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南斯拉夫总统铁托遗孀晚年生活凄惨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03:51:50

据英国《商业》周刊披露,假如哪个国家将“伽利略”系统用于针对美国的战争,美国可能采取任何必要的措施——首先干扰“伽利略”的信号,此招不奏效则攻击“伽利略”卫星。为此,美国甚至还在国际会议上,要求欧盟方面做出让步,要他们“不要损害美国的利益”。但话一出口,就遭到对方当场拒绝,双方因此发生了激烈争吵。美国代表当时就恐吓说,美国在需要时会击毁“伽利略”系统。

据了解,美国不但在口头上进行恐吓,而且还具备攻击实力。早在去年9月底,美国“反通信系统”就已经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彼得森空军基地进行了实验。据《商业》周刊援引英国一位专家的话说,“直接攻击”将是美军破坏“伽利略”系统最有效的手段。美国空军正在研发的攻击型太空武器种类繁多,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太空轰炸机”。它能在大气层以外飞行,可在96公里高的太空中发射导弹,打击敌人的卫星。

此外,据美《空军杂志》和俄《独立军事评论》等媒体最近披露,美军为达到干扰、攻击他国卫星的目的,正在秘密实施一项太空战专业人才培养计划,将在几年内培养出一大批“太空军官”,以确保美国在未来太空战中的优势。

今年,华盛顿曾一度盛传,布什将颁布总统令,取消克林顿政府1996年强调的“和平利用太空”的政策,准许美军部署防御性和进攻性的太空武器,在太空展开军事行动。舆论指出,美国发出向“伽利略”卫星系统的威胁,其实质是把战火引向太空,是极其危险的。

国际在线消息据法新社报道,美国总统布什针对基地组织发出的威胁予以回应,称基地分子的言论恰恰证明反恐战争的必要性。

此前,基地组织二号人物扎瓦赫里在一段录像中称,除非以美国为首的外国军队离开伊拉克,否则基地组织将发动新的袭击。

布什称基地组织此举是想要将美国及其盟国排除出“泛中东”地区,他坚持美国“肯定会继续留在伊拉克。我们将胜利完成在伊拉克的任务。”(昆仑)

今年7月,海南省高考成绩公布不久,有市民向教育厅举报,海口市海天学校的20多名考生在海南的高中阶段就读未满两年,不符合报考本科第一批院校的要求。海南理科高考分数第一名的李洋就是其中之一。

正是7月,在湖北仙桃,大红色的“金榜提名感恩宴”横幅高悬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街道上,斗大的“百舸争流宴”、“鱼跃龙门宴”是横幅中醒目的金黄色,“状元会精英”是其中的菜谱头条。追捧状元的热度似乎和气温一样居高不降。

李洋,仙桃孩子中的一个,尽管此时他已经成为国内备受瞩目的新闻人物,但在这座鄂中小城,他也只是人们谈资中的一小部分。

在短短的时间内,李洋经历了戏剧性的变化。先是被告知高考分数海南理科第一名,上清华大学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但紧接着又失去了就读的资格。因为有人举报,他在海南就读未满两年。不符合报考本科第一批院校的要求。

“我们这里到别的地方去考试的小孩多的是,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仙桃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说。他从当地的报纸上看到有关李洋的报道,奇怪这也算是新闻。“我们这里的分数太高啦,好大学名额又少。”

据了解,在仙桃市,这个城区人口40万左右的“状元之乡”,仅去年的高考移民就达到400多人。前几年高考移民多流向海南,现在,已经几乎遍布整个中国不发达地区和北方城市。市教育局长邹汉林断言,今年高考缺考的考生,其中90%都是移民。但当谈到一个假设——如果他的孩子学习也属中等,他说:“我也会想办法给孩子办移民。”

在湖北的教育史上,小小的仙桃曾经颇具传奇色彩:1987、1988、1989、2003年,湖北省高考文科状元均出自仙桃市。每年都有孩子从这里走向清华和北大。

当地某校的一位高中语文老师说,在近20年的时间里,清华和北大在湖北的录取总数仅为北京考生的五分之一,湖北省考生上清华和北大的平均分数,比北京考生高160分,最高时能达到220分。对于普通国民来说,国家正义的最重要象征之一,就是最高学府公正地向各地国民敞开大门。但现实是,这里的孩子考上名牌大学,要比北京或者上海的孩子付出大得多的心血。

“什么叫公平?我觉得,人在哪都能考进清华北大才叫公平,不过啊,呵呵,这做梦。我就支持‘移民’!”他大声说。

2003年,当在父母的一再劝说下,李洋拿着海南省户口的时候,这个在当地重点高中读书,学习成绩在班级前10名的孩子别扭了好一阵子。他还不是那么清楚明白,在这个高分云集的湖北小城,一张户口本上的薄纸片,能改变什么。

李洋曾经就读的仙桃中学高三(1)班,是该校的实验班。在2005年高考中,6名同学被清华等重点大学录取。该校副校长关仁彰说,李洋走之前成绩在班里排在前10名左右,按照这个成绩,上大学肯定是没有问题,但是要进入清华大学,还是个未知数。

一直以来,新疆、内蒙古和陕西等大学录取分数较低的北方省份,是移民的选择。而与此同时,“一多一高二低”(招生计划多,录取比例高,录取分数低、报考条件要求低)的现状,使海南成为“高考移民”向往之地。

数据显示,省外考生将户口迁入海南报名的人数在逐年增加,1999年198人,2000年293人,2001年586人,2002年增至1875人,来自24个省份,占全省考生总数的9.5%。李洋只是众多海南高考移民中的一个。

李洋在海南考出的897分,如果没有那一通神秘的电话,揭穿了他的高考移民身份,不出别的意外,他将顺利地被清华大学建筑系录取。

让孩子“移民”到海南去高考,一位家长说代价通常是两万元左右。李洋的父亲李华中(音)两年前在仙桃市计生局买断工龄,李华中的同事说,李华中在海南买了房子,给李洋和李洋的妈妈办了海南的户口。这个说法得到了李洋的叔叔的印证。

一位考生父亲告诉记者他到海南为女儿办理高考报名手续后,就让她继续回仙桃读书复习,“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海口‘借读’的那所学校,门是朝哪个方向开的。”考生父亲苦笑。他和爱人的月收入加起来在三千元左右,办移民花费的两万元,是他们一年省吃俭用的积蓄。

仙桃市某市领导的秘书坦言,有能力给孩子办移民的,大部分还是仙桃市的公务员和做生意的个体户。在仙桃当地,很多家庭的月收入仅仅在千元左右。一些没有能力给孩子办移民的家长因而感到愧疚:“我对不起孩子。”一位在仙桃市区工地上打零工的父亲这样说。

在李洋的家乡仙桃市,教育系统内部有一个流传甚广的高考笑话,说的是2000年的一天,一位在北京的建筑工地上干活的仙桃民工遇见了工地的工程师,聊天时才发现两人都曾参加过1987年的高考。民工当年的高考分数比工程师高出50分,但在湖北省却落榜了。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仙桃市实验高中教高三的历史的何老师说,“那个民工就是我同班同学的亲戚。”老师也把这个笑话讲给他的学生听,他很明确地告诉他们,高考就是他们人生的分水岭,他们的人生可以因为分数和别的地方的孩子不一样,“比如北京或者上海”,而改变。

何老师所在的仙桃实验高中不是一个重点中学,但即使在这里,老师也是和学生一样,5点就起床,5点半上早自习,晚上11点下晚自习。

实验中学门口,挤满了低矮的小饭馆和商店,老旧的租书店,以及高低错落的住宅楼。电线杆上和商店的玻璃柜台上贴着清华大学学生即将来演讲的大幅广告,广告语是“怎样规划你的人生”,宣传画上是在清华大学校门口张臂欢笑的学生。

相比之下,仙桃中学的校门要气派得多。这个中学在当地被称为“大学保险箱”,但即使是这所中学的副校长关仁彰,在说到如果自己的孩子也是学习成绩中等的时候,他也立即回答说:“肯定也得想办法移民,走个好点的学校,就算是三万也得掏!”

关仁彰在谈到仙桃中学的经验时,不愿意多说,只用“学生刻苦,老师敬业”来形容。一位老师将这个说法具体为:“五点钟起床,十二点回家,凌晨一二点睡觉。”而一位高三毕业生将老师的办法总结为:“题要做‘熟’做‘透’,人要钢筋铁骨”。

“老师辛苦,学生更辛苦。”该校的教务处主任罗哲明叹气,说:“就算这是违背了教学规律,但最后高考要的还不是分数吗?没有高分怎么进大学,进名校?”

而从外界的反应来看,仙桃本地的高中老师也非常受外地学校的青睐,根据仙桃市教育局近三年来的统计,每年都有十几位高中老师被高薪挖走,多是到广东和海南以及福建这些沿海地区去带毕业班。

提到各省市分数的差距,仙桃中学副校长关仁彰说:“这个老师和家长心里都清楚,但是没法给学生讲,也根本讲不清楚。”

7月19日,星期二,当出租车穿越仙桃市的小巷,不时可以听到“噼里啪啦”撮麻将的声音。那些声音从挂着饭店招牌的小店和路边的桌子上传来,那里不时晃动着年轻的面孔。

“有的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就专门赚‘抽头’。”出租车司机解释说,他们让别人在自己家打麻将,然后抽成,每桌能收五块到十块钱不等。

一位50岁的仙桃出租车司机说,在仙桃市,考不上大学的年轻人没有工作是可怕的,因为即使大专和本科毕业的学生也很难找到工作。

即使是仙桃市区的孩子,也常有为上大学的学费发愁的,因为父母没有工作或者得病。更多的仙桃农村孩子面对的是从高中就开始高昂的学费,如果加上生活费用,一个学生一年至少需要5000元,这意味着很多贫困的家庭彻底放弃了让自己的子女跳龙门的希望。他们不念高中,而成为餐馆的服务员,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但他们比父辈知道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他们很无奈。

一些孩子的父母在城市里被称作“民工”,很多人在翠绿的珠三角、长江三角洲中那些数不清的工厂里每天12小时、每周7天、每月心甘情愿只挣600元地生产着火机、鞋帽、空调、微波炉、玩具,将它们充斥到各地的小商品市场与超市中。而这也很可能是这些孩子的前方路途。

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六七秒钟,最后,这个经历了状元——清华大学建筑系——复读的16岁的少年只是轻轻地说了一个字:“嗯”。来自他家乡的同学,一位17岁的少年担心李洋会自杀,少年在QQ上留言:“让高考见鬼去吧!!”字的后面,跟着一个愤怒的小红脸。

而仙桃中学的一位高三毕业生则在校友录上写道:“我们到底学到了什么?”

李洋7月曾和母亲到仙桃精英学校联系复读,在这所学校大门外,汉江水在缓缓流淌,几艘轮渡停在宽阔的河道边。那些像李洋一样曾经带着梦想离开家乡的孩子,像这河水一样,四散流落到中国地图上那些对年幼的他们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并且,还将继续下去。本刊记者马金瑜发自湖北

中新网8月5日电据法新社报道,伦敦市长肯·利文斯通4日表示,英国必须从伊拉克撤军,以使“伦敦免遭更多袭击,让我们变得更加安全”。

利文斯通在4日出版的英国《卫报》撰文时表示,“伦敦人必须支持警察,善待穆斯林教徒,同时必须从伊拉克撤军,以使我们变得更大安全,一切都是互相关联的。”

这位反战的左翼人士称,“承认侵略伊拉克增加了恐怖分子袭击伦敦可能性的看法,已远远超出了通常的怀疑程度。”

利文斯通坚定反对2003年美英联军领导的“伊战”。他在文章中写道,“如果侵略伊拉克是正当的,那么可以认为我们必须承担达到这种目的所要付出的代价。”

目前日本政界绝大多数人士都认为小泉连续5次参拜靖国神社几乎已成定局,现在仅仅是年内的时间选择问题而已

国际先驱导报驻东京记者孙巍报道今年以来,由于日本邮政民营化改革举步维艰,参拜靖国神社不仅是小泉兑现2001年竞选承诺的问题,更与日本政局走势及自民党内部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呈现出十分复杂的特性。

当前,日本政坛的最大焦点莫过于被称作小泉“心病”的邮政民营化改革。本月5日,日本参议院将审议此项改革法案,如果能顺利通过,小泉的政治形象就会抹上“光辉的一笔”。但目前的形势并不乐观,由于此项改革深深触及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正遭到部分邮政系统出身的自民党国会议员的强烈反对,随时都有夭折的可能。据悉,截至上周末为止,明确表示反对的自民党国会议员有14人,缺席或可能投弃权票的估计有20人左右。假设5日的众院表决所有议员全部出席,在执政党支持、在野党反对的情况下,只要自民党中的反对者超过18人,就会导致该法案成为废案。

在万般无奈之下,小泉使出了最后一记撒手锏,威胁说:若参院否决该项法案,将强行解散众院实行大选。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那么小泉为争取更多的支持,在8月15日前往参拜靖国神社的可能性就会陡然增加。目前,日本政界许多人都认为,如果小泉能够兑现竞选时的承诺,在8月15日参拜,对于自民党在众院选举中获胜会有很大帮助。自民党内部甚至传出“如果小泉15日参拜,自民党将会大获全胜”的论调。

根据《每日新闻》的调查,尽管日本国民反对小泉参拜的比例达到51%,但自民党内部支持其参拜的比例却高达62%。一位前内阁成员指出“8月15日参拜是对日本政界保守势力的莫大支持”,小泉为维系其支持层,很可能选择8月15日参拜。如果小泉真的成行,他将成为1985年中曾根康弘内阁以来作为现职首相在“8·15”当日参拜靖国神社的第一人。

而随着8月15日的临近,日本右翼终于按捺不住,开始蠢蠢欲动。8月1日,日本发行量最大的《读卖新闻》和右倾的《产经新闻》同时刊登了整版广告,提出召集20万人在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

从广告中可以看到,活动的发起人就是“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民会”。广告的左下方是发起人名单及职务,其中就包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日本遗族会顾问前参院议员坂垣正等人。石原慎太郎借此广告宣扬:“在战争期间,20来岁的年轻人最熟悉的一句话,就是‘靖国神社见!’。”

广告刊登了日本国民参拜靖国神社的大副照片,并赤裸裸地宣扬:“8月15日那天,在靖国神社的参拜大道上我们将召集20万人进行各种各样的追悼活动。此外,在靖国神社院内的‘游旧馆’还将展示先人走过的历史轨迹和死难者的遗书等物品。大家靖国神社见!”

广告在显著位置刊登了有元首级人物参拜过靖国神社的12个国家名单及大使、武官级人物参拜过靖国神社的35个国家名单,试图以此彰显参拜靖国神社的“合理性”及“国际性”。在广告的右下方还刊登了靖国神社的交通图以及8月15日各项活动的举办时间和地点及出席的“嘉宾”等内容。

8月2日,由跨党派保守派议员组成的“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等5个团体在国会内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声明要求小泉纯一郎在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这五个团体中的成员包括355名日本议员,大部分是执政的自民党党员。声明称,中韩两国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是对日本内政的干涉,在表示抗议的同时,同样反对将甲级战犯分别祭祀以及建设国立死难者追悼设施。该声明还叫嚣,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一个国家领导人的责任”。

除了“8·15参拜”的观点外,目前日本舆论也在推测其他时间参拜的可能性。一种说法是希望小泉在靖国神社秋季大祭时去参拜,这一时间是日本遗族会所希望的。不过由于秋季大祭是在10月17日至20日之间进行,届时中国国内纪念抗战的活动仍将接连不断,所以正如外务省一位干部所言,“如果考虑对外交层面的影响,选择这一时间同样是下策”。

有鉴于此,为了最小限度地控制参拜靖国神社对中韩两国的影响,又有人提出让小泉在今年年底参拜。一位首相官邸的人说“首相在元旦前后参拜既履行了竞选承诺,又可以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当然,与此相类似,有人主张选择12月8日进行参拜,因为60多年前的这天,日本袭击了美国的珍珠港,这样一来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就有了乞求和平、不让战争重演的“合理外衣”。

尽管在参拜时机上各界说法不一,但万变不离其宗,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将成为不可回避的事实。7月29日,小泉与日本全国都道府县议会议长会举行座谈时,曾就是否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表示“将做出适当判断”。不过,这种“判断”不会是放弃参拜,而是要“判断”何时去参拜。

中广网北京8月5日消息(记者聂巧)六方会谈进入尾声,六国团长连夜开会继续磋商共同文件。本轮会谈今天进入第十一天,超过前三轮会谈会期的总和,中方发言人秦刚表示会谈已经到了尾声。

各方讨论了5天对于共同文件仍然没有达成所有共识。昨天晚上9点,六国团长齐聚在钓鱼台国宾馆,首次在夜里紧急开会,带来不同寻常的紧张气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