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蒂钦点心中头号未来收购 国米相中世青赛"帝王星"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04:17

"那里的人都姓李,哪有姓刘的?"60多年前的记忆,一下子跳回到邱大明的脑海中。

"我本名叫李德芳,后来改了名字了。"文化大革命时,怕别人想起自己曾经嫁过国民党老公,逃到重庆的李德芳改了名。

"我是你老公啊!你家招了一个上门女婿,但是他北上抗日,没办法与你家联系啊!"

单听"邱大明"的名字,刘泽华一点都没有想起他是谁,但邱大明话还没说完,刘泽华就"哇"地哭出声来。因为,这段60多年前的短暂婚姻,深刻影响了她的一生---因为与"国民党"有瓜葛,她一个人从宣汉逃难到了重庆,几十年都不敢回老家,后来再嫁,也千方百计选了一个赤贫户---一名重庆"棒棒军",后来因劳累过度早逝。

"我这一辈子对不住你,耽误了你的青春,我会用我的余生来补偿你。"邱大明也哭出声来。

"半夜,她常常从梦里哭醒,她总说,生怕我老头儿一个人先去了,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过活了。我又何尝不怕噻?以前一个人孤苦无依的日子,现在好了,总是边劝她边陪着流泪。"邱大明说,他们的一天往往从半夜开始,然后再"眯会眼"。

昨天早上7点,邱大明准时起床,为老伴准备早餐。"今天是汤圆,有时候会是稀饭或者面条。"邱大明向记者介绍,前一天晚上,老伴说想吃汤圆。

"只要刘老太要求,他们家邱老伯总是百依百顺的。"隔壁邻居况大妈说,大概由于60多年的失散,老两口分外珍惜相聚的日子,结合7年来,从来没有吵过嘴。

吃完早饭,邱大明戴着老花眼镜为刘泽华读报。周末的报纸,内容往往单调些,看出老伴没心思听,他从里屋拿出纸牌陪老伴解闷。虽然连输了两把,刘老太却反而兴致大增,邱大伯非常开心。因为医生告诉他,刘老太右半身偏瘫,需要经常活动,打纸牌能帮助她活动右手。

上午11点,老人住的半坡起了山风,邱大明进屋给老伴添了件红背心,又开始准备中午饭。11点半,按时吃饭,主食是面条,外加一个辣椒肉片。吃完午饭,邱大明搀着老伴在家门前的空地上来回地踱步,"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大约半个小时的光景,刘泽华在搀扶下回到椅子坐下,小猫"毛毛"跳到她身上取暖,这个时候,刚刚收拾好桌子的邱大明在里屋刷盆洗锅……

由于住在山腰上,向上走是山坡,向下走也是山坡,而刘泽华右半身偏瘫,老两口更多地只在家门前的空地上活动。邻居况大妈说,这两口子的生活非常规律,买菜做饭、洗衣铺床的活由91岁的邱大明一个人包揽,有空闲的时候,他们就是散步、打牌、读报和看电视。

"80多岁了,还找老伴,而且还是个吃低保的。"对于刘泽华的选择,她抱养的一儿一女颇为不满。当老两口说出60多年前就是夫妻的情况时,儿女都不相信。为了查证,儿子和儿媳妇亲自跑到宣汉老家去调查。

"在调查查证后,他们对我们的态度好转了许多。"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刘泽华当时之所以有意找一个老伴,很大的原因是她拉扯大的儿女不孝顺她。

"刘老太以前做过10多年的小百货,有钱,有房子,后来在儿女的劝说下把原先的房子卖了,搬去与儿子一起住。但没有想到,为儿女把手头的钱花完之后,他们都不善待她。"据了解情况的老邻居反映,老两口刚结婚时,老邱挨过刘泽华女儿的打。

"现在情况好多了---女儿不再打骂了,而儿子除了每月按时送上100元的生活费,偶尔还会和儿媳、孙儿一起买上些水果前来探望。"而在以前,100元的生活费也是要讨了好几回才能拿到。

2005年3月到4月间,震惊中外的湖北农民佘祥林“杀妻案”被改判,让佘祥林终于洗尽沉冤;而当初佘祥林一审被判处死刑后,要不是一位大字不识的农妇,出于良知和道义出据一份“良心证明”,佘祥林也许就已经含冤九泉了。这个大义的农妇就是湖北天门市的聂麦清,因为那份救了佘祥林一命的“证明”,她原本幸福平静的一家却命运陡转直下,从此而又陷入悲惨境地……

天门市石河镇姚岭村农民倪乐平和妻子聂麦清原本有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倪乐平是姚岭村党支部副书记,聂麦清小丈夫1岁。聂麦清夫妇育有三子,大儿子倪红军在河北某部当兵;二儿子倪红彪在石河镇粮管所上班;老三倪红伟还在上学。在倪家大湾,倪乐平一家深受村民尊敬。

1994年10月20日,一位邻居跑来说:“麦清姐,聂孝二他们捡了一个疯女人,几个人正商量着把她嫁给倪某某呢,你快去看看!”

倪某某因患精神病,到28岁都没有找到老婆,在倪家大湾也是倪氏家族的一块心病。这个女人年龄大约有30出头的样子,虽然蓬头垢面,精神憔悴,但五官还端正。从她饥黄面部,脏绉的衣服上看,一定在外游荡了很长时间。她除了不说话,眼光有点直外,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聂麦清和其他几名妇女把她扶到倪家大湾。聂麦清从附近一农户家中要来一碗稀饭端给了疯女人,疯女人一把夺过去,风卷残云般吃完了。再问她话时,疯女人便捡起土块在地上写起来:“我叫张爱青,雁门人,有一个6岁的女儿,到妹妹家去迷了路……”字体刚劲有力,完全不像一个疯子写的。

有人再次提出让疯女人嫁给倪某某时,聂麦清说:“我们可不能做那样坏良心的事儿,人家说自己有家有爷们(丈夫),还有女儿,只是走迷了路!”村民倪新海的两个孩子都在外打工,家里有空房。当天,聂麦清便张罗疯女在他家住下。谁知道,第二天上午,疯女却不辞而别了。

1994年12月下旬,聂麦清到附近一个村子走亲戚,在这里,她遇到了四处张贴传单找儿媳妇的杨五香。原来,儿子佘祥林涉嫌杀妻被“抓捕”后,53岁的杨五香和一家人到处寻找失踪的张在玉,他们坚信佘祥林是冤枉的,找到她就能给儿子洗冤了。

听了杨五香的哭诉,善良的聂麦清仔细看了她手中的照片,突然想起来她跟那个疯女人很相像,但是,疯女人自称叫张爱青呀?聂麦清把救助的病女人的事说了。杨五香颤抖着说,张在玉曾经叫过张爱青!她立即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大儿子佘锁林,让他们来这里找人。

然而,几天后,大家都无功而返。而此时距佘祥林的死刑复核日期将近,再找不到张在玉,佘祥林的死罪恐怕要被核准了。聂麦清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道理她懂。现在要紧尽快找人作证,证明张在玉还活着,这样,佘祥林的死刑就不会被核准,赢得时间后再找张在玉不迟。当她把这些道理讲给杨五香听后,杨五香才恍然大悟。

情势万分危急,聂麦清回到家里,动员丈夫倪乐平并找来见过疯女人的几个村民给杨五香写个证明。

因为聂麦清一家帮助杨五香作“伪证”,致使“佘祥林杀妻案”被湖北省高级法院发回重审。

1995年5月9日,三辆写着“公安”字样的小车驶进姚岭村,将聂麦清、倪乐平和其他5位村民带到了天门市石河镇派出所。倪乐平被叫进了审讯室,一个自称是京山县政法系统干部的人掏出手枪狠狠地敲打着在桌子上,对着倪乐平吼道:“就是因为你们作‘伪证’,本来已了结了的案子,现在省高院还要查!”

倪乐平气愤地说:“即使我作了伪证,也罪不至死,何况我只是按照村民意见写了个证明?你不要拿枪来吓唬我,我也是当过兵的人!”

“你还敢犟嘴,老子把你送进号子关几天,你就不犟嘴了!”,“有胆你就关吧,公道自在人间!”。这位干部见抓不住倪乐平的把柄,将他的妻子聂麦清带回了京山,将倪乐平和其他人放了回去。

在京山县看守所,当办案民警了解到,证明分别是聂麦清的二儿子和丈夫执的笔,疯女人还在倪新海家住了一夜时,办案民警又来到姚岭村抓人。这一次,倪乐平和儿子倪红彪因看到警车躲了,倪新海被抓进了看守所。

5月的天气,乍暖还寒。50多岁的倪新海穿着单衣单裤睡在水泥地上,冻得直打哆嗦,还被人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倪新海吃不住了,按他们的意思去“做聂麦清的工作”,还大骂聂麦清。

听到邻居辱骂自己,聂麦清一时气急,头向后一仰,后脑勺碰在审讯椅子的靠背上,当时就碰出了血,从此落下了偏头疼的毛病。倪新海由于“配合”工作,22天后,他被放了出来。

为了逼聂麦清就范,办案的民警一顿仅给她一碗稀饭一根萝卜条。可怜正值壮年的聂麦清,每天饿得腿打飘,嘴流酸水,还得干活,还得擦地板。聂麦清实在受不了了,捡别人扔掉的发霉的饼干吃。

关了一个月后,民警再次对聂麦清说:“只要你对省高院复核的法官说,你在村子里没有看见张在玉,我们就放了你。”聂麦清还是那句话:“我不能说昧良心的话!”

在最困难的时候,聂麦清多次在看守所准备自杀。几次把头伸进伸缩门里想夹死,但都被人发现了。后来,一名民警恶狠狠地说,你死了,你老公和儿子还是跑不掉。她又担心他们受牵连,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聂麦清进了看守所后,丈夫和儿子跑了,家中无人看管,家里的老母猪和10只小猪被活活饿死了,100多只鸡也全部失踪了。此前,倪乐平与3位农民合资建了一个预制厂,每年有2万元的分红。妻子被关后,他将自己的本金抽出来去营救妻子,却被一个骗子给骗了……

中新社北京十二月七日电(记者李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七日下午在北京会见日本社民党党首福岛瑞穗和前首相村山富市一行时表示,中日政治家和有识之士应共同努力,排除障碍,推动两国关系正常发展,确保中日世代友好。

曾庆红指出,中日关系近年来出现严重困难,责任不在中方。日本领导人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损害了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

他强调,中日关系的好坏,不仅关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关乎亚洲地区乃至世界的繁荣与稳定。中国党和政府重视发展对日关系,希望双方在三个政治文件的原则基础上,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实现两国的和平共处、世代友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

福岛瑞穗表示,日中关系十分重要。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是目前影响日中关系健康发展的主要障碍,社民党坚决要求停止参拜。社民党认为日本应正视历史责任,坚持和平发展道路。

村山富市则表示,日中友好是两国老一辈政治家亲手缔造和精心培育的,应尽早推动日中关系恢复正常。

以福岛瑞穗为团长、村山富市为顾问的日本社民党代表团一行七人七日开始进行为期三天的对华访问。据悉,社民党代表团此访的主要目的是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并就如何克服当前中日关系的困难、继续巩固和发展两国关系同中方交换意见。

本报讯(记者展明辉王贵彬)昨晚,三百余名手持钢管、砍刀的黑衣男子聚集在朝阳区香江国际售楼处门前,与其保安对峙后被赶至的民警驱散。据称此事因开发商与业主产生纠纷所致。

由香江国际集团投资开发的北京财富中心写字楼,位于香江国际售楼处南侧。

据其保安李先生称,昨晚6时许,他看见楼外的街边、天桥下、路口拐脚处聚集了三百余名男子,一起朝隔壁的富尔大厦走去。

据富尔大厦保安张先生称,晚上6时30分许,曾有一百多名男子跑进楼内的大堂,向里面的值班人员询问后迅速离去。“听说他们是找错地方了,”张先生说,随后,又有数十辆汽车陆续停在大厦外的三环路边,近百人与前一拨人会合后向北走去。

北京地铁十号线16标段工地与香江国际售楼处相邻。据其保安袁先生称,当晚6时许,单位主任将他们全部召集起来,称天桥那边聚了上百人,看样子要打架,要求他们守好大门,以免被波及。

“黑压压的一片,到处都是人。”袁先生说,随后,他们看见三百多名手持钢管、砍刀的黑衣男子朝香江国际售楼处赶来。不久,80多人停在其门口与里面50余名保安对峙,其他人则守候在附近。“之后双方发生了小小的摩擦。”

袁先生称,他从外面聚集人群的议论中得知,此事因开发商与其业主起纠纷所致。随后,5辆警车先后赶至现场,在双方未产生冲突前将滋事者驱散。

昨晚8时许,香江国际售楼处大厅内,地面上布满了碎玻璃和被打破的花盆。

新华网石家庄12月7日电(记者张洪河、杨守勇)记者从河北省唐山市有关部门获悉,12月7日15时30分左右,唐山市开平区刘官屯煤矿井下突发重大爆炸事故。事故发生后,经初步核实,约有123名矿工下落不明,到19时许,有27名矿工成功升井。

新华网马赛(法国)12月6日电(记者杨骏)正在对法国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6日从巴黎乘专机抵达马赛进行考察访问。

温家宝总理在马赛先后考察了欧洲直升机公司以及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计划建设地。

在欧洲直升机公司,温家宝总理参观了该公司生产的各类型直升机,并观看了空中客车A380飞机的表演。

父亲警告他,“你要是敢跟别人好,那3万块钱你立马给我还过来。”小伙子最终还是与原来的女朋友结婚了。

快速结婚的现象如何与“婚约保证金”挂钩?梁洪希望通过调研,为这一现象的产生原因找到一个答案。

已经无从考证谁是“婚约保证金”的始作俑者,但可以肯定这也就是最近几年大概是2001年以后的事情。

“现在外面那么复杂,年轻人的变化也大,如果男的不要女的,女的肯定会吃亏的。”龙津镇山台村一位收了2万元保证金的妇女说,如果女婿变了心,2万块钱就一分也不会退了。

她认为,房子是做不了保证的,到时候男方变了心,女方也没办法继续住在那里的。所以收保证金是最好的办法,而且,“如果是女的重新找了朋友,这钱还是退给他的,他也不会吃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