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美女为嫁如意郎60万卖房搭售自己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5:38:26

到底有多少女孩为了钱愿意嫁给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大叔”级男士?昨天记者随机采访了婚介所的10位年轻女会员,结果有2名女会员表示:“可以考虑。”另外8名女会员则表示,能嫁个有钱人固然很好,但是年龄不能相差太大,顶多大个10岁8岁,否则难以接受。(作者朱海永)

去年上半年,和几个在酒店的同学聚会,他们都很富裕的,我就很差了,钱很少。他们说,你这样下去可不行,要要帮我,说弄个洗衣店吧,几个酒店的衣服座布等等拿来洗,就够你的了。这买卖很简单适合我。

恭敬当然从命了。随后,从家里拿出20万左右,买机器,他们帮着弄的,我真的不懂。在北京劲松东边四环附近一个工厂租了一块200平米的厂房,开始招工人。我让我老婆管理,真的很简单的。每天就去酒店把东西回来洗,然后送回去,一月一结。

去年下半年就上了正轨,挣到钱了,我就更想多多的挣了。他们教我可以在人工上这样操作,真的很厉害:

电工、机修工、司机这几个工作要稳定。因为机器许多是旧的,电工和机修工要稳定,所以每月开工资。司机也开。

剩下的都是操作机器的工人了,几乎就不需要什么技巧,谁来都可以干。压缩再压缩共需要的工人是18人了。工资是800元管吃住。在工人体育馆招人,找活干的人太多了,我只要年轻的,也就是刚来京的,老实巴交的,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干活。

活是真多,白天干,晚上也得干,没有周末。机器在地面,工人住的宿舍就在机器的上面,我把车间做了加层的。

工人睡觉的时间很少的,平均下来也就5、6个小时。你想机器呜咙呜咙的转,谁能睡的好啊。

住宿的环境很差,工作很累,吃的很差,就不说了。等到月底的时候,告诉他们先不发工资,给他们攒着,六个月一发。当他们需要用钱的时候,可以来借些。你不同意,好,你可以走啊,我们这里就这样。

你看吧,许多人不到3个月就受不了了,搁着谁也受不了。这样当然就不给工资。他们气势很低的,本来人生地不熟,又年轻老实,再说是你自己不干的,一般就是给个3、5百元让他们走。干了一个多月走的是聪明人了。没有干够一个月就走的就是更聪明的了,但一分钱都不给。

干的时间越长,越亏,就越不能走了,你就干吧!一个人可以当三个人用。到现在没有太多的人可以干到六个月的。干到六个月的人,记住绝对不能把钱都给他,就是连一半都不能给够,给他2000元。剩下的告诉他过年回家的时候给,让他再给好好的干,干到年底。他说不干了,好,让他走,告诉他剩下的钱星期几来拿。嘿嘿,你就拖字当头,慢慢的拖着,一点一点的给,最后到不给。你看吧,最后,他们就不来了,他们又找到工作了,没有时间来了。

他们走了,再招人。找工作的人太多了。我算了算人工帐,今年少支出一半多工资,利润里有10万等于是工人身上挣下的。

第三,你自己这时候要蛮横,要表示因为他没有干够六个月,已经影响到你的企业了。修理工、司机等人都会轰他走。

第四,要迅速形成走的工人和还在干的工人是对立面,这就要靠干的长的人。他来你这里借钱的时候,要多给点,如100元。而刚来的就借给2、30元。

很残酷,是不是?这里可能有些人说,找警察、找工商、找劳动局,说这些话的人都是幼稚而不现实的。

第三,劳动局。你没有法子证明你在这里工作过的,没有签劳动合同的,还在干活的人是不会帮你的,他们还在给我干活,是我的人。

还有,他们这些刚来北京的人是不懂这里告、那里告的。这个你要明白,明白这些东西的人是不会来这里干活的,来了的我也不要。

快两年了,还没有一个人能把警察、工商、劳动局的人找来。其实这也是对这些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就来打工的人的一种磨练吧,不好好学习的下场吧。

到明年把我的桑塔纳卖了,然后再加这10万,买个帕萨特也是够了,真的不错。

廉价劳动力对经济发展是多重要啊,我们需要西部这些廉价的劳动力。有他们,我们国家的经济和积累才可以快速的发展。这点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国家要普及义务教育了,估计10多年以后这样的廉价而不懂维权的人就会没有了,而这时我们的经济也完成积累了。很残酷。没有办法,只有这样才可以快速的追赶美日欧的经济,把印度等国家落在我们后面。

我期待明年把我的小企业搞正规,给工人们开够工资。可是这样一来,第一个月把钱给够,人就会都走了。如果减少工作量、加大工人数量、改善环境,那我到那里挣钱去?我又不是开福利院的,现在价格竞争这么激烈,电、水、汽油、房租都涨价,我横是不能给同学们说,我挣不到钱,洗衣价格要涨价吧?!人家降价都抢不走我的生意,我还涨价?我不降价格就不错了!

最好工人都要涨价,廉价劳动力根本就没有,这样业内都涨价,我也就不用挣这种黑心钱了。可是这样通货膨胀怎么办?!!

明年对工人们好些,吃的好些,但住的条件改善的机会少。工资,就这样吧。在保证工人队伍稳定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多给些吧。

当一个人发现自己的感情被欺骗后,更多的是懊悔和仇恨;而有一些未成年女孩明知自己被欺骗,却仍执迷不悟,死心塌地为主人做牛做马,她们的身体最终成了骗子的挣钱工具。被骗的未成年女孩是为了真正的爱情而付出吗?施骗者究竟又是用什么伎俩来安抚她们?记者昨日与感情骗术高超的犯罪嫌疑人王智面对面,揭开了王智利用感情欺骗未成年少女,引诱她们出卖自己的肉体为其挣钱的内幕。

11月16日,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接到报案。报案人称:他的女儿桂慧(化名)离家出走两个月,一直没与家人联系,至今下落不明。女儿是与一个叫王智(化名)的人去了广西桂林,刚开始还能电话联系,后来竟失去联系,他很担心女儿会有个三长两短。

秀英分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后,立即组织警力对该案进行初查,并于11月29日立案深入侦查。根据报案人提供的线索,找到了王智曾经与桂慧聊天用的QQ号和“天涯狂豹”网名。

12月19日,民警经技术手段确认,王智就在海口市义龙路一家网吧上网,那天时隔桂慧父亲报案刚好33天。海口公安局秀英分局将正在上网的王智抓获。

昨日下午,在秀英公安分局问讯室里,记者见到了一个染着红发,左手虎口处有“蝎子”的刺青,身高1米73左右的男青年。办案民警说,这个人就是今年23岁的王智。无论是面对警察,还是记者,他都应对自如。

王智说,他是一个纹身爱好者。说着,他脱去上衣让记者看,左肩上是一个“狼”字,左胸刻着“妙”字。他解释说,他身上的“妙”字,要是倒看的话就是“少女”二字。之所以刻上“妙”字,是因为他憎恨少女,他说自己是一匹“狼”。还说,“我是一只狼,但不能爱上羊。”

为什么说自己是一只狼,而不能爱上羊?王智说是源于他的早恋。8年前,一次偶然机会,他结识了一个文昌农村的女孩。因父母不同意他们交往,两人便私奔到三亚。为了生计,他决定去当海员,等他挣足钱后与她结婚。

每次出海,王智几个月都不能回家。而女友却在他出海时,与别人好上了。这次失恋让他心灰意冷,曾让王智三次割腕自杀。从此,他开始自暴自弃地与女孩子频繁交往,究竟交往过多少个女友,他也不记得了,有点印象的有7个。

初恋女友的离去,给王智留下的阴影很多年不能散去。他还是那样随意与女孩子结识、同居、分手。有一天,他的好朋友按摩店老板突然对一脸“俊像”的王智说,像他这样的条件——女人缘好,完全可以利用女孩为他挣钱。按摩店老板与他一阵耳语后,原本想找个方式报复女孩的王智,恍然大悟了……

此时,在桂林工作的朋友吴某邀王智过去工作。吴某说,在酒店桑拿洗浴中心的“待遇”非常好。吴某说,如果能从海南带几个女孩子过去的话,可以让她们上班挣钱,而王智便可以当老板拿提成。“聪明”的王智听后,便明白吴某所说的“生财之道”是怎么回事。

后来,王智与朋友一起喝茶聊天时,就刻意接近身边的年龄在15—20岁的女孩子。今年7月至8月之间,他认识了很多女孩,并与这些女孩建立起了深厚的关系。用王智自己的话说,“我会运用各种骗术,让女孩子在三天内爱上我,也可以让女孩子在三天之内对恨我入骨。”

之后,有几个女孩坠入了王智编织的“情网陷阱”,一个个“心甘情愿”随他到桂林。王智回忆,被他骗去广西桂林做“小姐”的女孩有3个:阿菊、桂慧、阿英。

王智说,今年8月21日晚,他在秀英区向荣村见到了17岁的桂慧。当时,他俩可谓是“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地一直谈到深夜,才恋恋不舍地告别。之后两天,两人不是见面聊天,就是约好时间QQ聊天。

三天后,王智按照“惯例”顺利地与桂慧发生了性关系。待完全俘获了她的心后,他对桂慧说,一位好友在桂林某酒店当经理,他们可以去那里找一份酒店的工作。有两次离家出走经历的她当即同意。

两人一起去了桂林中山中路一家酒店后,很快,桂慧就被安排到桑拿洗浴中心工作。参加培训后,她意识到这份工作不“正规”,便不愿意再去上班。她对王智说,每每看到酒店里的“专业培训”,都会令她恶心一整天。这时,王智一脸愁容地对桂慧说,他是黑社会的,因为赌博欠外债20万元,如果不还清的话,两人根本无法过上清闲的日子;如果要还钱,只能走这条路。见此,深爱着王智的桂慧,答应留酒店做“小姐”。

正当王智坐享其成拿着桂慧用肉体挣来钱时。桂慧感觉到了他的“不忠”。她觉得他与隔壁房间里的“同事”阿菊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桂慧从同事那里得知,阿菊就是王智的“相好”,也是被带到酒店来当“小姐”的。

“入行”两个月的桂慧渐渐明白,王智在酒店的职位就是“鸡头”,所谓的工作便是介绍女孩子到酒店卖淫,从她们所挣的钱里拿提成。10月份的一天,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悄悄离开了王智。

桂慧离开后,王智意识到:桂慧含恨离去一定会给他带来“麻烦”。于是,心虚的他与阿菊回到海口避风头。回来后,他在海口市龙舌坡按摩店继续“老本行”,他的骗术也继续在少女身上实施,直到被抓。

据王智交代,桂慧和阿菊在酒店挣钱,他拿她们工资的10%提成。他说,他不会像其他的“鸡头”,如果不愿意,他不会打骂她们。因此,她们也念着他的好,每次发工资,她们都会拿出工资的30%给他。

王智(简称“王”):有,就是那个叫阿菊的女孩。她是我骗去广西做“小姐”的,在我手下干了两年,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分手”二字。除了初恋情人外,她是我唯一真正爱过的女人。

王:我自认为是一个表演天赋较高的人,懂得怎样去关心她们。比如:风吹冷了,就马上给她披衣服;在海边玩时,假装纯情少男,创造浪漫气氛……

王:有,是同行教的。一般是15岁至20岁的女孩,身高1米6以上。如果相貌较好的话,可以把她捧成行内的“红牌”。“红牌”的要价很高,所以给的提成也会更高。

王:想过与阿菊挣够钱后就结婚。我们这行,就是断子绝孙的行业,没打算要小孩。原本打算明年元月结婚。

王:被我拐骗的那些女孩,都是因为家庭对她们冷漠。有些家庭不仅不关心她们,还常常伸手向她们要钱。所以她们需要身边人的关心;还有,女孩交往异性朋友,家长不可以刻意反对,如果一棒子打死,她们更加逆向而行。

王:有过,我觉得自己太天真,也太偏激了。初恋失败后,我一心想报复女孩。还有我自己的虚荣心很强,周围的各行各业朋友都很富有,而自己也想通过捷径成为富人。

北京,一位知名动物保护志愿者坠楼身亡,其他动物保护志愿者认为,她是“因无法忍受人们对动物的残害而自杀”。

复旦大学硕士生虐猫事件尘埃未定,北京又传来动物保护志愿者“因无法忍受人们对动物的残害而自杀”的消息,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悲剧的发生?在动物保护道路上,到底有多少人、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做着何种努力?被他们视为奋斗目标的中国第一部动物福利法立法工作已进展到什么程度?它将给人的生活带来何种影响?日前,本报记者赴京采访,试图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

11月8日清晨6时许,王培从北京市朝阳区珠江绿洲小区11号楼24层坠落身亡。她的丈夫说,她“因无法忍受人们对动物的残害而自杀”。死前不久,王培刚刚就任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中方首席代表。

12月16日,记者来到绿洲小区时,人们大都扫来不解的目光:“都死这么长时间了,有什么好问的?为了小猫小狗的事跳楼,值吗?”王培生前住的屋门紧闭,好不容易与王培的丈夫联系上,他一听是记者,就挂断了电话。

朝阳公安分局处理此事的周警官说,现场没有发现遗书,由于王培的娘家及婆家均没有提出死亡调查请求并很快火化了遗体,因此警方没有就死因立案侦查。

跟王培结识已经5年的北京市海淀区林业老科技工作者协会动物救助分会会长吴天玉回忆说,王培在去世前3天在“农场动物福利与肉品安全国际论坛”上看到人们残忍地宰杀动物的录像,当时气得脸煞白。会上大家提到目前国内为动物立法难度很大,她“看上去很忧郁”。

王培的好友菡月评价她,“待人和气,有责任心,精通外语、社交能力强、富于爱心,能很方便地与国际沟通”。

王培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2003年从一家薪水颇丰的外企辞职,专职做动物保护志愿工作。

“王培不该干这么难的活啊,如果不做这个工作,她绝不会走上绝路。”据菡月回忆,“她在家里养过几只猫,她爱人很反感。(他们)搬进新家后,她答应不再养猫,养猫的事弄得他们夫妻关系挺紧张。”

朋友们整理出一份王培的动物保护履历:2003年辞职后在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从事动物救助工作;后又在北京市海淀区环境保护协会动物救助分会工作;2003年8月,与环保组织一起赴内蒙古赤峰进行动物保护调研,并担任瀚海沙论坛“素食、动物、环保”版的版主;2003年10月,在北京爱心福利社工作,同时加入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莽萍主持的环境与动物伦理研究小组,与莽萍等一起赴山东聊城调查注水牛;2003年11月,积极参与推动淘汰养熊业,宣传使用熊胆替代产品;2004年5月,向有关部门呼吁动物福利立法;2004年11月,协助召开“中国野生动物园观察”总结报告会,呼吁停止滥建野生动物园,停止现有野生动物园内的“活体喂食”表演及部分虐待动物的“动物表演”;2005年3月~4月,与有关组织和媒体调查研究虐杀狗问题,并对通州区政府部门颁发肉犬屠宰证进行调研;2004年11月,调查河北肃宁尚村皮毛市场活剥狐狸、貂、貉等动物皮问题,并向政府有关部门和媒体反映问题。

“在大多数时间里,她在为改善动物的生存条件而奔走。像她这样的人在北京有上万人。”一动物保护网站论坛版主、网名“推土机”的毕群说,这些人大都在芦荻的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吴天玉的海淀区林业老科技工作者协会动物救助分会、张吕萍的北京人与动物环保科普中心等大大小小的组织或网站论坛里活动。他们一般分为三类:一是“家养派”。他们的家成了流浪动物的中转站,有人领养就送养,没人领养就自己养。二是“圈养派”。建立专门的圈养基地,收容的流浪猫狗,等人领养。三是“绝育派”。自己上街见了流浪猫狗就引回来,有病的治病,没病的做绝育手术,之后有人领养的就送走,没人领养的就自己在家里养或放到社区投食点。

志愿者之”家养派”--还有个叫张莹的,为了养40多只流浪猫,连加拿大的国籍都不要了,她们都是舍不得这些小可怜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