,多次遭到数人强奸,在2005年,14岁的堂妹怀孕了。现在,小凤已经不在敬老院了,下落不明。敬老院本是孤寡老人住的地方,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怎么住在养老院,又怎么会被人强奸了呢?

3月29日,我们的记者赶到辽宁省瓦房店市进行了采访,这是小凤堂姐于秀艳的家,就是她给我们栏目打来的电话,这两位是小凤的二伯父和二伯母。他们说,小凤被当地民政部门带走了,具体带到了哪儿,他们也不知道。

上来两个女的把着我小妹,就给拖到车上,抬上车上,我小妹当时就快要哭,我也喊,我说你们干什么。这是大街上就抢人,他们没有人理,抢上车以后,他们都跑上车开车就走了,

为什么当地民政部门会把小凤抢走呢?小风的二伯父一家说,是因为遭到强奸的事是在小凤被寄养在敬老院期间发生的.那小凤又为什么会生活在敬老院里呢?据小凤伯母一家介绍,2001年小风的母亲离家出走,随后父亲去世,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无力抚养,他们就把姐弟俩送到了镇政府,然后镇民政部门出面把姐弟俩寄养在了敬老院。去年11月,小凤从敬老院回来,伯母最先发现了侄女的变化。

这个孩子我看她不对劲,干点活就呼呼,做一会儿坐下歇一歇,我说凤你怎么了,你有病还是怎么了,没有,二大妈,没有病,不知道怎么地,不知道怎么不爱干活,我说不爱干活你就坐下歇一歇。

刚一坐下,小凤告诉二伯母说自己肚子里长了一个包,小凤的话引起了伯母的注意。

等她下午进屋睡觉,我说凤,二大妈摸摸你那个包,二大妈白天没有摸,摸摸你这个包,看你这个包是什么包,我一摸就是孩子,都动弹,动弹就是孩子,我一摸凤这不是孩子吗?你这不是怀孕了吗?+她说什么叫怀孕啊,我说怀孕就是有孩子了,+多长时间了不知道,这孩子不知道,我说多长时间了,不知道。我问你多长时间没来例假,(她说)我也不知道,

检查表明,15岁的小凤此时已经有5、6个月的身孕。伯父伯母当即赶到镇敬老院要求敬老院副院长盛恒报警。

(敬老院的负责人)他说怎么弄?我说报警,我说你报不报警,你不报警我去报警我说再不报警—这个孩子就有危险了,医院检查说这个孩子再晚来,这个孩子就相当于危险,谁跟她的人,他出来把这孩子怎么办,我说你不报警,我要去报警,院长说,你别,你别报警,我去跟政府研究研究,我说你别等着政府研究,这事你还研究什么,你赶紧报警,报完警再说。

接到报警后,辽宁省瓦房店市公安局当即立案进行调查。初步侦察表明,自2002年,小凤12岁时开始至今,先后至少有五名男子与小凤发生过两性关系。

最早看应该是徐彭德,这个小女孩被强奸他是第一个,就是小女孩讲02年,他本人讲03年年初;第二个就是刘安文,是04年的秋天,第三个人是鞠胜印,是04年冬天,这里还有一个李明达,李明达早一点,李明达是05年,05年加上杨志明。

据警方介绍,已经确定的这五名男子中有四名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男人。其中第一个对小凤实施强暴竟是一个被称做许大瘫子的残疾人。当时小凤仅仅12岁,而他已经57岁。

徐彭德,开头对小女孩是实施的暴力,用拳头打,甚至有一回用棒子打把小女孩都打倒了,这个其中还有一个证人能证实小女孩儿被打了,被打伤了。并且和小女孩,强奸小女孩的时候使用威胁语言,说你要是说出去我就揍死你,就是开始那几次都是使用这种暴力,他实施过程中就使用语言的威胁。

温宝:到后期小女孩,我觉得就是迫于他这个淫威,我觉得她也就不敢反抗了,对他一定不敢反抗了。

后来又有两个中年男人刘安文和鞠胜印,以各种方式多次对小凤实施强暴。

刘彦文是李官当地一个开饭店的,是饭店的老板,鞠胜印是一个打更的。+这个打更的年龄也不小,也是50多岁的人,就能看透一些东西,就是觉得小女孩好欺负,能熊到手,就是小女孩路过他那个打更房的时候,摆摆手,你进来,给你买东西吃吃,也是一顿花言巧语,把这个小女孩给骗到手了。

除此以外,对小凤施暴的还有一个十多岁的中学生。而导致小凤怀孕的,是一个名叫杨志明的人,这个杨志明是镇敬老院的食堂工作人员。

他在敬老院做厨师,对小女孩这块我觉得也是天长日久有一定的了解,感觉这个小女孩的精神,不是这么精,他也使用花言巧语,第一次是将小女孩骗他家去,发生关系后,给小女孩点钱,以后又使用了这种手段多次,就在他家,还有时候就在别人空房子地方他也采用这种手段。

根据警方的调查,自从2002年小凤被送到养老院不久,12岁的小凤就接连被人强奸,不分时间,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不分地点,无论是外面还是敬老院里,大到60岁的残疾人,小到17岁的中学生,小凤成了他们的施暴对象。那么,在长达3年的时间里,就没有人发现吗?记者走访了辽宁省瓦房店市李官镇敬老院和镇民政部门。

就这样,这个自始至终没有说出自己是谁的人拿走了记者的采访证件,再也没有回来。随后,记者来到了镇政府,找到了镇民政部门。镇民政助理洪海说拿走采访证件的那个人是镇敬老院的副院长。

A:他那个没说,没有承认,我问了,他说他没有,我没抢他介绍信,他说我就看他介绍信的,他没说别的。

##解说:这位镇民政助理告诉记者,自2002年把小凤、小明寄养到敬老院以来,镇政府对他们两个一直非常关心。

A:经常与学校老师沟通,院长是定期上学校,与班主任,与学校的校长沟通,学校的老师班主任老师也知道这两个孩子的状况,也给予了很多的照顾,无论从学习上,还是从生活上,都给了很多的关照。

A:敬老院的饮食起居对她来说给格外的照顾。就是她喜欢吃什么,应该说都特殊给她小灶。

解说:这位镇民政助理说,小凤姐弟俩被送到敬老院之后,工作人员对孩子照顾得很细心,上学和放学期间敬老院都派出专人接送,小女孩于秀凤与女服务员同住一室,出现这样的事是他们始料不及的。

应该说也很愤怒,也很震惊,根本没有想到,在这种看护非常严密的情况下,能出现这种情况,我们感到确实很震惊,也始料不及。

按照这位民政助理所说的情况,姐弟俩在敬老院里受到了很好的照顾。那么,在如此的关心和照顾下小凤怎么会出事呢?采访期间,记者在二伯父许太武家见到了现在已经从敬老院跑出来的小凤的弟弟小明。

本报讯(实习生赵艳玲)昨日,前全国举重冠军、现为搓澡工的邹春兰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她已看到了网络上的报道,觉得一些媒体对其病情的报道侵犯了她的人权。被问及是否来京接受治疗时,邹春兰称一定不来北京治疗。

邹春兰昨日称,吉林省体工队有人怀疑她男性特征是由其本身导致的,并非在体工队期间造成的。邹春兰接着说,她可以与体工队当面对质,只要体工队指定一家医院,她一定接受检查。邹春兰还称,虽然体工队以档案已被提走为缘由,答复称不能为其安排工作,但是她将继续找有关方面解决问题。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