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建设节约型社会要实行责任制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7:39:48

山上有人受伤昏迷,福建协和医院急救科接到电话后,决定:三人救援小组(医生一名,护士一名,护工一名)立即上山。

当救护车拉着警笛,飞快赶到白云洞山下时,医生们抬头一看,上山的路比想象的还要恐怖:山道上到处是湍急的溪水,山路几乎全被冲毁了。他们一边拿着担架和急救药箱向山上赶去,一边和急救中心联系,请求110增援。

山路很滑,岔路又多,2000多个台阶,爬起来相当吃力。约一个半小时后,12时40分,他们终于来到了凡圣庵,找到了受伤的和尚。

协和医院急救科医生说,他们上山后,立即对和尚进行了检查。和尚外伤不明显,手上有个地方已经溃烂,可能是因为和尚昏迷时手一直浸泡在水里所致。他们端正患者的头部,挂点滴保证患者有足够的体液,不致出现脱水状态;同时切开喉管给患者吸氧。

点滴快用完了,氧气袋的氧气也快没了,如果不继续抢救,病人将危在旦夕。在医生们的要求下,福州120值班室多次向110指挥中心寻求支援。下午4时左右,福州110指挥中心协调远洋派出所出警,协和医院也派出第二批的急救人员。5时许,协和医院的4名医生护士,派出所3名民警2名保安,再次上山。

记者在现场看到,护士们用带来的夹板和找来的毛竹片进行固定,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和尚抬上担架。游客、保安员、民警轮流抬担架,向山下走去。雨天路滑,下山的路更难走。大家互相搀扶着,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去。昨晚7时多,伤者被送至协和医院。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协和医院的医生说,他们已经给患者上呼吸机吸氧。因为还不知道患者是摔伤还是被石头砸伤,还要做CT检查。

祁东县两名长期混在一起的未成年男子由于无钱上网、吃饭,便决意盗抢他人钱财。二人从县监察局家属区盗得100元现金及手机后,迅速将赃款挥霍,而受害人并未报案。4天后,这两名男子再度潜入该受害人家中行窃。女主人发现这二人后大声呼救,其8岁的儿子也被惊醒,结果双双惨遭毒手,并现场被焚尸。案发后,衡阳、祁东两级警方经艰苦侦查,最终于案发16天后将14岁的犯罪嫌疑人唐某抓获。昨日,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通报了侦破此案的有关经过。

9月1日清晨6时40分,祁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群众报案:县监察局家属宿舍一套间内发生火灾,现场烧死2人。接到报警后,刑警大队教导员周君辉迅速将案情向局长吴超、政委张爱国汇报,局领导立即指示刑侦人员迅速赶赴现场。经初步现场勘验,警方确定被害人何红梅(女,30岁)、何可(男,8岁)系他杀。

案情重大!当日上午9时,衡阳市政府助理巡视员、市公安局长邹安宝率十余名刑侦人员急赴现场。外围的调查取证工作紧张开展起来。现场位于祁东县监察局家属宿舍二单元4楼东头顶层何小章(系被害人何红梅丈夫)的家中;中心现场位于主卧室,系变动现场,已被火焚毁,被害人尸体已严重炭化,何红梅尸体腰部有一把菜刀;各房内均有翻动痕迹,且有大量血迹。经法医检验,死者何红梅颈部被砍3刀,造成脊髓损伤、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何可头部被砍两刀,造成颅脑损伤、颅内血肿而死亡。

案发后,何小章向办案民警反映:8月28日凌晨,有人从天窗爬上顶篷,再从其家卫生间(未装防护拦)翻入室内,盗走一部手机及100元现金,事发后他们并未报案。随着工作的开展,省公安厅有关鉴定结论确认此案系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为二人。

9月13日,办案民警从二手手机市场获得消息:8月28日被盗的手机在祁东县步云桥镇出现过!据店主反映,该手机是3名骑摩托车的男子于9月4日卖给他的。民警迅速找到这3人中的李某、马某。李某和马某说,手机是与他俩经常一起上网的另外两名男子的,对方一高一矮,但他们并不知道其名字。二人同时反映,9月3日在网吧内看到对方时,对方二人手上都有伤。

经进一步调查,警方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为步云桥镇14岁的唐某和17岁的曾某。但曾某已在案发后潜逃。经政策攻心,唐某父母带领专案组民警在其亲戚家中将唐某缉拿归案。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唐某交待了自己伙同曾某抢劫杀人并纵火焚尸的犯罪事实。

原来,唐、曾二人常常厮混在一起。8月27日中午,两人从步云桥镇前往祁东县城,由于吃饭上网都要开销,而二人无钱,遂决定实施抢劫。8月28日凌晨1时,两人前往监察局家属区踩点,发现何小章外出后,便爬到何家楼上,曾某从天窗爬上何家顶篷,再下至卫生间进入何家,然后打开何家反锁的房门,让唐某入室行窃。

9月1日凌晨4时,曾、唐二人再次前往何家准备大捞一把。为避免走路发出声响,两人在何家门前脱鞋后,采用同一方法攀爬入室。曾某在何家厨房中摸到一把菜刀交给唐拿着。两人四处翻寻,未找到现金和贵重物品。此时,响声惊动了何红梅,何从床头坐起来后大声呼救。唐迅速持刀朝何劈过去,因用力过猛,菜刀从唐的手中跌落并划伤了他自己的手。曾将房内灯打开,并爬到床上用丝围巾勒住何的脖子,然后持刀将其砍死。何红梅8岁的儿子何可醒来后大喊大哭,曾某持刀将其砍死。确认母子俩死亡后,曾、唐将屋内所有衣服、被子盖在两具尸体上,点火后逃离现场。

目前,犯罪嫌疑人唐某已被刑事拘留,警方正对犯罪嫌疑人曾某展开追捕。本报记者王冠华

从认识刘得胜到给刘得胜生下3个孩子,3年间,庞秀玉心里一直有个噩梦———刘得胜的妻子打上门来了。但庞秀玉的故事却有些与众不同,因为刘得胜的妻子非但没有大吵大闹地打上门来,反而平静地面对了庞秀玉。在这微妙的平静中,庞秀玉慌了。

虽然庞秀玉接连给刘得胜生了3个孩子,也在痴痴地等待刘得胜娶她,但在她的潜意识里,她明白,哪怕她再给刘得胜生10个孩子,她依然只是一个地下角色。而刘得胜的妻子,虽然拒绝给刘得胜生孩子,但人家却是正二八经的婚姻。

看着自己和刘得胜生下的3个不明不白的孩子,庞秀玉终日胆战心惊。她甚至设想了刘得胜结发妻子打上门来的多个版本,包括持刀拼命。

但让庞秀玉感到意外的是,整整3年,她一个接一个地给刘得胜生孩子,却没有任何人来惊扰她,她甚至渐渐忘记了刘得胜有妻子的事实,把自己当成了刘得胜天经地义的老婆。

偶尔,庞秀玉也会清醒,尤其是在夜深人静时,刘得胜没在她身边的时候。不知从何时起,她甚至开始渴望刘得胜的妻子早日现身,哪怕是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出现也好。她认为,这总比一直暗地里担惊受怕好,因为好歹也算是一个结果。

生下双胞胎女儿后,大约1个月,由于好多天都没有看见刘得胜了,庞秀玉就拨打他的手机,想和他说说孩子们的事。此前,刘得胜曾经告诉她,他要到外地参加一个什么展销会,短时间内回不来。

手机接通了,传来的却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庞秀玉敏感地挂断了电话。她怀疑这个女人就是刘得胜的结发妻子,她本想再打电话过去核实,去直面那个让她期待又让她害怕的结果,但最终忍住了。接下来的几天,庞秀玉心神不定。

几天后一个上午,正在家里闲得无聊的庞秀玉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就是那个中年女子的声音。

“我想见见你,就在附近的肯德基,二楼。”那中年女子虽然声音低沉,但却透着一股让人无法违拗的力量。

放下电话后,庞秀玉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谜底要揭开了,有结果总比没结果好。

庞秀玉把这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劝她别去,怕出什么差错。但庞秀玉坚持要去:“早晚要过这关的,回避不了。”

当天下午,庞秀玉如约来到那家肯德基餐厅。她发现顾客不多,环视一周,在靠近角落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中年妇女,而那妇女也正注视着她。直觉告诉她,那个妇女就是王媛。

庞秀玉突然感到有一丝不安,她怕被打,在过去的岁月里,父亲持续的暴力,已经让她对“打”这个词产生了深度恐惧。但此时,她似乎又不怕被打,她甚至突然希望王媛动手打她,因为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偷。

“你就是庞秀玉?”中年妇女直接发问,根据这个提问,庞秀玉确信,对方必是王媛无疑。

“你看上去很小。”王媛接着说。没有任何敌意,两个女人的谈话平静地开始了。

王媛看上去是典型的职业女性,穿着整齐的职业装,圆脸,有点胖。整个谈话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在这一过程中王媛语气平静,话也不多,给人的感觉甚至像局外人。谈话中,王媛只是给庞秀玉作了这样一个假设:“如果刘得胜变得一无所有,你还会要他吗?”

不久后,王媛接了个电话,说她有事要先走。临走前,王媛和颜悦色地对庞秀玉说:“我和刘得胜的关系,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这个公司,我和刘得胜,谁也离不开谁。”

王媛已经把话说得非常明白了,而刘得胜又一直不露面,有些心慌的庞秀玉决定到公司去找他。

那是一个晚上,公司里有几个人值班,刚进门,抱着孩子的庞秀玉就被拦下。推搡之下,庞秀玉和其中一个女的抓扯起来。

“我找刘得胜!”庞秀玉冲到二楼楼梯拐角的地方坐下来喊道:“刘得胜你不出来,我就不走!”

僵持了10多分钟,大门前开来一辆车,庞秀玉以为是刘得胜来了,冲到大门口,却发现车上下来3个汉子,凭直觉,庞秀玉知道这3人来者不善。而那3个汉子盯着庞秀玉怪怪的看着。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的庞秀玉不得不抱着孩子逃离。

刚回到家,家里的电话就响了,是王媛:“以后你胆敢再到公司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那语气,与前次判若两人。

庞秀玉被逼回到现实中来,她正处在危险的境地,结果怎样?敬请关注明日连载之六。

庞秀玉(想了想):我想知道,你和刘得胜之间还有没有可能,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俩还能过下去吗?

庞秀玉:如果,你们俩还能继续过下去,反正我和刘得胜的这三个孩子都还小,谁都还不认识,只要你俩能做这3个孩子的父母,好好待他们,我可以退出。

庞秀玉:如果你俩要继续过下去,为了照顾这三个孩子,我可以到你们家做保姆。

庞秀玉:如果你俩过不下去了,就希望你能高抬贵手,让我的3个孩子能名正言顺地有个父亲,有一个完整的家。

王媛(缓缓地,严厉地):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真的要刘得胜这个人,他肯定会变得一无所有。

庞秀玉(看着王媛):要。他有手,我有手,我们能活。就算他是穷光蛋,也是孩子的父亲。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记者张皓实习生曾莉张钰)一民工挤着下车时,背后的编织袋不慎挂脱一名男乘客皮包上的标牌,因为没钱赔,他竟当众连跪3次。这是前日下午记者在公汽上目睹的一幕。

“粗项链”一行有四五人,其中一个女的说算了,另外一个女的则说不行。“动不动就下跪,不能可怜这样的人!”

在众人的拉扯下,民工很快就站起来准备下车,见“粗项链”没发话,他再次跪下求饶。不料粗项链竟拳脚相加,记者赶紧上前拉住。

因为站内车多不能久留,司机关门启动,民工情急之下第三次跪下:“司机停车,司机停车!”

本报讯(记者杨野)“千里续香火、丰满靓丽女、怀孕重谢180万……”当这些充满诱惑的词句出现在广告中时,上海的小罗动心了。他向重庆一家婚介所连续汇款1280元,结果连“丰满女”的影子都没有见到一面。

昨日,小罗打进本报966966新闻热线,通过本报提醒那些仍在做梦的男人:天上不会掉下财色双收的馅饼。

小罗是上海一公司职员。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份周报上看到了这样一则广告:“千里续香火,万里觅知音,丰满靓丽女,32岁,夫泰国经商,年迈不育(70岁),经夫允许,特寻异地懂情男孕子,达成共识先汇2万,有缘同居三日,怀孕重谢180万”。

“天下竟有这等好事,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财色双收。”小罗动心了,当即按广告上的手机电话打了过去,接电话的却是重庆一家婚介公司。该公司开门见山,想见“丰满女”,得先缴980元服务费。在180万元巨款酬谢的诱惑下,手头紧张的小罗向一个户名陈维强的账户汇去980元。

谁知钱寄过去后,对方并未安排什么“丰满女”来见面,而是要求小罗再缴1000元的见面费,表示见面后就退回。

小罗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打电话过去要求退出,对方却说,如果要退出就不会退款。婚介所还主动将见面费降至300元,小罗以为有戏,又向那个账号上打入300元。

谁知三五天过去了,小罗却得到“丰满女”令人扫兴的回答:因为家里有急事,来不了。此后,“丰满女”和那家婚介公司干脆拒接小罗的电话了。

昨天,记者试着拨打小罗提供的几个手机号码,这些号码要么已经停机要么没人接电话,但均证明是重庆的号码。

经过记者反复拨打,终于有一个中年妇女接了电话,当她听说记者要应征“孕子”时,有些吃惊,一再追问记者从哪里得知这个消息的。听记者满口重庆话,她立即变得警惕,称对方只愿接受外地男子,对本地男不大感兴趣。

有意思的是,自称“委托”婚介招外地孕子男的这名妇女,不是老公在泰国经商的那位,而是老公有白血病的这位。听口气,该婚介所还有多名想要“借精怀孕”的女子。在记者一再追问下,她含糊地地称,公司在红旗河沟,名叫“钓鱼协会”(音),然后马上挂了电话,再也接听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